快樂清潔工

陳正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u=3815926804,1924630082&fm=24&gp=0從教師到雜工

        在我們朋友當中,有人或稱我陳弟兄,或呼我陳伯 父,也有人叫我陳老師。其實,現在的我,只是一間食品公司的普通員工——一名職位卑微的清潔工。“老師”只是我從前在上海的工作。如今,有些知道我過去的 經歷的同事,見我成天樂呵呵地忙碌著,很不理解我何以這般開心、甘願。那麼,我的喜樂究竟從何而來?一言以蔽之:從神而來!

        與許多自中國移民來的朋友一樣,五年前,我剛踏上加拿大這片美麗土地,就遭遇到工作難找的困境:原本駕輕就熟的教師專業,因我不具備英語、粵語能力,而無法尋求到職位。那三十幾年積累的教學資歷,連同一厚疊證書、獎狀,全都臥在櫥櫃裡不見天日。

        總算一線生機,朋友可憐我的徬徨,把一份每日僅三個小時的“洗碗”雜工讓給我做。別無選擇,我從此踏上了在餐館打工之路。可就這種無奈、屈就的工作也做不 長:要麼餐館歇業,老闆“炒”自己,也同時“炒掉”了我;要麼我的教書生涯所練就的精雕細琢,並不適合老闆既省人工、又多賺錢的需要……尋尋覓覓卻茫然無 緒,出路在哪裡呢?

        主內弟兄姐妹及時關心我、開導我,使我懂得到天父面前祈求,相信神既然揀選我、恩召我來到可以親近祂、敬拜祂、歸向祂的土地,也必然按祂的旨意安排我。

        感謝主的憐憫,應許我的禱告,把一個機會賜給了我——以“替工”的身份進入食品公司,頂替一位不慎而燙傷的老員工。雖然生手替熟手,既緊張又繁忙,心理壓力也大,但我覺得充實,正規,真希望長此做下去。

        然而,替工只是替工,一個月後,工傷的阿伯回來上班了,經理自然婉言辭退我:“明天,你不用來了。”聽了他的話,我的心口如同煲滾著一鍋粥。感謝主,賜我應對的心力。我對經理說:“什麼工作我都願做。我一定加倍努力……”

        感謝主,賜予經理仁慈愛心,接受了我的哀哀求告及旦旦信誓,留用了我。我知道,是神垂聽了我的默禱,是聖靈運行大力,使我得到這份工作。今天,回顧五年來在公司倍受上下員工諸般的關心、照顧,以至於有安居樂業的日子,實始於天父的慈愛。

斯文掃地之後

         由一名“替工”轉成未有特定工作、固定位置的“試用工”,我心中既有暫時保住了飯碗的僥倖,卻也有“斯文掃地”的失落感。但我牢記自己向天父的默禱,以及向經理所做的“什麼工作我都願做並且加倍努力”的承諾,心甘情願地當起了一名清潔工。

        我之所以能夠心甘情願,一掃心中隱藏的一絲無奈,則要感謝靈命主糧——聖經,所賦予我的活力。聖經記述了主耶穌基督,從尊貴、榮耀的天庭寶座紆降人世,降生 於伯利恆小城的馬槽,受盡屈辱,被慘釘十字架,為世上的罪人作挽回祭。祂最後的禱告,更是順服神的典範。順服神,是蒙恩得救、作神無瑕疵的兒女的首要。

        聖經上說“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 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哥林多前書》 1:26-28)

        五年來,我的心路歷程,正見證了這段經文:當我在上海,“捧著鐵飯碗、吃著大鍋飯”時,我拒不認識神;當我站在唯物主義 講台,以“科技”的名義向少年兒童展示繽紛世界時,我竭力否定神的存在。正是這自以為有知識、有能力、有尊嚴、有社會地位的“有”,使我悖逆、淪為“迷失 的羔羊”。

        只有把我放置在這樣的境地——語言上是文盲,我工作既無經驗又無才幹。身体方面算是年老力弱……成為經文所喻指“無有的”,我才得到救恩、明白真理,有聖靈的同在,有平安、喜樂。

        聖經《羅馬書》第九章,以神的話語通過淺顯的比喻曉諭我:世人都是神塑造的器皿,無論是貴重抑或是卑賤的,都為神所用。《詩篇》145:17更頌讚說:“耶 和華在祂一切所行的,無不公義;在祂一切所作的,都有慈愛”。這使我領悟到,自己無論是在上海當教師,還是移民來加後當洗碗雜工,做替工,做清潔工……一 切都在於主的安排。神的旨意總是美好的。

        這五年來,我在順服中恩沐著天父的憐憫、看顧。祂賜予我工作的機會、充沛的精力。使我無論是早班、晚班、通宵班,都能勝任。尤其是做通宵班時,我真是吃得下、睡得香。甚至連對門學校的喧鬧、鄰近割草機的尖厲,都干擾不了我顛倒了晝夜的酣睡。

        祂賜我平安、喜樂,使我工作順利,多得幫助。我立志遵行良善、公允、勤勉、信實等等神的教訓,受到了眾人的接納、肯定。我真是“嚐到了主恩的滋味”。聖經上 說,“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1-33)順服神、 認識神、歸向神,這才有了我的一切。

米開朗基羅的故事

        《羅馬書》15:5-6說:“但願賜忍耐安慰的神叫你們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穌,一心一口榮耀神,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又說:“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作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哥林多前書》10:31)

        這些經文都是我日常奉行的。我在公司裡的工作,有人戲稱為“獨立大隊”,因為沒有拍擋,沒有監督,一切單憑良心和責任感。有的同事看我滿頭是汗地忙碌時,善 意地說:“又沒人管你,何必太認真?這些事每天都一樣做,馬虎一點也沒人怪你。”感謝主,賜我機會多讀聖經,且閱讀《中信》、《追求》、《海外校園》、 《天糧》等靈修刊物,令我懂得“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歌羅西書》3:23)

        我銘記著一則聖潔、 感人的小故事:大畫家米開朗基羅在西斯廷教堂的昏暗角落認真、細緻地繪畫時,一名助手就不理解地說:“為什麼要在天花板的角落裡花那麼多工夫?根本沒有人 會注意那裡。”呵,請注意,米開朗基羅是怎樣回答的呢?他虔敬地說:“上帝看得到。”我以此為我工作態度的榜樣。清潔部的工作,雖然主管沒有可能時時來巡 檢,但是,“耶和華從天上觀看,祂看見一切的人。”(《詩篇》33:13)

        因此,每當我自覺地、盡心、盡意、盡力地做好一件本份工作時, 我就自感欣慰、自得其樂,什麼疲勞、煩擾都沒有了。因為我知道“你有信心,就當在神面前守著。人在自己以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責,就有福了。”(《羅馬書》 14:22)我的工作,在人看來是卑微,但在神看來總是“器皿”,我該力求“合乎主用”。

       “任勞任怨”是常用詞,可要想真正做到,卻要靠神。曾經有一次臨下班了,忽然又冒出一件必須做掉的事。時已深夜,主管都不在,我根本不考慮再花時間做算不算加班、有沒有“人工”(薪水)?既是必須做,我就按廠規打了收工卡,再繼續做,超時工作了近一個半小時。

        有人說我傻,但天父不認為我傻。隔天經理從他人口中得知,叫我今後遇到類似的情況,做完再打卡。我明白僱傭之間的相互理解、信任、包容……都是蒙神悅納和祝福的。

        公司裡,除了日常各司所職的本份工作之外,有些事因為不是每天必做的,於是並未落實在誰的名下。偶爾,部門主管會臨時差派張三或李四去做。對此,我都樂意去承擔。因為這些工作能讓我增強自信,且更是我蒙神悅納的機會。

        有些事,並沒有上命差遣,我看到了也會安排時間做掉。比如:過道上的溝渠蓋堵住了,污水流洩太慢,我就擠時間、找工具把它撬開,又臭又髒的垃圾清除了,自己 看著也開心。有同事認為這事應該歸另一位員工負責,我主動做,是吃虧了!但我只是想:自己在公司總算是年老力弱,平日裡多得眾人關顧。如今,在我力所能及 的事上多做一件,心裡才坦然。因為聖經上說:“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羅馬書》13:8 )

        又有一次,廠長吩咐我抽空做一件事,我也一口應承了。那天我恰好忙著,等我後來去做時,看到另一位員工已經在做了,而且快要做完,無需我“幫手”了。有人笑說:“你好彩,好運氣呵”!但我卻覺著虧欠,心下不安,念著人家的好處,有機會回報人家。

        呵,感謝主!祂為我預備了適合我的工作,保守我的心懷意念,讓我在順服主、榮耀主名的同時,豐豐富富地得著救恩,得著平安、喜樂。

作者在上海任教師三十餘年,現在溫哥華食品公司任職清潔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