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囊已背起

李京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u=3636950761,2351066323&fm=24&gp=0是否生不逢時?

        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常覺人生憾事頗多。自從信主以後,才領悟到,能夠活到今天,活在這個世上,都已是神的保守和看護。特別是最近我找工作這件事,更加使我感受到神的愛無比的大,對我的憐憫是無比的深厚。

        我是去年五月份,拿到俄克拉荷馬城大學的電腦碩士學位。就在一年前,我還躊躇滿志,對前途充滿信心。就在初見曙光之時,忽然烏雲密佈,各大公司裁員,股票暴 跌,經濟達近八年來最低點。我有時想,是不是上帝在跟我開玩笑?或是我生不逢時?我想許許多多剛畢業或正在找工作的朋友們,一定和我的心情一樣。

        我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任著自己的能力爭取過,但是發出去的個人簡介基本上都杳無回音。有過為數不多的幾次面試,也都是無功而返。我也在神的面前祈求過,仰望過,甚至懷疑過……

        幾個月過去了,我的心態也平和多了,大環境就是這樣,也不能太強求。牧師常告訴我,要恆切地禱告。說真的,在這幾個月艱難的時光裡,只有親近主、服事主時, 才感覺到真正的平安和喜樂。我參加詩班、查經、聚會、主日學、禮拜,還經常向周圍的朋友、同學傳講福音。我越是親近主,越覺得生活有意義。

打好我的行囊

        一轉眼,畢業已經四個月了。我太太建議我到洛杉磯去找工作。畢竟那裡機會多,就算找不到電腦專業的工作,可以先幹別的,然後慢慢再找。出於現實的生活問題, 我沒有理由不接受這個建議。出於本意,我則多希望能留下來。我生活的這個城市不大,中國人不多,教會裡大部份人是學生,流動性很大,故而教會的發展常令牧 師頭痛。

        在我求學的這兩年裡,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教會。正因為人少,我才有更好的機會參與服事;正因為人少,遠離了鬧市的喧嘩,我才能安 靜自己的心,在這個離人遠、離神近的地方親近主。多麼想成為這教會、這神殿堂的一塊基石。而且我對我的同胞,更有一種強烈的負擔。所以一想到離開這裡,心 中有的只有遺憾。最後,終於定下要去加州。

        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在週一我打好行囊,打電話準備租車,於星期六起程時,才發現車行關門,因為那天正好是勞工節。那週二再打電話吧。週二早晨,當我還睡眼惺忪時,忽然電話鈴響起來了,是州政府打來的,告訴我,他們以前面試過我,現在又有一個職位空出,問我是否感興趣。

        我回想起,他們和我兩次面談過,最後還是不成,給我打擊很大。不知這次是不是神的安排,也不敢多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我想不管是走是留,神都有祂的美意,有祂的安排,我只要順從就好了。

        當我把自己全部交托時,感到好輕鬆,也正是帶著這麼一個平和的心態,於週三去面談。這次給我面試的人比前兩次都多,但我一點都不緊張。我找工作這件事情上, 只有一個人可以做主,那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們問,我答,一切進行得很順利。週四,我的導師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州政府職員給他打電話了解我——此時, 我還沒有敢打開我的行囊。週五,州政府打來電話,給我這份工作。而且薪水比上次我申請的那個職位還高。

        我們的主是又真又活的主啊!他在最後一分鐘,將最好的給了我!要知道,我原計劃週六就要起程的。也許有人會說:“這是偶然巧合的。”其實,在我們宇宙中,沒有一件事是偶然的。一切偶然性的 背後必有它的必然性。我們生活在這有適當的溫度、水分的地球上,這地球又在有著無數個星球的宇宙中,有規律地自轉和公轉著……難道這一切都是偶然的嗎?還 有我們這些人,難道我們的思想、感情、愛情,這一切的豐富性都是來自偶然的嗎?不是的!

搞清藥丸成份

        記得那個週五的晚上正好有家庭聚會,我向大家講了我的見證。從牧師、師母、教會的弟兄姐妹到慕道友,都非常地興奮和激動。很多人告訴我,每天他們都在為我禱告,如果我真的走了,他們的信心都要變小了。他們說可以看見,神是垂聽我們的禱告的,眾人的禱告也有力量的。

        從他們興奮的眼光中,我看到他們彷彿像我一樣又親身經歷了神。這種滋味是何等的美妙。有一個好朋友,他是慕道友,他也為我禱告過。他的禱告很簡單,他向主祈 求:“我和李弟兄剛剛熟悉,而且每次談的話題又是您。如果您是真實的,您就讓他留下來,也讓我有機會更加認識您。”神應許他了。他也受聖靈的感動,很快就 受洗了。看到他信主,我感到很欣慰。神不僅憐憫我,也憐憫他,讓他沒有過多的掙扎。

        其實,我們應該告訴慕道友們,不一定要弄清楚搞明白,或自己達到一個什麼標準才受洗。就像,我們人人都會生病,當醫生給我們藥丸時,我們是否要拿著藥丸到實驗室裡,弄清它的成分,搞明白它的功效後,再服用呢?恐怕到那時,我們早已一命嗚呼。

        信仰也是如此。我們每個人誰能說我們從肉体到靈魂都沒有罪?這個罪性不比我們生病更可怕嗎?有沒有藥方?有,就是基督的信仰。信仰像一些有益於治病但辛辣的藥丸一樣,應當整個一口吞下。如果只是嚐了嚐藥味,卻不吞下,就起不到什麼效果了。

        還有幾天就該上班,一種新生活又將開始了。這時,我再次思考什麼是人生。我覺得,我們人的一生,就像翻一座大山,要付出艱辛和努力。這對於基督徒和非基督徒 是同等的。上帝不會把這座山為信主人挪開,讓他們一馬平川,卻是給他們信心和勇氣,讓他們知道山的另一邊還有更好的光景;讓他們知道,除了今生還有永生。

        這樣,信主的人可以帶著憧憬和信念,愉快地翻這座山,走完這一生。一邊爬一邊欣賞上帝創造的美景。不信主的人,在翻這座山時,体會的只有艱難和勞苦,即便爬 得很高,也是怨聲載道。而特別是當黑暗和苦難來臨時,信仰就像一盞燈,點明基督徒前面的道路。而非基督徒的這盞燈是灰的,就會迷失方向。真的,通向死亡的 路是寬的,通向光明的路是窄的。我們應該走在哪一條路上呢?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俄克拉荷馬城州政府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