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的電線 ──回應“簡樸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u=98919184,147875350&fm=24&gp=0簡樸的生活

        讀完《舉目》第三期有關“簡樸”的文章,給我不少啟發,我也願與讀者分享我的一些領受。

        “簡樸的生活”而今不再是某些人的專利,也不需要人們拋棄專業,搬遷到鄉下,與都市隔絕,過著無電無水、自給自足的日子。最近幾年,市面上出現不少有關“簡 樸”的書籍。也有一些人開始現身說法,鼓吹簡樸的生活。人們想擁有簡樸生活的背後動機各有不同。有些人是為了增進家庭生活的品質,有更多時間陪孩子,有些 人是要脫離高壓力的工作,發展自己的志趣。但是,他們都有一項共同點,就是甘願損失自己在專業上的發展,換取對金錢和時間更多的控制力。

        鮑勃瓊斯與他的妻子琳達就是個例子。他們和三個孩子過去住在高級住宅區,養了兩部車,有個大螢幕電視,參加健康俱樂部會員,有兩份貸款需要付清,並且積欠了 不少信用卡的帳單。然而,他們覺得生活空洞而緊張,每天的生活好像箭在弦上。後來,他們讀了《你的金錢或你的生命》(Your Money or Your Life)一書後,他們付清了信用卡的帳單,賣掉那兩輛車子,換了一輛較低價的車子。不但如此,鮑勃減少了自己工作的時數,而琳達辭去工作,在家中教育三個孩子(註1)。

        另有一對年輕夫婦,丈夫是教授,妻子是研究生。他們為了擁有更高品質的時間及精力與女兒在一起,決定不全時間工作。他們清楚地知道這個選擇會限制他們在專業領域的發展,但是他們認為如此做是絕對值得的(註2)。

        這只是許多美國中產階級自願選擇簡樸生活的趨勢下的兩個例子。在這股簡樸之風的牽引之下,一些人湧進了教會,尋找心靈的自由與平安。在1997年冬季的《今 日基督教領袖》雜誌有篇文章(註1),探討了北美一些教會因應這股簡樸之風所做的調整。有的教會增加了以家庭為基礎的聚會,有的教會則是減少聚會次數,讓 會友擁有更多的家庭時間。乍看之下,大家的調整方式似乎不相同。然而,在諸多差異處之下,眾教會有個共識,就是“人比節目重要”。

        大致來說,簡樸是一種選擇,不是沒有選擇之下的抉擇。大部分的人追求簡樸是為了想脫離高速生活的捆綁,追求心靈的自由。簡樸是面對忙碌生活的覺醒。不少人領悟到 高薪與工作的成就不值得成為生命的目標,物質享受或事業成功並不能夠帶來心靈的滿足及提高生命的品質。在權衡利弊之下,他們決定降低物質的需求,來換取心 靈的自由。

        然而,降低物慾的追求真的可以得到心靈的自由嗎?做自己喜愛做的事,沒有時間的緊迫催逼,擁有美滿甜蜜的家庭,就等於得到心靈 自由嗎?人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傾向於以外在的表現,來定義內心的世界。一個擁有心靈自由的人,確實能夠悠閑徜徉在時間的長河中,快樂地享受自己手中做的 事;一個擁有心靈自由的人確實重視生命的價值,願意投注心力去經營自己愛的小窩……但問題是能做自己愛做的事與擁有了美滿家庭,卻並不等於得到了心靈的自由。

心靈的自由

        不可否認,忙碌的確是心靈自由的大敵,它會捆綁人心,使人的靈魂昏睡。但是,只除去忙碌並不足以釋放人心。人最大的心靈捆綁是“罪”。然而“罪”的捆綁正是最難去除的,所以有如此多的基督徒,常常苦惱自己勝不過罪惡,不能像保羅所言,不再是罪的奴僕。

        例如一位姐妹多年來一直為自己同性戀的問題所苦惱。她知道聖經上的教導,也極願意過合神心意的生活。她原想信主受洗之後,就可以改變同性戀的慾望。但是,現實並非如她所望,她仍舊每天掙扎在同性戀的苦海中,認罪成為她每天必做的功課。

       另有一位弟兄信主受洗後,積極加入教會事奉,熱心傳福音。他明白“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也竭盡全力在人前有好基督徒的形像,不願意自己的行為羞辱神的名。 但是,他一直為真實的自己所苦,看色情書刊與影片是他多年的秘密。他一直在做兩面人。有時候,他真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得到救恩?他不了解為什麼自己信了主, 卻還是罪的奴僕,也不認為自己配得神的愛。

        許多基督徒心中也有類似的難言之隱和疑惑。許多基督徒發現自己信主之後,在美麗的外表下,生命仍舊無法掙脫心靈的枷鎖。驕傲、嫉妒、攀比、歧視、記恨、苦毒的毒瘤,並沒有因成為神兒女而割除。保羅在《羅馬書》第7章中“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的感嘆,是許許多多基督徒的共鳴。在知識的層面上,他們了解這困惑的答案在緊接在後的第8章:賜生命聖靈的律在耶穌基督裡,可以釋放人脫離罪和 死的律。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他們並沒有經歷這種生命的蛻變。一再認罪、悔而不改是生活真正的寫照。在夜深人靜時,不禁懷疑保羅所說的自由,是否得等到將 來見主面才能得到。

瓶中電線

        受洗後,我也一直在罪惡污泥與追求聖潔的兩難中掙扎翻滾。然而我慢慢了解勝過罪、得自由是個過程,保羅靠聖靈在基督得釋放的經驗是真的。一位剛出獄的人,貼切地說明過這個過程。他說自己剛由監獄中放出來時,雖然身体是自由的,卻無法適應外面世 界自由的生活,本質上還是個囚犯,像一條塞在瓶子裏扭曲的電線,當瓶子打破時,電線仍舊呈現扭曲的狀態,有瓶子的外形。要慢慢去拉直,電線才能脫離當初瓶 子的限制。

        當我們認罪悔改,得到救恩,成為神的兒女,罪的捆綁就像那個瓶子,已經被打破了。但是,我們仍舊像捲曲的電線,需要投注心力認真去拉直它。然而,單靠一己之力仍舊無法拉直它,唯有靠聖靈的大能才能在基督裡得釋放,脫離罪的律。並且,這是一生的工程,就算目前勝過了這些罪,我們平日仍要儆醒,才不再犯。

        這一切並非意味著基督徒每日得膽顫心驚,痛苦地活在犯罪與認罪的循環中。《何西阿書》第11章提到,我們的神用慈 繩愛索牽引我們,待我們如人放鬆牛的兩腮夾板,把糧食放在牠們面前。我發現當自己渴慕神、全心敬拜讚美親近祂時,神的大愛成為我生命的原動力,會讓我不想 做不合祂心意的事。推動我勝過罪的引誘。

        追求心靈的自由是每個人內心的渴求。心靈得釋放始於救恩,並且需要儆醒不懈,心靈必得到釋放,自然活出豐盛的人生。

註:
1.The Complexity of Simplicity: Important shifts in church and society, Christianity Today International/Leadership Journal, Winter 1997, Vol. XVIII, No. 1, Page 17.。
2.Linda Breen Pierce, Choosing Simplicity。
作者現居加拿大渥太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