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返璞歸真》 --閱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u=596872886,1952428270&fm=24&gp=0        偶然聽到一位美國人信主的見証(註1),他是一位大律師, 前總統尼克松的高級顧問,查理寇森Charles Colson。寇森是一位政治家,從政多年一直是無神論者。他因讀了C.S.魯益士著作《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謙卑下來,成為基督徒。於是,出於好奇,我也開始閱讀這本書。

         魯益士(Clive Staples Lewis)是英國文學界的巨擘,一代碩儒,牛津和劍橋二大學的講座教授,留下了許多傳世的文學著作。他的傳記電影“幽谷之旅” (Shadowlands)在歐美也幾乎是家喻戶曉。有人甚至說,若沒有莎士比亞,威克里夫,魯益士,就沒有英國的基督教。

        《返璞歸真》一書,實際上是魯氏在二戰期間的廣播專題集,原由英國BBC電台播送,經整理後於1992年出版。銷行甚廣,不僅神學家,科學家讀,連家庭主婦也讀。倫敦“泰晤士報”說這本書把神學“寫得既吸引又迷人,令讀者陶醉其中。”(註2)

        以前我只認為魯氏是一位傑出的文學家、思想家。但讀了他的《返璞歸真》之後,才深感他對耶穌基督的認識竟然是那麼深刻,對基督信仰的理解是那麼準確,對基督 教神學的理解是那麼平衡。更可貴的是,對基督信仰的介紹是那麼自然、貼切、別具風格,讓泡在基督教中多年的信徒,讀後有恍然大悟的感覺。

        在這位文學家的筆下,那些摻雜在基督信仰中的陳腐的傳統形式,沉重的教條教義,空洞的口號套話,艱深的玄詞術語,都被層層剝去,只剩下了基督信仰的本身。他 說:“我的信仰很單純,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信徒。我信主後,對不信基督的朋友能提供的最大幫助,就是向他們闡釋這信仰,並為之辯解。我無意參與神學上的爭 辯,那是神學家的事。我所致力的是為‘核心’的基督信仰辨明,那是基督信仰中最純淨的中心,是在我還未到世界以前早就存在的那個真正的基督信仰。”

        該書簡介也如是說:“這裡介紹的是不折不扣的純淨基督信仰,作者力圖去掉後世加在基督信仰上的裝飾,回到聖經教訓,回到這一位復活的基督的真正信仰上。”

        對於理性至上的無神論者,魯氏設身處地、以第一人稱的口吻問:“我不同意有上帝,是因為這世界看來既殘暴又不公平;可是我這種公平和不公平的觀念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們不會說一條線是曲的,除非知道什麼是直的……就像世界上根本沒有光,我們就不知道黑暗。”

        對於“當恨惡罪,但不可恨惡罪人”的教義,魯氏則妙筆生花,“長久以來,我認為這種區分十分可笑,毫無意義,你怎麼可能只恨一個人的行為卻不恨他本人?多少 年後,我才發現,我一生都是這樣對待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我自己。無論我怎樣討厭自己懦弱、欺詐、貪婪,但仍舊愛自己。”他深懂將心比心。

        魯氏在世時已是一代名人,但他對“驕傲”有特別的認識,並且深惡痛絕。“我說的大罪就是驕傲。一個人越驕傲便越不願意見到別人驕傲。驕傲是諸惡中最大之惡, 因為它不是來自人的動物本性(如自私、情慾等),而是直接來自地獄,是靈性層次上的東西。因此比其它的惡更難以捉摸,也更為致命……”接著魯氏筆鋒一轉, “真正謙卑的人不會成天向你說他算不得什麼,他根本沒有去想如何謙卑,他根本連自己也不想。你若認為自己並不驕傲自大,你其實已經十分驕傲自大了。”

        作為基督徒,魯氏的心胸是開闊的。假定有一個從未嚐過鹽味的人,你給他初嚐鹽味,他的味覺接觸到那種很強的鹹味,他可能會說,那你的菜會不會都是這一個味道,鹽將所有食物的味道都消除了?但是你和我都明白,鹽的作用不但不會消除雞蛋、蔬菜的味道,反讓它們各自透出本味來。

        對基督教中最棘手的宗派問題,魯氏比喻得格外精彩,“基督信仰好像一個大房子,客廳有若干通往房間的門。客廳只是等候的地方,不是住的地方。有的人也許得在 大廳裡留久點,有的人一下就可以決定敲哪個房間的門。就是在客廳裡,也得遵守整座房子共守的規則。而且應該不斷查問哪扇門才是真門,不可以僅因為外面的油 漆和裝飾討你喜歡便選定房間。你進到自己的房間以後,對那些選了別的房間的人應心存寬厚,對那些仍留在客廳裡的人也該如此。他們若選錯了,應為他們禱告。 他們若是你的仇敵,更應遵照主基督的教訓為他們祈求。這是進了這座房子後,大家應守的規則。”

        魯氏在書中也談了他的教會觀,“我們很容易 以為教會有許多不同的目標,諸如教育,建堂,差傳,舉行各種聚會。這就像我們很容易以為國家有許多目標一樣,諸如軍事,政治,經濟等等。但事實上,國家存 在的目的十分簡單,是為了促進和保障人類在今世安居樂業,例如夫妻可以在火爐邊閒談,幾個好朋友可以在俱樂部裡玩飛鏢遊戲,一個人可以在自己的房間裡讀書 或者在花園裡種點什麼。這就是國家存在的目的。一個國家若不能促進、延長、保障其人民這樣的生活,所有的法律、議會、軍隊、法庭、警察、經濟等等都是浪費 時間。同樣,教會存在的目的是吸引人來到基督前,教會若不做這事,所有的大教堂、教牧人員、差會、講道,甚至聖經,都是浪費時間。”

        魯氏的基督信仰是清新的,單純的,自由的。願他的書能使我們在信仰上來一個大幅度的“返璞歸真”,使我們每個人更樸實些,更真實些,更自然些。

註:
1.“Thank God for Watergate”,Life Story Foundation。
2.該書已譯成中文,名《返璞歸真》,由香港海天書樓出版。
作者來自上海,從事醫學研究,現居美國華盛頓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