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難見“真經”

見子

u=2910805594,1032040692&fm=24&gp=0        父親自年少時起信仰基督,追隨基督,為信仰甘願捨棄自己的性命和家庭。因此從五十年代起,為主受了很多的苦。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他經歷了常人難以忍受,甚至難以想像的迫害,並三次被捕入獄,度過多年的鐵窗生涯。他的親人、他的妻子,甚至付上了生命的代價。

         在五十年代末的“大躍進”及其後的“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期間,父親被再度投入獄中,瘦弱的母親靠賣冰棒,來維持一家九口老小的生 存。由於沒有足夠的食物,有時不得不靠樹葉、野菜來充飢。為了能讓老人和孩子填飽肚子,母親只好忍飢挨餓,為了一點可憐的養生錢,終年起早貪黑地勞作。待 我父親被釋放時,母親再也支持不住了,就像一個耗盡氣力的長跑運動員一樣,把接力棒交到父親手裡後就倒下了,此後一病不起。

         正當此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經歷過多次抄家、洗劫之後,我們全家人被勒令跟隨“反革命”父親,到內蒙古的一個窮鄉僻壤,進行“勞動改造。”那時,母親剛剛手術 不久,身上還插著輸液管子,只好把大姐留下來照顧她。當我們這些年少無知的孩子和母親說再見時,誰曾想這就是生離死別呢?

        當母親最需要親人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親人都被迫離她而去,對她,這不啻為致命一擊。當我們抵達流放地點還不到一個星期,姐姐的一紙電文:“母病重,速歸”即到父親手中。因交通不便,父親當即決定先行,我們幾個孩子則在十七歲的哥哥的帶領下,第二天回城。

        就要見到母親的急切心情,使我們快活得像一群小鳥,高聲喊叫著:“媽媽,媽媽”,湧入我們熟悉的院落。但,房門緊鎖著,我們迫不及待地扒著窗子往裡看,屋子 裡空蕩蕩地,死一般的寂靜。這時,我們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頓時哭聲響成一片。不一會兒,父親從外面進來,把我們攬在懷裡,摸著我們的頭,慈祥地對我們 說:“不要哭了,媽媽息了世上的勞苦,已經回到天家,在天父身邊了。”

        在我童年的大部分時光中,我跟著母親,過著沒有父親的生活。之後又 跟著父親,度過那更為艱難的沒有母親的歲月。在那動盪不安的黑暗年月,心裡最怕的一件事就是:父親若是沒有了,我們幾個孩子就都成了孤兒了。所以,每當父 親被揪鬥,或被關入牛棚時,我們都整日整夜地揪著心,怕他再也回不來了。

        那時,我們年紀尚小,父親既做爸爸又做媽媽。每天除了繁重屈辱的体力勞動外,還要負擔縫補洗刷等家務。即便如此,他始終保持著愛主的心,一有空閒,或在飯桌上,或在睡前,他就向我們講聖經,傳福音,談信仰問題。至今我 仍記得,在昏暗搖曳的煤油燈下,他叫我們四個孩子並排跪在炕上,一字一句地教我們禱告。雖然那時我們對他所講的道理似懂非懂,但信仰的種子就這樣在我們的 心裡深深地扎下了根。

        最值得感恩,也最為奇妙的是,神為我們存留了一本寶貴的袖珍本聖經。正是這本聖經,成為我們唯一的安慰、力量和盼望,伴隨著我們度過了那最為艱難的人生歲月。

        在我們被趕到農村後不久,父親在我家鄉所建立的唯一的教會被徹底地關閉了。那是一個夜晚,氣勢洶洶的紅衛兵砸開教堂的門窗,揭開屋上的瓦,把教堂洗劫一空。 所有的聖經、屬靈書籍和讚美詩歌,都被拋到教堂門外,付之一炬。紅衛兵並且命令教會的傳道人圍著火堆爬行,同時斥基督教為迷信、基督徒為牛鬼蛇神,極盡羞 辱之能事。之後,有“猶大”帶著他們,挨家挨戶去信徒家裡搜抄聖經和屬靈書籍,聖經及屬靈書籍幾至損失殆盡。在這場空前的血與火的試煉中,空氣中都瀰漫著 叫囂:“你的神在哪裡呢?”

         感謝神的奇妙安排,在那場史無前例的政治風暴到來之前,父親和我們全家就已遭放逐。我們所能帶走的全部破爛家 當,總共只有一馬車,但那裡面卻珍藏著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一本袖珍聖經和兩本屬靈名著《天路歷程》及《荒漠甘泉》。由此,我們成了“似乎一無所有,卻是 樣樣都有”的人了(《林後》6:10)。神的話連同這兩本書成為我們痛苦中的安慰,危難中的幫助,絕望中的盼望,帶領我們“行過死蔭的幽谷,卻不怕遭害” (《詩》23:4)

        父親因信仰基督而被打成“反革命”,被強制接受“監督勞動”,常常瀕臨死地。那“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彼前》5:8),是我們當時處境的真實寫照。

        但,就是在那種陰險詭異的環境中,讀神的話卻成為我們家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大樂事。深夜,父親和我們,常常幾個人把頭齊湊在一盞煤油燈下,偷讀聖經。為防外人察覺,我們用幾層牛皮紙糊了一個大簾子,把窗子擋得透不出一絲光。

        因為袖珍聖經字体太小,父親看起來吃力,他就叫我們輪流誦讀。那時我們多在中小學讀書,彼此間很是爭強好勝,每次讀經像比賽,許多繁体字都是那時藉著讀經認 識的。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問父親,父親就充滿慈愛地、耐心地講解給我們聽。聖經帶給我們一個全新的世界,為我們這患難的家庭,帶來這世界所不能奪去的平安和 喜樂。多少次,耶穌就活生生地站在我們中間,柔聲對我們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在我裡面你們有平安。我們實在經歷了那位又真又活的主。

        有一天深夜,正當我們讀經讀得起勁時,突然聽到窗外有人大聲喝叫父親的名字,緊接著就是一陣緊似一陣的砸門聲。還未等我們起身,門已經被砸開,刺眼的手電光 直射向我們,令我們心驚肉跳,頭暈目眩。剎那間,湧進一大群持槍的民兵,他們是來突擊搜查的,時間不容我們多做反應,在光暗交織的慌亂中,我隱約看到父親 向衣櫃上面一揚手,猜想他一定是把聖經丟到櫃頂上面了。我們兄妹四人緊張地抱成一團,生怕聖經一旦被他們搜去,那可是人“贓”俱獲,鐵証如山,父親可就要 大難臨頭了。

        我們一家人都被勒令別動,並叫人看管著,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強盜般地翻箱倒櫃,甚至連老鼠洞都要掏一掏。我家的那個衣櫃有一人 多高,只見民兵排長踩了把凳子,拿著手電到櫃頂上去照,我的心簡直提到嗓子眼兒,想:這下完了,聖經一定被他發現了。奇怪的是,那人下來並沒有說什麼,也 沒見他有什麼異常的舉動。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折騰,屋裡屋外一片狼籍,待他們鬧哄哄地離開之後,我急忙蹬上凳子向櫃頂看過去,呀!我驚喜地叫起來,原來那本 小聖經正躺在櫃頂的一角邊。父親接過去,把聖經緊緊擁抱在心口,連聲說:“神蹟,真是神蹟!是神蒙住了他們的眼睛。”

        有了那次教訓,我們 再也不敢大意。一旦風聲緊張,我們就想盡一切辦法保護這本聖經。有時藏在外面的柴草垛裡,有時用層層塑料袋紮好,深埋在墻底下。待風頭一過,我們又拿出來 閱讀。在那種凶險的環境中,神的話真是寶貴,真是甘甜。對於許多生長在舒適環境中的基督徒,讀聖經也許不會覺得怎麼樣,甚至會覺得枯燥、乏味,但對於彼情 彼景中的我們,神的話就是我們生命的經歷,也是我們生命的糧。

        正是靠著神的話,父親熬過了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衝擊。每一場新的風暴來臨前, 無辜無靠的我們所能做的,只能是共同仰賴天上的父親。父親常徹夜跪在神的面前禱告、歎息、唱詩。在煤油燈的映襯下,打在屋墻上那高大的父親跪著禱告的身 影,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留下永遠抹不掉的記憶。

        無論在任何環境中,父親始終抓住神的話,神的應許,從而使他具有屬靈的遠見。我在中學讀 書時,遇到一位下放的英語老師,在那似乎沒有希望的年代,父親竟鼓勵我跟他學英語,並對我說:“你要把英語學好,將來爸爸有機會託人給你弄一本英文聖經。 多一種語言工具,讀神的話就更有亮光。”我那時何嘗不想擁有一本英文聖經,但那是何等的一種奢望啊!父親的話當時聽起來無異於痴人說夢。

        在我家遭難的年月,許多親戚朋友害怕受到牽連,都遠離我們。只有那些愛主、愛弟兄的主內弟兄姊妹們,甘冒危險,不辭路遠,偷偷前來看望父親。在險惡的環境 中,弟兄姊妹相見相聚,心裡實在火熱,切慕神的話語,每次來都希望能夠從我父親那裡多得到些造就和栽培。聖經顯得尤其珍貴,最後不得不把一位弟兄手裡倖存 的聖經,按書卷分拆開,然後弟兄姊妹交相閱讀傳抄。

        久而久之,在我家裡形成了一個秘密家庭聚會。大家一起在主的愛裡,熱切地禱告,唱詩, 分享聖經,作見証,常常忘了時間,忘了環境之凶險,有時甚至通宵達旦。這時我們幾個孩子就輪流在外面站崗,即便是寒冬時節也是如此。但漸漸人來得多了,聚 會的次數也日漸頻繁。在那偏遠的山溝裡,常有許多陌生客人出入,是非常惹人注意的,事實上也不可能再保守住秘密。父親預感到總有一天會“出事”,但為了主 的福音的緣故,他只有把自己的生命豁出去了。

        果不其然,我們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那天我正在遙遠的水庫工地上打石頭,忽有人傳告我說: 你父親犯事了。我十萬火急地趕回家,進入眼簾的首先是院裡屋內被抄家之後的一片狼籍景象。姐姐和妹妹(那時哥哥已結婚分家另過)紅腫著眼睛迎我進去,說父 親已經被抓走了。當時我心裡一涼:完了,聖經也一定被他們搜走了。因為我知道,早上父親還在讀經,出門前把它掖進被褥裡面了。

        姐姐妹妹向我哭訴了事情的經過:父親早上出門辦事。約上午11時左右,三輛警車載著武裝公安人員開進村子,迅速把我家的房子包圍起來。由於父親不在家,屋裡只有兩個 女孩子,他們沒有立刻進屋搜查,而是派人先去找我的父親,怕他聞風而逃。姐姐和妹妹從來沒有見過這陣仗,所受之驚嚇可想而知。但感謝神賜給她們智慧和膽 量,姐姐站在門邊望風,妹妹則飛快地從被褥中抽出聖經,埋入灶堂下的草木灰裡。

         公安人員雖然把整個屋子翻了個底朝天,但就是沒能搜出這本小聖經。因為“主知道智慧人的意念是虛妄的”,“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詭計”。看似愚拙的人,反倒成了有智慧的(《林前》3:18-20)。神實在是憐 憫我們,不撇棄我們為孤兒。祂藉著女孩子的手,不僅免除黑暗權勢最想抓到的父親的“罪証”,也為我們日後留下了一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

        此後,年紀輕輕的我不得不擔負起沉重的家庭重任,忍受著迫害和屈辱,帶領著姐姐和妹妹,奔走前面的路。那時,我們沒爹沒娘,孤苦無助,所能靠賴的仍然是那本聖經。神的慈愛與信實,神的應許與幫助,盡在裡面。我們所能夠仰望的,唯有我們在天上的父。

         現在我擁有了大大小小多種版本的中、英文及原文聖經,而那本歷經磨難與滄桑的袖珍本小聖經,仍靜靜地躺在我的書架上。雖然它顯得那樣破舊不堪,那麼地不起 眼,但它卻仍然是我的至愛。它不僅常常提醒、激勵我對神的話語孜孜以求,而且它本身就是神的教會,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所經歷的血與火的見証。但願藉著我的 切身經歷,使更多的人認識乃至得著這本“真經”,只是不要再經歷那許多患難。

作者來自大陸,現在美國加州讀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