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過去的力量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u=3465404842,70233065&fm=24&gp=0       這些年來,常聽到許多人告訴我不堪回首的往事。無論是早年來自台灣、香港,或 近十年來自大陸的中國人,每個人的生平故事似乎都可以細細寫成一部長篇小說。在敘述這些傷痛往事時,有人恨意難抑,有人含怨憂鬱;因為,他們改變不了痛苦 的“過去”,也掌握不住難測的“未來”。這兩種心靈中最真實的困擾,若不脫困而出,永遠不得安息。

         當今美國神學家路易.史密德 (Lewis Smedes)在鉅著《饒恕與忘卻》(Forgive and Forget)一書中,針對這兩種困境提出了解決之道。他提醒我們,神是一位饒恕的神--藉赦免重新創造我們的過去;神也是一位賜應許的神──藉持守應許 掌管我們的未來。

        只要願意,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參與上帝這種改變過去、掌管未來的工作。尤其對於擺脫不掉的往事傷痛,我們即使刻意忘記、壓抑,仍無法逃離它對我們的影響──就像失眠的人愈想平靜心緒,就愈發輾轉反側一樣。只有一個方法可以使我們徹底脫離往事的轄制──饒恕。

一、 饒恕是什麼?

1.重新塑造

        所謂饒恕人,就是在腦海中,把那傷害你的人與他所犯的過錯分開,將傷害從心靈的檔案中消除,重新認識他,也重新認識自己。饒恕是將你過去視為十惡不赦的人, 現在卻因主耶穌,你認識到“他所作的,自己並不曉得”(《路》23:34);你過去曾努力忘記這個人的嘴臉,現在卻了結往事而仍認他為主內弟兄(《太》 18:15-20)。

        在這重新認識他的過程中,你可能並未改變他本人──他所做過的事,所犯的錯,仍歷歷在目,但當你在記憶中重新塑造他時,他就因這心靈的手術而改變,你也重新改造了自己的過去。

2.換上新帶

        饒恕人是將“要求報復”的錄影帶取出,不再一遍又一遍地在腦海中重播那些痛苦的畫面,不再讓往事折磨你。饒恕是換上一卷新的錄影帶,看到主耶穌對那位罪証確 鑿的婦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1)──然後看到自己就在那些想用石頭打死她的人之中。

3.不再自囚

        饒恕人是讓一個囚犯得到自由,而這個囚犯就是你自己。正如有一個人抓住了他最痛恨的仇人,把他關在囚房裡。他自己握住鑰匙,不停地在牢房外巡邏。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當他關住仇人時,自己的自由也完全失去了(註一)。只有饒恕才能夠將自己釋放出來。

二、饒恕的真諦

         大衛.歐思伯在《寬恕與自由》(The Freedom of Forgiveness,中譯本由更新傳道會出版)一書中,說饒恕之難,在於我們要求“公平”,要求“惡有惡報”,認為不該白白遭殃而讓惡人逍遙法外。但 是,歐思伯指出,饒恕的真諦就在於否定那個不斷要求“權利”的自我。

        饒恕是故意承受傷痛,承受那不該由你承受的傷痛。寬恕人,等於自己替 他付出罪惡的代價。饒恕他人,就是你為了他人的罪而承擔他人施予你的傷害。正如小布斯偉(James Buswells Jr.)所說:“所有的赦免,包括人際的、神賜的,均具有替代性,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心折的一件事。何謂赦免呢?就是甲對不起乙,乙非但不報復,並且替甲背負他的罪孽。”

        耶穌基督便是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祂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也擔當了祂自己的怒氣。

        神並非對我們的罪視而不見,祂將罪看得極其嚴重,嚴重到必須自己走上十字架替我們承擔死刑(《彼前》2:24 )。所以,神的赦罪是最昂貴的,神已很公平地為我們的罪付出最高的代價,我們還能為一些芝麻小事與弟兄──甚至仇人,一一算帳嗎?(《西》3:13)

        十架上的基督既是饒恕者,又已替你我(及你我的仇人)預付了饒恕的代價。因此,饒恕(而非報復),是通往公平的較佳途徑,可使你脫離世上要求“公平”的泥淖而獲得自由。

三、如何饒恕?

        饒恕說來容易,做來很難,常常“心靈固然願意,肉体卻軟弱了”。因此,饒恕就如愛心、信心一樣,全靠神的恩典,也需要操練。史密德及歐思伯提供了幾項建議:

1.慢慢饒恕

        也許有些人能很快饒恕人,但大多數人卻很難。

        療傷止痛,需要時間。不要因傷口仍未癒合而灰心,更不要急求速效而亂用偏方,也不要像舵鳥把頭埋在沙堆自欺欺人。要勇敢地面對,找出傷處,徹底根治。我們必須一日復一日地將生命向基督敞開,讓聖靈光照醫治。你越認識祂的愛,你就越親近祂,饒恕的大能就自然產生了。

2.可以求助

        想靠一己之力來饒恕嗎?往往很難。你我需要向那些同樣受過傷害、同樣苦苦掙扎過的人求助。你可以請求他(她)幫助你走過這段療傷的路程,大多數過來人都會願意的。(註二)

        不要恥於向人求助,更不要恥於向主說:“主啊,救我,因我做不到。”

3.重新開始

        當決裂的兩個人可以坦然面向對方,或真心為對方禱告、祝福,重建他們的關係時,饒恕與復和就起步了。也許仍有許多問題尚未解決,對未來也毫無把握,但我們知道仇恨的重擔已經快卸下,雙方願意再一次彼此連結了,這是何等的美,何等的善!

註1.引自《海外校園》進深特刊第3期23-25頁,劉曉湘的見証〈熨斗下的笑容〉。
註2.若想在教會或團契中共同學習饒恕,筆者建議使用大衛.奧斯堡格著《愛的饒恕》一書(福音証主協會出版)。書中的問題討論和實踐步驟極適合在小組中使用。此書與《寬恕與自由》的作者為同一人,David Augsburger。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