眺望廢墟之外 ──“9.11”災難的啟示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u=894054376,3846631350&fm=24&gp=0“9.11”大屠殺

        面對世貿大樓的殘跡,我們好像站在人類文明的廢墟上,不知道明天將會如何。“9.11”的大屠殺並不只是對美國金融和權力的象徵的攻擊,乃是對整個人類文明的侮蔑。它藐視人的生命和自由,一舉謀殺了數千無辜的生命,奪去了無數家庭的幸福。

        這些恐怖組織及其同情者,假宗教之名敵視異己,散佈仇恨,用最殘忍、最邪惡的行為,來對付他們所謂的“上帝的敵人”。這次死難的人中,包括了六十多個國家的國民,其中來自中國的,至少有51名(註)。無論我們站在什麼政治立場,這種反人性和反文明的暴行,都是不能容忍的。

        蕭條的經濟還可以復蘇,倒塌的高樓還可以再蓋,但受創的心並不容易平復,我們失去的純真可能再也找不回來。

“9.11”事件的背後

        這樣一件似乎黑白分明的事件,在全世界居然引起了非常不同的反應。以華人為例,台灣無論是政府或是民眾,都站在絕對支持美國的立場。大陸的中國社會調查事務 所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則顯示,大陸98%的受訪者認為美國人民值得同情,中國應在美國需要幫助時施以援手。該調查結果更顯示,73%的人認為美國政府的霸 權政策,是導致恐怖活動的主因,是咎由自取。

        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來分析和研究這次慘案的緣由,不論是從以阿矛盾或是從霸權角度來討論,報章雜誌已經有許多精闢的言論,姑不贅述。我們只提出幾點觀察:

        第一, 美國猶太裔人口只佔2-3%,但他們的政治捐款卻在40-60%之譜,深深左右了美國政客的立場。猶裔美國人應當認清,以色列強硬的對阿政策(國際輿論認 為以色列是用“政府支持的恐怖活動”來打擊巴勒斯坦人),並不合乎其自身利益。但願這次事件也能影響美國的對外政策,使它在維護國際社會秩序上更能代表正 義。

        第二,美國是今天世界上唯一的超級霸國,是自由與民主的象徵,是西方文化的傳播者和代表人。它一舉一動都是國際輿論的焦點,是其他各國愛恨交集的對象。

        作為“霸主”,美國確有應當自我反省的地方。但美國也有許多顯著的優點。單從事件後美國網站的對話,我們就不能不佩服美國社會的開通、自省,和對不同意見的容忍和尊重。而閱讀華人網站,我們能看到同樣的表現嗎?

         第三.近數十年來回教在各地復興。他們最流行的口號便是:“伊斯蘭就是答案。”(Islam is the solution)這場復興運動不但是宗教現象,也是文化運動,且是與政治結合的。是針對回教社會在現代化過程中,受到西方“腐蝕”(犯罪、色情、家庭問 題)的反彈。

        這場有著知識份子、學生和專業人士的廣泛支持,從下層建築(infrastructure)到政治、法律、文化,它的影響深遠廣大。

        這個運動要現代化,但是不要西化,認為美國所代表的西方文明(包括民主政体),就是不信派(infidel),甚至是“大撒但”。這是許多回教國家反美情緒的理論基礎。

        這個復興運動中的一支,回教原教旨主義,隨之興起,控制了思想、文化、宗教、教育和政治的各層面,形成了一個復古的封閉体系。希望經過這次悲劇,回教徒能夠逐漸認清,極端的原教旨主義未必能反擊西化遺害,反而會帶來災害。

        當年基督教的改教運動,與今天回教的復興運動有許多相似點,但是改教運動促進了民主與科學的萌芽,並刺激了社會的開放,這段歷史或許可以啟發今人?

認識上帝的心

        每當遭遇悲慘與不平時,人們總不禁要問:上帝的公義在哪裡?為什麼上帝容許這樣的事發生?上帝真的關心人類嗎?這是幾千年來人類不斷求問的,也是古今許多神學家、哲學家、甚至文學家所希望解答的。

        最荒謬的答案,可能要推美國法威爾牧師(Jerry Falwell)在“9.11”後的發言:“那些企圖把美國世俗化的異教徒、墮胎者、女性主義者、同性戀者,和美國公民自由工會(ACLU),我要指著他 們說,這個災害是你們協助造成的。”他雖然後來為自己的發言道歉,但是這種自義的態度正是煽動人類仇恨的導火線。

        最能代表基督教立場的,莫過於葛培理牧師於9月14日,在華府國家大教堂追思禮拜中所傳的信息。葛培理牧師說:“上帝不是邪惡的創造者。”(God is not the author of evil.)

        他根據聖經說,邪惡的來源本是一個奧祕。他並且承認,對人類社會的不公和苦難,他沒有完整的答案。他只能說,苦難不全是負面的,人類常在苦難中成熟,才能珍惜那真實可貴的,也能更依靠上帝。

        基督教是一個最尊重生命的信仰,但活著本身並不是人類的終極目的。聖經裡說到基督耶穌在不法之人手下受凌辱,遭迫害,且死在十字架上,是義的擔待不義的,無罪的代替有罪的。藉著耶穌的死,上帝救贖的恩典才臨到了祂的子民。

       “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希伯來書》5:8)

        苦難讓我們認識人的有限,它讓我們謙卑,知道我們彼此依存。透過受苦的基督,我們才有可能面對苦難。苦難也讓我們認識上帝。這種認識,或許是那些將人間一切罪過推給上帝的人無法了解的。

        基督教所傳的福音中,從未宣稱沒有邪惡、沒有痛苦。基督教尊重人的自主和尊嚴。但人的尊嚴並不建立在簡單的賞罰觀念上。上帝是公義的,但一個只懂立時賞善罰惡的上帝,並不就代表公義,及而會促進功利主義。

        況且,善惡賞罰的準則,也絕不該由人來決定。因為如果人可以決定,那麼應當是由回教徒,基督教徒,還是無神論者來決定呢?

我們應當怎樣活下去?

        第一, 以善勝惡(《羅馬書》12:21)。我們不能以仇恨對付仇恨,仇恨能毀滅那恨者。在上帝裡面沒有仇恨的觀念。十字架上的基督所做的禱告,是上帝寬恕心的最高表現。我們當除去的是自己內心的邪惡,因為這才是人類所有問題的根源。

        第二,看重人,勿看重物。經過這次,我們真正認識到生命的可貴,和到底什麼是更有價值的追求。讓我們珍惜時光,對親人、對社會周遭,儘多地付出愛和關懷。

        第三,不要懼怕。這次慘案破壞了人們賴以維生的安全感,包括身体的、精神的和經濟的。聖經告訴我們:他們怕的我們不要怕(《以賽亞書》8:12),因為“洪 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詩篇》29:10)或許我們應當反省,什麼是維繫我們安全感的因素,是我們銀行的存款呢,還是上帝的應許和保護?

        保羅更引進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觀念:“所以我求你們,不要因我為你們所受的患難喪膽,這原是你們的榮耀。”(《以弗所書》3:13)在苦難中誇勝?這雖然好像不可想像,但卻是保羅在遭遇大患難中的心境!

        第四,親近上帝。“9.11”當天,許多人湧到教堂去禱告。人們在痛苦和無助中才領悟到對上帝的需要。人們開始為受害者和他們的家屬禱告。

        我們常用有限、殘缺的角度,來揣摩上帝,以為祂是個需要人巴結、哄抬的偶像,或者是一位昏庸的老人,或者是一個跋扈的暴君。

        現在,讓我們來尋求這一位自隱的神,認識祂的偉大、尊榮、慈愛和智慧。

       “從祂的豐滿裡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約翰福音》1:16,正譯)

        除非我們能真正認識這位生命的賜與者,並祂對我們的心願,否則,我們就不能真正認識生命的意義,也不能真正自我反省。這是極其淺顯,但卻是人類極難領會的盲點。

        生命的過客哦,請不要錯把暫時當作永恆,是該清醒的時候了。

註:根據《世界日報》9月16日報導,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公佈了51名在“9.11”恐怖事件中失蹤的大陸人名單,同時指出失蹤人口數字,在未來幾天可能還會上升。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