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兩次流淚

何剛   我出生於1967年,成長過程一帆風順,小學、中學在上海外國語學校度過。91年從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畢業,在學校附屬的瑞金醫院血液科--工作3年。95年來到加拿大的蒙特利爾就讀。         大約在6年前,我曾經去過教堂。那時我開始朦朧感覺到這世界冥冥之中有一個超自然的主宰--上帝。但這位上帝是怎樣一位上帝,祂的存在方式,祂和我們的關 係,我都不明白,我也不去關心。因我覺得祂和我沒多大關係。以後我也曾買過一本聖經看,但看看覺着厭煩,也就沒有再看下去。   來到蒙特利爾就讀後,因為有獎學金,而且這兒的研究生學習並不像出國前想像的那麼緊張,所以反而覺得很空虛無聊。96年10月,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一 位姐妹帶我到恩典堂參加主日崇拜。當時看到弟兄姐妹的唱詩、禱告、讀經、奉獻,牧師、傳道講道時,我坐在教堂中不知所措。但是我有心去了解一下基督教,去 知道他們為什麼那樣做。以後凡是教會團契(查經班)、家庭聚會、主日崇拜,我都去參加,閱讀了一些屬靈書籍,並開始認真閱讀聖經,和主內弟兄姐妹談論我的 一些看法。漸漸地我從字面上理解了上帝是天地萬物和人的創造者,祂是有大能的,甚至是全能的;主耶穌基督來到世上是為我們這些罪人釘十字架,並且祂復活戰 勝死亡是為賜我們永生。但是這些道理並沒有撞中我的心靈。我承認有上帝,但我沒有感覺,我甚至認為聖經中和其他弟兄姐妹所說的神跡奇事不見得可靠。我不肯 定也不否定這些神跡奇事,除非神跡臨到我身上,否則我是不會相信的。結果上帝以奇妙的方式引領我。   就在我說出以上看法的第二天,在恩典堂的小組聚會中,一些慕道朋友在學習禱告,我想我向上帝求些什麼呢?我相信有上帝,但我沒感覺,我需要上帝繼續引 領我,於是我很誠心集中我的心思意念,說:“上帝啊!我需要你。”接着有一位姐妹替每位在座的禱告,當禱告到我的名字的時候,我開始覺得有股光環來環繞 我,我開始覺得上身肩以上發熱,想哭。我想把哭的感覺壓下去,但突然有股壓抑不住的強大力量一下子從我身上衝出,眼淚撲簌簌地掉下來,心裡有從沒有過的美 好、舒服、暢快感覺,整個身心都被這種感覺抓住,都哭不出聲來。連有人給我遞紙巾擦眼淚我都不知道。這樣,據在場者說大約持續有15至20分鐘。以後那種 感覺漸漸消退。我當時就說:“人是渺小的,上帝是偉大的。”我體驗到上帝的存在和祂的大能。聚會後我馬上就去找我的一些好朋友,講述我當時的經歷,希望他 們能分享到我的那種美好、快樂的感覺。但他們很不理解我當時的表現,懷疑我在當時的日常生活中有特別的感情波折。而實際上,那一段時間卻是我很平靜的生活 期。   信主以後,別人說我,我自己也覺得,性格、脾氣、為人和愛好有很大的改變。以前無聊,現在覺得有很多事情要做;以前急躁煩惱,現在平靜快樂,心胸好像 也開闊起來。開始喜愛看聖經,覺得舊約、新約中真是包含着很多人生道理,並且可以指導人的日常生活。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聖經中早就有這樣的話語:“你們 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6:7)但聖經中又說:“上帝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 4:24)又說:“上帝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4:6)我覺着一些從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朋友,探討上帝的存在與否,探討聖經,很多憑着 自己的知識、理性,按自己的需求,甚至很多對聖經、對基督教都還沒深入了解,就開始否認上帝的存在,對聖經中闡明的真理不屑一顧,甚至按主觀判斷對之加以 攻擊,而不是深入了解討論後才下結論。   信主以後,每天讀經、禱告,平安喜樂陪伴着我,學習生活中遇到的困難,變得容易應付了。慢慢地,3個月過去了,聖經也讀一遍了,禱告也鬆了,我的懶散毛病又出來了。         但每次我不好好學習,放鬆自己去玩樂過後,心中總有不平安。我又開始急躁、煩惱,對人也不再溫和,不再積極關心周圍的人,失去了以往所有的喜樂。終於有一 天,我在家聽讚美詩的時候,又是上帝的奇異大能藉聖靈引領我。我又一次地痛哭。這次痛哭,是因我感到我是一個罪人。上帝揀選了我,白白地賜給我救恩,祂要 讓我做完全人,要有祂的質量,要除了盡心盡意儘力愛上帝外,還要愛人如己,並且要祂的兒女結出聖靈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 柔、節制。而我老是背棄祂,以自我為中心,貪圖享受、物質以及世界的名、利、位。當時一邊哭一邊痛悔,一邊又有一種枷鎖解脫的舒暢感覺。以後我又恢復了往 常的讀經、禱告、靈修生活,平安喜樂又回來了。   最近幾個月,我臨近畢業,又為工作開始有所擔心。但是聖經中又提及,神的兒女祂必看顧,所以我在禱告中把我的事情交託,心中常常有平安喜樂。倒是很多 朋友為我的工作而擔心,但是我相信上帝會看顧我,就像《馬太福音》中所說的:“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 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感謝上帝,最近工作的事情差不多定了,我確確實實地感受到了上帝的 無所不在。祂的全能,祂的信實,和祂的慈愛以及聖靈對上帝兒女們的保守。只要信靠信實的上帝和主耶穌基督,祂會保守我們平安喜樂地走完人生寄居旅程!□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結實累累 信心與生命

梁中傑 一 因信稱義         聖經上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2:8)。又說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 認識上帝,上帝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林前》1:21)。聖經說得很清楚,為什麼因信稱義?第一是因為這拯救是上帝的恩典,恩典不 能用行為來賺取;第二是免得有人自誇,使人能看清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不能自救,便悔改,心轉向上帝;第三是要把這道與一切人間的智慧,人創建的宗教清楚 地區分開來。所以說,因信稱義是基督信仰區別於其它一切宗教最核心的教義。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也常常在這上面跌倒。特別是在看到自己或別人信主後生命沒有多大改變時容易跌倒。既然信了主,卻沒有新生命的樣式,那麼,要麼就是沒有 真信,要麼新生命就是“無非如此”,要麼得救與生命改變沒有直接關係。這裡涉及到三個很重要的問題:第一就是什麼是信;第二就是什麼是新生命的表徵;第三 就是信在新生命的生成和成長過程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讓我們逐個地討論這三個問題。 二 什麼是信?         許多人喜歡把信複雜化。其實聖經上說的信是簡單的信。知識分子喜歡思想,在決志信主的一刻,頭腦里還難免有點疙瘩沒解決。所以常見的困擾,是懷疑沒達到徹 底、完全地步的信不算信。其實從聖經上看,即使作為信心之父的亞伯拉罕,剛接受上帝呼召時信心也並不完全。上帝叫他離開父家,他雖離開了父家居住的地方, 卻還帶着父親和侄兒。然而上帝卻因着他這個信,稱他為義,而不是在他信心完全成熟的時候,即在他把獨生兒子以撒獻祭給上帝的時候,才稱他為義。         那麼什麼是信呢?《希伯來書》上對信心有個定義: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第一,信是指向所望之事與未見之事的。第 二,信是實底與確據。我們不管有多自信,誰能對未來有絕對的把握呢?因為我們知道,作為信心基點的“我”很有限。能有實底與確據,除非信心的基點不是創建 在有限的事物身上,而是創建在那位全知、全能和永不改變的上帝的身上。所以信不在乎信心的大小,而是在乎信心的基點是否創建在上帝的應許之上。 三 新生命的表徵         我於1981年底到美國,1985年信主。屬於開放後較早一批來美和信主的大陸留學生。信主前我就覺得自己很優秀。所以信主後就常常問自己:原來做得好的還能好到什麼地方去呢?原來做不到的現在也還是做不到。所以所謂生命的改變也許就是指換了“老闆”而已。         以前為“人民”服務,現在為主服務。以前星期天干自己的事,現在星期天到教會去。以前熱心傳那“普遍真理”,現在熱心傳福音。然而,上帝卻叫我在自己認為 最強的地方跌倒,在自己最努力的事上收惡果,好讓我明白所謂新生命的樣式不只是生活方式的改變,不只是為誰做事的問題,也不在乎事做了多少,而在乎誰在做 事。就像亞伯拉罕雖相信上帝給他兒子的應許,但用了肉體的方法來“幫助上帝”--從使女夏甲生以實瑪利。結果上帝說那個不算,要由上帝的應許而生的才算。         有了新的生命,就是說如今活着的已不再是“過去的我”,而是耶穌藉着聖靈在我裡面活着。所以新生命的一個基本表現就是感受到聖靈在你心裡的工作--就是你 的“老我”開始被對付。一個成熟的新生命的特徵就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 是不再靠肉體,專一依靠上帝。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抓住

梁元 在殘雪的街上行走 驀地被人抓住衣領 灰色的刀尖抵在胸口 然後,沉重的腳步進入鄰家 一陣聳人的笑在夜晚 開放出黑色的戀之花 車聲唐突如雷 你突然被失眠抓住 樹枝伸出顫巍巍的手 把浮游於夜色的月亮抓住 交往多年的朋友 微笑着緩緩取下面具 你被人生的猙獰抓住 在舉棋不定之間 你被路抓住 機械地沿着規定的方向 去超級市場買廣告商品 或者踏進教室 學一門不感興趣然而實用的學科 人走出一條路 但後來被路抓住 也有許多時候 你被靈感抓住 去苦竹叢生的山上 尋覓雞鳴茅店酒旗 在城市黃昏的街燈下 就着綿綿雨絲的琴弦 彈響藍吉它 在充滿生機的四月清晨 墓穴的石板被移開 穴內是空的衣袍里沒有屍首 一粒麥子死了又復活了 在風中和菜花一齊歌唱 你曾被苦難抓住又被釋放 […]

No Picture
成長篇

第一份薪水

肖進   “收割莊稼的時候,要將初熟的莊稼一捆帶給祭司。他要把這一捆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使你們得蒙悅納。”(《利》23:10-11)   畢業幾個月後終於找到一份工作,開始上班了。真盼望公司早點把第一份薪水給我。   對我來說,這份工作真有點來之不易。來美後6年多的“遊子”生活,念了一個生物學學位和一個計算機學位,整個讀書期間的學費和生活費大部分是靠校外打工支持的。從某種意義說,工作和賺錢比讀書更難一些。記得十多年前大學畢業,我把領來的第一份薪水,給了我奶奶一點,她高興極了。我明白她不僅僅是因這點錢這樣快樂。   我盤算着怎麼花這第一份薪水,儘管我還沒有拿到手。        我和妻子結婚快10年了,還從未給她買過結婚紀念禮物。來美國幾年,她也很少置添新衣。第一份薪水,該給她買一份禮物;來美這麼多年了,還未曾回家看望父 母,第一份薪水,該給父母寄一點,以表達孝敬父母之心;女兒對我找到工作更是高興,每天下班便問:“爸爸,你拿到錢沒有?”女兒一直想要一雙滑冰鞋,我答 應找到工作後一定給她買,我家的一輛老爺車,現在冬天來了,常常發動不了,是該換新一點的車了……   前幾天,我對妻子說:“過去幾年雖然我沒有錢,來美國時,身上沒有分文。但上帝從未讓我們飢餓過,我還能完成我的學業。你和女兒也沒有買過醫療保險, 感謝主,我們都很健康……”妻子似乎明白我說什麼了。我說:“現在我開始上班領薪水了。我想把第一個月的薪水作一個計劃。那些全時間事奉主的弟兄姐妹們, 他們把時間都給主了,我們應該記念他們的生活。有位弟兄,你也很喜歡他在主面前的見證。兩三年前我就有心愿給他一點經濟上的支持,一直心有餘力不足。雖然 他還不認識我們,但這是我內心的感動,第一份薪水該是可以做點表示的時候。”妻子同意我的想法。   我又說:“有一所教會一直很支持和關心我所在的學校的福音工作。幾個月前這個教會計劃建自己的教堂,當時我沒找到工作,憑着信心,寫了一張奉獻的意願條,現在該是我兌現的時候了。”妻子說:“你的信心真大,你當時知道什麼時間找到工作嗎?”   我繼續說:“在我過去幾年的求學階段,有所教會的弟兄姐妹都很有愛心,他們不僅供應我們聖經真理知識,在經濟上也曾幫助我們,到今天我們也不知道這些 錢是誰奉獻的。第一份薪水該是我‘還債’的時候了。”我又接著說:“你知道,那所曾帶我信主得救的教會,上帝一直很祝福這家教會的福音工作,‘主將得救的 人,天天加給他們。’(《徒》2:47)雖然你還沒有見過他們(因我離開這所教會時,我妻子尚在中國大陸),但每月收到教會《家書》和問候,我想你對他們 也不陌生。過去多年他們一直沒有一個固定的禮拜聚會之處。我的第一份薪水應該拿一點出來,記念這件事……”   我說到這裡,妻子有點沉不住氣了,很認真地對我說:“要是老闆把你解僱了怎麼辦?”我回答說:“聖經說:‘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4)所以,我只安排了第一份薪水的去處。”   妻子和我都笑了起來。□   作者在1990年初由中國湖北到夏威夷,以考察農業的名義出國,實際上是被安排在農場中充當廉價勞工,生活十分艱苦。一年後合約期滿,他留在夏威夷繼續升學,1991年聖誕節在檀香山華人信義會領受洗禮,1993年離開夏威夷到美國德州繼續深造,當前在德州定居。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關於“信”的斷想

遠牧師 從聖經里得耶穌        我們閱讀聖經,查考聖經,解釋聖經,若不歸結到主耶穌身上,這經我們就枉然讀了,甚至就迷惑了。因為我們說“連大衛都難免犯罪,而上帝仍重用他”,卻不說耶穌戰勝試探不犯罪。我們說“耶穌是神,我們是和大衛一樣的人”,這就見證了我們從聖經里看見的是人,不是上帝;是人的罪,不是上帝的義;是魔鬼的狡詐,不是徹底認罪悔改。 古時神人的寓言         古時有一位神人,相貌異常英俊,名揚天下。他與一個女子結婚,生下兩個兒子,也很英俊。第三代五個孩子,相貌依然很好。         這樣一代一代地傳下去,到了第20代的時候,幾千個後代的相貌有了許多的不同。天下人依舊傳說他們的先祖是異常英俊的,便問他們到底長相如何?他們便各自爭說自己一家更像先祖。        他們的子孫們也跟着相互爭論起來。         一天,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太婆來了,對他們說:“你們與其爭論不休,何不直接看看你們先祖的形像呢?聽說他留下了幾張畫像呢!況且,他既是神人,如今自然應當活着,你們竟不認得他嗎?”         他們面面相視,無言以對。 什麼叫“信耶穌”         什麼叫“信耶穌”,什麼叫“信”,什麼叫“心裡相信”?         我們說“信耶穌”,我們信耶穌的什麼?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連魔鬼也信。我們信耶穌所傳的“道”嗎?         我們信耶穌所說“若不把好事作在弟兄中最小的一個身上,將來就不認你”這話是真的嗎?那我們為什麼不這樣行呢?我們信耶穌所說“凡不捨棄一切跟隨祂的,就不配為祂的門徒”這話是真的嗎?我們誰這樣行了呢?我們信耶穌所說“愛你的仇敵,原諒弟兄70個7次”這話是可行的嗎?那我們為什麼卻彼此嫉恨、不能同心呢?我們信耶穌所說“你弟兄眼中有刺,你眼中卻有大梁”這話是真的嗎?那我們為什麼彼此論斷、流言蜚語呢?我們信耶穌所說“一個人不能服侍兩個主”這話是認真的嗎?那我們為什麼在地上積財呢? 耶穌所是、所傳、所行、所求         聖經里記載了耶穌所是、所傳、所行、所求。這是完整的道成肉身。只信了一個“所是”,沒有後面三者,就是只信了一個精神的偶像,就把耶穌的名份架空了,我們不必聽祂的話,不必效法祂去行,也不必獻身於祂的國祂的義。 什麼叫信        信是有時空內涵的。        有空間內涵:信是有內容的動作(信耶穌所是、傳、行、求)。        有時間內涵:信是連續性的動作(信守不渝;什麼時候犯罪,那時就是不信)。 悔改得救是終生的生命形態        悔改得救,不是一種一次性的動作、行為,乃是一種終生的生命形態、思想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受洗

趙亞平 約旦河的水 汨汨流淌 跨過兩千年的歲月 流到我身上 罪被洗濯 靈魂蘇醒 神國又添了 新生命的脊樑 一座見證的碑 將為主熠熠生光 作者曾在莫斯科韓國人辦的神學院進修。現參加莫斯科華人基督教會。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新的我

樂 平        信主後,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對“上帝與自我”,有截然不同的認識。過去我是以自我為中心來做人做事,現在才知道:若願舍己,以上帝為中心,人的“自我”會有何等大的改變…… 感受上帝的愛,就能溶化自我冷酷的心; 求上帝的寶血洗滌,就能洗凈自我的罪污; 接受上帝的管教,就沒有自我的抱怨、脾氣; 認識上帝的偉大,就有自我的謙卑; 敬畏上帝,就有自我的智慧; 仰望上帝,就有自我的盼望; 體會上帝的看顧,就有自我的價值、尊嚴; 了解上帝的大能和智慧,就有自我的順服、信靠; 順服上帝的主權,就有自我的耐心、剋制; 進入上帝的避難所,就有自我的平安; 為上帝放下自己的執着,就有自我的自由; 跟上帝溝通,就有自我生命的更新; 追尋上帝的榮光,就有自我的提升; 讚美、感謝上帝,就有自我的滿足、喜樂; 領受上帝的恩典,就有自我的幸福; 有上帝同在,就有自我的安穩、順利; 合上帝心意,就有自我真正的成功; 遵守上帝的命令,就有自我的豐盛; 運行上帝的旨意,就有自我的實現; 與上帝同行,就有自我限制的突破; 和上帝聯合,就有自我永恆的生命。□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澳洲。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為“歹人”禱告

劉航        1996年6月,我來到了美國洛杉磯。因為是自費留學,要籌措學費和生活費,就趁着還沒開學,先在茶樓打了3個月的工,每天從早上10點一直到夜裡1點鐘。9月份一開學,我就邊讀書邊繼續打工。很快,我發現,沒有車,我很難兼顧這兩件事。於是我買了一輛舊車,又去考駕照,居然一次就考過了--這在周圍人當中,是絕無僅有的,我滿心歡喜。可是,就在一個星期以後,當我駕車到家,要把車停進我所住的公寓的公共停車場時,卻一不小心撞了另一位相識的中國人的八成新的車。        我的車還沒買保險,所以我得自己掏腰包賠。我陪那位鄰居去了三四家修車廠,估價結果都是七八百美元左右。“我賠你800塊錢,行嗎?”我問那位鄰居,一邊“肉痛”。他看了看我說:“我再考慮一下。”        忐忑不安地過了幾天,他來敲我的門,把一張新的估價單遞給了我。我的天,1500美元!他居然要到城中最貴的修理廠修理!“我剛剛交了學費、買了車,確實沒有這麼多錢……”我好聲好氣地說。        他冷冷地打斷了我的話:“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不過,有沒有錢是你自己的事。這個周末我去修車,你付錢,否則我會和你打官司。”         若真的打起官司來,我一定敗訴。無奈之下,我四處挪借,才還了他那1500美元。“碰上他算你倒霉。”朋友們對我說,“那個傢伙對別的中國人也是這麼狠。”        他的車修復一新後,又停在停車場上。過了兩三個星期後,我發現他的車從早到晚都停在原處。偶爾幾次見他早上西裝畢挺地出去,不到中午就回來了。後來才知道,他被lay off(裁員)了。         那時,心中一陣快感,覺得上帝替我報復了他。        這件事是我決志信主後不久發生的。身為初信者,生命尚幼,對他這種“歹人”確有報復或幸災樂禍之心。但有一點,自從我信主後,我就決心遵照主耶穌的教訓,徹底順服遵行祂的話。         一個月以後,在一次禱告會中,牧師要我們學習為“最不喜歡的人”代禱。我立即想到了那位鄰居。我之所以能不假思索地想起他,是因為午夜夢回,或每次見到他的車子時,他的嘴臉已不知在我腦海里出現過多少次了。         那次禱告會,可以說是我信主後最困難的一次禱告。我本來就很少為人代禱,更何況為這種人!一想到他在我經濟最窘困的時候,明知我的境況,不僅不同情,而且落井下石,我的心中就很憤怒。然而,我的憤怒被另一種東西壓倒了,主耶穌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里:“……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嗎?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太》5:44-46)         我雖心中極不情願,但我深知主的吩咐必須單純順服,否則怎能算作基督的門徒?主耶穌饒恕仇敵、為釘祂十字架的人禱告,我當效法。我終於平靜下來為那位鄰居禱告,因不太知道怎樣講,禱告的內容很簡單,只是說:“主啊,求你讓他找到工作!”       幾天後,那個人真的找到工作了。他的車,也不再整天趴在那兒,而是天天早出晚歸。        我不知他找到工作是否因為我誠心的禱告,但這件事卻使我自己的生命有了極大的轉變。我開始領會饒恕和代禱的喜樂,也經歷了生命成長的愉悅。對上帝、對自己的認識都有了突破,心中的恨也被超越了,猶如重擔卸下,頓時輕鬆開朗起來。我並且體會到:信而順服,生命才會成長;立志遵守耶穌的命令,聖經的話才不僅僅是道理,而是生命的糧。□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洛杉磯讀書。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讚美的羞愧

甘佩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悠悠天地間我們不再流浪,因為你就是家。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人生河流中我們不再迷航,因為你就是燈塔。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驚濤駭浪我們不再懼怕,因為你就是平靜的港灣。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黎明前的黑暗我們不再恐懼,因為你就是明亮的晨星。 天父啊,我們欲將小鳥的鳴囀,作為甘醇的讚美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鳥兒的歌喉是你的賜予。 天父啊,我們欲摘下天上的繁星,拼成絢麗的詩句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滿天的星辰也是來自你。 天父啊,我們欲將叮咚的小溪,作為悠揚的韻律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溪水的韻律也是你賜予。 天父啊,我們欲採集百花的芬芳,匯成優美的禱告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花朵的馨香也是來自你。□ 作者來自大陸,現在加拿大多倫多讀神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兩種順服,一樣信心—–韓航失事後的故事

蔡 越         1997年9月6日,一架滿載着觀光客及新婚蜜月夫婦的韓航客機,在向美國關島的國際機場降落過程中,因駕駛員的疏失,撞毀在機場附近的山坡上。有二百多 名乘客死亡,在救援現場搶救出了一名11歲大的女孩,即美籍華裔鍾怡珍。她的母親、兄、姐及一個表兄,全部罹難。她雖倖存,卻也嚴重燒傷。在立即趕到關島 的父親鍾開印的陪同下,她被轉往美國德州南部聖安東尼奧市的陸軍醫院治療。 王仰章:順服聖靈的感動        在聖安東尼奧市的另一家醫院,有一位華裔住院醫師,名叫王仰章。在主日崇拜時,他聽到教會報告韓航失事的消息,牧師並希望大家為鍾開印弟兄父女代禱。他心中頓時有一種感動,很想立即趕去探望那個受傷的小女孩和她的父親。        回到家裡,他無法靜下心來讀書--儘管他正忙於準備內科醫師的文憑考試,而且因為已比預定的進度落後了很多,正急於趕上。他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有時間去探望鍾怡珍。然而,他心中很不平安,他感到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催逼,催逼他獻上他最珍視的時間。        下午四五點鐘,他終於順服聖靈的帶領驅車來到陸軍醫院。當他走進燒傷加護病房區,看到走廊那端有一個中年男人孤獨地站着。他一下子就意識到:那一定是鍾弟 兄。他走上前去,鍾開印告訴他,女兒鍾怡珍剛剛動過手術,其間有30分鐘沒有心跳和血壓,經過急救後,情況尚穩定。手術前有很多當地教會的弟兄姐妹守候在醫院,一起禱告。剛才聽到情況穩定,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暫時散去了。        正在說話的當兒,病房門忽然開了,幾個還穿着手術服的醫生走到鍾開印面前,說孩子不行了,快進去見最後一面吧,接着便是一串的病情解釋。鍾開印頓時臉色慘白,手足僵硬,不能移動。王仰章見狀,便催着他,走向病房。        到了病床前往下一看,王仰章倒吸了一口冷氣:可憐的小怡珍因嚴重燒傷已體無完膚,腦袋腫得比成年人的兩倍還大。幸好王仰章是個見過許多傷患的醫生。否則他 一定沒有勇氣面對這種慘狀。他立刻向上帝禱告,求上帝給他力量幫助鍾家父女。在後來的時間裡,他陪鍾開印訣別了女兒,他安慰鍾開印弟兄--他對鍾開印說: “上帝做事有祂的美意。孩子傷得這麼重,如果真的活下來,可能受的痛苦更多。”他幫助鍾弟兄辦理醫院中大量的繁複手續,支持他走過平生最艱難的一段。        事後,王仰章在團契中談到他的一點感受。“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而是應該順從。”他這樣說。的確,聖靈在最適當的時候揀選了最適當的人去幫助鍾開印父女 --王仰章若不是一個醫生,他就沒有能力去面對當時的情景,更無法安慰別人;若不是一個醫生,他不會了解醫院的各種過程手續,就無從幫助別人。信,就是順 服。 鍾開印:順服上帝的主權         在這次空難事件中,鍾開印表現出的對上帝主權徹底的順服,亦深深打動了許多人的心。7月6日,當鍾開印在亞特蘭大聽到空難的消息後,他一直閉緊雙眼,不停地禱告。他告訴周圍的人,能做的事幾乎沒有了,只能禱告。          在聖安東尼奧的陸軍醫院,得知小女兒的生命已無可挽回時,他曾喃喃自語:“上帝啊,不要把我最後的一個安慰也拿走……”他的慘痛之情,難以言喻。他曾有一 個幸福的家庭,可是突然在一日之間失去了妻子、兒子、女兒,這僅存的小女兒實在是他唯一的安慰。他求上帝把她留下來,可是也明明白白地對身邊的人說:“氣息是耶和華賞賜的,祂也有權收回。”        所以,在小怡珍臨終時,他強忍悲痛,握着女兒的手,說:“女兒,不怕,去找媽媽和哥哥姐姐。他們那裡有耶穌。”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祂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就是對鍾開印弟兄完全順服上帝的主權的最好描述。□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