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中罪的含意

里程         談到罪,很多人會理直氣壯地問道:“我不偷不搶,沒有殺人、放火,從未被判刑,何罪之有?!”從世俗的觀點看,此話是有一定道理的。沒有觸犯社會刑律、或 觸犯了但未被他人發現、甚至雖然觸犯了刑律而出庭受審,卻因律師辯護有方而推倒起訴的,都算無罪。人們這裡所講的乃是刑事犯罪(Crime),然而聖經中 所講的罪遠較世俗的罪的含義深廣。   聖經中講的罪,按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含義,都是“未中鵠”,或射箭沒有射中紅心;也就是說,所謂罪,是指人無法完全達到上帝的道德標準。上帝對人在道德上 的要求,集中體現在以色列的偉大先知摩西從上帝那裡領受的十條誡命:耶和華是唯一的上帝;不可拜偶像;不可妄稱耶和華的名;當紀念安息日;當孝敬父母;不 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不可貪戀別人的房屋、妻子、僕婢、牲畜並他一切所有的(參見《出埃及記》20:2-17)。   新約的作者指出,“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在這種意義上,應該做的不去做,是消極地在犯罪,即虧欠就是罪。這些作 者也指出另一種犯罪的表現,“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約一》3:4)這種罪乃是人用言行直接對抗上帝的誡命,是所謂“積極犯 罪”,如,不顧許多確據、故意不信上帝,和一切惡行和不義。使徒保羅尖銳地指出,“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 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 別人去行。”(《羅》1:28-32)   平心而論,誰能說自己與這些消極和積極的罪不沾邊呢?達不到上帝的道德標準的人,雖不一定觸犯世間刑律,在上帝眼裡仍是罪人。   作者來自北京,現於美國威州一華人教會任差傳牧師。正文摘自[海外校園機構]出版的《遊子吟--永恆在召喚》一書。 原載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超越宗教

基督教的道理究竟等不等於聖經真理?——鄭路 我是於95年復活節受洗決志信主的。這一年多對我而言非常不平凡;這一年多我也經歷了不少試煉,使我在認識真理的過程中思考了許多問題。        我自從來到美國後,6年之內沒有離開紐約。信主後我卻換了好幾家華人教會,聽過許多華人牧師講道,也參加了他們的查經班,從而聽到了許多基督教的道理。當 我自己讀聖經時,發覺有些牧師所講的,無法在聖經中得到證實。比如說有關信徒犯了罪能否進天國的問題,他們都肯定地告訴弟兄姐妹們:“可以!因為經上有講 得救的確據,主耶穌一次獻上活祭就都贖了我們的罪了,且信祂就得永生,我們有主耶穌在天上做中保了。因為肉體存在一天,就免不了要犯罪的。”可是我並沒有 聽見他們講過一句有關犯了罪之後,必須徹底悔改,才可能得救的話。         為此我自己查閱聖經,其中《馬可福音》9:42-47中,耶穌在論述罪的誘惑中講的十分清楚:有罪的人不能進天國!《希伯來書》10:26-31,也清楚 地闡明這個真理。那為何牧師們竟然這樣教導人呢?我又翻到《馬太福音》15:9,耶穌講到:“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所以我 今天給你們寫信,是想與你們討論一個問題:當今基督教所講的道理究竟等不等於聖經的真理?許多人只講“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卻不注重對付罪,合乎聖經真理 嗎? 超越宗教——蔡選青 親愛的鄭路姐妹:           您好!我自己也是從大陸來美國後信主的(1987年),信主後也曾有過與您相同的困惑。您在信中很尖銳地提出二個重要問題:一個是基督教中“人”的問題;另一個是有關“罪”的問題。我沒有讀過神學,也不是牧師或傳道人,屬靈生命也很幼小。所以下面的話,只是個人的分享。   一、超越宗教,見主耶穌           基督信仰與宗教一個最大也是最根本的區別就是:我們不是信一套基督教的宗教教義和形式,而是得到一個屬天的新生命。當年的共產主義就其理論和理想來說,美 好崇高,許多道理並不遜於基督教的某些教義。但這畢竟只是一種知識,一套道理,根本不能也無權賜給我們生命,充其量只能改變我們一些思想和行為。           從主耶穌來到這世界上一直至今,這個從天而來的新生命一直就與人的宗教常規發生衝突。所以說,一個重生的生命者與宗教常規完全合拍,那倒是一個不太正常的現象。           我們信主後,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都不知不覺地涉入了宗教。我們被教導如何做一個基督徒,主日去教堂做禮拜,參加查經班、詩班等一些活動,也開始實行十一 奉獻和在教會內、外做些好人好事,等等,這些也都是初信者必需的經歷。但我們中間會有一些人漸漸從內心深處開始不滿足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似曾相識”,令 我們想起當年盛行中國大陸的一些形式化、教條化的東西。原來我們是在“人的殿”中看到人的東西,現在我們在“神的殿”中仍然看到人的東西。當初心中被神吸 引的強烈渴慕與所面對的某些僵化的宗教現象生成了日漸增大的反差。           其實,這些必須面對的宗教困惑,甚至提醒我們這些天路客,應將我們的信仰超越錯誤複雜的“宗教現象”,儘早準確紮實地定位在主自己和主的話語上,從“信教”進入“信主”,從道理進入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