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風為何止住了?——從解經範例學解經(四之三)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神感動聖經的作者,用敘述文學記錄救贖歷史的同時,也藉著詮釋歷史的機會傳達不同的神學信息。耶穌履海的故事,在馬太生動的鋪陳之下,勾勒出一幅基督再來的景象。           在過去〈從解經範例學解經〉的系列專文,我們從《士師記》14:1-20與《以西結書》7:1-27兩篇解經範例,向各位讀者介紹了許多正統解經的精神,包 括重視上下文的一体性、追溯救贖歷史的進程、三明治結構的解經技巧、聖經中的修辭與文學意象等等。這一篇專文我們將以《馬太福音》14:22-33為例, 說明如何從聖經敘述文學(biblical narrative)讀出聖經作者的神學。 福音書的記載為何不同?            耶穌履海,是基督徒耳熟能詳的故事,《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及《約翰福音》都有記載,但細節有所出入,甚至表面看起來是矛盾的。例如,耶穌上了船之後, 馬太說,門徒們都敬拜祂,說“你真是神的兒子”;馬可卻說門徒們“不明白那分餅的事,心裡還是愚頑”;約翰講的細節很少,只說“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 方”。           不信神的人會說,這證明了聖經是矛盾的,因此這不是歷史事實。但我們的看法正好相反,三個來源不同的文獻,同時報導一個重大事件, 在細節上有些微差異是很正常的,正好證明這不是“串供”的結果。更何況,這些細節的差異,並非不可能調和。在護教的時候,我們可以如此回答不信的人。           但是解經的時候,最好不要太執著去“調和”書卷間的差異,應當先從每一卷書卷直接的上下文明白經文的意思。我參加過許多查經聚會,弟兄姊妹們總喜歡參照四福 音的記載,先綜合歸納出假想的“歷史原貌”,拼湊出“第五本福音書”,才從其中思想聖經的教訓。這樣的解經方法,不但不能真正調和經文中的差異,反而使讀 經的人忽略了每一書卷本身獨特的信息。           我們知道,馬太、馬可、約翰的記載不同,不是一場“美麗的錯誤”,而是神的美意,因為神可以“多次 多方”地將真理曉諭我們(《來》1:1)。在漫長偉大的救贖歷史裡,神對每一個不同的世代、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安慰、警告與訓勉。神感動聖經的作者,用 敘述文學記錄救贖歷史的同時,也藉著詮釋歷史的機會傳達不同的神學信息。           在舊約裡,《出埃及記》與《申命記》的律例有一些差異,《列王紀》與《歷代志》的歷史也有出入;照樣,新約的四福音書內容也不是完全一致的。這些書卷雖然講述同一個歷史,卻有不同的側重點與表達方式,好對不同的群体傳達不同的神學信息。           我們讀經的時候,需要細細咀嚼每卷書本身的上下文,敏感地去發覺每卷書個別、獨特的神學信息,明白作者的用意,才是真正地在“聆聽”聖經。以下就讓我們來細細品嚐,馬太記錄耶穌履海的歷史時,細心嵌入的神學信息。 以馬內利的主,何竟與門徒分離?            耶穌履海的故事在《馬太福音》,是從“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22節)開始的。那天傍晚,耶穌在曠野裡用五餅二魚餵飽了五千人,天色漸黑,他們並沒有留在曠 野,因為耶穌催促門徒上船,有勉強他們離開的意思,表示門徒不是很情願在晚上渡海。耶穌吩咐門徒,“先渡到另外一邊去,等他叫眾人散開”(22節)。門徒 料想耶穌在眾人散開之後,很快就會上別的船到對岸與他們會合。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雨晴

馬建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午後的天空,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雨點輕輕拍打著窗櫺,將沉迷在書本中的我喚起。放下書,心卻仍被那一個個鮮活的信主見証感動著,激盪著,澎湃著,久久不能平靜。         是啊,與神親近的日子總是那麼美好,充滿了幸福、平安和喜樂。即使是經歷信心的考驗,也似品嚐哥倫比亞咖啡──初入嘴是苦澀的,但細細地品味之後,就會齒頰留香,有一種甜美的感覺。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漸漸在天地間織起了一道雨簾。我的思緒也彷彿追尋著那雨聲,穿過雨簾,飄回到遙遠的過去,那段經歷神同在的日子。 一路奇怪事         那是星期一的下午,我接到電話,從某公司打來,通知我第二天去面試,職位是電氣工程師。無論從該公司的知名度,還是工作的性質,都是我夢寐以求的,我興奮得幾乎在電話裡就要唱哈利路亞了。         放下電話,我不住地感恩禱告。我信心十足地認定,這就是神為我安排的,再沒有比這工作更適合我的專業背景的了。         第二天,為防止意外,原本半小時綽綽有餘的路程,我提前一小時就出發了。到了地鐵站,看見大批的人往外走,一種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我拉住從我身邊經過的女士,急切地詢問發生什麼情況了。她說警方在地鐵站裡發現了一個小盒子,懷疑是炸彈,正在檢查。         我急忙走到一個警員面前,問他什麼時候可以通行,他說最早也要45分鐘之後。我的第一反應是趕快去坐公車,因為地鐵站門口有一路車,正好到那個公司門口。我費力地擠過人群,來到巴士站,隊伍已成了長龍。         等了10分鐘,生命中一次最漫長的等待。我不知在心中喊了多少聲:“主啊,救我。”汽車終於來了!可司機一看這麼多人在等,就徑直地開走了。         我幾乎失去了冷靜,但我知道必須想別的辦法,只有去打計程車了。奇怪的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我往前走,穿過兩三個街區,終於攔到了一輛。         司機似乎也想幫我,車子開得飛快。突然,車子停下來了,司機哭喪著臉對我說:“我闖紅燈了!”警員過來拿走他的証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車裡,遲遲沒有露面。 我讓司機去催催警員。他說,“天哪,這是什麼時代?還有去催警員的!”我感到無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不住地禱告,“主啊,救我!”         車子終於可以上路了,轉過一個街區後又停了下來。前面一輛垃圾車擋住了去路,原來垃圾車司機想倒車,卻怎麼也倒不出來。我崩潰了,也徹底地放棄了禱告。我想這一切都是神允許的,不然不可能發生。我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無奈。         不知道司機怎麼把我送到了公司,也不知怎麼開始的面試。在回答了幾個問題後,我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面試官緊張地問我:“你要喝點水嗎?”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直覺已經告訴我面試最終的結果,我也不想再繼續下去。面試重新開始之後,我就不禮貌地打斷了面試官的問題,告訴他我很累,想回家,就飛也似地逃走了。 萬語說不出          不知怎麼回的家,我坐在床上,許久沒有回過神來。我無法面對、也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          過了很久,我噙著淚水抬起頭來,看見了牆上的十字架,心裡突然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我憤怒地站起來,衝著十字架大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究竟做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成長在乾旱之地

吳怡瑾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若有人問我的屬靈生命在何時成長最多,在何時受到最多造就,我一定會告訴他們,是在德國的 那一年。然而仔細尋思,就會驚訝地發現,在德國的那一年,我所在的華人教會沒有牧師,教會才剛開始起草章程,還未上軌道。況且,德國不像美國,有豐富的信 仰資源。雖然德國是改教的發源地,然而現今德國人上教堂的人口比例極低,根據統計資料,大約只有5-6%。          在本地教會已經衰微、華人教會還是嬰孩的德國,在這個乾旱無水之地,我是如何得到屬靈上的餵養的呢?我不禁想起在曠野漂泊的以色列民,神親自供應嗎哪,餵養了祂的子民…… 不滿多又多         我是在2002年8月,在台北真理堂受洗。在弟兄姐妹溫暖的愛中,我漸漸走出了男友過世的憂傷和絕望。          2003年,我去德國唸書。心裡並不清楚去德國唸什麼,只是一種堅定的決心,非要出國不可。我很想離開吵鬧的家庭,也希望可以轉換心情,淡忘悲傷。         神極其恩待、憐憫我,祂聽了我的呼求。我辦理去德國留學非常順利,從有念頭要去德國,到拿到簽証,大約只有半年的時間。         到了德國幾天後,我就去了學生團契和華人教會。那裡的教會生活,我並不滿意。我很驕傲,心底常常論斷教會的弟兄姐妹,總是拿這個華人教會,和我在台北的教會比較。         我不能忍受這個教會毫無組織,服事也非常鬆散,甚至有時司琴沒到,或是主禮沒來。因為教會沒有牧師,常常就是一些執事同工上來分享讀經心得,有時是分享家中的瑣事。唯一讓我比較期待的,是一位退休的德國老牧師,偶而來我們教會幫忙証道。         再加上,當時我是這個教會唯一的台灣人,其他人都是大陸人,更讓我覺得格格不入。因而我開始考慮到講英語的國際教會聚會(當時我的德語程度,還無法到德國教會崇拜)。         然而我在論斷別人的同時,我並沒有想到,我自己也不過是受洗不到一年的新生兒,靈命也很淺,也沒有什麼服事經驗。更大的問題在於,因為我對他們沒有愛,所以我驕傲,我跟他們辯論,我不能接納包容他們。         我根本忘記,當初我在台北是怎麼為中國的福音工作禱告的。我當時對中國的福音工作有負擔:“中國的人民需要福音!國度的復興將在亞洲,也將在華人地區!”我當初是這麼對神禱告,神也給我這樣的感動。         結果神真的帶我來到德國,差我到一個大陸人比台灣人多的地方,到了一個幾乎都是大陸人的教會,我卻一點也不愛他們。我只看到他們的軟弱,然後自己開始驕傲,因而開始考慮換教會。 全体敲桌面          那年的6月底,教會辦了一個退修會,請了經常從美國來幫助我們教會的周汝文牧師當講員。我將近兩個月沒有聽到華人牧師的講道了,簡直是飢渴到了極點……         牧師的講道,回應了我的每一個禱告,我對教會的態度,我想換教會的心理,我對肢体的態度……         我記得第一天晚上小組分享時,我對於一位弟兄的觀點很不滿,認為他的觀點相當屬世而偏離真理。他對我而言是父執輩份的人,也是起草擬定教會章程的教會核心同工。但當時我總覺得他“倚老賣老”。所以我反駁他的時候,語氣很不客氣,而且分享完,心中還是一直有怒氣。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救主耶穌,仁者之樂

周瑞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救主耶穌仁者之樂, Jesus, Thou Joy of loving hearts, 生命之源萬人之光! Thou Fount of life, Thou Light of men, 我今撇下世間享受, From the best bliss that earth imparts, 虛心回轉向你仰望。 We turn unfilled to Thee again. 救主真理永存不變, Thy […]

No Picture
成長篇

分裂後的王國 ──北國以色列(上)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一、王國分裂前夕      大衛王打下了江山,將以色列由部落帶進了王國。他在位40年,趁著鄰國勢微之際,開疆闢土,奠定了王國的基礎。所羅門王即位,集智慧、知識、尊榮及財富於一 身,繼續建設發展王國。這位傳奇性的君王,從純歷史的角度看來,一生顯赫,無懈可擊。只有當我們讀到他“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時,才領悟到智者老矣,晚節不保,鑄成了大錯,斷送了王國。         所羅門治理王國初期,“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都吃喝快樂。所羅門統 管諸國,從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所羅門在世的日子,這些國都進貢服事他。……所羅門在世的日子,從但到別是巴的猶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 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安然居住。”(《王上》4:21-25)。我們在上章中陳述他如何費盡心思,花了七年的時間,為耶和華建造了耶路撒冷的聖殿。當 利未人將約櫃放入至聖所時,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全殿。          但處身在物質文明高過以色列的其他近東國家之中,所羅門王一心更想追逐他們那種“宗 廟之美,百官之富”的華麗燦爛。繼而,所羅門王又花了13年的時間為自己建造皇宮,緊接著,又建“米羅、耶路撒冷的城牆,夏瑣、米吉多,並基色。所羅門建 造基色、下伯和崙、巴拉,並國中曠野裡的達莫。又建造所有的積貨城,並屯車和馬兵的城,與耶路撒冷、利巴嫩,以及自己治理的全國中所願建造的……法老的女 兒,從大衛城搬到所羅門為他建造的宮裡,那時所羅門才建造米羅……所羅門王在以東地、紅海邊,靠近以祿的以旬迦別製造船隻。”(《王上》9:15-26) 到了一個地步,工人一年的12個月之中,有四個月是花在所羅門王所要求的各種建造。          所羅門又將全國分區,抽稅以富國庫。苦役也由原本的迦南人擴充到以色列的男丁。雖然他的榮華,使示巴女王詫異得“神不守舍”,但用的是民膏民脂、民血民汗。在這種壓力之下,以色列民怨聲四起。         所羅門王不及他父親大衛王之處,在於不知“守成不易”,也不知“慎終如始”。住在金碧輝煌的宮中,漸漸忘記當年以色列立國的精神。以色列的12個支派在進入 迦南之後,分地而居,原享有他們的獨立自治權。在他們祖先傳留下來的宗族觀念中,一個宗族領袖的職責,是照顧他的子民,像耶和華神照顧他們一樣,而不是奴 役他們去做苦工。          當年他們願意犧牲自治獨立權,要求撒母耳為他們立王,乃是為了有一個強有力的領袖,為他們抵抗頑強的敵人(《撒上》8:20)。          因此他們願意臣服在耶和華所膏的大衛王手下,卻沒有想到所羅門王的虛榮心蒙蔽了他對一國之君應有的責任。百姓不免想起當年撒母耳警戒他們的話,開始懷疑放棄當年的自主獨立,換來當今的重稅苦役,是否付出了過高的代價。          所羅門王的致命傷,乃是“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築邱壇。”         因著這一千嬪妃的誘惑,所羅門王漸由明君變昏君。令我們聯想到歷史上的唐明皇,不能守住“開元”盛世;既無度開疆,又有後宮佳麗三千,縱慾享樂,終釀至“安 史之亂”。我們不知道所羅門王是否因一千嬪妃而“從此君王不早朝”,但他的無度建設,祭拜假神,確實破壞了過去70年來維護以色列民心中的兩種平衡力:他 們的自治獨立權與他們對耶和華神的忠心。          “耶和華曾吩咐他不可隨從別神,他卻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的。所以耶和華對他說:你既行了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約和律例,我必將你的國奪回,賜給你的臣子。”(《王上》11:4-13)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20:該撒歸主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羅馬皇帝康士坦丁(Constantine)的悔改信主,在教會歷史與歐洲發展史上,都是關鍵的轉捩點。 康士坦丁稱帝         康士坦丁出生於主後274年,其父是康士坦丟(Constantius),其母為何連娜(Helena)。康士坦丟為政治前途,於292年離棄何連娜,另娶 西部皇帝麥克西勉之女為妻;其子康士坦丁被送至皇帝戴克理先的宮廷學習。康士坦丟於293年出任帝國西部的副皇帝。當戴克理先在303年,對基督教會展開 全面大逼迫的同時,統領高盧(法國)、西班牙、不列顛的康士坦丟並未嚴格執行,只是摧毀教堂,並未處死信徒。         主後305年,康士坦丟晉升 為帝國西部皇帝,加列流登基為帝國東部皇帝。那時,康士坦丁已是加列流宮廷中的名將,智勇雙全,本該出任西部副皇帝,但是加列流百般阻撓。雖然康士坦丟多 次要求讓其子回到身邊,始終無效。之後,康士坦丁終於排除萬難,逃回西部,與父親一同出征不列顛。當康士坦丟於306年7月25日死於約克郡時,部下就擁 立其子康士坦丁為帝。          康士坦丁原來與其父一樣,信奉太陽神。後來在皇室中,受到一些基督徒的影響。康士坦丁同父異母的妹妹,名為雅那他施 (Anastasia,“復活”之意),即顯明了其家族對基督教頗具好感。當康士坦丁於306年即位之後,亦如其父,並未嚴格執行逼迫教會的政策。其母何 連娜也恢復尊榮成為皇太后,並熱心維護基督教。康士坦丁受母親之影響,對基督教產生好感。 墨爾維安橋之役         康士坦丁悔改 信主的經過,在教會歷史上是頗為膾炙人口的。史家優西比烏(Eusebius,巴勒斯坦該撒利亞的主教)的名著《康士坦丁生平》中,記載了康士坦丁之親口 見証。另外,拉克坦提(Lactantius,小亞細亞的尼哥美地亞的修辭學者,康士坦丁宮廷教師)的著作《逼迫者之死》,也記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主後312年,康士坦丁領軍越過阿爾卑斯山,攻入義大利,要與統領義大利與北非的對敵馬克森提(Maxentius)一決死戰。康士坦丁孤軍深入虎穴,馬克 森提大軍駐防羅馬以逸待勞,看來佔優勢的馬克森提勢在必勝。馬克森提本應固守在“奧熱良圍牆”內,但是他選擇出來背水一戰,背著台伯河與康士坦丁決戰。馬 克森提出此下策,原因是他在羅馬城內,未贏得民心支持,所以決定領軍出城,在墨爾維安橋(Milvian Bridge,橫跨台伯河)之前,與康士坦丁決戰。結果馬克森提戰敗而逃,溺死河中。          民眾都知道康士坦丁獲勝乃是天意,羅馬元老院為他豎立的凱旋拱門(存留至今),上面刻劃著馬克森提的軍兵淹斃於河中。刻文說明康士坦丁的勝利是“神明的幫助”,然而他們所指的是“無敵太陽神”。但是,基督 徒都相信這完全是神賜給康士坦丁的勝利。康士坦丁自己也深信這是基督徒所敬拜的神使他得勝。 “靠此得勝”          優西比烏記 載,康士坦丁親口告訴他說:在領軍進入義大利之前,康士坦丁就已經看到異象“十字架橫跨在正午太陽之中,上面寫者“靠此得勝”。這大概發生在311年秋季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結局何時來到? ──從解經範例學解經(四之二)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在上文〈參孫的謎語有何奧秘〉裡(見上期),我們從《士師記》14:1-20的三明治結構中,發現參孫的謎語中隱藏的 神學信息。這個信息並不是來自參孫,而是神藉著《士師記》的作者,透過精巧的文學鋪陳,為參孫的謎語賦予獨特的神學意義。在這一期中,我們將繼續以《以西 結書》7:1-27為例,思想作者如何用文學的修辭,傳達豐富的神學信息。 神為何對地說話 神用人的語言說話,啟示的對象應該是人,但卻對地說話。神對地說,“現在你的結局已經臨到,我必使我的怒氣歸於你”(2節)。我們知道神不是真的在對地說 話,而是對住在這地上、悖逆的以色列居民說話(7節)。這裡有一個值得深思的解經原理。原來,神說話也重視修辭(rhetoric)。也就是說,神的話語 可以超越字面的意義(literal meaning),傳達文學性的意義(literary meaning)。 有些人反對聖經中有修辭的觀念,堅持一切經文都應當用字面的意義解釋。反對修辭的理由,是認為修辭性的解釋讓神顯得不誠實,或是暗示神在玩弄文字,誤導那些用單純的信心接受字面意義的人。但從神對地說話的例子,表明聖經中的確有修辭的痕跡。 我們對神的話語有信心,並不需要排除神用文學修辭的方式向我們說話的可能性。相反地,神自由地使用各種文學的修辭,使祂的話語訴諸我們深層的心靈與想像力,激動我們回轉,這是神的智慧。 那麼,從修辭的角度來說,神為何要對地說話呢?第一種可能,這是神表達祂的憤怒的一種方式,顯明以色列對神話語的冷漠,儘管神三番兩次地警戒他們,他們總是不聽,所以神寧願對他們所居住的地說話,直到神對地所宣告的預言實現,“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27節)。 第二種可能,神要宣告的審判,是以這地作為範圍,因為“結局到了地的四境”(2節)。神的怒氣將臨到這地,凡居住在這地上的一切居民,都要在這地上受刑罰,所以神對地說話就是對住在這地上的一切居民說話。 還有第三種可能,神對地說話,為要配合後面罪惡開花的暗喻、收割者的暗喻,建立一個收割季節的文學意象(imagery)。 何謂文學意象? 意象是一種修辭的技巧,藉著一個充滿想像的情境(scenario),牽連許多的暗喻(metaphor),來傳達一個內涵豐富的信息。例如,保羅用人的身 体各部門來比喻基督徒不同的功能與合一(《林前》12:12-31),身体、頭、眼、手各是一個暗喻,而整個以身体為中心的情境是一個文學意象。 又例如,《啟示錄》用婚宴來比喻基督再來時的勝利與歡慶(《啟》19-21章),新娘、賓客、羔羊的邀請與宴席各是一個暗喻,而整個以婚宴為中心的情境是一個文學意象。 照樣,如果我們細膩地推敲《以西結書》7:1-27所有的修辭,我們也會發現一個以地為中心的收割季節(harvesting season)的意象,比喻神要對以色列施行的審判,將會像收割季節時的情境一樣來到。 審判彷彿收割 神對地說,“結局到了”(2節)。也許我們會立刻想到,這是指天地的廢去。但上下文不允許我們做這樣的解釋。神說,“我必使列國中最惡的人來佔據他們的房 屋”(24節)。顯明這段預言並不是指著將來天地廢去說的,而是指著外邦人將攻進以色列,將會擊殺以色列人,然後佔據這地說的。 從修辭的角度來考慮,這裡的“結局”不是指著地要被毀滅,而是指著“收割”說的。地上的莊稼將被收割,也就是指以色列居民將被擊殺;而殘忍的外邦人,也就是收割的人。因為收割這個情境是圍繞著地建立的,所以這個預言要對地發出。 《以西結書》第10節說,“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災已經發出。杖已經開花,驕傲已經發芽。強暴興起,成了罰惡的杖。”這裡的“杖”(希伯來文原意為 “樹幹”或“厚實的樹枝”,有時也有“支派”的意思)成為以色列人的暗喻,因為以色列人居住在這地上,就宛如是栽種在這地上的“植物”。地上的居民正如地 上的植物一樣,是地的一部份。“杖”已經開花,暗喻以色列人的罪惡已經生發滋長到一個高潮,他們的驕傲已經“發芽”。 從修辭的角度來說, 地上居民的罪惡,也是這地的罪惡。所以,神要來在地上收割莊稼,也是神對這地的審判。整個畫面的意象是:“看哪!地上的植物已經開花發芽,你們該知道,收 割的季節就在不遠了!”轉化成神學的信息,意思就是說:“你們的罪惡正在快速滋長,很快就會滿盈,神的毀滅很快就會來到了!” 這樣,神的話語在我們的腦海中產生一個圖畫般的景象,想到收割季節穀物興盛的模樣,又想到收割之後一片毀滅的景象,使我們從心裡為這地的敗壞感到儆醒,為神將要施行的審判感到敬畏(註)。 結局何時來到? […]

No Picture
成長篇

Returning Home

Xiao Sze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On the flight from Vancouver to Beijing, many different moods and feelings swelled up within me. In ten more hours I would be back in the land of my birth where […]

No Picture
成長篇

像水充滿洋海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某次聚餐時,與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聊天。他是教會的執事。我順口問他,最近與神的關係怎樣﹖他 回答,很糟糕,很乾。我又問,那你的靈修生活怎樣﹖他馬上回答,非常好,我天天讀經,並且讀經常有亮光。這段對話逗留在我腦中,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大 惑不解:若是有良好靈修生活,與神的關係怎麼會枯乾呢﹖這兩者到底該如何聯繫﹖ 從希伯來人的觀念看“知道”         (know)一詞,或許能讓我們一窺堂奧。《聖經原文串珠註解》指出,“知道”這個字在舊約出現944次,多半譯為“認識”。在希伯來人的觀念裡,人的整 体雖可分為心、靈、意念,但彼此又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希伯來的“知道”,不僅牽涉意念(人的頭腦認知),而且涉及全人。         有時候,“心”被視為認知的器官,比如詩人說:“我心要想通達的道理。”(《詩》49:3),就是一例──順附一提,聖經用“知道”一詞,來描述夫妻“同房”的關係(《創》4:1;《撒上》1:19;《太》1:25)。可見在神心意中,夫妻關係是一種心連心的認知。         在這個定義之下,學習聖經、認識耶和華的知識,會為人帶來生命的大改變。         還記得某個清晨起床,我興高采烈地拿著聖經,到自己平日靈修的地方。我一路走,一路等不及地對主說:“你今天要給我什麼亮光?”我會這樣興奮,是因為已連續好一陣子,讀經很有收穫。不但經文每每躍出字面,還會與其它書卷,相互呼應。         這時,心靈感受到聖靈微小的聲音:“你要的不是亮光,而是我的同在。”我茅塞頓開。單是亮光(對聖經的知識),不能真正滿足我的心。惟有祂的同在,可以成為改變我生命的動力。          聽過巴比‧康納(Bobby Conner)的見証。大約二三十年前,他在美南浸信會牧會。他們的教會雖然小,但很蒙福,受洗人數超過當地大教會。然而,康納牧師意識到,自己缺少聖經中“聖靈充滿”的体驗。於是,他開始了尋求。         他首先去找自己的好友羅傑斯,一位聖經教師。羅傑斯對他說:“你需要有人為你按手祈禱!”康納回答:“那就請你立即為我按手禱告。”於是,羅傑斯為他祈禱。但是,什麼也沒發生。         接下來,康納去神學院求助。他找到某神學院神學方面的領袖人物為他代禱。當他敘述自己心靈的追求時,他引用了《馬可福音》16章16-18節,“信而受洗的 必然得救……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但那位神學院領袖回答:“據我看,應該從聖經刪去這幾節經文。”他只好失望地回家。         之後,他想,何不去五旬節教會看看﹖五旬節教會該知道怎麼得到聖靈充滿!於是,他到當地的五旬節教會去。當他向牧師說明來意時,那位牧師突然往後倒,而其他會友尖叫、跳來跳去。他跑去躲在鋼琴椅子下祈禱,主告訴他:“這不是我!”         回到家,他心裡極其難過。他已經想盡辦法了,但毫無所獲。他只好禱告。當他呼求主名時,有一節經文出現在他的心裡,那就是《路加福音》11章13節:“你們 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嗎?”於是,他開口向主求。立即,聖靈從上澆灌下來。         “聖靈充滿後,更愛慕神的話語,並且對神的話語有美好的洞見。神的話語洋溢著生命,如同一封情書滋潤著生命。”康納牧師如此形容。         這是康納牧師的經歷,我想他並沒有暗示神學院的教導都有問題,也不是指五旬節教會有問題,而是鼓勵大家,要以求真的態度面對神的話語,聖靈是開啟人認識神的關鍵。 […]

No Picture
成長篇

小孩子能懂得!

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有一個傳教士說,他兩歲的時候,祖母就開始跟他講耶穌的愛。那時我想,兩歲的小孩,能聽得懂什麼呀?等我自己有了孩子,才知道,一個兩歲的孩子,認知能力已經非常強了。         所以,我的女兒Evelyn兩歲多一點,我就開始給她看耶穌的畫像,講耶穌和小羊的故事,教她唱《耶穌愛我我知道》和《野地的花》。        唱歌的時候,我把最後那句“祂更愛世上人,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改成“祂更愛Evelyn,為你預備永生的路”。她一邊唱,一邊樂。 夜夜夢見誰?         Evelyn過了三歲生日後不久,愛上了主日學。臨睡前,我也給她講一些聖經故事。她最愛看“神創造天地萬物”和“挪亞方舟”那幾頁插圖,因為可以數各種各樣的花鳥動物。         聽完故事,她會一字一句地跟我做禱告:“親愛的主耶穌,謝謝你,今天玩得很開心。現在寶寶要睡覺了。請主耶穌保守我睡個好覺,做個好夢,不要夢見怪獸。要夢見小天使,還要夢見主耶穌。親親主耶穌,抱抱主耶穌。阿們。”         第二天早上,我問Evelyn,有沒有夢見主耶穌,她經常回答“主耶穌跟我一起游泳”,或者“主耶穌給我吃蛋塔”。 我的小老師         在新西蘭,Evelyn平時上教會幼兒園,周日上主日學。回到中國後,就沒有了這樣的條件,教導的責任都落到了家長的身上。         有一天,Evelyn興奮地跟我背九大行星的名字,我就提醒她:“金星、木星是不是主耶穌造的?”         她愣住了,努力回想幼兒園老師的話:“好像本來就有的。”         我糾正她:“不對,都是主耶穌造的。”又強調了一句,“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主耶穌造的。”         Evelyn的小腦筋轉呀轉呀,忽然問道:“那麼桌子、椅子呢?”“那是人造的。但是人造的,主耶穌都造得出來,沒有什麼稀奇的……”Evelyn接口說:“但主耶穌造的,人造不出來。”我要說的都被她說完了。         我一直以為,是我在教導我的小孩。不用幾年,神就讓我看到,我的女兒也是我的小老師。 不能這麼說         有段時間,我為Evelyn拍了很多藝術照,從服裝,道具,燈光和背景,都是我一手採辦搭配的。Evelyn一邊看沖印出來的照片,一邊讚歎:“好好看喲!”我得意地接口說:“當然啦,都是媽媽設計的。”         Evelyn吃了一驚,壓低了嗓音“質問”我:“那麼天地也是你設計的嗎?”我這才意識到說錯了話,連忙糾正說:“那可是主耶穌設計的。”        “所以啊,”Evelyn“語重心長”地告誡我,“你不能說什麼都是你設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