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当务之急 --评估海外中国学人教会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过去十年来,随着海外中国学人福音事工的进展,在美、加、澳、纽、新、港、日、欧各地,凡是中国学人较密集的城市中,均已成立了一些以中国学人和新移民为主体的教会(注一)。其数目虽无全面性的统计,但肯定正不断增加中。(注二)         若我们从教会历史和教会增长的角度来看,中国学人这一个群体和教会的兴起,其内外因素(contextual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都与六十、七十年代北美华人教会极其相似,这是历史进展的必然规律,我们可从这规律中评估过去十年来的得失,以策将来。 一. 四种发展模式          根据笔者在各地的见闻和调查,目前海外以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主要有四种发展模式。这四种模式都具有年轻的海外华人教会共同的特色,其优点和难处也相互共现: 模式 优点 难处         1. 中西教会增设普通话堂 a. 可使用现有教会的资源、设备、制度、规章。b. 信息、牧养、聚会方式上有针对性,且不须翻译。c. 中国学人有观摩并参与事奉的机会。d. 体验不同群体在教会中的合一。 a. 中国学人易有依赖性。b. 不同语言的堂会间沟通不易,看法、作法、神学立埸上可能有分岐。c. 较少自主权。d. 缺乏同工。         2. 中西教会对外拓植或认领分堂 a. 初设立时,可获得母堂的支援。b. 亲自经历了植堂的过程,可成为自立后去国内或海外植堂的参考c.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国之路(三) --不是易路

阮无袂采访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林梓,江苏人,美国工商管理学硕士。受美国总公司委派,1997年至1999年期间,在上海工作了两年。现已返美工作。 能适应国内的生活吗?         (记者问):你回国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林梓)答:是中国变化得非常快。我在1994年离开中国赴美国时,似乎还没有什么人谈论过网络。到1997年我返回中国时,我的不少同学已经在办网络公司了。其实整个社会乃至人们的思维方式,都在迅速变化;今天的中国,已不是十年前的中国,甚至不是两年前的中国。         问:你回国后,在生活方面,能适应吗?         答:刚回国时觉得不太适应,觉得国内“脏、乱、差”,交通拥挤;但中国毕竟是我生活了三十年的祖国,忍一忍就重新适应了。         问:在精神方面呢?         答:在精神方面,适应起来就不容易了。不少国内人“钱”的味道非常重,以赚钱为生活目的,已成了普遍现象。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内容总是不离谁开了公司、赚了多少钱。所以坦率地说,我觉得国内真正的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并不高。         道德失落,是国内的另一个大问题。对家庭、婚姻缺乏忠贞,而且不以为耻。很多学成后回国工作的海外学人的家庭,也成了受害者。我在美国有不少朋友、学友,近 几年来被派驻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任分公司的经理或主管。去中国时,是全家兴高采烈一起回去的,其中有些人还是抱着传福音的心去的。但是往往过个 一年半载,太太便一个人哭着回到美国来--丈夫被女祕书、公关小姐、公司里的“清纯”女职员抢跑了。大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国内的诱惑也非常多,而这 一点,有志学成回国的海外学人,不可不考虑。         问:那么在信仰方面呢,人们有什么变化?        答:很多人已不再是百分之百的无神论者了。他们相信冥冥中有人主宰命运,“运气”不好时,也会求求、拜拜。人们对基督教比过去多了一些了解,也有一点儿好奇。但许多读不懂圣经的人,都认为圣经太滑稽。 基督徒反而容易适应          问:作为基督徒,要适应国内的这种生活,困不困难?          答:从某一方面讲,反而容易。因为信主的人,有怜悯,更宽容。我知道有一个副县长,找人杀了县长,只因为他想坐县长那个位子。从我们基督徒的角度,这些人追求的都是些不值得的东西,我们更不会和他们去争。          问:你在国内两年多,有没有遇上和你的信仰、价值观起冲突的事件、而且是后果很严重的那一种?你怎么解决?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国之路(四) --日子如何

谢语嫣采访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吴丽芸,上文《不是易路》中被访者林梓之妻。林梓回中国时,她因学业、工作的缘故,有两年独自留在美国。对于林梓回国工作,她有什么感受呢?记者就此采访了她。         (记者)问:你觉得林梓去中国工作过两年后,有什么变化?        (吴丽芸)答:我觉得灵命上退步了。比如后来回美国后,他对聚会不太热心了,不拖他,他不去。直到有一天,他参加了一个只有两个人的查经班,得到了一对一式的帮助,接着又参加了一个退修会,大受感动,才重享和神亲近的快乐。          问:你对有意回中国发展的人,有什么忠告?          答:我丈夫单独回国,对我们的家庭,影响是很大的。我不仅觉得孤独,而且还担心丈夫在国内变心,担心他嘴甜,讨女孩子喜欢。我只好祷告,把他交给神。         所以,我给要回国的人的忠告是:最好夫妻一同回去。至少,夫妻不要分开太久,而且,双方对孤独寂寞要有特别的忍耐力。

No Picture
事奉篇

勇者不惧

李臻怡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7期         在海外受洗时,我考虑过回国怎么办,会不会有麻烦?我周围的慕道友也有不少人为此迟疑,久久未能决志。但在我后来几次回国的经历中,神都用真实的例子安慰我,告诉我具有相似经历的基督徒在国内的生活与见証。         一次是在北京。时逢周日。我一心想做礼拜,却找不着教堂。恰好车子途经西单附近缸瓦市基督教堂,马上停下。怎奈早上第一堂人满为患,被礼貌地谢绝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做完第一堂的人从主堂、副堂、旁听室,及露天小广场里涌出后,我才急急地与许多一同等在门口的人一齐涌入。我在主堂“抢”了一个好位子,因为副堂只有闭路电视看,旁听室与广场只有喇叭听,好像不过瘾。         礼拜开始后,先是着装整齐的诗班献诗,后是一个青年神学生短讲与祷告,再是老牧师主讲“马利亚的真哪达香膏”(《约》12章),讲得很细,很慢,也很透彻。之后是圣餐,受过洗的可以领,未受洗的就退场了。         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前去领圣餐,我想起来了,她在瑞典受的洗。马上走过去,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迟疑不决,我首先介绍自己,她才释然。领了圣餐,就与我一同出去,找了个公园,一谈就是一下午。我们几乎不敢相信在北欧认识的人,还会在北京相见相识。我们都很高兴,无话不谈,她嘱咐我一定要转告北欧华人基督教会的牧师及弟兄姐妹,她的受洗是认真的,她回国后做礼拜、读圣经,从未间断过,她也为自己的老伴祷告,让他早日信主。        另一次在上海,在机场迎接我们芬兰代表团的,是一位女士。不敢肯定,因为素昧平生,但依稀觉得她是基督徒,因为我相信基督徒是可以相认的,都有着“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林后》2:14)。但因为是公务访问,又有旁人在场,未及多问。第二天,她来宾馆,别了一个十字架胸饰,我马上问她是否基督徒。她迟疑不言,我就说我是,在芬兰受洗的,她马上说她也是,在美国留学时受洗的。我们好高兴,几乎忘了身边的芬兰贵宾,用国语大谈起来。         她说她现在生活很平安,虽然带孩子做家务,加上常常接待外宾;人忙,但心不累,因为她有神与她同在,神赐平安给她,她也凡事祷告谢恩。更有四五个主内知己,有着相同海外受洗的背景,电话联络,在电话中代祷。“有时真的累坏了,但一祷告,或请朋友代祷,心里就十足的平安,感谢主。”我大感宽慰,因为看到相似背景的同胞,非但没有因国内拜金腐败,急功近利而丧失信仰,反而鲜活地扎根成长。我想也唯有神是真信仰,是磐石与盾牌,坚固不摧的,足以抵挡一切世风潮流。          这两位我在国内遇到的姐妹,答应我将她们的经历告诉海外的人,请大家放宽心,因为一切都不足虑,我们的未来在基督手中,他必坚固、帮助每一个信徒,不要害怕的(《赛》41:10-13),而我也亲眼看见神祝福她们的家庭、事业。         我们担心受洗后回国可能会受迫害、压制,然而圣经上说,那灭人性命的,不用怕,而灭人灵魂的,却要怕他,因为这才是关乎永久的事。我们可能还有别的疑惑,然而圣经上的记载,身边基督徒的见証,都说著共同的一句话:“不要疑惑,总要信”(《约》20:27)。 作者来自苏州,现在北欧芬兰。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国学人基督徒造就问题”温哥华座谈会

王宇 执笔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5期      随着中国学人在国外人数逐渐增多的趋势,人们看到这些社会的精英、国家的栋梁,不但在海外充分展示才华,获得学业上的成就,事业上的成功,同时也经历了信仰方面的争战:从信无神到信有神,从信有神到依靠神。他们之中更有不少的人,在走过一段信仰路程之后,开始关注各地普遍存在的现象:“信主容易,造就难;跨进团契容易,进入教会难。”这种现象导致决志信主的人多,受洗归主的人少;成为基督徒的人多,灵命得到造就的人少。     围绕这个大家关心的问题,在1998年9月,《海外校园》主编苏文峰牧师应邀到温哥华証道时,《海外校园》编委丁果弟兄组织了一个小型的“关于中国学人基督徒如何造就”的座谈会。与会者多数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中国福音教会,如丁果、孙晓涛、胡玉、柴琴莉、周尉吾、颜滨、潘克勤;还有福源堂的姜平;宣道会的谢林美伶;圣道堂种子团契的传道人吕寿元等。      根据录音带及颜滨姐妹的会谈记录,笔者将与会者意见进行了归纳整理。在此愿与大家共探讨、共勉励。 一、在生命更新中得造就      作为一个基督徒,首先面临的是如何做一个新造的人。如圣经上所讲:“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前书》5:17)在这个问题上,周尉吾弟兄深有感触。他讲由于自己没有活出基督的形像,致使身边的亲人难以从他这个“新造的人”身上看到神的作为而拒绝接受主。因此,他深深地感到,一个基督徒的灵命成长的关键,是如何克服老我的习性。     颜滨姐妹以“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段经文与大家分享。她认为我们从小到大,无论接受什么教育,都会思考人生。但当有一天认识上帝时,这些经历都是有益的。虽对神是刚开始认识,但生活并非刚开始,所有以往的经历,在神手里都成为生命更新的营养。因此,造就的关键问题是,愿不愿意把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里。      潘克勤弟兄的看法是,在造就中如何活出基督的样式很重要。基督的爱表现在具体的行为上。他说,有对基督徒夫妇,多年来坚持无声无怨地在查经班为大家服务。无论新老朋友,信主的或未信主的,都能从他们那种爱心的奉献中感受到神的爱。这就是基督徒活出基督样式的表现。      苏牧师给大家举了一个例子。一个乞丐流浪在街头,经常打架斗殴、乞讨、偷窃。后来被国王收养,成为王子。他虽然有王子的身份,但却还没有王子的教养。因为他的恶习根深蒂固,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改造,才会渐渐有王子的形像。我们信主的人也是一样,虽然有神儿女的身份,若不经历神管教的过程,仍难摆脱罪恶之子的表现。这就要求我们不断地追求,克服旧我的习性,时常用神的话语来启发自己,让基督的生命在灵里面成长。渐渐地,我们就会改变以往的人生观、价值观、金钱观,言语行为也会与所蒙受的恩典相配。 二、在追求真理中得造就     中国学人在对真理的追求上,多数都有坚韧不拔的精神。他们不是盲目地跟从,不是一时的冲动。因此,当这些人抱着探索、寻求真理的渴望,来到我们中间时,如何向他们传福音并教导圣经很关键。     丁果针对基督徒流失严重的现象,指出我们在传福音时常常犯的一个错误,即我们有时候喜欢把眼光放在数字上,希望用数字来说明带人信主和教会增长的趋势。这就导致一些人为了迎合我们的需要,或者,对传福音人的爱心有一个交代或回报,便决志信主,并接受洗礼。水洗之后,一身轻松,不再有“负债”感,犹如完成一笔生意,从此再也不露面。他提醒我们在传福音时当追求对真理教导的完备性。      晓涛弟兄从圣经上“爱神”与“爱人如己”这两个诫命方面谈了一些看法。在“爱神”这一方面,整本圣经表现出行在神的“义”中这条真理。这就是说我们的一言一行,要遵循圣经的真理,要讨神喜悦,这便体现了“爱神”。“爱人如己”是如何把神的爱回应出来,具体表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果坚持活在神的“义”中,行在神的“义中”,对个人的造就将有很大的帮助。      吕寿元说,在追求真理中我们首先要谈“信”,有信才有追求。若信神,就应该对圣经完全接受,对神的话完全相信,并非断章取义或者信自己认同的一部分。例如保罗在《提摩太书》谈到女人的位置,大陆来的朋友便产生很多争议。原以为妇女得解放,终于撑起半边天了,谁知来到基督教国度,反而矮了一截。这就牵涉到对真理教导的完备性和对圣经能否完全认同,从而改变以往的世界观的问题。      苏牧师认为,有些时候我们注重恩典的领受,忽略了真理的教导。这体现在表面的见証,给人有较大的鼓舞,激励一些尚未信主的人因此接受救恩。但接下来,我们忽略了圣经知识的教导,使信主的温度仅仅停留在初期阶段,从而出现只会喝灵奶,不会吃干粮的弱小婴孩状态。谈到数字对教会的影响,苏牧师提出,学生事工的效果要看五十年以后。因为属灵的工作不能用程序或公式来套,也不能单单用当时的布道会或奋兴会上决志信主的人数来统计。单纯追求数字和速度,就会使我们忽略对真理追求的真正意义和结出圣灵果子的实际效果。 三、在基督徒生活中得造就      一个良好的基督徒生活,对造就也起著很大的作用。基督徒应参加主日崇拜及团契活动,坚持把读经看作吃饭,祷告看作呼吸,事奉看作运动等,努力进入基督徒的生活。潘克勤认为,要过一个基督徒的生活,就离不开以教会为主体。教会不是社交场所,不是休闲之处,它是领受神的教导,崇拜神的地方。教会也是一个彼此相爱、彼此照顾的处所。因此教会应有主日学,每人应有自己的圣经,主日崇拜要预备崇敬的心来到圣殿。      苏牧师介绍了美国一些教会的情况,即把个人灵修、小组查经、主日証道结合起来,有系统地学习经文。让参与的弟兄姐妹在这样的氛围中认识真理,加深印象,主内交流,不断造就。     […]

No Picture
事奉篇

承先启后

苏文峰      在中西教会历史中,神曾多次多方藉属灵复兴在教会、社会中振衰起敝。每当圣灵的工作充沛运行时,各阶层、各年龄的信徒无不踊跃响应,蔚成烽火燎原的福音行动和海外宣教热潮。十九世纪至今的美国教会历史中,曾出现多次学生宣教运动,在西方教会中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干草堆祷告会及弟兄会社(Society of Brethren) 十八世纪末叶,美国教会陷入低潮,无数圣徒为此迫切祷告。1792年起,神在新英格兰区开始了属灵复兴,被称为“第二次大觉醒”(Second Great Awakening)。到了1800年复兴之火遍及全国,不仅改变了此后数十年美国教会的光景,也在校园中点燃了学生献身的热忱。1806年麻州威廉学院 有五个学生因暴风雨躲在干草堆下祷告,求神兴起学生对海外宣教的觉醒。经过这次特别的祷告会后,许多对宣教有负担的学生不断加入祷告。在威廉密尔 (William Mills)领导下1808年成立了美国第一个学生宣教团体“弟兄会社”。会员均立志以海外宣教为己任。1810年他们加入公理会,成立“美国海外布道 会”。1812年开始差派五位宣教士去印度,此后二十年内有六百九十四位到海外。教会历史学家赖托瑞(K. S. Latourette)认为“这是美国海外宣教运动的原动脉”。 在海外宣道开始的同时,国内布道及社会改革也积极进行。1811年发起禁酒运动,1826年成立禁酒促进会。1815年成立美国教育协会。1816年设立美国圣经公会。1824年美国主日学协会。1833年美国反蓄奴协会成立。 随着大复兴及西部开拓,传道人的培育更显重要。许多基督教大学及神学院开始设立。这些学府将基督教伦理及宗教教育气氛反映到整个社会,对美国文化生活产生极深远的影响。 普林斯顿海外宣教协会(The Princeton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 1840年代有一位深受干草堆祷告运动冲击的学生洛依怀德(Royal G. Wilder)加入弟兄会社,立即对海外宣教产生负担,1846年启程到印度。卅年后回到纽泽西普林斯顿创办了一份期刊《世界宣教评述》。 1883年他的儿子罗勃怀德在普林斯顿求学时,在一次退修会中深受圣灵感动,立志在校园内为复兴祷告,挑旺宣教热忱。那年秋天,他们成立普林斯顿海外宣教协会,盼望“到全世界未听福音之地”,并求神呼召一千名学生献身海外宣教。 神不仅垂听这些学生的祷告,而且在三年后成就了超过他们所求所想的大事。 学生志愿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1886年7月,借着青年会和普林斯顿海外宣教协会的推动,布道家慕迪(D. L. Moody)在麻州黑门山营地举办一次学生研经夏令会。来自89个大学的251位学生参加。这次夏令会并无预定节目,只着重读圣经和音乐,有不少聚会在树 下举行。但会中罗勃怀德和廿一个学生却固定聚集祷告,求神在这次聚会兴起学生志愿宣教。圣灵开始动工,当他们写出“普林斯顿宣告”(Princeston Declaration)后,学生一个个来签名,宣称“渴望、甘愿到世界未听福音之处”。7月16日《世界宣教评述》主编皮尔逊(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