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勿做速食基督徒——《馬太福音》8:18-22釋經

許國慶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編者按:從今年起,本刊將開闢一個新欄目:“釋經講章”,作為釋經講道的示範或參考。教會的健康取決於神的百姓是否得到神活潑聖言的餵養。我們希望透過這個專欄,為讀者介紹一些優秀的釋經講章,歡迎讀者推薦。 引言         我們活在一個“速食”的文化裡面:速食麵,開水沖下去就好了;冷凍水餃,不用拌餡、不用包,只要花點兒時間煮;“Drive through”,連下車都不用,直接從車窗遞錢出去、接漢堡回來。還有即溶奶粉、即食飯、冷凍蔬菜、罐頭食品,等等。連愛情也是速食,馬上來,馬上去, 結婚快,離婚更快,或者乾脆“一夜情”。        在這樣一個講究效率、講究方便、講究馬上就能看到成果的時代,基督徒的信仰和價值觀也受到影響。我們變得越來越懶,越來越要求馬上看到效果,越來越不肯花代價。我們只是隔三差五地去教會,禱告幾句,偶爾讀讀聖經,就自認是合格的基督徒了!        這樣的基督徒,真的合格嗎?        每當我閱讀、思考《馬太福音》8:18-22這段經文時,我的心裡都很害怕。我越看越知道,耶穌不要我們成為那種不肯付代價的基督徒。耶穌說: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那麼,他要的是什麼樣的門徒呢? 一、 渡到那邊去,從群眾到門徒         耶穌見許多人圍著他,就吩咐渡到那邊去。(《太》8:18)        這句經文講的是耶穌在加利利海附近傳福音的情景。當時有很多人圍著他。從《馬太福音》5到8章,我們可以看到,耶穌給了很多有智慧的教導,也行了很多神蹟奇事。有許多人跟隨他,並不奇怪。但是,耶穌為什麼因為有許多人圍著他,就離開呢?這不是最好的傳福音的時候嗎?        其實,當耶穌說要到海(加利利湖)的另一邊的時候,是一種邀請,群眾必須做出決定,我是要跟隨耶穌,還是要回家。於是,不同的人做出了不同的決定——而耶穌要的是願意付上代價的人。        我想起了亞伯拉罕,“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亞伯蘭出 哈蘭的時候,年75歲。”(《創》12:1-4)亞伯拉罕本名是亞伯蘭,75歲時,他仍然願意照著神的旨意,去神要他去的地方(那地方遠在 1,400-1,600公里之外)。因為他願意付上代價,他的子孫就真的成了大國。        你願意做耶穌的門徒嗎?你願意付上代價嗎?我們常常說 “要明白神的旨意”,但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不是不明白神的旨意,而是不願意遵從。嘴裡說要跟從耶穌,但是心裡還是有許多自己。比如許多人不來教會,原因是 最近很忙,要考試,要照顧小孩,或者有各種不一樣的理由。有的時候是真的不能來,也有很多時候是不願意付上代價,跟隨耶穌。        我們有很多的 藉口不跟隨耶穌:我有這件事,我有那件事,我沒有時間,沒有精力……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神要你怎麼做?如果神說,你不可停止聚會,你願不願意少賺一天錢? 其實你清楚,神希望你和他關係更密切,這比賺錢重要,但是你遵守了嗎?你或許會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的身不由己嗎?還是你自己創造了這個江湖?        […]

No Picture
成長篇

以靈相通,以愛相繫——憶1947-1952年的團契生活

學以諾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回憶起1947-1952年,我們在重慶的基督徒團契的靈性生活,心裡充滿了感謝和讚美。團契的弟兄姊妹來自全國各地,有四川的、湖北的、湖南的、江蘇的、安徽的、浙江的、河南的、北京 的、陝西的、東北的……大部分人是學生,也有老師和師母。因為我們同蒙恩召,歸向了上帝,有了新的生命,弟兄姊妹之間以靈相通,以愛相繫,比親手足還親。        我們團契開始時是張振鐸老師帶領。張老師是英語教師,帶了她所教班上的許多學生信主,例如ZYZ和DWR弟兄。他們於1948年畢業。他們那因信耶穌而有的平安喜樂的面容,我至今記憶猶新。        那時我們的物質生活清貧,許多同學穿草鞋,甚至赤腳。即使如此,弟兄姊妹之間仍然相互關心、幫助,即使自己下個月就可能沒有鞋穿,也會悄悄地給最困難的弟兄送一雙草鞋。        老師的工資,比起飛漲的物價也是少得可憐。在1947年“反饑餓、反內戰”運動時,打抱不平的學生喊出了:“教授、教授,越教越瘦!”在這種情況下,主內長 者王師母,還買布親手做了一件襯衫送給我。她看我讀書五年,已經沒有襯衫了,常年穿著一件長袍改的短衫。她有四個孩子,都在上學,經濟負擔是很重的,日常 飲食很簡單。當我穿上她親手做的襯衣,心中非常溫暖,深深感受到了基督的愛。 團契的事工 1947 年,在重慶沙坪壩有重慶大學、中央工業專科學校、南開中學,在九龍坡有女子師範學院。這些學校都有基督徒團契。各個團契的事工都是獨立的。團契的幹事由大 家推選,講員由幹事邀請,聚會由團契的弟兄姊妹主持,經費靠信徒的奉獻(主要是支付講員的車馬費)。團契每週向弟兄姊妹報告收支情況。         在沙坪壩,每個禮拜天上午9點,借重慶大學商學院第一教室做主日崇拜。所請的講員,有重慶神學院院長陳崇桂、教員丁素心教士,和內地會的一些牧師。崇拜由重慶大學基督徒團契的弟兄領會。聖詩班獻唱,是四聲部合唱,用的是伯特利詩歌。        在中央工專團契,每禮拜三晚上有佈道會,所請的講員有重慶神學院的黃培新老師和一些高年級的學生,也請內地會的牧師、循道會的弟兄。用的讚美詩是普天頌讚。聚會借用教學樓219教室。         在每禮拜天的晚上,重慶大學團契有擘餅聚會,弟兄姊妹都跪下來領受餅和酒,以虔敬的心,記念主耶穌為我們犧牲,並且朗讀有關聖餐的經文(《路》22:17-20;《林前》11:23-26),禱告、感謝、讚美。         在禮拜天的下午,重慶大學團契和中央工專團契,都有兒童主日學。我有一段時間在主日學教課,給兒童講聖經故事,教他們唱讚美詩,發給他們聖經人物畫片。孩子們都親切地叫我劉哥哥。他們是教工的子女,父母都是愛主的信徒。 我們還辦過短期的工友識字班,刻印講義,為工人教友掃盲。        中央工專團契,還請美以美會的聶國華(Nelson)來帶領英文查經,查的是《約翰福音》。每週禮拜五晚上一次。他每次都是步行往返於紅岩村和沙坪壩之間,約十多里路。         另有孔保羅牧師(Contendo)在重慶大學外文系授課,徐達(Harris)牧師在師範學院授課。他們的普通話都說得很流利,很地道,沒有外國人所特有 的洋腔洋調。團契常請他們講道。徐達是英國人,講道有條理,富有邏輯性。孔保羅是美國人,為人很熱情,有愛心。有一次我聽沈以藩主教提到他,就此知道了他 的英文名字。 基督徒學聯會        學聯會重慶區的幹事,是許銘志牧師和孔保羅牧師,成都區幹事是鄭惠端教士。他們除講道以外,主要是指導、協調,並不干涉團契的事工。團契的事工是自治自理的。他們主要是負責協調每年一次的復活節施洗,以及每年寒暑假的冬令會和夏令會。 […]

No Picture
成長篇

遠方的電話

王琨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遠方的電話         在過去的幾年裡,每 年的聖誕節,我都會收到他從遠方打來的電話:有時是從西雅圖,有時是從紐約上州,有時是從加拿大。多半是一個簡單的問候,報個平安,並謝謝我們過去對他的 幫助。他是在餐館打工的,哪裡有工就往哪裡去。但不管到了哪裡,聖誕節的時候,總記著打個電話來,報個平安,說聲謝謝。        每次接到他的電話,我心裡總是百感交集。一方面為他的平安和健康高興,為我們的友誼高興,另一方面,他又像一面鏡子,照到了我生命中隱藏的部分,讓我時時自慚、自省。我想,是神把他帶到我的生命中,讓我從中看到自己信仰上的欠缺,有一個悔改的起點。 誰肯接待他?        那是1997年的早春。樹葉剛剛冒芽,花兒剛剛綻開。空氣和草坪,處處散發著春的氣息。人們的臉上也都帶著春天的陽光,因為春假就要來了。那幾年又是網絡科技蓬勃興起的日子,大家兜裡都不缺錢,於是都忙著準備帶孩子出去遊玩。         在一片歌舞昇平的快樂氣氛中,教會的Ronald弟兄帶來一個消息:“他需要幫助!”Ronald在附近的JFK醫院工作。幾天前,醫院接到一個從Trenton(新澤西州的首府)轉來的危重病人。會診的結果,是需要儘快進行一個很大的心臟手術。         因為病人不懂英文,Ronald就被請去當翻譯。病人姓張,來自中國大陸。在餐館工作時發病,被救護車送進了Trenton的醫院。醫院診斷之後,覺得這個心臟手術太複雜,於是把他轉到了JFK醫院。         儘管病人沒有醫療保險,JFK醫院還是決定救人要緊,要給他免費動手術。但有一個要求:因為術後病情可能反復,如有意外發生,會危及生命,所以病人在手術後,必須有半年的時間,住在醫院附近,以便觀察、治療。        小張在美國沒有親人或朋友。JFK醫院不願意、也不可能再提供費用,讓小張住在他們的康復中心。        Ronald說:“他需要幫助,需要有人向他提供半年的住宿,以及飲食和日常的需用。”        聽了這話,大廳裡靜悄悄的。我們教會不大,不過也有二百多人,在場的都是教會的骨幹。我不知是靜悄悄的氣氛讓人心跳加快,還是我自己的盤算讓心跳加快,總之我的心砰砰直跳。        一陣沉默之後,有一個人說話了:“角聲(一個基督教的福音機構)在紐約有一棟樓。最開始的時候是幫助一個有需要的人,讓他暫時住幾天。後來那人怎麼也不肯搬走。最後整棟樓都被無家可歸的人占了。”        這是一個墮落了的世界,連做好事都有風險。但這個墮落的世界同時又渴望愛和幫助。人們對愛的渴望,就像久旱的大地,張著乾裂的大口期待春雨一樣。        我強烈地感覺到自己的掙扎,一種在信仰與現實之間的掙扎。 “風險”給了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讓我逃避該做的事,不去接受信仰對自己原有生活体系的挑戰,不去實踐自己在耶穌面前愛的承諾。        記得剛剛接觸基督信仰的時候,有個美國人牧師帶領我們讀聖經,讀“一個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參《路》10:25-37)。我提了一個問題:“假如這個被‘好撒瑪利亞人’救了的人,回家之後,因身体的傷殘,經濟上需要接濟,牧師,你會把你的錢和他分享嗎?”        “供養我的家庭,是上帝交給我的最優先的責任。在我做到這點後,我會幫助他的。”牧師回答。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迎接海歸時代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蘇文峰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歸”時代隨之來臨。        舉目望田,上帝在海外,已呼召了無數的中國學生、學者接受福音,並立志跟隨基督;當他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更新而變化後,對主委身、心繫神州,就成為眾多基督徒海歸回國的動因之一。        過去十年來,海外教會開始重視海歸事工,國內的海歸團契和小組,也隨著基督徒海歸的增加,逐漸興起。為了更有效的事奉這一個新的群体,不少中西教會或福音機 構,經常舉辦研討會,做宏觀性的研究和具体性的交流。本期四篇海歸的專文,就是海外校園在最近兩屆研討會中發表的報告。        第一篇的作者是美 國國際學生事工(ACMI)的資深同工。她從歷史的角度,探索150年來海歸對中國社會的貢獻,進而思考如何幫助今日的海歸,在當今的國內處境中,作光作鹽(http://behold.oc.org/?p=4041)。第二篇是美國東岸若歌教會參與海歸事工的經驗談,有許多具体的作法可供海外華人教會參考。此文與本刊40期31-34頁的採訪稿互相呼應(http://behold.oc.org/?p=4032)。第三篇的視 角由海外回歸國內,剖析了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三種典型模式,提出家庭教會對海歸的期待,提醒海歸應避免的錯誤(http://behold.oc.org/?p=4028)。第四篇是一位回歸者的自我審視。作者對自己 的文化身分、宗派身分、事工身分、機構身分作了坦誠深刻的剖析,並思想如何整合這些多元身分(http://behold.oc.org/?p=4021)。        這四篇文章是《舉目》過去一系列《海歸群像》的整合與歸納,也是本社過去幾年投注在海歸事工的努力,一個階段性的小結。未來的路還很長,歡迎參與海歸事工的教會或機構,或者是有親身經驗的眾海歸 們,繼續交流分享。讓我們謙卑地仰望上帝的帶領,在他所興起的這個浪潮中,與他同工。

No Picture
成長篇

這是激情燃燒的歲月

雁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我能夠信上帝,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        我是共產黨員、詩人、作家,出版過詩集、隨筆集和通訊集,省市的電台都制作過我的詩歌專題節目,黨報上刊過我的隨筆專欄。        我沒有受過什麼苦難,但是幾年前,我忽然得了抑鬱症,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我每天都在極度恐懼中掙扎,吃了許多藥都沒有效果。後來我幾乎絕望了,甚至出現了結束自己的念頭。        2004年,父親得了癌症。他在千里之外,一年中我飛回去四次,在醫院照顧他,每日與淚水相伴。        就在我處於生命低谷的時候,我在黨治國老師(大陸著名思想家)家,聽到了一首歌,叫《生命的河》。歌詞很樸實,但我卻莫名其妙地很感動,莫名其妙地落淚。我急迫地要知道為什麼。         黨老師開始向我傳福音。我幾乎抱走了他那裡所有的福音詩歌的光盤。        接下來的日子,我守在重病的父親身邊,每天在醫院裡,和病人、死亡打交道,那些詩歌,就成為我心頭的安慰。我和黨老師通著電子信件,他的每一封信都讓我淚雨滂沱。從他那裡,我接受了上帝。 來自天堂的旋律        2005年1月1日,我成為基督徒。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我寫了幾十萬字的信仰文章和詩歌,發表在網上。我的博客,一年多的點擊達到50多萬。        這一年來,我經歷了太多的神蹟。最最神奇的是,我這個從來沒有學習過音樂的人,居然出版了一張音樂專輯。        我是沿著一首歌走進上帝的,後來又有許多朋友因為我的歌走向了上帝,這讓我感受到詩歌與信仰的親密關係。        我深知由信仰派生出來、又伸展出去的詩歌能夠達到怎樣的境界,那就是跨越生命、超越時空,能突破肉体、抵達天國,因此我決心用詩歌和音樂傳播上帝,把我的熱情傾注到這一神與人交流的管道中。        2005年夏天,我認識了一個西藏弟兄,他的見証強烈地震撼了我。        他9歲就被家裡送去印度學習佛法。在印度,他卻被幾個西方基督徒領到了上帝的面前,從此走上了飄泊傳福音的道路。他吃盡了苦頭,但是愛主之心始終不改。       我把他的見証寫了出來。他的故事很快在網上傳播開來,感動了很多人。接著我給他張羅工作,結果在網上遇到了在西藏宣教的大衛弟兄,大衛弟兄將他帶到西藏,他們成為同工。        我也成了他們的同工。在那些個激情燃燒的歲月,我們建立了深厚的主內感情,西藏也因此成為我的一個牽掛和負擔。我為他們寫了系列文章。有一天,我突然有一種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救主君王 ——應許的彌賽亞降生了!

文:Bruce Christian 譯:王敏俐 編按:本刊將從今年起連載澳洲長老會雜誌(Australian Presbyterian, http://ap.org.au/)的每日研經材料,盼望能幫助讀者讀出聖經更深刻的內容,更認識神啟示的豐富。本材料除適合個人研經或外,也適合教會內小組查經使用。        我們今天該用什麼態度,來看待聖誕節呢? 耶穌吩咐過門徒,當以聖餐紀念他——藉著聖餐,傳揚他的死,等候他再來。因此,我們好像有理由在每年的受難日與復活節,紀念他的死與復活。 但是聖經並未鼓勵我們,把主耶穌的生日當作節日來紀念——我們甚至無法確定他降生的日子。不但如此,今天多數人慶祝聖誕節的方式,已經和聖經所強調的,相去甚遠。 不過,身為基督徒,我們依然可以把握機會,在這個大众熟知的節日裡,告訴世人:耶穌的降生,是神對我們的應許,是彌賽亞──救主君王的到來。 這個月,讓我們一起閱讀《約翰福音》第1、2章,和《馬太福音》前4章,看神如何在他的話語中,向我們述說耶穌基督。 □第一日:唯獨基督 經文:《約》1:1-5 要點:在頭五節經文中,使徒約翰有力地陳述了這本福音書的中心:耶穌(道,logos)就是“神”,且是“與神同在”的——這讓我們瞥見三位一体的微光。耶 穌是一切創造的中心──因著他,萬物才有了意義。他是生命與光的源泉,離開他,只有黑暗與死亡。他進入一個與造物主隔絕的世界——因著罪,這世界無法認識 他。 說明: •在時間開始之前,當神按著他的心意構築“宇宙的計劃”,並藉著話語創造萬物時,耶穌就已經存在了(參《創世記》1:1、3、6、9等)。 •耶穌先於萬物而存在,他是永恆神格(Godhead)的一部分,並且與父神有著“面對面”的親密關係。 •耶穌是無限的神對有限的人所說的話(道)。 •神是以耶穌為念而創造萬物的。 •有罪的人,在他天然的狀態下,不可能明白,宇宙是以基督為中心的。對他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默想……並禱告: 基督教是否能接納其他宗教的“真理”呢? □第二日:你必須重生 經文:《約》1:6-13 要點:若不是神的介入、賜下新生命,人在其天然狀況下,在靈裡是昏暗的,無法認識那真光,以及在耶穌裡生命的意義。儘管如此,神還是為我們預備了一切自然的啟示,叫我們無可推諉。 神差派施洗約翰,作耶穌的先驅與使者,世界卻依然不認識、也不接待主耶穌為那真光,這豈不更顯出世人當受責備? 說明: •施洗約翰並不是靠他自己的權柄,而是受神的差遣,向世界引薦耶穌就是神的兒子、救主耶穌。 •耶穌就是那真光,照進黑暗的世界,要把永恆的生命賜給所有的人。 •神乃是使用人間的代理(human agency)來成就他永恆的旨意。 •世人是按著神的形象被造的。當造物主──救贖主臨到時,世人理當認出他來。但世人卻不認識他。 […]

No Picture
成長篇

現實之窗

(2010年2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1-19) 文:Bruce Christian 譯: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詩篇》1到19篇,以兩種看待世界的方式向我們發出挑戰:透過人的眼光(把現代科學所有的宣稱視為理所當然),還是透過神的話的眼光(我們的心順服他絕對的 真理與權柄,而不去管旁人會怎麼想;參照《羅》3:3-4)?我們稱第一種方式為“人本主義”,第二種為“基督教”。《詩篇》的作者,分別以“惡人”和 “義人”來稱呼持這兩種態度的人。        我們的世界總是充滿各種矛盾。若真有一個“全能”、“全然是愛”、“全然公義”的神,為什麼這個世界會 充滿罪惡,而且還與日俱增?如果真的沒有神,那麼,以人為起點的世界觀,就能帶給我們對未來的盼望嗎?其合理的結論是:每個人都應該只為自己著想,結果, 社會就成了弱肉強食的叢林。也許,這就是今日社會真實的寫照。        而另一個世界觀,一個承認聖經中的神真實存在的世界觀,則會給我們一個新的架構,明白我們今日的生活現實,並且,滿懷盼望地面對未來。         期望以下對《詩篇》的研讀,可以幫助我們明白,這不是一種駝鳥式、一廂情願的想法,乃是切實可行的生活方式,因為這是真的! □第1日:兩種生活方式 經文:《詩》1:1-6 要點:《詩篇》第一篇,樹立了一個架構,讓我們明白,神在聖經中向人啟示他自己。我們只有兩種生活方式:一是讓神在我們的心中作王,讓他的話語帶著權柄指導 我們的生活;或者,我們作自己命運的主宰。聖經不容許有灰色地帶:我們或是仍舊停留在天然的罪性中,違背神公義的律法;或是我們轉而信靠耶穌,把我們全然 交託在他的主權下;我們要不是“屬血氣”的人,就是“屬靈”的人(參《林前》2:12-16)。 說明: • 罪使用一個狡猾的方式,讓我們一步步地“上鉤”:一開始,我們只不過想和反對神的人“同行”(例如,去看看人們都在讀什麼、看什麼,好讓我們“更有效”地 傳福音);接下來,我們漸漸與他們“同站”;到最後,我們乾脆“定居”在那些公開褻慢神的人當中(《雅》1:13-15)。 • 唯有把神的話當作我們不變的、最親近的同伴,我們才能擁有真正的福分與喜樂。他的智慧保護我們,叫我們不被人的想法和哲學所迷惑(1:1-2)。 默想……並禱告: 我們選擇神或拒絕神的道路,現在和未來的後果各是什麼? □第2日:救主與審判者 經文:《詩》2:1-12 要點:這是一首“彌賽亞”詩篇(參《詩》45,72,110等),因為它的主題是神的“受膏者”(或是希伯來文中的“彌賽亞”、希臘文中的“基督”)。“彌 賽亞”是一個稱號,神把它賜給那位應許的君王,萬膝最後都要向他跪拜(參《腓》2:9-11)。而我們知道,他就是耶穌。 說明: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主手所造

詞:Francis of Assisi,1182-1226/ 曲:Lasst Uns Erfreuen,1872-1958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主手所造萬象生靈,同發聲音讚美真神,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溫柔明月,光耀日輪,狂風密雲,清晨黃昏, (副歌)讚美真神!讚美真神!哈利路亞! All creatures of our God and King, lift up your voices, let us sing: Alleluia, alleluia﹗ Thou burning sun with golden beams, thou silv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