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筆記本》的終極作者(王星然)2017.02.13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13

 

就在上週,教會裡的一位姐妹啟動了在家安寧療護(Hospice Care)的程序,停止了以治癒癌症為目標的醫療措施。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靈關顧、疼痛護理、盡可能減緩症狀帶來的不適。

我和牧師、幾位兄姐,前去探望。姐妹選了她最愛的小敏的一首詩歌,我們一遍一遍地唱著:“你當除去恐懼的心,因為這不是從神來;靠著耶穌永不搖動,我們一生蒙了大福……”唱著唱著,大家眼眶就濕了,淚水中我們有盼望,這詩歌反到成了我們的安慰。

我們一起擘餅分杯記念主為我們受難,期盼將來在天上與主一同喝新的那日子。

 

恩典筆記本

5年前,姐妹發現乳癌,經歷手術、賀爾蒙治療、電療、放療、多次化療……在人看來是極為艱難的一條路,她卻始終坦然接受,滿有力量。

如今,藥用盡了,癌細胞擴散至全身各處,速度極快,藥石罔效,我們雖然天天盼望奇蹟出現,但若“回家”是上帝的旨意,任何人無能也無力攔阻。

二年多前,我寫過一篇《恩典筆記本》的文章,講到這位姐妹每天用恩典撰寫日記,記錄病痛中上帝的慈愛和憐憫。

即便到今日,我們未曾聽到姐妹對掌權的上帝,有一絲一毫的抱怨和不滿。她總是感恩,總是讚美,總是喜樂!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

我曾見過離世前的病人,不安驚恐,無奈歎息,懷恨苦毒……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完全不能用理性解釋:姐妹雖不能行動了,但莊嚴安詳地躺在那兒,容顏雖然憔悴,臉上卻滿有平安和確據;瘦骨嶙峋的身形,彷彿被上帝的大愛包裹圍繞,主把姐妹癱瘓衰竭的身體,溫柔地擁抱在祂自己的懷中。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在全能者的蔭下,仇敵惡者不得越過雷池一步侵擾她。姐妹彷彿已經坐上了那榮耀的馬車,華麗轉身,向我們揮手。她已完全準備好要見主面!

做為教會長老,面對深陷苦難的弟兄姐妹,我經常語言笨拙,手足無措,需要主原諒我的匱乏軟弱。然而此時此刻,我發現自己可以靜靜地不說話而不覺得尷尬,因為主正在說話──主藉著眼前的這一幕對我們的心說話。

當上帝說話時,所有來自人的場面話和安慰話,都顯得那麼膚淺無力!

在上帝的榮光之中,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讚歎!敬拜!將榮耀歸給祂!

 

喜愛傳福音的人

回想,姐妹向來就是一個喜愛傳福音的人,生病前她和弟兄兩人,開放家庭查經,做訪問學者的福音事工。她真切的笑容,中氣十足的上海腔,滔滔不絕的熱情,很有感染力。

姐妹燒得一手精緻美味的上海菜,每到週末,準備三、四十個人的愛宴,忙碌卻很開心,溫暖有愛的家成為許多異鄉遊子的避風港。不少人在這裡決志信主;教會建堂前,她家二樓的浴缸多次充當浸池,好幾位弟兄姐妹在此受洗歸主名下。

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週三的禱告會也是在姐妹家舉行,當時大夥一起喜樂地唱詩讚美,分享禱告,那情景彷彿昨日!我特別喜歡在禱告會前,彈奏她家那台靠窗戶的三角鋼琴。每當夕陽低射,整台琴閃閃發亮,伴隨著喜樂激昂的詩歌,這是我閉起眼睛回想,馬上映入腦海的一幕。

 

有福的確據

這幾年,姐妹雖在病痛中,依然精彩!她說:“主特別使用我的病來安慰別人,幫助那些和我一樣受病痛折磨的朋友。當我向他們傳福音,他們的心特別願意敞開。”

幾個月前,我帶一位傳播科系的學生去拍攝姐妹的見證,她面對鏡頭侃侃而談。主不僅使我們的姐妹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照著姐妹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她羞愧。

我理解了!為何久病不癒的姐妹仍然喜樂,充滿盼望?因為她在主裡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一個有上帝呼召確據的人生是有福的,每一天都值得活,值得慶祝。為主而活,生命光彩奪目,它的光澤不因罹癌而褪色,反而更顯輝煌!

上帝能使用我們的健康來成就祂的事工,照樣也能使用我們的病痛和軟弱,來彰顯祂的榮耀和大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0-21。

 

未完待續的樂歌

走出姐妹家,漫天大雪,再度把密西根渲染成銀白世界,靈裡卻是無比熾熱和激動!

在雪中,舉目仰望,我內心大聲呼喊著:主啊!那《恩典筆記本》的真正作者,是祢自己——

是祢,不斷譜寫著一篇篇令人驚歎的樂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宋尚節被聖靈充滿(賀宗寧)2017.02.10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2.10

 

1927年2月10日夜晚,20世紀中國著名的佈道家宋尚節,經歷了屬靈生命的更新。在其《我的見證》一書中,他稱“那晚上是我生命中最值得紀念的我的靈性的生日”。

 

幼年與求學

宋尚節於1901年9月27日,出生於福建興化府莆田縣。其父宋學連是當地最早接受基督信仰的信徒,並得入福州神道學校接受神學教育。畢業後回家鄉傳道,擔任美以美會的牧師達44年之久。

宋學連25歲娶親,新娘為其父輩指腹為婚所定。夫婦二人共養育孩子11人,宋尚節排行第六,乳名主恩。

宋尚節6歲時,父親出任興化福音書院的副院長。每逢主日,小尚節都參加教會的主日學,信仰的種子由此播撒在他的心田。1909年,興化教會舉辦大型奮興佈道會,盛況空前,給宋尚節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其日後佈道生涯中,他常常提起那次佈道大會。

這次大會給宋學連牧師主持的美以美會興化教堂,帶來了大復興,歷數年而不衰。會衆由數百人一下子猛增到二、三千人。1913年,宋尚節進入美以美會所辦的中學讀書。

在學期間,他經常跟隨父親到鄉村去佈道。有時父親因生病或外出時,他還要代父親主領聚會或講道,頗受信徒歡迎,因此博得“小牧師”之稱。

 

真正的重生

宋尚節後來赴美進修。1926年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宋尚節的一位教授有意推薦他赴德國繼續深造;同時中國國內的一所醫科大學亦欲聘請他為教授。正當他為前途面臨選擇之時,有一位牧師來訪,見面後就對他說:“你並不像一個科學家,倒像一個傳道人”,並勉勵他去讀神學。

經過一番思想掙扎後,他決定去讀神學。宋尚節於1926年9月,進入紐約協和神學院學習。協和是個自由派的神學院。有一天,出於好奇,他到一家保守基要派的教會。在那裡,有位15歲的女孩在做見證。

宋尚節聽了,感受到上帝的大能。他後來又回到這個教會幾次。他開始讀一些福音派信徒的傳記,想知道這些基督徒如何得到聖靈的力量。

他雖然9歲就在家鄉莆田受洗,但是,現在才感覺到自己是個罪人,渴望能從罪中得到釋放。有一節經節不斷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又有什麽益處呢?”(《馬太福音》16:26)

1927年2月10日深夜,他在讀基督釘十字架的故事,突然感覺自己就在十字架下,在求主赦免。他聽到基督說:“孩子,你的罪赦免了”。立刻,喜樂充滿他。他跑到宿舍的走道,大聲的喊叫“哈利路亞”。

當時在協和神學院有位叫傅迪科(Henry Emerson Fosdick)的教授,他宣稱基督沒有肉身復活。院長柯福音(Henry Sloane Coffin)也公開詆毀聖經。

宋尚節被聖靈充滿後的第二天,他到傅迪科的辦公室,對著他宣佈:“你是屬魔鬼的!” 等他回到宿舍時,發現他的房間上了鎖,進不去。幾個小時後,他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協和的院長柯福音把宋尚節看成精神錯亂,發瘋了。

他共計在精神病院裡度過了193天。但就在這段日子裡,他把聖經讀過40遍,獲益良深。後經一位宣教士的力保,以及中國領館人員的交涉,他才得釋放。獲釋後,他先在辛辛那提小住一個月,然後經西雅圖搭船回國,心中充滿了向人傳福音的熱火。

在輪船快要到達中國的時候,他將所擁有的學位證書及榮譽獎章等,皆抛入海中。(另有一說,他唯一留下來博士證書,因為他覺得那是他欠缺父親的文憑。)1927年11月,宋尚節抵達上海。

返華後的事奉

1927年11月,宋尚節抵達上海,旋即返抵故鄉。初始時,他一面在教會學校教書,一面傳道。第二年,他辭去教學工作,開始全職傳道。

1928-30年間,宋尚節外出傳道的腳蹤由近及遠,先是在附近沿海一帶的城鎮鄉村,再擴展至廈門、漳州和泉州等地,足迹遍及閩南、閩北及近海島嶼,聲名遠播。

1930年冬,宋尚節被教會差往北方考察平民教育運動。他先赴湖州參加華東基督化家庭大會,期間,經廣學會西籍女傳教士梅立德夫人的推薦,他受邀在大會上演講。此後一發不可收拾,湖州各教會、學校和醫院等紛紛邀他前去佈道,由此打開了宋尚節遠赴各地巡迴佈道之門。

湖州之後,宋尚節繼續北上,先後到杭州、上海、南京、北京、保定等地訪問,最後拜訪了著名平民教育運動領袖晏陽初。雖然他對晏陽初的工作十分敬佩,但他卻認為此等運動並非鄉村教會之必須。歸途中經上海時,宋尚節又應邀到各教會講道,他還特意拜訪了石美玉和胡遵理所創立的伯特利教會。

此時的宋尚節在講道內容上,已不再是風行一時的社會福音,而是緊緊扣住“十字架”、“重生”和“耶穌寶血”等基本要道。宋尚節的佈道恩賜與風格,深得伯特利佈道團的讚賞,彼此甚為相契相通,這些為他們日後的同工合作,奠定了基礎。

宋尚節回興化後不久,即應邀到江西南昌、九江等地主領奮興會。自那時起,他的講道直斥人的痛處。凡前來聽他佈道之人,無論教牧人員,還是普通會衆,無不為其所感,認罪悔改者不計其數。宋尚節的聲名也隨之遠播。

 

伯特利佈道團

左一:宋尚節,右二:計志文

1931年5月,宋尚節應邀參加伯特利佈道團。該團共由5人組成,其他四位是計志文、李道榮、林景康和聶子英,計志文任團長。他們巡遊全國各地,舉行奮興佈道會。時常在一天當中有三、四場佈道或查經聚會.

他們按著各自的恩賜,分工合作,配搭事奉,通常由計志文和宋尚節擔任講員,其他三人帶領唱詩或充當翻譯。在差不多3年時間裡,他們的足迹遍及13個省區,一百多個城鎮,行程約5萬多哩,帶領10萬人歸主。

1934年,宋尚節離開伯特利佈道團後,作為一個獨立的自由佈道家,從南到北,在沿海各省佈道。所到之處,點燃屬靈奮興之火,歸信基督者甚衆,其影響遠播海內外。

 

南洋佈道

1935–1940年期間,宋尚節馬不停蹄,海內海外四處奔波佈道。1935年,應南洋華僑教會之邀,前往菲律賓、新加坡、馬六甲、檳榔嶼、和蘇門答臘等地主領奮興聚會。1936年,他應邀赴臺灣佈道。在他人生最後幾年裡,他跑遍中國的長城內外,大江南北。

他也踏遍東南亞,如緬甸、馬來半島、砂勞越、越南、泰國和印尼諸國,向各地華人佈道,為各地教會帶來極大的奮興。許多老牧師和教會領袖,是因當年宋尚節的奮興激勵,奉獻自己一生給基督的。

 

安息主懷

宋尚節被人稱為“一根蠟燭兩頭點”的人。他本來身體就不太好,工作、佈道起來又很拼命,久而久之他的精神和體力嚴重透支。

1940 年,他終於舊病復發,臥床不起,於1944年8月17日在北平德國醫院安息。王明道先生為他主持了追思禮拜和葬禮,贊其為一代屬靈偉人。逝世後,安葬在北平香山。

 

後記

1958年,女兒宋天婴被捕,以反革命罪名判處18年徒刑,1977年刑滿。出獄後整理宋尚節的雜記《隱藏的嗎哪》。1993年因心臟病去世。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 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 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pan.baidu.com/s/1nv7A553

1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單身貴族(沉靜)2017.02.09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沉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2.09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尋尋覓覓中,單身的你是否被逼婚?是否依然不明白上帝的心意?是否無法忘記過去,對未來沒有信心?是否等候太久,以致於忘記自己一直持守的是什麼?是否覺得孤單,伴隨著無盡的失落和傷感?……我能夠感同身受,因為我也曾經如此!

 

傷痛、孤獨以及大齡的壓力

 

大學畢業兩三年後,同學紛紛戀愛、結婚、生子,我卻經歷了情感上的失意,不得不在痛苦中,重新開始單身生涯,獨自面對傷痛、孤獨以及大齡的壓力。

我就是那迷失的小羊,主卻將我尋回。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我在報刊亭買了好幾本雜誌,抱著走過天橋。望著天空,內心仿佛被掏空似的。穿梭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卻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恐懼,缺乏安全感充滿。我失去前行的勇氣。

人生的意義何在,我的出路在哪裡?無助中,我終於跪下禱告,求主饒恕、憐憫、醫治我。

我重新回到教會,聆聽主的聲音,認識屬靈的姐妹。當我專心尋求上帝,不再偏行己路,祂便“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詩》147:3)。大概半年的時間,我受傷的心靈得到醫治,慢慢忘記過去的傷痛。很奇妙地,內心常常被喜樂、平安充滿。我不再多愁善感、誠惶誠恐。我改換一新!

我原本害怕起床,害怕面對新的一天,所以每天起床都需要鼓足勇氣。而今我重回上帝的羽翼下,每當我感到孤獨、無望的時候,當我在夜間醒來、無法入眠的時候,當自我控告的瞬間,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上帝的話都會滋潤我的心!“耶穌愛我!”我的安全感開始建立在耶穌基督的磐石之上。我不再在黑暗中徘徊!

 

享受單身,美好而愜意

 

我開始享受獨處的時光。不論在廚房做飯,還是在陽臺洗衣服,亦或是拖地板、佈置房間,我都會播放詩歌或講道。上帝的話語,就這樣爭分奪秒地進入我的心,讓我晝夜思想。我走在路上,或坐在公車上,常常一邊欣賞路邊的風景——上帝偉大的創造,一邊不住讚美禱告,向祂傾心吐意。

我慢慢習慣一個人練琴、唱詩歌、閱讀、買菜,一個人看電影、旅行,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事。單身,卻不孤單!我不再害怕,因為有主在我心中,祂猶如我的避難所、我的港灣!

現在回想起來,一個人的生活是那麼愜意,可謂單身貴族——當我結婚、有了孩子之後,我發現,夜裡能夠睡整覺是恩典(因半夜要頻繁起來照顧寶寶),獨自行走是恩典(因經常抱孩子走路,抱到手軟腰酸),能在假期裡休息是恩典(因媽媽是全年無休、每天24小時待命)……單身充滿了上帝的恩典!感謝上帝賜給我整整兩年的寶貴單身時光,讓我突破、成長。

除了獨處的時光,我上班,回家陪父母,在教會學習帶領敬拜、查經、探訪,與弟兄姐妹建立美好的關係……我忘我地投入其中。

唯一讓我有點兒難受的是,親朋好友不斷提醒我,我已經淪為剩女了!有一回,坐在公車最後一排,看到擠滿車廂的人和窗外川流不息的車輛,我問:“主啊,茫茫人海,我的他在哪裡?”我覺得孤單、失落。

有時情緒低落,有時氣餒,但藉著唱詩歌、禱告,回到上帝那裡,我內心就充滿了平安。有一首《眼光》,給了我極大的鼓舞,提醒我:“不管天有多黑,夜有多長,山有多高,路有多遠,上帝的心看見希望,你的心裡要有眼光。”心中有信、有望、有愛,可以跨過艱難,飛躍沮喪,看見夢想!

耶穌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3-34)上帝的話語,帶著力量與應許,引導我前行。

 

沉靜學道,安靜等候

 

有一年國慶,一位聖經輔導老師,給我們上單身輔導課程。我聽得如坐針氈,然而這“扎心”的道卻吸引我。我半年裡一口氣學了婚前、婚姻、親子,以及青少年輔導4門課程。這些寶貴的課程,使我認識了上帝設立婚姻的目的,也為我進入婚姻、養育兒女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單身最充裕的就是時間。感謝上帝,祂滿足饑渴慕義的心靈,讓我通過考試,參加了一個為期兩年的神學培訓提高班。我在單身時得到了這個寶貴的機會,最後在懷孕7個月時畢業,沒有落下任何課程。

在這兩年的學習時光裡,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在靠近老師最近的位置,沙沙地做著筆記,如鹿切慕溪水般,學習各樣屬靈的知識。老師們美好的見證,如同雲彩圍繞著我。他們成為我生命的榜樣,激勵我跟隨主耶穌的腳蹤。

這些課程,讓我受益匪淺,使我在單身時,學習像那5個聰明的童女,警醒預備、耐心等候(參(《太》25:1-13);當我即將進入婚姻,以及後來在婚姻中碰到問題時,因有充足的預備,我知道當如何尋求上帝的幫助、及時解決問題;當我有了孩子,亦可輕鬆地放下工作,成為全職媽媽。

 

讓父母能夠放心、放手

 

當我先求上帝的國和祂的義,並以祂為滿足的喜樂時,祂就按祂的時間,將我所需要的加給了我。

祂藉著弟兄姐妹的愛心,賜給我和男友認識的機會。當時,我以為我已經預備好了,上帝卻告訴我:“他還沒預備好呢!你再等等。”我失落極了。不被接納的心是很痛苦的,一時間我灰心喪氣。然而我快速地轉向上帝,順服和依靠祂。我調整自己的內心,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

我不再惦念此事,反而開始關心家人的靈魂。我寫家書給父母,告訴他們我的信仰生活,介紹我所信靠的上帝。我的終身大事,也請他們放心,相信上帝必有預備。

媽媽經常打電話來,催促我找男朋友。她甚至說,如果我找不到,她要在老家幫我登徵婚啟事。我信心十足地告訴父母,我自己能找到,請放心。我常常在信裡報告自己的情況,讓父母知道我在努力中,讓他們知道我在為婚姻做各樣的預備,並沒有放任,也不拒婚。時間久了,父母開始信任我,也不那麼為我憂慮、擔心了。

單身的弟兄姐妹,當我們被逼婚時,不要迷失方向、不知所措,而是要在主裡尋求幫助、建立信心,變得沉穩、成熟,讓父母能夠放心、放手。

半年後,一次單身營會,我和男友不期而遇。上帝藉著營會,讓他默默地觀察我,對我有新的瞭解,並感動他主動來認識我。

許多人覺得,等候是異常辛苦的,因而內心焦慮,充滿負面情緒。然而上帝卻藉著等候,使我們生命更新和成長,磨練我們,讓我們更加成熟!如果我們不善用這段時光,不學效那5個聰明的童女,在等候時謹慎預備,我們很可能錯失良機,白白受苦。

 

依然可以美麗而豐盛

 

營會過後,我們開始書信來往,談天說地,交流信仰,認識彼此的喜好、個性。足足聊了一個月時間,我們才得空見面,一起散步,繼續未完的話題。海邊的木棧道、山嶺的公園、大學的校園,都留下我們的足跡。

然而,有一條現實的鴻溝,橫在我們中間:我的年齡比他大。他的家人強烈反對,以致於剛確立的關係瀕臨破裂。

一位至親的姐妹,建議我尋求教會長輩的幫助。上帝藉著弟兄的輔導與勸勉,使他勇敢,不再以世俗為友,不被年齡、門當戶對等外在因素左右。聖善的靈在人心中做了奇妙的工作,從那之後,我們開始了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交往。

雖然在交往過程中,出現過兩次波動,但上帝讓我看到他可貴之處:他聽命於上帝,而不是人;他有錯願意承認,願意改變……於是我勇往直前!

人無完人,我們找不到完美的伴侶,卻可以預備自己,成為身心靈都成熟的人,幫助配偶、造就配偶!婚姻不只是鮮花、巧克力、海灘、落日那樣的浪漫,更多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需要實際的生活技能和溝通能力,需要捨己、恒久、忍耐。

婚後我們促膝而談,感慨各自過往的經歷是何等的不同,但有一點又是何等的相似:上帝的話語在我們心中,我們都願意遵從!

親愛的單身貴族,你的心裡要有從上帝而來的眼光!單身依然可以美麗而豐盛,你依然是祂至為寶貴的兒女。要沉靜學道,靜默等候,將終生大事交託給祂!

 

作者現居廈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周小安)2017.02.08

 

周小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2.08

 

溫柔不僅列於“八福”之中(參《太》5章3-10),也是聖靈的九果之一(參《加》5:22-23),並且是這兩個“套餐”中唯一的重疊。

溫柔也是耶穌自認的德性之一(參《太》11:29)。可見,“溫柔”是基督徒品性的核心成分。筆者著重就“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談一談自身的體會。

我缺乏溫柔。然而自從歸信主耶穌,我的體會是:家庭是學習溫柔的最佳場所,牧師是學習溫柔的最佳“職業”(呼召)。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是學習溫柔的最佳途徑。

 

最佳場所

 

家庭的矛盾和衝突相當普遍,即使是基督徒家庭也在所難免。化解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實在是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發生矛盾時,無論是據理力爭——擺事實、講道理,還是逃避——“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都不解決問題。不如乾脆自覺和主動地視之為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

我的一點體會是:首先,要勇敢地面對矛盾和衝突,努力做到不爭辯、不逃避、不生氣、不動怒,操練心平氣和的態度。

做到這一點之後,接著要心懷誠意、積極主動地尋求溝通和交流。要多花一些心思,多有一些創意,製造良好的溝通氣氛和機會。

第三,失敗了再重新開始,堅持不懈,絕不輕言放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往往經歷了長期和反復的積累過程,因此化解起來也就不是那麼輕而易舉。不要性急,把這個過程當作學習溫柔的上乘機會好了。

 

最佳“職業”

 

為什麼說牧師是學習溫柔的最佳“職業” 呢?因為一方面,教會裡人際關係非常複雜,另一方面,教會的性質和目標是合一相愛。這兩方面結合起來,就構成了對牧養工作的挑戰。

牧養會眾還不是最具挑戰性的,最具挑戰性的是牧養教牧同工和長執同工。因為這些教會領袖(包括我本人在內)很善於教導別人,對自身的問題卻往往缺乏警覺,也未必聽得進別人的提醒和教導。

面對這種挑戰,我的心得是,首先,要放下事工導向,學習關係導向,把人和關係放在事和結果之前。其次,要放下理想主義和完美主義,學習接納和包容人(包括自己)的缺陷與軟弱。若缺少這種接納和包容,就會產生不滿、批評、論斷,結果不但不能增進關係,反而還會破壞和諧,導致衝突。第三,相信主耶穌是教會的頭,祂掌管著教會的一切。這樣的信心,有助於我們放手,也有助於我們接納和包容人的缺點與軟弱。

牧者還需要學習“神聖對質”。所謂“神聖對質”,其實就是根據《馬太福音》18章15-17節的原則,執行教會紀律。

面對教會中的問題,如淫亂、結黨、異端或破壞教會紀律等,牧者不能採取“鴕鳥政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種態度是對主的託付不負責任,也會使問題變得更加嚴重。那麼,當如何處理呢?

《加拉太書》6章1節:“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

《提摩太後書》2章25-26節:“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上帝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

神聖對質不能像其他團體進行紀律處分那麼簡單,而是要本著基督的溫柔,盡量挽回犯罪的人。由此可見,神聖對質包括了幾個要素:

1, 本著基督的溫柔,遵行聖經的原則和程式(參《太》18:15-17)。2,面對當事人,誠懇地指出問題的要害。3,盡量挽回。

神聖對質本身,就是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

最佳途徑

 

學習溫柔的最佳途徑,是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

首先,要理解基督的神、人二性:

《希伯來書》4章15節:“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

《希伯來書》2章17-18節:“所以,祂凡事該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希伯來書》5章7-10節:“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並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祂為大祭司。”

這些經文都清楚指明了基督的人性,和祂的神性。我個人的領會是,“聖靈—基督論”首先肯定基督百分之百的人性,在此基礎上,再從基督百分之百的聖靈來理解祂的神性(參《約》3:34)。

基督的人性既和我們一樣(當然不包括我們的原罪),而我們也有聖靈的內住和引導,這樣,我們就可以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了。

與基督的溫柔最貼近的形象是“上帝的羔羊”和“被殺的羔羊”。

《以賽亞書》53章6-7節:“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祂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祂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祂也是這樣不開口。”

上述“羔羊”的形象,與聖經經文,特別是四福音書中耶穌和祂的言行,結合在一起,可以幫助我們默想基督的溫柔。持之以恆,並在實際日常生活中行出來,能促使我們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

 

 

作者來自湖南,理論物理博士,現於加拿大溫哥華牧養教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誰是同性戀文化中失落的一代?(王敏俐)2017.02.05

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05

 

2016年底,同婚法案在臺灣一讀通過,審議的過程沸沸揚揚,反對者與支持者形成強烈的分化與對立,也造成台灣教會內部各種不同的分歧與衝突。不管我們的立場與態度為何,不可否認的是,同性戀文化早已進入大眾視野,漸漸成為一種社會主流。

 

衝突與影響

事實上,在第一陣線上受到衝擊與影響的,是身心靈尚待形塑與引導的下一代,以及肩負領導他們的父母;而教會若不能在這個議題上尋求一個滿有恩典與真理的立場來教導,必要失去年輕的世代。

同性戀文化與同性戀運動,使得年輕的一代跳脫傳統的性別藩籬,開啟自己性向的探索。他們更勇於公開地表達自己性向上的不確定,但許多時候,自由探索不但無法使他們得到更多的自信與安全感,反而在各種感官刺激的追逐中,陷入更深的孤獨與迷惘。

 

一份調查報告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2016年8月提出一份報告,在報告中,他們針對9-12年級的公、私立高中生,匿名自願調查問卷,探討在美國青少年之中,性傾向的游離,對中學生的生活、情緒、人際關係所造成的影響與後果。

根據研究報告顯示,在美國的高中裡,估計有130萬(1.3 million)的LGB(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同性戀與雙性戀者),約佔全美高中生的8%。在調查中發現,LGB高中生曾採取自殺行動者,相對於同儕中異性戀者(straight),在比例上相對高出5倍,曾嘗試海洛因和甲基苯胺等藥物者,則超過4倍。

在報告中顯示,約有50萬高中學生不確定他們自己的性取向。CDC的研究發現,LGB與不確定自己性取向的高中生,有更高機率牽涉到風險性行為(the risky behaviors the CDC measured),如喝酒駕駛、受霸凌、被強暴、攜帶武器到學校等。(註)

 

心疼與擔憂

這份調查報告帶給我們一定程度的震撼,也讓我們為性傾向游離的中學生,有許多的心疼與擔憂。很顯然在一個性別混淆的世代中,這些在性向上流離失所的青少年們,並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長輩、親人或輔導,來陪伴他們,以至於他們在找不到人生定向時,選擇以自殺自殘、毒品尋求解脫;以至於他們在無法相容與同儕時孤軍奮戰。

我想起袁幼軒在他的見證中提到,他向父母表達自己性傾向時的對話:“我是個同性戀!”

當他向父母表達自己真實的處境時,父母並沒有準備好要如何來面對與陪伴;在一陣沉默後,他的母親憤然給兒子一個抉擇:“究竟要這個家,還是要‘同性戀’?”

“如果你們不能接納我,那我沒得選擇,只有離家出走!”敞開自己卻感受到更多的拒絕,使得當時憤怒的他切斷了與父母之間的連結。直至他們一家因著上帝的憐憫,再一次重新建立連結,袁幼軒在上帝的恩典中立志過一個聖潔的生活,獻身為主傳道。

恩典與真理

在彎曲的世代,求主憐憫每一位父親與母親。事實上,若身為父母的我們,認真地看重上帝將孩子託付給我們的重任,看重我們和孩子的關係,敏感於孩子的需要與掙扎,我們或許不會等到孩子說出自己的處境時,慌張不已,無從應對。我們或許在孩子開始面對世俗文化的進攻之前,與他一同面對性向上的爭戰。

正因為袁幼軒曾經歷過這樣的迷惘,所以他提醒道:“我們必須要跟孩子們談性教育,我知道這很困難,因為我們不習慣討論這種隱私的問題。可是我跟你擔保,你不跟孩子們談性,世界就跟他們談,用不合聖經的性觀念對孩子們洗腦。”

許多基督徒談到同性戀時,急切的想要闡述真理,卻忽略了上帝的恩典。他們認為同性性行為和同性之間的情侶關係,是最邪惡的罪,因此害怕觸及甚至蔑視同性戀者。

若我們為了真理而犧牲恩典,那麼我們所訴說持守的真理並非完整完全;另外一部分的人看重憐憫而忽視真理,以愛之名無限度地包容、不論斷,卻不願意幫助陷入困境者,面對他們的選擇所帶來的後果,那麼這樣的愛與恩典也充滿危機,是一種更殘酷的愛。

 

耶穌所走的道路

上帝的兒子來到這個世上,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這是一條耶穌所走的道路,也是一條每一個基督徒父母必須走上的道路。在同性戀文化中,我們的孩子在學校、電影、同儕的影響中,正在形塑著他們的價值觀。

當他們面對性的掙扎與誘惑時,求主使我們不要因著工作、對世界的追求,甚至是教會的服事,而錯過了對他們的引導與陪伴。願我們的孩子在同性戀文化中,不要成為失落的一代。

註:取自談妮 2017年1月4日在其個人臉書上的翻譯報導《第一次全美對LGB青少年的調查與其風險性行為》。

參考資料:

  1. “Sexual Identity, Sex of Sexual Contacts, and Health-Related Behaviors Among Students in Grades 9-12——United States and Selected Sites”,2015

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5/ss/ss6509a1.htm?s_cid=ss6509a1_w#T8_down

  1. 袁幼軒個人見證:http://www.yuanyouxuan.com/videos/
  2. http://www.cdn.org.tw/News.aspx?key=6384

 

作者來自臺灣,留學德國,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大秦景教碑建立(賀宗寧)2017.02.03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2.03

 

西元781年2月4日,唐德宗建中二年正月初七,主日,波斯來華的景教傳教士伊斯(Yazdhozid)在大秦寺的院中豎立了  一個石碑。這個石碑記述了景教在唐朝流傳的情況。石碑的標題是“大秦㬌教流行中國碑”。

所謂的“景教”,其實是基督教的一支,源於安提阿教會。

碑文由波斯傳教士㬌淨撰刻,唐朝的朝議郎前行台州司參軍呂秀巖書並題額。碑身髙197釐米,下有龜座,全髙279釐米,碑身上寬92.5釐米,下寬102 釐米,正面刻著“大秦㬌教流行中國碑並頌”,上有楷書32行,行書62字,共1780個漢字和數百個敘利亞文。

此碑不知何時流失於戰亂之中,後於明熹宗天啟3年(1623年)在西安出土。

 

後來,不少西方傳教士得知後,爭相拓片,並翻譯成歐洲語文,寄往歐洲本國。當地人怕此碑被他們盜走,秘密地把碑抬到附近的金聖寺內,豎起來交寺僧保管。但不久因戰亂,碑寺被焚毀,碑石暴呈荒郊。

20世紀初,一丹麥人出三千金買下此碑,準備運往倫敦。學部尚書榮協揆獲知此事,命陝西巡撫制止此事。最後該丹麥人同意廢除購買合同,但獲准複製一個大小相同的碑模帶回倫敦。1907年陝西巡撫將碑入藏西安碑林寺(現碑林博物館)。


1907年9月3日,金勝利寺荒涼遺址上的石碑,右起第二個石碑就是《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不久,此碑即遷入碑林寺。

 

景教碑除了敘述景教在中國的情況之外,也記述了景教的信仰。下麵的兩句尤其是景教的信仰核心:
於是我三一分身㬌尊彌施訶戢隱真威,同人出代。神天宣慶,室女誕聖於大秦。

設三一浄風無言之新教,陶良用於正信。

翻成白話文,這兩句的意思是:

因此,三一真神派遣光明榮耀的尊者(聖子救主)彌撒亞,隱藏了他的榮耀,降卑為人,來到人間。神差遣天使報佳音,宣告童女馬利亞懷孕生聖子於大秦。

祂建立三一真神之新教,聖靈默默指引﹔因信而稱義。

其中“彌施訶”就是今天基督教所講的“彌賽亞”,

“淨風無言”就是指“聖靈默示”。聖靈,原文pnuema的意思就是風。

“陶良用於正信”意思是因為相信而成為“良”,就是今天基督教講的“因信稱義”。

景教在西方後來的正式名稱是“東方亞述教會”(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是由原來在教會歷史上著名的安提阿教會的部份信徒,與在羅馬帝國旁的亞述人合併成立的教會。他們尊稱在431年被以弗所公會判為異端的聶斯托流為“聖徒”。後來擴展到波斯。在主後600多年時,差遣了許多的宣教士,到中亞、漠北(蒙古)、印度、及中國傳福音。建立了非常大面積的教會。

東方亞述教會迄今仍然存在。這幾年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及伊拉克殘殺的基督徒大多都是這個教會的信徒。

景教(東方亞述教會)差派宣教士在亞洲各地傳教的地圖。

據石碑所載,唐太宗貞觀9年(西元635年),有景教“大德”阿羅本來華,太宗遣宰臣房玄齡迎之於長安西郊。迎入朝廷。並邀請到藏書室,翻譯經典。太宗在禁宮內親自問道,深感此道之正義和真實,合適傳與百姓。於是在貞觀12年7月,詔令在長安義寧坊建立景教寺。剃度21位僧人管理。太宗還命畫皇帝肖像一幅,懸掛於寺廟之壁,據說是天姿泛彩,滿室生輝。

景教在唐代歷經唐太宗、高宗、武則天、中宗、睿宗、玄宗、代宗、德宗、憲宗、穆宗。按石碑所記,曾經“法流十道,國冨元休;寺滿百城,家殷㬌福”。可見景教曾在全中國超過百城設立教堂。但是,信徒大多數為上層社會人士。其中最有名的是唐朝的中興名將,中書令汾陽郡王郭子儀。

到唐武宗會昌五年(西元845年)武宗下令“滅佛”,廢除佛教,波及景教。史稱“會昌滅法”,景教自此衰退,前後在中國中原流行了200餘年。

我們要問:景教來華210年,何以禁教一年即消沉而不如佛教?我們從景教的傳教策略,可以得到借鑒:

1.依附佛、道:基督教初次入華,為求“本色化”,也因人才有限,譯經者借用了大量的佛、道教的思想和語言,失去了基督教之獨特性。

例如“淨風無言”指“聖靈默示”, “剃度“指”按立傳道人”。

2.寓教於政:僅受皇帝重視,雖取得王公大臣贊助,但未能普及於民眾。因此一旦統治階級的支持消失,教會的人力、財力皆受嚴重打擊。

這是今日宣教工作應注意的課題。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 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 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pan.baidu.com/s/1pL98oiv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除你以外,無所愛慕──《與神同在與屬靈格言》讀後感(神僕老麥)2017.02.02

神僕老麥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2.02

 

1611年出生在法國下層社會的勞倫斯(Brother Lawrence),曾當過兵,作過隨從,1649年進入巴黎的一所修道院當廚師。

這位卑微的弟兄,卻是蒙福的人,他自年輕時就體驗到“隨時與神同在”的秘訣。

《與神同在與屬靈格言》這本書,前半部記錄了勞倫斯與別人的4次談話,以及他寫的16封信——這些談話和書信,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就是“與神同在”。後半部,則是勞倫斯的屬靈格言、品格與思想集錦。小小一本書,卻讓讀者受益無窮。

 

應當關注的是什麼?

 

根據勞倫斯的領受,原來阻礙我們來到上帝面前的,不是外面的環境,乃是我們接受了外面環境所給的雜亂訊息,而失去了裡面與主的交通。我們的小信、情緒、過犯、遲鈍等,常阻隔在我們與上帝中間。

人若想與上帝同在,必須先倒空自己的心,因為上帝要獨占這心;心若不空,祂就不能獨占,不能自由地在裡面工作。我們唯有捨去一切,才能得到一切。

信主以前,罪在我們與上帝的中間;當上帝將我們的罪挪去、洗淨以後,我們又趕緊將“勤勉”與“行為”放在我們與上帝的中間,“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基督徒在靈命上不進步的原因,就是專注在懊悔或對付,而忘記以愛神作他們的目的。”

有一個週末,我到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當地教會安排我在講道後回答問題。一位一臉愁容的姊妹舉手,小聲地說:“我從大陸來,嫁給一個美國人。在這偏僻地方,朋友也不多,我埋怨上帝的安排,也怨恨自己的選擇。每天丈夫出門上班後,我在上帝面前省察,覺得自己犯了很多罪,對丈夫沒有好臉色,對生活也沒有正面、積極的態度。但是晚上丈夫回家,我又故態復萌。有時明明知道自己在犯罪,仍不願意改變態度。這樣每天懺悔,每天又犯罪,實在內疚。請問牧師,我該怎麼辦?”

我首先肯定她對於罪的敏感,以及對上帝神心意的認識。接著我指出,使徒保羅與她有一樣的掙扎,“所以我願意行的善,我沒有去行;我不願意作的惡,我倒去作了。”(《羅》7:19,新譯本)

我建議她:“不要再專注你的罪,你的罪已經被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了。從現在開始,專注在榮耀上帝上面。每次說話、行事為人,要禱告,問聖靈:我怎樣說、怎樣做,才能榮耀上帝,配得上我所蒙的呼召?”

立時,我看到她的臉好像一朵花一樣開放了,從晦暗一下子到綻放光彩。我知道她當場釋放了,她關注的焦點,已經從“犯罪與否”,轉移到“榮耀與否”上了。

何需去別處尋找!

 

理性的無限擴張,讓今天的基督徒在愛神上有困難,需要藉著聚會、讀經、默想、靈修,為自己找愛上帝的“理由”。但勞倫斯說,他多注意愛上帝的感情,而非思索愛上帝的理由。

有人盡力要讓自己進入默想的美好當中,想讀更好的屬靈書籍、聽更好的講道或詩歌,好讓自己能夠更愛上帝。勞倫斯形容這樣的基督徒是可憐的,“稍微得著一點,就滿足了……出去到自己的外面去找,好像要從別人的口中、別人的方法中找到神的同在”。

其實我們不必往別處去尋找祂,祂就在我們的裡面,“寶庫就在我們裡面”,但“我們拿得辛苦,一但拿到了,竟也不敢多拿……我們阻攔自己繼續得著” 。

人隨時能和上帝交談,“無論在吃飯或在眾人中間,甚至是犯罪的時候,只要將我們的心舉起向著祂,就是最微小的紀念,都是祂所悅納的啊!”我們無須大聲高呼,因為“祂比我們所想的更近”。這也是為什麼勞倫斯認為,這一切都應當被挪去,免得阻礙我們親近上帝。

不要因有快樂的感覺,才尋求上帝、愛上帝。無論這種感覺多好,它永遠不能像簡單的信心那樣帶領我們親近上帝。而上帝的同在一旦得著,不但難以再失去,還能在有意與無意中,得著屬靈增長,“那些被聖靈勁風所吹動的人,就是在睡眠中,也是在進步的。”

苦難就失去了苦味

 

30多年來,勞倫斯心裡一直充滿著喜樂。有時,喜樂大到他還得想一些方法,或找一些事情來舒緩一下,才不會讓旁邊的人覺得他太奇怪。他看著全世界的人都受苦,惟獨他快活。雖然他自認,他配得殘酷和痛苦,但他卻享受極大、不斷喜樂,並且這喜樂,簡直是他容納不了的。

他求上帝,將別人所受的痛苦分一些給他。雖然他知道自己也是極軟弱的,只要上帝離開他一刻,他就成為全世界最敗壞的人。但是他知道上帝不會離開他,因為信心已經給他強有力的保證。他知道上帝永不離棄他,除非他先棄絕上帝。

他也將痛苦視為上帝愛他的標誌——與上帝一同受苦,縱然是痛楚與苦難,也是樂園。如果沒有上帝,縱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快樂,也變為地獄。愛能使苦變為甜,人若愛上帝,為祂受苦,就有喜樂和勇敢。因此,他病痛時也常常不求醫治,只求上帝賜力量,讓他能勇敢、溫柔地忍受。

許多基督徒求上帝改變自己的配偶、孩子、父母、上司、牧師、弟兄、姊妹,無非想藉著改變別人或環境,使自己生活得更好。但勞倫斯接受上帝的安排,更進入(支取)上帝的同在。既然苦難是愛他的上帝所賜,苦難就失去了苦味,病痛就不痛,困難就不難,呻吟也要成為歡笑了!

筆者在牧會時,也學習勞倫斯,在生活中隨時支取上帝的同在。不要因自己是傳道人,就要“追求”屬靈,“想要進步得比我所得的恩典更快,豈不知人不是一天就能成聖的啊!”屬靈當是上帝同在的結果,而非追求的目標。“因為我們有了恩典,任何事情都能做;沒有恩典,只會犯罪。”

 

作者畢業於富勒神學院,現在北美牧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