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敞開的門(主鑒)2019.1.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2.5 主鑒 經文:“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啟》3:8) 在啟示錄的七間教會中,非拉鐵非教會是除了示每拿教會之外,另外一個在主耶穌的眼中完全沒有差評的教會,因為她雖然只有一點力量,卻在試探之中遵守了神的道,也沒有棄絕耶穌的名。 非拉鐵非教會面臨的試探是什麼呢? 你是否註意到,這封寫給非拉鐵非的信中,充滿了門的意象?比如主耶穌在這裡自稱拿著大衛的鑰匙;主也宣告說祂已經為忠心的非拉鐵非教會開了一個敞開的門;而得勝的非拉鐵非教會將會成為神聖所中的柱子,永不再出去(到門外)。 非拉鐵非教會面臨的是一個“要進入什麼門”的試探——看起來,如果她想要被同時代的猶太群體認可,她就必須要否認耶穌的名;看起來,當時的猶太群體似乎壟斷了進入天國的鑰匙;但感謝主,事實是耶穌基督才是拿著大衛鑰匙的那一位。祂開了門,就沒有人能夠關;祂關了門,就沒有人能夠打開! “進什麼樣的門”也是許多人要面對的試探。世俗中許多重要的單位都有一扇輝煌而又森嚴的大門,這些重要的鐵門、紅門、密碼門都由重要的人物把守著;許多人的夢想就是要想盡辦法進入這些門。因為只有進入這些門,人生上升的通道才有可能。 但如果要進入這些大門,你需要否認耶穌的名,你會怎麼選? 我身邊一位姐妹正在經歷這樣的試煉。她向來優秀且上進,研究生畢業後在一所非常好的公立學校實習。期間,由於一次謝飯禱告,她的信仰背景被關注,并被要求在限期內答復:要麼放棄信仰選擇工作的機會,要麼堅持信仰,但恐怕是沒有機會進公立學校系統。 遇到這種情況,你怎麼選? 在說出任何容易的答案之前,我們進一步假設,如果不只是一扇門,而是整個城市的所有重要的大門都如此專橫呢?如果整個社會的大門都如此呢?如果整個時代的大門都如此呢?你怎麼選?就像美國科羅拉多州基督徒蛋糕店的那位老闆,因為拒絕給同性戀“婚禮”做蛋糕,而面臨傾家蕩產的威脅。 如果你也遇到類似的艱難,如果你也是那略有一點力量的非拉鐵非教會,讓我們記住,唯有主耶穌基督才是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那一位。 感謝神,我們的姐妹,雖然只是年輕的實習生,禱告後,她勇敢地回復說會堅持信仰,但也會在專業上更加努力。奇妙的是,上級最後表示不再追究她的信仰問題,但說會在專業上更嚴苛地要求她。這個年輕人的見證依然在進行中,如果你看到或者聽到這篇文章,請為她禱告。 禱告:天父,在世界面前,我們常常發現自己只是略有一點力量,幫助我們可以忠心地遵守你的道,不否認你的名。因為只有你的門是我們想要努力進去的;只有一種名分是我們想擁有的,並要寫在我們的生命中如印記,那就是神的名和耶穌的名。正是奉耶穌基督的名,我們如此禱告,阿們!

成長篇

神國巨嬰(呂居)2019.2.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2.4 呂居 經文:“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基督徒有時會有一種錯覺,認為信主後的道路應該是花香常漫的坦途,即便偶爾有皺眉之事,只要拿到主面前,就可以冰消雪融、迎刃而解。 存著這種心態在世間行走日久,我們的信心會日漸磨損,有時還會逐漸積攢怨恨。我們就像被寵壞的孩子,只要生活稍有不順心之處,就會狐疑、抱怨,覺得上帝不夠意思,不看顧我們,否則怎能容許不順心的事情發生在祂兒女身上。漸漸地,我們裡面感恩的心日漸衰退,對上帝的疏離或怨尤卻是與日俱增。 我們可能忘了,這世界本來就是充滿苦難的,各種哲學及宗教對人生的一個基本診斷,就是人生總體上帶著悲劇色彩,苦難不可避免,而且苦難通常要比順心快樂的事情來得多。正如俗語所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 心理學者武志紅在2016年寫過一本刺痛國人的書,叫做《巨嬰國》。他在書中尖銳地指出,大多數中國成年人的心理水平停留在嬰兒期,成年巨嬰是一群活在全能感中的人,一旦受挫,他們的自戀就會有崩毀的感覺,一個小挫敗,就會讓巨嬰產生極端感受:“我這個人失敗了,我這個人差勁至極”。 福音派信徒中似乎也不缺“神國巨嬰”。有些神的兒女,被神的恩典寵壞了,一旦有任何不如意的事情發生,或上帝垂聽禱告稍微遲延一點,就會脾氣大發作,覺得上帝不愛他(她),拋棄他(她)了;甚至從此開始信心低落,自暴自棄、怨憤叢生、埋怨上帝,進而與神產生隔膜,逐漸遠離,這是典型的“巨嬰”症狀或“巨嬰”情結。 神國巨嬰們大概忘記了,我們生活在一個墮落的世界里,即便是我們這些蒙了救贖的人,也仍然在今世“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等候基督的復臨,等候完美國度的降臨。 因此,我們可以在患難中有盼望,並且是歡歡喜喜地盼望。世界雖墮落,但我們可以為一株花朵感恩,為一米陽光讚美,為牧者的恩言、弟兄姐妹的愛心而歡樂。與此同時,我們也在暗夜中焦慮,在逼迫中躲藏,在匱乏中呼求…… 巴刻在《認識神》的第21章提到“內在困厄”,他指出福音含有嚴酷(cruel)的層面。上帝驅策我們離開“有求必應”的初信嬰兒階段,讓我們經歷困頓艱難、內憂外患的處境。一方面我們裡面的怒氣、自憐、試探捲土重來,甚至比以前更加猛烈;另一方面我們外面的環境也舉步維艱,和親人、同事、教會同仁的關係讓我們煩惱;魔鬼的攻擊、世俗的誘惑也重重圍困我們;似乎這一切都是上帝有意加給我們的,好讓我們不再做嬰兒,竭力進到成熟、完全的地步。 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神,你对我们的爱是完全地接纳,让我们在你的恩典里面自由释放;你对我们的爱也是严格的,好让我们长大成人,满有基督的样式,我们为此向你献上感恩!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

成長篇

什麼是“等候神”?(巍樸)2019.01.2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01.25 巍樸 經文:“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 (《詩》130:6) 有些弟兄姐妹願意在靈修中學習“等候神”;當基督徒遇到困境難以擺脫、冤屈無處申訴的時候,也常彼此勉勵,要“等候神”。聖經結尾的禱告“主耶穌啊,我愿你來”(《啟》22:20),正是一個等候神的禱告。 可以說,基督徒的一生,就是“等候神”的一生。我們都在等候親愛的救主耶穌再來;等候徹底卸去一切屬世的纏累;等候主臺前的審判與獎賞;等候救主擦去我們的眼淚、撫平我們的傷痛;等候與主同作王的榮耀;等候新天新地的降臨…… 然而,有時也聽到弟兄姐妹說,等候神卻不知能不能等來啊。還有基督徒把這件事神秘化,似乎要經過某種特殊的操練才能夠“等候神”。 其實,等候神既不複雜,也不神秘,更不空泛、隨機。等候神不是像等候一艘永遠不知何時會靠岸的帆船,也不是像等候一顆今晚會否劃過天際的流星。等候神更不會像著名荒誕劇《等待戈多》所描述的那樣,流於徒然和茫然。 《詩篇》130篇的作者在聖靈感動下寫道,“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這句後半的重複,不僅表明一種迫切的心態,也表明了一種確定的心態。 請思想一個問題:守夜的人,是否百分之百地相信天一定會亮?有哪一位守夜的人,某一個晚上突然糊塗地自問:“今夜會不會永遠黑暗下去了,這次等不來天亮了?”不會的!任何一個守夜的人都堅定地相信,縱然天再黑,縱然夜再冷,天一定會亮的! 等候神就是這樣。 實際上,等候神就是信靠神,無比堅定地信靠、倚靠祂。《詩篇》25篇3節說,“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詩篇》22篇5節則說 “他們倚靠你、就不羞愧”。《羅馬書》10章11節也說 “凡信他的人,必不至於羞愧”。 預報未來的天氣是難度極高的工作。筆者曾經參加過一對氣象學家的婚禮,新郎還曾獲得過天氣預報競賽的獎章。但是他們選定舉行婚禮的那天,天氣卻無比糟糕,大雪及膝,許多車子陷在雪里,許多參加婚禮的賓客無奈遲到。主持婚禮的牧師幽默地調侃這對新人說,看來氣象學家也不完全可靠。 其實不只天氣,在任何事上,單純信靠世人,最後等來的都有可能是羞愧。但我們的神卻是掌管日月星辰、天空海洋、世間萬有、過去未來的主宰。聖經說等候、信靠祂的人,必不羞愧。這個“必”字,表明何等地確定,正如黑夜必定過去、光明必定來到那樣確定。同樣,《詩篇》130篇這首關於“等候神”的著名詩作,也以“他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作為結束。 你是否堅定相信,主的應許必定成就? 禱告:主啊,我的心等候你。即使我現在經歷磨難、打擊、痛苦,我相信你的恩典一定夠我用。即使我現在看不清未來,我相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