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沙漠中的胡杨

文屏         曾看过一幅摄影作品《胡杨》:黄沙漫漫中,一棵绿树从容自在地伸展在天地之间。我惊奇于沙 漠里会有这么美的生命。后来当我了解了胡杨,我就不再惊奇:胡杨的根伸入土壤极深,其深度往往是树身高度的几十倍。想像一下,两三米高的树和地层下五、六 十米深的根,还有什么可惊奇呢?那地层之下有汨汨清泉,滋育这沙漠上的葱绿。        当我在生活中看到有些基督徒无论顺逆荣辱,都怀有喜乐平安和源源不绝的爱时,我也不再惊奇。他们是不会被人世的“沙漠”吞没生命的人,因为他们的生命深深地扎在神的活水泉源之中。人世恶境非但不能熄灭他们的生命,反而成为其丰沛生命的见証。 作者来自贵州,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现住加州,为全职妈妈。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四有新人

陈贵皿         回头看我来美国的这几年,每一步都是神在引领我。从我准备TOEFL、 GMAT,到申请学校,从签証到踏上美国大地,从找房子到找校园工作,从课业到各种专业考试,处处都有神的手。但其中最重要的,乃是从不认识神到知道神, 从知道神到相信神,从相信神到依靠神,从依靠神到顺服神,以至于我现在人生的目的就是为神而活。 以前的我,不论是别人看来还是在自己眼中,都属于“四有新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理想乃是升官发财,有钱有势有地位。道德乃是做好人,不做坏事。文化是明显有的,能从大陆那许多的“天之骄子”中闯出来到美国留学,更是“骄子中的骄子”了。纪律则是我能控制自己。 当我信了神,认识了真理后,才发现以往这 “四有”都有问题。钱、权、地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生在世七八十年,匆匆一过,就要面对死亡和神的审判。七八十年的享受与永恒相比,算得了什么呢?我 能控制自己不做坏事,却不能控制自己不起坏念头。而且人的道德标准都是相对的,比大部分人好就是有德行的人,但若以神的标准来衡量人,则没有一个人是义的。我以往所追求、所骄傲的文化、学问,比起神的智慧奥秘来,还不如沧海一粟的一个细胞。我的纪律只叫我不要做坏事,却不能叫我去做善事,往往是我知道好 的没有做,知道不好的却去做了。 现在的我也可以说是“四有新人”,“因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后》5:17)我 的“四有”乃是:“有信心,有行为,有盼望,有经历。”我信耶和华是独一的真神,祂的儿子耶稣为我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流血洗净了我一切的罪,然后从死 里复活。我因信耶稣是基督就得以称义,得以坦然无惧地来到神面前,称祂为阿爸父。我因着信,就努力去传福音,劝人与神和好,在教会和团契中忠心地去做神所 托付我的责任。因着信,我就盼望神在永恒里为我及所有信祂的人所预备的,存留在天上的,那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的基业,以及那在我见祂时能加给我 的冠冕及称许。因着信,我天天与神相交,时常经历祂的信实与慈爱,也为自己为别人的祷告常蒙神应允,心情喜乐,非笔墨所能描述。现在的我,仍然在读书做学 问,仍在工作赚钱,而且比以往更勤奋,更尽心,为的是叫神的荣耀在我所行的一切事上都能得到彰显。 作者来自广州,现在密苏里州从事公共会计师的工作。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中年男人的眼泪

陈平         十几年前我从中国安徽来到美国读书。光阴流逝,我从一个青年人变成中年人,而我也在这段期间得着了永生之道--就是受洗接受耶稣为救主。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我信主后,对主内生活中常见的几种现象的看法的改变。 之一 哗哗的眼泪        来美不久我就参加基督教会的活动。我很喜欢这些活动,但我发现教会里眼泪特多。在一些聚会里,尤其前面几排都哭成一片﹙可能灵性高的都坐在前面几排﹚,我们坐在后面的慕道友觉得莫名其妙。没有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们哭得那么伤心?是不是基督徒感情比较脆弱?特别是有一位太太,每次祷告时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 泪,哭得我头皮发麻身上发冷。所以每次她祷告我都很紧张,要做好思想准备。总之,对教会有这么多眼泪实在不太习惯。         后来我信主成为基督徒,我发现我的感情变得丰富了,在作见証分享时,经常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哭得像个baby(婴孩)。有时并没什么好哭的,不知怎么回事哭得那么动感情,我想一定也让当时在座的不少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为什么会这样?我后来思考这个问题,明白这是圣灵感动。我们在父神面前就像小孩到父母面前,神的爱使我们原来刚硬的心变柔软。尤其因为以前我对这个问题的态度,神又给我这方面特别的恩赐,所以哭得特格外水平。         信主后我的眼泪多了很多,听见証分享和弟兄姊妹一起流泪;上下班路上听基督教电台常会被感动得流泪;数算神的恩典时流下感激的泪;祷告被应允时流下兴奋的泪;教会弟兄姊妹有病痛和困难时流下难过的泪;和妻子生气后,圣灵来安慰我并教导我要像基督爱教会那样爱妻子时,流下惭愧内疚的泪。我也流过雄壮、气势磅礡的泪--那是去参加Promise Keeper(守约者大会)时,近十万的男子汉一起欢笑,一起流泪,那种美好的感觉只有在主里才能享受得到。几乎每位讲员讲道我都会流泪,特别是一位讲员 代表父亲向儿女们道歉,请他们原谅我们在养育他们中的过错时,我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淌。我也不去擦,让它滴在衣服上、地上。感谢神使我们基督徒成为感情丰富 的人。        另外听说眼泪对眼睛很有好处,眼泪可润滑干燥的眼睛,清洗眼睛脏物。但是,我想眼泪也可以滋润我们的心田,使我们心更柔软;可洗去我们心灵中的污物,使我们的心灵更加纯洁。现在我不再为自己流泪感到不好意思,也能理解其他弟兄姊妹的眼泪。 之二 毛著学习小组         信主后我作过见証分享,但在很长一段日子内,作见証时不肯引用圣经经节。为什么不引用圣经呢?我想从国内来的和我年龄相近或比我年长的都知道,我们基督徒的查经班很像“毛主席著作学习小组”,而见証分享和文革期间学毛主席著作心得交流会的形式很类似,如果再引用一段圣经就变成完全相同的模式了。记得在国内最流行的一种心得交流,是某人遇到困难或危险时,毛主席的话就在耳边响起,很快地困难解决了,而危险也排除了。这类心得体会,我自己也编造过很多次。所以教 会的查经、分享和见証会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搞个人崇拜的荒唐年代。         我们一些未信主的朋友和我们开玩笑说,你们在国内政治学习还没有学够,到这里还继续学?我知道自己来学圣经、作见証分享是神的爱吸引我,尽管形式有点困扰。直到有一次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篇短文,讲到同一图案被两类人 用来象征完全不同的意义:被坏人用成野蛮、残忍、罪恶和疯狂的象征;善良人却用来代表友好、和平和美好。这篇文章使我想到,图案和一些形式本身是中性的, 关键是什么人、如何使用它们。基督徒用查经、分享见証的形式来学习神的话,并赞美感谢神,这种形式就变得美好,令人喜爱。如用这种形式来学习人的话,赞 美、崇拜个人,这种形式就变得丑陋、让人厌恶。现在我对查经、分享见証的形式不再感到困扰,见証时引用圣经也成为理所当然的事了。 本文由密西根州奥克兰华人教会提供。作者来自安徽省。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蜗牛

舍人        一只蜗牛在阴湿的地上向前蠕动。用手指轻碰一下,便立刻缩进圆圆尖尖的硬壳里,许久不出来。        出于好奇,我捡起一支干枯的枝条,竖立在蜗牛的前面。它探出一对细长柔软的触角左右扫动着,然后改变方向,绕道前行。几次,都是如此。        我再次将细枝条插立在它的面前,就在它两只触角空档的正中间,使它无法回避。        它停下来,再次试探考量著前面的阻挡。片刻,便用触角、头部和颈部用力推著,用自己柔轫的躯体尽力挤著,压着,迫使我手里的枝条渐渐地向一侧弯曲,连我的手都可以感受到这小柬西惊人的力量。         手里的小枝条又弯曲了许多,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弧度。这小家伙一半的躯体就要过去了。         我不由地从心里发出一声赞叹,并决定不再打搅它了。         “叭”,细枝条清脆地响一声,却没有完全断裂。         蜗牛又做了一个大动作,我以为它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却发现它出人意料地扭回头,拚命著原路,逃回树荫的隐秘处,消失了。         我真为它感到惋惜。         如果它再忍耐一会,再坚持一下--它几乎已经成功了;        如果它能看得更清楚一点--那不过是一个细枝条;        如果它最后的努力--是向前,而不是向后;        它便成了我的英雄。        如果……        如果我是它的话……        难道我不是吗?        难道我们不是吗?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轻易发怒

高鲁冀         1997年底,在教会全体议事会上,我被推举为执事,获通过。当初牧师对我说,有人提名我作执事,叫我祷告后,把结果告诉他。我自思,我何德何能,可作执事?但经过祷告,清楚地认清,我是不算什么,正如保罗称自己为罪魁一样,我身上也充满了污秽。 但是,主既然拣选了我,就要在适当的岗位上用我。作执事并不是为了荣誉,而是要更多地奉献。正如小女说的“你作执事,又付出,又得着,是主对你的磨练。”         既清楚了主的呼召,我就应勇于承受重担。没想到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对我这样信任,竟然一致通过我作执事。这是他们看到我的成长。         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天生的火爆脾气,像炮火一样,一点就炸。有时对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人。每当我发怒时,都像疯子一样,大声咆哮,有时还摔东西。当然,摔的都是不值钱的,像碗、电筒之类的。家中的古董细瓷,都从未摔过(这说明发怒时还有一定的理性)。尤其不对的是,有时在教会还发脾气,与弟兄姊妹一言不合,拍桌而起,推门走人,这多不好!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作教会的执事?有什么资格谈灵命的长进?        奇怪的是,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不仅仅看到我的缺点,更看到我的成长,他们对我的鼓励与关爱,使我惭愧不已。        我自小刻苦读书,不落后人,曾有过考甲等第三名而失声痛哭的往事--因为没考第一,惹得前来祝贺的亲友惊讶不已。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国内顶尖的学校。毕业后,更是时势造就,一人承担建造了不少毛泽东室外大型雕塑。才廿九岁年纪,就指挥千军万马,甚至毛泽东纪念堂室外大型群雕,我都是工程负责人,一人写出施 工总结报告。在文革年代,强调集体成果,不突出个人,报告拟以雕塑组名义发表,我发了脾气,那就不发!最后妥协,以雕塑组名义发表,但注明由我执笔。这一切,造成了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禀性。         1980年来美后,由于语言不通,又不思苦读,过去的优点,变成了负担,而所用的,并不是自己的专长,造成了极大的挫折感。加上与家庭分别长达十二年之久,一人独来独往,没有任何人能分担压力,使我形成了对社会充满了仇视的心态,觉得天下的人都 对不起我。在这种心态下生活,真是充满了恐惧,不知明天又有何种恶运临头。现在想想,真是害怕,我如果不信主,由于仇视的作祟,可能会犯下弥天大罪。像 1991年11月中国留学生卢刚,有计划地枪杀了爱阿华大学天体物理学的精英,然后自己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         我在想,我若没有信主,在各种巨大的打击接踵而至时,我也很有可能采取种种过激的行动,不仅对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自己也会身败名裂。        信主以后这十几年,若说我灵命的成长,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从“恨”变成了“爱”。我曾经对人说过自己很不成熟的见解: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圣经,“圣经是上帝救赎全人类的计划”;如果用一个字概括圣经,那就是“爱”。         信主以后,比以前有了更多的爱,对妻子的爱,对孩子的爱,对弟兄姊妹的爱,甚至对仇人的爱。         圣经里很多地方讲到爱,例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三章中,把爱阐述得这么详尽、透彻,真是无出其右者。《约翰一书》更启示我们“神就是爱”(《约一》 4:18)。《以弗所书》第三章保罗说道“主的爱长阔高深,无法测度。”他又在《哥林多前书》中说“基督的爱激励了我”。我们熟知的《约翰福音》3:16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的小女儿曾对我说:“因为你与神和好,所以与人也和好,你才有了爱。”说的真对,神就是爱!        与我结褵卅年的妻最了解我,她说,“你知道吗?这些年来,你的脾气改得好多了!”感谢主,虽然还有脾气,但已改得好多了,这也正是爱的结果。保罗在讲述爱的 真谛中有一条“不轻易发怒”,因为有爱,所以才“不轻易发怒”。我和妻都是能干而又有个性的人,一言不合,恶言相向,竞相争吵。但是妻信主后,她也整个改 变了。家庭有了矛盾,妻叫我们全家跪下来祷告,向主认罪悔改,求主作我们的主宰。她不仅更加温柔体贴,并且也很追求灵命的长进。她不辞辛苦地陪我去北加州 基督之家进深学房读书。她见証分享时说“我先生立志今后去传福音,他传福音,我也不能像木头一样呀!”她督促我完成神学功课,督促我对教会奉献,没有她的 督促,也没有今天的我。以前使我发脾气的“内因”和“外因”都变化了,我的脾气是改得多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生命之本

苏文峰         在现代美国教会史中,陶恕博士(A.W. Tozer,1897~1963)是一个被称为“卄世纪的先知”的神仆。他经常一针见血地指出福音派教会及信徒灵命的弊病,以简洁易明的文笔阐明有关生命和敬虔的信息。         1950年至1963年,陶恕担任宣道会《宣道生命》(Alliance Life)杂志的编辑时,曾在社论中提到:         “生命中有些重要而根本的元素,像柱子承托起整座建筑物一般重要。幸好这些元素并不多,而且不难发现。这些元素包括:爱、忠诚、正直及信心,再加上其他较次要的元素,就成为了一切高度复杂的上层结构的基础。        有智慧的人会简化他的生命,直接走向中心点。因为他知道自己只需留心那些生命的基本元素,其他一切就不用担心了。”        陶恕认为,许多基督徒在生命中,常浪费太多精力去追求无数不重要的事。他们看来很忙,外表似乎满有恩赐、才干,但就像离根的枝子一样,经不起日晒雨淋,很快就枯干。因此在另一篇〈以灵为生命之本〉的社论中,他再次提醒:        “神是个灵,万物都藉祂所造,赖祂而生,所以灵是万物的实体,也是众生之本。         然而,我们无需深究其中的哲学理论(即使有的话),才能有此信念。我们只需相信圣经,就可清楚知道人其实是个灵,而身体只不过是外壳,内在生命才最重要。整本圣经更让我们看到生命的内外层面,并强调内在生命较短暂的外在生命更为重要。        因此,信徒若要胜过世界,就要像保罗美妙的凯歌一样:‘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 4:18)对基督徒而言,有价值的乃是永恒中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人看到的东西,在神来说,价值都不大。因此,神不在乎人的容貌或能力,而在乎人的内心。人 生其余的部分,也只不过是一个居所,让这内在的永恒生命居住而已。        要解决人生的种种问题,就要从灵命着眼,因为灵是生命的核心。如果人先处理内在生命的问题,很多困难都会迎刃而解。假如我们愿意把解决外在问题的一半时间,用于解决内在的毛病,成绩必定会叫我们欣慰不已。此外,我们要心 境平安,往往先要与神建立和谐的关系,这种说法似乎很奇怪,但事实确是如此。就如黎明降临,并不是因我们驱走黑暗,而是我们等待晨光的结果。        教会的问题源于灵,也要以灵解之。无论错在哪里,我们在解决教会问题时,都得认清问题的性质,并要从其本体开始。不管信徒有什么毛病,他都可透过祷告、爱心和按圣灵行事得着医治。可惜,当问题出现时,我们往往以其他方法加以解决,若不成功,我们才想起这个方法。”         注重生命的本质、回到属灵的根源、抓住最重要的事,正是我们今日中国学人生命成长最需要的信息。笔者谨以陶恕博士这些劝导,与众弟兄姊妹共勉。 本文参考书目:《无尽的一章》、《义人之根》、《午夜的复兴》(香港宣道出被社)。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泰晤士河边的葡萄树

三木         伦敦泰晤士河边有一座曾属于享利八世的古老宫殿。几百年前,人们在那儿种了一棵葡萄 树。葡萄树长得枝叶茂盛,每年都结果子。二十世纪初,这棵葡萄树虽然仍开花长叶,却突然再也不结果子了。人们请了很有名的植物学家来看,植物学家说这棵树 太老了,过了结果实的年龄了。人们听了,仍然决定保留这棵老树,不砍掉它--因为英国人喜欢古董。         到了三十年代,有一天,确切地说,在一夜之间,这棵树突然长出了几百串葡萄。人们惊讶之余,又请来了植物学家。植物学家说这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可是到了第二年,葡萄树结的葡萄比第一年还要多,而且从此以后,一年一年地结了下去。         好多年以后,有一艘挖泥船在泰晤士河中挖泥,突然被一大簇树根绞住了。因为那附近并没有树,所以工人们很惊奇。他们就把这树根送去鉴定,鉴定的结果是:这些根须竟是那棵葡萄树的。         真相就此大白:那棵本来快死了的老树,因为把根伸长到了泰晤士河里,所以又活了过来,而且年轻了,更新了,结出了累累果实。基督徒的生命也是如此。只有使根进入生命的活泉,深深扎根在基督里面,才能恒久结出果子。 本文取材自97年7月26日英国蓝培德牧师的讲章。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灵命的塑造

王志学 写作背景 在牧养教会的过程中,我因要面对不同的人的不同要求和看法,内心常有四分五裂之感。不同的人因不同的背景、气质、领受、恩赐和负担﹐面对教会发展的路线和事工的计划,也便有不同的议程。而往往他们的着重就成了他们的执著,他们的看见也成为他们的盲点。 在普遍不冷不热的教会气候中,难得有热心事奉的弟兄姊妹。然而我十分害怕热心但偏激的人。偏激的领袖往往有吸引人的魅力,但却不能带领教会或个人整全的发展和成长。他们的杀伤力很大,带来的后遗症可能很长时间还不能完全清理。 我们需要热心而平衡的领袖,我们需要全盘性和整体性的反省,在大图画(big picture)下来了解和安放个别的事工,个别的事工也在大图画下来定义自己的角色。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孕育了“神国子民的塑造与操练”的模式(见图)。此模式的基本要点是我们的事工须要平衡地顾及四方面的塑造:灵命的塑造、全人的塑造、群体的塑造和使命的塑造。而这四重塑造均分别有其重要的属灵操 练。 这是一个不完全的人所作的不完全的思考,只希望能激发读者作更深入的思考,而更重要的是圣灵引导读者活泼地把背后的原则应用在不同的事奉处境中。现在让我们从最核心的“灵命塑造”开始,因为属灵生命的塑造是一切塑造的根本。 一、灵命塑造的目的  “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加拉太书》4:19(和合本) “……直等到基督的特性在你们的生命中成形。”《加拉太书》4:19(现代中文译本) “……急切盼望基督的生命早日在你们心中长大成熟。”《加拉太书》4:19(当代福音) 在保罗深情的分享中,清楚说明了灵命塑造的目的:让基督成形在我们的生命里。新约学者冯荫坤进一步解释这节经文: “虽然这比喻在字面上是说基督在信徒身上成形,但就其真正的意义而言,则应把它倒过来说‘直到信徒取了基督的形像’;意即信徒接受基督按自己的形像在他们身上 塑造之工,在生命的每一方面皆顺从基督的管理,以致他们反映基督的形像、基督的品格,让基督的荣美在他们身上彰显出来。” 纵观教会历史,我们看见不同的灵修传统有不同的着重点,但它们的共通点均是指向耶稣基督,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他里面;你们在他里面也得了丰盛。”(《歌罗西书》2:9-10) 二、灵命塑造的重要性 1.从神工作的原则看 “神的工作有一个方程式:圣灵的能力+美好的灵性+方法。” --滕近辉 不同的人采用相同的方法来事奉,有些蒙神的祝福,有些却徒劳无功,关键是事奉者的灵性。方法与策略是不可忽略的,但有些人不懂方法,但有美好的灵性,神还是祝福和有奇妙的预备。我们的确见到有些人的事奉有“点石成金”的果效,有些人碰那件事工,那事工便凋萎;美好的灵性是重要的因素。正如邦兹 (1835-1913)说的: “教会寻求更合用的方法,而父神寻求更合用的人。今天的教会所需要的,不是更多与更好的机械式的新组织与新方法,而是圣灵所能使用的人--在祈祷上有能力的人。圣灵的能力不是藉方法而流出,乃是藉人;祂不是降临于方法中,乃是降临于人身上;祂不是膏抹计划,乃是膏抹人。” 2.从人的本质看 “神啊,你为了自己而创造我们,我们的心会永远焦躁不安,直至它安息在你里面。” --奥古斯丁(354-430) 安息在神里面不是我们信主的那一刻就完工的,那是一个一生不断的历程。什么时候我们的灵命呆滞不前,我们的心就感焦躁。若我们的心不安顿在神里面,便一定陷溺在不同的“瘾”)addiction)中:工作、金钱、关系、权力、色情、不良嗜好等等。 事奉者若忽略灵性的培育,他的属灵焦躁会驱使他卷进身心俱疲的“事奉”中,而且无法专注在一个岗位上,要常常转换工场。我们须不断聆听和回应主耶稣的慈祥呼唤: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你们…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马太福音》11:28. 3.从事奉的历程看 “缺乏安静,便没有祷告; 缺乏祷告,便没有爱心; 缺乏爱心,便没有委身; 缺乏委身,便不能服事有需要的人。” --德兰修女(1910-1997) […]

No Picture
成长篇

生命的雕塑

卢洁香 “苍蝇比太阳更高贵,因为苍蝇有生命,而太阳没有。” --奥古斯丁        生命是美丽庄严的,从神而来的生命更是充满了光明、力量和丰盛。在我初信主的那阶段,因为生命上的重生,像许多人一样,被主的爱所吸引,也对主有着一份单纯 的爱和热情。诗班、主日学、祷告会、查经班、团契、神学院……到处都有我的影子。这些日子一过就是五年,在各样的参与中自己的天赋和学识也得到了发挥和别 人的认同。         当时我并没有领略到属灵的道路是漫长而又曲折的,灵命的成长也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我只简单地把事奉当作事工的参与,把自己以往对社会、对主义的热情、理想和干劲统统转移到事工上,还自以为这就是所谓有恩赐的属灵人。现在当我回顾的时候,真为当时的我感到羞愧万分,就如同这 一幅对联道出了我的真相:“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可想而知,这样的一种生命只能是充满了骄傲、自义和私欲。         由于这样,我同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而我没有在神面前反省自己,只埋怨别人是出于对我的嫉妒。罪就如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一时之间我如同处于四面楚歌之中。在人际关系的红灯面前,我只能重拾独善其身、孤芳自赏的处世之道,仿佛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然而,这在中国人常有的清高正成为我灵命中的一个致命伤,因为天路历程是没有独行侠的。当我们只靠己力、与肢体间存在嫌隙和隔膜的时候,撒但就会施展各个击破的手段,在这情形之下,我们是最容易离开神的。         不久,我应第四届美加西北区福音冬令会的邀请,在大会上作个人见証。我并不知道在掌声背后,一连串的试炼正等待着我,我只沉醉在别人的赞扬声中。        从冬令会回到温哥华之后的第四天,当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赫然发现房子被贼破屋而入,我仅有的一些贵重物品被搜掠一空。我虽然非常心痛这些有纪念价值的东西,但因为素来对物质存洒脱之心,所以这困难很快就过去了。但一个月之后,从中国来的一个长途电话使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我亲爱的大哥患了末期肺癌。再 一个月之后,还未待我回去见他一面,大哥就溘然离世了……当我还处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我又被老板解雇了。就在短短的三个月,我失去了财物、亲人和工作。 虽然这些苦难不可以与义人约伯相提并论,但由于我不仅得不到期望中的安慰和支持,随之而来反而是严重的误解和污辱,而最致命的是,这些伤害来自教会中昔日亲如手足的人。         这一连串接踵而来的打击使我的生命一下子从光明进入了子夜。我虽一向强调以个人的坚忍来面对厄运,但此时我又怎能做到 “遇横逆之来而不怒,遭变故之时而不惊”呢?我被深深的愤怒、痛苦、失望所钳制,在个人的得失中如翻江般地挣扎,似乎我很难再恢复以往对神的信心了。这种生命上的苍白和冷漠使我突然发觉,以往自己在属灵上的追求和努力都是徒然的。与此同时,撒但又向我使出一个更厉害的手段:将一个满了诱惑的试探摆在我面 前……在挣扎中我动摇了,我想,自己的灵性已万劫不复,不向这世界妥协又有何出路呢?在凄苍之中我终于把心一横,颓然跪在地上向父神作了一个最后诀别的祷告:“主啊,我要离开你了……”但话一出口却泪如泉涌,过往父神在我生命历程中种种的美善和恩慈一幕幕地在眼前重现,我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主啊!我不要离开你……”慈爱的主用这悔改的泪水把我从迷路上堵截了回来,祂再次接纳了我。         痛定思痛,我开始诚实地去反省自己的生命。我从追求 外在的属灵事物到追求内在的属灵生命,在圣灵的透视下我看到自己内里的罪和污秽,看到所谓有恩赐的属灵人不过是一个假冒为善者。在痛悔之中,我重新学习透过平凡与主建立密切的关系,使自己能“活在”或“住在”祂里面,而每一个重大的决定都安静在主面前等候,专心寻求祂的旨意,并以顺服的心接受主的铸造。        属灵的道路是没有捷径的,绝不可以一蹴而就。在我生命历程中,我深深领略到父神的用心良苦,祂必然要将我们的生命完全破碎、重组、雕刻和塑造。属灵生命的定 位点是主耶稣的十字架,是祂用宝贵的生命把我们从世界中分别出来,而不是因着我们曾经是中国的精英。若不把我们的骄傲、自大狂妄和贪婪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们与主的关系充其量只能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我们所谓的事奉也只能是血气的表现,是对我们圣洁的主的玷污。昔日彼得在接受主呼召的时候不仅抛弃了一切, 更是跟从了主。今天我们或许会为事奉放弃学位和专业、甚至物质和享受,但更重要的是要跟从我们的主耶稣走这十字架的道路。往往我们只知道怎样对付别人,而 从不知道要对付自己,更不愿意主的对付。稍不合己意就烦燥不安,苦不堪言,甚至离弃主道。一个丰盛的属灵生命必是一个满了主雕刻痕迹的生命,生命的冠冕是以顺服的心把许多苦难中的淬炼、雕琢、塑造组合起来而构成。         近年来,我也同样再次经历失业和亲人离世的痛苦,但我不再悲叹厄运,而是以庄严、忍耐、感恩的心去数算神的恩典。因为昔在、今在、永在的父神让我在缺乏中去经历祂的丰盛、在危困中经历祂的保守、在绝望中经历祂的信实。多少次 “我虽然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尽管我不知道明天的道路将会如何,但我深信这位掌管明天的主必牵着我的 手走这生命的窄路。不论是福是祸,主是我归依,世上别无所慕,只求主的丰盛充满我! 作者来自广东省,现住加拿大温哥华市。 […]

No Picture
成长篇

新生命面面观

慕安得烈等 新生命的特性 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壹》5:12)        相信主耶稣的人所得的祝福是何等的荣耀!不但他的生活态度和地位改变了,他还从神那里得到完全新的生命。他是新生的,从神生的,而且是出死入生了。        这新生命是永远的生命,但并不是说我们现在的生命不会死,一直活到永远。永远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从亘古已有,现在在基督里显明出来,成为祂每个儿女的生命。         这生命具有难以估计的力量。生命就是力量,你心中的新生命有着永恒的力量,只要你真正把自己交出来,让它作工,你的生长比任何动植物的生长更稳妥。         但愿每个已接受新生命的人都相信,在我里头作工的是永生,是有属天的力量的。我不能辜负神的期望,因为基督已把祂自己的生命给了我,我每日必须从神那里接受祂做我的生命,成为我的一切。        试思想下列各点并默记在心:       1.你现在因信所接受的,就是永生,是神自己的生命。       2.这生命透过圣灵把基督所有的一切都加给你,因基督藉圣灵活在你里面。        3.这生命具有奇妙的力量,你无论感到怎样的软弱,你必须相信你里面的力量是属天的。        4.这生命要相当时日才能长大和完全,所以要忍耐,它才会渐渐生长。        5.不要忘记,在讨神喜悦的事上,新生命的原则和所有人为的见解是背道而驰的。要谨慎提防你自己的思想,让基督--你的生命和智慧--在凡事上教导你。□ 本文摘自慕安得烈著,林美贤译《新生命》,宣道出版社。 新生命与灵觉         人 像神,不特因为人有位格像神有神格,也因为人有属灵的慧觉,能领悟属神的事情。《伯》32:8说:“但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气”在本 节和“灵”并行,神把它放在人的内里,使人有属灵的慧觉。人有了这慧觉,借着圣灵的启迪,才能领悟属灵的事实,进入真理的堂奥,了解神的心,渐渐地更像 神。         始祖亚当堕落后,神并未完全褫夺人们灵觉的功能。古代圣贤,循着他们的宗教性,借着格致工夫观察神在自然中的启示(等于儒家的 “率性之谓道”,经上所说的“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因着神的恩典,认识神,甚至和神同行(《创》6:8, 9)。可惜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人们的灵觉渐渐迷惘(《弗》4:22),明知有神,却偏要目中无神地过著逆天悖理的生活;结果,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愚顽 的心沦入黑暗(《罗》1:21)!神为了祂的圣性,只好放弃他们,任凭他们存著不合格的灵觉(《罗》1:28“邪僻”的原意是“不合格”),浑浑噩噩地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