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江河春雨

袁秀娟       信主之后,开始过一个基督徒的生活。一开始并不那么自然,生活上也没有太大的转变。经过不断 的操练思想,渐渐地尝到了甜头。以前,在家庭生活中由于我和丈夫的学业,都很紧张,回家疲惫不堪,常常会为做家务事吵架、呕气。再加上我们都有争强好胜的 “优秀”品质,于是家庭生活常有波澜。      信主以后,我们都学会了检讨,两个人彼此体谅,互敬互爱,生活平静和谐了。在对未来的追求上, 我们有了信心和平安。信主以前,我总是小心计划自己的将来。唯恐一不小心,走错了路,一切就都完了。因此平时学习,工作都很勤奋,珍惜每一分钟,唯恐一分 钟的懒散而断送前程。所以生活总是忙碌,常因没能珍惜时间而内疚、自责、焦虑不安,为将来的去向担忧、愁烦。我当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然而似乎也没有其它 的出路和选择。      信主以后,学会了依靠主,懂得了生命的重要性,生活中有了平安,对将来也充满了信心。我相信,主会给我有好的安排,将 来不论去哪里:是回国,是留在美国,还是去其它地方,无论是做什么事情,我们都会有平安,有喜乐。生活不会失去方向,人不会觉得活着没有意义。现在的我, 不再常常郁郁寡欢,生活豁然开朗,充满力量,靠神的保守,一学期也竟然能拿下五门研究生水平的课来。      仔细思索一下,主耶稣给了我们能拥有的一切,可是我们却不知道感谢和纪念,反倒忘记和拒绝他。我想告诉世人,主的爱实在是信实可靠的:      主的爱如一条永流不尽的江河,祗要需要,便可以随时地支取;      主的爱如春雨朝露,得到他的人都说他甜蜜无比。 本文由土桑华人基督徒团契供。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雨过天青

李悦       我心急火燎地驾车回家,快步冲进家门,看到墙上的钟正指向六点。因临时被老板留下来加班,我比平时晚回了一个钟头。       丈夫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第一句话就说:“我饿死了,饭在哪儿呢?”早上他临出门前叮嘱我先把饭做好,留在电锅里保温。但我发现锅里还有不少剩饭,足够吃一顿,就没再做新的,心想回来时把剩饭热一下就可以了。       我对他说:“给我二十分钟”就急忙去做菜。菜已在早上都洗好切好,只要下锅一炒即可。可丈夫已经很生气我没听他的话,因他不爱吃剩饭。我心里也很不满,心想:你既然早到家就先做点饭呀,又懒又挑剔!但表面上我没显露出来。       二十分钟后,菜饭上桌了,他依然冷著脸。我用一只碗盛上饭,端给他。不料,他却气呼呼地说:“我最恨用这只碗。”      我心中压制的火呼地一下就窜上来。真是奇怪了,平日天天用这只碗吃饭,也没见你嫌弃,今天不是摆明了要找碴吗?我心中极为厌恶,心想,爱吃就吃,不吃就饿著去,等会儿我非把这只碗砸了,叫你永远见不到它。      饭吃得很不愉快,他气我更气。空气似乎冻结了,我们彼此都沉默无语。我努力压抑著怒气,不让它爆发出来。吃完饭,他又故意大声地把碗摔到碗槽里。此时,我的耐心全没了。凭什么这么待我?我上了十个小时的班累得半死,回来做饭得不到称赞,反而要看脸色,我招谁惹谁了?心中真是火冒三丈。终于忍不住恶狠狠地骂道:“王八蛋。”       这句从牙缝挤出来的声音尽管很轻,他还是听到了,也气急败坏地冲过来,对我吼叫:“你再说一句看看!”一付要吃人的样子。我也不甘势弱,一场争吵于是爆发了。       我们俩各自把门摔得山响,一个关在客厅,一个锁在卧室,谁也不理谁。我的心中充满了怨恨、忿怒,满脑子就只有二个字:离婚,离婚,离婚……对他的一切不满,此时此刻都涌上心头。       我一面流泪,一面自怜。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做错了什么,心里面满了委屈。就在这时,心底响起一个小小的声音,温柔又清晰:“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啊,这是从主来的声音呀!      “忍耐?”我和主抗争道:“主啊,我已忍耐了几年了,还要忍耐到几时呢?我的丈夫个性古怪多变,脾气暴躁,我实在不能忍受了。”     “你能。”圣灵清楚地说:“当学主的样式。”      是呀,我不是一直祷告,愿自己更像主耶稣?我不是常唱一首歌叫〈愿耶稣的荣美从我显现〉吗?可是当耶稣被人辱骂、鞭打、误会、凌辱,甚至钉十字架时,岂骂了人王八蛋呢?      我内心大受责备,但还是硬着心,生丈夫的气。圣灵再一次清楚地告诉我:让我在“死”的样式上学主耶稣!一个死人是不会对别人的所言所行有反应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老我还没“死”透。      我瞥见床头放著一本书,那是我生日时教会送给我的《活泼的生命》第五册,一直放著还没看呢。于是打开,随手翻到一页,立刻被“丈夫”这两个字吸引住。这是一篇以“丈夫”为名的短文:     “妻子要使丈夫欢喜回家,而丈夫要让妻子舍不得让他离开。”     “一个有理想丈夫的女人,就是理想的妻子。”      几句话,似乎是主特意说给我听的,好像一盏灯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我一直抓住丈夫的缺点和错误,却没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没有让丈夫欢喜回家,也不是理想的妻子,更缺少温柔、体恤、包容和顺服的心。 […]

No Picture
成长篇

春秋十年

缪进敏      Eila一位小个子芬兰基督徒,正在帮助我们清洗圣诞庆祝活动用过的餐具。到底多少人用了餐具?我只记得经我一个人的手放入洗碗机的就有五批,在我以前和以后都有姐妹们不断地在清洗。另有弟兄姐妹们忙着打扫大厅,倒垃圾。      “进敏!”我听到Eila大声喊我。       我回头一看,最后一批餐具已放入洗碗机。Eila从一点钟就来帮忙,现在已近六点,她仍然精神奕奕。我刚要张口表示感谢,只见她双目放出兴奋的光彩,口中射 出一串芬兰话,兴高采烈还夹着笑声。她知道我不懂芬兰话,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总要先用芬兰话说一遍,再用英语解释,大概是要我自知羞愧,激励我学芬兰话 吧。       这串芬兰话我竟还听懂了。她是在说:“进敏,你还记得十年以前我带你第一次参加圣诞聚会吗?现在你自己主办圣诞庆祝了,中国人有自己的聚会了。”      十年前,或精确地说,九年半前,我只身来到赫尔辛基。在当时的赫尔辛基外国人极少,中国学人更少得数得出来,且大部分都是从大陆公派出来的,像我这样从其它 国家过来找工作的,几乎绝无仅有。来到芬兰后,在生活上、工作上都很不顺利。当时公派的人也有一种看不起自费人员的倾向,总觉得来路不明,谁知是什么货 色?那种情形下,我认识了Eila,她在生活上给我安慰、照顾,她把我带到教堂做礼拜,她还带我去一个芬兰家庭参加了一次专为中国学人举办的圣诞聚会。      听上去,一切应当如此顺理成章地发展--我在Eila的引导下逐渐成了一名基督徒。      但是,信仰耶稣基督却不是在推理之内的事。      先说去教堂。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小时候也常去参加儿童主日学和诗班。长大后就不信这一套了。现在Eila要带我去教堂,我也乐意,想在教堂里找回童年 的温暖。哪知坐在下面,直觉得就像坐在国内会议室听政治报告,心中极不舒服。开始还领Eila的面子,勉强坐在那里。以后这面子也不领了。为此还故意与 Eila疏远。       再说生活、工作也逐渐顺利起来。记得每年新年我都要总结一下过去的一年取得了什么成绩,为未来的一年定几个奋斗目标。我一贯相信个人奋斗。人就是要与命运抗争。处于逆境时,觉得此时去寻找上帝,实在太脓包。处于顺境时,觉得自己了不起,管上帝什么事?      神亲自呼召了我。1990年冬天,神通过一位现住美国的姨妈感召我,并应我的要求给我看了一个神蹟。这个神蹟本身是件小事,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生活上的益 处。但它却使我用任何“机遇”、“随机概率”都解释不通。在这个不可解释的神蹟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有一位上帝存在。我下决心要信主了,强迫自己看圣经。看了几章,越看越无味,最后搁下不看了。渐渐地当初的感动都冷下去。开始还做点祷告,以后也不做了。       我背弃了神,神却没有放弃我。衪知道这块顽石不经过管教不会成为有用之材。1991年9月神亲自责备我信心软弱,把主丢弃。当时在美国的姨妈写信给在芬兰探 亲的我的弟弟,在信末她突然写了一些严厉责备背叛主的话。至今我还记得当初看到这些话的情景。我脸发烫,手发抖,信纸捏在手中像火烧一样,匆匆把它丢在桌上。我这个胆子很大的人第一次感到了恐慌。      我懂得了要敬畏神,我真正地向主认了罪。      我最大的罪就是骄傲狂妄,不认造物主。《箴言》6:16-19节中说上帝所恨恶的事有六样,排到第一的就是高傲的眼。初到赫尔辛基时,不少芬兰人送我中文圣经,我一手接过圣经,口说 […]

No Picture
成长篇

如静夜的湖面

申文凯      信主以前,我是个内心非常骄傲的人。由于自己不善多言,所以,我给人的印象是嫺静温柔。      其实不然,我时常因为许多的不满和愤慨而心绪不宁。只不过,为了所谓的“修养”和女性应有的仪态,我不轻意表露就是了。      所以,我常常生病,皆因自己心事太重的缘故。母亲常说我:“老狗记着千年事!”意思是说我很喜欢记恨别人。      是的,我常常会忘记学校里学过的功课,或应该记住的许多事情,但我决不会忘记得罪我的人或事。那时的我,会很长时间的不理睬一个人,并以此为自豪。认为自己“嫉恶如仇”,高贵的不得了。总之,我很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      信主之后,我很自然地消除了许多揹负多年的恨。如对当年抄过我家,并殴打过我父母的红卫兵,先时,我和小妹妹列着他们的名单,在打倒“四人帮”最初几年里, 常常跑到他们所在的部门和单位“告状”,述说他们当年的“罪状”。信主之后,我受主爱的感动,从心里赦免和宽恕了他们,烧毁了所有的名单,放下了报复的念 头,自己也因此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快。主的喜乐充满了我的心,身体也渐渐好起来。       就在我烧毁了那些名单的当天,我上街去买布。信步走进一家商店,见里面有许多花布料,另有一年青的女店员坐在柜台后面看报纸。我进去看准了一个花色后,轻声问那位营业员。      “请问这布多少钱一尺?”      她只略抬了下头没有回答。     “请问这布多少钱一尺?”我提高声音又问。但她连头都没有抬,很快地嘟嚷了一句什么,我根本没听清。于是耐下性子,我又问了一句:“多少?”      “你自己不会看吗?上面写着呢!”她突然变色,大声吼道。      我低头细看,这布上并没有标价。再抬头看看满脸愠色的她,真无法再继续询问了。奇怪的是,当时的我,竟连一点怒气也没有。如果是以前,我定会怒火中烧,狠狠 地瞪她一眼,然后愤愤地摔门离去,说不定从此再也不来这家店买东西。可当时我竟满了对这个无礼的店员的由衷的同情,认为她没有信主,所以才这样容易发火动 脾气。因此,不由得我在心里道了一声“感谢主!”因为我有了主,所以才能不和她一般见识。随着我的这声赞美,我竟身不由己地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同时轻轻 叹了口气。﹙这个举动在当时,我自己感觉很得体,只觉得好像不是自己做的一样。﹚      可就是这个轻微的举动,竟使这个蛮不讲理的小姐满脸通红,她立时很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就在我准备离去时,她赶过来,和蔼地说:“九毛六一尺!”       于是,我真诚地向她道了谢,并按自己的需要扯了这块布料,愉快地道了再见后,带着主的喜乐平地离开了这个小店。 作者现住美国洛杉矶。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直到遇到他

真真      在不久前《海外校园》98年6月号的“男与女专题座谈会”上,几位与会者一致认为“只有神带领,婚姻才可靠。”他们也谈了各自的择偶体会。      陈美夙:选择伴侣要靠祷告,而不靠“试”。       记得我到适婚年龄以后,我的家人,一再要我多交几个男朋友,然后从中选择一个最好的做终生伴侣。可是,我不愿这样。因为我在十几岁就信主,在交友方面受到很 正确的引导。有一句话对我影响极大,“当为自己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直到遇见我的对象。”同时,也为对方祷告,虽然我还不知道他是谁,求神保守他的心直 到他遇见我。      因此,我就求神要为我预备一位爱主的基督徒为我的伴侣,而没有去交一大堆男朋友,再从中比较拣选一个,那不是神的方法。后来,神果然带领我在学校团契里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就这么一个对象,然后就成立了家庭,很蒙神的保守和祝福。      钱天刚:择友不要单靠外在条件       现在有很多青年人择偶只看外在条件,如外貌漂亮,才华出众,有地位、金钱等等。其实这些东西都会变。      当初,我和我的太太,在我们大学里也算很出众的一对,她很漂亮,我则成绩出众。我们是在学校舞会认识的,也算是郎才女貌了。可是结婚几年以后,随着各人改变,我们都变得无法再爱对方。若是没有神,我们这个家庭也许早就不存在了。所以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不定的外在条件上,而要真心寻求神的带领,因为只有神是不改变的,在神里面的婚姻才可靠。 逸芳: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       也许有人对这节经文有不同的理解,可是根据 我自己在择友方面的经历,以及我周围人的经历,这实在是一个真理。我在与第二个男朋友交往期间信主了。信主以后,我知道了圣经上的这一个教导。我曾多次试 图把福音传给我的男朋友,可是他没有接受。后来,因为两个人的生命不同,价值观和追求的目标的差距也越来越大,最后终于痛苦地分手了。       现在,教会里,或团契里有一种普遍现象,就是女信徒多,而男信徒少。我想提醒姊妹们,在择友方面不要心急,更不能带有“宣教心态”去择友,以为可以跟非信徒 结婚,能把福音传给他。凡这种情况结婚的,成功的例子不多。甚至非但没有把福音传给对方,自己也远离了神。我认识两对夫妇,都是姊妹信主,嫁给非基督徒。 她们都是抱着把福音传给对方的心态结婚的。现在一对已经离婚了,另一对也陷在异常痛苦当中。其中一位姊妹的先生和婆婆,开始时只是耻笑她,后来竟把她锁起 来,不让她去聚会。对她来说,生活成为了重担,完全失去乐趣。现在她们俩都认识到,神的话是必须听的。 避免婚前性行为       婚前性行为在目前很普遍,即使在所谓的“基督徒”中间也为数不少。婚前性行为有百害而无一利,一定要避免。首先,这种行为不在神祝福之下。“性”是神对婚姻 的祝福,在婚姻之外的性行为失去了神的祝福与保守,魔鬼也会乘虚而入,搅扰破坏,甚至会导致双方感情破裂,至终结不成婚。      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其结果对双方都是伤害,尤其对女孩子,可能会留下终生无法治愈的心灵创伤。      其次容易传染一些性疾病。很多性疾病是隐性的,不是马上发作,有的是几年以后,或十几年后才发病。所以不要只顾现在,而要看到将来。不要把现在的一时快乐建立在将来长久的痛苦之上。 […]

No Picture
成长篇

起点

李灵      “生命”一词,在我信主以前只知道是生物(包括人)存在的方式。所以“死”就是存在的终结。因此, 当我第一次读到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时,对其中的“生命”百思不得其解。原因如同尼哥底母一样,不知道人除了肉体的生命以外还有什么别 的“生命”。如此,当然也就不相信人还会“重生”这样的事。       信主以后,我感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变化在我身上发生了。这种变化以前也被 人要求过,但是却从未发生过。现在,我似乎终于明白:人是由肉体、意识(包括思想)和灵三者构成。思想层面上的变化是浅表层的变化,不是灵的改变。只有灵 的苏醒,恢复与上帝的交通,才是根本的变化。这就是“重生”--重新获得曾经因背离神而“死寂”的生命。       难怪我们从小就被要求学雷锋,要求我们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要求我们早早进入“改造世界观”的长期“斗争”过程;而事实上我们除了学会了“思想应变”之外,本性毫无变化。所以 我们不认“原罪”,却不知不觉在“罪”里陷得更深。因为我们在外部社会的强压之下,为了生存的需要,变得越来越虚伪。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对人性的论述不可谓不多。除了“性善论”外,也有论“性恶”的。但是,与“原罪”相比有以下几点本质区别:      一、人性的善恶之说是以人自然本性为出发点来论述人性的原初状态的。并以此为由証明后天教育的可能性或必要性。“原罪”是指人背弃上帝。原意是“偏离”的意思。但是汉语没有相应的词来表达。      二、有关人性的各种学说最后的结论一般都认为人的问题都可以由人自己来解决。“原罪”的结果是人必须依靠上帝拯救才能“改邪归正”,免于“永死”,反得永生。      三、 人性善之说由于最终依靠人本身“成圣”,所以必然导致人的自我膨胀。“原罪”则告诉我们人的罪因就是自以为大,也要“像神一样”地“知善恶”,而背离神, 陷于罪中。所谓“原罪”就在于人靠自己的力量不能从中脱离,反要固守这罪。所以,惟有谦卑在神面前,才能得到神拯救的恩典。     因为我们不认这“原罪”,我们习惯于以自己为标准去衡量别人,要求别人。极其容易发现别人的不足,而从不扪心自问:自身又如何?在古时,人们还知道以“圣贤”之标 准律己度人。今天,一场“革命”使人人皆成“圣贤”(六亿神州尽舜尧),所以人人都以自己为标准,为中心。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神之所以在他们视野之外 就是因为他们都把自己当作神。在古时,我们的祖先虽以人为中心,但还有共同的标准,所以还比较容易集团举事。今天的同胞要么屈服强权之下,要么就是为名利 而乌合。      不谦卑怎会认罪,不认罪又怎会信神?既不信神,奢谈“灵魂”又有何益?没有“灵”的新生怎么也感受不到“重生”。       靠着恩典,我“重生”得救了。我不再需要根据外在的社会强制,或者根据某个政党,或某个强权人物的要求生活了。我也不再为自身的需要与社会价值观之间的冲突 而苦恼。我感到了自由,更感到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意义。我觉得这一切的变化不是由于我的思想改变了,而是我的生命有了变化。我从未有过这种生命变化的体 验,我更觉得生命层面变化是多么的重要,可以说这是人最根本、最关键的变化,是本质上的真正的改变。可是原来的“我”就真的消失了吗?没有。“旧我”常常 还会在各种不同的场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不同程度地冒了出来。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的博士资格考试

少华       从第一次去查经班到信主,花了我九个月的时间。这段经历大可说明一个大陆来美学生信耶稣不容易。我最初查经时对那些特别的用语,像“查经班”、“团契”、“交通”之类既陌生,又好奇,又有点反感。我当初的最大乐趣就是在“找 碴”,把带查经的人驳倒。后来,有一基督徒讲了一句话,给我很大的影响。他说:“少华,当初我刚去查经班的时候,也像你现在这样提很多问题,甚至很尖刻。 但你有没有发现,有时你把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提问上,却没有注意去听人在讲什么。”后来,我确实更多地去听。当我去注意听的时候,我发现我容易听进去了。 但是,听进去还不行。我是个理性很强的人。有很多问题还是没有搞清楚。我想我怎么能信我还没有搞清的神呢?后来,我听到一个牧师布道。我在那里明白了完全搞 清楚神是不可能的。是啊,人的有限的头脑怎么可能弄懂无限的神呢?要是弄懂了,我不是比神更大了吗?但是,我同意基督教的基本观点,那就是,人是有罪的。 人不可能靠自己来释罪。人类需要一个强大的力量来纠正自己的错误,就是解决罪的问题。 我同意耶稣有这样的能力,因为祂是神,是真神。如果我们把基督信仰算作宗教的话,那么在所有宗教领袖中,只有耶稣是摆脱了死亡。我相信圣经以及其他的历史记载对这一重大事件所作的証明。我意识到,很多问题,信了就不再成为问题,而不信就永远是问题。比如,耶稣复活的问题。所以,我最终决定接受耶稣做我生命的救主和主。 信主后,我的生命发生了一些大变化。我承认这些变化不是突然的,而是在两年里慢慢发生的。比如,不说脏话;不在人背后说人坏话;开始慢慢学会凡事祷告,把忧虑交给神;懂得做一切事是为了荣耀神而不是荣耀自己。这里有一个例子。 1997年12月5日,星期五,一个寒冷的、天寒地冻的夜晚,照例我应该去团契参加查经活动。我怕路上危险,跟我女儿说不去了。但她坚持要去,因为她每星期都去。经过她再三哭求后,我们还是去了。 那是在我开始博士资格考试的前三天。那晚,我心情不好,因为心里有一个罪的秘密。我一直很担心资格考试考不好,尽管我已有相当充分的准备。我知道考试那个房 间里的电脑是有网络联系的,我想为什么不利用网络让考试更保险一点呢?所以,两天前,我把很多的资料存到了网络上以备考试时用。我知道那样做太恶心,但还 是按部就班地去做了。所以,星期五那天,我的祷告实在提不起精神。我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不配在那里呆著。但是,随后的一切事情是那样神奇地发生了。 在唱诗的时候,有一首歌名叫“你的恩典是够用的(Your Grace Is Sufficient)”。里面的第一句写道:“你的恩典每天够我用,纵有困难也不逃避,有你与我一起,我还惧怕什么,赐我勇气去改变自己。”这歌词好像都在唱给我听的。 那天是查《以弗所书》第四章。其中第一节就让我大大震动:“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我想,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 实在太难。一位弟兄在分享时说,他信主也多年了。可到了一些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依然容易靠自己而不靠主。我说是啊,我也有同感。看来还有同路人,但那位弟兄说,那也是一种罪,是对主缺乏信心的表现。 然后,讨论到什么是恩赐的问题。我们带查经的弟兄讲了一句让我后来大大回味的话。他 说:“恩赐即Spiritual Gift,是神所赐的敬仰神的能力。不信神的人没有恩赐,他们有的是才干。一个人读学位不一定是敬仰神。如果把追求学位放在高于敬仰主的位置上时,他就远 离神;反而,如果他把追求学位当作见証主的工作来做的时候,他就靠近神。”我惊奇于这话怎么讲得那么是时候。这不是说给我听的吗?我感到无地自容。这时我 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我心里祈神恕罪。我知道这件事如果我真的做了,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但我想我以后祷告还怎么能够响亮有力,我以后还怎么能 够自信地站在前面给大家领诗,我还怎么能够毫不惭愧地让女儿、让我的学生做一个诚实的人!我心里的圣灵知道我干了什么。 就是在走出教堂回家前,一位我向来尊敬的年长姐妹问我什么时候考资格考试,并说要为我代祷。我心里难过极了。难道要让她为我二天后可能的作弊行为祷告吗?我这样的人也值得她为我代祷吗?我决定回去把网络上那全部资料擦掉。 第二天,全部资料毫无保留地删去了。一个月后,我顺利地完成并通过了资格考试。这是一场无声无形的属灵的争战。我在逐渐地学习把忧虑交给神,坚定地相信并依靠神的力量。我相信神的恩典够我用,我也相信神的恩典够你用,够我们每一个人用。 作者来自北京,印第安那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从破碎开始

天婴      我刚刚到教会的时候,有心想参加事奉,但万万没有想到教会安排我洗一年的碗。我气死了,凭什么让我洗碗?我可以参加诗班,我也可以做招待,我也可以带小组查经啊。当时,我不但没有去洗碗,还自己找一个理由说教会没有爱心,把人分三六九等,明明是看不起大陆人。       我打电话给牧师,抗议他没有来我家探访,打电话给排我洗碗的姐妹,指责教会对人不公平。难道我当时不知道主的教训吗?不知道连主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服侍人的吗?当然知道。但那所有的知道都是替别人知道的,是讲给别人听的。耶稣是榜样没有错儿,但那是圣经中的榜样,我可以用来教训别人要效法基督,但没有自己 什么事儿。耶稣一切的教导没有办法和我个人的生命发生关系。为什么?因为我没有经过“割肉”的步骤。自己属肉体,属世界的生命不经过破碎,神的话没有办法 在我们身上发生功效。即使我们可以从创世记背诵到启示录,我们没有能力过得胜的生活。圣经上所有的教导都会成为对别人的教导,都会成为我们手中的放大镜, 甚至是显微镜去照别人。我们一切属灵的知识对我们毫无益处,只会成为我们的夸口,成为我们的骄傲,成为我们的自以为义。       这个破碎真的是很难,真的是很痛。但主一定要让我们破碎,一定要靠着圣灵的光照,靠着主的恩典,交出人生的主权。我甘心的说:主啊,随你心吧!如你认为我还配为你洗碗,洗一辈子都好,都是服侍你。      成长从破碎开始。破碎需要有悔改的心,悔改的人要有谦卑与顺服。对我们来讲,自我发挥很容易,谦卑与顺服很难。圣经中有一段关于主耶稣自己顺服的描写,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7﹚主的顺服使他“不开口”。明明知道被宰杀、被剥夺、但不开口。我们有开口的癖好,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生怕我们的想法、看法得不到尊重,似乎只有开口才可以体现我们的价值。但是,神从不以人怎样看我们来对待我们,神更不以我们自己怎样看自己来对待我们。他要炼净我们,让我们因着主在十字架上的大爱完全顺服。像大卫一样 “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诗》39:9﹚ 作者来自西安,现在加拿大多伦多工作。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最高的准则

愉英       记得小时候,每当隔着墙听到父母的吵架声,心就一阵阵的紧缩,双手颤抖,充满恐惧。当时还不 知道有一位天父可以祈求,可以诉说心里的痛苦,只是心里由恐惧产生憎恨,憎恨我的父母,希望尽早逃出家门。而今自己成为人妻,当吵架的时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讲些苦毒的话语来攻击对方,拣最伤害对方的话语;吵完架后虽然两个人又和好,但我从他的爱里看到他对我的冷漠和憎恨。我这才发现对方感情受到极大伤 害。我心里非常痛苦,不断呼喊爱的源泉--我的神:主呀,帮助我,帮助我脱离这苦毒,这罪恶的捆绑,求你让我温柔、谦卑、满有爱心。       神借助一些事情让我心里有了这么大的震撼。我的神让我知道,夫妻感情是多么宝贵,要珍惜对方的那份真情,要用心浇灌,而不是随己意蹂躏。      感谢主祂让我认识祂,祂的爱融化了心里的哀怨,祂的爱督促我反省我的过失;我不再从对方身上找不足,而真真切切地感到是我对不起对方。神的爱让我愧疚地向对方道歉,对与错在这里已不再是纠纷的标准,爱在这里成为了最高准则。 作者现住德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痛定思痛

吴安迪 一九九四年,我终于获得了博士学位。毕业典礼后,我们全家回国探亲。在美国苦读了近八年,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痛痛快快玩一下了。然而事违人愿,这次游玩只痛不快。跑了没几个地方,我的右腿就开始隐隐作痛。旅游结束,我已几乎寸步难行。医生的诊断:腰椎间盘突出,引起坐骨神经痛。 一.痛使人反思 因病被迫卧床,给了我一个反思的机会。获得博士学位应该算是人生中的一个高潮,人们通常将它看成一个向上走的标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肉体开始往下走了。一个显而易见但又常常被我们忽视的道理浮现在 我脑中:生命的发展与知识的积累并不总是成正比的。知识可以改变生活,却不能改变生命。医生说我得这病是因为坐得太多,动得太少。是的,寒窗八年,头比原 来重了,腿却比原来弱了。我联想到人类的历史。我常常觉得人的一生是整个人类历史的一个缩影。几千年来,我们的知识不断积累,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在日新月 异的廿世纪末,人类似乎进入了博士后阶段:太空船越飞越远,电脑越来越快,外科手术越做越高明。然而人类的基本状况却未见好转。人的贪婪与日俱增,家庭的破裂随处可见,犯罪率有增无减。人类的生存环境也在恶化,臭氧层的洞越来越大,空气越来越脏,水中的鱼越来越少。这情形很像我当时的状况,知识比以前多了,身体却每况愈下。生命的意义究竟何在呢? 二.痛是必要的 没有人喜欢痛苦。我常想,神为什么允许痛苦进入这个世界呢?没有痛苦我们不是可以活得更好吗?事实并非如此。设想我们的身体如没有痛觉会有什么结果。曾有这样一则报导:有个女孩生来就没有痛觉,周围的人都觉 得她很幸运,直到有一天她用牙咬自己时才发现这不是一种好事。她将自己的指甲咬下,血流满地,而她自己却若无其事。为了她的生命安全,医生不得不把她的牙 拔掉……人生如没有痛苦也是危险的事。痛苦使我们珍惜神赐我们的一切;痛苦使我们远离恶事;痛苦锻练我们的信心;痛苦也使我们学会忍耐,学会同情,学会依靠神。 对我个人来说,痛苦使我儆醒,促成了我灵命的更新。我在1987年信主,到1994年已七年。然而我在灵命上缺乏追求,是个不 冷不热,不死不活的基督徒。虽然每个星期去做礼拜,但心常不在那儿,甚至觉得是个额外负担,事奉更谈不上了。感谢主通过病痛让我重新省察自己生命的光景。 我清楚地意识到,不能再混日子了。我的腿有一天将不再能行走,有一天我们也将失去事奉神的机会。就这样,我来到了神州团契,开始了认真的事奉。 三.以痛治痛 从中国回来后,我尽了一切力量,多管齐下医治我的腿病。服药、热敷、按摩、推拿,床睡最硬的,鞋穿最软,椅子坐最有腰部支撑的。几个月下来病情确实有好转, 但最后那一点痛始终不肯离去。站得稍长一点,走得稍长一点。走得稍远一点,就支持不住了。我慢慢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心想,也许这是神给我的“保罗的那根 刺”吧!要时常提醒我不要骄傲。就这样过了大概有一年。顺服神的管教并没有让我的病痛立刻离去,但我心中的各种痛苦完全被除掉了。那一年我在神州团契的事 奉中,收益最大的却是我自己。 九五年底我当时所在公司的老板突然重视起员工的身体健康来。她请来了一位“教练”,每周三次来带我锻练,内容包括各种仰卧起坐之类的垫上运动,各种拉扯韧带,转动脊椎的伸展动作,再加上快速步行,登高爬台阶等。每次汗流浃背。几次下来,腹肌痛得起床都有 困难,腿酸得下楼要扶把手。在这些“大痛”中,我原来那点小痛就感觉不到了。我原以为大痛退去后小痛又要露头,没想到小痛也减轻了不少。老板的锻炼计划过 了几个星期就被赶工作期限而冲掉了,但我自己的锻炼计划却从此开始了。自那以后,不管工作有多忙,我每天必抽出至少半个小时做那些运动。两年多下来不仅腰 腿不再痛,整体的健康状况也大有改善。虽然每天因锻炼失去了一些工作的时间,但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常有事半功倍的感觉。真是“生命在于运动”。 其实属灵的生命成长也在于运动。当我们信主获得一个新生命后,这生命也需要不停地锻炼,否则就会走下坡路。我们需要食物﹙神的话语﹚,空气﹙祷告﹚,也需要 事奉﹙运动﹚。事奉中会累,会“痛”,但其他的痛苦却会因着这痛而消失。事奉需要花时间,花金钱,在世人的角度看可谓“损失惨重”。然而我们发现自己的生 活更充实了,并没有因为这些付出而在任何方面有所缺乏。反而家庭更和睦,工作更有成效,在各样事上事半功倍,真正失去的只是些看电视的时间而已。在如今这 个忙碌的世界上,即使不锻炼,不去教会,时间还是不够用。很多人一天看几小时电视仍嫌时间不够多。问题实际上不在于时间够不够,或是一天做了几件事,而是 做了“什么”事。事情永远做不完,但只要把最重要的事做了就当满足。什么是重要的事﹙priority﹚呢?当我们身体不佳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健康比赚钱 更重要;当我们面临死亡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人的永恒价值比他的现世价值更重要。可惜很多人非要失去了健康才意识到健康的宝贵,面对死亡才渴望永生。聪明的 人应该现在就把这优先次序调整过来。 感谢神借着病痛使我的生命得到更新,神的医治是身、心、灵全方位的医治。在这三年多时间里,祂先医治我的心灵,接着又医治了我的身体,使我用正常的痛去掉了不正常的痛。我深深地体会到痛是一种必要的祝福。 作者来自南京。洛杉矶加州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博士,现任西雅图微软公司计算语言学研究员。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