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重获失环 ——中国学生工作的Missing Link(彭臧玉芝)

彭臧玉芝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失散五十多年的亲人,突然间相遇;在似曾相识的眼神、难掩风霜的面庞、互相拥抱的长茧的手中,那阔别了半世纪的亲情和思念,刹那间在如真似幻的相认中迸发。         就像这样,我们与50年代学生工作的硕果,在一个北方暖冬的饺子宴上,偶然间碰面了。对正着手编辑校园五十年纪念刊物的我来说,这不啻是“神来之笔”——从神那儿撮合的相遇,补上了历史上那失落的环。 神撮合的相遇         那天两位作家朋友,把双光夫妇这对“硕果”找来,邀我们夫妇作陪,想我们既是台湾学生工作出身,应该认识认识这对老夫妇。席间谈起他们这些年──特别是海峡 两岸刚断了音讯时期──的遭遇,才知他们是1949年之后,最后一批基督徒学生团契的同工,正好是我们所知的中国学生工作历史的缺环。         故事就这么开讲了,不只一次,也不只我一人,谈著谈著,那躲在眼中的热泪也不甘寂寞地夺眶而出。不止为如此奇妙的相会,也为他们所代表的一群年轻基督徒,在那风声鹤唳的年代坚持信仰、忠心付代价的见证而感动。         时序拉回1955年,当时一片肃反氛围,教会领袖王明道弟兄已经被捕,在北京其余大学生团契的主席、同工也一一落网,下放的、被关的,不计其数。团契停止, 学生也不敢公然聚会,总是找些理由到户外相聚,如划船、郊游,都是小心翼翼的。小光当时还是个高中生,跟前跟后地和这批大学生一起聚会,这种说是出去玩 儿,还要东张西望的方式,叫她很感别扭。不由得想起原先大伙儿自由自在聚会的光景。 山雨欲来风满楼         当时北京有好多个学生团契,清华、北大、北医、农大、航空学院……,中学也很兴旺,分西南区和东北区等,有师大附中、师大女附中、六中、女一中……。         星期日一早,八点至十点是学生会的聚会。散会后,学生各自回到自己的教会参加聚会。北京市基督徒学生联合会(简称学生会)常请王明道等传道人担任讲员。周末或放假日,学生们喜欢去北京郊外的香山恩典院,也就是宋尚节创办的工人训练院,只要骑车一小时,到那儿去灵修祷告。         寒暑假都有营会,记忆犹新的是那最后一次(1955年8月),似乎已经闻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但仍以中学生为主,办了灵修营,小光就是在这时奉献给 主。会中宋天婴(宋尚节之女)勉励大家立定心志,无论前路如何,要刚强壮胆,跟随主的脚步。最后做决志呼召时,宋天婴一边带大家唱“我要用你”(我虽然像 一匹小小驴驹,拴在门外,从来无人注意……),一边呼召说:“有谁愿意为主,像那小驴驹被主用的,请到讲台前面来。”唱了好久,还是高中生的小 光,个头小小的,闭着眼,跟着唱,心里着急地想:“怎么这么久,大家为何不上去,可是我太小了啊!”一睁眼,哇!座位上只剩她一人,赶紧也上台去。 “黑窝点”小灯台         风声越来越紧了,被出卖、举发的事时有所闻,谁要说自己是基督徒,就别想上大学。1955年8月,北医团契主席王大哥被捕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小光这些中学 生一定要照大学生带团契一样,继续用小组方式聚会。于是周遭开始了小小家庭祈祷会,在腥风血雨的大时代里,像一盏一盏的烛光,虽薄弱地在风中摇曳,却带给 黑暗中的人们一丝曙光。这些被共产党称为“黑窝点”的小小灯台,谁能料想得到,却形成了后来的家庭教会,100个、1,000个……,北京、上 海、华北、华南,乃至全中国。         一夕间承担大任的小光,以及在狱中、劳改的学生福音工作的先辈,恐怕不知道就在暗无天日的年间,在海外以及台湾的主内肢体,正举起祷告的手,像哈巴谷站在守望台,像耶利米流着泪眼,像保罗为骨肉之亲般,忧心如焚地祈祷。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学生福音运动看欧洲宣教工作

俞培新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你举目。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祂怜悯我们。”(《诗》123:1-2)       在教会的历史上,学生的宣教福音运动,往往带动整个教会的复兴。19世纪中期,海外宣教活动逐渐在美国兴起。1888年“学生志愿宣教运动”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由麻萨诸萨州遍及全美、加拿大、甚至北欧及南非,促成校园菁英大量地投入海外的宣教工作。         “校 际基督徒团契”(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于1877年始创于英国剑桥大学,经加拿大到美国,有效地协助鼓励大学生在校园传福音。最具代表性的“尔班拿大学生宣教会议” (Urbana Mission Conference)自1946年后,定期召开。60年来在每一新生代大学生中点燃宣教之火。影响所至,我们熟悉的教会领袖如温特(Ralph Winter)、伊里亚特(Elisabeth Eliott)、白立德(Bill Bright)、富勒(Charles Fuller),以及葛理翰(Billy Graham)等,均直接间接为学生宣教运动所结的果子。          越洋过海,宣教的热诚也从英国、美国 的学生影响到台湾的学生。1975年台湾校园团契第一次举办“宣教展览及特会”。又从1979年起,每三年举办一次青年宣道大会(The Taiwan Urbana)。二十多年来,已有数千优秀青年献身,与普世宣教同工结成团队,在海内外参与福音事工。         年轻的朋友们常为“如何明白神的旨意”而困惑。似乎神刻意要对祂的儿女隐藏祂的心意。在传福音的大使命上,校园福音的异象却是那样的清楚。如果我们向祂举目,注视祂带领的手,神的旨意往往 比我们想像中更明显、更易了解。我们夫妇特别在这一段跟随主的过程中学到了这样的功课。          公元2000年夏天,我们被差派到英国、德国、及 瑞士作为期三个月的宣教。这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到留学欧洲的中国学生,听到他们在他乡作客的心声,了解他们在异国苦读的心情,体会到他们与北美留学生那种种 截然不同的留学心态。因而更看到神那掌管时代的手,如何将北美中国留学生的宣教福音工作,波浪般地推到了欧洲。        […]

No Picture
事奉篇

文化的更新?(下) ──失乐园后的失焦与聚焦

       视野从永恒中“失焦”,是人类堕落的关键原因。 更新文化的目的乃为建立福音的文化,也就是能够接受神的启示、耶稣的救恩的文化。 吴献章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续上期) 在回答“圣经是否支持科技与文化更新”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先了解,解经的过程需要留意上下文,这是不能回避的。循此原则,我们可以采取两个角度来分析:         第一,从《创世记》4章和5章的对比来看,文化更新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创世记》四章17-24节 《创世记》五章 该隐家谱 亚当–塞特家谱 拉麦以自我为中心,多妻,仇杀 以诺与神同行 无年岁记录 记录年岁 无儿女生养记载 记录生儿养女(享天伦之乐) 人本主义、文化成就 神学(求告神的名) 家谱从救恩历史中消失 家谱延续且蒙祝福(闪、含、雅弗)          此图表左右两侧呈现了强烈的对比。该隐的后裔有人本主义和文化成就,圣经记载下来了,并没有抹灭他们的贡献。但是该隐世家自我中心、多妻和仇杀等史实,同样也被毫无遮拦地记载下来了。 值得注意的是,圣经中没有该隐后裔年岁的记录,也没有他们“儿女生养”的记载。而且,塞特一出现,该隐世家就不再是重点。更悽惨的是,洪水之后,该隐家谱就从救恩历史中消失了。 反之,塞特世家虽然没有人本主义和文化成就,但是皆有年岁记录(5:3-32),有“生儿养女”的记载,可见享有天伦之乐。还特别记下以诺与神同行(5:22,24),说明与神亲密的交往与神的启示。 可见,该隐一脉虽然可以夸口对科技文明的贡献,但是上帝似乎更看重“求告耶和华的名”的塞特世家(4:26)。当有科技文明的该隐世家被洪水所淹没后,倚重 “神学”的塞特世家的家谱,却被延续(闪、含、雅弗),且蒙祝福。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大卫,甚至主耶稣,也是从塞特后裔出来的。 第二,从《创世记》1-12章的经文流程来看,该隐世家不过是“过门”: (1) 创造(Creation,1-2章) (2) 破坏(De-creation,3-11章) a. […]

No Picture
事奉篇

装备 ──惊奇之旅:天国大使的脚踪(之二)

林秋如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天国大使的气度和材质也不是一蹴可及的。属灵的高峰经验会张开我们灵魂的眼睛,拓展我们的视野。然而,只有脚踏实地走过低谷和荒野,天国大使的脚踪才能坚定平稳。有热情而没有才情,会令自己沮丧,害别人伤神。献身者需要扎实的装备,才能结实累累。 生命的装备        我们生长在速食文化的时代,注重精美包装,一切讲求效率和速度。然而生命的塑造要花深功夫,没有捷径。基督徒生命的悲剧,是沦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光景。 有心事奉的基督徒常急切问主:“我的使命是什么?我的恩赐是什么?我可以在哪些领域服事?”却少问主:“你要我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合乎你的心意?”生命成长 的秘诀是住在基督里。深刻认识主、经历主,才能体贴神的心意,与神合拍共舞。         培养好的生活习惯是装备属灵生命的不二法门。Rick Warren 在他的畅销书《标竿人生》(The Purpose Driven Life)指出:你的品格是你所有习惯的总和。下列五项生活习惯对我有深刻的帮助: 一、写灵修日记          写日记,可以看到神在我们身上工作的轨迹。写祷告簿,可以与神打开天窗说亮话。当我们以诚实透明的态度与神交往,必定经历神的信实与慈爱。 二、默想          这是资讯爆炸的时代。我们活在追逐知识的浪潮里,难以喘息。我们喜欢把行事历排得满档,满足自己追求高效率的成就感。移动电话让人夸显自己无所不在的神通, 它像个催魂铃,让人终日不得安宁。无远弗届的讯息、影像、声音充斥我们的脑海,常使人忘记我们的生命是神的花园,祂亲自浇灌、栽植、修剪祂的花园,祂渴望 在这花园里与我们散步倾谈。默想几乎已成为没落的艺术。培养默想的习惯,可以使我们的生命更清澈,更容易听圣灵的声音,使生命成为让神赏心悦目的花园。 三、唱诗         诗歌是圣灵触摸历代圣徒灵魂深处的捷径,是基督教文化的瑰宝,是动人心弦、使人敞开心门的一把钥匙。每天让诗歌浸润我们的心,献上生命最深的敬拜。在与神相遇的光辉里,让圣灵在我们身上作里外更新的洗涤。 四、甘于简朴         外在物质生活的简朴,和内在欲念的简朴,都是一种驾驭心思的艺术。甘于简朴会激发我们的创意,也教人活在感恩知足的喜乐里。 五、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是纪律的考验、是品格的陶冶、也是操练敬虔的有效途径。神的仆人不需要仙风道骨。强健的体魄与耐力,是天国大使的资产,也是灵性低潮的预防针。 知识的装备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未竟之言 ──对〈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一文的回应

莫非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举目》25期28页的文章〈你这样做会让人跌倒〉,提到近来北美教会的现象:许多有恩赐又热心的基督徒在教会里服事,因为受到弟兄姊妹批评“你这样做会让人跌倒”,结果受伤,以致于不再事奉,造成教会人才的一大流失。         此文分析指出,“你这样做会让人跌倒”是按照谁的标准?又让谁跌倒?就事论事,认为这句话不应被无限上纲地滥用。         笔者非常同意这个看法,但此文似乎只说了一半,如同保罗解释基督徒是否可吃祭物的上半部。下半部关于面对此事当如何处理,在服事中受伤的基督徒要以何种态度来面对,此文似乎并未触及。因故不揣浅陋,补上几句,盼能提供另一个观点供读者参考。         我们都了解“有人的地方都一样”:都有七嘴八舌的问题,教会也不例外。所以任我们怎样议论分析,仍难堵众人悠悠之口。所以若要挽回人才,减少事奉同工的阵亡 率,倒不如帮助弟兄姊妹对事奉有个心理装备:事奉路上,恩赐和热诚往往不是最重要的条件,而是人际关系的处理能力。这包括调解纠纷,处理冲突,容纳软弱肢 体,接纳批评,和饶恕伤害你的人。         许多事奉都是在批评中成长、成熟的。也可以说,受批评是服事的必修课程。因此保罗所有书信都呈现这样的 心态,不畏批评,只力求自己能不让弟兄姊妹跌倒。凡事都可作,但不都造就人;凡事都可行,但不求自己的益处,但求众人的益处。保罗让我们看到的是,学习人 际关系课程,是成为属灵领袖的必经关口。         换句话说,学习处人,是事奉能不能存续的重要试金石。因为教会基本上就是服事神、服事人,不同于 属世的搞事业或办公司。与人和好的重要性常超过事奉的果效有多成功;做得对,不如做得融洽合一。这也是为何《成长神学》(编按)一书会提出:“成长,是把 和好看得比公平更重要”。这样,才会让世人看到我们基督徒的事奉,是因为爱。         然而成熟前,都有脆弱的时候。因受伤而停止事奉或换教会的, 若只是暂时需要疗伤空间,这并无妨,神也有怜悯,会赐下安慰。但若长此离开事奉跑道,便是逃避学习功课或成为事奉逃兵。旁人无论如何証明他对,别人错,也 无法帮助受伤的弟兄姊妹真正站起来。因为即使他勉力而行再回来服事,迟早又会碰上有人说长道短,到那时,又当如何呢?          或者说,真正有心学 习事奉的基督徒,不会因为伤害而停止事奉或离开教会。他若停止,应只为等候神,求应証,或在灵里安息求喂养。但心态上却不会离弃或逃避。因为所有的服事, 都是来自神的托付,所有服事的“人”,都是神托付给我们的羊。我们只能鼓励自己服事成长的方向,是能学习保罗“为父”的心怀,或耶稣“牧者”的心肠,“被 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林前》4:12-13),尽量反求诸己,吃苦当吃补。这是一种服事上的重要学习。         其实不管是从圣经还是生活里,都可看到服事中能吞下多少的委屈和痛苦,就定义了神日后使用的格局大小。所以,不妨视一切批评为关口,但绝非终点,这是服事的正常心态。而且,适者生存。 编按:《成长神学》,克劳德与汤森德博士﹙Henry Cloud & John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师母”与“母狮”

身为师母,我们该怎样摆正自己在教会中的位置? 志杰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难达的企望       在华人教会中,“师母”实在是个尴尬的角色。会众对师母的期盼往往是既要会教导、带主日学、带查经、司琴,还能带姊妹会、带儿童主日学,甚至还要上台讲道。此外,更要管理教会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的闲杂事务。         师母在教会忙碌,回家以后,家事一样也不会少。期盼身为牧师的丈夫帮忙做家事,那简直是痴心妄想。师母的工作还不能有失误,必须事事作表率。如果教会不整 洁,首当其冲受到责难的,往往就是师母。如果自己的孩子没带好,功课不出色,性格不出众,就会遭人非议──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带好,还想带别人的孩子?         师母上不上班,也是一大难题。师母如果上班,就会被认为贪爱世界、贪爱钱财,只顾自己,不顾教会,没有给教会的姊妹树立良好的榜样。况且华人教会一向有“买一送一”的观念──只付一个人薪水,但聘的是两个人。如果师母出去工作,就变成对教会莫大的亏欠,甚至是一种背叛。          师母如果不上班,又会给人造成另一种感觉:牧师一家都是靠教会的奉献养活的。那牧师就是雇工了,会众有意无意会把自己看成是雇主、老板,时不时地给牧师评估、打分。教会一有风吹草动,就希望像开除不称职的员工一样,开除自己的牧师。          师母要在这种情况作出选择,已是十分困难。再加上有的牧师家庭孩子多,负担重,牧师的薪水往往捉襟见肘,难以为计,逼得师母只好出去上班。师母遭受委屈、承受压力,时间久了,就会烦躁,就会发怒,甚至会吼叫,从师母变成“母狮”。 圣经的榜样          在这样的期望值之下,身为师母,我们该怎样摆正自己在教会中的位置?这对于教会建造,可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课题。对于师母的形象和角色,圣经中隐含着一个榜样,那就是摩西的妻子、沉默寡言的西坡拉。 顺服         《民数记》第12章记载,摩西的妻子西坡拉,不见容于摩西最亲近的人,就是哥哥亚伦和姐姐米利暗。亚伦和米利暗不满意西坡拉,因为西坡拉是古实人,古实就是今天的埃塞俄比亚。古实人皮肤很黑,在以色列人眼中是外族人,很扎眼。          西坡拉跟随摩西出入,好像是当时以色列族的“第一师母”。当师母是有要求的,皮肤这么黑,怎可以当师母呢?一个外族人怎么可以当师母呢?要当师母,得先去把 皮肤漂白,把自己变成白人再说。然后还要改变自己的出身,不能是古实人,必须去转世投胎,生到以色列人中才可以──就好像今天的教会对师母有着潜在的标 准:师母必须性格外向,能言善辩;师母必须高学历,超强能干;师母必须才华出众,能使大家心服口服……否则就要被拿来当作把柄攻击牧师。          以色列人就把西坡拉当作口实,攻击摩西。西坡拉受到攻击,却未发一言。她本是米甸祭司叶忒罗的女儿,在摩西逃难的时候与摩西结合,可以说是患难夫妻。圣经中 关于西坡拉的记载并不多,但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出来,她是一个很顺服的人。当摩西在旷野领受上帝的呼召,要回埃及去,带领以色列民挣脱法老的铁轭,西坡拉二 话没说,跟随摩西一同上路(《出》4:20)。 无声          顺服的妇女,大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说话不多,总是以行为,默默无声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西坡拉如果说话太多,枕边风的级数太高,摩西一边要听上帝的话,一边也不能不顾及妻子的意见,必须在服事与家庭之间寻求妥协平衡,那么他的境遇就会更加困难。         《民数记》中记载,以色列民多次反叛、不服权柄。从摩西身边的亚伦、米利暗、可拉、大坍、亚比兰为首的部族领袖(16:1-50),再到以色列会众(14:1-35),都曾质疑、挑战甚至蔑视摩西的权柄。唯有西坡拉总是站在摩西的背后,一言不发,默默地承受各种压力。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21:圣洁没有瑕疵

吕沛渊       自从主后313年宽容宗教自由的“米兰谕令”颁布以来,基督教会在罗马帝国不再 遭受大规模逼迫,但却必须处理善后──如何对待变节背道者。一般来说,东部教会认为烧香献祭者是背道者,交出圣经与奉献盘者的“交出者” (traditores)则从轻发落。西部教会虽然遭受逼迫的时间与程度较短少,也受影响的地区有限,但是却对“交出者”处分则看法不一,特别对圣职人员 的惩戒轻重,双方激烈争辩,甚至导致教会的分裂。 迦太基的争论         北非迦太基的主教孟苏瑞(Mensurius),曾屈从当地政府,停止公开聚会。他未曾交出圣经,只将异端书籍充数,交给警察了事。他的对策是息事宁人,安静等候逼迫风暴过去。罗马主教马歇林(Marcellinus)也曾交出圣经。         但是在迦太基所在地的努米底亚省(Numidia),交出圣经者是大逆不道,交出其它书籍(例如有位主教交出医学书籍)为警察所接受而过关者,也被认为是贪 生怕死、不愿殉道之辈,其心态与交出圣经者是一样的,当受同样的惩戒。对持守这种立场的人来说,若不如此,则那些宁死也不交出圣经(或不以其它书籍顶替) 的殉道者或受刑者,岂不是白白牺牲了吗?          孟苏瑞主教认为执意不愿与警察合作,不作任何妥协,只会刺激当局做出更严厉的逼迫措施。这种作法 在当地却遭受严厉的批评。所以,凡是不肯与当局合作而被捕下狱,又指责孟主教作法的人,就与他划清界限。他的主要助手凯其良(Caecilian)甚至在 监狱门口放哨,不准许会友探监送食给这些指责主教的“宣信者”(Confessors,为宣告信仰而遭受刑求不屈的服刑者)。          孟主教在 312年过世后,凯其良由三位乡村主教仓促按立为继任的主教,而这三位主教中有一位名为腓力斯(Felix),是众人皆知的交出圣经者。此举在努米底亚省 引起议论纷纷,由“交出者”参与按立圣职的主教,被认为不合乎圣经,所以无效。努米底亚“严格派”的70位主教们,就按立梅约瑞纳(Majorinus) 为迦太基的主教。如此一来,双方对立,造成当地教会的分裂。         梅氏于313年过世,继承的领袖是多纳图(Donatus),所以反对凯氏为主教的群众,被称为是“多纳派”(Donatists)。 诺瓦天派的前例          在罗马皇帝戴克里先与加列流的逼迫之后,在北非所引起的“多纳派之争”,可说是历史重演。因为约在半世纪之前,在德修皇帝251年的逼迫之后,在罗马与北非等地的“诺瓦天派”(Novatians)所提出的争论,也如出一辙。          当时罗马的长老诺瓦天严守传统立场,认为教会无权赦免背道者,只能为他们祈求在末日审判时得着神的怜悯。然而,持宽大立场的哥尼流(Cornelius)认为,主教能赦免背道这样的重罪。          关键在于:教会是“圣洁子民的团体”或是“蒙恩罪人的学校”?早期教会传统看法是注重教会的“圣洁性”,认为背道者是离弃信仰,不能得赦免、重回教会。但是在德修皇帝大逼迫之后,面对为数不少的背道者,教会领袖逐渐看到问题亟待解决,处理背道者的作法则偏向“实际性”。        “从宽派”认为,若有真实悔改的凭証,就可接纳背道者再度回到教会。当时较具代表性的考核办法,有下列四步骤:一、“痛悔期”,每主日崇拜时跪在教堂外哀哭痛 悔;二、“听道期”,进入教堂走廊旁听証道;三、“跪拜期”,进入教堂大厅,聚会时跪立,圣餐时退席;四、“站立期”,可站着参加聚会。         […]

No Picture
成长篇

分裂后的王国 ──北国以色列(下)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续上期)         以色列与亚述国的第一次短兵相接,是在“卡卡之役”(Karkar)。公元前853年,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向西讨伐,一路所向披靡,直捣叙利亚。此时叙利亚王联盟12国兵马迎战。        这件事圣经没有记载,但是却记载在撒缦以色三世的年鉴上:“我歼灭,烧尽了卡卡城。……叙利亚王联盟了大马色王的一千二百战车、一千二百骑兵、二万步兵;哈 马的七百战车、七百骑兵、一万步兵;以色列亚哈王的二万战车,一万步兵……阿拉伯王的……亚扪王的……总共12个国家来对抗我。我在阿述(Ashu,亚述 人的众神之神)保佑之下,把他们打得七零八落,尸体遍野,血流成河……”(注5)         由这个考古文献,我们确知以色列的亚哈王不仅参战,由他带领的兵马数目看来,远超过其它的国家。可见亚哈王时以色列的军备,在邻邦中仍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除了年鉴文献,撒缦以色三世的好战及好炫燿,也牢牢地刻划在亚述皇宫正门的古铜框上。(图五)考古家在巴拉瓦宫(Balawat Palace)旧址挖掘出来的皇宫大门,高度超过20呎,饰以多条宽约1呎的铜框,功用在固定大门以免被敌人火炬烧倒。图中所示的部分铜框,记录了撒缦以 色三世的战绩:上框描述亚述军队一城接一城快马加鞭地进攻,下框刻的是亚述军射杀敌人及将俘虏残忍地倒挂示众。 4. 亚述国的壮大         亚哈王在治理国家与对外战争上可谓称职,但是他为了拉拢腓尼基娶了西顿王公主耶洗别,却是不可饶恕的一大败笔。为了平息和南国犹大不断的战争,又把他和耶洗 别的女儿亚他利雅嫁给南国约沙法儿子约兰。企图以“南北合”的婚姻止息双方的战火,反倒因此也断绝了双方的关系。耶洗别野心勃勃,誓死要立巴力及亚舍拉为 以色列“国神”。为将亚哈一家从地面剪除,先知以利沙从军队中膏了耶户为以色列的王。         可惜耶户另有谋算,“并不尽心遵守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律法”,包括他毁坏巴力神庙也是为了对抗巴力先知们的一种政治表态。耶户在杀了耶洗别之后,露出狐狸尾巴。          公元前842年,藉犹大王亚哈谢协助北王约兰在基列拉末对抗亚兰王哈薛之战,耶户击杀了南北二王,保住了他的王位,却因而丧失了他与邻国的外交关系。他既杀 了犹大王,从此北南更是老死不相往来;杀了耶洗别,破坏了长久与腓尼基国家所建立的友好关系;参与基列拉末之战,当然也不再是亚兰王的盟友。因此当公元前 841年,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再次西征时,耶户再也找不到他祖先在“卡卡之战”参与的12联盟国家。亚述军队长驱而入,直捣黄龙,活擒耶户。           这件事生动地刻划在撒缦以色三世一块黑色方尖形石塔上(Black Obelisk,图六)。这个石塔出自尼姆鲁德(Nimrud,原称为Kalhu,即圣经迦拉[Calah]皇宫),是撒缦以色三世的凯旋塔。石塔上浮彫 第二排展示出一长列满载贡品的使者。他们身上穿着华丽长袍,头戴尖顶帽。有关文字写着:“这是暗利王朝的供品:包括了金、银、一只金碗,几个金质高脚杯、 一个金烧杯、几个金水罐、给国王的权杖、以及他给我的檀香木。”(注6)          图中以色列王耶户双膝跪拜,下巴碰地朝贡。石塔并刻划了亚述王朝 […]

No Picture
成长篇

该隐与亚伯 ──善与恶的抉择(上)(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创世记》一开始讲述神的创造是完美和谐的, 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中享受神的祝福。然而人受了撒但诱惑,想要像神一样,能知道善恶(意思就是他们想要靠自己的判断来决定何为善何为恶,而不依赖 神启示的知识),因此违背了神的吩咐,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当他们吃了“善恶果”之后,眼睛就开了,撒但诱骗他们将获得像神的智慧并未实现;如今他们 获知的,是有关罪恶的知识,而这种知识却将人类生命置于危险中,甚至会摧毁人的性命。         从第四章的内容,读者很快就获悉,撒但的应许是天大的谎言。由于亚当、夏娃的不顺从神,不信与仇恨随之取代了原来的信任与和谐。罪恶的知识,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加深。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个人(该隐)谋杀了 他的兄弟(亚伯),并于事后推卸责任。这种对神的叛逆和对兄弟的仇恨,充份显明了人类从伊甸园堕落后的光景,罪所带来的工价是如此的真实并可怕。         从人类家庭的角度来看,这个事件似乎是因为罪而产生的悲剧。若从圣经整体的角度来看,该隐谋杀他兄弟的事件,进一步表明了撒但在诱惑亚当、夏娃之后,再一次 企图要彻底毁灭人类。圣经对该隐事件的记载,如同亚当夏娃的故事一样,叙述了当人犯罪之后,神的查访及人的应对,因此突显了该隐事件所具有的重大意义。 夏娃的期盼          故事一开始略述了两兄弟皆由夏娃所生。当这第一个儿子该隐出生时,夏娃充满了感情说道:“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原文意思是指一个人)。夏娃在此承认这个孩子是神赐给她的礼物(该隐的意思是得到或拥有的意思)。          根据《创世记》3:15的思想,夏娃也许认为该隐就是那位“女人的后裔”(注1)。她很可能盼望能从该隐而得着救赎。她认为所生的不仅是一个婴孩,也不只是一个男孩,而是一个人,是可以战胜那恶者的(注2)。          夏娃的思想有部分是正确的,那就是要在后裔中找到一个人能战胜那恶者。但她若认为该隐就是那救赎者,她将会大失所望。所以,整体而言,夏娃期盼从后裔中找到神的救赎,是正确的思想;然而这位拯救者并非如她所料的,将如此快速地来到。          之后夏娃又生了另一个儿子,亚伯。从这个名字的意义可以看出,夏娃喜悦之情已经减弱了。亚伯的名字有“虚空、一口气、蒸发的气体”等意思。此刻夏娃似乎已经 开始感受到人生的虚空,并且从故事中,可以略窥亚伯短暂的一生,就像他名字的含义。在该隐攻击性的行动中,亚伯是柔弱被动的,他未曾发言为自己辩护过。          冲突事件的开始,记载于4:3-5节。这段经文呈现了明显的反义平行式的排列,“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是种地的, 他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神。经文的记载省略了到底该隐将谷物的哪个部分献给神,只是很简单地提到该隐的供物(注3)。          反之,亚伯是将他羊群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经文详细具体说明亚伯所献的供物,似乎道出了亚伯是以正确的方法献祭,因此被神悦纳(注4)。亚伯这种行动反映出他对神的信心,以及他到神面前的态度。          从神对两兄弟所献的供物作出的回应来看,神看重人过于人所献的供物:经文总是先提到人,再提到供物(参考《创》4:4、5)。所以人心里的动机,比所献的东西重要。正如《来》11:4所印証的,“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証。”          亚伯的信心促使他尽全力把最好的献给神;相反地,该隐拿地里的出产献给神,但不蒙悦纳,显出他缺乏像亚伯那般的信心。并且当神拒绝该隐的供物之后,他对神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这种反应更显露他的傲慢与对神的不顺服。 罪恶当制伏           慈爱的神就像一位父亲,纵然面对无理又粗暴的儿子,仍殷殷告诫,好言相劝:“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又警告该隐说“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服它。” […]

No Picture
成长篇

风为何止住了?——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三)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神感动圣经的作者,用叙述文学记录救赎历史的同时,也借着诠释历史的机会传达不同的神学信息。耶稣履海的故事,在马太生动的铺陈之下,勾勒出一幅基督再来的景象。           在过去〈从解经范例学解经〉的系列专文,我们从《士师记》14:1-20与《以西结书》7:1-27两篇解经范例,向各位读者介绍了许多正统解经的精神,包 括重视上下文的一体性、追溯救赎历史的进程、三明治结构的解经技巧、圣经中的修辞与文学意象等等。这一篇专文我们将以《马太福音》14:22-33为例, 说明如何从圣经叙述文学(biblical narrative)读出圣经作者的神学。 福音书的记载为何不同?            耶稣履海,是基督徒耳熟能详的故事,《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及《约翰福音》都有记载,但细节有所出入,甚至表面看起来是矛盾的。例如,耶稣上了船之后, 马太说,门徒们都敬拜祂,说“你真是神的儿子”;马可却说门徒们“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约翰讲的细节很少,只说“船立时到了他们所要去的地 方”。           不信神的人会说,这证明了圣经是矛盾的,因此这不是历史事实。但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三个来源不同的文献,同时报导一个重大事件, 在细节上有些微差异是很正常的,正好证明这不是“串供”的结果。更何况,这些细节的差异,并非不可能调和。在护教的时候,我们可以如此回答不信的人。           但是解经的时候,最好不要太执著去“调和”书卷间的差异,应当先从每一卷书卷直接的上下文明白经文的意思。我参加过许多查经聚会,弟兄姊妹们总喜欢参照四福 音的记载,先综合归纳出假想的“历史原貌”,拼凑出“第五本福音书”,才从其中思想圣经的教训。这样的解经方法,不但不能真正调和经文中的差异,反而使读 经的人忽略了每一书卷本身独特的信息。           我们知道,马太、马可、约翰的记载不同,不是一场“美丽的错误”,而是神的美意,因为神可以“多次 多方”地将真理晓谕我们(《来》1:1)。在漫长伟大的救赎历史里,神对每一个不同的世代、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安慰、警告与训勉。神感动圣经的作者,用 叙述文学记录救赎历史的同时,也借着诠释历史的机会传达不同的神学信息。           在旧约里,《出埃及记》与《申命记》的律例有一些差异,《列王纪》与《历代志》的历史也有出入;照样,新约的四福音书内容也不是完全一致的。这些书卷虽然讲述同一个历史,却有不同的侧重点与表达方式,好对不同的群体传达不同的神学信息。           我们读经的时候,需要细细咀嚼每卷书本身的上下文,敏感地去发觉每卷书个别、独特的神学信息,明白作者的用意,才是真正地在“聆听”圣经。以下就让我们来细细品尝,马太记录耶稣履海的历史时,细心嵌入的神学信息。 以马内利的主,何竟与门徒分离?            耶稣履海的故事在《马太福音》,是从“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22节)开始的。那天傍晚,耶稣在旷野里用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天色渐黑,他们并没有留在旷 野,因为耶稣催促门徒上船,有勉强他们离开的意思,表示门徒不是很情愿在晚上渡海。耶稣吩咐门徒,“先渡到另外一边去,等他叫众人散开”(22节)。门徒 料想耶稣在众人散开之后,很快就会上别的船到对岸与他们会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