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書評:《教會衝突的處理與重建》

提摩太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衝突?哪間教會沒有衝突?怎麼樣面對衝突?教會怎樣在衝突之中不四分五裂?……我相信這是每個教會領袖都感到棘手,也是每個教會急需解決的問題。游宏湘牧師和邱清萍女士合著的《教會衝突的處理與重建》(註),正是針對這些問題而寫的。 四部分           此書共分四個部分:一、瞭解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一、二章)。二、預防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三~六章)。三、化解教會衝突(七~十章)。四、衝突後的療傷與重建(十一、二章)。           在第一部分中,作者指出:“張力”普遍存在於信徒靈命的軟弱、犯罪事件、會眾不同的需要、教義與聖經亮光的差異、領袖之間不同的異象、個性、作風與領導方式 不能兼容等之中。這些存在教會內的種種張力,如果處理得好,能成為教會發展的助力;但如果處理不好,則可能演變為教會的衝突。故此,教會的領袖必須正視 “張力”,力求化干戈為玉帛、化坎坷為坦途。           作者分析,形成張力的原因,是由個人因素、人際因素、教會因素和文化因素所組成。清楚地認識問題的成因,承認困難的存在,是解決問題的起步。           第二部分“預防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中,作者就教會對傳道人的徵召、待遇、評估、權柄的運用、行政的運作、配搭事奉中的道德品格等方面,分析了張力與衝突的潛 在因素。要想預防這些張力與衝突的產生,首先要加強領袖自身的素質建設,清楚自身的方向與使命,心平氣和地制定事奉的方案,等等,如此可以有效地預防和減 少張力和衝突。            第三部分“化解教會的衝突”裡,作者討論了衝突的演變過程,以及如何處理,解決時應持何等態度等。當衝突發生後,逃避問題或使衝突升級,都不是解決的方法。解決的關鍵是,持不同立場的雙方要從大局出發,將不必要的損失降到最低點。            在這一部分裡,作者沒有紙上談兵,反而考慮到許多教會的實際情況,包括“萬一拆夥”時,如何講究“拆夥”的原則,以減低傷害的程度。           第四部分“衝突後的療傷與重建”,作者將衝突看作“戰事”,將善後處理稱為“療傷”。“療傷”對於恢復力量、增加士氣,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假如教會不幸發生了衝突和傷痛,教會領袖必須痛定思痛,認真分析原因,找出破口,杜絕傷害再次發生。 得與失          本書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了各種張力和衝突產生的原因,同時也羅列出許多聖經的原則,給讀者提供了解決的途徑,讓那些正處在衝突之中的教會有方針、原則可循; 對於那些尚未發生衝突的教會來說,也有著預防的作用,使其面對張力和衝突的時候,不至於恐懼和緊張,可將損失或危害降至最低點。總之,使教會不因為張力與 衝突,失去本來的方向與目標。所以,本書可以說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但是,身為牧者,我同時亦感覺到,本書過於注重原則的分析,而忽略了實際例子的處理。如,作為一個教會的領袖,如何處理領袖的酗酒、毆妻、人際關係、品格等私人之事宜?當有了這種衝突的時候,應該委屈求全,還是應該堅持原則?           另一方面,在中國教會中,目前最大也是最普遍的衝突,就是“三自教會”與“家庭教會”的衝突。這種衝突受政治因素、傳統因素等影響。信徒何去何從?什麼是該堅持的組織原則?什麼是該放棄的個人立場?……如何化解這類衝突,實在值得我們繼續探討。 註: 邱清萍、游宏湘合著。美國中信出版社,2002年8月。 作者為牧者,目前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No Picture
事奉篇

差傳 ——大使命的第三重工作

劉傑垣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舉目》第28期(2007年11月),與第35期(2009年1月),登載了我寫的大使命的第一和第二重工作——傳福音及植堂。本文將繼續敘述第三重工作——差傳(Missionary-Sending): 一、使徒時代的榜樣           安提阿教會,是使徒時代第一個差派傳道人到其他地區傳福音,繼之植堂的教會。為了推動這項巨大的工作,主差派聖靈,賜他們能力、智慧、知識與策略。            安提阿教會之所以能成為第一間“差傳的教會”,與其具備的屬靈條件有關。掃羅在大馬色路上遇見了主,生命改變,滿足了被差遣者的先決條件(參《徒》 9:1-9,22:14);他成為主所揀選的器皿,領受了福音(《林前》15:1-4);在迦瑪列門下受教(《徒》22:3);在亞拉伯三年,回顧且審思 明辨;主藉著種種的過程裝備他,以便日後為主所用;他去耶路撒冷,與雅各、彼得同住了15天,確信“神已經立他[耶穌]為主為基督了” (《徒》:2:36),這福音是神的大能,為要拯救世人,並“叫我把他傳到外邦人中”(《加》1:16)……從此,保羅就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徒》26:18-25)。           安提阿教會還有一個人,巴拿巴,是教會中的先知和教師(《徒》13:1)。他以往的經歷,少有記載。但他與保羅合作無間,至為顯著,《使徒行傳》14與15章,曾多次提起他與保羅“二人”。 二、幾點重要的原則          《使徒行傳》13章1至4節,原則性說明了:           1. “在教會中”,說明差傳工作是教會集體性的事工。           2. “有幾位先知和教師”,說明不是一人事奉,但事奉者同心合意,各盡其職。           3. 在安提阿教會中,有保羅、巴拿巴、古利奈人、西面、路加等,說明這是一所多族裔的教會,無種族歧視,也沒有教育程度與職業方面的歧視。           4. “他們事奉主的時候”,團隊的事奉至為融洽,同心等候神的靈感動與引導。           5. “聖靈說”,對聖靈的感動、引導、啟示與呼召,至為敏感。           6. […]

No Picture
成長篇

讓我們續寫動人的故事

克遜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小組在查《羅馬書》,大家饒有興致。不過查了兩次,紛紛說:太難了,都是說道理、講神學。            在聖經中,《羅馬書》有特殊的地位。編排上,在新約書卷中,它緊接在四福音書及《使徒行傳》之後,為書信之首;內容上,除了第16章問安時,涉及到一些人和 事之外,幾乎沒有一點故事性的內容——因其宗旨,乃在闡明福音的本質。不過,使徒保羅講的不僅是道理,從12章開始,也教導相當實際的生命原則,以及基督 徒如何活出信心的生活。            “神的言語,句句都是煉淨的。”(《箴》30:5)“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路》1:37)神透過“講道理”的《羅馬書》,在歷代先賢的身上,譜寫了許多的故事。 路德:內心的煎熬           1505 年7月,礦工的兒子、大學生馬丁.路德,在烈日下獨自走在鄉間的路上。雖然被認為是才智過人的高材生,路德的心中依然時常充滿不安。自他獲得文學碩士學位 之後,父親就用“您”而不是“你”來稱呼他。父親還送給他一本法學大典,希望他有朝一日成為名律師。但到處高聳的教堂尖塔,遊行的修士,瀰漫在空中的晨鐘 晚歌,時時讓路德若有所思。            忽然,四野烏雲密佈,天空瀉下傾盆大雨。一道閃電,劃過穹蒼。不知是受到驚嚇,還是雷擊的力量,路德一下被掀 翻在地。霎那間,他似乎瞥見了人生舞台的終局,惡魔伸手要把他拉到地獄之中。掙扎中,路德倉惶地呼叫:“聖安妮,救我!我願意作修道士。”他這樣呼喚,是 因為在羅馬教會的影響下,鄉間流行對聖徒的崇拜,情急之下,他只能夠呼求“礦工的守護者”,即“聖安妮。            路德的生命從此扭轉,世上少了一個未來的名律師,卻多了一個修士,且最後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神學家,一個被主大大使用的改教先鋒。            路德不顧父親的反對,進入了奧古斯丁修道院。聽完“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的訓喻之後,他開始了凌晨即起、每天7次唱詩禱告的生活。他相信,如羅馬教會所說,將自己完全投入這種苦修的生活,必能進入救贖之路。            沒想到,即便關在平靜的僧院裡,風暴也會再一次來臨。            第一次領彌撒,路德站在聖壇前,念出彌撒文:“永活、真實、永恆的上帝,我們向你獻上一切……”他顫抖了——遇到人間的王子,人尚且會顫慄,我又如何能夠面對上帝,與他交談、舉手向他禱告?我只是塵土,充滿罪惡,與我說話的,卻是永活的、至高至聖的上帝!           想到這裡,恐懼像閃電,再一次擊打路德。沒有別的辦法,他決心全力成聖:施予、節制、博愛、貧窮、順服、禁食、禁慾……他扔掉配給他的毛毯去挨凍;禁食,直到消化系統永久性受損……           但是,這所有一切,都不能使他的心得到平安。他總是覺得無法補贖自己的罪行,以至認罪告解的時候,神甫覺得他簡直沒完沒了——他們無法體會路德內心痛苦的煎熬。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 《不可憐恤他們──關於上帝和迦南屠殺的四種觀點》

晨輝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9.11之後,“聖戰”成了熱門的話題。西方社會在通過電視直播,目睹狂熱的恐怖分子劫持民航客機,撞入紐約世貿大廈,導致數千人死於非命後,也逐漸發現這些恐怖分子是以“聖戰”的名義,屠殺無辜的平民百姓。            基督徒在譴責本拉登等恐怖分子暴行的同時,多少會尷尬地意識到,舊約聖經中記載,以色列百姓征服迦南地時,也採取了類似的不分性別、年齡的種族滅絕方式。這 些戰爭,被學者稱為“雅威的戰爭”(編註:雅威,Yahweh,有可能是希伯來文YHWH[《出》3:14]的讀音)。           更使人困惑的是,以色列百姓是在上帝的指示下,發動這些戰爭的。那麼,這位策劃“雅威的戰爭”的上帝,是新約中那位差遣耶穌基督降世為人、在十字架上為罪人流血捨命的天父上帝嗎?舊約中的聖戰、上帝的性情,與新約中的爭戰、上帝的性情,有沒有連續性?還是完全不連續的?            在 《不可憐恤他們──關於上帝和迦南屠殺的四種觀點》(Show Them No Mercy: 4 Views on God and Canaanite Genocide,註1)這本書中,四位舊約聖經學者就上述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並對其他三位作者的看法做出了回應。 這四位學者分別是:C. S. Cowles, 加州波音特洛瑪基督大學(Point Loma Nazarene University)的聖經及神學教授;Eugene H. Merrill,達拉斯神學院 (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舊約教授;Daniel L.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36:固守真道的奧秘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羅馬皇帝尤斯丁尼(Justinian)在553年在康士坦丁堡召開的“第五次大公會議”,想要贏回“一性派(Monophysites)”(主張道成肉身的基督,只有一性)的民心。雖然尤斯丁尼脅迫羅馬主教 認同此“第五次大公會議”的決議,但是卻造成了西方教會內部的分裂。而東方教會內的“一性派”並不領情,反而繼續走向不歸路。 “一性派”在敘利亞與埃及等地的發展            康堡的大公會議之後,“一性派”認清皇帝不會放棄《迦克墩信經》。敘利亞與小亞細亞的“一性派”領袖,早就拒絕接受迦克墩正統派人士,來施行聖禮。他們在安 提阿的塞弗如(Severus)領導之下,組織地下教會。敘利亞的修士雅各巴瑞底(Jacob Baradaeus),後來出任艾狄撒主教;他常秘密化裝出行,在各地組織培訓“一性派”教會,以敘利亞文為崇拜語言,在北敘利亞的修道院與村莊,組成 “雅各派(Jacobite)教會”,在自設的安提阿主教長帶領之下發展,一直存留至今日。           在埃及的“一性派”勢力龐大,根深蒂固,不斷 抵擋來自康士坦丁堡皇帝的壓力。雖然經過內部分裂,仍於575年發展成合一的“一性派”教會,自設亞歷山大主教長,與大公教會的主教長分庭抗禮。此派教會 以本地方言“科普地話(Coptic)”聚會,被稱為“科普地教派”。雖然埃及經歷波斯與阿拉伯人的統治,但是科普地教派存留至今,占埃及人口的十分之 一。科普地教派也派遣宣教士進入衣索匹亞,將原有的大公教會改組,成為“一性派”教會。衣索匹亞“一性派”教會也存留至今,受亞歷山大的科普地主教長的領 導。            亞美尼亞(Armenia,今日土耳其的西北方)在第四世紀初,由加帕多家來的宣教士貴鉤利(Gregory the Illuminator)傳入福音,全國歸主。後來當“聶斯多留派之爭”時,亞美尼亞教會接受康堡主教長的信函教導,採取屈利羅的立場;他們後來接受鄭諾 (Zeno)皇帝的“聯合條款”,誤以為《迦克墩信經》是聶氏的立場而拒絕之。他們於595年在首都召開全國教會總會會議,宣佈採取“一性派”立場。亞美 尼亞後來被回教徒攻占,人民大遭逼迫;此後,許多亞美尼亞人逃離家鄉,散居各國。 羅馬帝國的困境            皇帝尤斯丁尼於565年逝世之時,“一性派”已經與大公教會決裂。他的兒子尤斯丁二世(Justin II)即位後,發佈“寬容諭令”,勸勉帝國境內所有基督徒停止爭辯。在尤斯丁二世任內(565-578),羅馬國勢日衰,東境的波斯帝國日益強大,羅馬軍 隊忙於抵禦波斯的大軍,使得他們無力防止北方蠻族入侵:倫巴人佔據義大利半島北部與中部,其他蠻族也常劫掠巴爾幹半島與希臘。等到西拉克力 (Heraclius)皇帝於610年即位時,羅馬帝國已經搖搖欲墜。           主後611年,波斯大軍入侵敘利亞,攻陷安提阿與大馬色;618 年,他們攻下巴勒斯坦與埃及。“一性派”的廣大民眾,雖然並不歡迎入侵的波斯軍隊,但是他們並未給予皇帝軍隊支持,一同抵禦外侮。斯拉夫蠻族也入侵至康士 坦丁堡外圍,西哥特族已將羅馬軍隊逐出西班牙。看來,羅馬帝國大勢已去。           西拉克力皇帝力圖中興,整軍經武,重建軍隊;他領軍與波斯大軍爭戰,在622至628年間,打了三次勝仗,甚至進入波斯境內。他在630年迫使波斯與羅馬簽訂和約,將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等地重歸羅馬帝國版圖。西拉克力深知必須藉此契機,贏回“一性派”的民心。 […]

No Picture
成長篇

除夕的煙花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一、又見除夕            又到了除夕。母親說,除夕夜要守歲,睡得越晚越好。睡覺前在床前多排上幾雙鞋,天上仙女下凡來,看見鞋多就以為人多,因此就多分糧食、多給福分……            我聽了努努嘴,笑了。打自穿開襠褲的時候起,每年的除夕夜,我都會聽到這個老掉牙的故事,都不知多少年了。現在要誆我可是沒門的了,我再也不會滿屋找鞋了。            可除夕夜在家裡轉來轉去,也不知該做什麼。看“春節聯歡晚會”吧,這曾經是中國老百姓除夕夜的最大樂趣。但這“春晚”一搞就搞了十多年,總有令人膩煩的時候。更何況現在科技發達了,什麼樣的好節目,平日裡沒有看過?           跟家族的人一起玩麻將吧,見他們個個煙霧繚繞的,麻將把桌面敲得劈啪劈啪,手裡的錢甩得嘩啦嘩啦,聊起來盡是什麼人情世故,又是什麼商海沉浮,於我毫不相干。           更讓人不舒服的是,在玩笑和閒聊中,他們總好像要數落數落我的“失敗”。周圍人到了我這個年齡,個個都混得像模像樣的,要權的有權,要錢的有錢,最起碼的,作為一個女人總應該有個家了吧?可我卻好像什麼都沒有。           家族裡的人每年除夕見到我,總不忘記給我點撥、點撥,以表達關心和厚愛,好像我的人生已經走迷了路。可對於他們的提議,我一般都是充耳不聞的,這難免讓他們的尊嚴頗受打擊。           這幾年,看到我居然對自己的狀態越來越滿意了,他們就更是有點惱火。不找機會給我來點熱嘲冷諷以讓我迷途知返,他們是不甘心的。不過,我自有三寸不爛之舌應對他們。一般他們都是被我說了個啞口無言,只能用白眼來表達心情。           今年的除夕夜也同樣。只是,與他們一場舌戰以後,表面上我頗為豪邁和自信,但內心裡卻湧起一陣的酸溜溜。在一剎那的情緒波動中,我發現我依靠上帝在心裡構築的理想,搖晃了起來。我想想還是早早上床為妙。靠著床頭翻了一會兒聖經,又跪著禱告了一會兒,就鑽進被窩睡覺了。 二、煙花燦爛            外面的一聲聲巨響把我震醒,原來到了午夜放煙花的時候了。弟弟喊我快點起來觀看,於是我便起床到了屋頂。在震耳的聲音中,我看到夜空飛霞如錦,彩絮飄揚,一處比一處壯觀。           在家鄉的習俗中,除夕會有很多人,到廟裡的菩薩和佛爺面前,擺上祭品,燃起香火,並在廟前放鞭炮和煙花以表示孝敬。今年除夕夜,去“朝聖”的人好像特別多。 人們比以前更有錢了,因此廟前的煙花也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熱鬧,顯然是乞求神靈們在新的一年裡,賜給他們更多的福氣。 三、幸災樂禍           那壯觀的煙花確實也震撼了我,我的心裡同時也倏忽生出悲哀。穿過這美麗的煙花,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個空虛而蒼白的靈魂。一瞬間我如此確信:這些把造物主撇在了 一邊的人,他們嘔心瀝血所追逐的一切,有一天都是要煙消雲散的。而我卻會在天堂裡,享受與神同在的無限福樂。我擁有的是一個不能震動的國,那裡有上帝無限 的豐富。           忽然想起經上的一句話,似乎一無所有的,卻是樣樣都有的。呵呵,這說的不正是我嘛?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也有古老的故事

路東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當投資大虧後           講自己的親身經歷之前,先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在加利利的迦拿,有一戶平凡的人家。在這戶平凡的人家裡,舉行了一個平凡的婚禮。然而,後人之所以知道這個婚禮,是因為他們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就是邀請耶穌來參加。           根據使徒約翰的記載(《約》2:1-11),就在這個婚禮上,耶穌行了他在世上的第一個神蹟:以水變酒。是誰最先見到這個神蹟的呢?當然是順服的僕人。           耶穌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           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           他們完全順服,耶穌叫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明明是剛倒進去的水,一轉眼的功夫,耶穌就叫他們舀出來送上席。按照人的頭腦,這實在想不明白,但是這些僕人不是想明白了再去做,而是聽了主的命令就去做,完全順服信靠——這就是信心和順服,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我是十幾年前信主的,然而,我一直自己做主,追求金錢和物質,並不在乎“主的命令”。可是,4年前,我多年前追求的東西,一轉眼就不見了——我們在美國的投資,大虧了。           那時,我愁得頭痛上火,牙根發炎,左臉腫得像個饅頭。相比之下,我先生比較想得開,他經常對我說:“不要急,有我頂著。”           他是個白手起家,敢想、敢幹,能吃苦的人;他是多倫多市區內,第一個開酒吧的中國人;他在特種部隊學了一手好武功,靠功夫制服了很多酒鬼,在那一帶打出了名。他靠的是他的力氣和能力。            我先生的話,並不能安慰我。倒是主的話,再一次觸摸了我的心,他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我終於轉向了他,向他認罪,向他懺悔,求他做我的主。 更嚴重的困境           後來,我們經歷了更大的磨難。先是市政府讓我們更換新的防火和排風系統,花了一大筆錢。緊接著碰上了幾十年難遇的修路,不但修我們餐館門前的交通要道,連通 往此路的兩條高速公路也大修。一到週末,高速公路全部關閉。修路持續了將近半年,再加上經濟的蕭條,使得我們的顧客越來越少了。           在這期間,我們附近的兩家餐館,都先後倒閉了。我們的餐館也在倒閉的邊緣。我知道,靠誰都不行了,只有靠主。磨難使我一次又一次地來到了神的面前,我對他說:          “主啊,你就是我們餐館的大老闆,你給我一天的工作機會,我就在你面前學習一天的功課。你把這個機會拿掉的話,你一定會給我更好的機會,因為你藉著聖經告訴 我:‘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林前》10:13)           我不知道這件事到底算不算神給我們的“試探”,但是我就這樣抓住神的應許,學著走信心的路。那段時間,我母親也住在我那裡,她也急得上火,經常嘮叨。我對她說:“媽,耶穌告訴我們,思慮不能使壽數增加一刻。急也沒有用。我們一起禱告吧!” […]

No Picture
成長篇

葛老弟的週六“沙龍”

南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葛老弟”,本名 Donald Gratti,是第一個向我傳福音的人。 夜校初遇           1989年夏末秋初,我放棄了在中科院的研究生學習,退學,從北京回到故鄉,成了一名待業青年。那段時間,是我人生的最低點。徬徨而苦悶的日子中,唯有新婚妻子、家人,特別是慈父,激勵我重整旗鼓,出國留學成了我人生的新目標。            一天,我陪妻子去上夜校英文補習班。老師是個白人,40來歲,清瘦的面龐,目光炯炯有神,講話生動風趣。他在介紹家鄉波士頓的風土人情時,問了大家一些簡單的問題,想來是為了活躍課堂氣氛,也看看班上學生對美國有多少瞭解吧。            也許是因為他問的問題,我都能答得上來,諸如MIT是麻省理工學院的縮寫,等等,所以下課後,他徑直向我走過來,主動和我聊了起來。            他的本名叫Donald Gratti,我聽起來像是“唐納德.葛老弟”。我把這當作笑話告訴他,誰知他竟然很興奮,說這個名字比別人稱呼他的“唐先生”、“唐老師”來得親切。所以“葛老弟”後來也就成了他的中文名字。           雖是初識,我英語又講得磕磕巴巴,但和葛老弟的交談卻相當愉快。臨別時,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熱情邀請我,週六傍晚去他家,參加“沙龍”。那時候,能認識個 把外國人,是很光彩的。再加上這是練習英語口語的難得機會,說不定還能在留學申請上請他幫點兒忙,我就忙不迭地答應了。 週六“沙龍”            到了週六,我興致勃勃地去參加葛老弟的“沙龍”。那天來的客人,除我以外,另有七、八人,大多是妻子母校或附近高校的學生,或青年教師。大家彼此介紹後,聊 了一會兒天,然後在客廳裡圍坐一圈。每人手上發有幾張歌篇,開始唱歌。大部分是中文歌,也有一兩首英文歌。中文歌詞用的是繁體字,我有好多字都只能靠猜, 遣詞用句也是我不熟悉的(後來知道,這些歌篇是葛老弟從香港帶來的)。歌曲內容都圍繞著耶穌、神、主。           唱中文歌時,葛老弟就是打著節拍哼唱。而唱英文歌時,大部分人都不能開口,基本上就是葛老弟在獨唱。唱完歌後,葛老弟遞給我和另一個首次來參加這個“沙龍”的人兩本黑色封面的書,告訴我們,這是聖經,是送給我們的見面禮。            然後大家讀一段聖經,接著是葛老弟講解,由師範學院外語系的一個青年老師翻譯。大家或提問,或討論,氣氛熱烈。我後來知道,這種聚會叫“查經班”。            可是,大家把這個查經班叫做“沙龍”呢?原來,如果公開叫“查經班”,絕對會遭取締。而葛老弟一向喜歡用‘Shalom’與人打招呼,Shalom是希伯來文“平安”的意思,發音聽起來類似“沙龍”。於是就有人建議,將這個每週六舉辦的聚會,稱作“週六沙龍”,掩人耳目。            對我而言,這完全不是我所想像的派對。一切都讓我覺得既陌生,又似曾相識。陌生的,是聚會的內容;熟悉的,是聚會的方式——無論是唱歌,還是讀、講、討論聖 經,都讓我不由得聯想到我從小就熟悉、但深惡痛絕的政治學習,只不過歌唱、認罪的對象不是共產黨、毛主席,而是神和耶穌,讀的書也由紅寶書——《毛澤東語 錄》,換成“黑寶書”──聖經。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神的自我形象

【三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約翰福音》3-6章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這個世界花了2,000多年的時間,想要認識耶穌。人們寫了無數的書卷、拍出無數的電影,試圖去解釋(或更多的是要“破解”)這位人類史上的謎樣人物。丹. 布朗所著的《達文西密碼》即為其一。當然,這些都不令人感到驚訝。即使耶穌還在世上、還在那些應該比其他人更能認出他,在那些對他真實的身分已經有明確證 據的人群當中時,絕大多數的人依然拒絕信他。            在這個月要研讀的4章《約翰福音》中,我們將直搗這個問題的核心。耶穌對自己作了什麼宣告? 當我們查看這些宣告時,必須確認我們所得出的結論。若這些宣告是真的,那麼,否認這些宣告(正如多數與耶穌同時期的人所做的,以及諸如丹.布朗這類人鼓勵 我們去做的),就是完全否認父神所預備的彌賽亞。這些行為的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不過,更重要的是,倘若耶穌的宣告不是真的,若耶穌就像其他人,只是個結婚生子的平凡人,那麼我們就該忽視他所有的教導,因為這些教導是出自一個精神錯亂的人,或者更糟的是,出自一個極力佈下殘酷騙局的人。耶穌若不是騙人的瘋子,就是基督;再沒有其他的可能。           當你從神的話語中聆聽耶穌所說的,請仔細地思考。我們至少可以看見,耶穌不可能僅僅是個先知、智者或好老師。若你所得出的結論是:耶穌不是道成肉身的神子,那麼問問自己,一個騙子/狂人如何能在人類的歷史中造成如此深遠的影響,以致世上無人能及! 第1日 一個全新的開始 經文:《約》3:1-10            要點:耶穌與尼哥底母的對話清楚地顯明,在我們天然(屬肉體)的狀態中,作為亞當的後裔,我們永遠無法瞭解福音。重生是必須的! 說明: ‧ 四本福音書中,唯有《約翰福音》提到了尼哥底母。藉由譴責兌換銀錢之人,耶穌已惹怒了猶太的當權者(2:13-20)。尼哥底母不像他的法利賽同伴(參 7:50),他意識到,耶穌所行的神蹟有重大的意義,是不容忽視的,於是想更進一步探問耶穌;但由於懼怕那些敵對同伴的批評,他知道自己必須在夜晚秘訪耶 穌。 ‧ 耶穌很清楚猶太拉比在屬靈上的徹底瞎眼(參2:25),因此他開門見山,直指問題的核心:尼哥底母的信仰框架,完全無法與真正的福音調和;如此天壤之別的思維模式使他必須從頭就將此福音視為全新的開始。 ‧ 尼哥底母“天然的”回應(4和9節)果真證實了耶穌的觀點。 ‧ 得救所需的“重生”,只能藉著聖靈的工作,從人心裡開始“出生”的過程,以致從罪的統治中得“潔淨”(參《結》36:25以下)。(5-8節) 默想……並禱告: 我如何知道自己是否已經重生?(參《羅》8:15-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