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摩西──神忠心的僕人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神的救贖計劃中,摩西佔著一席重要的地 位。神曾經與亞伯拉罕立約,應許他的後裔要成為大國。神預先告訴亞伯拉罕,他的後代要在埃及地寄居400年以上,那地的人會苦待他們,然而,神會拯救他們 脫離埃及人的奴役。到了摩西的時代,果然應驗了神對亞伯拉罕的預言。此時,神拯救的時刻到了,自此,揭開了摩西率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 神預備摩西       《出埃及記》一開始提到有不認識約瑟的法老王興起,對日益增多的以色列人大肆壓迫。法老除了勞役以色列人之外,又下令淹死所有初生的以色列男嬰。摩西正值此危 險關頭出生,法老的命令也顯然危及他的生命,然而,在神的護守之下,這嬰孩被保存了下來。摩西不僅沒有因法老的命令遭害,反而被法老的女兒從水裡救出來 (註1),且被收養在埃及王宮中約有40年之久,成為法老女兒的兒子,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參《徒》7﹕21-22)。         摩西長大成人之後,就不肯被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參《來》11﹕24-25)。摩西為了保護一個被欺凌的以色列弟兄, 而殺死一個埃及人,以為因此自己的同胞便會明白,神是藉他的手搭救他們(參《徒》7﹕25)。結果事與願違,他殺害埃及人的事被人知悉(參《徒》 7﹕26-28),於是逃到米甸地躲藏寄居。從此,摩西在米甸曠野從事牧羊工作長達40年之久,這也促使他對那一帶的地理形勢十分熟悉,成為日後帶領以色 列人經過這塊曠野地區的最好準備。 神呼召摩西         神留意到這群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的苦情, 祂也記念曾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當摩西在米甸曠野的時候,神在燒著的荊棘火焰中,呼召他,將以色列百姓從埃及地領出來。摩西自認無法面對這艱 鉅的責任,神就應許說:“我必與你同在,你將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之候後,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這就是我打發你去的證據。”(《出》3﹕12)。         那時,摩西認為以色列人會質疑他所講的,所以他問神說:“我到以色列人那裡,對他們說:‘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他們若問我說:‘祂叫什麼名 字?’我要對他們說什麼呢?”於是神啟示並解釋了祂名字的意思,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 “耶和華 YHWH (יְהוָה,或譯作“雅偉”)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 念,直到萬代。”(參《出》3﹕13-15)。        這“我是自有永有的”(直譯為“我就是我是”)並沒有真正地定義什麼。因為神實在太偉大 了,惟有使用這樣的敘述,才能表達神的整全性。“我就是我是”可以解釋為“我正是那位…的”,或是“我就是那位為你存在的──真實誠懇地存在,隨時幫助、 樂意工作”(註2)。神顯示祂自己的名字,表示衪向人開啟自己,要人與祂有美好的關係。        雖然摩西起初因懼怕而缺乏信心,然而,神是一位與百姓建立關係的神,也是從前向亞伯拉罕應許的那位神。祂持守承諾,現在就要逐步實現那應許。神在這段經文表明祂的屬性,祂樂意看顧祂的百姓,真實地保護他們,要救他們脫離困苦。 摩西受託為領袖 […]

No Picture
成長篇

歷史與人生 ——《詩篇》78篇:從瑣安到錫安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聖經,不論舊約還是新約,都有一半的篇幅講歷史。許多人納悶,記載這些歷史,目的為何?我們現代信徒有必要讀嗎?         新約還好,四福音書講述耶穌的生平與事工,《使徒行傳》記載初期教會的建立與擴展,這都是基督徒信心的根基,能幫助信徒建立信仰。但是舊約呢﹖?五經和歷史 書裡面的人物、事蹟,都是年代久遠,國家和民族立場,以及個人色彩,都很濃厚。這與21世紀的信徒,尤其是華人,有何關係呢﹖我們還需要讀嗎﹖         我們不妨以研讀《詩篇》78篇為例,來討論這個問題。        《詩篇》78篇是《詩篇》119篇以外,最長的一首詩,共有72節。這篇的小標題註明是“亞薩的訓誨詩”。亞薩是3千年前,大衛和所羅門時代,利未支派的領袖,受指派在耶路撒冷聖殿中,帶領眾人用詩歌敬拜神(參《代上》16;《代下》5:12)。        他擅長各種樂器,也會寫作不同類型的詩歌。當時與他同擔當此任的,還有利未的子孫希幔和以探(參《代上》15:17,25:1,以探可能又名耶杜頓)。亞薩 也被稱為“先見”。他的詩歌和大衛的詩歌,成為250年以後,希西家王帶領屬靈復興的重要動力(參《代下》29:30)。屬靈的復興,往往與偉大的詩歌密 不可分。《詩篇》第3三卷是以亞薩的詩歌為主(《詩》73-83),或許即是那時留下來的作品。         本篇被歸類為“詠史詩”,講述以色列建國早期的歷史,從以色列民出埃及開始,經歷各種神蹟奇事、曠野失敗、進入迦南,直到大衛作王的黃金時期,歷時約500年之久。 全篇可分為3大段:1.“引言”(1-8節);2. 出埃及、走曠野(9-39節);3. 入迦南和得地業的過程(40-72節)。        第2段、第3段的格式相同,都是講到以色列民如何犯罪、神的發怒責罰,及以色列民終得神恩福眷佑。兩段還有許多重複的字句,表明彼此的關聯。例如,神在埃及 地顯神蹟,在瑣安田施行奇事(12,43節),他們(以色列民)心中試探神/再三試探神(18,41,56節),不信祂奇妙的作為/不追念祂的能力 (32,42節),轉身退後/反倒退後(9,57節),耶和華/神聽見就發怒(21,31,59節),祂殺他們/將祂的百姓交予刀劍(34,62節)。 1. 引言:作詩的緣由與目的(1-8節)        《詩篇》中所有的“詠史詩”,都是藉歷史故事,傳講當代的信息。        大衛指定利未人帶領眾人唱歌感謝、頌讚耶和華。“唱歌”原文作“說預言”,也就是“傳信息”(參《代上》25)。利未人的領袖亞薩,在本篇中以“先見”的身 份傳講信息(1節),因此該篇被稱作“亞薩的訓誨詩”。亞薩像有智慧的教師,用各種的教學方法(包括“比喻”和“謎語”,2節)教誨百姓。本篇信息主題明 確,例證生動有力,原就是一篇優秀的講章。         亞薩稱以色列百姓為“我的民”(1節),這是耶和華初次提到以色列民的稱呼。那時以色列百姓在埃及地受迫害,他們的哀聲神聽見,他們的苦情神看見,他們的痛苦神知道,祂就“下來”施行拯救(參《出》3:8)。         […]

No Picture
成長篇

在受傷之處造出晶瑩

維綱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2009年的感恩節,在失業和斷腿之後,我寫過一篇散文詩:        當苦難侵噬我們生命的時候,肉體的痛苦或難以忍受。         我們常問自己:“為什麼讓我受這樣的痛苦?”         當你思想珍珠形成,就不難看出苦難的背後——         每一顆珍珠都來自那負傷的牡蠣,它忍受著砂石的劇痛,在受傷之處造就出晶瑩。        若不是這傷痛,怎麼會孕育出貴重的珍珠?        接納每一個苦境,忍受每一次傷痛。那是生命的功課,那是化妝的祝福。         經歷苦難的人,更會珍惜神家中的溫暖。受過傷痛的人,更體貼他人的痛苦。        當傷痛使你無法忍受,請你仰望十架上流血的耶穌。        祂手上的釘痕和慈愛的雙目,必能助你贏得與死神的搏鬥。         在人們的眼中,金錢是財富,時間是財富。         然而,是否有人想過,這苦難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苦難是測試你勇氣的考官,雖然殘酷,卻讓你知道,你有上帝的呵護。         苦難是衡量你意志的壓力表,有神應許, 必得剛強的筋骨。         苦難是增進友情的紐帶,一人有難,得八方援助。         苦難是機遇,雖處險境,卻能逼你開闢新路。 […]

No Picture
事奉篇

你怎麼什麼都不做?——突破性格的局限

陸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我生來就對“人”很敏感、也很看重人際,所謂關係型(people-oriented)的人。因此,非常在意周圍人的一舉一動。周圍人的喜怒哀樂,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我的判斷 和決定。那些有話不直說的人,我還會猜他們的身體語言、弦外之音。如果一個很強勢的或權威性的人物出現在我身邊,他的意見會左右我……          然而,同大部分人一樣,我意識不到自身的弱點。 到底是誰“不開竅”?         我在教會負責某件事的時候,最頭痛有人和我意見不同。因為我覺得對別人說“不”,就等於破壞關係。        遇到這種情況,我就習慣性把事情拖一拖,做不成就算了。我寧可不做,也不想傷害了“關係”。或者說,我只想維繫關係,不在意事情做得怎麼樣(雖然這樣做,也不一定能保住關係)。可以想見,很多事在我手裡不了了之,或虎頭蛇尾。        為此,我太太很受不了。在她看來,這明明是對神的事不盡職,不夠“忠心”!該做的事,怎麼能這麼不明不白的撂下?應該盡力而為!         她的確也是這樣做的,因為她是對“事”很看重的做事型(task-oriented)的人,而且是個完美主義者。如果讓她負責做什麼事,她會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睡覺、不吃飯,非做好不可。         至於其他參與者高興不高興,她不是很在乎。更準確地說,她根本不知道別人高興不高興。特別是那些有話不直說的人,總是搞得她一頭霧水,只好不管了。所以,她事情雖然做得很漂亮,但不知不覺就可能得罪誰了。         哈哈,一到這時候,我就看不過去了——這明明是對弟兄姐妹沒有愛心、不夠“良善”嘛!不是嗎?把人都得罪光了,光事情做成有什麼用?不做不是更好?         因為做事方式的尖銳對立,我們都很受不了對方。我們都覺得自己很正確,是對方不開竅。而且,不論在聖經中,在教會傳統上,或在教會領袖層裡,我們各自都可以找到強力的支持。        作為夫妻,我們沒辦法井水不犯河水,也做不到東風壓倒西風。於是衝突常常發生。最常有的情況,就是她指責我:“你怎麼什麼都不做?”而我則是:“你怎麼能這麼做!?” 動機有天壤之別         神藉著這樣的衝突,使我們不得不反思,不得不帶著撕裂之痛,面對赤露敞開的自己—— 我為何特別在乎別人高興不高興?因為我依賴良好的人際關係來肯定自我、增加安全感。而我太太,則覺得只有事情做好了,才能贏得別人的接納、承認,所以她的安全感是同做事掛鉤的。         正是這樣的價值觀混雜在我們事奉的動機裡面,所以表面上看似我們做事的方式不同,實際上是加入了價值觀的衝突。         其實,我不是糊裡糊塗走進教會的人。我信主後,價值觀有了很明確的翻轉。我也願意凡事用聖經的價值觀重新審核、分辨。然而,這不能避免我的生命中仍有許多隱 而未現的問題。就如這件事,我認為我所堅持的,與聖經的教導十分吻合!上帝不是很看中“關係”嗎?聖經不是強調愛、聆聽嗎?這與我看重的,不是很一致嗎?        我沒有察覺的,在這種表面相似的背後,其實動機有天壤之別。聖經看重的關係,能給人帶來真正的益處,是利他的;而我的看重關係,則摻雜了個人需要,是為了給自己價值感和安全感。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讀者對《舉目》51期的回應

       編按:從回應可見,《舉目》讀者都懇切而善用思考。限於篇幅,本期只選擇引發回應視角差異較大的文章,希望藉此激發更多的共鳴與反省。再次謝謝每位花寶貴時間讀、想、寫的回應者。 世俗化對教會的挑戰/陳宗清        有深度,切中要害, 非常有啟發性。——F.R.        當今時代,有太多的基督徒是沒有基督門徒的見證的。——P.J.       引用案例生動,分析問題準確。引言部分,對世俗化和世俗主義,沒能清楚解釋涵義和本質;第一部分的標題,似乎改為“世俗化對個人的影響”更準確;第三部分(文中序號為“二”)基督徒的回應,部分內容有些單薄,深度不夠。——Y.G.        知識性強的一片文章,只是讀來記住的是裏面的批評,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但是好的究竟是什麼?知道了這些主義對我們有什麼樣的警醒與啟示?         讀罷此篇,覺得80後與90後被深深地鄙視了,心裏裡的確有點不大舒服。我們是人,不是想當然地,被當做是被裝在蜜罐裏裡養大的。而且,不是每一個80後 90後都有個有錢的爹,中國最多的是農村裏裡出來的孩子。如果大家心中的80後90後,只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那真的不免偏頗。        我覺得批判主義是好的,但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群人。感覺筆者知識豐富,愛心待增。我們雖然年輕,但是我們也是在努力地活著,也為主而活。聖經上講,不可叫人小看你 年輕,我覺得我們80後90後實在是被人小看。其實,我們也沒有小看年老的人。在神的面前,我們能不能在基督裏裡和好呢? —— M.L.        我很喜歡此文的風格,因為它客觀,不是灌輸什麼,而是自然的流露。——Y.Z. “三化”/小剛        “這篇文章非常實際,所提出的幾個方法,都是教會所必須要強調的。希望作者也可以分享一下,他在牧會中是如何教導這個給信徒的。──F.R.        趙天恩的三化和今日教會的現狀的三化,好像沒有直接關係?張力不是一一對應的吧?──X.W.        有多少教會的牧師,能敢說、敢講、敢向人開炮,敢於做煩擾、叮咬會眾的“牛氓”?──Y.S.        讀這篇的時候,想起來前一段時間流行的“三俗”,也想起來中國人最喜歡的口號,都是這種工整的排比。的確,在口號中長起來的一代,哪裡都有口號相隨,口號滲 透到每一個細胞。不過,我喜歡這篇文章,感受得到筆者的心情,會隨著他的筆鋒轉換心情。有批判、有應對,沒有厚此薄彼,這樣比較容易造就人。能夠感受得到 裡面的那份愛心,十分珍貴。希望這份愛神愛人的心,能夠持續保持下去,不斷增長。──M.L.        既有聖經依據,又有生動事例,內容完整生動,分析有深度。──Y.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