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领导”,别是“冒号”

星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领导”,原在俺心中何其了得,但待省事涉世后,方发觉并不咋地。在下“交手”过 的官儿,哪里“高、大、全”,而是“假、大、空”,说一套,做一套,少有“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的。从没遇上“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倒 是“主人翁”必须为“公仆”服务。难怪讽刺领导干部的相声《领导,冒号》一下子脍炙人口,“冒号”一时竟成了“领导”的代称。         后来,因俺 在业务上“有两下子”,上面为了体现“又红又专”,欲将在下“结合”进领导班子,着实矛盾煞俺也。自古学而优则仕,拥有职权不仅办事少求人,还能“光宗耀 祖”。然而转念之,“曾经宦海难为人”,权力会损人品德,故高风亮节者常隐遁。可是,若不识抬举必会开罪“上峰”,留下后遗症,权衡之下,挂了个学术闲 职,以为“两全”之策。虽无半点实权实惠,虚衔也还是惹得人生“红眼病”,俺叫苦不迭。到头来还是辞官离职,一走了之。         到了西域,俺“失去了组织联系”,过上了不受“领导”的日子,端的松快。直至有一日,俺踏进教堂,才又重新“健全”另类“组织观念”。         先头俺以为,教会的牧师、执事、组长们也是“各级干部”,教徒则是“一般群众”,自然“团结在以牧长为首的核心周围”,“服从指挥”。及至受洗成了基督徒, 俺才逐渐知道,只有耶稣基督是元首,圣职人员、普通会众没有高低,统统是神的仆人、子民,并无“上下级”隶属,跟世间“层层负责”的“人事制度”、“组织 建设”全然不同。而且,每个基督徒都要为主作工、作见証,执行“大使命”,各有角色、用场。只要圣灵感动,即去行动,无须请示、批准,均为独当一面的“领 袖”,“有君尊的祭司”。同时,信徒们配搭合作,步调一致,共襄圣举,万众一心,靠神带“领”,引“导”人走义路,不是各随己欲,依仗人的“领导艺术”。         不久前,敝人所在的团契发展壮大。俺虽然不才,灵命又浅,却已算“老兵”,带一“小分队”查经的重担,“历史性落到了肩上”。俺不得不硬著头皮,走上了慕道 友眼中的“领导岗位”。不过此“领导”非彼“领导”,不能敷衍了事。我诚惶诚恐,生怕渎职,“误人子弟”。幸蒙主扶持、“力挺”,圣经里也早树立了“模范 典型”。“榜样的力量”叫毫无经验的俺“亦步亦趋”,“急用先学”,于“属灵的争战”中成长。         俺要追随耶稣的博爱、谦卑。他躬亲为弟子浣 足,吾等何能不“彼此洗脚”?谁为大,谁就要作用人,自高的必降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太》23:11-12)。子曰,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基督徒也不例 外,单凭圣经,就有自满、凌人的“资本”,即唤作的“属灵的骄傲”。果真属灵的话,哪里来得骄傲?“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林前》 8:1)。饱读经书只是“纸上用兵”,要紧的是把主爱活将出来,摰爱待人。其实,地位愈高,举止愈卑。基督放下“身段”,降世为人,代罪救生。俺们这些 “算什么”的“草木之人”,还有甚“身价”可端?         俺当效法巴拿巴的时时尊主为大,将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神。不纳、不受溢美之词。谨记自 己只如驮著耶稣进耶路撒冷的驴驹,或者齐国宰相晏婴的马车伕,皆算“沾光”。那些掌声、欢呼、瞩目,都是因着背后之主人,岂可沾沾自喜,据为己有?当三思 施洗约翰的“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隐藏自己,志在做传主伟大的无名氏,而非声名显赫的传道者。         俺要学习保罗的凝聚力,组织起服事的集体、团队,教导、劝勉、鼓励,一同在基督里长进。当“放手发动群众”,搞“五湖四海”,无论是发言、讲解,还是琴、诗、膳、卫等,人人都有参与的份儿,产生归属感,体味神大家庭的温暖,广为操练同工,调动“一班人”的“积极性”,纵使本“领导”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也别“一把抓”、 “一言堂”。一个人永远讲不了天下的道,一个人也永远唱不了天下的诗。福音历来是“以众传众”,“让大家告诉大家”的。这样,既能带人归主,又兼造就信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教会中作领袖 --从圣经看教会的领导模式

李守荣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前言        提到教会的领袖,毫无异议的,每个人都承认耶稣基督是教会独一的领袖。可是在耶稣基督这位领袖之下,教会的领导模式应是如何,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现今很多北美基督教会中的领导模式,基本上是像北美公司企业的领导模式。最常见的模式就是:教会好像公司,会员就像公司的股东。长执会好像董事会,是由会员 选出的。全职的传道人则像公司的总裁或总经理,是向董事会负责的。董事会有权聘用或辞退总裁,所以总裁也相对地要求董事会必须给予相当的权柄。         这种管理方式,为北美基督徒在日常工作以及生活中所熟识。久而久之,也就认为教会里也应当如此,而忽略了从圣经看教会的领导模式,因而教会中产生了相当多的问题。         其中之一,就是传道人与长执的关系,不再是一同事奉主的同工关系,而是互相管辖的制衡关系。从而出现一些不应该有的现象,比如,不是长执在某些事上专权,就是传道人在另一些方面独裁。看似分工,其实是分立。         另外一个现象,是传道人常有压力,要有成绩表现,就如美国的公司企业常常由业绩来决定经理人的去留。这样的压力,常使得教会注重外在的增长,追求表面的速 效,甚至与世俗妥协,而忽略了内在属灵的成长,违反了《以弗所书》4:13“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 的身量”的原则。结果常常是教会人数越多,属肉体的表现也就越多,因而导致结党或分裂的比比皆是。         另外一个在北美较少见,在东南亚华人基 督教会中可能较多见的模式是家长式。教会常是由一位年高德劭的传道人来带领。属下有一群齐心的同工分头负责。这样的模式,常是由于当初是由一位传道人或宣 教士开荒植堂,教会中大部分信徒都是由这位传道人带领,所以自然而然的这位传道人也就成了“大家长”。         这个模式,有点像旧约里神借着摩西 或借着大卫带领以色列人的模式,似乎有些圣经根据。不过摩西或大卫是基督的预表,预表新约时代教会的独一领袖是基督,不是来预表教会组织的样式。家长式教 会模式的问题,与《旧约》里以色列人的问题有些相像。若是这位单一领袖离世或是他去,继任的领袖常常不能与前任的“大家长”相比,没有同样的灵命恩赐,或 无法得到同样的向心力,以致教会的光景渐渐衰退。         本文的主题,是要说明《新约》圣经中给予教会的领导模式,是强调耶稣基督是教会的独一领 袖,所以任何人为的领袖仅是教会中第二级的领袖。他们的功用是领受“主的指示”,多于作“人的决定”。既然如此,圣经暗示人为的领袖需要多数,这样当他们 从主领受指示时,就可以互相补助改正。因此在教会中常有一群同等地位的领袖,通常被称为“长老们”,由他们共同做方向性的决策,并由一群执事来管理教会的 运作。         《新约》圣经提到长老们有牧养和教导的责任。他们的恩赐虽有不同,事奉的方式可能也有不同(或许有些全职、有些带职),但重要的是长老们的领导模式是团队的,而不是单一的。 教会领导的两面观 --恩赐与职位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辨识真相 --意识型态与事实,哪一个更真实?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几周前,一个史坦福大学的学生来向我要资料。他的老师要他写一篇短文,证明某大公司对雇用黑人不够用心。教授的根据是,此公司前任总裁曾经发表过一段谈话,他为自己公司所雇用黑人的人数不够,而感到关切。这位同学 希望能得到现任总裁对雇用黑人努力不够的更多证据,以回应教授的要求。          正巧笔者也在该公司服务,因此对该段谈话的背景非常清楚。该公司对雇用黑人与女性非常积极,虽然没有强制的指标,却是有清楚的期望指标。雇用的表现,甚且会影响一个主管的考绩。该公司并有计划地向黑人大学和黑人学生推行 奖励办法,鼓励他们来申请。前任总裁该段谈话的目的就是在表示,尽管如此,公司能够雇用得到的黑人还是有限,他还是不够满意。他并不是在承认自己公司在雇 用黑人上不够尽力。         该公司现任总裁本身就是女性,对打破所谓“数位鸿沟”(Digital Divide)不遗余力,不但身体力行,还鼓励全公司积极参与,缩短贫富差距。         这位史坦福教授所反映的是美国学界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今天学界最流行的是自由主义(主张人权的绝对与神圣,反对任何形式的先验道德)的意识型态。这种意识 型态的一个立场便是认为,女性、黑人与西班牙语系人是受到压制的族类。以为以往的课堂过份注重白人男人的作品,古典著作的阅读应当多读女性与少数民族的作 品。有些学校的古典阅读甚至没有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或任何男性作家。         这种意识型态的另一个表现便是认为,黑人人权普遍受到歧视。高科技 公司黑人雇员不足,就证明这些公司歧视黑人。这种看法不但在学院,而且也在社会上流行。杰克森牧师(Rev. Jessie Jackson)的“彩虹阵线”就是典型的代表。他们难道不知道理工学院里的黑人学生少得可怜吗?只要有一个毕业生,他就会成为众公司竞相争取的对象!         用意识型态的立场来抹煞,或扭曲事实(甚至历史)是人类社会常见的现象,尤其当我们可以方便地找到“罪首”的时候。不论我们具有“前进”,还是“保守”的意识型态,不论面对的问题是环保,是平权,是减税,是堕胎,是同性恋,是灵恩派的信仰,是基要派,是佛教徒,是政治上的异己,是竞争的对手,让我们警惕自己 不受非理性的冲动,以“意识型态”加上“客观了解事实真象”,并基督徒体谅人的爱心,作为我们理性思考的依据。这样,我们或能免于受偏见和盲目的热情所迷 惑,使这个世界变得更为合理。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一期,2001年3月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3.09.20

       “在海上坐船,在大水中经理事务的,他们看见耶和华的作为;并他在深水中的奇事。”(《诗》107:23-24)        在受试炼的时候,我们的信心最大。一切不能忍受试验的,都不过是肉体的信心。顺境中的信心不是信心。

No Picture
品书香

《十架下的春天》(郑期英) 2013.09.19

书名:《十架下的春天》 作者:方仁念 出版:海外校园机构 基督信仰在一个人身上最珍贵的体现,乃是价值观的改变。当世界潮流以外在的成功、财富、地位、来衡量一个人时,属上帝的儿女却能因“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透过崭新视野,他(她)能审视过去、把握现在、迎向未来。 《十架下的春天》是作者的散文集,收集了过去多年来她以笔事奉主的成果,大部分文章都在《海外校园》上刊登过。她的文章的特色,是在日常的生活琐事中,呈现出有新生命者的价值观,篇篇值得咀嚼再三。 她毫不讳言,上帝如何借着大环境的变迁,将她们夫妇连根拔起,以半百之年,在异国他乡从零开始,因而学会了分办短暂和永恒;如何借着打工,让她学习放下身段,在市井小民中体会民间疾苦;上帝又如何借着一而再的逆境--车祸、病痛淬炼她,除去她生命中的杂质--骄傲、攀比、自我中心、忌恨等,使她越来越有基督的性情--忍耐、谦卑、顺服、宽容、感恩、信心、盼望、怜悯…… 这是一本历经磨难者,仍能高歌的心灵记录。 *欢迎向海外校园机构订购。

No Picture
言与思

“草食男”和基督徒?(陆加)2013.09.19

“草食男”和基督徒? “草食男”其实和基督徒是不搭边的。“草食男”是源于日本的一类新兴男生,网上是这么介绍的:“他们友善温和(像食草动物。故得此名),但对待婚恋却总少了些男子汉应有的主动,他们缺乏自信和生活激情,个性被动。他们没什么成就,没什么经济实力,更重要的是对自己也没多大的期许。身旁有那么好的女孩子,他也不采取任何行动积极把握。”究其原因,一是由于女性在社会上的角色越发独立(所以不太容易“征服”了);二是经济常年不景气(所以事业上成功的机会不大)。与其面对挑战,可能碰得头破血流也不见得有所斩获,倒不如随遇而安,日子总可以凑合著过的。从中不难察觉到草食男们缺乏面对困难的勇气和牺牲精神。 基督信仰赐予人在永恒意义上的救赎和活出新生命的实际能力。这新生命是有勇气和刚强为其特征的。“因为上帝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1:7)”很可惜,在教会自身面对许多挑战/困境的时候,领袖和信徒们恰恰缺乏的就是这个勇气。这勇气不是敢于批评和论断,甚至发泄不满与怒气;也不是拿着真理的尺规去度量他人的短缺和证明自身的属灵正统性。这些都还算是“利己性”的努力。真正的勇气是以舍己和自我牺牲为标志的。就如保罗当面指出彼得作假(风险是:一个不尊重、不顺服德高望重的教会领袖的罪名);巴拿巴接纳刚刚信主的扫罗/保罗(风险是:被一个著名的迫害基督徒的人再次迫害和全教会的不理解);又如施洗约翰指出希律犯罪(结果是:被杀头);也如耶稣在圣殿掀翻兑换银钱者的桌子,使当权者背后的利益链受损。 真正的勇气是面对强权、面对危险、面对自身的损失,在势单力薄中的坚持并且“不以自己的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徒》20:24)。真正的勇敢者是教会成长中所缺乏的,因为当切身利益(包括在信徒中积累的好名声和好关系)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会迟疑、退缩。软弱和怯懦会被披上“顺服和追求合一”的属灵外衣,于是我们放弃了对生命成长的激情,放弃了对突破与更新的期许,大家你好我好,总可以凑合。真是如此的话,我们就成了属灵上的“草食男女”。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3.09.19

       “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出来。”(《约》19:17)        神知道我们需要背的是那一个十字架。我们不知道别人的十字架多么重。我们常常羡慕有钱的人——他们的十字架是黄金的,上面镶嵌著宝石——我们却不知道这十字架是多么重。这些十字架中间,没有一个像我们自己这个那样叫我们满意。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3.09.18

       “耶和华…在那里试验他们。”(《出》15:25)        神的孩子也常如此受试验。神不要我们象玻璃或者瓷器的花瓶一样脆弱。他要我们象坚韧的钢一般,无论怎样受绞受压,都不会破碎。若不受苦,神不能设法叫里的生命成熟。

No Picture
天下事

灵命枯竭:行善之危(裴重生编译) 2013.09.17

灵命枯竭:行善之危 这是国际希望协会(Hope International)总裁彼得贵尔(Peter Greer)在他的新书里给所有基督徒,宣教士的警示。 我们把自己投入公义的社会事工里,却在无止无休的工作中使灵命枯竭。我们从事这种伟大的事工,以致于没有时间与上帝建立真正的关系。 他回想12年前的一个场景:在服事工场分发毛毡给火山爆发后的受难者。在那个时刻我的一位好友在旁边按相机快门。我根本没有想着我眼前的受难者,而是想着这些照片送回母会的反应;一位男性德蕾沙修女( Mother Theresa)在服事贫苦大众! 我被自己的虚伪撃中!我跟本不爱在我眼前的人,我只是在为远方的人演一场戏! 这类危险并不仅发生在宣教工场;也会发生在本地。贵尔警告说:我们不断的给!给!给!直到烧烬。 为什么会如此?一部份的原因是,我们相信奉献给上帝就是不需要休息的谎言,也就是我们不需要生命更新。他说:这样的想法并不荣耀上帝。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3.09.17

        “耶稣领他离开众人,到一边去。”(《可》7:43)        ‘离开众人’─这是主头一步的工作。我们若要求主医治我们的耳舌,祂就要领我们离开众人,在安静中与祂面对面。哦,属天的安慰都是从寂寞中流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