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12.25经文默想

“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启》3:11)沉睡的教会啊!醒来吧!基督徒啊!你是否持守着你的所有,免得别人夺去你的冠冕? […]

Uncategorized

轻松做传道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景净 如果让一个传道人形容自己的生活,多半是“忙”和“累”。传道人除了负责主日讲道、带领查经、祷告会、探访关怀等教牧性的事工外,还要参与教会的管理、决策,以及外面的各种会议、研讨。还要受邀出席婚宴、葬礼、乔迁之喜等等。会友如果遭遇突发事故,传道人更要力争第一时间赶到,表达慰问、关怀…… 笔者2007年从神学院毕业后,一直深感传道人生活的忙碌。不过,忙碌的传道人,一定就是好传道人吗?笔者总结6年来的服事经验,发现:不一定!其实,忙而不累,轻松做传道,才合上帝的心意。 等同劳苦愁烦? 主耶稣呼吁:“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 传道人常常用这经文,提醒被生活所迫、面临诸多考验的男男女女。我们却忽略了,这段经文同样适用于传道人自己。如果传道人本身就是劳苦担重担的人,怎么能带领他人在主里得安息呢? 主耶稣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30)。但对照大部分传道人的生活,却会惊讶地发现:我们负的轭不容易,我们挑的担子并不轻省!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出在,太多的传道人负著自己的轭、挑着自己的担子,都不是主给的。 使徒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26:19)大马士革路上的光,照亮了保罗的人生。他的一生,都在为此奔走。“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上帝,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徒》26:20) 跟今天的传道人相比,使徒保罗的处境,更加艰险;他的事工,更加繁重。然而,保罗没有在忙乱的状态下疲于应付。他对腓立比教会说:“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腓》4:1)他也对帖撒罗尼迦教会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帖后》2:20) 走十字架的路,并不意味着要劳苦愁烦;在十架路上,同样可以唱着喜乐的赞歌。“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罗》10:15) 在愁苦中挣扎的传道人,要反省:你有天上来的异象吗?服事的工场是上帝托付给你的吗?你手中的事工是上帝的呼召吗? 如果你有明确的异象呼召,就要像保罗一样靠主加力量,以喜乐的心服事;如果你没有明确的异象,只有人意私欲,建议你停下脚步,认真在主面前寻求祂的心意。相信主耶稣的应许:“寻找,就寻见。”(《太》7:7)更要相信:祂的轭是容易的,祂的担子是轻省的。 主人?还是仆人? 中国文化崇尚“舍家爱国”,即心里没有自己,只有社稷和黎民。最好像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很多传道人也怀有这样的心志,悲壮地牺牲自己的家庭,顾不上妻儿老小的私事,而是把会众的需要挂在心上,一心扑在教会的事工上。甚至忙到吃、住在教堂。 我们向这些传道人致敬!同时,也要看清隐藏的危机!以教会为家的传道人不是家长,而是仆人! 全身心投入教会事奉的传道人,会遇到一个很大的试探——误以为自己是教会的主人,是CEO(首席执行长)。好像没有自己,教会就不能存活了。有的传道人偶尔家中有事,或是患病不能参与教会服事,就急得满头大汗,仿佛天要塌下来。 其实传道人只是上帝所选召的仆人。“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上帝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上帝。”(《林前》3:5-7) 教会真正的主人是基督。上帝“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使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1:22)。基督是教会真正的CEO。祂保守、引导著教会。主耶稣说:“你们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路》17:10) 为教会过度忧心的传道人,要反省:你的忧虑有必要吗?要提醒自己:基督才是教会的君王。要将荣耀归给祂,在这位君王的率领下轻松服事。 个人英雄主义 俗话说:“一个中国人是龙,三个中国人是虫。”我们欣赏异军突起的伟大人物,却忽略团队配搭的巨大能量。《三国演义》中,刘、关、张是很好的组合,但对他们并肩战斗的描述却很少。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关羽只身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事蹟,以及张飞长阪坡当阳桥头一声吼、吓退曹操83万大军的壮举。   传道人很容易落入个人英雄主义的试探。有的传道人因此包揽教会的所有事工,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不愿意放手让弟兄姊妹做事。这样很难从会众中发掘具有恩赐的人才,无法调动会众的积极性,慢慢形成一个僵化、呆板的“顺命”群体。 圣经早已启示同工配搭的重要性:“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传》4:12) “你去打仗,要凭智谋;谋士众多,人便得胜。”(《箴》24:6) 圣灵没有把所有的恩赐放在一个人身上,而是“随己意分给各人”(《林前》12:11)。传道人要谦卑承认自己在恩赐、职事、功用上,都是有限的,要善于发现会众的恩赐。教会需要属灵的“伯乐”,去发掘上帝家里的“千里马”。 独揽一切的传道人,意识到了自己的有限吗?我是否发现哪些同工能弥补自己的缺欠呢? 同工配搭服事,定能让我们脱离捆锁,走出愁苦,力上加力,轻松传道:“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 作者在河北传道。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12.24经文默想

“耶和华啊,我晓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脚步”。(《耶》10:23)。“求你…引导我走平坦的路”。(诗27:11)许多人非但不听从神的指导,反要指导神;非但不跟神走,反要神跟他走。 […]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12.23经文默想

“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太》14:23)今天我们所最需要的一件事,乃是独自与主亲近,坐在他脚前安静。哦,巴不得我们能恢复那已失去的默想的艺术!哦,巴不得我们能受到密室的教育! […]

No Picture
编者心

圣诞前夕重思主的降卑(郑期英)2014.12.22

当圣诞歌声处处,圣诞装饰耀人眼目,许多人忙碌于买礼物之际,我再次默想耶稣基督的降卑:道成肉身:宇宙的创造者,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竟愿受限成为人;降生马槽:出生时与嘈杂的牲畜为伍;听从父母:尊为神子,却顺从肉身的父母;在拿撒勒的乡间长大,拿撒勒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主耶稣却没有枕头的地方; […]

No Picture
言与思

圣诞节停战(陆加)2014.12.22

100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14年的圣诞期间,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将近5个月的时候。这是当时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以最终1600万军人和平民的丧生为代价的世界性战争。在众多战场上,伤亡最惨烈的是德军与英法对峙的西线战区。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可以《欢然事奉》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陈庆真 从1977年开始在大学教书,并在教会团契作年轻人的辅导起,我们夫妇就和身边的大学生、研究生、 及访问学者结了不解之缘。几十年过去,早已华发苍颜,然而围绕四周的,却是更年轻的一代。 事实上,与其说是教导辅导他们,还不如说是和他们一道成长更来得贴切。“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除了专业上的授业,在生活与信仰上的辅导,就是解惑与传道了。因而常戏称自己是1/3 个传道人。在教会团契的解惑过程中,年轻人常提出的问题,除了“感情”与“人际关系”外,就算与“事奉”有关的居多。 1998年起,我们夫妇被差派在欧洲中国留学生中作传福音、培训的工作。每到一个大学城,总要和他们分享几次事奉的专题。 讲著讲著,电脑里装满了与事奉有关的讲义和投影片档案。 稍加整理,发觉学生学者们对事奉本身有些共同的盲点。于是决定将它们归纳成一本小书,尝试回答下面几个他们常被困惑的问题。   为何事奉有“无力感”? 第一个常被问到的问题:为什么我愈事奉愈有“无力感”? 是有这么一首诗歌,《事奉祂愈久愈甘甜》,但是“甘甜”是奠基在“愈来愈爱主”的关系上。爱主,又要扎根在对主的认识上。 天韵合唱团有一首诗歌《一生中最大的事》。3段歌词重复著: “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认识(爱慕、服事)你,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认识(爱慕、服事)你,我要更认识(爱慕、服事)你,更深地认识(爱慕、服事)你;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认识(爱慕、服事)你。” 这是一首好听、好唱、好背诵的诗歌。想当初,作词者的心意和歌唱者的领悟:认识、爱慕、服事,是渐进性的。笔者也是在团契服事时,才发现自己对主的认识是那么肤浅,对主的爱是那么自私,简直无力挑起服事的担子。 原来服事要在圣灵的引导下,从认识上帝、爱上帝开始。《欢然事奉》一书的前4章,就从事奉的定义着手,强调如何学习认识上帝、爱上帝、依靠圣灵引领的力量,有蒙上帝喜悦的事奉。 何时开始“圣”职? 第二个问题多半来自事奉多年的同工:我实在很想全时间奉献来事奉主,无奈为了生活,必须为五斗米折腰。不知上帝什么时候才呼召我全时间出来? 即使是在教会团契事奉多年的弟兄姐妹,仍然有被陈旧“职业观”捆绑的可能: 认为“工作是一种咒诅”,也认为职业有“圣”“俗”之分。本书从“圣职俗职与事奉”开始,以2章“职场的事奉”及一章“文化使命与事奉”,来回答这个问题。 使徒保罗在以生命事奉的旅行布道途中说:“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上帝恩惠的福音。”(《徒》20:24)保罗在遇到复活的主以前,义无反顾地追杀基督徒,自以为是替天行道地事奉上帝。 但那却不是“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 职场是信徒们成为光和盐最大的事奉工场,就当在职场上“证明上帝恩惠的福音”。先从自己的生命见证开始,进而在职场建立基督的身体,直到主耶稣有进一步的呼召。保罗劝勉各教会的话“只要照主所分给各人的,和上帝所召各人的而行。”(《林前》7:17)就是这个意思。 女性如何自我调适? 第三个问题多半来自姐妹:父母花这么高的代价培植我念了高学位,怎么就沦落到在家做家事看孩子? 我们这一代的女性,受了高等教育,学识能力不比男士逊色。在职场,绝对能撑起超过“半边的天”。但是作妻子、作母亲却是天职。 一旦有家有孩子,原本的价值观就要面临考验。走入职场,发挥所长,固然能提高自我形象,但又往往放不下年幼的孩子。 按照圣经的教导,在家庭、在职场、在教会的工作,都是事奉。只要这份工作(职事)是从主所领受的,都是事奉。本书第9至12章,乃从“价值观与事奉”切入,鼓励姐妹们珍惜上帝赋予“女人”与“母亲”在事奉上的神圣使命,与弟兄同心为养育敬虔的后代,建立“家庭祭坛”的事奉。 优先次序如何取决? 第四个问题:职业、家庭、和教会的事奉孰先孰后,优先次序如何取决?如何能达到全人事奉的平衡? 几乎每个年龄层的基督徒都曾面临到“蜡烛两头烧”的困境。上帝虽赋予每个事奉祂的人不同的恩赐,却给每个都一天24小时。除去花在职场与睡眠,剩下来的时间要顾到家庭与事奉,难免有时间与体力超支的现象。 本书最后2章介绍何富尔的“优先次序圈”模式,以及确实可行的方法,就是为操练“全人事奉的平衡基督徒”而写。此模式是根据主耶稣回答律法师的话:“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太》22:37-39)基督徒的事奉要以爱上帝为出发点,接着依各自在人生不同的季节,从主耶稣领受不同的“职事”。职场、家庭、教会、社会等,皆为信徒当事奉的“邻人”。 笔者以往事奉的对象,多限于学生与学者家庭;累积经验,比之教会牧长,也只是个“小小巫”。只是想对年轻弟兄姐妹在学习事奉的路上,略尽绵薄之力,以供参考。 作者曾任波士顿大学教授。目前是美国校园团契的特约同工,负责欧洲事工。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12.22经文默想

“你丈夫平安么?孩子平安么?”(《王下》4:26)多少时候,我们的心得不著满足,是因为我们没有在经历上,习惯上,认识主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朋友: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中,他总是我们的朋友。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还没有“阵亡” ——回应《为何事奉力不从心?》之三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回应读者来函:《为何事奉力不从心?》 小刚 我这个牧师,是厨师出身。20年过去了,在我的事奉中还有热情,还有“火”。我告诉自己,如果哪一天,我里面没有这份激动了,我就不再当牧师,去做些家常菜来服事大家。 1995年夏,我要去读神学了。临别时分,陈敏钦牧师给了我一份《大使命》杂志。其中有一篇文章,是王永信牧师写的。他讲到从1960-1990年代,在北美各种特会上,蒙召奉献的人不下一万。但30年过去了,留在工场上的,还不到一千人。有的人是特会后回到家就失去热情的,有的人是在读完神学后心志消磨了的,有的人是一上战场就阵亡的……他的结论是,奉献传道的路不容易走,要过五关斩六将。 这是真的!牧者的服事(特别是驻堂牧者),真的是消耗性的服事。美国有统计数据表明,牧师平均5年会离开牧职,不再继续牧师的生涯。而事工的压力,还有疲惫感,使70%的牧师时常想离职。 美国生命路基督教资源机构(Life Way Christian Resources)的调查结果显示:现有55%的牧者感到很沮丧。同样,也有55%的牧者,有时有很强烈的孤独感。杜克神学院神职人员健康机构(Clergy Health Initiative)的调查发现,神职人员群体的抑郁症发生率为8.7%,个别达到11.1%,远远超出国家标准的5.5%。 20年过去了,我还没有“阵亡”,想想大概有几个原因: 哭在上帝的面前 当年上帝呼召我起来献身传道时,说:“能不能在我,肯不肯在你。”从厨师到牧师,许多的沟坎,是上帝带我一路跨过去的,好像作梦一样。今天回头看看,传道的路竟有这么多的艰辛。如果我再次面临呼召,说实话,我是会逃避的。 7年前,我蒙召到德州奥斯汀拓荒植堂。我对主说:“这是你要我去的。我万一走不下去,哭也要哭到你的面前。”果然,这些年的事奉,我承受了不小的压力,甚至要面对攻击和伤害。 记得那一天,我真的在上帝面前哭了好久好久。上帝只是拥抱我,要我继续跟随前行。 同道同行的朋友 我算是“百夫长”——先后开拓两个教会,教会里的成年人都不足百。资源的缺乏不算什么,要是没有知心的朋友,没有诉说的对象,一个人内里的孤独、沮丧才是真正要命的。 当年在洛杉矶,我们十来个百人以下教会的牧者,因为孤独和沮丧,彼此拥抱,亲切地道一声:“兄弟!”我们建立“福联”(福音遍传,联合布道),小教会、小牧者竟然联结出了一片天地。孤独的,不再那么孤独;沮丧的,也不再那么沮丧! 后来,我又参与了“使团”(北美教会大陆事工使团,现称为华人牧者团契)的事奉。一群背景相同,且都在第一线牧会的弟兄,发展出深厚的友谊。牧师一般少有朋友,但十几年之后,我们仍相见如故、无话不谈、互为知己。说实在的,这些年如果没有这些同道同行的朋友,我可能走不到今天。 一些出外的服事 圣经里,先知在自己的家乡常不受欢迎。想到耶稣都是这样,我就不再那么难过了。 一个牧师,当他任期的蜜月已过、服事的魅力渐渐消退,而会众对教会的前景预期不满、提出批评时,需要有外出服事的机会。到外面去走走看看,除了能够有一点距离上的安静、多一点看到上帝的国度和上帝的手笔之外,也可以借着外教会弟兄姐妹的欣赏和接纳来激励自己。 每次外出事奉,对我来说都是休整,都是激励。每一次,我都会为自己在主面前的服事鼓鼓掌,对自己说:“主要用你!” 教会之外的时间 我从小随父亲到郊外垂钓,养成了喜欢踏青的嗜好。 我们夫妻在户外走路,眼睛常常是看着地面的。石头、木头,都能成为我们居家的装饰,野菜则成为餐桌上的佳肴。 我不少的讲道、写作的灵感,来自静谧的湖边。我知道自己的心灵需要一些放松,生活需要有一些的变化和弹性。当我休闲的时候,我心存感恩,没有罪疚感。就像保罗说的,或生、或死都是主的人了。我巴不得我的生命、生活、事奉,都进入一种艺术状态,哪怕是讲一篇道,谈一次心,做一个菜,都能让自己得见上帝的荣美。 有一位《世界日报》的记者,因而把我戏称为“田园牧师”,在报导里描述我“生活化传福音”。 平衡的家庭生活 我信主后就对主说:爱人如己,让我先从爱妻子开始做起。 我来美国第二年,就蒙召奉献传道。妻子说,要苦,一家人苦在一起。她放下职业、身份、收入,成为了我的陪读。后来她进入神学院,与我同窗。她说她胆小,也没有什么恩赐。我说,你只要陪伴我就够了。 这20年,外面的风浪再大,我们的家都是一个平静的港湾。她自豪地对我说:你是开飞机的,我是造降落伞的;你是开车踏油门的,我是踩刹车的。 想想这些年,一路走来还真是这样!我是讲道的,她是弹琴的;我是炒菜的,她是洗碗的;我是折腾的,她是收拾的…… 盼望有一天,弟兄姐妹都能明白,师母笑了,他们的牧师也就平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