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受難日,我為主預備墳墓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劉帝傑         編者按:“體驗式查經”是設身處地假想自己是聖經中某個人物。這是一個在不斷揣摩中,認識福音的活潑方式,並為日後嚴謹的釋經打下趣味的基礎。本文即是一個嘗試,在細節描述上混合了歷史常識與後代認知,再發揮個人想像力完成。         主耶穌從天上降臨人間,拯救人脫離罪惡。祂的受死與復活,是基督信仰的高峰,如“浸禮”是象徵基督徒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根據聖經,有很多人目睹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然而,耶穌的埋葬,只有極少數的人近距離接觸。其中一位就是來自小城亞利馬太的約瑟。          以下的故事,以約瑟為第一人稱敘述。內容改編自《馬太福音》27:57-61,《馬可福音》15:42-47,《路加福音》23:50-54,《約翰福音》19:38-42。 一、暗暗跟隨與明明爭取         “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約》19:38)         這是一個幽暗的下午。這個下午,我決定棄暗投明。         跟蹤別人可以暗地進行,跟隨耶穌卻不應如此。這兩、三年,我跟隨耶穌,作暗中的門徒,實在有點內疚。我一直期盼有一天能光明磊落在人前見證。想不到今天就是那發生重大改變的日子。         自中午至下午,天色始終幽暗昏沉。我一直遠眺著在各各他山被羅馬兵釘死於十架的主耶穌。祂受鞭傷的身體,一直懸掛在木頭上,竟沒有人上前認領!我等待、等待、等待,為何那些貼身跟隨過主的門徒竟逃棄不顧?為何主的親屬也不敢出現?難道怕受誅連?         在眾叛親離的時刻,我不忍看見祂被漠視,被丟到亂葬崗,再任由鳥啄食。終於,我勇敢地跑到官府找彼拉多,申請領取主的身體。        深知這是一條不歸路,從此我的門徒身分要被揭露,更可能被官方登記。但只要回報主對我的捨命厚恩,即使日後被羅馬政府與猶太公會清算,我也在所不計。我只希望我的主葬得有尊嚴。         顫驚地,我踏入官府,怕被扣留,怕受酷刑,心中迫切祈禱上帝保護。申請並非完全順利,彼拉多要找百夫長證實耶穌已身亡,唯恐耶穌裝死,再自稱復活。等了好一陣子,終於得到批准,可領取主的身體。     二、為己保留與為主獻呈         “約瑟取了身體,用乾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墳墓裡,就是他鑿在磐石裡的。他又把大石頭滾到墓門口,就去了。”(《太》27:59-60)         獨挑大樑,絕不容易。幸好有主內朋友,猶太官員尼哥底母的拔刀相助。         說來有趣,尼哥底母如我一般,也是暗暗作門徒。他極其明白我的內心——一面受外間政治壓力,一面受內裡良心責備。        當我將主的身體搬到家中不久,尼哥底母便到來。他以素常的暗號叩門,我立刻打開大門迎接。“啊,尼哥底母,你家僕人抬的是啥?” […]

No Picture
成長篇

耶穌真的復活了嗎?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呂居          我們處於科學主義盛行的時代。向這時代的人(尤其是知識分子)傳福音,必須對聖經裡的神蹟有所交代。抽去了這些神蹟,基督信仰就蛻化為道德說教,耶穌基督也淪為聖人賢哲。耶穌基督的一些神蹟(比如死裡復活),屬於信仰的核心教義。如果在這些問題上不能認信,那麼很難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然而,做到這一點很難。近代自由派神學在信仰及實踐方面的軟弱,可以追溯到其在神蹟問題上的含混、妥協——甚至放棄原則立場,處於被動挨批、被文化精英嘲弄和蔑視的尷尬境地。 對理性時代懷疑主義的簡要梳理 ×施氏:讓渡於理性         近代自由派神學之父施萊爾馬赫(Friedrich Daniel Ernst Schleiermacher, 1768 – 1834),在18世紀末期寫《論宗教》的副標題是 “對蔑視宗教的有教養者的講話”(On Religion, Speeches to its Cultured Despiser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就是回應人文理性主義者的圍攻、嘲諷。康德之後(1724-1804),理性主義霸權擴張,上帝逐漸被逼退到虛無縹緲的形而上領域,施萊爾馬赫想借助“感覺”(Feeling),獨闢蹊徑,把上帝重新引回人文經驗領域。        這一神學轉向,幾乎影響所有的自由派神學都遵循這一思路。施氏借助“感覺”這一範疇,避開與甚囂塵上的“理性”直接爭鋒,在理性霸權的時代,為神學贏得一席之地。        然而,施氏理論的缺點也在於此。他把上帝所創造的世界,悉數讓渡於理性,使得信仰和神學始終處於邊緣地界。毫不誇張地說,整個自由派神學一直沒有擺脫“被有教養者蔑視”的處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新教長期缺失系統的自然神學理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由派神學無法對神蹟作出理性可以接受的解釋。        重提這一問題,對於今天的中國社會意義重大,因為西學能東漸,主要就是因為中國的社會精英大體接受了西方的科學理性思維。施萊爾馬赫在兩百多年前所面對的問題,也是今天的中國基督徒所面臨的問題。倘若我們無法在這個問題上有所突破,那麼基督信仰就無力進入公共領域,也難以擺脫被精英嘲諷、排斥的境遇。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21

     “聖靈……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徒》 16:6)。       親愛的,當你茫然不知前途的時侯,你就該完全讓聖靈替你定規,求他封閉一切左道,開啟唯一的正路。

No Picture
成長篇

回首向來蕭瑟處,縱有風雨更有晴 ——我與中國學人培訓學院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舒亞 悠悠五千載,莘莘學子心。 基督救贖在中華,恩澤我學人。 聖工辛苦事,主愛情愈深。 培訓學神恩膏在,吾輩成新人。 ——《中國學人培訓聖工紀念》           上面這首詞,作於2008年10月,以感謝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編註:http://edu.idscommunications.com/)設立開放式神學裝備事工。對於渴慕上帝話語、追求屬靈真理的主內學子來說,這種裝備方式,真是上帝祝福的管道。        回首接受學院培訓的日子,點點滴滴,歷歷在目。   既是恩典,就要珍惜           “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詩》65︰11)這是大衛傾心吐意的贊美。在他看來,耶和華以恩典伴隨他每一天,上帝的祝福填滿他前面的道路。        2008年6月,我被中國學人培訓學院錄取,成為2008秋引領式快班的學員,接受屬靈裝備、蒙受造就。我常想到大衛的這首詩,深感這是上帝給我的祝福和恩典。        既是恩典,就要珍惜。所有的課程、作業,學院所有的要求,我都盡力做好。我有12門必修課、6門選修課,絕大部分屬於理論性很強的課程,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閱讀、思考。對於我這樣以自學為主的學生而言,完成作業實屬不易。        開學不久,我便面臨考驗——我必須在很短時間內搬家。因為經濟條件有限,我不能在市區租房,就往來奔波於郊區尋找住處。一次次看房,一次次尋找,很快2週時間就過去了。課程積累下來,頓時覺得作業份量很重,我開始產生畏難情緒。我為此禱告,求上帝幫助。        聖經《希伯來書》11:6說:“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上帝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上帝,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這話是信實的。當我尋求上帝的時候,便得到祂的引領和賞賜。        一天,聖靈感動我,到河北燕郊看房。我心裡有些不情願,但看到房子符合我們“價格不高的新房”標準,就定下了。搬過來後,只等了2天,即開通了網絡,很快補上了拉下的課程!   帶領“自助透析”群體            2009年2月,我和妻子開始帶領一個“弱勢群體”,就是後來大家都知道的“白廟自助透析”群體。        在一個簡陋的農家小院裡,居住著從各地來的尿毒症透析病人。因為沒有錢,他們無法得到醫院的治療,只得用二手設備進行自助透析。和他們在一起,我看到了痛苦、失落、絕望、憤恨、積怨……        […]

No Picture
成長篇

兩個父親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王文龍 一        女兒南生小孩,我從美國去了加拿大。        沒想到女兒因生產意外,命懸一線。她全身插滿了管子,不能說話。小嬰兒嗷嗷待哺……         “孩子,別怕!有爸爸在,一切都能搞定!”我在女兒病床前這樣說。 二        女兒病危,我身為父親,又多年行醫,第一反應,是看到了醫院的不足:腹膜外剖腹產為什麼用腰麻,不用硬膜外?擇期手術為什麼會大出血?為什麼會發生羊水栓塞、昏迷……         面對醫院的諸多失誤,我抱怨,去找醫院講理、吵架,意圖引起醫院重視。最終發現,這樣做對女兒康復無益。         我太太是婦產科醫生。我們試圖從婦產科的角度找到解決辦法。可是,醫院該做的都做了。大出血、羊水栓塞、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昏迷、休克、不排便、不排氣、急性腎衰……·哪一條都是要命的。醫學文獻記載,羊水栓塞、DIC搶救成功率幾乎為零!         無計可施的我,崩潰了。最後,我給女兒京打電話,尋求精神幫助。京說要鎮靜,要有信心,要全家和所有的朋友同心禱告,把一切交到上帝的手裡!        奇蹟發生了!我不知從哪裡來的力量,不再抱怨,不再垂頭喪氣,有了信心。        我們禱告後,上帝真的幫助了我們——女兒南竟然先後過了昏迷關、休克關、自主呼吸關,保住了生命!又過了感染關、腸管通氣關、腎衰關,主要臟器開始恢復功能!現在只是下肢水腫、血壓高、體力待恢復。        這是醫學上前所未有的。上帝使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三        一直以來,我遇到問題,先是抱怨別人做錯了什麼,看是誰的責任,然後靠自己的力量解決。我從沒有考慮到上帝,我只信自己。        上帝藉京的口告訴我:我雖為人父親,又是醫生,卻能力有限,千萬不要自作聰明!人是何等的渺小,萬事要靠上帝——我們的天父。 四        很多從中國來美的人,都認為是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有今日,所以目空一切,不認識上帝,更談不上信服、信靠。驕傲是進步的大敵,偏偏人都是驕傲的,遇事總覺得自己能解決。我就是如此。        明明沒有驕傲的理由,卻找理由驕傲。有一梨園界趣聞,就是明顯的例證:京劇老生譚小培,其父譚叫天、其子譚富英,均名震天下。唯獨他本人嗓音條件有限。北平報紙上發表過一幅譚門祖孫三代的漫畫,挖苦他:畫面上,他對兒子吹噓:“我父親比你父親棒!”同時對父親又自誇:“我兒子比你兒子強!” 五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20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于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 8:18)。       神使他的長子在苦難中得榮耀;照樣,也使他的眾兒女在患難中學習順服,得以進入榮耀。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19

        “我也必叫時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結 》34:26 )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神要降各種——不止一樣——的福。神一切的祝福聯在一起,如一條金鏈一般,一一降下。我知道了雨的榮耀,我唯有為你而歡欣。收穫豐富的生命需求陽光,同時也需要求時雨。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摩西.尼波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封三 張子翊 登臨這毗斯迦山頂,有請蒼鷹 凌空、盤旋前方迦南地,且遍灑 四百七十年來釀成的鄉愁   鄉愁,是亞伯拉罕栽種的 垂絲柳樹;以撒、利百加相識的 田間向晚;以法他路旁   雅各立起的拉結墓碑 風沙掩埋了的 別是巴水井   這客袍,自出蘭塞那夜披上 不曾更換呢。四十年 結成的層層汗鹼,只當   涉足約但河,今日就可以消解、流入 喏,左前方的鹽海…… 罷了。   莫回頭走四十二站曠野路;莫再提 當年如何不肯稱為法老之子,不願 享受罪中之樂,不怕王怒   約瑟的骸骨,約書亞你且 葬埋示劍;基立心和以巴路山上 祝福或咒詛,你且宣佈   如暮天裡的一隻鵜鶘 我隱去……   註: 1. […]

No Picture
编者心

最開心的事(鄭期英) 2013.03.18

最開心的事 《舉目》66期出刊後,得到讀者很多的回響,這期的主題文章是談“樂閱聖經”,其中《讀經基本功》的回應最多。有位讀者來信表示:“通過閱讀貴公微的文章《讀經基本功》,有較大的觸動,並準備按定食-加食-長食的方式來提高自己對聖經的認識。同時,盼望可以得到文章註釋中提到的‘聖經每章標題’的參考答案。”到目前為止,已有近40位來信索取或下載(可點擊此鏈接http://eepurl.com/PaKGT)。閱讀雜誌文章,進而帶出行動,這是編輯最開心的事。 5月號《舉目》的文檔已送給美工編排,這期的主題是“不懈禱告”。編輯這期的過程非常辛苦,因著教會界最近發生的大事(趙鏞基、高維理事件),我們臨時決定換稿。而這兩起重要事件,都需要花時間搜集整理資料;此外,我們覺得不能只談問題產生之因或防堵之道,也應關心跌倒牧者的重建,但華人教會這方面資料非常缺乏,所以我們特別介紹“建造教會領袖”(《今日基督教》出版)的一份材料《當領袖跌倒時》中的一章《規劃一個重建的方案》,我們從其中摘選部分,供大家參考。 5月號《舉目》還有多篇值得大家一讀再讀的好文章,請拭目以待。

No Picture
言與思

生死之間(陸加 )2014.03.18

生死之間 馬航失聯,機上兩百多人的生死立刻牽動了全球人的心。這類生死攸關的“大事件”在我的生命裡已經經歷了不少:911世貿大廈被撞、同事/鄰居被殺、汶川大地震、主內弟兄姐妹的突然離世、聖地牙哥的森林大火以及89年的北京,每一件事最後都變成色彩濃重、終生難忘的記憶。週六的清晨,當我和妻子坐在窗前,討論著馬航的下落,所有這些事又一併重新浮現在腦海。這時候,妻子忽然思路一轉,回憶起一連串令她記憶猶新的事件,雖然也都是關乎生死,卻充滿平靜和淡定。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1996年。7月17日那一天,環球航空800號班機從紐約飛往巴黎途中,在空中爆炸,墜入大西洋,230名機上人員全部遇難。第二天,在妻子工作的實驗室,有幾個同事圍在年輕的Maggi小姐身邊,他們神情嚴肅,但是很平安。其中一個擁抱了一下她,另外一個摟住她的肩膀。妻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到Maggi站起來,說:“I’m fine(我還好)。”她拍拍摟著她的同事們的手,昂著頭,走出去了。她出門後,同事小聲告訴妻子,她的表哥在那架飛機上,和他感情很好的。“那她怎麼樣?”妻子問,同事說“還好,發生了就發生了,繼續往前走吧!”一個來自丹麥的女孩尤娜這樣說。尤娜臉上的平安和Maggi的平安讓妻子感到這平安後面的堅強力量。Maggi的悲傷寫在臉上,她的堅強也寫在臉上。自始至終她沒有一句抱怨。 第二件事發生在更為久遠的1912年,梅西百貨公司(Macy’s)的創辦人之一Isidor Straus和夫人Ida Straus,在從英國返回美國的時候剛好乘坐了著名的坦塔尼克號。船沉之際,Ida拒絕自己上救生艇,說“我絕不和我丈夫分開,我們一生都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當人們請Isidor也上救生艇時,他拒絕了,因為還有婦女和孩子在甲板上。據見證人說,他語氣堅定地回答“我絕不在別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人們最後看見他們手挽手站在甲板上,直到被大海吞沒。刻在他們墓碑上的是聖經裡的《雅歌書》8章7節:“愛情,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 第三個故事是妻子很久以前讀到的一篇文章,作者認識一位中年媽媽,彼此介紹時,媽媽很溫和地告訴他,她有四個孩子,一個在念書,還有三個在天上。作者被這位媽媽的從容震撼了。後來的故事更讓他無法平靜。這位媽媽的三個孩子都患有一種罕見的遺傳病,本來,這種病在他們兄妹中出現的幾率只有25%,不幸的是,他們家中卻是75%!每個孩子都是活蹦亂跳的活到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發病、離世。孩子們知道自己的病情,也知道自己的年限。這位媽媽努力讓孩子們過正常孩子的生活。其中一個孩子一直想買一輛摩托車,他就在上學之餘打工攢錢。但是他終於沒有等到攢夠錢的那一天。這位媽媽沒有給孩子特殊,沒有讓她的孩子們放縱,沒有絕望地可憐他們。她讓她的孩子們正正常常地走完了上地給他們的每一天,過著與鄰家青少年一樣的生活。 這些都是很久遠以前的事了,我們的記憶已經開始模糊,我們也無法找到當事人去詢問他們究竟從哪裡汲取的從容面對生死的力量。在死亡面前,既不回避,也不絕望;對生命每一時刻的感恩,享受卻不掠奪和佔有。我期望我和我周圍的人都有這樣的力量,從容堅強地面對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