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爲何”想愛”而不”相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原標題:老鼠愛大米 華欣 彼此相愛是人際生活的最高原則。這是耶穌走向十字架前,對門徒的臨別贈言:“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4-35) 彼此相愛,多麼簡單高尚的理念,應該沒有人不懂、沒有人會反對吧?為什麼耶穌要如此鄭重地以唯一的新命令來發佈呢?因為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世界裡,彼此相愛成了不自然的,違背人本性的行為。 最能體現人們價值觀念的,莫過於夫妻之愛和父母對孩子的愛了。聽聽現在的情歌怎麼表白吧:“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曾幾何時,愛情不再是“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那樣的細膩含蓄,也不是陽光親吻草地,清風追逐白雲那樣的浪漫,竟如此物質化、商品化了。 1994年10月底,美國南卡的一位年輕母親 Susan Smith,報警說被人劫了車。她兩個3歲和才14個月大的男孩,也在車上被劫走了。母親在電視鏡頭前聲淚俱下,讓眾人焦急幫著尋找。但揭開的真相卻震驚全國:原來這位母親為了追一位高富帥,自己把車和孩子沉到了湖裡!母愛敗給慾望,感情輸給利益。 離開上帝,人的本性墮落了;人的愛,靠不住。 我曾聽一位資深的長老說,“教會中最難解決的,就是同工關係的問題。”在教會裡,常常是愛不信主的人容易,愛信主的弟兄難!在同工中,因不同意見起爭執、生摩擦,就有了傷害。當傷害在心中沉澱、積存成為苦毒的時候,彼此相愛的心就淡漠了,同工成了“同攻”。 使徒約翰信主前脾氣火爆,人稱“雷子”。後來完全改變,成了“愛的使徒”。他晚年住在以弗所,寫信給亞西亞省(土耳其)教會,反復重申主基督彼此相愛的命令,披露了追求彼此相愛的三個秘訣。 密訣一:彼此相愛從認識上帝開始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4:7-8) 愛是上帝的永恆屬性。上帝既是愛的起點、源頭,又是愛的本體。與人的愛不同,上帝的愛不是以利己為目標,不是靠利益來維繫,而是無條件的、不改變的,是犧牲、捨己的愛。 愛是上帝的歷史性禮物。上帝差祂的愛子耶穌到世上來是為了我們可以得到生命,祂的兒子來為我們的罪作挽回祭,這是愛的本質。愛就是為了對方的好處而捨棄自己,這是上帝的愛的含義,是我們彼此相愛的起點。 一次佈道會,我講完信息下來和一個剛剛決志的弟兄擁抱,發覺他身上濕嗒嗒的。屋裡冷氣十足,他怎麼會出這麼多汗吶?原來10年來,他有一段深仇大恨,一直深埋在心底。復仇的意念緊攫他的心,讓他的生活暗無天日。在上帝就是愛的信息中,聖靈如火在他心裡燃燒;在大汗淋漓中,仇恨的冰融化了,淚水綻出笑容。當他轉向上帝,接受耶穌基督作自己的主的時候,他赦免了那個傷害過自己的人,不僅得到了寶貴的救恩,更是在上帝的愛中得了釋放、得了自由! 彼此相愛不是在談人際溝通技巧或情商,而是生命的問題。 若不在認識上帝上長進,學再多技巧也沒用!認識上帝,才能有赦免和寬恕的心,這是彼此相愛的起點。 密訣二、彼此相愛靠與主相交培育  “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我們若彼此相愛,上帝就住在我們裡面,愛祂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上帝將祂的靈賜給我們,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祂裡面,祂也住在我們裡面。”(《約壹》4:12-13)    彼此相愛靠的是與上帝聯合,活在上帝的愛裡。住在上帝裡面是相愛的能力,也是相愛的結果,更是聖靈運行的證據(參《羅》5:5)。 已經去世的老牧師 Walter Wilson 讓一個小女孩背誦《約翰福音》3:16,小孩兒一慌,把“永生”(Eternal Life)說成了“內生”( Internal Life)。牧師沒有批評她,反而在講道時強調,信了主,就有新的內在的生命,因為上帝住在我們心裡了。 彼此相愛不是知識的問題,而是與主的關係的問題。 彼此相愛不是期待對方改變,別人對自己更好一些。而是眾人一起追求住在主裡,也就是追求每個人自己與主親密的關係——這是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最大不同處。與上帝的關係和彼此相愛是一個信仰的兩面,不可分割。 彼此相愛靠的是效法基督,“因為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壹》4:17-18),這是新約聖經中唯一的一段經文,直接告訴我們怎樣才能在上帝公義的審判台前不害怕。在救恩裡有與主親密的關係,才會有 無可撼動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是良好人際關係的基石。 盼望我們每個人,每一家,在一天結束的時候,都能來到上帝的面前,向祂禱告謝恩,也反省自己,我這一天與上帝的關係好嗎?與人的關係好嗎?若是心裡對什麼事、什麼人有怨恨有不滿,就在上帝面前悔改,求主饒恕。如此每天更新我們與主的關係,常常住在上帝裡面。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0.27

“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詩42:7) 神常喜歡給我們一些試煉,因為神希望我們經過劇烈的爭鬥以後,能發育得更加強壯。人生也是這樣。偉大的人物都是生長在艱苦中的。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0.24

“……應許賜福的話,一句都沒有落空”(王上8:56) 有一天,我們會明白:神每一個“不”,都是有理由的。所以知道怎樣等候神乃是基督徒最高的祝福。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0.23

“摩西牧養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群。一日領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摩西顯現”(出3:1-2)” 有些基督徒喜歡常有特別的喜樂和啟示;但是這並不是神的方法。神所給我們的應許乃是日常生活上的交通。沒有一個人能一直留在山上,因為山下還有許多工作等待我們去作。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0.20

                       “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賽》30:18)你的神並不是忘記,乃是遲延,為要叫你愛他更深。神讓我們等候,為要操練我們的忍耐,試驗我們的信心;因此,我們應當繼續在盼望中等候;應許雖然遲延,決不會延得太遲的。

No Picture
事奉篇

堵住破口,青春無悔

曉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學園傳道會評估近10年機構的成長時發現,同工的增加一直趕不上學校和學生人數的成長。          2013年5月出版的全球大學生事工簡報顯示,全球約有一億五千六百萬大學生,51,923 間大學/專科學院。相較於2011年8月的一億一千九百多萬大學生、38,990 間大學/專科學院,兩年中增加了3,700萬的學生、12,933間大學/專科學院。         如果機構用傳統事工做法,等到一個同工隊(約4位同工)組成,再去開拓一個學校,那麼,絕對趕不上這急劇增長的數字。         另外一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也讓機構和教會領袖反省:基督徒學生畢業之後,流失(不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比例,日益加增。原因很可能是,我們的造就過程出了問題。          根據事工評估,學生時代信仰堅固、成為學生領袖的信徒,進入社會之後,往往也能夠繼續為基督作光、作鹽,發揮屬靈影響力。那些在學生時代就沒有委身耶穌的,畢業之後也常是半吊子,最後流失。         因此,在學生時代的過濾和揀選門徒,便成為將來能否成為終身工人的關鍵了。換言之,同工或輔導者的責任,是藉著挑戰和揀選,將學生門徒帶到上帝的面前。學生門徒越在年輕的時候肩負帶領的責任,在往後的人生中,就越能經得起考驗和挑戰,也越有異象和使命感。          基於上述的調查和評估,大學生事工團隊必須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進行什麼改變,才能完成上帝的託付? 定義為何          根據《使徒行傳》的描述和機構事工經驗,我們認為“學生帶領運動”的定義是:上帝以相同的感動,工作/運行在學生團隊中,藉著“得人、造就人和差遣人”,協助完成大使命。帶領者通過禱告、依靠恩典、採取行動,經過一段時間,可產生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使失喪的學生連於基督,改變生命的門徒造就,領袖的倍增,自產並繼續持續資源。         (編註:學園傳道會多用“運動Movements”一詞,而非教會常用的“事工Ministries”,是希望福音的種子能持續發展為多結果子的大樹。) 評估問題          以下問題,可以評估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1.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迸放,生命激發生命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文:柯然迪  翻譯:袁村蔚        無同工校園團隊(編註1)的誕生,是上帝對於我們為東印尼禱告的回應。         東印尼涵蓋的區域範圍非常廣,城市之間距離很遠,往返的成本很高。因此,單靠同工去東印尼校園開展事工,是不合現實的。因此,我們在每個校園設置關鍵學生義工(Key Volunteer Student,指學生領袖),並期待學生畢業後繼續服事,為後繼學生領袖樹立榜樣。         同時,我們也招募校友在每個目標區開展活動,委身在他們所在城市的校園。目標區是以城市為單位的學生人口中心(Students Population Center,簡稱SPC)。        到目前為止,在東印尼的41個學生領導團隊(Student-Led Movement Team,簡稱SLM Team。編註),有25個是沒有同工的。從事工到學生運動,他們獨立進行得人→造就人→訓練人→差遣人(Win-Build-Train-send,簡稱W-B-T-S)的服事、募款以及與我們同工保持聯繫,這都是出自上帝的恩典。 第一個無同工的學生領導團隊         第一個學生領袖團隊(沒有同工)是聖靈在沒有同工指導的情況下,在距離Jayapura(編註:Jayapura為印尼最靠近東部邊境的城市之一)一小時航程的Biak(編註:Biak在Jyapura西北方的島上)建立起來的。這個團隊是由住Jayapura的一個學生Ruben組織和領導的,因此團隊的辦公地點在Jayapura,而非Biak。         在Biak城,Ruben與他帶領的學生中,已經造就出了第四代領袖。 Biak城的見證         Ruben曾經在University of Saints and Technology Jayapura (USTJ) 念大學,但是在2008年,他所學的專業被取消了,因此不得不與30多個同學來到了位於Biak城的Biak Engineering Academ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