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十字架的道路是獻祭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周瑞芳 詞:Mary E. Maxwell 曲:Ada Rose Gibbs 1. 十字架的道路是獻祭, 要將一切獻於神, 將一切放在死的祭壇上面, 火定然由天降下。 The way of the Cross means sacrifice, As to God you yield your all To be laid on the altar, the place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引導子女認識神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第二代基督徒的流失,是許多教會面臨的問題。筆者在牧養青少年的經歷中,看過不少基督徒家長因子女遠離神,而擔憂、流淚。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許多從小在敬虔家庭中長大的孩子,進入青春期後,卻遠離了神?此問題,若不深思人的罪與神的恩典,若我們沒有讓孩子從小看見“十字 架討厭的地方”(the offense of the cross,參《加》5:11),那麼就別奢望他們能夠真正認識神,愛祂、敬畏祂。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         保羅與加拉太教會的猶太主義者,辯論過稱義的問題:罪人被神稱義,究竟是靠自己行出的義,還是因信稱義?保羅耐人尋味地說:假如我們稱義是靠行律法,“…… 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In that case the offense of the cross has been abolished”《加》5:11)。         保羅問,若十字架失去其“令人討厭之處”,使徒還值得為基督的福音受逼迫嗎(參《加》5:11)?可見,十字架“討厭之處”,也正是福音價值所在。那麼,十字架到底有何討厭之處?十字架又“冒犯”了誰?         “討厭的地方”一詞,原文是skandalon,意思包括“冒犯”、“污點”、“絆腳石”,是英文scandal(醜聞)的字源。保羅在《羅馬書》9:33及 《哥林多前書》1:23,用這個字,稱釘十架的基督為猶太律法主義者的絆腳石。因此,十字架所“冒犯”的對象,是那些想靠行為稱義的人。         我們可能認為,凡信靠基督的人,就不會討厭十字架。但我們若明白十字架何處“令人討厭”,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         關於十字架,教會史上鮮見比馬丁‧路德“十架神學”更深刻的省思。路德指出,十字架不但是律法主義者的“絆腳石”,神更用基督的十字架,讓祂兒女一次次看見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看到自己每犯一次罪,就在基督身上加一道釘痕。         […]

No Picture
成長篇

那一個星期五

林鹿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今晚,我用手指尖去摸了摸釘子。       2000多年了,那釘子沒有丟失,還存在著。 3根釘子繁殖出更多、更尖銳的釘子,釘子如雨,在耶穌受難的那個星期五開始下,2000多年的釘子雨一直滴到今天。 平常的日子,釘子在紙上;平常的日子,釘子不會刺入我麻木的心。釘子好像是柔軟的麵條,根本沒有力量,軟綿綿的釘子怎麼會將耶穌的手腳釘出血呢?        人類麻木,我也麻木,我驚訝釘子竟然那麼長,那麼硬,那麼尖銳,耶穌的血肉被這3根釘子穿透。2000多年後,3根釘子仍然繼續穿透主的手心和腳。 我唱了一首歌,《當他們釘主十架,你何在?》,這首美麗的黑人靈歌,追問著你和我。 Were you there when they crucified my Lord? Oh- Sometimes it causes me to tremble, tremble,tremble. Were you there when they crucified my Lord?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魂的蓖麻

陳貞吟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船起錨,揚帆,準備出海了。站在甲板上,面對藍天碧海,他的心已先馳至遠方:或者在那裡,可以開始另一段人生之旅。          多日來夢魘般的奔波已成過去,他徐徐舒出一口氣。疲憊重重地襲來,他蹣跚地下到艙房去。         迷糊夢境裡有人急切的喚他,兼且撼天震地似的搖他。待他醒透,發現劇烈晃動的,乃是整個船身。原來平靜的洋面,此刻已是濁浪滔天。他馬上明白,那位創造旱地滄海的神,雖然容他在陸路暢行無礙,其實早已在水域等候著他(《約拿書》)。 認同約拿的心境         初讀聖經裡約拿的故事,我對約拿很不諒解。身為先知,卻玩忽職守;明知神的召令,膽敢背身而去;缺乏憐憫,還毫無愧色地辯解。         我也不明白神為何堅持要這樣的人去傳達他的信息。他應該選擇像耶利米那樣,“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耶》9:1),心中常懷憂傷的先知。或 者差遣像以賽亞那樣,即使感嘆“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賽》53:1)“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但聽到神回答:“直到城邑荒 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賽》6:11),就仍然忠心職守的僕人。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我逐漸能認同約拿的心境。因為類似“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拿》1:2)的挑戰,在我與他人的相處中一再出現。         碰到壓榨下屬利益的上司,不同心合作卻愛居功的同事,枉顧學生課業重擔的教授,藐視師尊無心向學的學生,稍不順遂就暴怒的配偶,屢勸不改依舊任性頂撞的兒女,挑隙尋錯的親家,往來傳舌的鄰舍……        然而,在這些負面、對立的人際關係裡,神的話語卻清晰臨到:“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就是我的命令。”(《約》15:12)        這命令簡直像是要我們全力擁抱一叢最堅硬的荊棘,我們自然本能地跳起來,轉身逃開。        不願正視自己缺乏愛心與耐心,我們反而湧發出自義性的怨懟:“因對方的不是,才引發我的不滿。挪去這個人,換個環境,我一定能勝任你的託付。”         神啊!只要不用去“尼尼微”,任憑哪裡,我都聽你使喚。於是我們也有了約拿那種到“他施”去重新立灶安營的打算。 環境催逼而屈從          神喚出暴風、疾雨,安排一條“大魚”把約拿吞入了腹中。於是約拿順服了。我們呢,同樣也是因被困在不見大光的幽暗裡,才開始學習從心底向神呼求。         但是因外在環境的催逼而有的屈從,並不等於內在全然的信服。外面的使命在執行時,裡面的自我,依舊與神的主權抗爭著。         正如神要降災的信息,一日之間使尼尼微全城驚動,悔罪哀禱上達天庭。然而天使為人的悔改而歡唱之際,神的眼目並未輕忽那悄然立在城東一角的約拿──“耶和華 啊,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拿》4:2),但是,這些作惡的尼尼微人是該受懲罰的。他們曾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帶紅

郭易君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帶紅是什麼?帶紅是中國民間的一種傳統,就是在本命年的時候,穿上紅色的衣服,或者帶上紅色的裝飾,以此避禍求福。這種行為在中國十分普遍,在基督徒當中也很多。其實細看聖經,就會清楚地知道,這種行為是罪。           首先,帶紅是今世的惡俗。耶和華是忌邪的神。“所以,你們要守我所吩咐的,免得你們隨從那些可憎的惡俗,就是在你們以先的人所常行的,以致玷污了自己。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未記》18章的這句話,正是体現出上帝對今世惡俗的憎惡。           其次,帶紅是對耶穌基督在十字架所流寶血的不信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而死,因他的死亡,我們這些信他名的人,在神面前成為清潔的人。然而帶紅者卻相信,一塊小小的紅布就可以避禍求福,這是對基督寶血的褻瀆和不信任。            再次,帶紅有攀附邪靈之嫌。聖經上說,這個世界空中的掌權者是惡者,或者說是撒但。帶紅者把自己的福禍交給一塊紅布,這本身就是對惡者的屈膝,對邪靈的招引。           最後,帶紅者的心理暗示,就是“本命年容易遭災”。這種心理,其實是對撒但的順服和相信。基督徒相信耶穌,相信耶穌的應許,盼望那將得到的榮耀,因此就不應該相信魔鬼的無稽的謊言,反而應該忍耐,等候那末後要來的日子。           我們的信心,要建立在耶穌的十字架上。今世的惡俗我們不應該再遵守,而是要遵守上帝口中的每一句話。 作者來自中河南。

No Picture
成長篇

雨晴

馬建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午後的天空,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雨點輕輕拍打著窗櫺,將沉迷在書本中的我喚起。放下書,心卻仍被那一個個鮮活的信主見証感動著,激盪著,澎湃著,久久不能平靜。         是啊,與神親近的日子總是那麼美好,充滿了幸福、平安和喜樂。即使是經歷信心的考驗,也似品嚐哥倫比亞咖啡──初入嘴是苦澀的,但細細地品味之後,就會齒頰留香,有一種甜美的感覺。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漸漸在天地間織起了一道雨簾。我的思緒也彷彿追尋著那雨聲,穿過雨簾,飄回到遙遠的過去,那段經歷神同在的日子。 一路奇怪事         那是星期一的下午,我接到電話,從某公司打來,通知我第二天去面試,職位是電氣工程師。無論從該公司的知名度,還是工作的性質,都是我夢寐以求的,我興奮得幾乎在電話裡就要唱哈利路亞了。         放下電話,我不住地感恩禱告。我信心十足地認定,這就是神為我安排的,再沒有比這工作更適合我的專業背景的了。         第二天,為防止意外,原本半小時綽綽有餘的路程,我提前一小時就出發了。到了地鐵站,看見大批的人往外走,一種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我拉住從我身邊經過的女士,急切地詢問發生什麼情況了。她說警方在地鐵站裡發現了一個小盒子,懷疑是炸彈,正在檢查。         我急忙走到一個警員面前,問他什麼時候可以通行,他說最早也要45分鐘之後。我的第一反應是趕快去坐公車,因為地鐵站門口有一路車,正好到那個公司門口。我費力地擠過人群,來到巴士站,隊伍已成了長龍。         等了10分鐘,生命中一次最漫長的等待。我不知在心中喊了多少聲:“主啊,救我。”汽車終於來了!可司機一看這麼多人在等,就徑直地開走了。         我幾乎失去了冷靜,但我知道必須想別的辦法,只有去打計程車了。奇怪的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我往前走,穿過兩三個街區,終於攔到了一輛。         司機似乎也想幫我,車子開得飛快。突然,車子停下來了,司機哭喪著臉對我說:“我闖紅燈了!”警員過來拿走他的証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車裡,遲遲沒有露面。 我讓司機去催催警員。他說,“天哪,這是什麼時代?還有去催警員的!”我感到無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不住地禱告,“主啊,救我!”         車子終於可以上路了,轉過一個街區後又停了下來。前面一輛垃圾車擋住了去路,原來垃圾車司機想倒車,卻怎麼也倒不出來。我崩潰了,也徹底地放棄了禱告。我想這一切都是神允許的,不然不可能發生。我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無奈。         不知道司機怎麼把我送到了公司,也不知怎麼開始的面試。在回答了幾個問題後,我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面試官緊張地問我:“你要喝點水嗎?”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直覺已經告訴我面試最終的結果,我也不想再繼續下去。面試重新開始之後,我就不禮貌地打斷了面試官的問題,告訴他我很累,想回家,就飛也似地逃走了。 萬語說不出          不知怎麼回的家,我坐在床上,許久沒有回過神來。我無法面對、也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          過了很久,我噙著淚水抬起頭來,看見了牆上的十字架,心裡突然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我憤怒地站起來,衝著十字架大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究竟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