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不合潮流,或中流砥柱?——美國基督徒與同性婚姻(談妮)2015.04.27

根據LifeWay Research 發表於2014秋天的研究,在贊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基督徒中,以天主教人數最多(56%)(註1),而福音派基督徒(Evangelicals。註2)的人數最少(30%)。Pew Research Center 的研究,不僅也證實此現象,且顯出以白人為主的福音派基督徒,甚至更趨向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態度保守。 […]

No Picture
天下事

10篇感人的見證(下)(裴重生編譯)2015.04.20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 天下事 專欄 《今日基督教》雜誌選出了2014年,最受人歡迎的10篇見證。本刊特分上下兩部分為大家介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直接點擊閱讀:《10篇感人的見證(上)(裴重生編譯)2015.04.06》http://behold.oc.org/?p=26801,或英文原文。 5. 一個法國無神論者如何成為神學家 How a French Atheist Becomes a Theologian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4/november/how-french-atheist-becomes-theologian.html 葛勞米 • 比納(Guillaume Bignon),一個享受浪漫人生所有樂趣的法國青年。在他的生活中,能聽到福音的機會,近於零。 為了把妞——一位基督徒,他開始讀新約,目的是想除去她婚前向上帝守貞的迂腐思想。 他甚至禱告上帝:如果你是真的,就顯給我看吧! 當他肩膀無故的庝痛,躺在床上時,上帝的話突然臨到;耶穌為什麼要釘死? 無罪的人為有罪的人代過,是為了使他成義。在他還是罪人的時候,主找到了他…… 最後他進了神學院,得到新約碩士,正繼續他哲學理論的博士學位。 4.我如何從摩門教的殿中逃離 How I Escaped the Mormon Temple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3/december/how-i-escaped-mormon-lds-temple.html 琳 • 維德(Lynn Wilder)和她丈夫麥可(Michael),年青時加入摩門教。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罪該萬死?!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引言          “世人都犯了罪, 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羅 3: 23》) “罪的工價乃是死。”(《羅 6: 23上》) 相信接觸過基督教的人,都知道聖經這兩句名言。           “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是基督教的一個基本信念,因此都需要相信主耶穌才能得救。但是,在中國文化中長大的人聽到這個真理,都難免會覺得: 我不是聖人,當然偶爾會犯一些錯誤,但不致於嚴重到要下地獄。在這種心態下,一般人,甚至是基督徒,都覺得自己不真的那麼需要耶穌。           本文的目的,是要稍為說明罪惡的真相與嚴重性。由於這個課題很大,而剛才所引用的話都是出自保羅所寫的《羅馬書》,我們只好為自己設限,只探討《羅馬書》1至2章。 I. 非基督教社會的現象           在保羅的的時代,猶太人將全世界的人分為兩大類——猶太人和外邦人(即,非猶太人)。因此,保羅在《羅馬書》1:18-32,首先講的外邦人的罪,是指當時整個希臘羅馬社會的罪。這個社會代表了非基督教世界,而保羅講的,也就是你和我的罪。          罪是什麼?保羅在《羅馬書》1:18使用的希臘文,直譯是“不義”,此名詞與1:17所提及的“上帝的義”相反。那“義”又是什麼呢?聖經中“義”的基本字義是盡一己的義務,合乎常規。因此中文和合本將18節這個“不義”譯為“不合理的事”。近代美國一位神學家以淺白的話表達,說罪就是“不該發生的事”。         “不該發生的事”在具體上,又是那些呢? 保羅在《羅馬書》這段經文中所講的,涵蓋了幾個層面。         根據聖經,世人最重的罪就是不敬拜創造的真神而敬拜偶像。《羅馬書》1:21也同樣指出,世人最基本的問題是知道有上帝,“卻不當作上帝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保羅更說,得罪上帝是所有罪的起點。這是整段經文的重點。         一開始,保羅就特別用了8節經文講這件事,而且跟著指出其他的罪都是不敬拜上帝所引起的。換句話說,根據聖經的教導,我們要談人倫,就必需先講神人之倫。但是,在儒家文化傳統中,由於我們避談神人的關係,而祭天更是皇帝才能做的事,我們根本不覺得不敬拜創造真神是最基本的罪。         也許有人會問: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一次重要的遊行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編按:2013年6月26日,美最高法院判決《婚姻保護法》中,闡釋婚姻為“一男一女結合”的定義違憲。2013年6月28日,加州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駁回支持8號提案(婚姻關係僅限定於異性之間)的上訴,恢復同性戀婚姻登記。        《舉目》特刊此文,希望有助讀者對“跨出教會的牆,參與社會、影響世界”的省思。 喬一        來美國十幾年,在首都華盛頓見過很多次抗議遊行,卻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手舉標語牌,加入這樣的行列。而這次遊行原因──捍衛一男一女的婚姻,更是讓人啼笑皆非!:天經地義的事,居然要去吶喊了。        2013年3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開始口頭辯論加州第8法案,和《保衛婚姻法令》(DOMA Section 3)第三款是否符合憲法。這兩項法案中,都將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從法律上禁止同性婚姻及相關福利。前者是2008年加利福尼亞州公民投票通過的州立法案,後者是1996年克林頓政府時,參、眾兩院通過的聯邦法案。由國家婚姻組織(NOM)主辦,親家庭組織和多家教會聯合協辦,發起遊行,定於3月26日,從國家大道麥迪遜和傑弗遜大街交彙處出發,徒步行至國會山後面、最高法院門前。 從全美各地趕來         當天早晨,當我與友人琨夫婦,結伴開車到華盛頓時,已有一大群人聚集在史密森(Smithsonian)城堡門前的草坪上。草坪上臨時搭起了主席臺,主席臺上方掛起一幅橫幅,用英文和西班牙文寫著,“每一個孩子都配得媽媽和爸爸”(Every Child Deserves a Mom and Dad,編註)。兩側條幅上書:“為保衛婚姻而遊行”。        主席臺右側,豎起了一個大螢幕。主席臺對面幾米開外,也搭起一個高空工作臺,攝像、錄影、音響已經準備就緒,四、五名工作人員正忙碌著調試。大螢幕上,活動主辦方NOM總裁布萊恩‧布朗,正說著婚姻、家庭的重要性,並歡迎大家參加今天的遊行……        昨天夜裡剛下過雨,草坪上顯得有些泥濘。天空晴朗,雲淡風輕。正對主席臺的不遠處,華盛頓紀念碑如劍出鞘,衝天而立。        我和友人到服務台領了兩張標語牌。紅色的一張上,印著一對夫婦手牽兒女的4口之家的剪影,還有醒目的大字:“每一個孩子都配得爸爸、媽媽”。藍色的一張上,印著“有爸爸、媽媽,孩子做得最好”。朋友說,口號太軟,應該更強勢一些。        還沒到時間,人群不斷地朝這裡聚集。男女中什麼年齡段的都有,什麼種族的都有……        我身旁站著一對年輕白人夫婦,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年輕的媽媽告訴我,他們一家3口,從佛羅里達州,乘坐2天汽車,昨天夜裡才到。遊行結束當晚,他們就要趕回去。        我這才發現,有相當一部分遊行者,是從全美各地趕來的:紐約州、伊利諾州、佛羅里達州、北卡羅萊納州、南卡羅萊納州、新澤西州、德拉瓦州、馬里蘭州等等。活動主辦方在許多線路提供免費長途汽車服務。        忽然,我聽到久違的母語──身後來了一群華人,身穿統一紅色T恤,手舉用漢字書寫的大紅標語牌:“婚姻:一男一女”。更直接、更一針見血!原來,他們是芝加哥華人基督教協會的基督徒,55名人乘車14小時,專程趕來參加的。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同性戀:文化符號或是福音對象?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敏俐        一個90後在網上長嘆:過去談感情,要先問對方是否已經有了男女朋友;現在談感情,先要弄清楚對方的性取向!         在台灣,多元性教育進駐校園。小學生拿著性解放與同性戀的問卷(家庭作業),挑戰大人的性認知尺度;在歐洲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交通癱瘓,因為同性戀遊行成為全民性別反串嘉年華;在美國,歐巴馬2013年的就職演說提醒我們,同性戀運動不再是社會邊緣的無病呻吟,而是多元文化下的思潮大軍,是一個朝主流邁進的文化符號。         不可否認,同性戀已成為一種文化標誌,而不只是一個社會現象。過去我們可以忽略,可以漠視,可以模糊表態,但今日,我們已無法逃避,我們必須選定立場。這個立場,或者是文化的、倫理的、哲學的,也或者如歐巴馬,是政治的。基督徒該如何站在一個最合適、最溫柔,且帶著愛與真理的立場,面對這個議題? 解構主義與同性戀運動的崛起         人類社會的每一個驚人變革、每一個震撼人心現象的產生,背後都有許多因素。若要追溯同性戀與性解放運動的歷史,我們要回到1960年代、在巴黎哲學界與政治界爆發的思潮運動:解構主義。         解構主義,顧名思義,其訴求在於:挑戰既定結構的正統性,將結構層層剝開,脫離各種偏見,解除各種束縛,還原事實的真貌。解構主義領袖德里達認為,社會現象中,並不存在固定的、單一的意義,所以任何“結構”的“穩定性”,是不可能存在的。解構主義假定:若既定、不可動搖、超然的絕對法則並不存在,那麼規則必然是權力鬥爭之下,既得利益者形塑的產物。         一開始,解構主義只是解讀西方哲學的一種思維方法。漸漸地,其影響蔓延至社會運動、權力機制改革等。解構主義衝破傳統思辨的藩籬,成為女權運動、同性戀抗爭、黑人運動等的立論武器。         另一解構主義的代表人物,1984年死於愛滋病的哲學家傅柯,他是同性戀者,也自稱為戀童癖者,認為 “法則本身是空洞的,既兇暴又未竟全功;它們是非人性的,可以因著各種目的而扭曲。歷史裡的成功者,都是那些有能力抓住法則的人……然後用他們自己的法則來推翻之前的統治者。”         整個解構主義企圖顛覆傳統、抗拒法則的存在,有道理,也有缺陷。解構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探索重重偽裝、人為組織與謊言背後的真理。人,作為局限在特定時空中,且傾向於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個體,所建立的法則必然殘缺、不完整。更關鍵的是,人受限於墮落之後的罪性。所以確如傅柯所言,人所界定的法則,皆因各種目的而扭曲。但我們若跳開人所架構的法則,去看更廣闊的範圍——自然法則與道德律,我們會發現,這是超越人類智慧、超越人的統治範圍、支撐整個世界運轉的規律。真理與道德,有一個超然的源頭。          筆者曾向歐洲的一位朋友Kenny傳福音。他在耶穌的身上,看見了他尋找已久的接納與愛,於是決志。他熱衷查經、詩歌、分享,也向身旁的人傳福音。但是在受洗前幾週,Kenny告訴牧師,自己是同性戀,正在籌備和男友的婚禮。         教會長執和Kenny講聖經對於同性戀的立場,Kenny也根據同性戀神學的論述反駁。至終,Kenny沒有接受洗禮。         教會對同性戀者,常出現極端的反應:或者如律法主義者一般,將同性戀者視為罪大惡極;或者以時代論妥協,認為聖經中準則早已不合時宜。 教會的努力:如何得著同性戀者?         2013年1月13日,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下,數十萬法國民眾,舉著象徵一夫一妻、兩個孩子的家庭旗幟,為下一世代的兒童能有健全的家庭,反對同性戀婚姻與收養子女,舉行了反同性戀遊行。遊行者包括了伊斯蘭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兒童權力團體,甚至包括同性戀者。         性解放理論啟蒙的巴黎街頭,竟出現了“反同”遊行,是值得思考的現象。然而,我們更需要思考,教會反同性戀的目的是什麼?怎樣才能為主贏得這個世代?         面對同性戀者,我們是否也帶著聖經以外的價值標準來論斷?聖經裡,耶穌從沒有要門徒與罪惡妥協,但是,他要我們在除掉別人眼中的刺之前,先除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包括我們的背景、文化帶來的標準。許多基督徒在定罪同性戀時,忽略了自己不過是蒙恩得救的罪人。         對於婚姻,耶穌直指上帝最初創造人的心意: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並且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表示,我們身體所顯示的差異,是我們本質的一部分,包含著上帝的主權與祝福。同性戀違反了上帝在起初創造時,所定一男一女在婚姻裡連合的計劃,因此不合乎上帝的心意。 […]

No Picture
透視篇

從聖經看同性戀

從聖經看同性戀 陳濟民         在現代美國文化的影響下,同性戀的爭議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問題。2008年加州憲法修訂案,更是成為世界性的新聞。在這場爭議中,教會也明顯地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議的行動也就衝著教會而來。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結果分明是顯出反對同性戀的人目前是多數,在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下,贊成同性戀的人本應接受投票的結果。可是,贊成同性戀的人卻認為他們是站在正義的一邊,而教會代表的是少數人,而且是無理的,因此同性戀者要走上街頭,要抗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要明白這場爭議,我們需要先簡單地指出贊成同性戀的一方的觀點。首先,他們有三個重要的基本論點。第一,贊成同性戀的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人類自然的性傾向; 有人甚至說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戀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個人有選擇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結合,而性行為是否正當,是在乎它是否愛的 表現。若是彼此之間有愛,結婚對象的性別並不要緊。 其次,他們在這三個前提之下,做出兩個重要的推論。其中一個推論是:由於同性戀是人類 自然的一種傾向,同性戀的行為並不可怕,同性戀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對同性戀便是患了“懼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個推論是:同性戀的 行為既不是罪,而是人類愛的一種表現,是人類自由的選擇,任何人都不應歧視同性戀者,不但應該給他們合法的地位,更應該給他們法律的保護。 看了這個簡單的分析,相信有些讀者們會覺得,這些論點好像相當合理,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語言。在基督教的神學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愛更是基督教重要的倫理價值。因此,我們需要根據聖經探討同性戀的問題,看看這種觀點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聖經的觀點和價值觀。 一、經文教導 解釋聖經時,我們常犯的一個毛病,是“一廂情願”的解經法。這種解讀法的表現是,我們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種看法是合乎聖經的,於是就帶著這種有色眼鏡讀經,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們自己看法的經文,便高興地說:“哈!你看!聖經這樣說!”談到聖經是否贊成同性戀,有人便是用這種方法,認為《撒母耳記》大衛與約 拿單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戀,因為經文說他們兩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親嘴”(《撒上》20:41),“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撒下)1:26)。其實這些話所要表達的只是兩人之間情感的深厚,與同性戀的行為一點都沒有關係。形容他們兩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詞,應是“英雄惜英雄” (參《撒上》18:3-4,19:5)。 聖經中沒有明文用同性戀這名詞,但真正談到這現象的經文,是《創世記》18-19章所多瑪的事。 經文說,羅得要以兩個女兒代替兩位神的使者,讓所多瑪城中的人任意而為(《創》19:5-8)。無論這些所多瑪人的理由是什麼,經文明說他們要做的是一件 “惡事”(《創》19:7)。值得注意的是:這件事並不是所多瑪人所做的唯一的惡事,但卻証實了神在天上所聽到的是真的(《創》18:21),引致他們的 毀滅。也就是說,這件事表示所多瑪人確實犯了該毀滅的罪。有人強辯說,這段經文的記載是神話,所以不算。其實,即使真的是神話,還是要算。若可以不算,聖 經又何必記載? 那麼,聖經有沒有明文講同性戀的事呢?《利未記》和保羅書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第一段經文,18章22節的內容相當直接而明顯,不必我們多費筆墨。《利未記》20章的主題,是談到神的子民必需棄絕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風俗習慣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動(例如將子女燒死獻給鬼神),下半則是一些性行為,除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以外,同樣遭禁止的還有通姦、亂 倫、獸交等。換言之,這段經文認為同性戀與通姦、亂倫、獸交等是同類的行為,應當禁止。 在新約聖經中,保羅也提到同性戀的事。在《哥林多 前書》6:9-10說:“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 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這裡“作孌童的”和“親男色的”指的都是同性戀的行為,前者扮演女性的角色,後者扮演男性的角色。在這裡,保羅 將這種行為與其他道德上的罪同列。有人更指出,“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偷竊的、貪婪的”都是十誡所明文禁止的,而保羅是將同性戀的行為放在這些罪 中間。當然,更重要的是保羅說犯這些罪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 在《提摩太前書》1章10節,保羅再次提到“親男色的”的罪,他同樣是將它與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聖經看同性戀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在現代美國文化的影響下,同性戀的爭議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問題。2008年加州憲法修訂案,更是成為世界性的新聞。在這場爭議中,教會也明顯地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議的行動也就衝著教會而來。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結果分明是顯出反對同性戀的人目前是多數,在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下,贊成同性戀的人本應接受投票的結果。可是,贊成同性戀的人卻認為他們是站在正義的一邊,而教會代表的是少數人,而且是無理的,因此同性戀者要走上街頭,要抗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要明白這場爭議,我們需要先簡單地指出贊成同性戀的一方的觀點。首先,他們有三個重要的基本論點。第一,贊成同性戀的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人類自然的性傾向; 有人甚至說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戀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個人有選擇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結合,而性行為是否正當,是在乎它是否愛的 表現。若是彼此之間有愛,結婚對象的性別並不要緊。         其次,他們在這三個前提之下,做出兩個重要的推論。其中一個推論是:由於同性戀是人類 自然的一種傾向,同性戀的行為並不可怕,同性戀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對同性戀便是患了“懼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個推論是:同性戀的 行為既不是罪,而是人類愛的一種表現,是人類自由的選擇,任何人都不應歧視同性戀者,不但應該給他們合法的地位,更應該給他們法律的保護。         看了這個簡單的分析,相信有些讀者們會覺得,這些論點好像相當合理,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語言。在基督教的神學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愛更是基督教重要的倫理價值。因此,我們需要根據聖經探討同性戀的問題,看看這種觀點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聖經的觀點和價值觀。 一、經文教導          解釋聖經時,我們常犯的一個毛病,是“一廂情願”的解經法。這種解讀法的表現是,我們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種看法是合乎聖經的,於是就帶著這種有色眼鏡讀經,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們自己看法的經文,便高興地說:“哈!你看!聖經這樣說!”談到聖經是否贊成同性戀,有人便是用這種方法,認為《撒母耳記》大衛與約 拿單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戀,因為經文說他們兩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親嘴”(《撒上》20:41),“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撒下)1:26)。其實這些話所要表達的只是兩人之間情感的深厚,與同性戀的行為一點都沒有關係。形容他們兩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詞,應是“英雄惜英雄” (參《撒上》18:3-4,19:5)。          聖經中沒有明文用同性戀這名詞,但真正談到這現象的經文,是《創世記》18-19章所多瑪的事。 經文說,羅得要以兩個女兒代替兩位神的使者,讓所多瑪城中的人任意而為(《創》19:5-8)。無論這些所多瑪人的理由是什麼,經文明說他們要做的是一件 “惡事”(《創》19:7)。值得注意的是:這件事並不是所多瑪人所做的唯一的惡事,但卻証實了神在天上所聽到的是真的(《創》18:21),引致他們的 毀滅。也就是說,這件事表示所多瑪人確實犯了該毀滅的罪。有人強辯說,這段經文的記載是神話,所以不算。其實,即使真的是神話,還是要算。若可以不算,聖 經又何必記載?         那麼,聖經有沒有明文講同性戀的事呢?《利未記》和保羅書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第一段經文,18章22節的內容相當直接而明顯,不必我們多費筆墨。《利未記》20章的主題,是談到神的子民必需棄絕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風俗習慣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動(例如將子女燒死獻給鬼神),下半則是一些性行為,除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以外,同樣遭禁止的還有通姦、亂 […]

No Picture
事奉篇

豈能妥協

蘇以帖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十多年前,我曾在北美教會的職青團契談“同性戀”的問題。我一開始先問:“你們說,同性戀是對的,還是錯的?” 幾個青年人回答,同性戀是天生的性傾向,沒有什麼對或錯。何況那只是私人問題,與他人無關。很奇怪,當場的其他年輕基督徒,居然無一提出異議! 30年前,在中學生物課上,討論過一個話題:“墮胎”。班上有幾位同學發表了贊同的意見,老師則不置可否。雖然發言的只是少數,但對其他同學的影響卻很大。        其實我們的社會也是如此:大部分的人不出聲,少部分的人說話;更少數的人則高談闊論。結果大多數人,也就是沉默的大眾,就默認了那些喧鬧的人的意見了。        在教會裡面,也有同樣的情形。大多數的人是“好人”,是不喧鬧的。他們很容易被“大聲”的人影響,從而“默認”了人家的意見。 如果一個人相信聖經是創造主的話語,是為了叫我們有智慧活出美麗、快樂、榮耀神的人生,這個人就會很清楚 “同性戀”行為是可怕的罪行,因為這是聖經,上帝的話,所清楚教導的。但問題是,平常參加禮拜天敬拜的人中,有多少人真的相信聖經是創造主的話?         一般說來,在參加崇拜的人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經常讀聖經的!如果連讀也沒有讀,又怎麼知道上帝說了什麼?        魔鬼鼓動人反叛上帝的第一步,就是攔阻人讀上帝的話。還記得魔鬼對人所說的第一句話嗎:“上帝豈是真說……?”(《創》3:1)如果我們過不了這一關,我們已經輸給了魔鬼了!        魔鬼的第二句話是什麼?“不一定……”(《創》3:4)魔鬼要我們不知道上帝的話,不肯定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愛,牠的詭計就得逞了。        第三句是什麼?“……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 (《創》3:5)牠的意思是說,”你們自己定標準吧!你們很聰明,當然能夠自定善惡的標準。你們不需要什麼都聽上帝的!而且,現在社會不同了,文化不同了,人人都是自由的人,人人有人權”!而我們,就這樣上當了。 妥協就是上當         過去幾十年來,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大眾媒介和學校課本,都攻擊聖經,特別是《創世記》,也就是“上帝的創造”。我們的青年人耳濡目染,以為近代科學的發現支持進化論,而聖經只是“創造的神話故事”,不是真正的歷史,因此就上了魔鬼的當:“上帝豈是真說……”          懷疑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愛,也就不服上帝的智慧,結果是人人自以為是。這也是魔鬼要的。牠要人類跟牠一齊抵擋上帝。 魔鬼這方法十分成功。你只要看看那些本來是“基督教國家”的現狀就曉得了!自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在1859年出版之後,教會開始不信聖經的創造記載,逐漸走妥協之路,並且以某些“科學家”的見解去解釋聖經。          有些神學家還“好心”地建議了“間隔論”、“長日論”等,以迎合某些科學家對世界來源的看法。這些神學家是“好心”,想要人相信聖經是對的,但是,他們不知 不覺地上了魔鬼的當。其實我們不需要為聖經解釋。上帝的話,不會錯,也不會含糊不清。他告訴我們天地萬物如何被造,“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 33:9),他不需要千萬年的時間。           在十誡裡 ,上帝用自己的手指寫上:“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 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出》20:8-11)如果我們不相信聖經的再三重覆,“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有愛無類” ——愛神,也當愛同性戀者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基督也為同性戀者死         本文基本上是為非同性戀的基督徒而寫的。我想從福音的角度出發,請基督教會的弟兄姊妹重新考慮,對待同性戀者應持何種態度。        同性戀者就像社會中的任何族群一樣,都是神呼召教會去見証福音的對象。基督徒見証福音有兩種主要的方式,一是用愛心去關懷,一是用真理去傳講。兩種方式應當 平衡應用。我相信神深愛他的百姓。他從這個墮落世界的每一處,都召了人來歸向他,其中包括同性戀者。基督也為他們死,基督也將新生命賜給他們,聖靈也在他們的內心工作,並且神賜他們最大的盼望,就是將來身体復活,與基督一同活在榮耀裡。         故此,我相信教會有責任傳福音給同性戀者,接納他們在神的家中成長,理解他們屬靈上的需要,用福音真理教導他們,並且用基督無條件的愛來愛他們。 聖經特別地譴責同性戀嗎?         聖經的確清楚地譴責同性戀是罪,但聖經更多地責備了不信、偽善、論斷與自以為義。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須知自己也是全然敗壞,唯獨依靠基督的恩典,才能站立在神面前。我們應當與一切的罪惡為敵,但我們真的沒有必要對同性戀抱持特別的敵意。         回想《約翰福音》第8章的故事,有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被帶到耶穌的面前。耶穌對眾人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7)我們必須先承認自己也是罪人,才能夠客觀地評估同性戀的罪。        保羅曾經用同性戀作為例子,証明抵擋神的人會墮入不自然的惡行之中(參《羅》1:27)。但保羅同時也列舉了許多其他的罪,例如貪婪、爭競、自誇、違背父母 等等(《羅》1:29-31),而這些罪是所有人經常會犯的。可見,保羅的總意是警誡所有的人:我們都落在神公義的忿怒之下,都需要悔改,而不是鼓勵教會 特別去攻擊同性戀者。 同性戀者人數眾多嗎?         其實同性戀者存在於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遠 比我們想像的多。有太多的同性戀者,基於種種理由,不願意將自己的情形告訴別人,特別是不願意告訴家人。他們善於在社會中隱藏自己:有些人選擇孤立、退 縮,有些人用婚姻作為偽裝,還有些人放縱自己。事實上,願意“出櫃”向公眾表明自己同性戀身分的,是同性戀族群中的少數。         雖然探討同性戀的電影逐漸增多,在日常生活中,多數人還是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同性戀族群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同性戀者都公開自己的身分,我們才會訝異,身邊竟有這麼多的朋友、同事、教會的會友,甚至是我們尊敬的人,是同性戀者。          因為大部分同性戀者認定,社會不可能接納他們,所以他們從未向人表明自己的身分,自然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進入教會。教會如果真的關心同性戀群体,就必須採取主動。 同性戀者信主後,可以變成異性戀嗎?          有的人可以,但通常做不到。畢竟從同性戀成功地轉變成異性戀的人,不是很多。目前還沒有人宣稱,已經成功地找到讓所有同性戀者改變的方法。許多對同性戀的研究仍在進行當中。          同性戀有多種類型。許多成功轉變的人,其實不是真的同性戀,只是過著同性戀生活的異性戀者;也有一些人是雙性戀者。          雖然同性戀團体企圖用有限的科學研究,証明同性戀是天然的或遺傳的,但其實沒有足夠的証據。反同性戀的團体,試圖用科學研究証明同性戀不是天然的或遺傳的,也一樣証據不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