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

美国宗教景况变化说明了什么?(临风)2015.07.04

为什么一个被认为以保守派为多数的最高法院,会令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这是基督信仰的式微,世俗化的抬头?基督徒既不应有离群索居的次文化心理——那是自我放逐;也不该与世俗同流——主流教会的发展已证明这个路线的错误。值得我们探索的,乃是凯勒牧师2005年开始宣导的“追求共同福祉的抗衡文化”(a counterculture for the common good。注)。 […]

No Picture
天下事

不合潮流,或中流砥柱?——美国基督徒与同性婚姻(谈妮)2015.04.27

根据LifeWay Research 发表于2014秋天的研究,在赞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基督徒中,以天主教人数最多(56%)(注1),而福音派基督徒(Evangelicals。注2)的人数最少(30%)。Pew Research Center 的研究,不仅也证实此现象,且显出以白人为主的福音派基督徒,甚至更趋向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态度保守。 […]

No Picture
天下事

10篇感人的见证(下)(裴重生编译)2015.04.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 天下事 专栏 《今日基督教》杂志选出了2014年,最受人欢迎的10篇见证。本刊特分上下两部分为大家介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点击阅读:《10篇感人的见证(上)(裴重生编译)2015.04.06》http://behold.oc.org/?p=26801,或英文原文。 5. 一个法国无神论者如何成为神学家 How a French Atheist Becomes a Theologian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4/november/how-french-atheist-becomes-theologian.html 葛劳米 • 比纳(Guillaume Bignon),一个享受浪漫人生所有乐趣的法国青年。在他的生活中,能听到福音的机会,近于零。 为了把妞——一位基督徒,他开始读新约,目的是想除去她婚前向上帝守贞的迂腐思想。 他甚至祷告上帝:如果你是真的,就显给我看吧! 当他肩膀无故的庝痛,躺在床上时,上帝的话突然临到;耶稣为什么要钉死? 无罪的人为有罪的人代过,是为了使他成义。在他还是罪人的时候,主找到了他…… 最后他进了神学院,得到新约硕士,正继续他哲学理论的博士学位。 4.我如何从摩门教的殿中逃离 How I Escaped the Mormon Temple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3/december/how-i-escaped-mormon-lds-temple.html 琳 • 维德(Lynn Wilder)和她丈夫麦可(Michael),年青时加入摩门教。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罪该万死?!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引言          “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上帝的荣耀 。”(《罗 3: 23》) “罪的工价乃是死。”(《罗 6: 23上》) 相信接触过基督教的人,都知道圣经这两句名言。           “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是基督教的一个基本信念,因此都需要相信主耶稣才能得救。但是,在中国文化中长大的人听到这个真理,都难免会觉得: 我不是圣人,当然偶尔会犯一些错误,但不致于严重到要下地狱。在这种心态下,一般人,甚至是基督徒,都觉得自己不真的那么需要耶稣。           本文的目的,是要稍为说明罪恶的真相与严重性。由于这个课题很大,而刚才所引用的话都是出自保罗所写的《罗马书》,我们只好为自己设限,只探讨《罗马书》1至2章。 I. 非基督教社会的现象           在保罗的的时代,犹太人将全世界的人分为两大类——犹太人和外邦人(即,非犹太人)。因此,保罗在《罗马书》1:18-32,首先讲的外邦人的罪,是指当时整个希腊罗马社会的罪。这个社会代表了非基督教世界,而保罗讲的,也就是你和我的罪。          罪是什么?保罗在《罗马书》1:18使用的希腊文,直译是“不义”,此名词与1:17所提及的“上帝的义”相反。那“义”又是什么呢?圣经中“义”的基本字义是尽一己的义务,合乎常规。因此中文和合本将18节这个“不义”译为“不合理的事”。近代美国一位神学家以浅白的话表达,说罪就是“不该发生的事”。         “不该发生的事”在具体上,又是那些呢? 保罗在《罗马书》这段经文中所讲的,涵盖了几个层面。         根据圣经,世人最重的罪就是不敬拜创造的真神而敬拜偶像。《罗马书》1:21也同样指出,世人最基本的问题是知道有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保罗更说,得罪上帝是所有罪的起点。这是整段经文的重点。         一开始,保罗就特别用了8节经文讲这件事,而且跟着指出其他的罪都是不敬拜上帝所引起的。换句话说,根据圣经的教导,我们要谈人伦,就必需先讲神人之伦。但是,在儒家文化传统中,由于我们避谈神人的关系,而祭天更是皇帝才能做的事,我们根本不觉得不敬拜创造真神是最基本的罪。         也许有人会问: […]

No Picture
天下事

酒吧里的同性恋和福音派:超越文化的战争(裴重生编译)2013.12.20

酒吧里的同性恋和福音派:超越文化的战争 大多数的美国人对婚姻的争论太熟悉了—-愤怒的积极分子,大声的口号,以及似乎永远找不到共同点。这就是为什么在圣路昜市(St. Louis)一间教会租了一间夜店,针对这热门话题做了一次冷静的讨论。 一间福音派的无宗派教会“旅程教会"(The Journey Church)筹办了一个活动,广告称:一位同性恋者和一位福音派同赴夜店。 这次活动以作家和哲学家约翰•格维诺博士(Dr. John Corvino),作家和Mere Orthodoxy网站主笔马太李•安德生(Mathew Lee Anderson)为主要人物。 格维诺博士在底特律的维恩州立大学教授哲学,多年来和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的格兰•史丹登辩论有关同性婚姻的问题。 安德生是“瓦器-为什么我们的身体与我们的信仰有关"(Earthen Vessels: Why Our Bodies Matter To Our Faith)一书的作者,也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基督徒伦理系的研究生。 他们二位希望这次活动能成为全国的催化剂。 他们的目的是鼔励,促进双方合理,有礼貎的对话。 格维诺告䜣基督教广播新闻:对话十分政治味,没有大多新的内容,但是不同以往的是,没有像过去用偏见的口号,肢体动作引动拍手,喊叫。 这活动吸引了许多不同信仰的年青人参加,似乎每一个人都想对此话题有更深的探讨。 一位教会会友表示,很想知道双方的说法;一位同性恋支持者表示,想知道对方的看法。 安德生和格维诺都没有避开最困难的那一点。安德生提到平等;他认为基本的争执在于平等的条件。 格维诺则讲述到同性恋婚姻的价值。关系对人是好的,而婚姻对关系是好的。婚姻是对家庭单位的认知。安德生谈到对同性恋的騒扰和基督徒的不容忍。 安德生和格维诺的幽默和无忌讳探讨任何议题的意愿,使这次活动办得很成功。 活动结束后双方都没有改变对方的想法,但至少没有恶言相向。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一次重要的游行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编按:2013年6月26日,美最高法院判决《婚姻保护法》中,阐释婚姻为“一男一女结合”的定义违宪。2013年6月28日,加州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支持8号提案(婚姻关系仅限定于异性之间)的上诉,恢复同性恋婚姻登记。        《举目》特刊此文,希望有助读者对“跨出教会的墙,参与社会、影响世界”的省思。 乔一        来美国十几年,在首都华盛顿见过很多次抗议游行,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手举标语牌,加入这样的行列。而这次游行原因──捍卫一男一女的婚姻,更是让人啼笑皆非!:天经地义的事,居然要去呐喊了。        2013年3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口头辩论加州第8法案,和《保卫婚姻法令》(DOMA Section 3)第三款是否符合宪法。这两项法案中,都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从法律上禁止同性婚姻及相关福利。前者是2008年加利福尼亚州公民投票通过的州立法案,后者是1996年克林顿政府时,参、众两院通过的联邦法案。由国家婚姻组织(NOM)主办,亲家庭组织和多家教会联合协办,发起游行,定于3月26日,从国家大道麦迪逊和杰弗逊大街交汇处出发,徒步行至国会山后面、最高法院门前。 从全美各地赶来         当天早晨,当我与友人琨夫妇,结伴开车到华盛顿时,已有一大群人聚集在史密森(Smithsonian)城堡门前的草坪上。草坪上临时搭起了主席台,主席台上方挂起一幅横幅,用英文和西班牙文写着,“每一个孩子都配得妈妈和爸爸”(Every Child Deserves a Mom and Dad,编注)。两侧条幅上书:“为保卫婚姻而游行”。        主席台右侧,竖起了一个大萤幕。主席台对面几米开外,也搭起一个高空工作台,摄像、录影、音响已经准备就绪,四、五名工作人员正忙碌著调试。大萤幕上,活动主办方NOM总裁布莱恩‧布朗,正说著婚姻、家庭的重要性,并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游行……        昨天夜里刚下过雨,草坪上显得有些泥泞。天空晴朗,云淡风轻。正对主席台的不远处,华盛顿纪念碑如剑出鞘,冲天而立。        我和友人到服务台领了两张标语牌。红色的一张上,印着一对夫妇手牵儿女的4口之家的剪影,还有醒目的大字:“每一个孩子都配得爸爸、妈妈”。蓝色的一张上,印着“有爸爸、妈妈,孩子做得最好”。朋友说,口号太软,应该更强势一些。        还没到时间,人群不断地朝这里聚集。男女中什么年龄段的都有,什么种族的都有……        我身旁站着一对年轻白人夫妇,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年轻的妈妈告诉我,他们一家3口,从佛罗里达州,乘坐2天汽车,昨天夜里才到。游行结束当晚,他们就要赶回去。        我这才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游行者,是从全美各地赶来的:纽约州、伊利诺州、佛罗里达州、北卡罗莱纳州、南卡罗莱纳州、新泽西州、德拉瓦州、马里兰州等等。活动主办方在许多线路提供免费长途汽车服务。        忽然,我听到久违的母语──身后来了一群华人,身穿统一红色T恤,手举用汉字书写的大红标语牌:“婚姻:一男一女”。更直接、更一针见血!原来,他们是芝加哥华人基督教协会的基督徒,55名人乘车14小时,专程赶来参加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同性恋:文化符号或是福音对象?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敏俐        一个90后在网上长叹:过去谈感情,要先问对方是否已经有了男女朋友;现在谈感情,先要弄清楚对方的性取向!         在台湾,多元性教育进驻校园。小学生拿着性解放与同性恋的问卷(家庭作业),挑战大人的性认知尺度;在欧洲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交通瘫痪,因为同性恋游行成为全民性别反串嘉年华;在美国,欧巴马2013年的就职演说提醒我们,同性恋运动不再是社会边缘的无病呻吟,而是多元文化下的思潮大军,是一个朝主流迈进的文化符号。         不可否认,同性恋已成为一种文化标志,而不只是一个社会现象。过去我们可以忽略,可以漠视,可以模糊表态,但今日,我们已无法逃避,我们必须选定立场。这个立场,或者是文化的、伦理的、哲学的,也或者如欧巴马,是政治的。基督徒该如何站在一个最合适、最温柔,且带着爱与真理的立场,面对这个议题? 解构主义与同性恋运动的崛起         人类社会的每一个惊人变革、每一个震撼人心现象的产生,背后都有许多因素。若要追溯同性恋与性解放运动的历史,我们要回到1960年代、在巴黎哲学界与政治界爆发的思潮运动:解构主义。         解构主义,顾名思义,其诉求在于:挑战既定结构的正统性,将结构层层剥开,脱离各种偏见,解除各种束缚,还原事实的真貌。解构主义领袖德里达认为,社会现象中,并不存在固定的、单一的意义,所以任何“结构”的“稳定性”,是不可能存在的。解构主义假定:若既定、不可动摇、超然的绝对法则并不存在,那么规则必然是权力斗争之下,既得利益者形塑的产物。         一开始,解构主义只是解读西方哲学的一种思维方法。渐渐地,其影响蔓延至社会运动、权力机制改革等。解构主义冲破传统思辨的藩篱,成为女权运动、同性恋抗争、黑人运动等的立论武器。         另一解构主义的代表人物,1984年死于爱滋病的哲学家傅柯,他是同性恋者,也自称为恋童癖者,认为 “法则本身是空洞的,既凶暴又未竟全功;它们是非人性的,可以因着各种目的而扭曲。历史里的成功者,都是那些有能力抓住法则的人……然后用他们自己的法则来推翻之前的统治者。”         整个解构主义企图颠覆传统、抗拒法则的存在,有道理,也有缺陷。解构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探索重重伪装、人为组织与谎言背后的真理。人,作为局限在特定时空中,且倾向于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个体,所建立的法则必然残缺、不完整。更关键的是,人受限于堕落之后的罪性。所以确如傅柯所言,人所界定的法则,皆因各种目的而扭曲。但我们若跳开人所架构的法则,去看更广阔的范围——自然法则与道德律,我们会发现,这是超越人类智慧、超越人的统治范围、支撑整个世界运转的规律。真理与道德,有一个超然的源头。          笔者曾向欧洲的一位朋友Kenny传福音。他在耶稣的身上,看见了他寻找已久的接纳与爱,于是决志。他热衷查经、诗歌、分享,也向身旁的人传福音。但是在受洗前几周,Kenny告诉牧师,自己是同性恋,正在筹备和男友的婚礼。         教会长执和Kenny讲圣经对于同性恋的立场,Kenny也根据同性恋神学的论述反驳。至终,Kenny没有接受洗礼。         教会对同性恋者,常出现极端的反应:或者如律法主义者一般,将同性恋者视为罪大恶极;或者以时代论妥协,认为圣经中准则早已不合时宜。 教会的努力:如何得着同性恋者?         2013年1月13日,法国巴黎艾菲尔铁塔下,数十万法国民众,举著象征一夫一妻、两个孩子的家庭旗帜,为下一世代的儿童能有健全的家庭,反对同性恋婚姻与收养子女,举行了反同性恋游行。游行者包括了伊斯兰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儿童权力团体,甚至包括同性恋者。         性解放理论启蒙的巴黎街头,竟出现了“反同”游行,是值得思考的现象。然而,我们更需要思考,教会反同性恋的目的是什么?怎样才能为主赢得这个世代?         面对同性恋者,我们是否也带着圣经以外的价值标准来论断?圣经里,耶稣从没有要门徒与罪恶妥协,但是,他要我们在除掉别人眼中的刺之前,先除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包括我们的背景、文化带来的标准。许多基督徒在定罪同性恋时,忽略了自己不过是蒙恩得救的罪人。         对于婚姻,耶稣直指上帝最初创造人的心意: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表示,我们身体所显示的差异,是我们本质的一部分,包含着上帝的主权与祝福。同性恋违反了上帝在起初创造时,所定一男一女在婚姻里连合的计划,因此不合乎上帝的心意。 […]

No Picture
透视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46期 陈济民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伦、兽交等。换言之,这段经文认为同性恋与通奸、乱伦、兽交等是同类的行为,应当禁止。 在新约圣经中,保罗也提到同性恋的事。在《哥林多 前书》6:9-10说:“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 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这里“作娈童的”和“亲男色的”指的都是同性恋的行为,前者扮演女性的角色,后者扮演男性的角色。在这里,保罗 将这种行为与其他道德上的罪同列。有人更指出,“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偷窃的、贪婪的”都是十诫所明文禁止的,而保罗是将同性恋的行为放在这些罪 中间。当然,更重要的是保罗说犯这些罪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 在《提摩太前书》1章10节,保罗再次提到“亲男色的”的罪,他同样是将它与 其他的罪放在一起,也明说这种罪是末世背叛神的事。不过,《哥林多前书》6章这段经文对现代的争论还有一个重要性,因为保罗在第12节以后就谈到自由的问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 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