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啟航三疊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陶其敏 開弓沒有回頭箭         離神學院開學只有不到3個月了,林哲心中充滿企盼和憧憬。5年前,神就把全身心事奉的感動放在他的心中。隨著在教會中服事,這感動越來越強烈。他清楚地看到禾場的需要,聖工的美好…         年過半百之際,林哲決定重新回到學校作學生——他要去讀神學院,進而全時間事奉。 啟航三疊         面對這人生巨大的變化,林哲夫妻早早就開始為以後新的生活方式做準備。         首先要輕裝簡從,清除多餘的東西。         原以為自己的家當比較簡單,但一收拾,還是有太多東西需要處理。兩人商量了基本標準:笨重不好帶的,如臺式電腦、玻璃荼幾、豆漿機、傢具,和兩年內沒用過的東西,如餐具、衣服、沙灘折疊椅等,通通送給教會的弟兄姊妹,或送給救世軍……        看到妻子在滿屋子的紙箱中間忙碌,林哲很感動。這個年齡的太太們,大多在樂享天倫,在大房大院中作主婦。妻子在這一生中隨自已奔波,如今剛過了幾年安穩日 子,又開始了翻天覆地的折騰。然而她毫無怨言,對將要開始的簡樸生活,表現出極大的理解和全力的支持。這個“鐵杆兒同路人”,是上帝賜給他的最大福分。         妻子要把林哲喜愛的運動用品:網球拍、籃球、啞鈴送人,林哲竟有些捨不得。他家附近就有網球場、籃球場。天氣好時,他常在早晨出去過過球癮。鍛煉也給了他拒絕衰老的感覺……他說:好吧,送走吧。         本著誠實、守信的原則,林哲早早地向老闆表達了提前退休的想法,老闆也表示理解。看看林哲手中的幾個課題,按計劃,結束日期恰好都在七、八月份。老闆說:good timing(時間正好)!         房子也租出去了,一切都緊張而有序地進行著。林哲開始數日子,他盼著在裝備中靈命得以堅固和昇華,盼著有機會弄清一直困惑他的神學問題,盼著能成為更合神心意的器皿…… 這支射出的箭,似乎在穩穩地飛向箭靶。 變數橫生         趁還有公司的醫療保險,林哲去做身體檢查。結果發現,一項生化指標超正常值10倍。醫生感到有些擔憂,建議做穿刺活檢。         他又看了第二個醫生。這個醫生明確告訴他,接下來需要做全面的檢查,也許還要治療。因此,他不能放棄現有的醫療保險,否則花費不可承受。         與此同時,林哲負責的課題,因種種原因進度遲緩。按期完成似不可能。課題進行到這個階段,不容易找到人來接替。老闆希望林哲能做完。         這些突發狀況,讓林哲有點亂了陣腳。面臨身體健康的不確定性、工作的職責,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禱告似乎也不如以往那樣充滿平安。下一步到底怎麼走?他一下子拿不定主意。 妻子意見 […]

No Picture
事奉篇

靈程三問——回應《啟航三疊》之一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新民        林哲弟兄有感於神多年來對他越來越強烈的呼召,決定提早退休,全時間攻讀神學,走上全職傳道之路。就在他清理家當、出租房子、結束公司的工作時,在體檢發現身體有恙,急需診治。         雖然極力支持他獻身傳道的妻子認為,他需要放慢腳步,安靜等候神的進一步帶領,林哲弟兄卻堅信,這些困難是惡者的攔阻,他必須毅然決然地按原計劃走下去。        周圍的弟兄姐妹,或勸他慎重對待病情,或勸他再度察驗神是否真的呼召他全職奉獻,或勸他安靜主前、徹底認罪、求神赦免醫治……        林哲弟兄面對各種勸說,不改初衷。但是,他也求問神,當以多快的節奏和多大的步子邁出第一步。         他的故事,引出基督徒信心生活的3個基本問題:神對我們的心意是什麼?我們如何察驗神的心意?我們如何走進並活在神的心意中? 一、神對我們的心意是什麼?         神對祂兒女們既有整體性的呼召,也有個人化的呼召。整體而言,神呼召蒙愛的兒女分別為聖,效法耶穌基督。個人而言,神按照祂的主權劃定我們生活的疆界,賜給我們夠用的恩典和恩賜,要我們在生活的每個層面敬神愛人、榮神益人。        響應神的呼召,獻身全職傳道,誠然屬於個人化的呼召。        教會內外常見的誤解是:神的呼召有大小、輕重、聖俗之分。全職傳道比一般信徒更加神聖。全職傳道中也等級有別——初代教會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當今教會有主任牧師、副牧師、助理牧師、傳道……         這種把信徒聖俗兩分法,既缺乏聖經的正解,也誤導教會弟兄姐妹安於“平信徒”的現狀。神要求祂的兒女們都要“分別為聖”,為主而活,因為他們都是被耶穌基督十字架的重價所買贖的。恩賜的不同,不代表神的呼召有高低貴賤之分。所有的恩賜,都是“為要成全聖徒,各 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2)。        在聖徒人人皆祭司的聖經真理之光中,重新省思神對我們群體與個人的呼召,我們發現,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是我們共同的使命。傳道,不只是全職傳道人的責任,更是所有信道、行道者的天職。        蒙召成為基督徒後,我們可以像織帳篷的保羅那樣,守住正當的職業(參《林前》7:20),帶職服事神,引人歸主。我們也可以像彼得與安德烈兩兄弟那樣,拋開 自己打魚的職業,成為得人的漁夫(參《太》4:19),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參《徒》6:4)。帶職還是全職傳道,是下面要討論的第二個問題。 二、我們如何察驗神的心意?         基督徒之所以走上全職傳道之路,有不少個人化的原因,但共同之處是,他們在事奉中心意不斷更新,越來越清楚地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參《羅》12:1-2),越來越深切地感受到神對他們個人特別的帶領,願專心替神牧養群羊。         想要察驗神是否有這特別的帶領,在一般情況下,我們至少有4項可行的考證:         第一是內心深處羡慕善工(參《提前》3:1),渴望當全職傳道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與神有約——回應《啟航三疊》之二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林秋如        林哲的故事,充滿了許多人的聲音,因為他活在典型的華人教會,窩心的溫情和犀利的論斷,常是夾心餅乾的兩面。在眾說紛紜中,在他的徬徨無措裡,我細聽林哲自 己的心聲。雖然困在未知與不確定的雲霧裡,但他清楚一件事——他,與神有約。那份篤定,是信心的種子與順服的動力。是清醒的心,使他意識到與神的約,這也 是信心的回應,使他面對人生下半場,毅然轉換生命的跑道。         神是與人對話的神,聖靈邀請林哲踏上新的跑道。我相信林哲面對的挑戰,不僅是生命的轉戰,更是與神的對話之旅。跟隨主的人,學習認得主的聲音,效法主的生命內涵,聽從主的調遣,才能與神共舞,經歷約的實際——不是束縛,乃是祝福。         可惜的是,教會裡有許多人,喜歡扮演上帝或約伯的朋友,卻不理會對自己與神的約。林哲的故事,反映出華人教會神學的薄弱,和屬靈觀的分歧亂象。聖俗二分法,誤導了許多基督徒對神的呼召和事奉的詮釋。         神對每一位基督徒的恩召是相同,且不打折扣的——“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可》12:30)但擁有的恩賜和委任,卻是人人不同。天國 大業開展的禾場,在全世界,需要各類的基督徒全然奉獻,成為精兵。牧師的職分是牧養、教導、訓練信徒成為各行各業的傳道人。        有人認為,全身心或全時間事奉神,等同於當牧師或宣教士;把進神學院視為入至聖所,而錯把牧師或宣教士高舉為最高級的基督徒,並以為平信徒是對神的愛不夠完 全,奉獻有所保留的。如此狹窄扭曲的觀念,限制了信徒對神心意的瞭解,也牽絆了教會的成長。看到許多全然愛主的基督徒,滿有才情,就是沒有當牧 師的恩賜,卻因傳統的教導,混淆了普遍恩召及個別的呼召委任,誤己誤人,實在悲哀。         普世的宣教機構,因應每一時代不同的挑 戰,面對每一族群不同的需要,發展多元又具創意的傳道策略。全身心為主而活,不一定得放棄個人的專業。職場就是宣道的禾場,基督徒選擇專業時,應慎 重尋求神的引領,明白神的心意與呼召,好讓我們在職場上成為稱職的傳道人。而放棄專業,任專職的牧師或宣教士,也必須有神的委任。筆者曾聽某知名神學 院的實習生,在高談闊論他的神學見解時,指稱某資深基督教出版社的主編和社長不是傳道人,“只是”文字工作者!如此井蛙之見,恐怕保羅再世,也難逃此生之睥昵眼光。而此神學院的神學底氣,實足堪憂。         華人信徒和教會,若能奠基於正確的解經,拓展眼光,必能更貼切地明白神對個人及堂會的引導。         林哲的屬靈同伴對神的心態,似乎敬畏多於親愛。林哲對專職傳道的生活方式,有相當狹窄的理念。這兩方面都反映出華人教會的神觀和人觀。         許多人認為,會錯神的心意,神必管教。他們的神是嚴厲的法官,不是慈愛的父親。神必管教蓄意的不順服,而孩子因懵懂無知而困惑迷茫,父神必會開導安慰。         林哲捨棄運動用品,決心專一傳道,生活從簡。這樣的捨棄,似乎表達了約束自己的愛慕,專一服事。其實,基督徒非常需要培養生活情趣和幽默感,專職的牧師和宣教士更是如此,有健康的身心靈才能服事得長久又喜樂,也才能自在地活在人群中。         華人教會充斥著儒釋道的文化根底,仙風道骨加上道貌岸然,是典型的“屬靈人”形象,這樣的文化屬靈人無慾無趣、索然無味,很難令人體悟神的智慧與榮美,更難令人信服基督徒的生命有何豐富與色彩。         林哲這場揪心的衝激,起因於健康的威脅;屬靈同伴的會談,顯露了教會的苦難神學。儘管摩西老爺沒抱怨風濕痛、關節炎,保羅倒是坦承神沒答應拿走他的刺。這2 位前輩聽從神的委任,牧養的是三教九流、參差不齊;排山倒海的災難沒少過,被自己人恨之入骨的苦痛搗心扉;多少次在靈魂的暗夜裡,向主哭號:讓我早日脫離 […]

No Picture
成長篇

夢想的風帆

城郭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一)       “辭職?”坐在我對面的老闆,幾乎要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你要去做什麼?”他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只得又重複一遍“我將去達拉斯讀神學。”他茫然地看著我,一時不知是應該挽留,還是祝賀。         對于這種驚訝的反應,我已經習慣了。譬如,我的一位摯友執意要面見我們全家,以便確定我是否感染上“宗教狂熱症”,並要檢驗我的妻子和女兒是否有被迫或“受蒙蔽”的嫌疑。當他看到我們全家平靜、開心的樣子,感慨地對我說:“你有勇氣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一種福氣。”          回想一年多來,夫妻同心合一地禱告,我深深地知道,最終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依靠的不是勇氣,乃是上帝的恩典。          幾年前,我們開始參與教會細胞小組的事奉。當時教會因沒有牧者,正處在最艱難的時期。面對著各種各樣的挑戰,我們藉著禱告一次又一次地度過了激流險灘。 看到上帝在弟兄姐妹身上的奇妙工作,我們倍受鼓舞,尤其當神把得救的人數不斷地加給我們時,令我們感到如此的喜樂和滿足,乃至我們一生其他的成就都顯得黯然失色。          但是我們夫妻各有自己的事業,又要照顧家庭,因此為主做工的時間極其有限。每每看到事工的需要,卻無法全力以赴時,心中常常有一種負疚感。          一天深夜,當我和妻子談到這種感受時,我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全職事奉。話一出口,我立即被這想法嚇了一跳。多少年的艱辛奮鬥,好不容易在美國安穩了下來,難道要重新開始嗎?           在教會生活日久,深深地体會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還有作為傳道人的艱難。艱苦的生活還在其次,那人事上的煩惱……。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呢?我決意繼續邊工作邊事奉。 ﹙二﹚         儘管我竭力地想忘卻,但是全職事奉的想法一旦出現,便彷彿生根一般,印在我的腦海之中,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心中持續不斷地掙扎,一方面傾心于與神同工的美 妙,另一方面懼怕全職奉獻的艱難。每當我發誓不再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內心就格外地痛苦,以至于無法來到神的面前禱告。          妻看到我如此的光景,便提議向熟悉我們的牧師咨詢。于是我撥通了一位住在弗吉尼亞州牧師的電話。這位牧師帶領我信主,多年來也一直關注我們的成長。我從內心盼望牧師否定我的想法,那樣便可以心安理得地維持現狀。          但是與我的期望相反,牧師卻給予我很多的鼓勵。雖然那日牧師的言語並無特別之處,但是我卻突然間語無倫次,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口中喃喃自語“我不適合……,我做不來……”,直到用盡了所有的藉口。感覺不像是和牧師交談,而是在與神對話,上帝傾聽著我的傾訴,並輕輕地說,祂不會嫌棄我的軟弱。          這次談話以後,我們內心出人意外地平靜,這是幾個月來不曾有過的。于是夫妻又一同拜訪了曾經牧養過我們的一對牧師夫婦。這位牧師 當年的蒙召見證,給予我極大的啟發。師母則一針見血地指出:“關鍵不是你適合與否、願意與否,而在于上帝究竟是否呼召你做全職的事奉”。一席話使我如夢方 醒。是的,如果上帝沒有呼召我,無論多麼願意、多麼適合,也無法去做。如果上帝確實呼召了我,無論多麼軟弱、多麼不情願,也應該專心仰賴主,走上這條奉獻 的道路。拒絕神的帶領,我的人生會是蒙福的一生嗎?回想幾個月來,我在沒有清楚上帝呼召的時候,就試圖逃避,心中十分的慚愧。          蒙召是一種榮耀,也可以說是一個美麗的夢想。倘若這夢是出于神,我是願意打開心門,尋求祂的印證呢,還是龜縮在安逸舒適的環境中對自己說,“上帝沒有呼召我,不必一廂情願呢?”         主耶穌的話不時地在耳邊迴響,“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26﹚。經過一番掙扎,我和妻開始認真地禱告,懇求上帝賜給我們勇氣,尋求蒙召的印證。 […]

No Picture
成長篇

拋石脫捆

秉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座落在多倫多市西面一百公里左右的Crieff Hill營地,實在是安靜退修的好去處。幾個宿舍小樓房分散在營地四圍,北面的田地,六月中莊稼尚未長出,一大片樹林圍著。營中靠南邊有個小山坡,聳立著 一個十字架,腳下有一大堆的石頭,往上看,好像架頂在藍天上被白雲環繞。一條踏出來的小徑在十字架邊經過,不遠處有一個小小的禱告木屋。          蘇文峰牧師從每個人屬靈的成長歷程入手,讓我們回憶並記錄下成長過程,檢視自己靈命的成長和欠缺處,又教導我們學習解執的禱告,奉主的名釋放我們在品格和行為上的捆綁。          王春安牧師從家庭角色的動力關係入手,幫助我們認識個性的形成過程,和理解家庭中衝突發生的型態,並教導我們饒恕的禱告,以及四種不同型態的屬靈成長。          我有一個答案一直不太確定的問題,就是神是否真的呼召了我全職事奉。藉著一次和人交談,似乎得到“神沒有呼召我全職事奉”的答案。當時雖然口說,這樣便可以死了那徬徨等待的心了,但心中卻有著落選的難受。         安靜的午後,我和妻沿著莊稼邊上的路走。她想辦法開導我,我口說沒關係,但卻禁不住眼望著天,一肚子的委屈,淚忍著不流出。          下午小組禱讀的內容是《約翰福音》21:15 – 19,輪到我讀耶穌三次問西門彼得:“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好像每一次都是在問我。與彼得的回答相反,我說,主啊,我這才明白,我原來其實並不愛你。我的眼淚直流,我感覺主離我很遠、很遠……          晚上是聖餐聚會,那些平日使我感動的優美讚美詩句,一句都唱不出口。領聖餐的時候,兩個、兩個地到聖餐台前。妻拉著我上去,在聖餐台前我們跪著,她被聖靈感 動、敬拜禱告,我卻呆若木雞地吃下她遞來的餅。當我舉起杯時,我說:“耶穌,你的血也與我有份嗎?”頓時淚流滿面。回到座位,無心繼續聚會,便走出來,突 然地覺得我與室內的那一群人,形如在兩個世界。          我無目的地走著,到了營地高聳的十字架前,心中疑惑:難道我被遺棄了嗎?難道救恩已不屬于 我了嗎?十字架前,那堆石頭旁邊,有一個牌子,記載著:“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我便說,“耶穌,無論如何,我是相信你 的。”儘管如此,卻好像狗吃主人掉下來的飯渣一般,勉強沾到神的愛。          當晚王春安牧師特意找我,幫助我認識到我原來被捆綁,追求他人喜悅,因此希望主揀選我作傳道人,以討祂的喜悅。王牧師開導我,強調無論我以何種身份、如何事奉主,祂對我的愛都是不變的。          談話結束時,我輕鬆下來許多。王牧師送我出房門時告訴我,他在聖餐聚會上,偶而注意到我的表情,所以,特意下來看看會不會遇到我。他說,你看主是多愛你啊!主的愛立時抓住我的心,我情緒起伏了一天,這時平穩滿足地安息在神的愛中。          五天的營會很快過去了,神藉這次營會對付了我事奉根基上存在的問題,也讓我清楚自己性格上的捆綁,以便常常儆醒。Crieff Hill的莊稼地,小山路和高聳的十字架,成為我屬靈生命歷程的重要的里程碑,清楚地記在我心裡。          八月初,我又回到Crieff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呼召

陳達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呼召》(The Call)是金尼士博士(Dr. Os Guinness)寫的一本靈修書籍,1998年由Word Publishing出版社出版。《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在1999年4月26日那一期,選出了1999年的好書中,這本書在前十名內。金尼士出生於中國,他父母是由英國到中國的醫藥宣教士,他的祖父曾進出滿清朝廷。他自己畢業於牛津大學,曾與薛華(Francis A. Schaeffer)同工過。1984年移民美國,目前在華府的“三一論壇”(Trinity Forum)做資深研究員。           他寫了將近十本書,包括“God in the Dark”和“The American Hour”。1999年他編了一本書,書名是《品格的重要》(Character Counts),說明華盛頓、韋伯弗斯(Wilberforce英國廢奴英雄)、林肯及索忍尼辛的領導品格。他說寫過那麼多書,沒有一本像《呼召》這本書,在他心裡產生這麼大的使命感。這本書共有廿六章,他建議讀者每日讀一章,慎重思考。書的副標題是“追尋及完成生命的中心目標”。他說要做到那地步,我們必須知道我們被造的原因及神呼召我們的目的。下面是該書部份介紹。 呼召的意義           呼召是神來尋找我們。雖然我們要尋找神,要親近神,但是就像主耶穌呼召瞎子巴底買一樣,是祂在呼召我們。我們尋找生命的目的,不是靠我們升高到神那裡去找,而是神降下呼召我們。如果只靠我們來追尋人生的目的,我們是找不到的。路易士(C.S. Lewis)在“Surprised by Joy”裡說:“一些不可知論者說,我們人類要尋找神,但我看來這好比是老鼠們要尋找貓一樣。”           認識呼召是我們瞭解每個人獨特性的關鍵。只有當我們回應基督的呼召,我們才能成為真正的自我。現代的人說他們對神不確定,但是他們卻知道自己。但耶穌的門徒卻是相反,我們對自己是不確定,但我們知道神可靠,因神的呼召,我們才能確定自我。          當我們回應神的呼召的時候,我們必須將我們全部的生命,我們全部的工作,我們全部的所有,都奉獻出來,讓神來掌管使用。神的呼召是包括兩方面的:一方面是我們完全被基督所呼召,完全為祂工作,完全對祂負責;另一方面是在我們生活的所有層面,對任何人、地、事、我們的思想、言語、生活、行為,完全為祂而活。          對於呼召的回應,我們常犯兩種錯誤。天主教(Catholic)的錯誤是不覺得我們生活的所有層面都是被召。所以他們認為只有在教會全時間屬靈的工作才是被呼召。在中古時期,只有神父、修道士、修女才算被呼召。馬丁路德改教時,在《Babylonian Captivity of the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讀者來信:職業、專業與呼召

佘亞弘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看了《進深特刊》第七期史正所寫的〈不分高低〉一文後,我十分同意作者有關“全職”、“帶職”的看法。其實對許多在海外的華人基督徒專業人士而言,工作是每天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在這“專業化”時代,好像有一股力量推動這些專業人士不斷邁向“更專業”,亦使得他們在信仰、生活與工作的調配上,產生了很大的掙扎。特別當有些牧長在講台上發出全時間事奉的呼召時,那樣的掙扎就更明顯了。          在全時間事奉的呼召外,還有其他的呼召嗎?在專業工作上是否亦需要有呼召?世俗工作或職業,和我們的信仰有什麼關係?其意義如何?這一連串的問題都需要大家的反思與交流,因其關係到基督徒專業人士的“事奉”問題。而這些專業人士正是今日海外華人教會的菁英、骨幹,這些本是很大的議題,本文僅就兩個與“呼召”有關的英文字義與讀者一起來思考。 Vocation的源由與失落           英文字“vocation”常被譯為“職業”。不過此字是源於拉丁文“vocare”(to call),召喚之意。vocation之意,就是“calling”(呼召),即神對人的呼召。這是貫穿聖經的概念。從《舊約》到《新約》,可以看出,我們的神是一個說話的神,願意將祂的心意表明出來。在創造的過程中,神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及至人犯罪,衪仍在召喚人悔改。在聖經歷史中,我們也看見神呼召以色列人成為傳遞救恩的渠道。今天祂呼召每一個願意接受耶穌為救主的人,成為福音使者。從古至今,神就是那位呼召者,祂根據祂自己的目的和心意召我們。          神對人的呼召是對整個人的,祂召我們成為祂的兒女,參與祂的創造與救贖的工作。神根據自己的旨意,在各樣環境中預備,賜給每個兒女不同的才能,引導他們完成他們應完成的工作。這工作包括我們要在靈命上成長直到和基督完全一樣,也包括完成神託付給每個人在世的使命。因此vocation遠大於目前觀念中的“職業”,它代表神對我們全部生活的旨意,那是我們生活在地上的目的。           可惜的是,隨著一些歷史的、神學的及哲學上的誤解或扭曲,西方教會對vocation的了解逐漸變成有些人有呼召,有些人沒有呼召;有的呼召是完美的,有些則是二等的。而在近代,受世俗影響,“神”在整個呼召的概念中被抽離,人被社會中的責任與角色所引導及定位,而vocation“和職業、工作”,便畫上了等號。雖然這樣的演變發生在西方教會中,但那些負面的影響,也波及了華人教會。再加上在我們的傳統思想和教育中,人如何受教育和選擇職業,是和“呼召”這個觀念遙遙不可及的,因為我們原是活在“沒有神”的情況下。 Vocation的呼召          其實當我們成為神的兒女,生活中的每一個層面,就都和“呼召”有關了。當再思如何譯vocation一字時,我想應該可以譯為“天職”,也就是說我們今生在世的各種“職”(所有生活動作存留)都需要依照“神所說”。我們在世上的工作、職業也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雖然大部分的弟兄姊妹,沒有機會在受教育及選擇專業時考慮是否是神的呼召,但在今天,每一位基督徒專業人士,都應該在呼召的概念中,重新審視個人的專業、工作和神在他們身上的心意,並要明白這些專業、工作和神的計劃有什麼關係。也就是說,我們在世的職業,需放在“vocation”(呼召)這概念下檢視。不能只是單單考慮在工作崗位上能否盡心為主作見證,也不只是想到“福音出擊”,領人歸主(儘管這些都非常非常重要),而需進一步思考專業本身和工作內容,在神的創造與救贖計劃中的角色與使命。          不錯,神呼召人成為教會牧者、宣教士,但神也呼召祂的兒女,透過專業工作來服事人,及成就神在創造與救贖中的旨意。聖經中的約瑟、但以理、尼希米都是見證。在歷史中也有不少這樣的見證人。例如在十八世紀,英國有名的議員威廉.威伯弗斯(William Wilberforce),及另外七位基督徒議員組成的聯盟,透過各種立法方面的努力,改變當時的英國,特別是廢除了奴隸制度(他們的見證參考見校園出版社的《兄弟相愛撼山河》)。像他們這樣的人,都是神所呼召的專業人士。他們藉他們的專業,回應神的呼召,在拓展神的國度上盡心竭力,為神打美好的仗。類似這樣的見證,可提供我們對職業、專業做更深的反思。 Profession字義的再思          而另一個字“profession”是相對於vocation的一個字,我們可以譯為“專業”。“profession”在過去的教會中,是指當人聽到神的呼召後進行的回應。“profess”即“告白、宣告”,因此vocation和profession是一件事的兩面,都是直接和神有關。雖然目前這些詞受世俗的影響,失去原意,但若我們重新思考,會給我們許多新的啟示。          神對我們一生的呼召,成為我們此生的vocation,我們因為聆聽領受,對神回應並對世人宣告我們的呼召,并照著呼召活出來,那便成為我們的profession。對許多基督徒專業人士而言,這是挑戰。我們需以vocation/profession的觀念,來校對我們在神面前的委身,也需考慮呼召在弟兄姊妹身上所代表的意義。 結語         神呼召每個祂的兒女,賦予他們使命,在個体及整体的努力下,完成神的工作。記得福音四律第一律中,提到神給每個人一奇妙的計劃,此計劃的完成和呼召是不可分的。如果我們認真聆聽神的聲音,毫無保留地回應並跟隨,我們會看見那奇妙計劃的實現,而我們在世奔跑就不會沒有定向,枉費此生。 作者現居洛杉磯,並在富勒神學院進修宣教博士。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中場時刻

林修榮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午夜悚驚         半夜裡我再次醒了過來,整個人莫名地陷在恐懼與緊張之中。我才四十出頭,已經作了銀行的總裁兩年,又剛剛漂亮地完成一項艱鉅的收購案件。未來充滿希望,即使加州的持續不景氣,也無法影響我的大好光明前途。我的事業、經濟狀況扶搖直上,多年來的勤奮工作正在開花結果。可是為什麼我會如此地恐懼與緊張呢?成功的快樂到哪兒去了?          我在黑暗中禱告。逐漸我看到,許久以來事業成了我的偶像,為它,我什麼都可放下。神讓我看到那些我珍惜在意的事物,其實沒有永恒的價值。神又對我說:“無知的人哪!……凡為自己積財,在神面前卻不富足的,也是這樣。”(《路》12:20, 21) 猛然驚醒          就這樣,我在四十歲時被神喚醒,重新衡量我的一生。我被迫面對這樣的問題:我生命中什麼事最重要?我要怎樣度我餘下的光陰?如何使我的人生真正有意義,正如耶穌在《約翰福音》10:10中的應許?           於是我的眼睛被開啟,見到我平生所汲汲營營從事的,沒有永恒的價值。更糟的是,那些事物使我漸漸遠離神,也遠離我的家人。我必須面對主的問話:“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我也驀然領悟,我在午夜所感受到的恐懼與緊張,就來自於知道自己為了獲取世上的成功,而自甘在屬靈上不長進。          數年後,我決定提早退休。讀到巴福特(Bob Buford)所寫的一本好書,《中場時刻--把你的比賽規劃由成功轉為意義》(Half Time-Changing Your Game Plan 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           讀到他在四十出頭時和我有類似的醒悟的經驗,讓我嚇了一跳(也鬆了口氣)。他身為成功的企業總裁,卻不得不問自己:“為什麼當我功成名就之時,還是極度挫折不滿足呢?”於是他開始“與他所想要的下半輩子角力”,他得“數算人生季節帶來的影響,同時聆聽那烈風地震之中,安靜而想不到的、微小的聲音。”這些沈思也迫使他問自己:“我的工作是我人生與認同的中心嗎?”“我有沒有從永恒的角度來透視我的生命呢?”“我最真實的目標何在?我一生的工作?我的方向呢?”以及“我有什麼可留傳給後人的?”          他的答案幫助他重整人生下半輩子的課題,從全心追尋事業上的成功,轉到注重生命真實的意義。是的,我們需要停下來,花時間反省我們的人生規劃,反省我們當如何依照神的帶領,調整生活的腳步。 “慢下來”與“再思”           我們的價值觀決定了我們的生活型態。基督徒如果看不到永恒與暫時價值的對比,就必定活得平凡而不滿足,將來也必定後悔。如果我們與基督的價值觀不同,我們就不可能經驗到祂所應許的豐盛生命。多年前在南美厄爪多爾叢林中殉道的青年宣教士金‧艾略特,就清楚地看到了這種對比,他寫道:“以不能保存的(有限)去換取不能失去的(永恒),絕非愚蠢。”(註一)         現代生活非常快速,尤其是那些竭力追尋成功的人。今天的經濟狂潮趨使大家全面向錢看,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充斥著干擾與急務。當我們以每小時九十哩高速衝刺時,沒有時間“慢下來”沈思,聆聽神溫柔的微聲。忙碌是撒但的工具,帶給我們虛假的滿足與安全感,使我們不覺得有必要深思,也不會重新評估衡量我們生活中真正的重點。            當詩人大衛求神“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時,他知道“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神早已深深了解大衛,詩人實際上只是在要求神幫他自我探索,自我了解,曉得試煉自己意念中緊張的根源。他需要更清楚的啟示,使他可以“走永生的道路”。(《詩》139: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