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同性戀:文化符號或是福音對象?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敏俐        一個90後在網上長嘆:過去談感情,要先問對方是否已經有了男女朋友;現在談感情,先要弄清楚對方的性取向!         在台灣,多元性教育進駐校園。小學生拿著性解放與同性戀的問卷(家庭作業),挑戰大人的性認知尺度;在歐洲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交通癱瘓,因為同性戀遊行成為全民性別反串嘉年華;在美國,歐巴馬2013年的就職演說提醒我們,同性戀運動不再是社會邊緣的無病呻吟,而是多元文化下的思潮大軍,是一個朝主流邁進的文化符號。         不可否認,同性戀已成為一種文化標誌,而不只是一個社會現象。過去我們可以忽略,可以漠視,可以模糊表態,但今日,我們已無法逃避,我們必須選定立場。這個立場,或者是文化的、倫理的、哲學的,也或者如歐巴馬,是政治的。基督徒該如何站在一個最合適、最溫柔,且帶著愛與真理的立場,面對這個議題? 解構主義與同性戀運動的崛起         人類社會的每一個驚人變革、每一個震撼人心現象的產生,背後都有許多因素。若要追溯同性戀與性解放運動的歷史,我們要回到1960年代、在巴黎哲學界與政治界爆發的思潮運動:解構主義。         解構主義,顧名思義,其訴求在於:挑戰既定結構的正統性,將結構層層剝開,脫離各種偏見,解除各種束縛,還原事實的真貌。解構主義領袖德里達認為,社會現象中,並不存在固定的、單一的意義,所以任何“結構”的“穩定性”,是不可能存在的。解構主義假定:若既定、不可動搖、超然的絕對法則並不存在,那麼規則必然是權力鬥爭之下,既得利益者形塑的產物。         一開始,解構主義只是解讀西方哲學的一種思維方法。漸漸地,其影響蔓延至社會運動、權力機制改革等。解構主義衝破傳統思辨的藩籬,成為女權運動、同性戀抗爭、黑人運動等的立論武器。         另一解構主義的代表人物,1984年死於愛滋病的哲學家傅柯,他是同性戀者,也自稱為戀童癖者,認為 “法則本身是空洞的,既兇暴又未竟全功;它們是非人性的,可以因著各種目的而扭曲。歷史裡的成功者,都是那些有能力抓住法則的人……然後用他們自己的法則來推翻之前的統治者。”         整個解構主義企圖顛覆傳統、抗拒法則的存在,有道理,也有缺陷。解構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探索重重偽裝、人為組織與謊言背後的真理。人,作為局限在特定時空中,且傾向於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個體,所建立的法則必然殘缺、不完整。更關鍵的是,人受限於墮落之後的罪性。所以確如傅柯所言,人所界定的法則,皆因各種目的而扭曲。但我們若跳開人所架構的法則,去看更廣闊的範圍——自然法則與道德律,我們會發現,這是超越人類智慧、超越人的統治範圍、支撐整個世界運轉的規律。真理與道德,有一個超然的源頭。          筆者曾向歐洲的一位朋友Kenny傳福音。他在耶穌的身上,看見了他尋找已久的接納與愛,於是決志。他熱衷查經、詩歌、分享,也向身旁的人傳福音。但是在受洗前幾週,Kenny告訴牧師,自己是同性戀,正在籌備和男友的婚禮。         教會長執和Kenny講聖經對於同性戀的立場,Kenny也根據同性戀神學的論述反駁。至終,Kenny沒有接受洗禮。         教會對同性戀者,常出現極端的反應:或者如律法主義者一般,將同性戀者視為罪大惡極;或者以時代論妥協,認為聖經中準則早已不合時宜。 教會的努力:如何得著同性戀者?         2013年1月13日,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下,數十萬法國民眾,舉著象徵一夫一妻、兩個孩子的家庭旗幟,為下一世代的兒童能有健全的家庭,反對同性戀婚姻與收養子女,舉行了反同性戀遊行。遊行者包括了伊斯蘭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兒童權力團體,甚至包括同性戀者。         性解放理論啟蒙的巴黎街頭,竟出現了“反同”遊行,是值得思考的現象。然而,我們更需要思考,教會反同性戀的目的是什麼?怎樣才能為主贏得這個世代?         面對同性戀者,我們是否也帶著聖經以外的價值標準來論斷?聖經裡,耶穌從沒有要門徒與罪惡妥協,但是,他要我們在除掉別人眼中的刺之前,先除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包括我們的背景、文化帶來的標準。許多基督徒在定罪同性戀時,忽略了自己不過是蒙恩得救的罪人。         對於婚姻,耶穌直指上帝最初創造人的心意: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並且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表示,我們身體所顯示的差異,是我們本質的一部分,包含著上帝的主權與祝福。同性戀違反了上帝在起初創造時,所定一男一女在婚姻裡連合的計劃,因此不合乎上帝的心意。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1世紀全球人類的挑戰(之三)——艾滋病的挑戰及相關倫理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1993年榮獲艾美獎最佳編劇獎的電視片《樂隊繼續演奏》(And the Band Plays On),改編自同名的暢銷書,作者為《舊金山紀事報》的同性戀記者Randy Shilts。            Shilts 在書中描述了醫學工作者在里根執政時期從事艾滋病研究的經歷,指責政府的冷漠和政治斗爭,特別是美國政府視同性戀為疾病,因而歧視同性戀者,攔阻了艾滋病 的研究和治療。他將此事與鐵坦尼克號(Titanic)游輪撞冰山沉沒時,船上樂隊仍繼續演奏相提並論,從而批評政府和社會因為對同性戀的偏見,忽視了這 世界性的危機。           Shilts是美國第一個公開專職報導艾滋病的記者。他於1994年死於艾滋病。           根據聯合國艾滋病 (AIDS)規劃署和世界衛生組織統計,自1981年6月5日首度證實艾滋病以來,艾滋病已奪取超過2,500萬人的性命,成為史上最具破壞力的流行性絕癥之一。根據2007年最新的數據,全球艾滋病患者超過了3,300萬,每年有250萬人被傳染,有210萬患者不治死亡。其中,中國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和發病者約70萬,且感染人數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進入艾滋病感染的快速增長期 。          主耶穌曾宣告:“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 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4:18-19)。主不單傳天國 的福音,也醫治眾人的疾病。因此,面對艾滋病如此嚴重的挑戰,基督徒不可無動於衷,應當盡上自己的一份心力。          不過,要解決艾滋病的危機,我們不僅需要尋找治療和預防的方法,而且也不可忽略艾滋病引發的倫理問題。 一、艾滋病的治療和預防           艾滋病,即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癥或後天免疫缺乏綜合癥,英語全稱“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縮寫為“AIDS”,音譯為“艾滋病”,或愛滋病。人感染了“免疫缺乏病毒(Human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1世紀全球人類的挑戰(之二) ——生物科技的挑戰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從2002年開始,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美國商務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贊助了一系列的學術會議,研討“融合技術”(converging technologies),包括納米技術(nanotechnology),生物工程(biotechnology),資訊工程 (information technology),和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其後出版報告,預料這些技術將給21世紀帶來很多貢獻,如加強人的才能,開闢科學的新領域等。           生物科技的迅猛發展,使 人不能不注意它的發展方向。新興的“超人本主義”(Transhumanism)認為,能否合理與安全地使用現今日益強大的科學技術,影響著人類文明的走 向。這理論認為,人類不單要對疾病發出挑戰,還要主動地進行自身的改造,“尋求進化的自我意識”。            對此,基督徒應持什麼立場呢? 生物科技的迅速發展           生物(包括人類)的性狀,如特徵、生長和功能等,簡單來說,都是由基因控制並遺傳給下一代的。生物科技要改造生物,在生物體外,將不同生物的基因重新組合,再放進生物體內,以此干預生物的遺傳特性,或創造新的生物類型。           從正面來看,生物科技革命無疑帶給人類很多好處:藉著重組基因技術,我們可以改造農作物的質量和產量,如防旱、防害蟲、增加營養、解決糧荒,又可複製牲畜,改良品種等。           人類的不少遺傳絕症,也可藉著基因技術,得到醫治。科學家在實驗室中,通過胚胎幹細胞(stem cells),培養出器官組織,移植到人體,代替失效的器官。           基因工程也可與體外受精配合,使攜帶遺傳病基因的夫婦,生育健康的兒女。           在環境保護上,轉基因的人造細菌,可用於清除污染或人工造雪等生態實驗。納米微生物學的誕生,可修補人體內細胞結構。納米銀(nanosilver)可殺650種菌、無抗藥性、效果持久,且成本低,也可解決病菌產生抗藥性的問題。           可穿式電腦(wearable computer)能幫助殘障人士,等等。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同性婚姻的背後

譚克成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2008年6月16日,加州開始正式頒發婚姻証書給同性戀者。在向全世界廣播的電視畫面上,大家看到一對對自稱相愛數十年的中、老年同性戀者,舉行結婚儀式,過程充滿人情味,似乎讓人聯想到過往的法律不允許這些人結婚,是不近人情、心腸冷酷的。           基督徒大多充滿愛心,看見這種同性互吻的情景,一方面雖然心裡有點不舒服──似乎他/她們一直受到社會的壓迫,現在終於得到平等待遇,也因此同情他/她們 ──但另一方面,按聖經和牧師的教導,同性戀行為不合乎神的律法,是神所不喜悅的。可是在互聯網上,有些“同志神學”的網站卻說聖經只說神不允許同性戀濫 交,並不阻止忠心不貳的同性婚姻。基督徒對這些互相衝突的觀念,該如何定位,鑑別真偽呢? 同志神學不合聖經              基督徒首先必須查考神的話,看看同志神學的說法是否正確。首先在《創世記》2章18節:“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神就 造了一個女人(夏娃),作亞當的配偶,這就是婚姻與家庭的開始。在新約時代的《羅馬書》7章1-3節,保羅解釋婚姻的契約和夫妻關係的合法性時,都只提及 一男一女為婚姻的單位,從未加上同性婚姻關係也是合法的。以上兩點都否定了同志神學說神定的婚姻包括同性婚姻的說法。          《羅馬書》1章 26-27節說:“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 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這段經文清楚地說明,神認為同性戀的性行為是“羞恥的事”,這種“妄為”是會得“報應”的。 在舊約《利未記》20章13節的律法,同性戀的性行為如同姦淫罪一樣嚴重:“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 歸到他們身上。”從以上兩點來看,同性戀性行為在神眼中是可憎可恥的,神有權判以死罪。既然同性婚姻包括同性之間的性行為,那神又怎會允許同性婚姻呢?故 此,神不允許同性戀和同性婚姻是毫無疑問的。同志神學的說法只是蒙騙對聖經不熟悉的人,是曲解聖經的“假師傅”(《彼後》2:1-3)而已。            同志神學的背後,都是同性戀組織的策劃者,以播放假道理迷惑無知的人。在加州柏克萊有一所新派神學院,叫Graduate Theological Union,其中一所名為School of Religion的神學院,就是專門教導“同志神學”、曲解聖經的學院,就如披著羊皮的狼(《太》7:15)。 同性婚姻的假象             同性戀者在大眾傳媒中為他/她們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所做的辯解,是以民權和婚姻給與的福利為理由。用這兩點作先鋒是強而有力的,在民主社會中經常會無往而不利。         首先我們看民權的理論,常用的例子是美國以往曾因歧視少數族裔,而禁止異族通婚。這當然是不公平的,故此,他們推論,現在禁止同性通婚也不公平。同性戀人士 將他們喜歡的性愛方式納入民權範圍,是一個誤導社會的論証。因天生“膚色”不同受到歧視,固然需要導正;但同性戀者以“性喜好”不同,而要求民權上的平等 對待,給予“結婚”的權利,就是魚目混珠了。例如,有人有特殊的性喜好,喜歡與幼童發生性行為;有的是亂倫的喜好,或喜愛多人雜交,甚至與動物交歡。他們 若說天生如此,以民權的藉口為由,政府是否就應該賦予他們“結婚”的權利呢?故此將民權和性喜好混為一談,是誤導大眾。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是聖殿還是賊窩? ──基督徒如何面對盜版?

曾陽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心安理得 有幾次,在教會聽到剛從故鄉回來的弟兄姊妹,談起回國的經歷和感受。除了感慨過去熟悉的環境已經發展到不認識的地步,以及興奮地列數吃了多少美食之外,還會 充滿成就感地提到,自己如何找到並購買了盜版的電腦軟体——微軟(Microsoft)的視窗(Windows)、Office,Adobe 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以及NortonUtilities,Autocad,CorelDraw等軟体。這些軟体,如果都買正版的,大概要花上數千美金。但回一次國,卻可以以區區幾十美金,就買齊了。             有時候,弟兄姊妹的談話還會轉向軟体公司,責罵它們的產品太貴了,“不得不盜版”。接著,可能會嘲笑軟体公司和各國政府防止盜版的措施,如何地愚蠢和無效。你可以聽得出他們的自豪:我們打敗了邪惡的廠商,為受壓榨的平民伸張了正義。            弟兄姊妹的盜版行為,不僅僅限於電腦軟体,還包括DVD和VCD。這些盜版的國內電視和電影的DVD和VCD,也在教會裡廣泛流傳著。購買的弟兄姊姊可能也 心知肚明,因為當初買的時候,或許店家就不避諱,要不然就價錢比正版便宜太多了。由於盜版的情形,在華人中相當普遍,教會裡的弟兄姊姊們也盜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這麼做嗎! 雙重懦弱            讓我們好好看看“盜版”這一個用詞。           “盜” 這一個字,也出現在“盜賊”、“強盜”、“竊盜”、“江洋大盜”等詞,但沒有一個是褒意的。商家為一件產品定了價格,某個人在不付這價錢的情況下就擅自取 用這產品,這就是偷竊。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如果被偷的是電腦軟体或影視節目,那就是盜版了(為方便起見,本文中“盜版”可以作動詞、名詞或形容詞; 或指非法的軟体,或指偷竊、盜用軟体的行為)。            為什麼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姊,對盜版的問題不注意、不關心、不在乎呢?為什麼能夠容忍、甚至接受自己或他人的盜版行為呢?以下是筆者苦思良久後,提出的一些理由。            首先,跟其它的偷竊比起來,盜版實在太簡單了。到任何商店偷東西,都可能被捉:或被店裡的員工看到,或被店裡的防盜系統偵測到。但軟体不一樣。軟体沒有形 体、看不到,多半是儲存在光盤上。因此,偷竊不會在眾目睽睽或攝影機監視之下發生。只要從朋友或同事那裡借來一版,即可以在辦公室或書房中盜製,沒有被捉 到的危險。            不但如此,翻版的軟体和原版是一模一樣的,沒人能發現我們用的是盜版。甚至可以透過網路,取得別人已經翻版好的軟体,聊以自慰:當初翻版的人才是盜版者。            人盜用軟体的另一個理由是:盜版者看不見盜版行為的受害者。不過,這是一種雙重的懦弱:盜版者逃避掉面對受害者的罪惡感,也躲開受害者爭取應得權利時所可能發生的衝突。 自欺欺人            是的,軟体不便宜。最常用的,如微軟和Adobe的產品,隨隨便便就上百美金。好的防毒軟体或電腦維修軟体,少說也四、五十美金。但是,看醫生也不便宜,雇 律師也不便宜,為什麼沒有人在得到醫生或律師的服務後,說:“對不起,價錢不合理。我拒付”,然後走出醫生的診所或律師的辦公室?因為怕損害自己的人際關 係,怕別人打、怕別人告、怕別人不喜歡自己。但是我們卻常不把軟体公司或影視公司當成人,反而把它們想成邪惡、貪心、庫存千萬的財團,而合理化自己的行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從張國榮之死談起 ——基督徒可以自殺嗎?

羅達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張國榮之死        今年四月,香港名藝人張國榮,跳樓自殺。眾人震驚之餘,都不大明白,為何這位萬千寵愛在一身的超級偶像,年僅四十六歲,就選擇結束自己生命?          在思考張國榮為何自殺之餘,我們有沒有留意到,其實現代社會中,“自殺”已經是無日無之,除了一些名人的自殺,還有點新聞價值之外,一般人自殺,已再不是甚 麼大新聞了。幾年前,香港有一個小學生,上課時給老師發現,偷看不大健康的書籍,於是老師責罵了他一下,他就毅然從校舍的高層,跳下來自殺死了。家長和老 師驚愕之餘,不知為何會弄到如此田地呢!          根據最近香港防止自殺協會的一項調查,香港去年共有一千零二十五人自殺身亡。其中失業者約佔五成。自殺者中,男性六成七,主婦佔一成,反映了失業和家庭壓力是自殺的主因。自殺年齡介乎二十歲至五十歲,而自殺方式中,跳樓佔四成三,密室燒炭佔二成四,吊頸佔二成三。          而香港童軍總會,最近也做了一項有關青少年自殺傾向的調查。超過七成的被訪的青少年認為,同齡人自殺的情況非常普遍。其中接近三成人,聲稱自己有過自殺念 頭。這反映了青少年自殺的問題,確實非常嚴重。而青少年想去自殺的原因,超過四成是因為他們面對逆境的能力不足,父母終日為糊口奔波,沒有時間照顧他們。          究竟為什麼會想到自殺呢?真的到這種地步了嗎?很多專家都給出了不同的自殺原因,例如生活遇到困難解決不了,久病厭世,情緒低落,畏罪,羞恥,嫉妒,恐懼,為情所困,生無可戀等等。而自殺的方式,在一般的情況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取易不取難”。 不可扮演神          有些人贊成自殺,因為認為每一個人有死的權利,死亡是人生最後的一步,人類應有自決的權利。如果讓心靈或肉体的痛苦,殘忍折磨生命,倒不如選擇自殺死去!既然我們有生存之權利,為甚麼我們沒有選擇死亡的權利呢?          但一般人相信,自殺不是惟一解決人生困難的方法,更不是好的方法。世界各地的政府,雖然現在不再視自殺是犯法行為,但大多視自殺為不當的行為,有些更認為自殺基本上有違人性和道德,所以各國政府都反對國民自殺。足見自殺行為,普遍得不到認同。          我們基督徒的立場是反對自殺的,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掌管生命,對生命擁有主權。人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因而生命有神聖的一面。聖經十誡裡面,有不可殺人的誡命,明令“不可殺人”,相信也包括不應該殺死自己。          聖經多處經文也提到,人類是上帝所創造的,無人有權掌管生命;上帝才是掌管生死的神。提及賜生命的是耶和華,收取生命的也是耶和華(《伯》1:21);耶和 華使人死,也使人活,只有上帝才有權利把生命取去(《申》32:39);按著定命,人人都會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如此看來,自殺死最大的 基本錯誤,就是擅取神掌管人類生命的主權,想扮演神的角色! 求死的先知          聖經記載了很多人物,都曾經想過自殺,亦有一些自殺身亡的例子。例如有一位先知,他也想過自殺,但自殺不成功,還給上帝教訓一頓,他就是先知約拿。話說上帝吩咐約拿去尼尼微城,帶領尼尼微的人悔改。但 當約拿接到命令之後,心中不快,如果帶領敵國的人民悔改,就無疑與自己國家為敵。於是他就違命,坐船往西班牙去,逃避上帝的差遣。          上帝就令風浪大作,船隻翻沉在即,於是水手們都求自己的的神,惟獨約拿在船艙睡覺。水手弄醒了他,著他也一同求告神。約拿心知是自己闖出來的禍,水手們又抽籤, 看看誰得罪了神明,想不到真的抽中了約拿。於是約拿就一五一十地,將情事告訴了水手。水手們甚是懼怕,不知如何解決問題,約拿就叫他們將自己拋下海中,自 殺了事。水手們聽了之後,沒有立刻將約拿拋下海中,還搏命搖槳,試圖穩定隻船,足見水手們還是重視人生命的價值。可惜風浪還是沒有止住。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可不可以殺人?

崔思凱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九一一之後         恐怖分子在2001年9月11日,炸毀了世貿大樓的兩座巨塔,造成了3000人死亡。布希總統隨即在全國電視網,對恐怖分子宣戰。不久之後,賓拉登則公開宣稱這是奉阿拉之名,對抗美國及西方各國的聖戰。然後美國派兵進入阿富汗,瓦解了支持恐怖分子的塔利班(神學士)陣營。         數以千計的塔利班及凱達組織的戰士陣亡。同時,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在西岸及加薩走廊的衝突也越演越烈。自從九一一以來,已有上千位巴勒斯坦人以及數百位以色列人,因這戰事死亡。         有一件事似乎很明顯的──就是雙方都在以殺戮對抗殺戮。這使我們基督徒不得不思考聖經上有關殺人、爭戰、暴力和用暴力來防衛正義的教導。 舊約的“殺人”          “殺人”在希伯來的文字裡有三個字,就是sahat ,harag和rasah。sahat指屠殺,harag是殺死、殺害、毀壞。而“十誡”裡的第六誡說“不可殺人”,用的是rasah,有其法律上特別的意思。指的是不合法的殺人。         人們常常有的質疑是為何“十誡”裡說不可殺人,而另一些場合,例如摩西和約書亞進入迦南地時,耶和華卻命令他們將迦南人完全滅絕?這裡提供福音派所接受的兩種解釋:         一種是十誡裡的不可殺人,只適用于亞伯拉罕的子孫,不適用于外邦人,尤其不適用于那些不道德、邪惡的偶像崇拜者。然而,這種解釋最大的問題,在于說我們有必 要將不義、過犯和罪分成兩組,一組是可救贖的,而另一組則無法救贖。這和《羅馬書》3:23“人人都犯了罪”、“且救恩是給萬民的”講法有差距。         另一種解釋是,十誡只是給以色列人的。但即便這樣,這第六誡以色列人也沒有全然照做。例如在《出埃及記》21:12-14,《利未記》24:10-23,都 說律法規定犯罪要被治死。特別在《利未記》24:17說,“打死人的,必被治死”。這律法的基礎,總結在《出埃及記》21:23-25:“若有別害,就要 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現今許多文明國家包括美國,在執行極刑的時候,仍以此為法律上的根基。         也許有人說,第六誡和死刑並沒有衝突,因為第六誡叫我們不可殺人,而死刑則是給殺人者的報應。然而這再次證明,“不可殺人”不是絕對的要遵行這誡令,需要先知道這誡命的界限。         由此看來,第六誡的“不可殺人”,解釋成“不可謀殺”,或是“不可不合法地殺人”,倒更合情理。 新約的“殺人”         對“不可殺人”的兩種解釋,在碰到新約時就有更大的困難。在《馬太福音》5:38-41,43-44,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 走二里……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祂 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我們基督徒很難在這些聖經章節裡,找到任何殺人的許可,因為既然不能以敵意對待敵人,當然也不能用暴力對待敵人。許多聖經學者採取的聖經註解方式,是當舊約和新約的經文有抵觸時就以新約為準。但這樣一來,對上面所提的解釋無疑是雪上加霜。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離幸福不遠的地方

江登興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日前讀到《生命季刊》上的一篇文章,有一個基督徒,做財務的,領導要他做假報表,把年度利潤提高8%。結果這位弟兄不願在別人的罪行上有份,沒有這麼做。然而他恐怕此事遲早要“東窗事發”,嚴重的話,他可能要丟掉飯碗。 風高月黑的“良知”         我常遇到有基督徒這樣說:這是小事啦,小事何必認真呢?或者:管他的,不管用什麼手段,我只要先富起來,以後再多做些公益事。         這是兩種對於道德實踐的錯誤態度:第一,不重視細節。第二,不重視目標與手段的統一。讓我們來探討一下這兩個問題。 第一、細節重要嗎?         中國先祖本是比較注重細節的,所以有“防微杜漸”。然而中國人由於沒有來自信仰的嚴格道德要求,所以“大行不顧細慎,大禮不辭小讓”。這表明我們的祖先更注 重一些策略性的變通,而對原則並不過分認真。所以近代以來,當傳統的道德與宗教系統崩潰以後,國人就比任何時代都更實用主義和功利主義了。中國人也空前地 粗鄙化,對細節越來越不重視了。         但是細節在道德實踐中是非常重要的,不重視細節表明不重視細節背後的原則。在細節上妥協,很可能是對這個細節所代表的重要原則的踐踏。         唐崇榮牧師曾問一位鐘錶行家:“你知道為什麼最好的手錶是日內瓦生產的嗎?”答曰:“不知道。”“因為日內瓦有加爾文的改教。”唐牧師說。正是因為基督教非常嚴謹和注重細節的精神,使日內瓦的工匠們生產出了最精確的手錶。         其實聖經是極重視細節的。主耶穌教導我們:“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路》16:10)祂說,我們如果在小事上不忠心,誰還將大事託我們 管理呢?祂說,若不是上帝的允許,連一個麻雀也不會落到地上,祂說我們如果把一杯水給門徒中最小的一個喝,也會受記念。         過去看舊約聖經, 那些上帝頒下的律法,繁瑣得讓我覺得厭煩。現在我才發現那是一種非常偉大的精神,精確到不允許有任何歧義出現。聖經《民數記》中有一處令我深深感動,就是 上帝告訴摩西,祂揀選了利未人,代替以色列人一切頭生的歸我。而且,上帝說:“以色列人中頭生的男子,比利未人多二百七十三個,必當將他們贖出來。” (《民》3:46)這從一個角度,說明我們的神很重視個体的生命。         神要每一個信靠祂的人,在內心中對祂完全負責,包括回應祂在道德上對我們的呼召,讓我們“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弗》1:4)。因此做為一個基督徒,我們要在每一個細節上謹守,有勇氣在每一件小事上,按信仰對我們的要求去做。 第二、手段隨便使?         在我成為基督徒之前,有一段時間,我與一位中國人民大學畢業的朋友都落到了很落魄的地步。我的朋友滿懷仇恨地說:“把我們逼到這個地步,它有好果子吃嗎?” 我們那時在廈門,研究了廈門的歷史後,發現廈門史上成功的人如鄭成功等輩,都是幹海盜、走海路起家的。於是我們決定幹走私,並制定了計劃。好在後來沒有實 施。         那時我的朋友說:“我研究過,香港的大富豪很多都是幹不法勾當起來的。但是他們發財後可以捐錢辦慈善事業,名利雙收。其時人們並不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