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3:圣地浩劫

吕沛渊       主的兄弟雅各于主后62年殉道之后,巴勒斯坦的局势愈来愈动荡不安,直到66年犹太人叛变,引发圣地浩劫。根据优西比乌的《教会历史》记载,在62至66年间,耶路撒冷教会得到启示,知道浩劫将至,就带领信徒离开将亡的圣城,逃难至约但河东的帕拉(Pella)。 离开耶路撒冷         帕拉是约但河外低加波利(十邑)的城市之一。到了第二世纪时,此地有位出名的护教士Ariston of Pella。优西比乌很可能是根据他的著作获得史料。犹太史家约瑟夫的记载:在帕拉与当地其他外邦城市,都发生犹太人与外邦人的冲突。可见,当时基督徒避 难至约但河外人口较少地区,这是事实。圣地遭浩劫,教会逃难到山区旷野,也正是圣经早就预言的(《太》24:15-16;《可》13:14;《启》 12:14)。         当然,也有许多基督徒离开耶路撒冷,留在犹太地。另有些犹太信徒避难至埃及。埃及与约但河外后来成为“以便尼派 (Ebionite)”的两大中心。以便尼派是一犹太人信徒团体,以犹太主义(爱色尼派等)混合基督教信仰,否认基督的永恒神性,是异端信仰。他们延续至 第七世纪回教兴起时,就消失无踪了。 迁徙至亚西亚省          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也有些移民至小亚细亚的亚西亚省,其中不乏 当时的知名之士。后来,亚西亚的基督徒,引以为荣的指出这些圣徒的坟墓所在。优西比乌记载:使徒约翰的坟墓被指出是在以弗所。明显的,这些迁徙至外邦城市 的犹太基督徒,看到当地信徒生活的松散放荡,必定加以规劝指正。约翰写作《启示录》给亚西亚的七教会,指出尼哥拉一党与其他人的恶行,正是对教会及时的谆 谆告诫。         另外,“传福音的腓利”及其女儿(《徒》21:8-9)的坟墓,是在弗吕家的希拉波立。腓利原来住在该撒利亚,显然该撒利亚的信徒团体与腓利一同迁徙至亚西亚省。因为该撒利亚的动乱,使得基督徒无法安居。 该撒利亚的变局         使徒保罗在该撒利亚坐监两年(主后58-60)时,对于当时该城中犹太人与外邦人所起的冲突,必定知晓。该撒利亚是外邦人的城市,但是因为希律王是创立此城 的人,所以给予犹太人特别的权利。因着这些特权之争带来暴乱,当时巡抚腓力斯必须带兵介入平乱,结果不利犹太人。情事继续恶化,腓力斯只有将双方代表送至 罗马,请尼禄皇帝裁决。尼禄的裁决,偏向外邦人,不给予犹太人再有特权的机会。此后,外邦人有恃无恐,寻找各样机会对付犹太人。         尼禄的裁决,显示罗马帝国先前对犹太人的宽待政策,已经转变。主后65年弗勒瑞(Gessius Florus)继任罗马巡抚,驻节该撒利亚。此人贪得无厌,收贿行事众所周知。犹太史家约瑟夫记载:有一次外邦人公然挑衅侮辱犹太会堂,犹太人上诉弗氏, 献金八个他连得银子,请弗氏伸张正义。弗氏收了献金,但是对犹太人的诉求,置之不理。总之,该撒利亚的连串事件,乃是犹太人后来叛变的重要因素之一。 犹太人叛变         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对罗马的统治愈来愈感到不满,憎恨之心与日俱增。巡抚弗勒瑞实在是罪魁祸首。他不顾怨声载道的犹太民情,竟然强行掠劫圣殿府库,收刮十 七他连得银子,美其名为帝国所用。于是犹太人起而抵抗,暴动示威。弗氏采高压手段对付,不分青红皂白逮捕民众领袖,处以十字架极刑。百姓热血沸腾,展开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清教徒运动及其影响

严行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在基督教的发展史中,清教徒运动是一笔重要的历史遗产,值得我们认真加以总结与继承。清 教徒运动虽然已经过去三百多年了,但这一运动所形成的文化精神,对后来的历史发展影响至深,并使我们今天仍然受益。现在,当人类已经被时代趋势推向后现代 阶段,社会的形态、思想、文化都发生了巨大变革的时候,追溯清教徒当年的清正与热忱,也许恰是我们今天诸多问题的一副解毒剂。 清教徒运动始末         正如错综复杂的历史,起初似乎杂乱无章,而过后回溯却发现,一切迹象都朝着历史的走向发展一样,清教徒运动,也是在诸多因素共同作用下,酝酿与形成的一股时代潮流。         如果说印刷术的通行,英语圣经的出版,为清教徒运动提供了客观条件,马丁‧路德与加尔文的宗教改革思想,为清教徒运动提供了理论基础,那么,亨利八世因私人离婚要求被拒而与罗马教廷决裂、开启了英国宗教改革,则为清教徒运动揭开序幕。         在十六世纪出现宗教改革以前,罗马天主教会严格控制着对圣经的诠释权。古老的拉丁文是教堂做礼拜与诵读圣经的唯一语言,民众只能仰仗主教和教士的鼻息过宗教 生活。1524年,丁道尔把新约圣经翻译成英文,打破了天主教会对圣经的垄断。丁道尔被认为是英国的第一位清教徒(Puritan)。         当普通人可以阅读新约圣经之后,人们对照圣经的话语,发现了教宗和主教的布道,同耶稣基督原来的圣训大不相同,且教宗的权威与宗教仪式的繁复,没有圣经根 据。于是,一批教徒起来倡导教会改革,要求净化(Purify)教会。他们对教会抱有一种清肃之志愿,故被称为“清教徒”(Puritans)。         英王亨利八世之后,玛丽女王当权。她极力推动英国回归天主教,并大肆杀戮宗教改革者,在历史上留下了“血腥玛丽”之名。大批宗教改革领袖逃亡至欧洲大陆,因而有机会与加尔文及其他欧洲之宗教改革领袖接触。         伊莉莎白女王登基后,这些具有加尔文思想的流亡者重返英国,开始了清教徒的运动。他们主张合乎圣经的敬拜,力求教会的纯洁,重视敬虔生活,反对没有圣经依据的宗教仪式。         在教会的机构组成上,他们持加尔文的观点,“教会乃由一切上帝所拣选的人所组成”。所有属灵的职份都是平等的。         伊莉莎白女王提出了教会统一条例,即英国只能有一个教会——圣公会,清教徒亦只能在此教会内活动。这招致抱有宗教改革愿望的清教徒不满。而伊莉莎白所规定的 圣礼仪式及教士袍服等事项,也引起了清教徒的激烈反对。1563年,清教徒力图藉英国教会的立法机关,来通过改革计划。但在二百多人投票决定中,清教徒以 一票之差失败了。         这期间,清教徒之中也产生了分裂,一部分主张留在圣公会内,以渐进的方式推行改革;另一部分则持激进态度,要求立即建立一个合乎圣经真理的教会,这些人被称为分离派。其后由此产生了新教的一些宗派,如浸信会、长老会、公理会等。          伊莉莎白以高压手段,禁止脱离圣公会的清教徒进行活动。1593年,国会通过法令,信徒不得私自聚集,一经查出,立即驱除出境。大批清教徒再度流亡欧洲大陆。他们在宗教环境较为宽松的荷兰立足,并且发展迅速。         1603年詹姆斯一世继位,清教徒向他呈上诉求,希望改革教会。但翌年召开的圣公会与清教徒会议,除了准许新译圣经外,其它改革条款全部拒绝。清教徒的政治生涯不断受挫,任何抗议都被否决,被英国历任的君王迫害约一个世纪之久。         清教徒在长期的压制下,看到改革无望,另谋出路。1620年,一批清教徒乘着“五月花号”船驶向美洲,前往新大陆寻找宗教生活的自由。十七世纪后,英国的清教徒运动渐趋衰微。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2:火炼真金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关于耶路撒冷教会,在主后49-50年“耶路撒冷会议”(记载于《使徒 行传》15章)之后的发展情形,圣经并无详细记录。主的兄弟雅各是主要的使徒,继续领导当地的教会。虽然他在“耶路撒冷会议”最后发言定案,“外邦人得救 不需遵行旧约律法条例”,然而他身为犹太人,继续遵行律法,过禁欲的生活,得众民的喜爱与尊敬,被人尊称为“义者雅各”。特别在信主的犹太人中,对律法热 心的有成千上万,雅各是他们的当然领袖。主的兄弟雅各        雅各的事奉对象与事工处境,可从其著作即新约《雅各书》中,看出 特色。《雅各书》是承接旧约先知书的信息,类同“登山宝训”的笔调,指明神子民的生活见证。书中斥责听道不行道、以貌待人、有信心无行为、倚靠自己夸口的 人,更是警诫压榨贫穷人的富人。《雅各书》充满了实际生活的教训,教导读者如何面对试炼、得胜试探;讲明真实的“义”,控制舌头,真实的智慧。书中提到这些信奉“荣耀的主耶稣基督”的读者,是参加“会堂”的聚会,有其犹太背景(《雅》2:1-2)。         雅各特别坚持“真实的信心必定结出行为的 果子”,他引用了“亚伯拉罕献以撒”与“喇合接待探子”为例,说明真信心必定是藉行为显明出来。奇妙的是,《希伯来书》11:17,31也引用这两个例 子,说他们是“因着信”而如此行。保罗在《加拉太书》5:6说,“唯独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才有功效”。可见,雅各与保罗所教导的是一致的,因为他们都是 被圣灵感动,写出神的话。 保罗与雅各        保罗在外邦人中所传的福音,是“单单因信基督称义,不靠行为”。此消息传到耶路撒 冷,遭到“律法主义者”的诬陷,说“不靠行为得救,不就是作恶以成善吗?”。所以,保罗在《罗马书》中回答说:“这是毁谤我们的人现在说的,并且也有人现 在认为我们有这话”(《罗》3:8,原文直译)。保罗写此书时,是主后57年左右,在第三次宣教旅程将近尾声,要回耶路撒冷之前。可见当时在巴勒斯坦的 “割礼派”犹太信徒,仍在谣传诋毁保罗所传的福音。         所以,不久之后,保罗带捐款奉献抵达耶路撒冷,面见雅各与众长老述说宣教见证后,他们 对保罗说:“兄台,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他们听见人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 遵行规条。众人听见你来了,这可怎么办呢?”(《徒》21:20-22)。为了让众人知道这些谣言是无中生有,他们就规劝保罗赴圣殿行洁净礼。保罗怀着 “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林前》9:20)的心,就照办了。         不料,保罗的圣殿之行,因人造谣他带外邦人进殿,引起了全城暴乱。后来,罗马驻军千夫长逮捕保罗,将他解送至该撒利亚,交给罗马巡抚腓力斯。腓力斯虽知保罗无罪,为要讨好犹太人,就将他拘留在监。两年后腓力斯 下任,由非斯都接任。由于保罗上诉罗马皇帝,就被解送罗马,约于主后60年抵达。保罗在该撒利亚作监两年期间,耶路撒冷教会相安无事。一般民众称教会为 “拿撒勒教派”,视之为可和平共存的犹太人团体。 雅各殉道         但是好景不常,当主后62年巡抚非斯都死于任内,阿比那斯 (Albinus)被任命为犹太巡抚。在他赴巴勒斯坦到任之前,有三个月空档。大祭司亚拿二世(Annas […]

No Picture
教会历史

教会史话9:大海的那一边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5期       保罗于第三次宣教旅程中,在以弗所服事了约有三年之后,大约是主后56至57年 间,他横渡爱琴海来到马其顿,最后在希腊住了三个月(《徒》20:1-3)。他回顾爱琴海两岸的宣教事工,心中充满了感恩。虽然教会面临逼迫不断,但根基 奠定仍可靠主勇往直前。保罗觉得以往的工作已告一段落,需要为基督国度开辟新的疆土。他的眼睛注视地中海的那一边(西区),因为福音尚未临到该地。 以利哩古          保罗在马其顿待了多久,路加并未明说,只说保罗“走遍了那地方,用许多话劝勉门徒”(《徒》20:2)。很可能保罗是在这段时间到了“以利哩古”传福音 (《罗》15:19)。“以利哩古”是紧邻“马其顿”北边的行省,滨临亚得理亚海,即巴尔干半岛西北地区(现今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等地)。也许保罗自己 沿着“依格那提大道”(Via Egnatia)进入“以利哩古省”的南区“挞马太”,或许保罗带着提多同行,日后交付提多负责此区(《提后》4:10说到保罗差提多赴“挞马太”)。         对保罗来说,进入“以利哩古”是其宣教旅程新的一页。他在《罗马书》15:19提到“以利哩古”时,并未用其希腊名,乃是用其拉丁名。此地语言文化是“拉 丁”多于“希腊”。从马其顿省进入以利哩古省,是跨文化的宣教。对于刚完成爱琴海区宣教的保罗,并未志得意满,他体会到在拉丁语区传福音的需要。地中海东 区沿岸,福音已被保罗传开;保罗未到之地(埃及与北非)已有他人前去。所以,保罗说:“如今在这里再没有可传的地方”(《罗》15:23)。因此,他热切 盼望到大海那边的“西班牙”去。 西班牙          西班牙是罗马帝国最古老的行省,完全是拉丁语系的地区。保罗选定西班牙为其宣教 工场,他已经思想祷告了好几年。此次以利哩古的宣教行,加深了他要到西班牙传福音的心志。他的宣教策略与决心是:“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他 的异象是:“未曾闻知祂信息的,将要看见;未曾听过的,将要明白”(《罗》15:20-21)。保罗知道宣教大业不可能独力完成,他需要教会的代祷支持。 “安提阿教会”是他三次宣教行的基地,那么“西班牙宣教计画”的基地与伙伴在哪里呢?罗马是帝国的首都,是拉丁文化的枢纽,又是到西班牙的必经之地。保罗 虽然未到过罗马,但是他认识罗马教会的弟兄姊妹们,深信“罗马教会”必能成为“大海那一边”的宣教中心。 教会在罗马的起始         教会是如何在罗马帝国的首都开始的?在主后30年的五旬节时,从天下各方来到耶路撒冷朝圣的人中,有“从罗马来的客旅”(包括犹太人与进犹太教的外邦人, 《徒》2:10)。值得注意的是:来自欧洲的人,只提到从罗马来的。虽然我们不能确定:当天悔改受洗的人中,包括从罗马来的人,但是条条道路通罗马,只要 教会在地中海沿岸建立,则迟早福音会传至罗马。史家推测很可能在五旬节之后的秋天,在罗马的犹太团体中已经有些人信靠主耶稣,正如大马色已有基督的信徒。 第四世纪匿名的解经家“安伯司特”(Ambrosiaster)在其所著《罗马书注释》说:在罗马的人已经拥抱基督的信仰,虽然他们没有看见大能的神蹟, 也没有见过使徒。 犹太人在罗马           在主前第二世纪,犹太人已移民到罗马。主前62年庞贝Pompey将军攻下巴勒斯坦后, 班师回朝时带回一些犹太人,他们得释放后居住在罗马。于主前59年西赛罗(Cicero)见证,当时在罗马的犹太人众多且势力浩大。历代罗马皇帝对于帝国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8:第三次宣教行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使徒保罗在主后52-53年左右,从安提阿启程,开始了第三次宣教旅程。他经过加拉太与弗吕家等地方,重访在前两次宣教旅程所建立的教会,坚固众门徒。然后,他来到以弗所。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府,保罗在那里住了三年,以该城为中心,将福音传遍了亚西亚省。 以弗所          以弗所位于开斯特河(Cayster River)的港口,借此河通爱琴海,贸易频繁,在当时是小亚西亚(即今日的土耳其)最重要的商埠。以弗所也是从罗马通往帝国东部主要大道的枢纽。以弗所除了在政治与商业上的显要地位,还以亚底米神庙出名。亚底米是以弗所人所崇拜的大女神,在小亚西亚当地被视为是众神明与人类之母。以弗所的亚底米神庙建筑 雄伟,是古代七大奇景之一。传闻在庙中供奉的女神像,不是人手所雕,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因此,以弗所是亚底米的守护城,是此偶像崇拜的中心。信奉此偶像的 人,要呼喊“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作为崇拜术语(《徒》19:34-35)。 亚居拉夫妇与亚波罗           以弗所虽然陷在邪恶 权势之下,但是福音真光照进了此黑暗城市。保罗曾在第二次宣教旅程的最后一站,来到以弗所作短暂的停留,在会堂里向犹太人传福音。他离开后,亚居拉与百基 拉在以弗所继续作工。之后,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是来自埃及亚历山大的犹太人,大有学问,熟悉圣经,热心传讲主耶稣的事。遗憾的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洗礼, 对福音的认识不足。           亚居拉夫妇在会堂里听见亚波罗讲道,就接待他。由于亚居拉夫妇已受到保罗的教导,他们就能忠心将主的道,更加详细的讲 解给亚波罗听。亚波罗得了全备真理的教导之后,就有能力驳倒犹太人,见证主耶稣是弥赛亚是基督。后来,他往亚该亚省去传福音,以弗所的弟兄们写信推荐他, 他到了哥林多,帮助了许多蒙恩信主的人。 推喇奴学房          当亚波罗在哥林多时,保罗到了以弗所,一连三个月在会堂劝化众人信主。有些人仍是刚硬不信,并且公开毁谤主的道,保罗就带着门徒离开会堂。保罗租了推喇奴学房,在那里辩明福音传讲真道。推喇奴很可能是哲学教师,开馆授徒 在早晨与下午,以避开中午炎热。保罗就在其午休空档,租用其学堂来讲解福音,给一切愿意来听的人。          《西方经文抄本》根据口述传统,在《使 徒行传》19:9加注时间细节:保罗在推喇奴学房,天天辩论,“从上午11时至下午4时”。根据考古与历史学者的研究发现,以弗所与附近城市的营业时间, 在早上11时结束,开始午休。可想而知的是:早上11时之前,推喇奴在教学,保罗在织帐棚(《徒》20:34);到了11点,推喇奴下课休息,保罗却不休 息,开始讲解福音直到下午4点,即城市恢复办公营业的时间。 都听见了福音          如每周以六个工作天计算(安息日休息),保罗每天五小时的讲授福音,“这样有两年之久”(《徒》19:10),则保罗一共花了超过三千小时的时间,在学房里传讲福音。难怪路加记载说:“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或希腊人,都听见了主的道”。          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府,全省的公路都集中在以弗所,如此四通八达,所有省民常有机会到以弗所办事经商、探望亲友、观光采购、观赏表演、礼拜神庙。当他们到 了以弗所,听到有一位演说家保罗,每天在大家午休5小时的时间,在学房公开演讲、回答问题。许多人在此空档(无其他事可做),就路过学房,进入聆听讨论。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7:爱琴海宣教行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在使徒保罗的第二次宣教旅程中,福音进入欧洲。保罗在马其顿省的腓利比、帖撒罗尼迦、庇哩亚三城市传福音,建立教会。然后,他来到亚该亚省的雅典与哥林多,最后横渡爱琴海,到了亚西亚省的以弗所。保罗与同工在爱琴海沿岸宣教行,真是佳美脚踪,在教会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保罗在雅典           保罗在雅典等候西拉与提摩太时,他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心里焦急,就在会堂里与街市上向遇见的人传福音,包括斯多亚 (唯理主义) 与以彼古罗 (享乐主义) 两学派的人。保罗的辩道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很想听听这外来宗教家的新奇讲法。所以,这些知识分子就请保罗到亚略巴古正式开讲。雅典市民也都有兴趣凑热闹, 听听说说。         “亚略巴古”的意思是“亚略山上的法庭议会”,“亚略”是西腊神话里的主管雷电与战争的神 (等同于罗马神话中的战神) 。亚略山位于雅典上城的西边与市集广场的南面。历史上曾是市议会的会址,在保罗当时,亚略巴古仍是主管宗教与教育的议会。直至今日,希腊的最高法院仍是以 “亚略巴古”为名。保罗在亚略巴古的演讲,是在议会中陈明他的信息,领人归主。而议会召集的目的,是要审定是否给予他在雅典的传教许可。 亚略巴古的布道          保罗在亚略巴古议会中,面对达官贵人传讲福音,从雅典城中“未识之神”坛位作为开场白:“这位你们敬拜却不认识的神,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祂是谁 ”(《徒》17:23)。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也是掌管万有的主。祂不能被人手所造的殿所局限,也没有任何缺乏,需要人手服事。反而我们人类从祂得生命 生活所需的一切。祂预先定准人们的年限与疆界,要人寻求祂。          接着,保罗引用希腊诗人的名句:“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 (Epimenides,约主前600年)与“我们也是祂所生的”(Aratus,主前约315-240年) 作为例证,说明拜偶像的蒙昧无知。虽然在过去神并不鉴察,但如今基督耶稣已经来到,带来道成肉身最高峰的启示。十字架的福音已经来临,人人必须悔改归向真 神,因为神已经设立基督作审判万人的主。祂已经赐下给世人可信的凭据: 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          基督从死里复活,对于保罗与基督徒而言,是 千真万确的明证:基督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目的为叫我们称义,叫世人与神和好(《罗》1:4; 4:25;《 林后》5:1-21)。然而,对大多数希腊人来说,相信复活是极度的愚昧,因为希腊文化认为身体是灵魂的监牢桎梏,身体死亡是灵魂得以解脱;灵魂不朽,没 有身体复活的事,复活的观念是荒谬的。所以,当议会官员听到复活,当中有些人就讥笑保罗,较有礼貌的就说:“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6:马其顿异象——福音传入欧洲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耶路撒冷会议之后,使徒们差遣代表与保罗和巴拿巴同去,将大会决议信函,带给安提阿与外邦众教会。如此一来,外邦教会就可确信:耶路撒冷的使徒们和外邦人的使徒保罗,是齐心传相同的福音,一致拒绝“割礼派”的错谬。 第二次宣教之行           加拉太省的教会受到“割礼派”的影响颇深,需要帮助。所以,保罗与巴拿巴计划“第二次宣教旅程”,从安提阿出发,探望传过主道的各城。巴拿巴想要再带马可同 去,然而,保罗不同意,原因是马可在上次宣教时半途而废,离他们而去。二人看法不同,只有分道扬镳:巴拿巴带马可从水路赴赛浦路斯,而保罗沿陆路赴基利家 与加拉太等地。           保罗需要同工,他选了西拉与他同行。西拉原是带耶路撒冷会议信函至安提阿的代表,热心外邦宣教。西拉是先知,有劝勉的恩赐 (《徒》15:32),既是耶路撒冷使徒的代表,又与保罗一样具罗马公民身份(《徒》16:37)在帝国各省出入方便,真是合适人选。于是,保罗与西拉走 遍基利家与加拉太各地,分送使徒信函,坚固众教会。 提摩太加入布道团           保罗与西拉来到路司得时,有一位新同工加入他们, 名叫提摩太。母亲是犹太人,父亲是希腊人。提摩太受其外祖母罗以与母亲友尼基的影响,从小就明白旧约圣经(《提后》1:5;3:15)。很可能,在保罗第 一次宣教旅程时,他们祖孙三代听到主耶稣的福音,认识了祂就是旧约所见证的弥赛亚。保罗带领他们信主,加入当地教会。提摩太热心事奉,在当地与附近的教会 有美好的见证,倍受称赞。当保罗再次造访路司得时,就邀请他加入布道团,训练他成为福音的接棒人。他也不负众望,是保罗属灵的儿子,日后终于成为中流砥柱 的教会领袖。 都是为福音的缘故           犹太人散居世界各地后,与外族人通婚所生的儿女,是否仍是犹太人,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路司得的犹太人势单力薄,无法与希腊外邦文化抗争,所以容许犹太女子嫁给外邦人。按照犹太传统律法(直到今日),母亲是犹太人,孩子就是犹太人,应接受 割礼。可能因为父亲是希腊人的缘故(希腊法律是父亲当家作主),提摩太应受割礼但未受割礼。当地的犹太人知道此事。为了避免人们误会保罗叫犹太人放弃祖宗 的信仰,所以,他给提摩太补行了割礼。           得救是单单因信主耶稣基督,不是因受割礼行律法。所以,保罗不屈从割礼派的要求,要外邦人提多受割 礼(《加》2:3)。保罗给提摩太补行割礼,因为他是犹太人,这与得救与否无关,为了传福音不让人误会。保罗自己在信主之后,仍愿遵行犹太律法的洁净礼 (《徒》21:26)。这显明保罗的心态:只要不违背福音的真理,甘心作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他说:“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 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神面前,不是 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 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林前》9:19-23)。 马其顿的异象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5:耶路撒冷会议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开, 许多外邦人归主加入教会,这对犹太人基督徒来说,是需要面对的难题。连使徒彼得进到外邦人哥尼流家里,领其全家归主,在耶路撒冷的教会都引起骚动。他们听了彼得的见证,不能不承认:“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徒》11:18)。后来,在安提阿的外邦人大批悔改信主,加入教会。不但如此, 安提阿教会差派保罗与巴拿巴出外宣教,在赛浦路斯与加拉太省各地,建立许多教会。在犹太地的信徒,如何看待外邦人悔改信主呢? “割礼派”的由来          在耶路撒冷的信徒,认为教会是神子民的团体,所以应在以色列人中向他们传福音作见证。特别是那些原随从法利赛教门的人,信主以后,仍是为律法热心(《徒》 15:5;21:20)。他们承认:既然许多犹太人拒绝主耶稣,所以福音传向外邦人,外邦人得以进入弥赛亚国度,直到数目添满。但是,他们坚持这些进教的 外邦人必须受割礼,且遵行摩西律法,才能得救。          然而,在耶路撒冷之外的犹太信徒,并未坚持外邦人信徒必须履行这些条件。彼得并未要哥尼流 全家受割礼,因为他已清楚知道“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不洁”(《徒》10:15)。当保罗与巴拿巴代表安提阿教会,将救助饥荒的捐款送到耶路撒冷时,他 们所带的同工希腊人提多,是没有受过割礼的(《加》2:3)。显然,安提阿教会并未要求外邦人信徒,受割礼或遵行礼仪律法。也未要求后来新建立的外邦教会,必如安提阿母会一样。         当时有些犹太人,认为只需要明白割礼的属灵意义,不需在礼仪上受割礼,例如提摩太从小并未受割礼(《徒》 16:1-3)。约瑟夫Josephus在《犹太古史》中,就记载了外邦人进犹太教不需受割礼的例子。然而,大多数的犹太人,甚至包括思想希腊化的人(如 亚历山大的斐罗Philo),都认为割礼的施行是不可废除的。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有不少人坚持外邦信徒必须受割礼,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此问题关系 重大,若不是有睿智的领袖沟通疏导,公开讨论而定案,则非常可能导致教会分裂成两大阵营:耶路撒冷与犹太地的教会,安提阿与外邦各地的教会。 在安提阿的争论          后来,有些从犹太的弟兄来到安提阿,他们是“割礼派”,教训弟兄们说:你们外邦人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就不能得救。他们视割礼为得救的必要条件。保罗和巴拿巴清楚明白人得救是借着相信主耶稣,并非借着受割礼守律法。这些“律法主义者”所讲的,与圣经所说的救恩之路背道而驰。所以,保罗与巴拿巴大大的与他 们争辩(《徒》15:1-2)。这些割礼派的门徒,不与未受割礼的外邦人来往,自然不与外邦信徒一同吃饭,更不与他们同领圣餐。如此一来,在实际生活上, 犹太信徒与外邦信徒不能同桌共餐,不能同享圣餐主内团契。这给安提阿教会带来极大的难处。有些人反对“割礼派”的“受割礼才得救”的谬论,但却不愿扩大争 端,就不与外邦信徒同桌吃饭团契,以息事宁人。 彼得的妥协          当这些耶路撒冷“割礼派”门徒来到安提阿时,彼得正好也在安提阿。原先彼得来到安提阿,与外邦信徒一同吃饭,但是当这些“割礼派”的犹太弟兄来了之后,他就避开退去,与外邦信徒隔开,只和犹太人信徒同桌。原因何 在?彼得是否忘了他在约帕看见的异象?他在该撒利亚进了外邦人哥尼流家,并且与他们一同吃饭。显然彼得不赞同“割礼派”门徒的讲法,然而,这些从耶路撒冷 来的弟兄,被称为是从雅各那里来的。其中一人很可能带了雅各的口信(让彼得知道耶路撒冷教会情形),或者那人自己加油添醋游说彼得一番,使得彼得注意此敏 感问题,导致他出此下策,与外邦人隔开。理由是为了在耶路撒冷“割礼派”弟兄们的软弱良心,迁就他们,怕让他们跌倒或无事生非。 保罗面责彼得          但是,彼得身为使徒领袖,他的妥协退让,无论对犹太人或外邦人信徒,都带来极具破坏性的后果。不仅让“割礼派”门徒得寸进尺,也让外邦人信徒低声下气。当时 […]

成长篇

教会史话4:教会在巴勒斯坦的进展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在司提反为主殉道之后,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四散各地去传福音。有些到了叙利亚的安提阿,传福音给外邦人,建立教会。另有些门徒分散在犹太与撒玛利亚各处,传扬福音,为主作见证。这正是主耶稣所吩咐的:“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8)。福音是如何在巴勒斯坦(“犹太全地”与“撒玛利亚”)传开的呢? 撒玛利亚的往事         撒玛利亚位于犹太与加利利之间,撒玛利亚人原是以色列人,他们与犹太人不相往来,有其历史渊 源。所罗门王死后,以色列人分裂为二:北国以色列与南国犹大。北国的诸王都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以色列国在主前722年,亡于亚述。亚述诸王将撒玛利亚人 口的上层阶级,迁离出境,又将其他外族人移入。入境随俗的外族人与以色列人通婚,与以色列人混合成一体。然而,在犹太人眼中,撒玛利亚人是混血,在宗教上 与种族上都是不纯正的。犹大王约西亚在位年间(主前640-609),曾领军进入撒玛利亚城邑,除灭邱坛的殿,镇压此混合的信仰(《列王纪下》 23:19-20)。          南国犹大于主前586年,亡于巴比伦。当波斯帝国时期,被掳的犹太人得以归回巴勒斯坦。撒玛利亚人向归回的犹太人提 议合作,参与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遭犹太人断然拒绝。撒玛利亚人就多方阻挠犹太人重建圣殿与修筑墙垣(见《以斯拉记》与《尼希米记》)。双方仇恨越来越 深。撒玛利亚人自行在基利心山建圣殿,其时约在主前第四世纪。此事在犹太人看来,是大逆不道。所以,到了玛迦比王朝时犹太独立,版图扩张至撒玛利亚,约在 主前129-128年,John Hyrcanus摧毁此殿,使撒玛利亚人臣服于犹太的统治。直到主前61年巴勒斯坦被罗马征服,撒玛利亚人才从犹太的轭下挣脱。         撒玛利亚人只接受他们修改过的“摩西五经“为正典,认为摩西是最后一位先知。他们宣称基利心山(并非耶路撒冷)才是敬拜神的所在。所以,当主耶稣来到叙加井旁时, 撒玛利亚妇人争论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犹太人)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撒玛利亚人也等候弥赛亚的来临,他们所盼望的是那位 “像摩西的先知”(《申》18:15)。所以,撒玛利亚妇人指著主耶稣说“莫非这就是基督么”,众人后来也见证说“我们亲自听见了,知道这真是救世主”。 显然,主耶稣在世时已经在撒玛利亚撒种,已有不少人信了主。(《约》4:1-42)。 腓利赴撒玛利亚         主耶稣讲到真实的敬拜,不在乎是基利心山或耶路撒冷,只在乎在圣灵里按真理来敬拜。真实的敬拜超越了种族隔阂与历史仇恨。主耶稣讲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慈心(《路》 10:30-37),以及祂所医好的十个痲疯病人,只有一个撒玛利亚人回来感谢荣耀神,显出其信心(《路》17:11-19);主也亲自吩咐门徒要到撒玛 利亚作祂的见证(《徒》1:8)。这都表明撒玛利亚人大批悔改信主,是指日可待的。          原是七位执事之一的腓利,是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中的领袖,极具布道的恩赐。司提反殉道后开始大逼迫时,他蒙主差遣到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收割已熟的庄稼。腓利告诉撒玛利亚人弥赛亚已经来了,就是主耶稣。许多人接受腓利所传的福音,大批悔改归主,并受了洗。         腓利会选择前往撒玛利亚布道,是划时代的壮举,因为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仇视颇深。从人来看,撒玛利亚人怎么会听一位犹太人的信息?结果竟然是大批接受主耶稣 悔改受洗!这实在是令人兴奋的时刻,也是危险的关头。犹太的信徒会不会怀疑撒玛利亚人真的明白福音吗?他们会不会避讳不与撒玛利亚信徒交往呢? 撒玛利亚的五旬节          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听见腓利布道成功的消息,就差遣两位领袖彼得和约翰去撒玛利亚,了解情况,处理此敏感问题。两位使徒看见这些撒玛利亚人信主是真实恳切 […]

成长篇

教会史话3:安提阿的“基督人”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在巴勒斯坦北方的临海城市“安提阿”,是罗马帝国叙利亚省的首府,是散居世界的犹太人聚集中心之一。在此,犹太人与外邦多种族并居,异教信仰林立。基督教会在耶路撒冷建立约十年之后,已在安提阿立足且蓬勃发展。         当司提反殉道之后,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那些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信徒,被迫逃离耶路撒冷,来到邻近犹太人群居之区域,如居比路(即“赛浦路斯”)、腓尼基、叙利亚等处,他们也来到安提阿。 福音是关乎万民的         这些四散的门徒,只向犹太人传福音。然而,其中有些来自居比路与古利奈的门徒,到了安提阿。他们扪心自问:“难道这福音只是给犹太人的好消息吗?难道不也是 给万民的大喜信息吗?”于是,他们勇敢迈出大步,也向外邦人传讲主耶稣。许多人悔改信主,教会在安提阿成立了(《徒》11:19-21)。         大批外邦人归主的消息,传到了耶路撒冷使徒们的耳中。这并非首次外邦人归主的案例:近来有“该撒利亚”的百夫长哥尼流,在彼得带领之下全家归主;在大数的保 罗也很可能向外邦人传福音(因这是他所蒙的召)。然而,此次安提阿的情形是很多人信主,如同撒玛利亚人因腓力的传讲,大批信主一样(《徒》8:14)。事 关重大,所以使徒们决定差遣代表到安提阿,实地察看。差遣谁去呢?最合适的人选是“巴拿巴”。 “劝慰子”巴拿巴         巴拿巴是利未人,出生于居比路。他在耶路撒冷教会中有美好的见证,奉献家产,爱主爱人,被称为“劝慰者”(《徒》4:36-37)。他到了安提阿,看见外邦人大 批真诚归主,非常喜乐,深知这是神的奇妙作为。他很能鼓励来自居比路的同乡,并其他古利奈人。巴拿巴是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安提阿教会在他的带领 之下日益增长,到了一个地步,需要帮手来同工。谁能且愿意参与带领安提阿教会的重任呢?虽然优秀的犹太弟兄为数不少,但是谁能抛弃传统的偏见、愿全心投入 外邦宣教事工呢?         巴拿巴想到一个最合适的人,就立刻动身前往找寻此人—-保罗。那时保罗正在其家乡大数与周围区域,积极从事向外邦人传福音的工作。巴拿巴找著了保罗,保罗就随他到安提阿一起同工。他们共同建造安提阿教会,带来强有力的见证(《徒》11:25-26)。 “基督的人”         此后,门徒被当地人称为“基督徒”,这是教会历史上的里程碑。原来门徒是被称为“拿撒勒派”。很明显的,当地犹太人不会以含“基督”此词在内的名称,来称呼 他们的。因为,“基督”就是“弥赛亚”的希腊名称。假如犹太人称这些信主的人为“弥赛亚徒”,这就等于表明犹太人承认主耶稣是弥赛亚救主。然而,对外邦人 来说,“基督”只是一名字(也许听起来有点特别),与犹太教并无直接关连。外邦人看见这些门徒的言行,见证“基督Christ”为救主,就称他们为“基督 的人Christ-ian”。         安提阿教会的领袖,除了巴拿巴与保罗之外,尚有称为“尼结”(拉丁姓,“黑”的意思)的“西面”。有些人认 为“西面”就是替耶稣背负十架的“古利奈人西门”(《路》23:26)。另外还有“古利奈人路求”与“马念”,马念是在大希律王的宫廷中长大的,是希律安 提帕(即杀害施洗约翰的分封王希律)的童年同伴。安提阿教会在他们的带领之下蓬勃发展,信而归主成为“基督的人”日益增多。 安提阿的医生         约在此时,有位年轻的希腊医生名为“路加”,成为安提阿教会的一份子。从教会历史的角度来看,他是重要人物,后来他写作了两卷署名为“路加致提阿非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