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與我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有一次筆者被一間教會邀請,在慶祝該教會週年時領培靈會。所講的主題是“基督、教會與我”。第二個晚上,國語部的牧師在會後,因沒有看到說普通話的人來參加 聚會,就告訴我,昨天聽了我講“教會與我”,就有人對他說,講神嘛,他們還有興趣,講教會,他們沒有興趣,所以不來聽了。這就好像六十年代美國的嬉皮時 代,那時人說,基督我要,教會我不要。持這種心態的人,其實是把基督與教會分割了。         教會是神在永世裡為基督所預備的新婦(《弗》1:4)。教會既不是一個建築物,也不是一個屬地的組織。教會乃是一群蒙救贖,以基督的寶血所買來的信徒。所以,基督、教會、信徒三者,有密切的關係。而這個關係在《以弗所書》5:21-33 說得最清楚。         保羅以丈夫與妻子和基督與教會,互相比喻。丈夫與妻子的關係是今世的,是暫時的。基督與教會的關係是今世的,也是永恆的。夫妻的關係會終止,基督與教會的關係永不止息。        “二人成為一体”是指夫妻說的,不錯,這是極大的奧秘,並且愈久愈秘。但保羅又說:“我是指基督與教會說的。”         這就是頭與身体的關係。三十節說,我們是祂身上的肢体,身体是由肢体合成的。基督與教會在本質和生命上是合一的,基督與信徒在本質上也是合一的。因此,三者是合一的。基督、教會、信徒三者在生命上,是不能分開的。 我與基督和教會          我做為一個信徒,與基督,與教會都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基督是頭,教會是身体,而我則是身体上的肢体之一。試想,如果身体上的手不見了,那不是殘缺不全了嗎?我們若明白肢体在身体上,就是信徒在教會裡,所扮演的舉足輕重的角色,我們就會珍惜這個密切的關係。         我與基督關係的起頭是信而受洗,受洗歸與基督(《羅》6:3)--這是一個死的洗,與基督同死。我與教會的關係也是由受洗開始,受洗歸與基督的身体,就是教 會(《林前》12:13)。 這是聖靈的工作--生的洗。這兩件事是同時發生的(《徒》2:38);基督在我裡,我在基督裡,我也在教會裡。因為基督在教會裡,基督是教會的頭;教會在 基督裡,教會是基督的身体。頭和身体是不可分開的,愛基督的人一定愛教會。我與基督合一,我與教會也是合一,基督與教會又是合一的。這是基督,教會,信徒 三合一的美麗圖畫。         我們在基督裡是無形的,是看不見的。我們因信都加入了基督無形宇宙性的教會。但神的心意也是要在歷世歷代,建立有形的教會。所以,我們也必須在有形的,地區性的教會裡做一個肢体。若有人說,我愛基督,但我不要加入任何教會,那是不可能的。         有人說教會裡有三種“友”:一是“覺友”,來教堂休息睡覺的。二是“叫友”,牧師不打電話就不來,但是“一叫就有”,謂之“叫友”。第三種是“教友”,就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守聖餐的時候就來,平時不見人影。         教會不是由“教友”組成的,教會乃是由信主的肢体合成的。既然我們信主的人是教會的成員,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我們該當如何對教會呢?我們作肢体的意義是什麼? 1. 表明對基督的忠(Loyalty)         如果神帶領我們到一間教會去,我們若忠于基督,我們就必忠于教會。 2.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何必上教會?》

鄭漢光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落單的美好靈魂……就像獨自燃燒的炭火,只會逐漸冷卻,不會愈來愈熱。” --十架約翰(Saint John of the Cross)   楊腓力(Philip Yancey),是美國知名的作家,曾任職于《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他著作甚豐,且大部分的作品都廣受歡迎,如:《無語問上帝》、《恩典多奇異》、《生命總有傷痛時》、《歡喜讀舊約》、《有話問蒼天》、 《耶穌真貌》等。         因著楊腓力透徹的洞察力,深遂的反思,加上他個人獨特的經歷,再融合許多真情的故事,更以簡練的文風,替世人陳述了許多信仰上不可言語的心靈困惑。人們藉由閱讀他的著作,得以尋覓出路與安慰。         在《何必上教會?》一書裡,楊氏記載了人們,如何在起起伏伏的信仰歷程中,經歷聖靈的同在,省思自己的處境,並保持儆醒等候主再來的方法;對那些在信仰上失 落的人,他勸告他們不要輕易退卻,離棄教會、離棄信仰;書中也提供了歡喜上教會的出路;同時也提醒教牧同工,要如何幫助人們,回到教會中得安息。         過去有許多人認為“上教會”,是基督徒每週例行、不得不做、已被制約了的苦差事。也有人認為“上教會”是經歷信仰生活豐盛的必然活動,是代表信與不信的證據。         然而,無可否認的是,不論教會是一處古舊的簡陋平房,或是隱身在擁擠的都市大樓中,或是一座莊嚴肅穆的透天大教堂。只要基督徒聚集在一起,以心靈誠實敬拜上帝,“教會”就成了發現“奇蹟”的福地洞天。而這種“奇蹟”,就是使“上教會”不再只是乏善可陳的例行公事,反倒成了基督徒每星期樂此不疲的美事。         那麼,為何在我們周遭,常有基督徒或非基督徒問:“何必上教會?”這是否表明,他們尚未信主,或未曾認罪悔改?……楊氏認為,未必如此。人們對“上教會”產生疑惑,有時候可能是教會本身出了問題,有時卻是人們自身的問題。正如他在書中所說的:         “對于信主的基督徒而言,上教會真的那麼必要嗎?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有一次說,教會就像一座不真切的城堡:他會從外面給予精神上的支持!在真誠相信基督教教義、對神委身後,有陣子,我試過邱吉爾的策 略。我一點也不孤單,像我這樣的,大有人在!參加主日聚會的人,遠遠少于宣稱跟隨基督的人。有些人的遭遇和我類似:以前的教會經驗使他們筋疲力竭,甚至有 被出賣的感覺。有些人則認為,‘在教會一無所獲’!跟隨耶穌是一回事;在主日早晨,跟著其他基督徒走進教堂,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何必呢?”         可見,這個世代充斥了許多宣稱自己相信基督,卻不歸屬于任何教會的基督徒。楊腓力在書中,試圖尋找讓人們從問“何必”,進而到“歡喜”,甚至“愛上”去教會的祕訣。並以他對真理的熱愛,對生命的珍惜,向讀者分享他自己在尋覓中,曾遭遇過的迷茫,及內心深刻的感受。         楊腓力在此書的第一章中,先陳述了人們上教會時,常處在下列的情境中:心愛的詩歌被會眾唱得七零八落、聖經被讀得支離破碎、禮拜儀式的冗長空泛、講壇信息貧 瘠、言不及義,以及教會中所瀰漫的麻木不仁。這些現象是否就成為不上教會,或是不斷轉換教會的理由?或許,這可能是人們的問題所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立足本地、胸懷普世”的教會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教會是什麼        教會是什麼?簡而言之:       1、教會是神的家(《提前》3:15上)。          2、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下)。          3、教會是基督的身体(《弗》1:23)。          4、教會是屬于神的(《徒》20:28上)。          5、教會是基督用自己的寶血所買贖的(《徒》20:28下)。 三方面的功能          神設立教會在地上,要教會發揮三方面的功用: 1、向上方面--教會是敬拜真神的殿         信徒來到教會,與眾弟兄姊妹一同以心靈和誠實,敬拜至高聖潔的神。不但向神獻上敬拜讚美,也以虔誠順服的心,接受神發自寶座的心意和命令。 2、向內方面--教會是神兒女屬靈的家         神的兒女在教會中,享受到“家”的溫暖、肢体的相顧、團契的交流,又得到靈糧的供應、靈命的造就,並學習在神家中彼此配搭服事的藝術。 3、向外方面--教會是基督精兵的基地          神存留祂的兒女在地上,是要他們成為世上的鹽和光、基督的見證人、為主得人的精兵。因此,教會是見證的燈台,也是精兵的基地。所以,教會必須負起“訓練”、 “裝備”、“差派”精兵的責任,透過“本地佈道”及“普世宣教”雙重管道,遵行主的“大使命”,放眼“普世福音禾田”,把福音從“本地”傳到“普世”。 六個努力方向         怎樣才能成為“立足本地、胸懷普世”的教會呢?既然神設立教會在地上,是要教會成為使“萬族”得福的管道,那?,我們就要省察,今天我們教會是否合神心意?我們教會是否有“普世宣教”的異象?是否“立足本地、胸懷普世”?抑或只是“空有枝葉、白佔地土”呢?         要成為“立足本地、胸懷普世”的教會,至少需要在以下六方面努力: 第一方面,教會領袖的職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