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基督徒可以換教會嗎?(歌珊)2016.06.02

我信主好長時間,都不明白信主與實際生活有什麼關係、信仰最終的目的是什麼?……“你們覺得這個教會有問題,離開了去其他教會,就沒有問題了嗎?”當然,他說的沒有錯,我後來也明白了,每一間教會都不完美,都有問題。然而,我至今不後悔。 […]

主題文章

和平三釋(陳濟民)2016.05.18

在舊約聖經中,從《士師記》開始,我們就看到,猶太人的歷史與戰爭是分不開的。在《詩篇》137篇,我們甚至看到經歷戰爭殘酷的詩人咒詛敵人,讓許多現代讀者受不了。 在這種背景下,思考聖經中“和平”這個主題,就很有意義。由於“和平”這個詞,在中文聖經譯本中有不同的表達方法,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從3個角度,看這個主題。 […]

No Picture
教會論壇

安息日的牧養學(董家驊)2016.05.16

那一年我 19歲,當臺上的牧師呼召全時間奉獻服事上帝的人時,我站了起來。立時,我感到上帝榮耀的寶座就在我面前。我快步走到台前,心中充滿了喜樂和驚恐,幾乎無法站立;勉強到了台前,雙膝一軟,跪了下去。15年過去了,我仍記得那天聚會中所看到的異象——上帝榮耀的寶座。 […]

言與思

言所當言與有所不為(黃奕明)2016.02.22

如果你被指派一個任務,到聾啞學校開音樂會,或是去教盲人畫畫,你會不會去?我要是以賽亞先知,一定欲哭無淚!後悔自己先前話說太滿了:“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6:8)果不其然,以賽亞面對以色列的心硬,不免憂心忡忡地問:“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 (《賽》6:11)以賽亞先知的問題,正是我們這些事奉者的問題…… […]

No Picture
教會論壇

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硬仗 ——深入趙鏞基牧師事件(王星然) 2014.03.10

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硬仗 ——深入趙鏞基牧師事件 本文原刊登于《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關於趙鏞基牧師(編註)涉貪污瀆職事件,目前華人媒體上可以找到的文章大多是以評論為主,甚少有記者深入研究報導這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我認為要對這個事件有更公允的評析,了解始末是絕對必要的,公允的評析無關自義和論斷,它要求對事件有清楚的認識。如此,提出的建言和立論才有根基。如果不清不楚就急於驟下評論,並不妥當。 目前網上的評論大約有下列幾種: 教會應該建立透明的決策機制,要有建全的組織章程:我個人不太相信會友號稱百萬的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是一個沒有建全組織章程的教會,我們有必要了解這些事件的決策過程到底出了什麼差錯,使得組織章程的機制失靈? 教會應以集體式的領導,代替一人明星獨裁的絕對順服模式:純福音教會有1500多位長老,雖然在文化上,他們尊敬創辦人趙牧師為精神領袖,但純福音教會在制度設計上並非一人決策的模式。長老中,如果有人對教會財務的決策有異議,他們如何表達想法?牧師在決策過程裡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趙鏞基牧師晚節不保,但考量其長期對教會界之重大貢獻,不應苛責:不錯,我們都是罪人,自義令人作嘔,但不代表教會因此可以是非不分,在違法的問題上和稀泥。我最近看到的許多評論裡有一個未經驗證的假設:晚節不保似乎意謂著,趙牧師及其家人以往從未在教會財務決策上引起任何爭議,一直到了趙晚年才出狀況。但我相信這麼大的事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部份有必要深入了解。 因此,我決定不倚賴華人媒體的評論,自行研究外媒對這整起事件的報導,給讀者參考。我必須聲明,這是個人的研究,其中許多資料尚需更仔細地考證,但在此拋磚引玉,希望更多人願意進一步入了解案情,做為治理教會之殷鑑。 首先,我們需要對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有一個背景的認識,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教會,旗下有許多相關企業及非營利機構,包括了韓世大學,國際教會成長研究院(C.G.I),社會福利機構(如“以琳福祉城-Elim Welfare Town”),多個海外宣教機構,以及傳播媒體(《國民日報》、Next Media)。這些機構大多由趙鏞基牧師及其家人負責,易給人有一種家族王朝的感覺,再加上這些機構與教會之間有著非常密切的資金往來。當帳目和資金流向不清時,就引發爭議。 以下我把研究的結果,按時間發生順序,重點整理如下: 2002年趙鏞基牧師長子,也是當時《國民日報》負責人趙熙俊(註1),利用關係向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掌理財務的經理提出要求,以相當於市價3倍的價格購入他開設的I-Service公司股票(註2),共25萬股,以助其舒解財務上的困難。經辦長老在審核這項投資案之後,整理成一千多頁的報告,於11月28日上呈趙鏞基牧師,因當時趙是主任牧師,最後由他簽章。趙後來在庭上的說法是,他信任教會經辦的長老和他的兒子,所以並沒有詳讀這份文件就直接簽字。這項錯誤的投資造成教會 157億韓元(約1400萬美元)的損失。以下本文所提及的所有金額數字,都換算成美元,讓讀者更容易理解)。 2011年教會長老有鑒於趙牧師及其家人長期在教會財務上公私不分,在4月時召開了教會代表大會(Council Meeting,根據純福音教會組織章程,為該會最高決策團),大會通過縮限師母金聖惠的權力,只讓她負責韓世大學及海外宣教活動。趙二兒子明杰接替大兒子熙俊,負責的《國民日報》,熙俊則是完全退出《國民日報》,從“以琳福祉城(註3)”社會慈善機構及某海外分會的組織,擇一而棲。 2011年6月,教會長老透過代表大會,做成更進一步的決議,要求金聖惠師母退還教會約相當於900萬美元的資金,師母聲稱這筆錢是計劃用來為趙鏞基牧師蓋紀念館的經費。並且教會要求師母歸還長期免費佔用的教會辦公室。不料,對於這些教會決議,趙牧師及師母拒絕接受。 2011年7月20日,趙牧師及師母,在純福音教會禱告山,舉行亞洲教會領袖特會,當天由師母證道,長老們決定利用這個時機,在會堂外拉布條靜坐抗議:“別把教會當成你家的私產!”“你把屬世的財富看得比天國更重要嗎?”他們的訴求是要師母即刻歸還興建紀念館的經費,那一天共有30位長老參加了這一場抗議活動。但並未獲得牧師及師母任何的回應。 長老們認為他們已經盡力依循教會章程,並透過一切可能的內部管道,來處理這件事,卻仍舊徒勞無功,這使得他們相信唯有訴諸司法一途,才能敲醒他們的牧者及其擁護者,幫助教會處理這個無解的難題。於是,2011年9月,29位長老聯名向韓國中央地方法院告發趙鏞基牧師及其家人,整個事件由此進入司法程序。 這些長老訴諸法律的行動,引發了教會內部嚴重的對立,之前教會裡雖有不少人支持縮限牧師及其家人的權力,但此時眼睜睜地看著長期帶領他們的教會領袖,身陷官司泥沼,說什麼也無法忍受趙牧師列為被告。在教會裡,這些告發牧師的長老被看成是外揚家醜的告密者(whistle blower)。而另有一千多名的長老聯名,向法院擔保牧師的清白。 2012年初,由純福音教會主任牧師李永勳,邀集教牧團成員,組成一個46人的懲誡委員會,對告發趙牧師的長老們,進行調查及懲誡。委員會認定教內的爭端不得在教外解決(根據《哥林多前書》第6章1-8節的教導(註4),要求長老們撤銷告訴,但長老們不願屈從,因此懲誡委員會做成決議(36票贊成,9票反對,2票棄權),停止25 位長老的職權,並開除3位主導訴訟的長老的會籍,將他們逐出教會。 同時,韓國神召會,及韓國基督徒領袖協會,也都發表聲明,任何人只要對趙鏞基牧師提告,都將失去其會員身份。(註:趙鏞基牧師曾長期擔任這兩個組織的主席一職) 2013年11月14日,30位教會長老在於漢城召開記者會,出示一份根據教會內部審計資料的調查報告,揭發更多趙及其家人不當使用教會公款的事件(總額大約5億美元),重點整理如下: 1992至1998年,趙擔任The Church Mission Society主席期間,向教會支取了相當於1億5千2百萬美元的資金,來興建“社區媒體中心大樓CCMM-The Center of Communities and Mass […]

No Picture
事奉篇

舒展開來的馨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沈琅        18 歲到美國讀書時,一進教會,便喜歡上了教會的氛圍,喜歡和一班基督徒朋友膩在一起。喜歡他們的友愛與和善、智慧及涵養,喜歡和他們一起玩,一起聊,被他們 的生命深深吸引。但我記得,也有對他們心生抗拒的時候,那是偶爾從言語、態度中,感覺到一些人自命清高、自以為是,有了信仰便高人一等。 我也變成這樣了        後來,我信主了,終於找到生命的意義,有了平安、喜樂及依靠。然而,慢慢地,我身上也滋長了我曾那麼討厭的、憑著信仰就自以為是的驕傲與固步自封。我開始覺得,和一些不信主的朋友談話不夠味了,他們怎麼就聽不懂我說的?怎麼就不能領悟我所經歷的呢? 於是,我下意識地往基督徒的圈子裡鑽,因為有共同的話題,能感同身受地交流;因為不需要面對溝通中那麼多的衝撞、掙扎和沮喪。         我也把信仰當作自己高人一等的基石了,有了要把“絕對真理”帶給人的心態。不知從何時起,我的目光就只放在“真理”上,輕視其他一切的價值與意義──除了基督信仰,其他東西沒有永恆的價值,不值得我去留意,不是嗎?         於是,我的路越走越窄。我很困惑,為什麼信了主,反似覺得生命裡丟了點東西呢?而且,到底丟了什麼呢?        慢慢地,我才意識到,我丟的,是對他人的尊重、欣賞和體貼;我所缺的,正是主耶穌切切教導我們的:對他人的愛。         如果愛,便不會將對方當成僅僅是傳福音的目標,而是首先將對方作為“個人”去尊重、欣賞和體貼。         記得初信主時,我參加過一個校園事工研討會。一位姐妹在會上分享事工策略:第一,機場接機,認識新同學。第二,建立關係,包括開車帶新同學去超市買菜等。第三,根據新同學的反應,進行下一步──如果對方對基督信仰有積極反應,便跟進關懷;對基督信仰比較排斥,便捨棄不管。         我當時雖不成熟,但那“起初的愛心”還在,義憤填膺地反駁:這太功利了,沒有真正地愛學生 !人是敏感的。究竟是表面對他好,還是真正關愛他,他心裡是知道的。 後來,隨著信主的年月增加,傳福音成了自然,成了習慣,有時候就會把人抽象成傳福音的對象,卻忘了看重並關愛這個人。         我痛苦地意識到自己的狀況,禱告求主幫助我:不要因為希望別人信主,就做表面文章,卻忘了裡面最重要的是愛。 嗅到生命的馨香         有一次,讀到富勒神學院院長理查德.毛(Richard Mouw)的文章《見證,學習,合作》。他在文中提到他與穆斯林朋友的友誼──雖然他們雙方對“耶穌是誰”這個問題,觀點不一致,但仍然建立了友誼。        理查德說,2001年9月11日,當他從電視上看到飛機撞向紐約世貿中心時,立刻想到他的穆斯林朋友們。隨即,他接到富勒神學院行政人員的電話,問他學校對 此當如何表態。理查德立即請行政人員打電話到當地穆斯林機構的總部,告訴對方,富勒神學院在為他們禱告;如果有人對當地穆斯林信徒發洩怒氣、進行破壞,富 勒會站在穆斯林朋友這邊,支持他們(據媒體報導,恐怖襲擊之後的10天內,美國發生了近600起襲擊阿拉伯人及穆斯林的事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