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比建堂更重要的事(董家驊)2016.09.06

當教會蓬勃發展時,我們的注意力常轉向建造更大的教堂,或植出更多的分堂。《尼希米記》是鼓勵弟兄姐妹為建堂奉獻的經典經文。然而比建堂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被三一上帝建立,成為合祂心意的群體。

“起來建造!”(《尼》2:18)這句話常讓我們想到的是建堂、幹大事、為主發光發熱。然而,《尼希米記》不只強調建設硬體設施,更強調建立上帝百姓的社群,一個正視不公不義的群體,一個實踐公義的群體,一個以上帝的心意彼此相待的社群。

上帝呼召祂的百姓起來建造的,不是一間華麗的大教堂,以此榮耀祂,而是一個被祂的靈充滿和塑造的群體(參《弗》2:22),反映出祂的榮耀和祂帶給世人的好消息! […]

主題文章

和平三釋(陳濟民)2016.05.18

在舊約聖經中,從《士師記》開始,我們就看到,猶太人的歷史與戰爭是分不開的。在《詩篇》137篇,我們甚至看到經歷戰爭殘酷的詩人咒詛敵人,讓許多現代讀者受不了。 在這種背景下,思考聖經中“和平”這個主題,就很有意義。由於“和平”這個詞,在中文聖經譯本中有不同的表達方法,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從3個角度,看這個主題。 […]

No Picture
言與思

安息日的牧養學(董家驊)2016.05.16

那一年我 19歲,當臺上的牧師呼召全時間奉獻服事上帝的人時,我站了起來。立時,我感到上帝榮耀的寶座就在我面前。我快步走到台前,心中充滿了喜樂和驚恐,幾乎無法站立;勉強到了台前,雙膝一軟,跪了下去。15年過去了,我仍記得那天聚會中所看到的異象——上帝榮耀的寶座。 […]

言與思

言所當言與有所不為(黃奕明)2016.02.22

如果你被指派一個任務,到聾啞學校開音樂會,或是去教盲人畫畫,你會不會去?我要是以賽亞先知,一定欲哭無淚!後悔自己先前話說太滿了:“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6:8)果不其然,以賽亞面對以色列的心硬,不免憂心忡忡地問:“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 (《賽》6:11)以賽亞先知的問題,正是我們這些事奉者的問題…… […]

No Picture
教會論壇

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硬仗 ——深入趙鏞基牧師事件(王星然) 2014.03.10

一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硬仗 ——深入趙鏞基牧師事件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關於趙鏞基牧師(編註)涉貪污瀆職事件,目前華人媒體上可以找到的文章大多是以評論為主,甚少有記者深入研究報導這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我認為要對這個事件有更公允的評析,了解始末是絕對必要的,公允的評析無關自義和論斷,它要求對事件有清楚的認識。如此,提出的建言和立論才有根基。如果不清不楚就急於驟下評論,並不妥當。 目前網上的評論大約有下列幾種: 教會應該建立透明的決策機制,要有建全的組織章程:我個人不太相信會友號稱百萬的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是一個沒有建全組織章程的教會,我們有必要了解這些事件的決策過程到底出了什麼差錯,使得組織章程的機制失靈? 教會應以集體式的領導,代替一人明星獨裁的絕對順服模式:純福音教會有1500多位長老,雖然在文化上,他們尊敬創辦人趙牧師為精神領袖,但純福音教會在制度設計上並非一人決策的模式。長老中,如果有人對教會財務的決策有異議,他們如何表達想法?牧師在決策過程裡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趙鏞基牧師晚節不保,但考量其長期對教會界之重大貢獻,不應苛責:不錯,我們都是罪人,自義令人作嘔,但不代表教會因此可以是非不分,在違法的問題上和稀泥。我最近看到的許多評論裡有一個未經驗證的假設:晚節不保似乎意謂著,趙牧師及其家人以往從未在教會財務決策上引起任何爭議,一直到了趙晚年才出狀況。但我相信這麼大的事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部份有必要深入了解。 因此,我決定不倚賴華人媒體的評論,自行研究外媒對這整起事件的報導,給讀者參考。我必須聲明,這是個人的研究,其中許多資料尚需更仔細地考證,但在此拋磚引玉,希望更多人願意進一步入了解案情,做為治理教會之殷鑑。 首先,我們需要對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有一個背景的認識,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教會,旗下有許多相關企業及非營利機構,包括了韓世大學,國際教會成長研究院(C.G.I),社會福利機構(如“以琳福祉城-Elim Welfare Town”),多個海外宣教機構,以及傳播媒體(《國民日報》、Next Media)。這些機構大多由趙鏞基牧師及其家人負責,易給人有一種家族王朝的感覺,再加上這些機構與教會之間有著非常密切的資金往來。當帳目和資金流向不清時,就引發爭議。 以下我把研究的結果,按時間發生順序,重點整理如下: 2002年趙鏞基牧師長子,也是當時《國民日報》負責人趙熙俊(註1),利用關係向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掌理財務的經理提出要求,以相當於市價3倍的價格購入他開設的I-Service公司股票(註2),共25萬股,以助其舒解財務上的困難。經辦長老在審核這項投資案之後,整理成一千多頁的報告,於11月28日上呈趙鏞基牧師,因當時趙是主任牧師,最後由他簽章。趙後來在庭上的說法是,他信任教會經辦的長老和他的兒子,所以並沒有詳讀這份文件就直接簽字。這項錯誤的投資造成教會 157億韓元(約1400萬美元)的損失。以下本文所提及的所有金額數字,都換算成美元,讓讀者更容易理解)。 2011年教會長老有鑒於趙牧師及其家人長期在教會財務上公私不分,在4月時召開了教會代表大會(Council Meeting,根據純福音教會組織章程,為該會最高決策團),大會通過縮限師母金聖惠的權力,只讓她負責韓世大學及海外宣教活動。趙二兒子明傑接替大兒子熙俊,負責的《國民日報》,熙俊則是完全退出《國民日報》,從“以琳福祉城(註3)”社會慈善機構及某海外分會的組織,擇一而棲。 2011年6月,教會長老透過代表大會,做成更進一步的決議,要求金聖惠師母退還教會約相當於900萬美元的資金,師母聲稱這筆錢是計劃用來為趙鏞基牧師蓋紀念館的經費。並且教會要求師母歸還長期免費佔用的教會辦公室。不料,對於這些教會決議,趙牧師及師母拒絕接受。 2011年7月20日,趙牧師及師母,在純福音教會禱告山,舉行亞洲教會領袖特會,當天由師母證道,長老們決定利用這個時機,在會堂外拉布條靜坐抗議:“別把教會當成你家的私產!”“你把屬世的財富看得比天國更重要嗎?”他們的訴求是要師母即刻歸還興建紀念館的經費,那一天共有30位長老參加了這一場抗議活動。但並未獲得牧師及師母任何的回應。 長老們認為他們已經盡力依循教會章程,並透過一切可能的內部管道,來處理這件事,卻仍舊徒勞無功,這使得他們相信唯有訴諸司法一途,才能敲醒他們的牧者及其擁護者,幫助教會處理這個無解的難題。於是,2011年9月,29位長老聯名向韓國中央地方法院告發趙鏞基牧師及其家人,整個事件由此進入司法程序。 這些長老訴諸法律的行動,引發了教會內部嚴重的對立,之前教會裡雖有不少人支持縮限牧師及其家人的權力,但此時眼睜睜地看著長期帶領他們的教會領袖,身陷官司泥沼,說什麼也無法忍受趙牧師列為被告。在教會裡,這些告發牧師的長老被看成是外揚家醜的告密者(whistle blower)。而另有一千多名的長老聯名,向法院擔保牧師的清白。 2012年初,由純福音教會主任牧師李永勳,邀集教牧團成員,組成一個46人的懲誡委員會,對告發趙牧師的長老們,進行調查及懲誡。委員會認定教內的爭端不得在教外解決(根據《哥林多前書》第6章1-8節的教導(註4),要求長老們撤銷告訴,但長老們不願屈從,因此懲誡委員會做成決議(36票贊成,9票反對,2票棄權),停止25 位長老的職權,並開除3位主導訴訟的長老的會籍,將他們逐出教會。 同時,韓國神召會,及韓國基督徒領袖協會,也都發表聲明,任何人只要對趙鏞基牧師提告,都將失去其會員身份。(註:趙鏞基牧師曾長期擔任這兩個組織的主席一職) 2013年11月14日,30位教會長老在於漢城召開記者會,出示一份根據教會內部審計資料的調查報告,揭發更多趙及其家人不當使用教會公款的事件(總額大約5億美元),重點整理如下: 1992至1998年,趙擔任The Church Mission Society主席期間,向教會支取了相當於1億5千2百萬美元的資金,來興建“社區媒體中心大樓CCMM-The Center of Communities and Mass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我們的挪亞方舟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鄭榮潔         每年夏天,我和小夥伴們都到山上去參加營會。在林中小屋裡,我們閱讀聖經故事、唱詩歌。我印象深刻的,是挪亞方舟的故事。我就此明白:上帝給挪亞遠見,可是挪亞自己必須具備信心和毅力。         當挪亞在建造方舟的時候,鄰居不斷地嘲笑他,笑他胡思亂想、不著邊際、浪費時間。我們可以想像那個情景:挪亞在沙漠裡,建造一艘巨大的船、收集一對對的動物,累得汗流浹背……還要說服他的家人像傻子一般離開家,上到豎立在旱地的船上。許多人在他身邊不斷譏諷他,他唯一可依賴的,就是自己的信心和禱告。        這個故事,讓我明白,做正確的事情,不一定有樂趣。        誰破壞了美好?          成長在加州,就像牧歌。加州有美麗的海灘、沙漠和森林。我喜歡戶外活動,比如游泳、騎自行車、遠足和潛水。我視此為理所當然。直到我上了大學,我才聽到“全球氣候變化”(包括溫室效應)理論。我告訴自己,如果它是真實的,這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巨大問題。          全球氣候變化會帶來嚴重的後果​​:夏季森林火災的增加、引起飢荒的乾旱、嚴厲的颶風、海平面的持續上升,破壞性的洪水,以及各種動物和植物的滅絕。有些島嶼或國家,土地會大幅縮小,甚至完全消失,像馬爾代夫,塞舌耳和孟加拉。         在20世紀90年代末開始,科學家開始共同意識到,是人類的經濟活動大規模地改變了這個世界!聯合國“國際氣候變化小組”(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在第二個報告中指出,氣候暖化不能完全歸咎於自然原因。該組織其後推出兩個報告,均證實了前述的結論,並在2007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而今,全球氣候變化已是科學界整體的共識。我也注意到,我所喜歡的自然環境有了很大的變化:空氣和水的污染,森林的過度砍伐,公園和荒野變成了工廠和住房,人偷獵珍稀和即將滅絕的動物,以奪取它們的角、牙和皮……         在中國,污染對食品安全及公眾的健康,已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北京和上海的的陰霾程度超高,到了可引起哮喘的程度。中國超過一半的水源,是不可用的…… 人類生活的必需品——陽光、水、空氣、植物和動物,這些美好的東西都遭到破壞了。人類只能責怪自己!       更深層的正義         17歲那年,我進耶魯大學,選了環境科學和經濟學專業。畢業後做了幾年事,我又去了紐約大學讀法律。當時,我還沒有特別關注環境法,我只是想用法律和政府的力量,讓社會變得更好、更公正。         然而,我在學習過程中發現,環保是個更深層次的正義問題,也關聯到我們基督教信仰的一個中心議題。上帝要求我們好好管理地球,並要愛人如己。然而,我們顯然沒有遵守。很多時候,我們為了自身利益,故意忽略“鄰舍”。         這個社會看重權力、金錢和關係。有錢的人只要付錢,讓他人排隊等候;有錢人的公司,可以藉由談判,得到特殊的法律保護和稅收減免,他們可以合法開辦產生污染的煤炭工廠;可以合法地把廢料傾倒在貧民區……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哀哀地球,生我劬勞——談環保的起步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張力揚        2013年4月底,我結束了在中國的訪學。20多天裡,除了與學生活力洋溢的心靈交流,亦站在臨江的山崗上,眺望著夕照下蜿蜒的長河,遙想著歷史中多少風流人物,倚欄賦詩,贊嘆美景!可惜,千百年後的我,望著山腳下層層起的高樓、熙熙攘攘的人與車,再也無法產生詩意的聯想。         車子、高樓、人潮,早已成為現代人生命的一部分。路邊、河邊、山邊的凌亂度增高了,空氣裡的微粒、氣味、聲音,變色、走調了。廢棄物增加了,但可回收廢物未放進廢品回收箱,卻丟進了垃圾桶。現代生活不僅改變了人的審美觀,使人的生活品質與從前大不相同,也使凌亂取代了過去自然環境中的美。  撫我哺我何艱難        基於過去20餘年的科研經驗,人們愈來愈明白,為我們劬勞、背負我們重擔的地球,經歷了什麼樣的艱難!近幾年來,有些環境工作者曾整理出地球所受的7項苦難,他們的結論或許可讓我們有些思量的空間。1. 大氣層中,導致溫室效應的氣體持續增多。尤其是石化燃料釋放出大量的CO₂(二氧化碳)與其他有機化學品,改變了自然界裡碳循環的均衡,對氣候與空氣品質都造成很大的影響。自2009年起,聯合國連續召開了多次氣候高峰會,期望各國政府訂定減碳目標。但幾年下來,情況未見改善。(編註)         2. 為了提供傳統能源,地球正面臨重重危機:海域鑽油造成多起嚴重漏油,污染、傷害了海洋生態。在阿拉斯加極區開採原油,又影響北極熊等生物的生存空間。使用燃煤發電,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留下煤渣處理等問題。海嘯造成日本核能電廠受損,輻射擴散……         3. 人類的“擴張”與“佔有”的慾望,造成了資源與環境的許多問題。就算全球人口只有現今的1/3(即100年前的人數),人們只要手中有錢、有權、有勢、有科技,就會向山崗、水岸、海島、大洋推進,竭盡己能,開採資源、開發建設、滿足享樂。         人的貪欲,降低了人對生命價值的尊重,使人蔑視他人以及其他生物的存在,使社會中搶奪、破壞增多。環境衰敗,正是人價值觀低落的表現之一。         4. 由於慾望的擴張,過度消費(Over-Consumption)成為現代人生活的寫照。不管生活多豐富,人類總是不滿足,需要更多的物質、更高的享受。這導致分配不均,並製造出過多的廢棄物。據EPA統計,自2010年以來,全美固體廢棄物總量,每年超過2.5億噸,幾乎是1960年代總量的3倍。50年來,平均每人每天廢棄物產量增加1倍,而回收率僅達1/3。這麼多的廢棄物,使空氣、水源等污染。人類健康的問題更層出不窮。         5. 為了滿足人們愈來愈大的消費慾,地球所存的資源受到極度的壓榨:森林過度砍伐、涸澤而漁……以及為了增產而使用農藥化肥等等,使地球日漸喪失自我調節與再生的機能。         6. 為了供應人類生活所需,化學品使用愈來愈廣泛,造成有毒化學品泛濫。不只是在城市,山間和水域都不能倖免。研究報告指出,在北極與南極的冰山冰原裡,都測出了人造有毒化學品。這是因空氣中的有毒物質,經由大氣流轉,使極區成了污染物搜集站。         近年來,又有科研發現,在喜瑪拉雅山峰上,也測出有毒重金屬。這恐怕都與工業生產帶來的污染,以及廢物處理不當有關。         7. 目前,全球已有1/3的人口,缺乏清潔的水源,且此情況繼續惡化。據聯合國水資源組織估計,到2030年,可能有50%的人口無法取得清潔的用水。         難怪有人質疑:人不就像細菌、癌細胞一樣,盲目地蔓延,摧殘著地球的健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