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姊妹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静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在社会中         勿庸讳言,女人一直是社会中被压制、被轻视的弱势群体。         中国传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并要女人三从四德。这“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四德”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生儿子是“弄 璋”,生女儿就变成“弄瓦”;儿子是万金、女儿则是千金┅┅真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虽然今日中国,女人号称能顶“半边天”,但很多人骨子里仍有重男轻女的 思想,所以农村常有溺死女婴现象。         传统的犹太人,比中国人更加重男轻女。犹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与女人讲话。甚至有一派连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时“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闭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脸肿,故被称为“鼻青脸肿”派。         东方社会固然重男轻女,西方社会也不例外。以致後来妇女痛恨不平等之苦,极力鼓吹“男女平等”、高举“女权主义”运动大旗。         再从宗教方面来看,回教规定女人要把脸盖起来,并且全身到脚都要遮起来,以免引起男人不正当的欲望。可兰经中规定∶在法律事件上,两个女人才等于一个男人。至於印度教、佛教,也都把女人压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来世”投胎做男人。         故此,历世历代、古今中外,女性在传统社会中受压、挣扎,为肯定自己的角色、争取自己的地位,她们必须不断地、辛苦地奋斗。 在神心目中         从《创世记》,神创造人类的记载中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是∶         1. 因为“男人独居不好”(《创》2:18a),所以神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为创造过程中,使“不好”变成“甚好”的关键人物(《创》1:31)。         2. 因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的帮助”(《创》2:18b)。因此,在神创造的设计中, 赋与男女“相帮、相配、互补、互助”的关系。         再者,神造女人时, 刻意地从男人最“贴心”之处,取出肋骨,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亲密伴侣──女人。 让女人∶         1. 与男人有同样尊贵的生命价值,因为,男与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创》1:26-27)。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國人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身為“中國人”,這不是一件“小可”的事:五千年悠悠歷史、浩浩疆土、加上芸芸十三億人民。單以這些時間、空間、人口的數字就足以傲視全球了。         面對這樣一個“巨人傲立”,兩千年來,基督福音曾數度進入它緊閉的門檻:第一次是藉著唐朝的景教,第二次則透過元朝的也里可溫和天主教,第三次是明末清初的 天主教,雖然每一次進入,都得到不少信徒,但至終卻如花凋謝,福音在中國仍然無根。第四次,於公元1807年,基督教英國倫敦會的馬禮遜(時年25歲)終 以堅毅不撓的決心、歷經重重的艱難,再度把福音傳到中國。這一次,福音在中國的土地上生根、結實而且開花。一轉眼,中國人享受福音的好處快滿二百年。 中國人,你在那裡?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16:15)是復活的主耶穌在升天前向祂的門徒所頒佈的大使命,因此,“普世宣教”是每個基督徒的責任。         兩千年來,歷世歷代均有基督徒願意起來,順服主的命令出去宣教。從近代西方教會歷史中,可以看到宣教的趨勢:十八世紀是德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十九世紀是英 人宣教的世紀,廿世紀則為美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這些西方宣教士為了福音的緣故,離鄉背井,遠渡重洋,歷經艱險,把福音帶給遠在異邦,素昧平生的異族,以 致,到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宗教信仰族群是基督信徒,約佔全球六十億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二。         主耶穌又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可見,當福音傳到地極、當“大使命”完成,基督就要第二次再來。然而,據宣教學者的統計報導,今天全世 界,尚有二十三億人,從未聽過福音,他們是所謂的“福音未及之民”(Unreached People),是誰該去向這些人傳福音?難道還是西方信徒的責任?難道中國人對異邦異族的失喪無動於衷?難道在“普世宣教工場”上,中國人仍然缺席?         三十年前,一位從美國到台灣宣教的牧師,深深感到“中國人”應當起來接手這“傳福音”的棒子。於是,他寫了“中國人,你在哪裡?”一文,大聲疾呼中國人起來 獻身事主,這篇文章讓我們感動,也讓我們中國人羞愧,這位宣教士就是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戴紹曾牧師(Rev. James Hudson Taylor III)。         快二百年了,西方宣教士把福音帶給我們中國人,中國人白白得到福音的好處,白白享受成為神兒女的福份,然而在普 世宣教的工場上,中國教會只是“蒙恩的教會”,只有“接受”沒有“施與”;什麼時候中國教會才能成為“有福的教會”?能從“接受福音”進入“施與福音”? 因為“施”比“受”更為有福!(《徒》16:31) 中國人,得天獨厚          有人問:“為什麼全世界中國人最多?”回答說:“因為神最愛中國人。”基督徒說:“因為神要用中國人。”         在神永恆的計劃中,我們深信中國人是完成大使命的最佳人選。因為,中國人得天獨厚﹕中國人不但有聰明的頭腦、語言的能力、還有吃苦耐勞的天性。往往為了謀求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再來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基督快再來         邁入廿一世紀,當人人都“汲汲營營、忙於眼前” 之際,讓我們舉目觀看、放眼全球,必然發現:從東到西、從南到北,所見盡是政治動盪、社會混亂、經濟破產、天災頻頻、人禍不絕……加上科技的發展、資訊的 爆炸,使原已擁擠的地球越縮越小,人類面對人口持續增加的困境,預估全球資源將於公元2030年用竭……         只要是認真的基督徒,當看到如此普世現狀時,必定會警覺到基督再來的腳步已經臨近。         基督再來時,與祂的第一次“屈尊降生馬槽、成為人類救主”的方式截然不同,乃是“有大能力、大榮耀,駕雲降臨。”(《可》13:26)         基督再來時,與祂第一次來的形像也截然不同,乃是一位公義的審判之君,“照各人所行的”施行審判(《啟》20:13,《林後》5:10)。         基督再來時,“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後》3:10)         基督再來時,是可怕的日子,也是交帳的日子;我們是否已預備面對再來的基督?         然而,基督再來的“日子”和“時辰”,“沒有人知道。”(《可》13:32) 耶穌在世時,只提醒門徒祂再來前的預兆是:“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太》24:7-12)         因此,只要是認真的基督徒,當看到這些預兆已一步步應驗時,必定會照著耶穌的教導:儆醒等候祂的再來。 如何等候基督再來         一個認真等候基督再來的基督徒,必定是個“傳福音”的基督徒;因為耶穌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又說:“福音必須先傳給萬民。”(《可》13:10)        “傳福音”是神給每個基督徒的“本份”,若缺乏“以聲音宣揚基督”的口才(《彼前》2:9),至少我們會“以默默發光”的見證(《太》5:14)引領週遭的親人朋友來到真神的面前。         然而,基督再來之前,福音必須先傳遍天下,也就是主在升天前所頒賜的“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8-20)又說: “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        “福音遍傳地極”是等候主再來的必要條件。        “福音遍傳地極”是全球教會總動員的天國大業。        […]

No Picture
事奉篇

“舉目”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耶穌說:“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麼?’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4:35)         從這段經文中,我們發現當日門徒們的心態與主耶穌的心態截然不同:門徒們認為時間尚早,還可以“等”四個月才作工;耶穌卻認為時間已到,“現在”就是作工的 時候了。不同的心態帶出不同的行動,而心態上“不同”的關鍵因素就在於“看”,而且主耶穌所說的“看”,並非普通地、隨意地“看”,乃是認真地“舉目觀看”。        聖經中每次提到“舉目”,都意味著一件事的重要性與嚴肅性;因此當“舉目”看人、事、物時,絕非“輕鬆地看”、“膚淺地看”,而是“專注地看”、“深入地看”。也因此,“舉目”可以帶出“見地”、“透視”、“剖析”,繼而帶出“觀念”、“心態”、“行動”。        一個基督徒只要肯認真“舉目”,決不會做個“不冷不熱、得過且過”的基督徒。        一個基督徒只要肯認真“舉目”,必然會做個“順服主旨、竭力事奉”的基督徒。        進入廿一世紀,當主再臨的腳步漸近,我們的眼光當投注何方?何處是現代基督徒獻身的祭壇?        讓我們一同來“舉目”: 一、舉目看“基督寶座”         復活的主宣告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 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主又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纔來到。”(《太》 24:14)        面對榮耀基督的大使命,我們這些蒙受主恩的基督徒怎能不像當日以賽亞向主的回應,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二、舉目看“普世禾場”        全世界六十億人口中,只有十七億人自稱是基督徒,也就是說全球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尚未認識真神,還在救恩的門外,他們沒有生命的意義,沒有永恆的盼望,卻時時地、處處地以驚人的速度奔向滅亡……誰來關心他們?誰當負起傳福音給他們的責任?         身為神的兒女怎能對普世失喪靈魂的需要“冷漠、麻木”? 三、舉目看“教會歷史”        在二千年的教會歷史中,從第一世紀偉大的宣教士保羅開始,教會便遵照主的吩咐,不斷地把福音向外廣傳;其間經過許多感人的事蹟,宣教士流汗、流淚、流血,寫下一頁頁珍貴的宣教歷史。十六、十七世紀宗教改革後,西方教會更積極投入普世宣教。        1807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一粒棋子 --美國校園團契(海外校園雜誌)“新”同工

李秀全 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參與事奉三十八年,我們深感自己這一代是蒙神特別恩憐的一代,因為我們有幸成為“跨世紀”的人,可以經歷時代的變遷,見證世紀的交替。 從Urbana 說起         在跨世紀之際,全美國發生了許多大事,其中“爾班那宣教大會(Urbana ’00)”的召開,是其中深具歷史意義及影響力的事件之一。          廿 七年前,我們夫婦也有幸地參加了這樣的聚會,在一萬六千人《你真偉大》的歌聲中、在震撼人心的信息中、在迫切為全世界的代禱聲中、在數千青年流淚獻身的感 人場面中,神打開我們的視野,看到全世界對福音的需要,摸到“神愛世人”的心意,從此普世宣教的使命感在我們夫婦心中滋生。         1974年初,我們回到台灣,與校園團契同工分享這次我們受到的強大的衝擊。於是1975年3月,我們舉辦了宣教展覽及特會。兩個晚上,新樓禮堂,座無虛席,聞者動心。我們的學生事工,就此開始邁向普世宣教。        此後,從1979年起,台灣校園團契每三年舉辦一次青年宣教大會(The Taiwan Urbana),二十多年來,已有數千優秀青年獻身,在海內外參與福音事工。 神棋盤上的一粒棋子         復活主於升天前所頒布的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9);一而再地在我們心中迴響。誠如使徒保羅所說的:“我故此沒有違背那 從天上來的異象……”(《徒》26:19),對我們夫婦而言,Urbana 所帶給我們的感動與異象,二十多年來,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更加強烈地呼喚我們去投身,成為我們往後事奉生涯的方向、內容、動力。         進入新世紀,我們夫婦回頭數算神在我們身上的恩典,發現神的帶領是奇妙的。在三十八年的事奉中,神分成三個階段把我們放在不同的事奉崗位上:         第一個階段,是十四年的學生工作。神讓我們把“青年的熱忱與幹勁”,投在大學生、中學生身上,帶領他們信主,造就他們跟隨主、事奉主。其中十二年,我們是在台灣校園團契擔任全職同工,兩年在新加坡進修神學,並參與華語學生事工。         第二個階段,是十八年的教會工作。神讓我們把“中年的智慧與愛心”,放在美國波士頓教會。這間教會的特點是,除了看重“本地宣教”,也推動“海外宣教”。身為主任牧師,我們帶領著弟兄姊妹在宣教的事工上一同努力、一同學習。感謝主,教會不但忠心地、認真地以禱告及金錢支持宣教事工,也差派宣教士在世界各地宣教。         我們夫婦到南美及泰北“短宣”後,深感神的呼召,再度向神獻身,願意前往落後地區宣教。經過多年的等候與預備,終於1994年11月20日的上午,接受全教會的差派,成為“宣教士”。         第三個階段,是六年海外宣教工作。神讓我們把“中年以後的全部生命”,獻在普世宣教的工場上。感謝主,過去六年在海外宣道協會事奉,在泰北、緬甸、柬埔寨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