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職場倫理系列之九: 擺脫不如意

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中國人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換句話說,十件事裡,雖然可能有一兩件如意的,但是因為每件事情令人滿意的機率只有十之一二,人生這麼多事情,通通都要讓人滿意,當然機率就幾乎等於零了。          在現實社會裡,要找出一個對人生完全滿意──對自己的工作、收入、老闆滿意;對婚姻狀況、兒女、家庭生活滿意;對房子、車子、社會現象滿意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問題的根源在於我們對事情有一個錯誤的過高期望,我們不明白世界是敗壞的,最終是要被徹底推倒重來的。           對人生的不如意缺乏心理準備,當工作和婚姻的問題交叉出現時,其結果往往就是整天抱怨,一生作個不快樂的人。但是上帝對基督徒卻有一個更高的呼召:要常常喜樂(《腓》4:4;《帖前》5:6)。          這是基督徒職場倫理系列文章之九,我們要談的主題是當我們的人生充滿不如意時,怎樣才能喜樂得起來?本文將針對工作上的不如意,探討基督徒應該如何處理。 逃不是辦法            世界上的人,一般解決不如意的方法就是逃──逃離這個婚姻、這個家庭、這個老闆、這個公司,甚至逃離這個國家,以為換個環境就能解決問題。這是移民不斷湧進美國其中的一個原因。問題是美國的公司、美國的工作是不是就完全沒有問題了呢?           孔子曾說:“道之不行,乘桴浮於海”,翻譯成現代語言,不就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嗎?孔子又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意思是說如果這公司很危險,就應該趕緊離開。          如果我們的雇主是造成股市崩盤的世界級商業醜聞公司,如“安然能源公司”(Enron),或是“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而我們又能洞燭機 先、有先見之明,當然是逃之夭夭、先走為妙。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公司的狀況不是這麼嚴重,而且世界之大,很少有一家公司、有一份工作是“金飯碗”,可 以永遠捧著,而不存在任何風險。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 逃離那惡者           耶穌為我們禱告的時候,他向天父說:“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或作脫離罪惡)。”(《約》17:15)上帝教我們的方法,不是逃離工作、逃離公司,而是逃離那惡者──在我們心中挑撥是非、抵擋上帝、使我們不能活出與世人不一樣生命的撒但。           當我們的激動情緒無法平復;當我們隨從眾人怨聲載道,甚至自以為是地帶頭仗義執言,其實是在興風作浪的時候,我們就陷落在罪惡之中。          人們常常誤將老闆的言行當作是那惡者的詭計,甚至心中暗暗將老闆比做那惡者。其實,更多的時候,撒但工作的地方是我們的心思意念。我們對待工作不如意的捷徑,是對付自己心中不滿意的情緒。 離開負面情緒          這個世界,不如意是常態。我們一早出門,所遇到的第一件事,所聽到的第一句話,就很可能使我感到鬱悶、情緒消沉。當然,別人肯定有一點不好,但是往往是 我把自己的感覺放大了。既然離開世界不可能,離開負面情緒才是解決問題之道。基督徒面對工作上的不如意,該如何離開負面情緒呢? 一、道成為肉身         “什麼樣的工作才有意義?”是一個經常困擾基督徒的問題。當手上的工作不如意的時候,尤其是公司的作風和聖經原則不一致的時候,我們就會想到要辭職。很 多人會逃到教會裡,認為在教會的服事才有永恒價值。殊不知主耶穌的門徒都不是在教會裡工作的;舊約裡神重用的僕人,絕大部分都不是全時間的神職人員。可 見,逃離公司不是聖經教導的原則。 […]

No Picture
透視篇

讓我們回家吧! ──透視大陸青少年離家出走成風的現象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2004年11月11日,已經是第三次離家出走的梁攀龍和另一名孩子偷偷地從起落架上爬上了由雲南昆明飛往四川重慶的航班飛機底部,幻想著進行人生的又一次”單飛”──離家出走去尋找刺激。         飛機起飛後,梁攀龍本能地抓住了欄杆,而另一名孩子卻不幸從高空墜地身亡。在萬米高空經歷了嚴重缺氧、極度寒冷的”魔鬼旅程”,梁攀龍總算僥倖地依靠穿過行李艙的一根通風管道才保住了性命,得以生還。          幾天以後驚魂未定的梁攀龍的父母終於見到了死裡逃生的兒子,然而讓所有人感到吃驚的是,梁攀龍面對情緒激動的父母,竟然沒有一絲反應,那種冷漠讓人實在不敢相信他還只是一個不足14歲的未成年人。那麼他出走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記者調查得知,梁攀龍的父親常年在外地打工,母親雖然留在他身邊,但平時和孩子幾乎沒有什麼交流。梁攀龍自從小學五年級迷上網路遊戲以後,就經常為此離家出 走,一開始父母還尋找兒子,後來乾脆任其發展,因為梁攀龍一般出走幾天後就會回家。但經過這次事件以後,梁攀龍的母親發現自己已經徹底管不住孩子的心了。 相對無言的兩代之間          令人震驚的不單是梁攀龍的這次“死裡逃生歷險記”,更令人震驚的是這位年紀小小的翹家客對親情,對父母,甚至對世界,對人生的冷漠態度。下面是這位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裡面,面無表情的小男生和記者的一段對話:         記者:你和父母的關係怎麼樣? 梁攀龍:不是很好。 記者:平時你能見得著爸爸嗎? 梁攀龍:平時見不到。 記者::那平時你爸都幹嘛去啊? 梁攀龍:在外地工作。 記者:那你見不到他,怎麼還和他關係不好呢? 梁攀龍:見不到關係就不好,不說話關係肯定就不好了。 記者:那你跟媽媽關係怎麼樣? 梁攀龍:還好,但就是說不到一塊兒……         兩代之間的話不投機,相對無言,已經是今日中國許多家庭中很普遍的現象了。不管是用“代溝”或是用其他什麼名詞來解釋,一個事實是,許多孩子們對父母的說教已經不屑一顧,甚至懶得和父母說話,而父母們則陷入不知如何才能博得兒女們“金口一開”的苦惱之中。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真的有些家長在萬般無奈下只得接受兒女們提出的建議,用電子郵件來和兒女們進行聊天和溝通,而電子郵件傳送的兩端,是生活在同一棟房子,同一個屋簷下的兩代人,中間隔著的,是那扇緊閉著的孩子臥房的門﹗ 低齡化的翹家群体         中國近年來中小學生翹家的人數不斷上升,從廣東到青海,每個大小城市每年都有成千上百的孩子離家出走。僅廣州地區,這些年來每年就大約有一千個青少年離家出 走,其中80%是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或初中生。連遠在大西北的西寧市,每年也有四百多人悄悄收拾行李,結伴或獨自離家出走。          相關的調查發現,離家出走的青少年有如下特點:14歲是青少年離家出走的高峰年齡;初中生占離家出走總數的73.65%;男生多於女生;以小學五六年級和初中二三年級學生居多;城鎮青少年居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