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只為等你

煙花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曾經, 我就是那隻失散的小羊, 只有牧者的心,才能讓我迷途知返; 曾經, 我就是那個漂泊的浪子, 只有父親的愛,才能使我痛改前非。 那一天, 永恆的救贖擦身而過, 那一刻, 聖潔的白鴿飄然而至。 這一生, 我徬徨於漫長的黑夜,孤苦無依, 這一世, 我領受到無盡的浩恩,終得拯救。 此岸, 我歷經困苦與磨難, 只為尋找那根生命的臍帶; 彼岸, 我重獲新生和自由, 只為來到這座永生的殿堂。 撥開眼前雲霧的繚繞, 我定睛仰望, 只為等待,等待你的降臨。 沒有你, 我無法到達通往天堂的唯一之路; 沒有你, 我不能通曉走向光明的永恆之道。 你是誰? 你就是道路, 你就是真理, 你就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亮! 作者現住上海, 從事建築業。此文完成於受洗歸入基督後兩週。

No Picture
成長篇

救主君王 ——應許的彌賽亞降生了!

文:Bruce Christian 譯:王敏俐 編按:本刊將從今年起連載澳洲長老會雜誌(Australian Presbyterian, http://ap.org.au/)的每日研經材料,盼望能幫助讀者讀出聖經更深刻的內容,更認識神啟示的豐富。本材料除適合個人研經或外,也適合教會內小組查經使用。        我們今天該用什麼態度,來看待聖誕節呢? 耶穌吩咐過門徒,當以聖餐紀念他——藉著聖餐,傳揚他的死,等候他再來。因此,我們好像有理由在每年的受難日與復活節,紀念他的死與復活。 但是聖經並未鼓勵我們,把主耶穌的生日當作節日來紀念——我們甚至無法確定他降生的日子。不但如此,今天多數人慶祝聖誕節的方式,已經和聖經所強調的,相去甚遠。 不過,身為基督徒,我們依然可以把握機會,在這個大众熟知的節日裡,告訴世人:耶穌的降生,是神對我們的應許,是彌賽亞──救主君王的到來。 這個月,讓我們一起閱讀《約翰福音》第1、2章,和《馬太福音》前4章,看神如何在他的話語中,向我們述說耶穌基督。 □第一日:唯獨基督 經文:《約》1:1-5 要點:在頭五節經文中,使徒約翰有力地陳述了這本福音書的中心:耶穌(道,logos)就是“神”,且是“與神同在”的——這讓我們瞥見三位一体的微光。耶 穌是一切創造的中心──因著他,萬物才有了意義。他是生命與光的源泉,離開他,只有黑暗與死亡。他進入一個與造物主隔絕的世界——因著罪,這世界無法認識 他。 說明: •在時間開始之前,當神按著他的心意構築“宇宙的計劃”,並藉著話語創造萬物時,耶穌就已經存在了(參《創世記》1:1、3、6、9等)。 •耶穌先於萬物而存在,他是永恆神格(Godhead)的一部分,並且與父神有著“面對面”的親密關係。 •耶穌是無限的神對有限的人所說的話(道)。 •神是以耶穌為念而創造萬物的。 •有罪的人,在他天然的狀態下,不可能明白,宇宙是以基督為中心的。對他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默想……並禱告: 基督教是否能接納其他宗教的“真理”呢? □第二日:你必須重生 經文:《約》1:6-13 要點:若不是神的介入、賜下新生命,人在其天然狀況下,在靈裡是昏暗的,無法認識那真光,以及在耶穌裡生命的意義。儘管如此,神還是為我們預備了一切自然的啟示,叫我們無可推諉。 神差派施洗約翰,作耶穌的先驅與使者,世界卻依然不認識、也不接待主耶穌為那真光,這豈不更顯出世人當受責備? 說明: •施洗約翰並不是靠他自己的權柄,而是受神的差遣,向世界引薦耶穌就是神的兒子、救主耶穌。 •耶穌就是那真光,照進黑暗的世界,要把永恆的生命賜給所有的人。 •神乃是使用人間的代理(human agency)來成就他永恆的旨意。 •世人是按著神的形象被造的。當造物主──救贖主臨到時,世人理當認出他來。但世人卻不認識他。 […]

No Picture
成長篇

歷史上的耶穌(上)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一、耶穌是歷史上的真實人物            我們在前章《兩約之間的猶太民族》一文中提到,僅四百多年間,在巴勒斯坦的猶太地,孕育了世界上兩大宗教──猶太教和基督教。猶太教充其量不過是一個民族的 宗教,而基督教卻是個普世的信仰。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佔今日全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耶穌,這位旋乾轉坤,影響西方文化,帶動世界文明至鉅的宗教領袖, 除了新約全書以外,為何沒有當時任何記載他事蹟的文字材料保存下來呢?           耶穌的一生在塵世間沒有留下什麼物質痕跡。他既無凱旋征討的紀念碑,也無皇宮神廟可提供考古研究。第一世紀的巴勒斯坦,大眾傳播遠不及今天這樣普遍。百姓認字的不多,會書寫的更少。無論蘆葦草紙或羊皮,都非常昂貴。一 般人也就沒有閒錢閒情來出版一些馬路消息。像目前書報攤販賣的花邊新聞小報(Tabloid),如國家詢問報(The National Enquirer)、每日星報(Daily Stars)等等,在耶穌那時代簡直是匪夷所思。也因此,唯有真實可靠的歷史古籍,才值得代代相承地抄謄流傳下來。           至於治理巴勒斯坦的羅馬人呢?他們遠在天邊,原就對猶太地的事物興趣泛泛,不會有人去注意在猶太地一個名不經傳的小民,更不會留意到他們的巡撫處死了一名暴亂分子。對當代羅馬 史官的心態,馬丁諾特(Martin Noth)教授在他的重要著作《以色列史》(The History of Israel)中解釋得最貼切:“當耶穌在世時,世界歷史根本沒有把這位拿撒勒人當一回事。他的出現在耶路撒冷人的心中只是曇花一現,隨後即成了歷史上的 小插曲。看來人們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操心。然而耶穌的出現,卻是以色列史上最具決定性意義的大事。及至耶穌的信徒與日遽增,教會蓬勃地成長,已成為世界歷 史舞台上舉足輕重的力量,這時候耶穌的名字才開始真正地受到重視。”(註1)           耶穌的事蹟,各國歷史皆有記載!只是一般歷史教科書,為了保 持宗教中立性,沒有把耶穌的神性敘述出來。新約全書的記載,由於作者是耶穌的門徒,惟恐又有偏見。那麼,是否有“聖經以外”的記載呢?答案是肯定的!大都 在耶穌復活昇天,教會建立以後。羅馬人治事的精神是重法重理,一絲不苟。且看部分當時羅馬歷史,官方與民間的記載:           泰西塔斯 (Tacitus, AD55-117):被認為是第一世紀羅馬最著名最可靠的歷史家。就是在他的記錄中,後人才得知羅馬城大火是尼祿所縱。關於對耶穌的記載,他說耶穌在提庇 留(Tiberius)任內,死於彼拉多手下。他的門徒說他復活了,並且將他的話由猶太地傳到全羅馬(《羅馬年鑑》Annals 15.44)。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如果

一雨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根據聖經記載,基督的門徒被稱為“基督徒”(希臘文是Christianoi),是從安提阿開始的 (《徒》11:26)。他們之所以得了這個稱號,大概是因為他們常把“基督”掛在嘴邊。這個字原來的意思,是“基督的人”。什麼叫“基督的人”?就是基督 的跟隨者,是要效法基督,做一個像基督的人。但如何效法呢?是靠每週一次的教會聚會?還是每日象徵性地讀一兩章經文?還是遇到困難時習慣性地仰天求助?           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一個用全部的心志和靈魂愛主耶穌的人,不是這樣。 如果只是感動           很多人有過這樣的經歷:陰雨天,在顛簸泥濘的田野上蹣跚而行。如果這時前方出現一個身影,我們就會緊跟在那人的身後。他往左,我們就往左;他往右,我們就往 右;他繞過一個泥坑,我們也跟著繞過去……在這樣一個人後面緊緊地跟隨,起碼知道自己不是孤單的,並且會覺得安全一些。           跟隨耶穌,更是如此。在這個亂世中,每一個人都在艱難中跋涉,苦不堪言。有一天,祂向我們顯現,祂揮手讓我們跟隨祂;祂說祂知道路,並且會帶我們安全回家。於是我們欣喜若狂,緊緊跟在祂後面。從此以後,我們不再孤單,心中篤定。           然而,這一路卻不是一帆風順的,路邊有太多的誘惑,我們心中有太多的不捨和眷戀。於是,我們開始左顧右盼;開始鬆開我們的手,不再緊握著祂……          只有當我們被世間的虛偽、欺騙、逼迫,擊打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我們才又會想起祂。而當我們開始尋找祂,卻發現祂根本沒有離開。不僅如此,祂一直在各樣環境中,用各種方法幫助我們。此時的我們什麼都不用說,只須要再度握住那隻帶有釘痕的大手,繼續前行。           這個比喻很動人,是不是?但如果我們只是感動而不去行動,那我們就真成了“聽見卻不去行的人”了。到底怎樣才是跟隨主耶穌的腳步呢? 如果願意遵從           一個世紀前的美國,有一群人,他們有一個奇怪的共同承諾,就是無論做什麼事,在做之前,一定要問自己:“如果主耶穌是我,祂會怎麼做?”(What Would Jesus Do,WWJD)           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你心裡是怎樣想的?覺得這根本不可能?還是覺得這有些教條主義?還是心裡有一種莫名的觸動?           主耶穌沒有留戀天上的榮耀,暫時放下祂尊貴的身份,成為人的樣式,降生在卑賤的馬槽,生長在貧困的家庭。祂因為愛我們,甘願忍受世間的苦難,莫名地被人唾棄、詆毀、迫害。           祂像我們所有人一樣,會感到口渴、饑餓、困乏、傷悲和快樂。祂和12個門徒一起生活了三年,從來沒有要求他們對祂有特別的服事。相反,祂低下尊貴的身軀,為他們洗腳……主耶穌用短暫的33年生命,向我們活出了最完美、聖潔的人生。           你愛耶穌嗎?那你為什麼不能按照祂的話,去過像祂一樣的人生?祂從來沒有說:“我和你們不一樣,所以你們再怎麼做,也不可能像我一樣。”相反,祂教導我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