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聰明尋金者

達銘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在一次信徒領袖神學課程畢業禮中,一位畢業生分享,她在課程中的最大得著,就是發現聖經原來是神寫給世人的一個愛情故事!           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我們都察覺到神對人的愛,非常豐富,我們當如何去讀?如何在聖經中得到屬靈的供應? 種子和鏡子            保羅提醒我們聖經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而雅各則用種子和鏡子兩比喻,教導我們讀神的話語的態度和得福的方法(《雅》1:21-25): 第一,神的話語像種子──預備心田領受 雅各提醒我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雅》1:21)。這經文表明,神要將祂豐富的道理栽種于我們的心田,問題是我們心田是否預備好?            主耶穌的撒種的比喻,指出我們的心田可以像路旁的硬土,種子根本沒法生根,很快便被飛鳥吃了!有些心田只像淺土,種子發苗雖快,但因沒有根,很快也枯乾了!另一些心田充滿荊棘,種子就被世上的思慮和錢財的迷惑擠住了。惟有在好土上的,結出了果子。            怎樣準備好我們的心田呢?神愛我們,甚願向我們傾心吐意。但祂更是聖潔的,我們首先要在神面前認罪悔改。在謙卑受教和降服于神當中,我們才會完全被神及祂的話語吸引,心田成為裁種的好土。           英國劍橋大學文學教授並基督徒思想家C.S. Lewis(魯易士),曾對讀經的苦與樂,提出以下看法:讀經之難,有時像讀莎士比亞原著之艱深。解決方法是讓聖靈(聖經的默示者),引領我們進入內裡的 豐盛,就好像莎士比亞帶領我們去明白其著作的原意!筆者就曾經歷聖靈引領,在晨更靈修中,在九十分鐘內一口氣看完艱深的《羅馬書》,並且越讀越喜樂。真是 一生難忘! 第二,神的話語像鏡子──照明我們的本相 雅各提醒我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雅》1:22)單單聽道而不行道,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的本相,但過後就忘了。讀經帶來的福氣,不只在于聆聽神的聖言道理,也在于實踐。在遵行並實踐神的話語中,我們漸漸明白神對我們 的期望和豐盛的恩典,也漸次体會神是怎樣的神──祂既是慈愛,也是信實,更是聖潔的! 接著,我們便會因遵行主道而經歷神的奇妙,巴不得回到聖經再進一步去明白主道,繼而遵行,再而經歷。基督徒生命就在神話語的互動下,漸漸成長起來! “象人”的慰藉 雅各更提醒我們,要“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雅》1:25)。神的話語是豐富的寶藏,我們要努力發掘和深入思考,再加以實踐,就必得福。《詩 篇》也應和道:“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那人便為有福。”(《詩》1:2)《希伯來書》也提醒我們:“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 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4:12)            但我們往往單用我們的理性及知識,去理解神的話語,經文卻說我們要讓神的話語,去分解我們內心的思想。那麼,我們在讀神的話語時,有沒有讓聖靈自由地透過話語,去省察我們的人生呢?            在唸大學時筆者經歷過一次心靈幽谷。在痛苦掙扎中,竟然是藉著一部名為Elephant Man的電影,有了信仰上的突破。這電影改編自英國發生的真人真事,敘述一名外形奇異的人,他面貌似大象,被人放在遊樂園中,供人“欣賞”。            戲中令我震撼的一幕,是“象人”在醫院接受理療時,竟然從《詩篇》23篇中得到甚大的安慰!筆者從年少就已熟讀此篇,但沒想到此詩內中的能力,能產生如此大的安慰!于是筆者開始逐字深入默想這篇詩,收穫甚豐,並走出心靈幽谷。 […]

No Picture
成長篇

禱讀法(lectio divina)

王志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編按:靈修生活,是指花時間與神親近的那段時間,是基督徒生活的基礎,其目的是建立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靈修的內容,一般而言,主要包括讀經、聆聽、默想和祈禱。禱讀法是王志學牧師在《經歷神》一書中,所介紹的一種方法:         1.以敞開的心慢讀:一字一字地讀,若果現在你的心仍在向外奔馳,或你習慣了速讀,這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慢!慢!慢!若覺得開聲讀會對你有幫助,也可嘗試這樣做,但不要分析經文。         2.若有任何一個字、一句子吸引你的注意力,或使你內心起共鳴,產生感動、興奮、難過等等感受,則暫時停止閱讀,進入默想。不要嘗試分析這些字句使你產生內心反應的原因。         例如:當讀到“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1:20),你覺得內心有特別感受,便停下來默想這句話。          3.慢慢地,輕柔地不斷重複那一個字、或那一句子,不要急於去思考和應用經文的教訓,而是在不斷重複中,讓你的心“安居”在經文中,被動地等候經文向你說話。           很多時候,你會經歷心靈慢慢只集中在一兩個字上。           例如:“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慢慢只留下“顯大”或“基督”,其他字句會淡出。           4.若你感到心靈已被那字句充滿,則可停止重複,而跟隨這字句所帶來的感動,進入祈禱。你更可完全靜默,透過這字句來靜觀神的慈容。           5.若心中感到禱告開始枯竭,或心靈不能再集中,則背誦主禱文結束。           6.把剛才的体驗記錄下來,然後回到經文,接著剛才停下來的地方繼續操練禱讀,再等候領受使自己產生共鳴的字句。 作者現為美國洛杉磯羅省基督教會聯會會長。 若讀者願意有系統、花較長時間靈修,可使用王牧師的兩本著作:《經歷神》和《奇異恩典在中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活學活用

星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在德國作客座醫生的時候,有位基督徒對我熱心相助。于是出于禮貌,我接受過她送的聖經。那是“洋碼子”的,我“消受”不了,就想當然以為,那不過是異域的另類“封建迷信”吧。          在英國當慕道友的階段,出于對洋教的好奇,也是因為卻不過牧師的美意,我泛讀了整本中文聖經。那是走馬觀花,戴著有色眼鏡瀏覽的,卻自以為明白地得出一個結論﹕“基督教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在美國入基督教之初,鑒于履行信徒的守則和對信仰的尊敬,我又“狼吞虎咽”了遍聖經。那是囫圇吞棗,當教義來“掃盲”的,仍是朦朦朧朧,似懂非懂。          之後的每個周末,我去教堂聽道、上課,“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地學,浮光掠影,記不大住。教會搞的背誦“金句”比賽,輒叫我憶起了“文革”中背苦了的“紅寶書”,難免嘀咕﹕挺形式主義的。           我參與的服侍,又多是無所用“經”的事,像招待,做飯,看孩子,收奉獻啦,等等,缺乏立竿見影式的效果和反饋督促。頭幾年的“主內”生活,就是這麼混混噩噩地過來的。           直到有一天,神把我帶到加拿大,一個剛興起的查經班,參加者多是未信主的大陸新移民。我才意識到自己竟算得上個“老”基督徒了(盡管實際上“嫩”得要命)。望著那張張渴慕神的臉,聖靈在我心底發出了“說不出的嘆息”﹕別再混下去了。           一種向骨肉同胞傳福音的責任感,使命感,油然而生。一定得像個“基督樣”,我暗暗下了決心。          從此我開始了認認真真的靈修。我找到自己以前不明白,卻也不求甚解,得過且過的地方,以及慕道友們常常提出,自己張口結舌,不得不心虛地以“我覺得”來搪塞的疑問,“帶著問題學”,用心查考聖經,在神的話語上狠下功夫。          我茅塞頓開﹕聖經真是一座挖掘不完的寶庫哇﹗上帝的話已不再是“歷史” “靜止”的,而是那麼“現實”、“活潑”。“人說”皆不權威,僅供參考﹔“神說”才是“板上釘釘兒”,“一錘定音”。在教堂、團契,不是宣講“人話”,而 是傳揚“神話”,這是教會與其它任何組織、團体的不同之處。同樣道理,把人帶到主的面前,讓神親自跟他們“談心”,是基督徒與其他任何說客、心理學家的不同之處。          我為自己蹉跎而每每後悔,常常慚愧,惟有奮起直追。但書到用時方恨少,若干長的一段時間,大家所討論的疑問,我還是當場說不出個道道兒來,正是反映了自身的淺薄、不足。          回到家我就一頭扎進聖經,查找“謎底”,這叫“急用先學”,無形之中就加速了我頭腦的“武裝”。          不是說,“給人一滴,自己就得有一桶”嗎﹖就求上帝先充滿我,以便我可以成為流通的管道,去“澆灌”別人。           我的腦子不恁靈光,特羨慕有些弟兄姊妹,“張口就來”某段經文,連出處在幾章幾節都不含糊。自己頂多依稀記得大約在哪一塊兒,得反覆翻找才行。沒辦法,只有 藉助于筆記,把常用的一些“警句”、“金節”,分別摘錄下來,安上題目,像名單似地列在本子上,用時雖然慢半拍,不是應聲而出,但也能補拙。引用多了,漸 漸地就記住了,這叫“學用結合”。           其實,在實踐中運用,印象特深刻,鐫在心版上的“死”字句,通過行為,“活”出了精義。靈修的宗旨即在于此。它絕不是閉門念了,理解了,就完成任務了﹔也不是單單面壁、養性,潔身自好,就大功告成了。它的最終目的,是改變人的作為,在現世生活中,“活現”耶穌。           […]

No Picture
事奉篇

咽不下一口氣——回應“神的聖言”

晨小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一)          看了《舉目》第五期(2002年3月出版)上,關於“聖經無誤論”的討論,我被深深觸動了,是的,聖經無誤,我從心底深處相信聖經是一本忠實的記錄。         我不會因為我不同意聖經中某人的行為或看法,就說聖經有錯誤;不能因為聖經故事有特定的時代背景、風俗習慣,令我不能接受,就說聖經有錯誤;更不能因為聖經的翻譯拗口不順,甚至和原文有出入,就說聖經有錯誤。         我十來歲時愛上了《荒漠甘泉》,但對聖經的內容,卻只接受那我肯接受的。首先,舊約《創世記》開宗明義就擺明了女人的不幸命運,跟著新約裡面保羅也不停地“加油添醋”。這對一個新時代的小女生來講,不是那麼容易嚥下的一口氣。         然而,我終于漸漸明白,宇宙需要一個秩序,人們的角色不同,不代表他們在神面前的地位不同。我也不得不承認夏娃後代的痛苦乃是咎由自取。至於亞當所犯的罪,自有神來對付他,“與我何干”?         再說,女性命運中的犧牲與痛苦,不是更能讓我們体會十字架的犧牲痛苦,更能讓我們貼近主耶穌的心嗎? (二)         我們的心若是不願意順服,疑惑與困擾必定緊隨而來。         多年前,我的一位堪稱現代女強人的好友,忽然在近午夜時刻,抱著一本聖經來按我的門鈴。她激動地翻到新舊約多處,幾乎是眼中含著淚光地質問我:        “小華,你總是向我傳福音。不是我不願接受,你自己讀讀這幾段,叫人怎麼受得了嘛!”         在我們的小客廳裡,丈夫和我跟她談了許久,告訴她,這些矛盾乃是因為翻譯以及時代背景的問題。在基督寶血的新約裡,我們已不必再死守律法。我的好朋友當初還算滿意地回去了,然而她的心中,終是有一層障礙,不肯順服,所以直到今天,她仍在尋求等待,不願接受主耶穌。 (三)         自從多年前開始在講台上任翻譯之後,我也常常對著中英對照的聖經困惑不已。《箴言》1:17的那隻小鳥,到底是自投羅網了還是逃脫了?《羅馬書》10:10的“得救”和《彼得前書》2:2的“得救”,明明是兩個不同的境界,中文譯本卻讀不出那味道……         頭大之餘,我開始每次靈修都搬出五、六本不同的英譯聖經對照著看,甚至還去修了希伯來文及希臘文,都仍不得滿足。一直到進了神學院,遇見許多博學、謙虛又敬虔的老師和聖經學者,才慚愧地看見,什麼是真正的有容乃大。         從主前170年七十士的集思廣益,到主後1919年西人教士完成的和合本中文聖經,我愈來愈了解聖經翻譯的困難,也愈來愈感激和合本翻譯者的功德無量。今天,令人更加感謝和興奮的是,除了和合本之外,我們現在也有了其他的新譯本可供參考,來滿足我們在靈裡及知識上的需要。         每當遇見一些挫折、困惑、斷章取義、或是因噎廢食的聖經讀者,我總勸他們不要著急,耐心、慢慢地研讀這本神所默示的經文。不論我們同意聖經的內容與否,起碼 這是一本人類歷史的真實記錄。與其搖頭擲書而歎,不如誠懇地面對困難,謙卑地尋求答案。我並且常與人共勉:在這本充滿人類罪惡的忠實記錄裡,讓我們把眼目 專注在神亙古的慈愛、恆久的忍耐以及祂全備的救恩上。 (四)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修拾遺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曾有教會長者指出,從差傳的角度來看,華人基督徒的雙語能力是神特別的恩賜。散布在世界各地,尤是在北美、澳、紐,以及歐洲的華人信徒,大多不須再費很大功夫去學習語言。而許多蒙差派往亞、非的歐美藉宣教士則非得折騰一陣子去學習當地語言不可。我們該分外殷勤了,不要把銀子埋在地裏如懶僕。       今年初買了一本中英文各佔一半版面的聖經。我計劃把英文版好好讀一遍,希望日後以英文講傳福音時,不要再像以前那般結巴。不料收穫遠不止於解決英文卡殼的毛病,英文版聖經竟還是個人讀經靈修的上佳工具。       首先是讀英文的時候得用心。使用中文幾十年,再謙虛也得承認中文比英文流利。看中文報刊小說早就養成了一目幾行的習慣。以此法看書報,倒也經濟實用,讀聖經卻不太妙。但因為習慣了,不自覺讀經時也是如此讀法。使用英文,則無此捷徑,非得正襟危坐,老老實實地用心細讀。這下子可乖乖不得了,發現以前用中文讀過多次的書卷,竟漏掉了許多精義沒留意。中文的流暢造成了自己的粗心,而英文的不足倒彌補了粗心的錯失,也忒始料不及。      還有一好處是兩種文字可以互相補償,令讀者更精確地明白。我想讀者若希臘文和希伯來文俱精的話,固然大妙,不然如果兼懂中英,亦蒙福不淺。以下列出若干章節與弟兄姊妹分享。中英文皆備。英文為NIV版(新國際版)。篇幅所限,未可盡錄。 “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王上》9:11) “Then a great and powerful wind tore the mountains apart and shattered the rocks before the Lord.” 按:“崩山碎石”在中文可被理解為裝飾句,形容風力強勁。英文直接指出那風勢裂石崩山。 “耶和華你的神……且因你喜樂而歡呼。”(《番》3:17) “The Lord our God ….wi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