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不要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裏

謝選駿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七集電視系列片《神州》面市後,筆者願借《海外校園》一角,從史學和文字學角度,談談有關問題。 還原“皇天上帝”與“帝”之真相         電視片《神州》的醒目標誌是北京天壇,核心思想則是中國聖王的“昊天”、“上帝”,即聖經所啟示的上帝(《解說詞第八頁》),而《老子》所說的“聖人”,亦是對耶穌基督的預表(見電視片中援引《〈老子〉vs.〈聖經〉》一書)……         不錯,北京的天壇裏,現在還有“皇天上帝”的牌位,然而,這乃是明清皇帝登基祭天的道具,與地壇、日壇、月壇、太廟、社稷壇、先農壇等道具類同(故帝制一 廢,這些壇也荒蕪了),並非信心之父在耶和華帶領下建立起來的;它所供奉的皇天上帝,相當於耶和華所說的“就是亞伯拉罕和拿鶴的父親他拉,住在大河那邊事 奉”之“別神”,只是它不住在巴比倫河邊,而住在黃河之濱。而且,“亞伯拉罕事件”,在中國古代確確實實沒有發生過,當然不可硬說發生過。         那麼,先秦乃至甲骨文的“帝”以至“上帝”,又是怎麼回事?         根据現有資料,殷人及其周圍諸國的宗教信仰,由原始自然崇拜發展而來,這可從製作於殷代後期的甲骨卜辭看出。“日月”、“星辰”、“河流”、“土地”等原始 自然力觀念,仍是殷人的崇拜對象。他們向神靈祈禱問卜,奉獻大量犧牲作祭,求雨、祈求好收成並防止自然災害。這些神靈,掌管自然,還把握人間的吉凶禍福。         他們的崇拜對象,決不限於一個“帝”﹔卜辭中的“帝”,與殷族的祖神“高祖夔”、“高祖俊”同一,也與《山海經》中生日生月的“帝俊”同一,是殷人的始祖 神,兼有宇宙至上神身分。“帝”對諸神有支配力,如對風神可以“帝史(使)鳳(風)”、“帝其令鳳”,也可“帝不令風”。對於雷神,可以“帝其令雷”,還 可具体指示“帝其於之一月令雷”。對於雨神,可以“帝其令雨”。(見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科學出版社1956年版,第58頁)         顯然,這種宗教不僅是祖先崇拜的,還包含萬物有靈論遺風。這位“帝”後來演化為“上帝”、“昊天”、“皇天上帝”,但還是與聖經所啟示的永生的上主具有完全不同的位格。 “聖人”來源於怪力亂神        帝王即神,是古代神權政治的殘留意識,其在世界古代各國和近代落後民族的精神生活中,佔有重要位置。如:古代埃及的法老,死後可成為神;日本天皇,活著的時 候就是“神”(“現人神”?);而在中國先秦神話中,則得到最為鮮明徹底的表現--因為中國最古的帝王,本來就不是“人”,而是一群神怪: 1. 帝俊、帝嚳、帝舜、太昊、顓頊、帝堯、黃帝等,本為部落宗教之“上帝”,後演變為道統傳說裡的“眾帝”人物。 2. 禹、句龍、契、少昊、後羿等,本為社神,後演化為各部落的神話祖先。 3. 后稷本為稼神,既是農神又是周族始祖。 4. 炎帝、朱明、昭明、祝融、丹朱、驩兜、閼伯等身分複雜的角色,本為日神火神,演變為道統傳說的帝王或官吏。 5. […]

No Picture
透視篇

《神州》與神學

謝文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一位姐妹來信說:“非常感激《神州》的異象和製作,她激起華人對自己歷史、思維及生命的重新檢驗,也許產生自豪,也許產生憤怒,多少讓觀眾坐立不安,希望此時聖靈的呼聲被人聽見而跟從。”讓觀眾坐立不安,這正是我們當初的期望。            《神州》是一部洗滌、更新中國人靈魂的影片,不是一部神學探討的影片。我們的宗旨既是“讓神光照亮神州,讓歷史成為信史”,就不能迴避歷史的罪惡。外國人也有 罪惡,但神要我們先認自己的罪。德國人的罪,需要德國人讓神光照,自己懺悔。我們累積的苦毒罪惡,若不向神懺悔,求神赦免,這些衣櫥裏的骷髏,不知道那天 再跑出來,又將神州攪個天翻地覆。           有人說:中國人是北京猿人進化來的,猶太人是上帝造的,中國古文化怎麼可能通聖經呢?幾十年來,海峽兩岸的學生從小都受這種教育。很不幸的,有人在基督教裡,繼續以這種思維方式來看歷史。           在無神論狹隘民族主義這件破衣服上,補上一兩塊聖經經文的新布,有甚麼意義呢?我們信了耶穌以後,不能還是拿舊的思維方式來解釋歷史。無神論狹隘民族主義這 個舊皮囊,再也不能用來裝從上帝而來的啟示之光。我問大家,如果全人類都是挪亞的後裔,中國人又有人類最悠久的歷史,為甚麼中國古書中就必須一點也沒有聖 經創世記前十一章的痕跡呢?中國用無神論來描述歷史,難道我們基督徒也要緊抱這件破舊衣服,不願意從神那裡換上潔白的新衣嗎?           有些神學家也說,中國先祖信的上帝和聖經的上帝是不同的。照這樣的邏輯,有人也會說舊約的上帝和他心目中的上帝也是不同的。上帝是獨一的,不以人們對祂的認知差異為 轉移,這是基督信仰的基礎。有一個像我一樣在神學上“無知的小民”,有一天領悟到“以前聽說有個老天爺,今天才知道原來就是你們所信的上帝”,而願意接受 耶穌救恩,難道這樣的信心不能讓他得救嗎?從先祖們對上帝的敬拜,可以看出他們對上帝的認知是有些矇朧,當然無法同現今聰明的神學家相提並論。如果看舊約 中雅各在路斯時對上帝的認知(《創》28:16-17),恐怕信心之父亞伯拉罕,在神學家的眼中也有問題,竟然教出一個對上帝只有這麼粗淺認識的孫子。            有一位朋友,每次見到我,都要與我討論老子到底是普通啟示還是特殊啟示。他並沒有讀過《老子vs聖經》,只是聽到一些說法,就來與我討論。為了應付他,我不 得不去讀一讀神學,發現所謂特殊啟示一般啟示,原來只是個定義問題,本沒有甚麼好吵的。哪一天有哪位神學家真從聖經中找到了這種說法,才好討論。           有個別台灣基督徒,不贊同《神州》對惡龍的揭露。但生活在惡龍淫威下的大陸家庭教會弟兄姐妹們,都贊同《神州》對惡龍的批判。至於司馬遷,這麼偉大的史學 家,難道要浪費《史記》寶貴的篇幅,來記一些無聊神話嗎?我們為什麼不能想到,也許有天意﹑靈意或寓意在他的筆下呢?關於火鳳凰,我覺得她是一個形容鴉片 戰爭以來中國命運的好象徵。有些歷史,我們一時看不出它的意義,但我們相信有神的美意。火鳳凰的象徵,解釋了苦難,也提出了警惕:也許我們還要經歷血與火 的熬煉﹔又預言了未來:神州要成為一個祥和、祝福之鳳凰,而不是兇煞、咒詛之惡龍。            一位弟兄來信,語重心長地說,看完《神州》,他非常不 安,因為《神州》居然沒提耶穌復活升天。我發現一些基督徒,以為只要向無神論者講一遍“福音四定律”,他就沒有理由不信神﹔如果不講“福音四定律”,就不 是傳福音,也絕不會有人信神。《神州》讓人從歷史中看到中國人遠離神的結局,做的是喚醒預備人心、迎候順服基督的工作。相信下一部片子《十字架》,會更直 接領人歸主、催人獻身。           講了這麼多,好像是在討論一部叫《神學》的電視片。《神州》不是《神學》。如果我們板起一副神學面孔,面面俱到,謹小慎微,也許可以製作出一部《神學》,絕不可能製作出一部《神州》。 本文作者為《神州》電視片出品人。

No Picture
透視篇

上帝與中國

遠志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隨著基督信仰在中國空前廣泛深入的傳播,隨著幾千萬中國人、其中至少幾十萬知識分子成為基督徒,一個重大問題自然而然呈現了出來:我們所信的這位上帝與中華民族的歷史命運有沒有關係?上帝在中國五千年中有沒有主權作為﹖祂是否從亙古到永遠也是中國人的上帝?           大家知道,自景教傳入唐朝至今,基督教與中國人的關係一直處於某種緊張狀態。中國人悠久的文化自大心理,近代以來的義和團情結,加上某些教皇和西方神學家對 中華文明的一知半解和不屑一顧,造成了文化、政治和神學上,裡裡外外一係列巨大障礙,使任何關於基督信仰與中華文明之間具有一種本質聯繫的論證,無論在中 共意識形態下,還是在某些神學架構內,幾乎都成了禁區。           今天,這種本質聯繫再也不能視而不見、避而不談了。當幾十萬中國知識分子心中流淌著五千年血淚長河,親身体嘗著五千年辛酸苦果,步入了上帝之光,這大光怎能不照亮那五千年﹖悠悠五千年崢嶸歲月,在一顆顆被上帝喚醒的中國人心裡,怎能被遺忘?怎能成空白?            如果說一些生活在海外、在教會內長大或者只熟悉西方神學的人,從來不曾有機會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那麼今天,前所未有的神州大使命迫使我們不得不思考了。            一﹑從福音本質看,基督信仰與中國五千年是格格不入還是息息相關?            基督教作為一種宗教,誕生不到兩千年,成長於西方,確實與中國五千年歷史文化不甚相關。那些認為基督教是基督教、中國史是中國史、兩者扯不到一起的人,不管 是無神論民族主義者,還是基督教神學家,也不管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顯然都是從這個角度,將基督教僅僅視為一種具有特定歷史傳統、時空範圍、組織結構和專 門術語的宗教。            然而沒有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會同意,他(她)的信仰只是這樣一種宗教。基督徒相信那自有永有﹑全知全能全善的造物主,祂道成肉身,入世拯救罪人,成就了千古預定的普世救恩。在這個意義上,基督信仰與中國五千年,就有一係列本質關係﹕            按照聖經的上帝觀,上帝從來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上帝,乃是萬族之本(《徒》17:26),人類之光(《約》1:4),普世之王(《詩》47:2,8)。“難道上帝只作猶太人的上帝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上帝嗎?是的,也作外邦人的上帝”(《羅》3﹕29)。           按照聖經的啟示觀,上帝的一般啟示遍及宇宙(《詩》19),詰問文化(《徒》17:23),廣佈人心(《羅》1:19),“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徒》17:27)。            按照聖經的歷史觀,上帝是全人類歷史的主宰(《徒》14:16﹔《詩》29:10;《耶》10:10);現今人類都是挪亞的後代;創世記前十一章記載的人類共同史,有可能在任何一個足夠古老的文明中找到痕跡。            顯然,上帝自古也是中國人的上帝,在中國也有主權作為﹔中國文化中也有上帝的一般啟示﹔中國人也是挪亞的後代,中國古經中也可能有創世記前十一章的痕跡。           二﹑從宣教策略看,福音要同中國歷史文化分離,還是進入中國歷史文化領域?           有人說:只傳耶穌就夠了。熟悉我的人知道,這正是我的固執;聽過我佈道的人也不會懷疑這一點。那我為什麼還要探討中國五千年呢?聖經說:預備主的道,修直祂 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太》3:3﹔《賽》 40:4-5)。這話今天彷彿是在說中國。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思潮交鋒”系列,緒論: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一. 思潮的交鋒            人類的思潮和理念(idea)是主導歷史,決定人類命運的動力。人類的文明史其實就是人類思潮交鋒的歷史軌跡。達爾文自然進化論的理念就是一個例子,它的影響不僅限於生物科學,即使在物理科學、心理學、社會科學、人類價值觀,甚至在政治的制度和潮流上,都是非常深遠的。           基督徒思想家,監獄事工創辦人寇爾森(Charles Colson)指出:“真的基督信仰不僅是個人與耶穌基督的關係……它也不僅是相信一組關於上帝的教條。真正的基督信仰是一套了解,透視所有真實 (reality)的思維方式,它是一種世界觀。”(註1)換句話說,基督信仰不祇是一個私人靈修,或是感性的、經驗層次的投入。它建築在非常深厚、廣 大、和諧,而且完整的理論基礎上。這個信仰影響了我們思想、行為的每一個層次。不但如此,它也與人類的社會和文化的脈膊息息相關的。我們的信仰主導著我們 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態度。            寇爾森並認為控制歷史走向的,基本上就是兩種世界觀。一種是自然主義的世界觀,一種是聖經所傳達的神本的世界 觀。寇爾森的這種觀點雖然似乎很難理解,卻包含至理。或許有人認為推動人類文明前進的是權力意志,有人認為是經濟分配,有人認為是人類的貪心加上一隻不能 看見的手,有人認為是愛心。但在這些理念的背後,卻還有更深一層的主導思想,這種思想賦予了人生命的意義和活力。這種主導思想就是寇爾森所謂世界觀的層 次。            已故的《世界文明史》鉅著的作者威爾杜蘭也曾說:“這時代最大的問題不是共產主義與個人主義的對立,不是歐洲與美洲的對立,也不是東方與西方的對立,它乃是人類是否可以離開上帝而生活。”           代表自然主義世界觀最貼切的,莫過於已故的天文學家卡爾塞根(Carl Sagan)。他在美國大眾廣播台“宇宙”節目的開場白便是:“這個宇宙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他並說:“從最深層的意義而言,我們都是這宇宙的兒 女。”自然主義事實上是一個排它的,獨斷的前提假設,它甚至神聖化了自然,拒絕了任何其它真理的可能性。由自然主義延伸的各種思想便深深影響著人類的觀念 和行為。            聖經《創世記》第一章說:“起初神創造天地。”又說:“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這種從上帝賦予的高貴品質與地位,給 了人類清晰的道德秩序,也給予在生活中掙扎的人類肯定的目的感,並且給與人類以恩典和愛為出發點的生命泉源。在歷史上,這種神本的世界觀便成為帶動人類文 明的另一種動力。這兩種世界觀的消長就決定了人類文明的走向。            雖然並不是每一個基督徒都能完全遵照這種神本的世界觀而生活,但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認清楚這個分野,否則我們就會永遠活在一個分裂的價值系統底下而不自知。 二.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我們都很熟悉耶穌基督吩咐門徒的大使命:要到普天下去,使萬民作祂的門徒。這使命不是去作社會改革家,而是去改變人心。許多以社會改革,文化建設為第一職責的信徒,最後都走到失望之途。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國學人事工鳥瞰(一)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2000年11月,在一次海外中國學人事工研討會中,21位來自8個國家的負責同工共聚一堂。其中一個優先的課題,就是對各地學人事工的現況,作宏觀性的了解。         本文根據各地同工所提供的資料,概略介紹目前海外中國學人教會和團契的數目和分佈。由於中國學人的流動性極大,要作科學化的、全面性的統計幾乎不可能,但各 地同工根據親身參與者的觀察(paticipant observation)和電話調查、深入採訪等方式,已盡量進行較可靠的估計。下述資料或許不能視為學術性的數據(data),但應可做為了解全貌的參 考。 一、加拿大         目前加拿大華人總人數將近九十萬,華人教會超過三百五十間,主要集中於幾個大城市,如:多倫多、溫哥華 及蒙特利爾。根據加拿大華福會2000年3月的統計,加拿大全体華人信徒人數約佔華人總人數6.7%。近年來自大陸的新移民劇增(1990年至99年,總 人數為152,471人),許多教會紛紛開始對大陸人士的福音事工,除了原來以台灣、東南亞來的信徒為主的國語教會外,不少香港人為主的粵語教會亦投入其 中。據估計,現在全加拿大約有一百二十間有國語(普通話)事工的教會。估計每間教會平均國語人數為80位成人,全加拿大國語聚會的總人數約有一萬,已信主 的約65%。          2000年3月起加拿大校園團契曾做了一個全國性的問卷調查,寄出1500份,總共收回906份,代表8個城市的22間教 會、團契。這次調查統計中,可看到這22間教會有40%是95年以後才成立的,各教會中平均有30%是慕道友,一半的會眾是兩年內到加拿大的新移民,約三 分之二的會眾來自大陸,年齡在26至45歲之間,多數是已婚夫婦,有高學位。         顯然,目前加拿大中國學人事工的狀況是:新(國語)教會、新移民、新同工、新氣象。 二、澳大利亞和紐西蘭         根據2000年的統計,澳大利亞來自中國的人數約十萬人,這不包括約二萬名留學生(高中生、語言生和全國36間大學的本科生、研究生)。         全澳大利亞的40萬華人主要集中在東岸的雪梨和墨爾本,因此華人教會及中國學人事工也主要集中在這兩個大城市。但首都坎培拉、南部的阿德蕾、西岸的佩斯、北 部的達爾文和東北部的布里斯本及其他城市,都有華人教會針對中國學人和移民傳福音。本地的華人神學院已栽培多位中國神學生畢業後到教會牧會。         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一樣,在九十年代先後通過類似“六四保護法案”,接納中國人士永久居留。因此過去五年大批高學歷的技術移民及留學生家庭到達 紐西蘭。目前中國學人和移民總數約三萬人。北島的奧克蘭已有36間華人教會,南島的基督城和但丁城各有3間華人教會,其他城市也有華人團契及西人教會參與 中國學人事工,尤其注重對長輩的關懷和佈道。在東南岸的大學城Dunedin有特為長輩成立的中文閱覽室。今年12月《海外校園》則將與當地教會合辦全國 性福音營和培訓班。 三、日本、新加坡和香港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入寶山

可安歇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一字不識照樣讀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一位美國傳教士在山東內地傳福音,並給了我 祖父祖母一本聖經,他們由此蒙恩得救。他們牽著一頭小毛驢,在鄉間每到一村,就敲響小鑼,手持聖經,向團聚來的鄉民傳講神的救恩。我小時候在我伯父家看到 過一張舊得發黃的大照片,祖父祖母與父親、叔父、伯父們及堂兄姊們三代同堂合照,每個人胸前抱著一本聖經,令我肅然起敬。           在我開始上學識 字的時候,我對一件事甚為驚異:我祖母從未上過一天學堂,從未提筆寫過一個字,為什麼她能從頭到尾,朗朗有聲地誦讀聖經?我鄭重其事地問過她。她回答: “我得著神的話語,就當食物吃了。”當時我不懂,只覺得她語出驚人。後來自己識字多了,也能讀一些聖經了,就知道那是《耶利米書》15章16節中的話。靠 著聖靈的能力,祖母在追隨主,與信徒們共同事奉,每日操練神的話語中,硬是認識了聖經裡的每一個字。           祖母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讀經禱告。她讀經時要出聲,一板一眼,抑揚有致。常常地,我早上醒來,就躺在被窩裡聽她讀經,真是享受。她的頭微顫著,核桃般皺紋的臉上帶著感恩領受的情感,滿口裡只有五顆牙剩下,發出宣告般的莊嚴之聲。我的聖經啟蒙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床上的聖誕夜           文化大革命爆發,紅衛兵砸教堂,焚聖經,批鬥信徒,全國處在紅色恐怖之中。一次當人們在街頭呼喊口號,焚燒聖經時,我母親正從二樓窗口向外看,一個人就向她 揮手要她也交出聖經來燒掉。當時我們家只有那一本寶貴的聖經,鄰居們也都知道我們是基督徒。那本聖經已由我父親用油布包好帶到工廠,藏在他的工具箱底下。 就這樣,那本聖經保存下來。當紅衛兵們開始全國大串連,我就利用那幾年閑散在家的時間,學習聖經,積累金句,用的就是那本聖經。           在那極左橫行、萬馬齊喑的漫長日子裡,我們卻有自己的慶典。每逢聖誕夜,我母親就備有茶點糖果,擺在床的中央,讓我們兄妹們擁被而坐。唱完讚美詩後,我母親就打開 那本珍藏的聖經,從中抽出一張張紙條一一遞給我們,每一紙條上寫有一聖經金句。母親每年根據我們的不同情況,選擇一些經節來勉勵我們。我們就能輪流讀自己 所得的金句,大家分享。有時,窗外北風呼叫,雪花飛舞,我們卻沉浸在基督的愛裡,飽享因神的話語同在而得的平安與喜樂。 在美國領事館裡           國內實行改革開放後,我得到了機會到加州一所聖經學校學習一年的聖經。但能否得到赴美簽証是個未知數,到了美國生活如何也毫無把握。我無學位,有殘疾(小兒麻痺症),唯有仰望信實的神。           在北京美國領事館裡等候的三個多小時裡,我的手伸在背包裡,一直緊緊攥著那本1945年英文版的袖珍《新約全書》,心裡不住地禱告:主啊,如果去美國是你的 旨意,那麼到了美國你也必提供我的所需,就請你讓我今天得到簽証,我願成為一個你使用的器皿,我將我自己當做活祭獻在你的面前。           當我得到 簽証走出領事館時,我內心深處清楚感覺到我變了。之前我說我是基督徒,但有很多保留,例如我奉行身殘志不殘,個人奮鬥等,彷彿我仍離神很遠,只是依靠自己 的努力。但是此次經過在領事館裡握住聖經等候、禱告的三個小時後,覺得離神近了。從此以後,我不必再靠人智、靠血氣拼搏了,我要學會凡事先尋求神的旨意, 完全交托,謙卑順服。我的眼裡含著淚水離開了領事館。 “我盡父泉湧” […]

No Picture
事奉篇

打開我家的門

逸嵐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我們開放家庭組織聚會已有十五年了,我願意將這些年開放家庭的心得與弟兄姊妹分享。首先我要說的是:            當我們有心服事時,不一定就會萬事順利。但是,我們若親近神來面對每個困難,就必經歷神的祝福滿滿。 整理屋子成大事           開放家庭首當其衝的挑戰,就是整齊的家。當年孩子年幼,以諾五歲,以詩二歲。平常嘛隨亂而安,所以星期五整理屋子就成了一件大事,也成了我們夫妻衝突的焦 點。路不轉,人轉。於是開始訓練孩子幫助清掃整理。那時候家是樓上樓下都開放,房子也因此每星期有機會清一次。這是我和孩子一起同工服事的開始。後來當我 心情鬱悶壓力很大的時候,孩子們就一起為我、為查經班禱告。他們成了我的禱告同伴,直到如今。這是開放家的一個意想不到的祝福。            就這一點,我要特別提醒要開放家庭的弟兄們:開放家常常變成姊妹心中的一個壓力,因為我們不願意把一個亂七八糟的家展示在朋友面前。弟兄們一定要學著体諒。就算不明白太太幹嘛那麼緊張,也要委屈地配合,早點下班回家分擔一些。讓家庭服事在幸福快樂的氣氛下開始。            姊妹們也得學著放輕鬆。就算天要塌了,緊張也無用。我後來學會把所有事前能準備的事項都列在一張表上,這麼做能使我安定有序,別人也容易插手幫忙。偶爾幾次 朋友都進家門了,我還在清廚房,大家也見怪不怪了。很熟的朋友還幫著把飯桌擦擦呢!總而言之,保持喜樂的心最重要。我很感激弟兄姊妹在聚會完常主動地清洗 碗盤,分擔了許多体力上的勞苦。做主人的當大方地讓大家參與善後的工作,都是自家人嘛,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孩子衝突怎麼辦?             我們查經班的成員大都是有孩子的家庭,這使得聚會變得比較複雜。最難的是孩子之間的相處,特別是自己的孩子與弟兄姊妹的孩子起衝突時。從這個不愉快的經驗 中,我嘗到弟兄姊妹的寬容和愛,更學到當自己的孩子欺負人時,不可淡化事件,使他們以為可以在家中做王。也不可一昧地指責自己的孩子,使他們對查經班或教 會反感。有一點很重要:不論孩子之間多不愉快,父母一定要仍是朋友,事情就變得單純許多,也才會有轉機。            我不認為把家庭開放、任人弄亂, 是“愛心”的表現,也不認為心疼物質上的損失是“不屬靈”。我做過主日學老師,我認為因愛孩子們的緣故,應當利用機會訓練孩子尊重別人的家,例如,不經允 許不可亂拿亂碰;不隨便在任何房間吃喝;也不任意進入任何房間;不小心弄壞東西一定要告訴主人,並儘可能的做到修補或復原。做父母的也絕對不能無視於孩子 的不規矩或破壞。而做主人的則擁有最好的機會,可以訓練自己的孩子接待朋友。有些你真的很心愛的東西一定要先收起來。凡是共享的玩具要做被弄壞的打算。能 先設下規矩是好的,教會已設計了一些家規可供大家參考。當然最好能有兒童活動,使他們有事做。每次聚會都為孩子們祝福禱告。 人多人少都是好            開放家庭幾年之後,我發現每年到了九月都有低潮期,想一走了之。分析低潮的原因有三:           一. 是當我把家打開時,也等於是把自己敞開。平常人保持距離,就是怕別人知道我是誰。可是親近的相處會使我的缺點、我們家的缺點完全暴露人前,讓人論斷。我的 自信、個性受到嚴重的考驗。神藉著許多事把美麗虛榮的泡泡一個個點破。開放家的頭幾年,被“修剪”的過程是痛苦的,只有以“苦其心志”自我安慰。 […]

No Picture
事奉篇

山區的孩子 --回應《生死攸關論墮胎》

繆進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我在國內是婦產科醫生。有一段時間赴農村做計劃生育工作,經我手做過的人工流產近百例。           信主後,我深信墮胎只能在個別特殊情況下採用,絕不能由人隨意選擇。道理很簡單,因為生命是神創造的,人不可殺人。當精子與卵子相結合成為受精卵時,就是新 生命的開始。因為一個受精卵具有父親的23條染色体和母親的23條染色体,形成新的22對常染色体和一對性染色体,這就是一個新的生命。           我所指的個別特殊情況,與《進深特刊》第8期中陳佐人牧師的意見大致相同,即危及母親生命時,應採取墮胎。對因強姦懷的胎,以及產前診斷為畸形兒的案例,不可一刀切。我也贊成文中另一位劉穗生醫師的看法:當事人在尋求神 的帶領後所做的決定,外人不應該妄加批評。同時,基督徒在遇此不幸時,最重要的是尋求神的帶領,而不是先打定主意非要墮胎不可。           另一個特 殊情況是如何看待國內的人工流產。我曾到過窮鄉僻壤做計劃生育。看著一群面黃肌瘦、衣不蔽体的孩子們,圍著懷孕的母親討東西吃,實在覺得應該給這位母親做 人流。我們都知道,中國人口龐大至今天的地步,是政策失誤的結果,也是廣大農村地區長期貧窮落後的結果和原因。採取墮胎控制人口,應看作是中國歷史上特殊 時期的應急的暫時措施,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            可悲的是,因為缺乏正面的價值觀教育,這種下下策被看作是處理事情的正常手段,視為理所當然。使從大陸來海外的中國人,因經濟有些困難或學業緊張,或怕影響前程,便決定墮胎,心安理得,視之為常事。我認為不能這麼做,這就與不能因窮去偷東西的道理是一樣的。           我的老二是意外懷孕得來的,那時尚允許每家有二個孩子。當時我一人在窮山區工作,夫婦被迫分居兩地。平時吃的東西很貧乏,全靠從上海帶去的鹹肉,鹹魚。吃完 後,便只能吃辣椒伴飯。因我無奶水,老大生下後,只能放在上海母親家。懷老二時,正值家中處境悲慘。父親在這運動中被迫害致死,母親患胃癌晚期,婆母患了 肺癌。若老二生下,就只能隨我住在山區,我本身就嚴重營養不足,哪會有奶水給她?當時又買不到奶粉,更無鮮奶,她將無法生存。           我面臨二個選擇:或墮胎,或生下後送人。我選擇了後者。母親設法找到一位上海郊區婦女。說定我生產後,不論男女,她馬上領走。          產後,母親與那位農村婦女坐在我的床邊,等待嬰孩從育嬰室送出來。護士把嬰孩放在我伸出的手臂上。就在那接觸的一剎那,我好像受到電擊,我的心一陣痙攣。我緊緊地抱著孩子,這是我的血和肉啊!我要把她送走的決心,在一剎那間煙消雲散。 “我不送”,我對母親說,“我要這個孩子。”            “但是……”母親試圖與我講理。           “不!”我的嗓音幾乎近於尖叫,“我不送,我能夠養她,我帶她走。”           母親紅著眼睛,把那位搞糊塗的婦女拉出病房。 […]

No Picture
成長篇

通氣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一年的積雪好不容易總算融化了,各家門前的草坪都露出臉來,樹上的葉子也發了新芽。我和孩子們天天 興奮地期待去年秋天在前院種下的鬱金香發芽、成長及開花。然而,雪化不久之後,我突然發現前院的草坪一片枯黃,夾雜些許新綠,比起鄰居們的新綠的草坪,我 家的草地看起來很不健康。我安慰自己,神降甘霖是公平的,祂造的日頭,照隔壁鄰居的草坪也照我家的草坪。於是,我決定再等一等,期待自己草坪的新綠後來居 上。            然而,一兩週過去了,我們的草坪與鄰居們的差異愈來愈加大。苦思的結果是去年秋末雪來之前,老公最後沒來得及剪草。我當時也不以為意,心想往年只不過因左右鄰舍都在下雪前剪草,我們也跟著做,一年沒做,應該影響不大吧﹗            我望著枯黃的草坪,新冒出的綠草稀稀疏疏,心裡愈來愈急。我實在沒勇氣做綠地中的沙漠地。帶孩子散步的路上,看到公園附近有一家人的草特別綠,那家的主人正在耙草。我想了想決定走向前去,請教他。           在聽完我結結巴巴地解釋自己的疏忽之後,他笑了笑說:“你絕對不是唯一的去年下雪前沒割草的人家。”他接下去向我解釋,“你在雪來臨前沒割草,雪水比較不能 浸入土壤,讓草地得到滋潤。然而,是有補救之道的。首先,你先割草,然後,再耙草,把枯黃的草耙掉。然後,再請人來幫你在草地上打通氣洞 (aeration)。”           “打通氣洞?”我重複著他的話。他看我滿臉疑惑,又解釋,“通氣洞大約半吋直徑,一到三吋深,密佈你的草地。這些洞會促進草地的新陳代謝,幫助草的根部吸收水份﹑養料,增加土壤的帶氧量。打過通氣孔之後,你馬上施肥。沒多久你的草地將起死回生。”           我趕緊道謝,回家照做如儀。首先,我們先割草。割草後,耙草就省力多了。然而,耙掉那些枯草還是費了好大的勁。在朋友鼎力相助之下,整整花了一個星期,才耙 乾淨。接下來,我趕緊請工人來打通氣孔。沒想到他的生意真好,我得等上十天左右。在這段間,因為耙草的緣故,我的草地稍有綠意。           約好的那天,工人姍姍來遲。他大約花了半小時,就把前後院的草地打好通氣孔,也順便幫我施了肥。我望著遍滿通氣孔的草地,心中快樂地期待綠油油的夏季。突然,我領悟到我們靈魂的心田,不也常常需要耙草和打通氣孔嗎﹖            忙碌的時間表﹑講求高效率,和追求短期收益似乎是現代人生活的最佳寫照。我們把“工作精神”變成我們的生活態度。做事有效率固然好,然而,事事追求效率,生 活排滿應辦的事務是人生的悲歌。我們因此失去品味人生的機會。短期效益可以激勵我們工作士氣,然而,一味追求短期效益令我們失去遠見。更嚴重的是我們因此 失去培養耐性的機會,我們很容易因短期看不到成果而氣餒。           我手上所有的工作就像我草地上密集生長的草一樣,一件又一件,哪有空間接受神的 甘霖雨露!教會事奉﹑事業及家庭佔滿了我的生活。我也許外表看來生活很充實,行事有效率,然而,整個人卻像根緊繃的弦,隨時有可能斷裂。我到底要如何在生 活中打通氣洞,讓我的屬靈生命有成長的空間呢﹖           固定每日靈修親近神,及每隔一段時間單獨來到神的面前敬拜讚美祂,是不可缺的屬靈通氣洞。如此可以幫助我的靈在繁忙中甦醒,享受神的恩雨。然而,現代基督徒的一大苦惱是當聖經合起時,或由退修處回到塵務中,我們的心沒多久又陷入忙亂。要如何做才能在生活中佈滿通氣洞呢﹖            從十七世紀勞倫斯弟兄的靈修作品《神同在的操練》(The Practice […]

No Picture
成長篇

凱莉的禮物

天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敬陪末座的女孩           第一次認識凱莉,是在我家的餐會上。凱莉一身古 銅,個兒頭不高,飄逸的秀髮,襯托出一臉青春稚氣。那天受邀的女孩,全是美國伊利諾大學研究所的學生。她們個個出類拔萃,不讓鬚眉。歡笑、熱情、幽默、喜 樂、健談,就連離開校園多年的外子和我,搶搭青春列車的尾翼,也不禁共同感染了新新人類活潑、健康、開朗的朝氣。           席間,幾位即將邁入社會的女孩,暢談人生抱負。每個年輕學子都像是一支蓄勢待發的利箭。有的即將進入電腦高科技界一展長才,有的準備攻佔華爾街商場大顯雌風,有的打算繼續專攻外科醫學懸壺濟世、……彷彿青春的生命,可以任憑自己隨心所欲,自由揮灑。           輪到凱莉,她始終笑而不答,頂多一句:“我仍在禱告中。”輕鬆帶過。凱莉的“與眾不同”,並非僅止於她的“標新立異”回答,更發自於她那份真誠溫暖的笑容,和那股徹頭徹尾不矯揉造作的自信與風采。           凱莉原本一直是那群女孩當中最不起眼的一位,論才情、論相貌、論身份,甚至教會服事地位,凱莉樣樣及不上其他任何一個女孩。可是,我察覺到凱莉身上保有一份 特別的氣質。她同我一樣教育科班出身,她喜歡小孩,也和我如出一轍;她熱愛教育、文學、藝術、音樂、大自然,她愛主、愛家、愛人、愛己,她樂於與人分享 神、傳福音、教會事奉,與我更是心有戚戚焉。           於是,很快地,在我心目中,凱莉便由一個“敬陪末座”的小姑娘,躍升為一個帶著特別祝福的天使。 一套水晶器皿           畢業前夕,凱莉確認上帝的呼召與旨意,決定學以致用,將所學的教育發揮在兒童宣教事工上。在她負笈密蘇里州短宣訓練的前夕,她將兩年來陪伴她研究所生涯的一 堆家當,逐一裝箱打包。她留下了一套晶瑩剔透的水晶餐具給我,說是送給我的紀念品。整組器皿光潔亮麗,完好如新,一點也看不出歲月的痕跡。            凱莉知道我一直想要擁有一套水晶般的玻璃器皿,那是一次閒聊當中不經意洩露的心事。可是我怎麼捨得拿她寶貴的禮物!她說:“感謝妳最後一學期對我的悉心照料,算作報答和紀念;我把最好的東西給妳,上帝就會把更好的東西給我!”           多麼單純的信心!我不禁動容,也有條件式地附帶一句:“好吧!那我就暫時幫妳保管好了,等妳下次回來,妳如果需要用它,再把它帶回去囉!”我們兩人在雪堆中笑成一團,淚水也不聽使喚地掉下來。 啟程前的奇遇           “上帝的禮物”來得很快。凱莉所申請的神學院,言明上課必須身著正式淑女套裝。凱莉向來樸實慣了,經常上身一件輕便的T恤、夾克,底下一件寬鬆的牛仔褲,便草 率打發了兩年學子生涯。凱莉不曾向任何人提起過關於神學院的這項入學要求,甚至包括和她無所不談的我,也一直被蒙在鼓裡。           就在啟程前的一 天,凱莉按慣例參加了一個外國教會的團契活動,她簡短分享了蒙恩呼召決定獻身傳道的經歷。聚會結束後,一對僅止一面之緣的外國老夫婦,上前與凱莉攀談,並 請凱莉陪他兩老出去逛街。好心的凱莉點頭答應。到了購物商場,老夫婦要凱莉代他們挑選幾套淑女裝,上下比劃試穿。凱莉心想,大概老夫婦是要她充當模特兒, 替孫女兒買衣服,於是便認真努力地試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