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第一次回國做義工 ──兒童福利院之行

滕勝毅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如果說在海外生活的這十幾年,最大收穫是認識了耶穌基督,那麼對這個真理的認識,有沒有落實在我們的實際生活中呢?在一個“人的價值在於是否有用”的社會中,我們這些知道十字架價值的人,能具体做一點點什麼,好去影響他人,改變社會,哪怕只是一點點呢? 激勵和支持 2006年4月初,接到國內學友的電話,說母校在5月底要舉行30週年的院慶活動,邀請我參加。這是我畢業後第一次參加此類活動,能見到21年沒碰面的同班同學,心裡難免有些激動和盼望。 與此同時,也不知為什麼,心裡另一種更激動的盼望在慢慢地形成,而且越來越強烈。 那就是,利用這次回國的機會,去兒童福利院做一次義工。 不過我有幾個顧慮:現在國內有這個需要嗎?能否找到一家福利院,願意接受回國探親的基督徒去做義工?能找到國內同行一起去嗎?當地人會如何反應? 經過幾天思索,我決定給在國內的一位同行打電話。他兩年前因公來北美,認識了耶穌。在電話中我簡單談了我的想法,他不僅主動提出與我同去,免費提供器材,還要帶兩個助手。他的果斷和熱情鼓勵了我。 通過他的聯繫,當地民政官員口頭同意,我以“海外基督徒學人”的“個人身分”去做義工,並給我們介紹了一家兒童福利院。經聯繫,兒童福利院的院長十分樂意,並詢問我們能做些什麼。 整個計劃有了眉目之後,我只有三個星期來籌集必需的用品。當我把計劃與自己牙醫診所的經理,以及其他工作人員分享之後,得到大家很大的支持和鼓勵。診所經理即刻就捐獻了一百多支兒童牙刷。幾家廠商收到求助信後,也紛紛捐助了其它所需的物品──齲齒預防材料、局部注射麻藥、牙齒保健指導模型等。他們的慷慨和熱情地支持,既令我感動,又令我慚愧,因為我要做的是那麼地微不足道。 不久,我又得知,該兒童福利院有近300位孩子。這個數目大大地超過我的預計。雖然我們沒法給每個孩子看牙齒,但是希望至少能給每個孩子一把牙刷和一支牙膏。 在發出代禱信後,有兩對夫婦,包括一對80多歲的老弟兄和老姊妹,願意在資金上支持。還有一位弟兄,專門送來十瓶小孩口嚼鈣片和多種維生素,他在瓶子上貼上“親愛兒童福利院小朋友們,慈愛的天父願你們健康成長”。 斯蒂是我一位病人的媽媽,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在我去中國的前兩週,她正好來了診所。我無意中與她說起要去中國的計劃。當聽到一個孤兒院就有近三百名孩子時,她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詢問她能幫些什麼。臨走時,她還告訴我,她和丈夫,以及兩個孩子,要天天為我禱告,為孤兒院的孩子們禱告。 這些把信仰的愛落實在生活中的信徒,讓人看到了耶穌的愛,以及基督信仰的實實在在。 文化的挑戰 穿過上海浦東機場,跨上去杭州的快客巴士,中國的現代文明也就撲面而來了。 豪華寬大的國際機場,川流來往不息的人,網絡狀的高速公路,霓紅燈下的高大廣告牌……這些在十多年前不可想像的美夢,現今在中國沿海都已成了現實,展現出一個物質豐實的中國。 西方各種理念,也進一步滲入中國人生活的各個層次。“性”文化變得公開和自然,看看各大賓館洗手間檯上的展示就可見一斑了。掙錢多就是成功,也成了普遍的人生理念。 另一方面,在報端和人們日常談話中,“社區”、“社保”、“醫保”等新用語,也常常浮出。“獻愛心”和“做義工”,同樣成為很多人的口頭禪。顯然,一個物質豐富的新中國,在與西方世界的交流中,正在面臨著社會理念的選擇。 我想瞭解,人們在這樣的豐富物質生活中,對基督信仰有什麼理解和看法。 從家鄉回省城的車上,我旁邊正好坐了一位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孩,大約十八、九歲。她來自省城郊縣,高中只讀了一年就綴學。為了掙更多的錢,就隨男朋友一起來到海邊的城市打工,兩人住在一起。父母都在老家,有一妹妹還在讀高中,家裡生活得還可以。 聊著聊著,我就問她:“你覺得當今人們最需要的是什麼?” “當然是愛了。”她毫不猶豫地說。 “是什麼樣的愛呢?” 對我的問題,她覺得很奇怪,愣了一下,然後回答說:“那當然是愛家人和朋友了。”接著又補充了一句,“但在這個社會上,更多的是冷漠。” 一個打扮入時、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有愛她的父母,有一個可靠的男朋友,經濟收入也還可以,卻對社會作出這樣的評判,確實令人吃驚。 她已與男友同居一段時間了,卻沒有結婚的打算,因為,“我很害怕,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她也沒有與當地人交朋友,原因是,“那些有錢的人太勢利了,瞧不起人。” 她認為經濟的發展,應該能改善人之間的關係,但她又被“有錢人”那種傲慢的態度所困擾。我也就不客氣地問她:“人有錢了,是不是就更有愛心呢?”“那倒不是。”她確實是很清楚地体會到了這一點。 她說她聽說過十字架的事,“好像是什麼人死了,那些信耶穌的人知道的。”巧得很,高速公路旁一座教堂上大大的十字架,正好從車窗前一揚而過。我也就不失時機地給她講起十字架耶穌的故事,上帝對人的無條件的愛,和呼喚人認罪悔改。 對故事她倒是聽得很認真,但對十字架上無條件的愛有很大的質疑:“這不可能吧,至少在這裡是不可能的。不過,在你們美國那邊我卻不知道,或許可能吧。” 到了省城之後,見到了很多昔日的大學同學和校友,敘舊之餘難免對人生有些感歎。牢騷之後,總是能找到一個替罪羊──都是体制不好! “那麼体制是誰制定的呢?”我見縫插針地提出我的質疑。 “當然是那些有權的人。”回答也是毫不猶豫的。 “難道他們不是像你我一樣的人?”回答是短暫的沉默。“而且,体制下那些沒有權力的普通人,也是常常鄙視他人,不把人當人看。”我不客氣地舉了幾個實例。 […]

No Picture
事奉篇

等待比翼鳥 ──關於大齡姊妹的婚姻思考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目前中國國內的大部分教會,弟兄和姊妹的比例為1:2左右,屬於嚴重失調。而且,學歷、能力等等的客觀條件,整体而言,姊妹們都要略高一籌。所以,現在教會普遍存在大齡單身姊妹的問題。並且,這問題成了許多大齡單身姊妹信心和生命的阻礙。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思考: 學會感情交托        上帝希望我們以祂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事實上,也只有祂,才是我們滿足和喜樂的泉源。         但是,對一些姊妹們來說,愛情很容易取代上帝在心中的位置。所以這些姊妹,婚姻問題若總得不到解決,就會失落、憂傷,甚至影響信仰。         當然按人的本性,要以神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是不容易做到的。許多人想這樣做,但發現做不到。        沒錯,在理性認識與真實生命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容易的路,反反復復,掙扎跌倒都會有。        拿我來說,也曾是一個唯愛主義者,把愛情看作人生的陽光。沒有它,白雲不再飄逸,藍天不再蔚藍,花朵不再鮮豔。         然而在實際生活中,那個我想與之一起分享人生的人,卻怎麼都不出現。出現了的,上帝也不讓我們靠近,並且把他帶走,把我拋在完全的絕望、極度的孤獨和痛苦的掙扎中。我曾為此質問上帝:為什麼,你要給我如此豐富的感情,而又讓我歷盡情感的孤獨?         我轉而追求獨身恩賜,因為我想,我既然得不到理想的愛情,那就請主把我內心處對愛情的渴望拿走。但主沒有聽我的禱告,祂就是長時間把我丟在掙扎中。         不過祂還是憐憫我。有一次在禱告中,祂讓我知道,愛情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偶像,我必須打破它。         我掙扎了一年多。         我想以主為完全和唯一的滿足、喜樂,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在理性上我能想得透透的,看得清清的。然而,當獨自一人行走在夜的街頭,看到地面上落下的孤單身影,心頭就油然升起縷縷的孤獨和淒涼,有那麼一種饑渴和不滿足。         但我又很清楚,這一關我必須過。必須有一天,我的內心不再為某個人的缺席,而絲絲縷縷地失落、惆悵。我生命中的滿足和喜樂,必須建立在神上面。因為我知道,其實即使那個人出現了,我依然會有惆悵和失落的。        感情這一塊,我必須交托給主。心目中那個愛人的位置,必須要讓給主。        我知道,只有依靠主,我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幾乎每天早晨跪在主面前禱告,淚流滿面:主啊,我請你進來,請佔據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懇求你的榮光充滿我,懇求你讓我以你為滿足和喜樂。你是主、是王, 你無限榮美、聖潔,有什麼樣的男人能代替你?可是你知道我軟弱,我做不到。我懇求你拯救我、幫助我。我真的真的求你,求你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對著幹!”

楓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當有人背後批評我們時,要對著幹!         當有人冤枉我們、而我們百口莫辯時,要對著幹!         當有人控告我們時,要對著幹!         我說的“對著幹”,不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而是以愛意來面對敵意,以祝福來面對批判。因為當我們以惡還惡時,就是與惡者為伍;當有人控告我們,而我們控告回去時,我們就是與那控告弟兄者(惡者),站在同一戰線上。 好大的帽子         幾年前,在本市聯合教會聚會中,有一天我領詩。聚會結束後,一位別的教會的領詩姊妹走來,一開口就說:“你麥克風太大聲,為何不事先調好?事奉不忠心!”旁邊的人當場目瞪口呆,而我只有嘴角掛著勉強的微笑。其實,我大可解釋,教會沒有回聲的擴音器,我在台上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全靠音控的弟兄姊妹調音。但我選 擇靜默,因為我知道音控的弟兄姊妹已經盡心了。         回家後,療傷療了好一陣子,因為“事奉不忠心”的帽子實在太大。後來,隔了幾年,在本市另一個聯合教會聚會中,舊事重演。不過,這回她是領詩,我是台下會眾。碰巧,那天的音響也是頂大聲的,我腦中突然閃進一個念頭:“她的聲音好大。”         接下去,我決定“對著幹”。我開始祈禱,在主面前讚美這位姊妹事奉忠心,並且讚美這位姊妹渴慕神、愛慕神的心,願神按著她心中所求的滿足她。並且,懇求主賜給她更多領詩的恩賜,讓她能成為神手中重用的器皿,成為周圍人的祝福。          做完這禱告,我心中喜樂得不得了。會後,看到她真想抱住她,再更多祝福她(我還是不太認識她,只有幾面之緣,所以不敢造次)!         不過,被人批評的滋味雖不好受,被人背後中傷、自己百口莫辯,則更為痛苦。比如有人不是第一回在背後批評我了,我一直都祝福對方,並且一有機會,就在人前人後讚揚對方。不過這一回,我覺得很難再忍了,我很想當面挑明、講個清楚。          最後,儘管在情感上還覺得傷痛,我仍對主說,“主!我選擇饒恕!”就在那一剎那,有一股大喜樂從我胸中湧出來。我突然明白,雖然我的情感還跟不上,然而就算是意志上的決定,神都嘉許。          到今天,我仍然記得那份大喜樂的滋味。就是這份大喜樂,知道自己所做的討上帝的喜悅,激勵我勝過了遇見敵意、衝突、不實指控時的那份苦,所以愈來愈樂意“對著幹!” 庫克的故事         我聽過許多“對著幹”的見証,其中最激勵我的,是庫克牧師的故事。         庫克牧師是英國人。他所在的城市中,有一位牧師,出於不同神學立場,大肆批評庫克牧師的事工,甚至說他是被鬼附的,並且在每週的主日崇拜攻擊他,要大家切莫去上庫克牧師的課。         結果,一段時間之後,這位牧師的會友漸漸離開。許多朋友就對庫克牧師說:“伸手攻擊神膏抹的僕人,就有這樣的下場。”庫克牧師回答:“請不要這麼說,我沒有那麼重要。我不要他失敗,我要看到他成功。”         一天,庫克牧師半夜醒來,受聖靈感動,去提款機取最高限額的錢,送給那位攻擊他的牧師,支持他的事工。因為那位牧師牧養的是獨立教會,會友的流失已經嚴重影響他的收入。神要庫克牧師做祂的器皿,讓那位牧師一家的生活無所缺乏。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22:尼西亞大會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當羅馬皇帝康士坦丁於主後324年,在東部徹底擊垮對手理吉尼之後,成為羅馬 帝國全境的共主。康士坦丁來到帝國東部,很想親臨聖地,在約但河受洗。但是東部的教會當時正陷於紛爭之中。雖然北非教會的“多納派之爭”令他頗傷腦筋,但 是東方教會的問題更為嚴重,瀕於分裂邊緣,即著名的“亞流之爭”(Arian controversy)。 爭論的背景         亞流(Arius)是埃及亞歷山大的一位長老,是保卡里(Baucalis)堂的牧師。他原是利比亞人。後來在安提阿的神學院受教,是大師路西安 (Lucian)的門生,而路西安是撒摩撒特的保羅(Paul of Samosata)的學生。保羅是安提阿的主教(260-272),因其否定基督的神性而被“安提阿會議”定為異端。亞流的神學背景是師承安提阿學派,此 學派較強調聖父與聖子的不同,以及基督位格的人性。         亞歷山大當時的主教是亞歷山德(Alexander),他的神學背景正屬於當地的“亞 歷山大學派”,此學派較強調聖父與聖子的合一,以及基督的神性。這與“安提阿學派”形成尖銳的對比。亞流認為亞歷山德的神學講論有異端之嫌,因此引發了連 串的衝突糾紛。這其中固然有不同學派門戶對立的遠因,但是關鍵在於亞流個人的神學思想的發展,由極端進入異端。 亞流的教訓         亞流用人為理性的邏輯推論,來解釋“神的獨一性”,卻偏離了聖經“三位一体”教義真理的奧秘。亞流發展出其特異說法:“聖子是受造的,不是永恆存在的”。他 並未將其論調侷限於神學研究圈內,反而公開說:“聖子曾經不存在”,甚至將這些神學思想編成流行詩歌,教導亞歷山大的水手漁夫吟唱。這導致他與主教亞歷山 德的爭論擴大惡化。在318年爆發成公開衝突,事情越演越烈。         最後,亞歷山德於321年在亞歷山大召開埃及與利比亞地區會議,有一百位主 教參加。會議定亞流為異端,革除其長老之職。然而,亞流已經在亞歷山大形成不小的勢力,並且在東方教會的領袖中,也有不少人同情或支持他,如安提阿學派的 人,特別是路西安的門生。他們並不真正清楚亞流的異端思想,以為亞歷山德仗勢欺人打壓異己。亞流仗著這些友伴的支持,敢於與亞歷山德對抗。 康士坦丁的介入 在埃及境外,亞流獲得一些主教的支持,其中有著名的教會史家“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Eusebius of Caesarea),以及皇帝行宮所在地“尼哥美地亞的優西比烏”(Eusebius of Nicomedia)。這兩位頗具影響力的同名主教,支持亞流,反對亞歷山德。這造成東方教會的極大危機。康士坦丁知道事態嚴重之後,立刻寫信給亞歷山德 與亞流,表示他願意居中調停。康士坦丁後來發現和解無望,因為身為信徒的他,無法調停神學家之間的對立衝突。         […]

No Picture
成長篇

分裂後的王國 ──南國猶大(上)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一、猶大國的資源及信仰         猶大國天然資源遠不及北國優裕,人口也僅有兩個支派;生活侷限在狹窄的山區地帶,難以發展,但是它的天然屏障卻優於北國。至少當北方敘利亞國騷擾時,首當其衝的是以色列國。         在信仰方面,他們的國土上有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上還有聖殿;猶大國王的寶座,除了北國來的亞他利雅篡位外,全是大衛的子孫坐在王位上。南國的20位國王 中,有8位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因此,猶大國前期並沒有出現像以利亞與以利沙這樣的先知。以整個國力來看,也比以色列強盛、太平。          這個局面,一直延續到南北聯合在基列的拉末與敘利亞王戰役後,元氣大傷,才漸漸地步上衰微的路。         即使猶大有8位行得“正”的國王,可是除了希西家及約西亞之外,聖經對他們的評語都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百姓們仍然在那裡獻 祭燒香。”按照神的旨意,只有耶路撒冷的聖殿,是耶和華立名的居所,是獻祭敬拜唯一的地方(《申》12)。可是百姓有“近墨者黑”的軟弱,模仿當地住民, 在山丘上,樹蔭下,築壇向木頭、石頭雕像獻祭,這就是“邱壇”。          迦南人在邱壇祭拜禮,就如《列王紀下》23章所描述,除了有祭司獻祭、還摻雜了孌童行淫、殺嬰獻摩洛等,極盡淫亂的儀式。猶大和迦南人一樣,在身心靈都犯了姦淫罪。          耶和華神對此痛心疾首,但卻仍賜下亮光給大衛家(《王上》15:4;《王下》8:19),一再差派先知教誨警戒。《耶利米書》三章形容猶大是以色列“奸詐的 妹妹”。猶大國一方面在耶路撒冷行禮如儀地獻祭,另一方面在邱壇與石頭木頭行淫狂歡,犯下耶和華最恨惡的大罪:假冒為善(《耶》3:11)。先知耶利米勸 破了嘴,忠言逆耳,百姓聽不進去,把耶利米丟入牢獄。          名考古學家阿哈羅尼(Y. Aharoni)在別是巴發現了好幾大塊公元前八世紀後期,經過砌鑿形狀不同的石頭。當工作人員將它們如拼圖般的重組起來後發現,原來是一個立方形臉的祭 壇(圖一)。該祭壇長、闊、高各約63吋,並有四個像耳朵的“角”。按照耶和華的吩咐:“你若為我築一座石壇,不可用鑿成的石頭。”(《出》20:25) 有一塊石頭上刻了蛇,加上祭壇上被煙薰黑的跡象,考古家相信這是迦南或者是猶大百姓所築燒香祭拜的邱壇。由它被打碎的情形看來,很可能是希西家王重整猶大 國信仰的時候所拆毀的(註1)。 二、南北兩國的關係          王國分裂之初,南北常有爭戰。 埃及示撒王北侵之後,北方以色列受傷較輕,恢復國力後,巴沙王立即搶先在耶路撒冷北五哩的拉瑪(Ramah),建立了防城。拉瑪位於高約2,600呎的山 上,居東西南北交通要衝,一方面可防止以色列民南遷,另一方面也阻擋了猶大對北方的貿易。猶大王亞撒即以金銀聯盟北方的敘利亞國國王便哈達攻打以色列 (《王上》15:16-22)。等到戰爭結束,以色列撤兵北返,拉瑪已被夷為平地。猶大乘勝在迦巴及米斯巴建造了堅固城,守住了邊界及貿易要通。從此以 後,雙分井水不氾河水40年,直到不幸的基列的拉末之役。南北仇家是怎麼變成戰友的呢?原因是冤家結成了親家。         這門親事首先是北國亞哈王 […]

No Picture
成長篇

白馬是馬嗎? ──從解經範例學解經(四之四)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在上文〈風為何止住了?〉,我們從《馬太福音》 14:22-33中耶穌履海的意象,看見基督雖然升天暫時離開我們,祂還必威嚴榮耀地踏著海浪回到我們這裡來。神賜下苦難,是為了引導教會在逆風中學會盼 望基督的再來。今天讓我們從《啟示錄》19:11-21白馬審判者的降臨,再一次默想基督再來時的榮耀。 解讀聖經的啟示文學         啟示文學(apocalyptic literature)是一種特殊的猶太文學体裁,其特色是藉著象徵性的異象(如野獸與星宿),伴隨著許多屬靈的角色(如天使與魔鬼),傳達來自天上的奧秘,特別是關於歷史的預言或末世的信息。         聖經中最為人所知的啟示文學是《但以理書》與《啟示錄》。我們解讀聖經的啟示文學時,應該先理解到它只是一種溝通的形式,與聖經中其它形形色色的文學体裁(genre)一樣,本身並不具備特殊的權威,也不會比其它聖經的經卷更“屬靈”,或更“超然”。         《啟示錄》的末世觀,與其它新約的經卷一樣,以基督耶穌的再來作為信息的中心,只是透過啟示文學的体裁來表達,幫助我們用另外一種角度,理解神對末世的計劃。我們解讀《啟示錄》時,遇到隱晦難明的經文,解釋的方向應該盡量與新約整体的信息和諧一致。 啟示錄的文學鋪陳         華人教會對於《啟示錄》的詮釋,多半將之當作象徵性的歷史直線推演(linear progression),把經文段落的順序(narrative sequence),等同於預言應驗的時間順序(temporal sequence)。然而,經文中許多重複出現的關鍵字辭,暗示文學結構的鋪陳,可能不是按照時間(time)的順序,而是按照主題(topic)的順序 來排列。因為,啟示文學本身的特性,就不一定重視時間的先後順序。同時,我們應當考慮到猶太文學的寫作技巧,當上下文出現重複呼應的事件時,是否意味著一 種文學的重演法(recapitulation),而非兩個完全獨立的事件。          韋斯敏斯特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資深新約釋經教授普卓思(Vern Poythress),在他的經典之作《再來的君王》(The Returning King)中指出,《啟示錄》的異象,是由七個循環的信息所組成的。“七”的結構,暗示每個七各有自己的主題,信息按照主題來排列,而不是按照發生的實際 時間(chronology)。          表面上,每個“第七”的事件開啟下一個“七”,但每一個“七”本身,都在第七個事件,象徵基督的再來與最 後的審判。七印的焦點是寶座前的羔羊,第七印開啟七號角。七號角的焦點是聖徒的祈禱,第七號角開啟七個象徵性歷史的異象。七個象徵性歷史的焦點是魔鬼與神 百姓的爭戰,神大怒的酒醡開啟七碗的災。七碗的災的焦點是神的怒氣與毀滅,第七的號角開啟對巴比倫的審判。重點是,每一次出現第七個事件,或是靠近第七個 事件之時,異象的內容都在談論基督末日再來。 […]

No Picture
成長篇

該隱與亞伯 ──善與惡的抉擇(下)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續上期) 在該隱謀殺了他的兄弟亞伯,並且受到神的刑罰後,故事提到該隱就離開耶和華的面。該隱的出生本來是從神而來(《創》4:1),可是現在卻是離開神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          這裡出現了反諷性的文學技巧,“挪得”(《創》4:16)與“流離飄蕩”(《創》4:12,14)的希伯來文發音相似,且出於相同的字根。聖經所要強調的 是,該隱受咒詛,成為一位將要到處流離飄蕩(nad)的流浪者。結果也正如神所命定的,他至終到了一個地方,就是一個令他無法得歇息的流浪之地(挪得之 地,land of Nod)。          神對該隱的懲罰是迅速的,並且確實地發生。該隱雖然身處咒詛之中,但仍舊享有神起初賜給人生養眾多的應許(《創》1:28),因此經文也記載了該隱後代子孫的名字。然而聖經對於他子孫的記載,傳遞了一些不尋常的訊息。 兩種後代(《創》4:17-26)         從故事情節的發展,可以看到亞當夏娃的後代中分出了兩個譜系,且這兩譜系的子孫在尋求神的事上有不同的傾向。當該隱居住在挪得之地,並且有了後代之後,他以自己的兒子以諾之名,建立了一座城市,這個行動似乎暗示出他對神的不信任。         城市通常能對人的安全提供更大的保障。神曾應允保護他,並給他留下記號作為憑據,但是該隱覺得這還不夠安穩,於是建造一座城,想藉此增加自己安全的保障(註1)。         故事繼續記錄該隱的後代,直到拉麥。拉麥是從亞當開始的第七代子孫(《創》4:18),從拉麥這條族譜的記載,可以看出他們的文明在各方面的發展已經到了一 種發旺的情況。由此再次看到,神的恩典繼續在受咒詛的人群中彰顯出來,人類文明的進步帶來許多富足的享受。然而在這些文明富足的同時,透過拉麥的家庭和他 們的言談,傳達了當時人們生活的現況。          拉麥是一個破壞神聖婚姻制度的人,他同時娶了兩個妻。並且,他也是一位殘酷的人。從他的言談中可以 查覺到,自從該隱謀殺兄弟的事件之後,人類殺人的行徑,似乎不曾間斷。拉麥在殺害一個少年人之後,作了一首詩歌,誇耀他如何地英勇(《創》4:23),這 顯明了罪惡在社會中的蔓延(註2)。         拉麥甚至揚言,若有人向他復仇,神要寬待保護他,免遭報復。他自豪地說道,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 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4:24)。事實上,神保護該隱的原意乃是避免任何私下的復仇。那是顯示神寶貴人的生命,並且讓該隱有悔改的機會,拉麥卻把這 樣的保護加以曲解,並且吹噓,若有人傷害他,他就要毫無止境地攻擊那人。          聖經這段故事說明了,事隔七代,人類的婚姻已偏離了神起初原本所設立的關係,仇恨與暴力繼續滋長,且較古時更盛,人類犯罪的情況已達到愈演愈烈的地步。從這些經文的記載,可以看到亞當夏娃的罪已逐漸地擴展開來了。         該隱的譜系記載至此,故事情節驟轉,以簡短的兩節經文,重新回到亞當夏娃那裡(《創》4:25-26)。亞當夏娃又從神那裡得到另一個後裔,塞特(派任或重新開始之意)。夏娃充滿希望地說道,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因為該隱殺了他。          夏娃現在知道該隱不是所應許的女人的後裔,亞伯才是,由於該隱殺了亞伯,所以神將要藉著塞特,來延續女人的後裔這條譜系。塞特的出生重新燃起夏娃的希望,因 […]

No Picture
成長篇

關於解經的重要分歧──對第25期〈參孫的謎語有何奧秘〉之質疑

鹽粒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在《舉目》雜誌第25期中,陸尊恩弟兄寫的文章,〈參孫的謎語有何奧秘?──從解經範例學解經,四之一〉,我讀後不敢苟同。         解經有兩種解法,一種是按照聖靈的啟示,根據自己讀經的体會,或肢体對讀經的一些問題,有針對性地用神的話語,從靈命的角度去理解和領會聖經,目的是為了傳福音,而全無別的目的。         還有一種解經,是所謂純學術的,即經院派的解經,是一種八股。如此解經法,無論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學識,還是為了完成研究任務,都和主耶穌交給我們的大使命無關。         這種解經,是神的教會應該避免的誤區。聖經是神的話語,靠人的思維,是絕不可能做解經的工作的。主耶穌說,離開祂,我們就不能做什麼(《約》15:5)。祂沒有說過,我們離開祂,做不了別的事,卻可以解經。         神是要我們每一個基督徒成為世上的光和鹽。主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         在整本聖經中,神唯獨沒有給我們留下解經的任務。解經的訣竅,也絕不是作者所說的細膩與耐心。而是要首先依靠聖靈。否則,即使解經成了專家,也可能仍是完全不相信主耶穌的人。         聖經是世界上最奇妙的書,聖經中有不同的道理,最重要的道理,淺顯易懂,沒文化的人也能明白。你如果想成為上帝的兒女,學這些就足夠了。關鍵在於按照上帝的話語去做。         聖經中也有深奧的道理,我們即使學一輩子,也永遠有新的東西。你如果有深厚的靈命,即使沒有文化,你也會明白上帝在聖經中的話語,你也能成為上帝忠實的僕人。如果你沒有靈命,即使你有博士學位,你也一樣對聖經中的話語不明白。          關鍵在你與上帝的關係,和上帝通過聖靈對你的啟示。聖經是上帝的話語,你只能首先成為主的忠實的僕人,才有可能得到神的恩典,去理解聖經中最深奧的道理。         讓我們都不要成為解經專家,而都成為主耶穌的忠實僕人。 作者現在中國。 回覆〈關於解經的重要分歧〉 陸尊恩 親愛的主內鹽粒弟兄/姊妹:         感謝您認真地看待我的文章,並提出指教。您提到,讀經是靠著聖靈、要避免純學術的解經、應重視與主聯合的生命、重視大使命,還有,聖經的基本信息都是淺顯易見的等等,我都衷心同意。         但是,您說,“靠人的思維,是絕不可能作解經工作的”,還有“在整本聖經中,神唯獨沒有給我們留下讓我們解經的任務”,我認為,這是與聖經的教導相反的。         神的確賜給教會解釋聖經的使命,因為《提摩太後書》2章15節說:“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學問可以是對教會有 益的,因為關於解經,《彼得後書》3章16節警戒我們:“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         歷代忠心的主內聖徒,如亞他那修、奧古斯丁、馬丁路德等等,都是有學問的人,也都是解經家。他們勤奮地運用聖靈所引導的悟性,“竭力為真道爭辯”(《猶》 […]

No Picture
成長篇

My American Friend Cathy

Hsung Shiao Ming-ling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After we moved from the East Coast to Los Angeles, I really missed many of my friends there; but one person especially. Her name is Cathy Bidelspach. I gave her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奇妙十架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當我思量奇妙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榮耀之主在上懸掛;On which the Prince of glory died, 平生所珍頓看有損,My richest gain I count but loss, 昔日所誇今覺鄙下。And pour contempt on all my pride. 求主禁我別無所誇, Forbid it, Lord, that 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