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貧民國裡的蜜月行

夔兒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編註:《大山裡的情人節》刊於《舉目》49期,記載著80後的海歸夔兒,在破陋與真情中,與當時的男友,過一個特殊的情人節。此文是繼“情人節”之後的“蜜月行”。)         終於,我和文兵結婚啦!經歷一場結婚大典的“折騰”之後,我們開始了期盼已久的蜜月之旅,目的地是東南亞的柬埔寨。        我知道這有點不尋常。所有人在知道我們要去柬埔寨度蜜月後,都會勸說半天、擔憂半天,最後還是沒法理解,說我們是“神經病”!         其實,原本文兵想去英國,我想去希臘,苦於一直決定不下。最後,索性去個特別之處。 我們之所以認為柬埔寨特別,是因為聽說昔日這個締造吳哥文明的強大帝國,如今淪為全球最貧窮國家之一,有30%的貧困人口,而且整個國家竟要靠幾百個大大小小的NGO(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非政府組織)支撐社會民生。 一        我們帶著滿肚子的好奇,飛機已經在首都金邊著陸了。        下了飛機,只走了一小段路,就是海關閘口。旅客們分列幾隊,逐一通過。閘口的玻璃窗上貼著英文字板:“Nothing to pay here(無任何費用).”我和文兵正議論著這句話,到我們了。檢察官居然用中文跟我們說:“兩塊錢!”文兵很快反應過來,用英文說:“佈告欄上不是說, 沒有任何費用的嗎?”檢察官瞪了瞪我們,很無奈地蓋了戳,把護照還來,放我們通行。        原來,柬埔寨工資很低,海關職員會利用各種機會貪污。對於外國旅客,他們常會索要幾美元。中國人一般都會給他們,以圖方便。看看,他們居然都會用中文管我們要錢。這樣不公義的事,我們絕不妥協! 二        從機場出來,就感受到柬埔寨的“熱情”了。5月的柬埔寨正逢旱季,烈日當頭,日平均氣溫33攝氏度。好在植被茂密,尤其是國花鳳凰花橘紅燦爛,開得正豔。        許多司機很友好地前來搭訕,招攬生意。我們坐了一輛Tutu車(當地流行的摩托三輪車),向酒店駛去。        第二天,我們從金邊出發,去往Siem Reap市,準備參觀吳哥窟。這兩個城市之間有條交通樞紐──國家6號公路。全程約300公里,可我們的大巴車,卻開了整整6個小時。所謂的國家6號公路,居然是在沙土路中鋪的一條單車道的柏油小路。        一路上穿過一片片低矮的鄉村。透過車窗看去,屋舍是高腳樓的造型,為了儘量遠離下面小池灣裡的蚊蟲。連成片的莊稼地,沒長什麼東西,因為旱季之前剛剛收過一 季稻穀。孩子和婦女,懶散地坐在門前,光著腳丫,曬得黝黑。每幾百米,就會有個可供燒香敬佛的祭壇,成為最光鮮靚麗的風景。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們還在寫故事 ——你也可以舉目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一個芥菜種的故事        在《舉目》57期,我們整理、刊登了1992-2012年之間,上帝在[海外校園機構] 的恩典。從圖表中,我們看到憑著簡單的異象,居然能從一對中年夫婦,發展出一個跨國的團隊;從一本雜誌,發展出多元化的事工。         這是神蹟,是上天的恩賜,見證小小如芥菜種的信心,果真能長成大樹(參《太》13:31-32)。這也是天國信息在這個世界中,始終有力發展的實例。 一個始於53年前的神國故事        其實,[海外校園機構]並非只是始於一個人或一個家庭,而是一群人對上帝的回應,是一個無形團隊在永恆之中,對基督的順服。         1969年,幾個台灣大學的基督徒學生,每週聚集在學校對面的小木屋中,跪著為“上帝早日打開大陸福音之門”禱告。那時,他們常常因有“那麼多骨肉同胞還不認識上帝”,而情詞迫切、淚流滿面(註)。         53 年過去了,參加這個禱告會的同伴,竟然全數都長期投入中國福音的事工中,甚至為了福音的緣故,定居中國。這見證了當時的禱告,是出於聖靈的感動,而不僅是 青春的激情。這些大學生單純地順服、回應聖靈在他們心中的呼召,成為一生跟隨主的人,他們的事奉,影響了許多人的生命。        而當時的那個禱告會,也孕育出《海外校園》與《舉目》雜誌的編者:蘇文峰和鄭期英;以及認同海外校園異象,無悔於服事中國學人的支持者。他們構成了海外校園的團隊,並讓這團隊能有效地服事華人教會。         今天,[海外校園機構]正是以多元的形式,來傳承同樣的生命故事。 一個正在發展的神州故事        閱讀《舉目》,是深度了解 [海外校園機構]的最佳途徑。不可否認,《舉目》雜誌還需要改進、成長。但《舉目》雜誌始終目標清晰,即“喚起中國學人和海外華人基督徒的時代感和使命感”。        我們不僅對文字的表達,有嚴格的要求,並集合不同作者的視角,使重要議題得以較完整地敘述、討論和思考。        讀者在閱讀《舉目》雜誌的時候,會認識到[海外校園機構]的屬靈視野,我們對時代的回應和對事工的前瞻。而讀者的看法,也影響編者與作者的互動,使整個雜誌的焦點更為集中。         我們期望:讀者、作者與編者,成為一個團隊,共同服事華人教會,匯集華人教會在聖經神學、牧養輔導、靈命品格、生活實踐、教會管理……的經驗,作為中國教會成長的供應、榜樣與鑑戒。 回應與呼召          今天,你要回應什麼樣的呼召?         […]

No Picture
透視篇

人際關係:華人文化與聖經教導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華人的文化,有時候和聖經的教導是一致的,有時候是分歧的。比方說,華人很喜歡講“福氣”或“福分”,而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就幾次提到上帝“賜福”給大地 (1﹕11)、安息日(2﹕3),和人類(1﹕28,5﹕2,9﹕1,12﹕2-3,17﹕16)。《詩篇》第一篇,講的也是 “有福”的人是誰。可見,華人文化和聖經,都非常看重“福氣”或“福分”。        然而,在人際關係上,華人文化和聖經教導,卻是有明顯分歧的。華人文化認為,最重要的人際關係是父母與兒女之間的家庭關係,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而聖經則認為,最重要的是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 一、婚姻關係至為重要         在聖經裡,關於婚姻的重要記載中(參《創》 1﹕27,2﹕18-25,《太》19﹕3-12,《可》 10﹕1-12,《林前》 7﹕1-40,和《弗》 5﹕22-33)(註1),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馬太福音》 19﹕3-12。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問祂“休妻”的問題。其實,這在法利賽人中,本來就有爭議──煞買學派(the school of Shammai)認為,只有在妻子犯姦淫時,丈夫才可以“休妻”。而希列學派(the school of Hillel)則認為,丈夫在很多情況下(包括妻子飯燒焦了,或丈夫另有新歡),都可以“休妻”!(註2)      我們要留意,法利賽人是引用《申命記》24﹕1-4,談“休妻的必要條件”(參《太》19﹕7);耶穌則是引用的《創世記》 1﹕27 和 2﹕24,其出發點是“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參《太》 19﹕4-5)。         換句話說,法利賽人接受摩西律法中“休妻”條例的合法性,他們只是要耶穌說明,妻子做了什麼“不合理的事”,丈夫便可以合法的休妻(參《申》 24﹕1)。耶穌卻回到上帝創造人的心意,申明上帝最初設立“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時的旨意。         從耶穌引用的《創世記 》2﹕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我們能明顯地看見聖經與華人文化的分歧。聖經的意思很清楚,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比父母與兒女的親子關係,更加優先(註3)。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三明治家庭:何去何從?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在錯綜複雜的人倫關係中,每一個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些人像是“三明治”:對上要照顧父母,對下要教養兒女,中間還要維繫夫妻關係。如此,要如何同時完成這些責任呢? 親密關係         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是其他人倫關係不能相比的。聖經形容這親密的關係為“二人成為一體”(《創》2﹕24),是由兩個“我”變成一個“我們”。亞當形容他 與妻子夏娃的親密關係,為“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創》2﹕23),可見夫妻是密不可分、親不能隔的。這種親密關係,不僅是身體上的,也是心靈上的。         要達至這親密關係,雙方要花時間、努力、設法、互相開放、彼此聆聽、彼此幫助,還要認識自己的的思想、感覺或經驗,瞭解彼此信念和期望的異同,以及可以為對方做什麼。 親密的關係,是在上帝話語的基礎上建造的,而且不能單靠一方,需要雙方配搭。使徒保羅教導人怎樣建造和維繫這親密的關係時,說:“丈夫當用合宜之分待妻子, 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妻子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林前》7﹕3-4)         顯然,夫妻之間,是擁有大致相等的權柄的。心理學家認為,唯擁有相等的權柄時,雙方才能放膽分享個人的感受和看法,並尊重對方的看法和興趣。這樣,雙方才能有效地在愛中建立親密的關係,也在愛中互相轉化。         有些人懼怕與配偶建立親密的關係,認為這會使自己處在受傷害的危險中:“如果讓配偶知道自己(包括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他或她可能藉此反對我”。同時也不願意分享權柄,“家中的事,誰應該做最後的決定?在婚姻中,哪一個角色是首要的?”         有人認為,任何時候,都必須以丈夫的意見為優先,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弗》5﹕23)。這樣的理解,似乎有點不妥。聖經一方面說:“丈夫是妻子的 頭”,因此“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弗》5﹕22,24)。另一方面,聖經形容妻子是丈夫的身體,因此“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丈夫也當照樣愛妻 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 (《弗》5﹕25,28)。         以上經文告訴我們,夫妻之間應是“妻子順服丈夫,丈夫愛妻子”。這裡所說的“順服”,並非貶低妻子的身分,也不是軍隊中“外在性的順服”。外在性的順服可能是不自願的,是破壞人自由的,甚至以權力去強迫人順服。但是,聖經在婚姻生活中所指的順服,是出於內在的。         保羅在談妻子順服丈夫之前,先提“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弗》5﹕21)由此可知,妻子對丈夫的順服,是出於內心對基督的敬畏,而不是外在的 強迫。 “丈夫愛妻子”,也不是“規管或治理”的意思,是丈夫要以基督“犧牲的愛”去愛妻子──基督因著愛,甘願成為教會的僕人。丈夫也要因著愛,甘願像僕人般服 事妻子。這就是愛,這愛與順服是互通的。這愛與順服是達至夫妻親密關係的必要途徑。         這觀念,在離婚率極高的21世紀,值得人慎重思考。 可以離婚嗎?        由於人的軟弱,夫妻關係未必親密。即使基督徒的婚姻也不例外。夫妻若不能“二人成為一體”,再加上生活中的種種衝突,即使人相信他們的婚姻,是上帝在永恆中所“匹配”的,就好像夏娃是為亞當所預備的,婚姻仍難免破裂。面對這情況,基督徒可以離婚嗎?聖經容許人離婚嗎?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落水

劉愛儉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前年回中國,發現在我們縣城的西北角,修了一個大湖,成了美麗的風景區。許多婚紗照公司,都帶新郎、新娘去那裡拍照。        有一天,一位新娘在取景時後退,一下子掉進湖裡。緊急關頭,她的弟弟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救她。當弟弟把姐姐推上岸之後,弟弟卻上不來了,剛剛被救的姐姐又一次跳入了水中……最終,弟弟被救,可是身披婚紗的姐姐卻失去了生命。         這是一個手足情深的動人故事。可是,在這整個過程中,新郎呢?他也許有過救新娘的衝動,但在自己的生命面臨危險時,卻始終沒有下去。於是人們都說,關鍵時刻,還是血濃於水。 媽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         聽說:中國妻子常問丈夫的一個問題是: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落水,你會先救誰?”對很多男人來說,答案很明顯:在都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媽是首先捨命要救的!         再把問題反過來,問:如果男人落水了,誰會捨命救他呢?是媽,還是妻子?媽會捨命!妻子呢?難說!        有句老話:,“媽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        還有一句名言: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這觀念是根深蒂固的。中國傳統比較重視孝道,對那種“娶了媳婦忘了娘”的行徑,是深惡痛絕的!         在傳統的中國婚禮中,結婚當天,婆婆家大擺宴席,娘家父母卻躲在家中哭——女兒將要從家中的小公主、掌上明珠,變成受氣的小媳婦,怎不令父母傷心落淚!        所以,傳統的中國婦女就將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只等著“媳婦熬成婆”的一天! 中國特色的“三明治”         1949年新中國建立後,婦女與男子接受同樣的教育,做同樣的工作,拿同樣的工資。 “婦女能頂半邊天”,使中國人的家庭關係,面臨新的衝突、新的挑戰!        婆婆抱著老式思想,好不容易等到了媳婦熬成婆的這一天,卻發現,現在的媳婦與自己當年不一樣了。現在是婆婆怕媳婦了。婆婆只好傷心、落淚!         媳婦呢?享受著新社會的男女平等,揚眉吐氣。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一邊馴服丈夫。誰知,婆婆看不慣媳婦指使兒子,更難忍受自己幾乎成了保姆:於是,媳婦給婆婆一個臉色,婆婆給兒子一把眼淚,平時順服的丈夫要給妻子一個巴掌了: “你欺負我可以,欺負我媽,不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此就過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馬志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目前華人教會中常見一些課程,雖說是與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有關,但內容卻是以夫妻之間的關係為軸心,認為人際關係中以夫妻之關係最難處理,若能駕馭,就能增進人際關係及個人的成長。但筆者由神學研讀,進 入宣教的思考,很自然發出兩個問題:一是這類課程是否有足夠的聖經基礎?二是在培訓之後,是否就是如童話故事的結局:“他們就永遠快樂地生活在一起”?輔 導課程若缺乏釋經基礎,就容易偏重心理學的僅僅關心“今世”,而缺乏了信徒對今世使命的回應,就是宣教。        而家庭輔導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於今世中完成上帝的心意(宣教),但其基礎仍是上帝的說話(釋經)。因此,“二人成為一體”(參《創》2:24–25),僅僅是談“和諧、美滿的婚姻及家庭”嗎?有沒有宣教方面的意義?難道上帝的心意只是“和諧美滿”的“今世”婚姻及家庭? 原意是什麼、重點在哪裡?        “二人成為一體”,出自《創世記》1:24–25,是該卷書作者講述了整個創造事件後,給予的結語。《創世記》中的創造,以人的創造為高潮,而人的創造又以造男造女為高峰(參《創》1:26–31,2:18–24)。        上帝為何要造男造女?其實答案可以在《創世記》1:26–27找到:“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按照神學家萊特的分析:“照著我們的形象 ”一語是副詞性的(描述上帝創造我們的方式),而非形容詞性的(把這描述成我們有的一種特質)。成為人,就是成為上帝的形象。這並非外加於我們的,而是界 定我們為人的身分……上帝寄望最後被造的物種(人類)施行治理,管理其他的受造物。因此,為了這明顯的理由,上帝特意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這物種,這是唯一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物種。        故此,“男與女”(人類)、“上帝的形象”、“管理大地”,這3者關係密切。《創世記》1:28用“治理這地” 及“管理萬物”,進一步詮釋人的使命。“治理”可譯作“降服”,而“管理”亦是一個強烈的用宇——古代的君王會在自己的領土範圍內,豎立自己的雕像。這些 巨大的雕像,宣告他們對於這片領土及百姓的統治權。        故此可知,人類(墮落之前)是於受造的範圍內作為上帝的代表,不僅以君王的身份進行管理,亦以自身宣告著全地屬於創造主。       《創世記》第2章似乎重覆創造的記載,但重點有所不同。第1章說及人類(男與女)對萬物的王權管治,第2章出現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觀念。《創世記》2:5中“也 沒有人耕地”,其中的“耕”字,可譯作“服事”。《創世記》2:15中的“修理”,亦是指“服事”。故此人類的第一個使命,就是以僕人的心態,實踐君王 (身份)的管治(使命)。        就是在這樣的經文脈絡中,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2:18)。這裡的重 點,不一定在於“陪伴”,而是這配偶的使命,是“幫助者”。故此上帝造男造女不但要他們彼此建立關係,以反映上帝的形象,也為了他們彼此幫助,落實上帝託 付給人的使命。可惜,這身份、關係、使命,在人類犯罪後,被扭曲、破壞了(參《創》第3章)。         沿此脈絡,經文中就有了這結語,“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以及附註式的話語:“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創》2:25)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中國教會60年(四):春風吹又生

謝文郁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繼上期)         1978年,在鄧小平的組織和推動下,中國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這是中國政府施政的轉捩點,也是中國現代歷史上的轉捩點。從此,中國社會的發展,開始展現新的一頁!中國教會也開始為上帝做新的見證! 擋住福音的大牆         近代以來,在西方列強的衝擊下,中國人在救亡心態中尋找強國之路。五四運動的旗手們,認為在“民主”和“科學”中找到了這一道路。他們大力鼓吹理性主義,反對宗教,認為宗教如同迷信,違反理性、違反科學。        很顯然,這是一種以人的理性為本的人文主義思潮。在1922-1927年的非基運動中,這是內在動力;在1949年開始的共產主義運動中,這仍然是主要推手。        非基運動期間,面對五四新文化運動所喚起的熱情,以及中國思想界開始興起的理性主義,西方宣教士深感好像面臨一堵又高又厚又結實的牆,擋住了福音的傳播。為此,他們發動了長時間的跨宗派聯合禱告,求上帝拆毀這堵牆。        然而,上帝似乎沒有理會他們的禱告。很快地,中國進入了動盪不安:8年抗戰,加上3年內戰。接著,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執政。一個政治運動接一個政治運動,和傳統決裂,要建立一個崇尚理性的理想社會。         在馬克思主義這種意識形態中,以人的理性為本的人文主義,獲得了終極性的表達。這堵理性主義大牆,是越築越厚、越高、越結實了。        我們看到,在五四精神的推動下,中國人愈發相信自己的理性和能力,高喊“人定勝天”,堅決拒絕上帝的祝福。70年代之後,在中國大陸這塊土地上,已經沒有公開的教會活動,甚至連“基督教這個名詞都不容易聽到。        五四運動的精神,似乎已經主宰了中國人的思維;上帝究竟要如何祝福中國呢?所有關心中國基督教發展的人,都困惑不解。 在這極端中窒息        當中國人以為自己的理性和力量可以做一切事情時,上帝和中國人開了一個玩笑:放手讓我們的理性往極端方向發揮!        人在理性中追求控制一切,把所有事情(包括人的思想、感情、活動)都控制在秩序裡。在70年代的中國社會是井然有序的:一切都聽從上級的安排,思想必須和中 央保持一致,講話只能重複上級規定好的語言,工作也是組織上安排的。糧食要糧票,食油要油票,買肉要肉票,燒煤要煤票,等等。        這樣的社會,當然也是死板的:思想保持一致,說話保持一致,行動保持一致,每人每月分配油票4兩、肉票半斤,等等。一旦遇到農業欠收,就連這些供應也無法保證。中 國社會在控制秩序中停滯不前,中國經濟在理性計劃中走向崩毀!可以說,五四運動的理性主義追求,在這裡已經實現了。中國社會在五四精神中走向極端,並在這 極端中窒息。        這便是人在理性上,對中國社會進行控制的典型寫照!        人的理性是在推論中進行的,推論是從前提出發的。也就是說,理性 需要推論前提作為出發點。毛澤東在世時,這個推論前提自然就是毛澤東的思想和說法。1976年毛澤東去世後,“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BH58 編者的話

       成為一體,是上帝在設立婚姻時,對夫婦關係一個等同於命令的描述,既不僅止於元代管夫人、為了勸先生不要納妾而寫的《我儂詞》的纏綿,也不是近代男女在婚姻中爭權的依據。         本期《舉目》中,許宏度指出,夫妻關係的重要性,勝於各類的人際關係,這是與華人文化傳統有明顯分歧的;方鎮明集中討論現代核心家庭必須兼顧上、下兩代的“三明治”現象;劉愛儉從具體的新聞悲劇著手,對照聖經中的婚姻觀,檢視中國現代社會中仍存有的婆媳問題;馬志星卻提升婚姻的高度:不只是要滿足個人在今世對美滿生活的追求,婚姻的本質是含有宣教使命的。        80後的夔兒自然地回應這個宣教的異象,即使在蜜月期間,夫婦倆依然觀察、思考、尋求上帝對他們的呼召。但王星然卻領我們思考另一對感情甚篤的夫婦:康希與何耀珊,探討他們是否在宣教的“跨界”音樂上,走過了頭?而對那些仍然在教會中同心服事的夫妻,種籽探討女性要如何超越文化偏見,合乎聖經地去服事。        [海外校園機構]今日事工的豐富與多元,正是一對“成為一體”的夫婦,在回應呼召、投身宣教後的見證(p.3-6)。因此,在2012年末,我們除了慎思聖誕節之救贖與生命的意義(章啟攀),感恩基督在人類歷史中的奇妙作為(王志希),也邀請您更積極地瞭解、支持《舉目》:禱告、交流、參與和奉獻。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當下與走向 ──放眼看[海外校園機構]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2010年,[海外校園機構](OCM)在邁向新的里程碑以後,董事會及同工經過多次多方的研討,確定了這一個機構各項事工的異象、使命、核心價值、策略和方向。在這20週年紀念之際,願所有參與的牧長、同工、作者、讀者與我們有共識,能一起同心、前行。 異象Vision         我們期望:基督的福音廣傳,神國的故事成為神州的故事! 使命/目標Mission/Purpose        我們委身:遵行大使命 — 引領當代中國人歸主,塑造屬靈品格,培育神國人才。        1.以海內外中國學生、學者、專業人士及教會同工為主要對象,兼顧老中青共同的需要。        2.讓基督的聖潔豐盛,成形在我們生命中,活出屬靈的品格。        3.胸懷神國,立足本地,放眼普世。 核心價值Core Value        我們注重:信息、僕人、品質、前瞻。        1.中心信息:跟隨基督、以上帝為中心的世界觀,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2.僕人心志:以僕人的態度領導、搭配、服事,存謙卑的心竭誠為主。        3.優質產品:有靈、有理、有情;凡是[海外校園機構]推出的產品,都應是精品。        4.前瞻導向:洞察時機,實地參與,歸納研究,成為眾教會相關事工的先鋒,提供資源和解決方案(Resource and Resolution)。          我們認同:福音派(Evangelicals)、信心差會(Faith Mission)、跨宗派(Inter-denominational)的屬靈傳統。中國內地會(Chi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