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腎結石手術

朱嫦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4年前,我發現有腎結石。不過,因為沒有明顯症狀,我就沒有去管它。 今年3月份起,腎結石的症狀明顯了,而且有其他不適反應。醫生給我做了碎石手術,排除了不少石頭。 4月復查的時候,發現腎裡還有4塊不小的石頭。醫生說需要做進一步的手術。然而我不想再做手術,想試一試其他的方法。我除了禱告,還試了中藥、偏方等。可到5月復查時發現,腎裡有一塊大的石頭,輸尿管裡有3塊。尿路堵塞引起的尿路感染也加劇了。我只好同意採取手術方式把石頭取出。 3到6月期間,我不斷跑醫院。我問自己,這就是上帝要我過的生活嗎?上帝要讓我從中學習什麼功課呢? 有很多的兄弟姊妹為我禱告。教會的晨禱、週三的禱告會,團契的週二禱告會等等,都為我代禱。 越接近手術的日期,我越軟弱,越有各種顧慮。我開始思考:萬一發生什麼事,我該給兒子、女兒、丈夫留下什麼話? 慈愛的上帝憐憫我的軟弱。6月11日晚上,祂藉著那天的靈修經文,對我說話——《彼得前書》5: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祂顧念你們。”那天的靈修主題是“誰是主”,靈修的結尾有這麼一句話:He Still Moves Stones!是的,上帝還在行神蹟!這話完全針對我的情形!我分明感覺到,這是主對我的應許! 我多麼感謝我的上帝,祂知道我的心思!我反反復復地默想這句話,再也不為手術擔憂了。 6月13日,手術的每一步都很順利,每一步上帝都看顧。手術後,我睡得好,吃得香,一天比一天強壯!上帝很愛我,並把祂的愛通過牧師、師母、傳道、團契,還有詩班、晨禱、週三禱告會的弟兄姊妹,不斷給我。 “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詩》91:14)願我們每一個人都抓住上帝的應許,學做一個專心愛上帝的人,祂就必搭救我們出危難!   作者來自湖北。現居美國加州。醫院護士。

No Picture
成長篇

患乾燥症之後

憨金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今年46 歲,來自河南鞏義。 2009年5月份開始,我嘴乾、沒有眼淚、沒有鼻涕、沒有唾液、不出汗,後來發展到嘴疼、舌頭疼。一點刺激性的東西(酸的、甜的、鹹的……)都不能吃。 我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這是乾燥症。醫生說,這個病不好治,20萬人中才有一例。 我立刻就蒙了,兩眼發直,問醫生:這個病發展下去,會是啥情況?他說,這是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嚴重時,舌頭和上牙膛粘連,無法吃東西。想吃東西,得用手把舌頭撕下來。這個病是很痛苦的,目前,國內、國外都沒有好的治療辦法。他還舉例說,一個阿姨花了60多萬,也沒看好。 我聽後,內心絕望極了。想到2個沒有成年的孩子,還有年邁的父母,真是心如刀絞。 我想到了死——死了就不受罪了,也不連累家人了。 當我的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有一個姊妹帶我去一個基督教會,說,讓我聽“純正的福音”。開始時,我還不接受。因為我已經信耶穌,都信了7、8年了,我還不是一樣得了不好治的病?你的耶穌,和我信的,不都是一位嗎?我不去! 那個姊妹說,你在家那麼痛苦,醫院也沒有啥好辦法。咱們一起去那個教會看看,就當是出去散心。我就抱著這種心態,到了那個教會。 到了教會,我才發現,雖然信的都是上帝,但我信得不明白。我不明白上帝的旨意,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啥是對的、啥是錯的,何謂罪,犯罪有何危害……我由此認識到,我雖然信耶穌,但還是活在罪中。也正是我的罪,給我帶來了疾病、患難。 打罵丈夫 我這個人特別驕傲。我一直看不起丈夫,在家霸道,不服人、愛責備人。丈夫本來是電廠的工人。結婚後,我認為上班不如做生意,就讓丈夫辭了工作,去做生意、掙大錢。我們開過飯店、賣過服裝,但都賠了——其實丈夫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我老和他吵架,說他無能。 我幻想過人上人的生活。丈夫不幹,我自己幹!我到一個公司做業務銷售。我在外面跑業務,丈夫在家帶孩子、洗衣服、做飯。由於工作中接觸的有錢人多了,我就拿丈夫和有錢人比,心裡更看不起丈夫。 我在家時,不讓丈夫在一個桌上吃飯。都是我和孩子吃過了,他才能吃。我還和丈夫分屋居住。他想去我屋裡看電視,我不讓他進,說哪遠滾哪。我覺得是自己掙錢,改變了家裡的一切,是我養著他。丈夫為此也很自卑。 我嫌他丟人,從來不和他一起出去。有一次,他說要和我一起上街散步。那天我心情不錯,就一起出去了。在商店門口,我遇到一個客戶,帶著老婆、孩子,開著名車來玩。打過招呼,我轉過頭來,罵我丈夫:你是個男人,人家也是。和人家比一比,你還算男人嗎?說完,我就回家去了。 丈夫回家後,問我:我哪做錯了?你當著那麼多人罵我,不給我一點面子!我不想搭理他,讓他出去。他不走,我順手就拿起擀麵杖打他…… 其實丈夫是個老實人,沒有大的本事,不愛說話,可也不喝酒、打牌。然而因為我追求虛浮的榮耀,整天希望丈夫更有本事一點。看丈夫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我就生氣、藐視他。我看不見他的長處,老覺得他無能,天天盼著他死。我覺得他死了,我就好過了。 幾乎殺人 有一天,丈夫沒和我商量,就買了一條狗。養了幾個月,又把狗扔了。我想,用我掙的錢買狗,不想要了就扔,眼裡還有我嗎?我就命令他:去,把狗給我找回來!丈夫不去,我們倆就打了一架。打完他回屋睡去了。 我越想越生氣,心想:要是把他殺了,我的日子就好過了!於是我到廚房拿了一把刀,朝他頭上砍去。他是頭朝裡睡的,如果砍下去,他可能就沒命了。幸好上帝憐憫我——雖然我那時信耶穌信得糊塗,但上帝也看顧我——就在刀快砍到他時,他突然醒了,把刀搶了過去,說,你這個瘋女人,想殺你丈夫嗎? 我一聽也害怕了,殺了丈夫,我自己還能活嗎?孩子怎麼辦?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想都沒想,也不知道為啥,管不住自己。其實,這是魔鬼的工作吧? 病症消失 到教會後,經過學習,我明白了,正是自己的罪給自己帶來了疾病、坎坷、磨難。我照著教牧人員的引導,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過犯,願意悔改。 上帝用恩典扶持我,不到一個月,我的病症居然消失了!我的病好了! 教牧人員把上帝的話語送給我,叫我改變對丈夫的態度。 我把丈夫的被子拆洗了,給他做飯,給他端洗腳水。他感到很突然,說: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了?你唱的是哪一曲?你是不是變著法整我啊? 我說:我錯了,我想改! 從此,我不罵他了,也不打他了。他也看到了我的改變,支持我信耶穌,也讓孩子信耶穌。 看不見了 我的病好了,家也和睦了。可這時候,我的心又轉向了世界,要錢不要耶穌,只想著如何做生意,如何發財。 我又開始追求虛浮,過罪中的生活,不去教會了。我在家看電視、上網,又和丈夫吵架。 沒過多久,我的眼睛突然看不見了。這時候我又想到了主,又一次回到上帝家中。教牧人員說,第一次上帝能救你,這一次上帝照樣能。只要你心轉回,上帝會拯救你到底! 上帝的警戒是出於愛,是要救我們。祂的呼喚,是為了讓兒女回到祂的羽翼下。當疾病再一次降臨,我的心才從世界轉回,在上帝面前認罪。 […]

No Picture
成長篇

準備好了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在《加拉太書》4:4提到,“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祂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這裡所說的“時候滿足”,在原文中,“時候”及“滿足”都是加了定冠詞的。τὸ πλήρωμα τοῦ χρόνου,英文的翻譯是:“the fullness of the time”(NASB版本)。也就是說,在特定的時間,得到了特定的滿足。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基督降生在上帝所預備、所指定的時間。而這個時間到達之前,所有需要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多完成在兩約之間。所謂的兩約之間,就是指在舊約最後一本書《瑪拉基書》完成之後(約在主前400年),到新約開始之前的4百多年時間。 總體政治環境的準備 為什麼要為基督的降生做準備呢?在回答問題之前,我們應當思考:基督降生的目的是什麼?答案是:基督道成肉身的目的,是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人若信祂,接受祂為救主,便可以與上帝和好。祂降生,不只為成為贖罪祭,還要世人知道福音,有機會接受祂為救主。 因此,在基督降生之前要做好準備,讓基督釘十字架的福音可以順利傳揚給世人(而非少數人),讓人有機會聽到福音、接受福音。 兩約之間的4百年,發生了什麼,是為基督降生做準備的呢? 舊約時代結束的時候,波斯帝國正統治著地中海的東半部。主前330年左右,波斯被新興的希臘馬其頓軍隊打敗,亞歷山大稱帝。亞歷山大死後,他的國一分為四,軍閥分佔。 主前60年前後,羅馬帝國取代了希臘,成為地中海四圍的統治者。 這就是當時的總體的政治環境。 希臘——《七十士譯本》 希臘是地中海一帶文化最發達的民族。希臘的哲學是有名的。希臘統治的另外一個重要貢獻,就是希臘語成為地中海一帶通用的語言。 猶太人在這段時間裡,因為亡國,四處流浪。他們逐漸發現,下一代只懂希臘文,放棄了希伯來文(猶太人的母語),所以他們甚為焦急。這就像今天的北美華人,或當年的南洋華僑,不願意看到下一代忘記中文、不懂中華文化,所以到處開中文學校。那時的猶太人,比華僑更為心急。因為,他們擔心的不只是語文及文化的遺失,而是民族信仰的中心,敬拜耶和華的先知與律法書(就是舊約聖經),無法傳承下去。 為了讓猶太人世世代代可以敬拜耶和華,主前250年左右,在亞歷山大城,72位的學者,開始將希伯來文舊約聖經,翻譯成希臘文,後來稱為《七十士譯本》。 這個版本的希臘文聖經,後來成為猶太人四處流浪、在各地成立“會堂”時,使用的通用版本。 原來,在舊約時代,猶太人敬拜耶和華、獻祭,必須到耶路撒冷的聖殿中。但是,在離鄉背井的情況下,去聖殿已經很難做到。於是,猶太人在各自旅居的地方,開始建“會堂”,作為安息日敬拜的場所,也是他們的社區中心。為了讓所有的猶太人都能聽懂、看懂敬拜的經文,《七十士譯本》就成了他們通用的版本。 條條大路通羅馬 羅馬帝國又是另外一種情況。為了軍事的需要,羅馬人到處建造公路(至今常用的西方諺語“條條道路通羅馬”,就是其最好寫照)。羅馬人造的最早的一條公路,叫做Appian Way,從羅馬通向義大利南方。從附圖中可以看出,當時用石板所鋪出的道路,是多麼的寬敞。也可以猜想出,多麼的不容易! 羅馬人造橋鋪路、建造出公路網,除了使自己的軍隊所向披靡以外,還產生了一個作用,那就是在地中海沿岸,羅馬帝國版圖之內,交通便捷,貿易暢通。 主耶穌復活、升天後,祂的門徒都留在耶路撒冷。但是後來,猶太人的狂熱分子把說希臘文的耶穌門徒趕出了耶路撒冷。其中一個狂熱分子,叫做掃羅。這個年輕人精通希伯來文與希臘文聖經。他在耶路撒冷得到猶太公會的授權,前往大馬士革,逮捕信耶穌的人。不料,半途中卻因為基督親自顯現,他自己反而成了基督徒。 在耶路撒冷教會被逼迫的時候,有許多的門徒都搬到安提阿(在今日的敘利亞境內)。後來掃羅改名為保羅,到了安提阿教會事奉。過了一陣子,安提阿教會同心禱告,明白聖靈揀選了保羅(與另外一位同工巴拿巴),要差他們去傳基督救恩的福音給四處的人。 後來,保羅成了新約聖經中最有名,也是最有宣教成果的宣教士。他每到一處,就先進猶太人的會堂,傳講基督的福音。他在各地所用的,就是《七十士譯本》。而且,他往各地去,都有羅馬人修建的公路。這些都幫助了保羅快速廣傳基督福音。 保羅在不到20年的時間內,就將基督的福音,傳到小亞細亞以及歐洲(希臘與羅馬)。如果不是在兩約之間,到處有會堂建立,又把希伯來文舊約聖經翻譯成希臘文,且羅馬人修建了公路網……要讓各處的人都聽到基督為世人死的福音,是極為不容易的。  結語 上帝就是在祂所指定的基督降生的日子之前,準備好了這些條件。如此,基督救恩的福音,得以快速傳開。 作者現居加州橙縣,曾任美國矽谷的民選教育委員16年。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 ——一封來自讀者的信

梅冀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最近有一位魏老師(化名)來我們這裡領聚會,對一些弟兄姐妹做醫治釋放的禱告。他引用《創世記》3章上帝對人的咒詛,及《出埃及記》20:5祖先的罪要追討到自父及子直到3、4代,說我們要破除祖先在自己身上的咒詛。 對此,我向他提出異議。因為《加拉太書》3章說,耶穌已經為罪人擔當了一切的咒詛;《耶利米書》31章說,每個人無須為祖輩的罪付代價,只需要單獨面對上帝,處理自己的罪。 魏老師回應說:《加拉太書》提到的,只是律法的咒詛,不是罪的咒詛。所以我們還是需要禱告,宣告破除祖先對兒女的咒詛,特別是祖先拜偶像、不信耶穌的。否則,信徒會受到裡面有不潔淨的邪靈轄制。 有幾位做醫治釋放的弟兄姐妹分享說,在被釋放過程中,有嘔吐現象。 一位第三代基督徒的姐妹提到,她父母輩和爺奶輩都信耶穌,沒有拜偶像,但這位牧者給她做醫治釋放時,卻從她裡面趕出老虎的鬼。當時那位姐妹完全不受控制,像老虎一樣吼叫。 我問為什麼,魏老師說可能是因為她家是彝族,而彝族很多人都拜老虎。 還有一位基督徒姐妹,牧者從她裡面趕出十八羅漢的鬼,還有野獸的鬼。她說當時做出十八羅漢的各種形態,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他們說被釋放之後,感覺靈裡很輕鬆,有些人見證自己的生命“立即”有了大的提升。 另外,魏老師說,方言的恩賜是可以通過按手傳遞的。所以他們一起聚會的弟兄姐妹,很多人都會說方言。 我有些不太明白,請問老師: 1.你們如何看待魏老師的醫治釋放?是否合乎聖經?我們該如何對待? 2.說方言的恩賜真的可以通過人按手就可以領受嗎?不是只能通過聖靈分給個人嗎? 謝謝! 以下是相關回應文章:1、在歸入基督之後——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一   作者:邵遵瀾,http://behold.oc.org/?p=24378 2、靠聖經明辨,站立得穩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二   作者:華欣,http://behold.oc.org/?p=24387 3、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作者:潘儒達,http://behold.oc.org/?p=24390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歸入基督之後——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一

邵遵瀾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關於趕鬼及方言問題,茲簡述如下: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 (原文:他就是一個新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林後》5:17) 除了一些新約中仍然重提的命令,如不可吃血(《太》12:1-8)、不必守安息日的規條(《林後》9:6-7)、十分之一的奉獻改為隨聖靈感動(《使》15章),我們都是新約之下的新造之人。 所謂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乃摩西的律法的演算法,撒母耳那麼屬靈,只到第二代就敗壞了(《撒上》8:1-3);而掃羅是位失敗的君王,但他的兒子約拿單卻和少年大衛相交莫逆(《撒上》19:1),所以蒙福遭禍乃個人與上帝的關係,並非在於肉體的遺傳。 趕鬼與祖上交鬼並無直接關係,如果一個人真的信而受洗、完全歸於主名下。 信是全然歸入主,洗是全然與以往的一切一刀兩斷,讓世俗、罪惡、鬼魔全然在受浸之時一次解決。正如以色列人過紅海時,埃及軍兵全然埋葬;難道如今的受浸者、施浸者沒有這樣的信心嗎? 那麼,何謂受浸、何必受浸?難道奉主之名受浸還不夠完全解決、還要留給以後的趕鬼專家來“揀零碎”嗎?“信而受洗”就必得救,主的話還會打折扣嗎? 我不是說不必趕鬼,但並非把這筆帳算在祖先身上!趕鬼,只要有兩、三個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大聲唱詩禱告,就能趕出,並命令牠不可再回轉來,就必見效。 說方言乃是聖靈的恩賜,並非操在人手中。聖靈要如何賜給,人無權操控,只要多瞭解、多禱告,主必賜恩給謙卑的人。 作者生於南京,上世紀50年代開始獻身全職傳道,為紐西蘭New Covenant Bible College 神學博士。 相關文章閱讀: 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 ——一封來自讀者的信   作者:梅冀,http://behold.oc.org/?p=24383 靠聖經明辨,站立得穩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二  作者:華欣,http://behold.oc.org/?p=24387 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作者:潘儒達,http://behold.oc.org/?p=24390

No Picture
事奉篇

靠聖經明辨,站立得穩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二

華欣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解經有誤 《創世記》第3章中,女人和男人並沒有被上帝咒詛。被咒詛的是蛇和地!女人和男人因犯罪受到的,是上帝的審判。 在新約中,“咒詛”出現了16次,沒有任何一次與所謂“祖先的咒詛”有關。 《出埃及記》20:5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是因為那個時代的人,常常是“四世同堂”住在一起,所以父親的罪會直接影響到兒子和孫子,並非上帝要因父親的罪,株連後代。 普遍適用的原則是:“不可因子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凡被殺的都為本身的罪。” (《申》24:16) 概念混亂 何謂祖先的咒詛?“祖先對後代的咒詛”與“因祖先之罪,上帝對其後代的咒詛”,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若是指某人的祖先曾對其後代咒詛(這種情況應該很罕見吧?),我們不必在意,因為全無效力。若是上帝要因某人的罪報應其後世子孫(參《耶利米書》32:18),這又豈是我們可以“宣告”就解除的? 上帝真正的心意,是: “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 當那些日子,人不再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耶 》31:27-34) 做法危險 當“老虎的靈”和“十八羅漢的靈”都跑出來了的時候,清楚表明這些都是騙人的東西。 老虎哪有靈?十八羅漢更是子虛烏有,屬封建迷信一類。但人在那時吼叫和作出奇怪動作,是可能發生的,很可能有邪靈的攪入。換言之,在進行這類“破除咒詛”活動時,人們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容易讓邪靈趁虛而入。 後果堪疑 為什麼人在“破除咒詛”後會感到舒服? 因為這種“宣告”,實際上是把自己的問題,一古腦兒推向“祖先”。自己不需要作任何實際的改變,所有問題好像一下子全解決了,當然輕鬆快樂了。但是,靈命成長真的有此捷徑嗎?這種感覺能持久嗎? 我們當做的,是來到主耶穌面前,為自己的罪悔改。因為聖經上有應許: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 求主幫助我們在末世站立得穩,為主打美好的仗。 作者來自北京,為[海外校園機構]總幹事。 相關文章閱讀: 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 ——一封來自讀者的信   作者:梅冀,http://behold.oc.org/?p=24383 在歸入基督之後——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一   作者:邵遵瀾,http://behold.oc.org/?p=24378 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作者:潘儒達,http://behold.oc.org/?p=24390  

No Picture
事奉篇

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

潘儒達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近年來興起的強調靈恩的教會或傳道人,帶來許多不同於傳統的信仰教導,以及特異的信仰實踐。正如梅冀來信所示,這些教導和實踐,給傳統的教會帶來了衝擊,也引致基督徒的困惑。 關於靈恩運動,需要更多的篇幅,才能有完整的探討。本文只能針對來信,給予回應。 應該以什麼為根基? 首先,我們需要辨明:真理,或信仰中的經歷,何者為基督徒信仰的根基? 誠然,無論是對真理的認識,還是生活中的信仰經歷——直接、暫時的經驗,以及長期經歷的累積,所帶來生命的改變,都是基督徒信仰的一部份。然而,什麼才是信仰的主要根基呢? 強調靈恩的教會和傳道人,其特色是,以主觀立即的經歷,作為信仰教導和實踐的基礎,聖經常常淪為次要或背書的角色。這種強調經歷先於對真理的認知,會有把信仰建立在“沙土”上的危險。 經歷形成的背後,可能有不同的原因。有時候表面看來相似的經歷,背後的原因可能南轅北轍。 以神秘經歷為例,固然可能源自聖靈的作為,也可能是人內在的心理狀態誘導產生的。“望梅止渴”,即是一個常見的例子。而人的強烈心理傾向,亦會導致某種幻覺的產生。 最令人擔憂的,是來自邪靈的作為。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1:14提及,“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有時候,邪靈的作為,可能使人誤以為是聖靈的作為。 多年前,有一個教會,追求聖靈或耶穌向每一個人說話的經歷,名之為“住在基督裡”。有一位姐妹每天靈修時,都感覺有“一位”來向她說話。她一直以為就是耶穌。後來那“一位”終於顯露了恐怖的真貌,導致大家花非常多的時間和心力,來收拾殘局。 如果我們單以經歷的神奇性,作為信仰的憑藉,那基督教信仰並不比其他宗教更吸引人。 筆者多年研究宗教比較,發現許多強調靈恩的基督徒的“神奇經歷”,和其他宗教徒遠遠不能相比。我聽過不少佛教徒提到他們的神秘經歷。例如打坐時,見到許多的佛顯現。也有一位佛教徒告訴我,她向來恐懼坐飛機,但是有一次,經一位上師給她加持後,她一上飛機,就發現機艙充滿了“心經”的誦念和檀香的味道。這個特殊的經驗,帶給她極大的喜悅,她因而皈依佛教。 邪靈可以用美好的假象欺騙人,我們無法單以經歷的神奇度、對人帶來的直接影響,來分辨何者來自善、何者來自惡,何者本於真理、何者源於虛假。因此,所有的經歷,都必須以真理——上帝的話為根基,以對真理的正確認識和解釋為根基。 不可事事歸因邪靈 聖經提到耶穌和舊約的先知,如以利沙,有超自然的“神醫”作為。然而,透過醫生,以醫學的方式醫治,也應該是“神醫”。因為,即使在自然規律下,其中仍有上帝的保守。醫生是透過上帝所創造的生理和醫學規律,使人得醫治。我們要避免二元論的影響,不要忘記了上帝無數的作為,都顯示於祂的創造中。 聖經也提到,人被不同的力量所綑綁,尋求釋放。這些力量會以罪、邪靈、私慾、過去負面的經歷等形態呈現。 追求靈恩的教會,會特別強調邪靈直接的綑綁。邪靈的確會綑綁人,但這並不是所有問題的唯一原因。靈恩教會有一種泛靈異的傾向,將大多數的問題都歸因於邪靈的綑綁,而之所以有邪靈的綁綑,又都歸因於偶像的敬拜。 例如,筆者的朋友,有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有一天,一位朋友去他家,看到孩子腹痛、哭泣。這位探視者立即說,小孩身上有邪靈,需要趕鬼釋放。其實,這可能只是嬰孩腸胃尚弱,而導致腹痛。 另外一個家庭,孩子常常因不明原因,全身發癢、長紅疹子。教會裡受靈恩影響的人,長期為孩子驅趕邪靈,並要父母參加清泉醫治釋放。經過一、兩年的折騰,才經醫師診斷,是孩子對某種食物過敏。 凡事歸因於邪靈作為,往往造成誤導,帶來不必要的身心傷害。 問題一:祖宗受咒詛遺害子孫? 魏老師的作為,似乎就建立在這種泛靈化的基礎上。到底事實如何,我們需要回到聖經真理上來作分辨。 魏老師所提出的經文,是否能作為他所說的醫治釋放的根據?對此,我們先要明白,《出埃及記》20章4節這段經文,是上帝在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西乃山和他們立約,宣示約書總綱的十條誡命時所提。 接受這個命令的,是已經蒙上帝拯救,認識上帝是宇宙的主宰,又和上帝立約的以色列民族。因此該誡命特別強調,在與上帝立約後,拜偶像是背約的行為,是極為嚴重的。 其次,這條誡命提到三、四代,是當時以色列人家庭中,同時存在三、四代的成員,和我們現今的小家庭不同。這誡命是強調,家庭中一人背約(特別是家長),全家人都會共同承受上帝的審判。 這固然嚴重,但是重點不在懲罰會傳下去。反過來,會傳下去的,是人守約時,會蒙上帝的慈愛和祝福,“直到千代”(《出》20:6)。 姑且不論舊約中上帝和以色列人立約的條文,能否全應用到新約,而是來信提到的狀況,都不是原本和上帝立約的基督徒祖先,後來拜偶像,導致《出埃及記》宣示的審判,臨到後代。(梅冀提到的《耶利米書》,確是重要的參考) 祖先原本不認識上帝,拜偶像的例子,和《出埃及記》的情境大不相同。固然,人不認識真神,拜偶像,要面對上帝公義的審判,但這並不會禍延子孫。後代的子孫,會因自己的不信,不能得救;子孫信主,不會因為祖先拜偶像而受“遺害”,更未必會承受邪靈的作為。因此不能將這段經文,如此套用。   貶低救恩功效 認為信徒身上還有邪靈附身,其實是貶低了耶穌基督救恩的功效。保羅極力對抗律法派,更正教改教家強調唯獨恩典、對抗中世紀教會以“善功”換取恩典的觀念,都是為了強調:耶穌基督十架上所成就的救恩,是拯救人類的唯一方法,是完備的救法,不需要外加其他的方式。 我們信上帝,接受了耶穌的救恩後,不只我們的罪得赦免,更有聖靈內住在我們心裡。試想,聖靈和邪靈可能住在同一個生命中,甚至,聖靈容讓邪靈繼續對這個人作祟嗎?故此,魏老師的觀點,難免有貶低耶穌救恩的全備功效之嫌,認為耶穌的救恩,尚不足以塗抹人所受的一切的咒詛和審判。 另外,筆者猜測,這觀點的背後,是不是還有如下隱含之意:人在接受耶穌的救恩後,還需要另外接受聖靈的洗,才會有聖靈的內住。這種兩重得救論,是上世紀早期靈恩運動的觀點,早已有聖經學者提出評論。(編註)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歸苦

金婷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出生長大在湖南西南部的三線城市,這裡人都沒有聽過福音。我母親一直拜祖宗和各類菩薩。過年過節或有什麼重要事情,都會請神靈保佑。我從小就會做些奇異的夢,也有所謂的預感之類的,所以對靈異事件特別感興趣,是個有神論者。 比土牆還要厚 在我準備出國的時候,教我托福的老師,是在美國生活過的。她是第一個對我講聖經的人。她告訴我聖經的神奇,告訴我上帝對以色列的預言怎樣實現。她說,我會成為基督徒。 我心想,我大概可以算半個佛教徒。要是將來轉成基督徒了,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的親生父親另有他人,多麼奇怪呀! 我順利到了美國中部的一個城市。華人教會的人接待我,跟我說上帝。我一點也不排斥,參加團契也感覺特別有愛,參加教會禮拜會被聖歌感動落淚。雖然我起初對 “信耶穌有永生,不信就下地獄”特別反感,可是後來上帝開啟我,就超越很多問題,相信神就是基督教裡的上帝了。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校園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火熱愛主,我被影響著,參加聚會、課程、特會,生命有重大的改變和成長。 轉眼就回國了。在國外生活過的人,回國常需要很長時間的適應。對於在海外信了主的我來說,更加難過。 我在海外,愛主就被鼓勵、褒獎,現在回到家,無論在家人或朋友中提起上帝,大家對我都像傳染病人一樣。心理落差真的特別大。 可是,我還是一直習慣地傳福音,哪怕感覺到對方已經沒興趣,我也不管。我心裡覺得,我說了,就是盡了自己的義務。你聽不聽得進去,是你的事了。 然而,家人、朋友反對的眼神,其實深深地傷害了我。我深感自己被排斥、被鄙視。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在他們面前提起上帝,不敢飯前禱告或是看聖經。我心裡覺得好苦、好孤單,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 這還不算是回國後最大的難題。我自從回國,就與不幸的事分不開了:失戀,找不到工作,家裡又出了財務上的巨大損失,父母被親人告上法庭,後來又纏上檢察院的案子,一件一件,不停歇地來! 我禱告、祈求,無數次地失去信心,覺得上帝在中國不掌權。 我每日憂愁、痛苦、難過,嚴重的時候想自殺。可是出於對上帝的敬畏,我又不敢。我心裡真的跟約伯一樣,一心求死,覺得活著真是苦。 我沒有團契生活。在那個小城市,教會裡都是老人。我只是週日去做過兩次禮拜。心裡跟上帝的關係,已經比鋼筋混泥土牆還厚。 這種成長很痛 家姐有事出國,我去南寧幫著照看她的培訓機構。我偶然向學生傳福音,居然有兩個女孩願意跟我信耶穌,所以我帶她們去了教會。 那時,我已經半年沒有讀經、禱告、做禮拜。可是我剛在教會坐下,聖靈就開始感動我落淚! 從此,我又每週做禮拜了,還參加青年團契,或者詩班聚會分享。 我認識了一個來自大東北延邊地區、拖家帶口在南寧開辦教會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鼓勵我出來服事上帝。可是我心裡很迷惘。我覺得我不會在南寧久待,我也說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只能任性地說不想做什麼。比如,我不想做公務員,不想順從家裡安排工作。更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清高、固執、愚蠢、無用…… 我去廣州、深圳找工作,非常不順利。我發現自己好渺小!我再一次陷入憂鬱狀態。於是,我趕緊托朋友聯繫當地的家庭教會。感謝主,聯繫到的這個廣州的家庭教會,比南寧的三自教會更適合我。這個教會裡的人更年輕,講的道也讓我覺得跟美國教會有相像的地方。 然而我的心一直定不下來。因為哪怕稍微滿意點的工作,我都沒有找到。我在教會裡,仍把自己當成過客,禮拜結束我就走,查經聚會也不跟人說什麼。更從未想過委身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生病了——重感冒來得莫名其妙,發燒燒得躺床上,心臟都不規律了——我才反思自己的愁苦從哪裡來,才看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世界的虛無…… 我不願再那麼焦慮地活著了。我想委身在這個教會——不管我會在廣州待多長時間,我的心靈想要馬上委身這個教會,不再做旅居的。我要家!當我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股平安進來! 在廣州待了4個月,還沒有找到工作。迷茫中我跟著教會的短宣隊,去廣西傳福音。在服事裡,我經歷了禱告的真實,我知道上帝在中國也是掌權的。其實從我願意跟上帝說話、禱告開始,上帝就慢慢挪去我的各種埋怨。祂讓我明白,我需要經歷苦難,生命才能成長。這種成長很痛,而且是聽道、參加特會、讀經禱告裡學不來的。 我非常感謝我參加過的所有教會,不管是哪個教會,不管我多像外來客,都有熱心的弟兄姊妹來關心我,詢問我的情況。 我現在上海,選擇了一個小型家庭教會。教會訓練每個會友成為門徒。傳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話。如果能達到全然交托的心態,不管是傳福音,還是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再憂慮了。   作者上海東華大學畢業,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管理學碩士。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霧霾天與口罩

冬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口罩和頭盔 近來我居住的城市,PM2.5指數(反映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的顆粒濃度,是空氣污染的指標之一,編註)時高、時更高。天氣預報中的污染程度,輕度、中度,有時還達到重度。加上今春我的支氣管炎再次發作,先生於是很體貼地為我買來據稱防沙塵微粒效果超級好的口罩。 戴上口罩之後,像戴了一個防毒面具,密封緊密,解決了以前一戴口罩,就導致眼鏡上霧、看不清東西的問題。這樣的密封效果,該能夠防止沙塵微粒、汽車尾氣,以及各樣病菌的入侵吧? 於是,只要出門,我就會戴上口罩。走在街上,碰到帶著相同口罩的人,頓生惺惺相惜之感;看著沒有戴口罩,或是戴著普通口罩的人,就暗自慶幸,自己多了層安全保障。 戴口罩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有一天忽然想到,戴著安全口罩走在空氣污濁的馬路上,不就像戴著救恩的頭盔生活在充斥著各樣罪惡的世界上嗎? 我非專業人員,不能判斷口罩的安全程度,但上帝在耶穌基督裡賜下的救恩,卻真實可靠,讓基督徒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放心生活,並得勝有餘: “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15:56-57)。 上帝的獨生愛子為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3日後死裡復活,使我們稱義、過犯得赦免……因著這奇異的恩典,世界充斥再多的罪惡,我們也可以靠耶穌基督站立得穩,有力量不沾染罪惡。 尚方寶劍高懸? 戴上口罩感覺真好。有一天,我問先生:“你有沒有覺得,有了安全口罩,即使是霧霾天,也特別想戴上口罩,到外面跑跑跳跳呢?”他笑話我:“又不是小孩子,穿上水鞋,就不走正路,專往水坑裡踩!” 那麼,以此類推,基督徒會不會因為有了救恩的保障,知道耶穌基督的代贖,使我們一切罪得赦免,就放心犯罪呢? 《羅馬書》6:1-2說“……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15節再次強調“……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 答案非常清楚,基督徒不能因為有了救恩的保障,在恩典之下就去故意犯罪。就像不能因為有了安全口罩,就盲目樂觀,在沒有必要外出的情況下,將自己暴露在霧霾天中。 有的基督徒認為:“恩典確實重要,但不能過分強調,否則導致基督徒有了恩典的保障,就放心去犯罪了。必須同時教導基督徒明白、遵行上帝的律法,以免犯罪、得罪上帝。” 真的不能多講恩典,而要時常把“律法”這柄尚方寶劍懸在基督徒的頭上,以防止基督徒故意犯罪嗎? 保羅曾清楚描寫了他在靈肉交戰中的痛苦掙扎,讓很多基督徒感同身受 :“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4) 可見,基督徒並非處心積慮想犯罪、需要有尚方寶劍威嚇,而是在天人交戰中,力求脫離肉體纏累、渴望得勝。 怎樣才能得勝呢?保羅清楚地說明:“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25),“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8:2),“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 由此可見,引導基督徒敬畏上帝、愛上帝,不因為有了救恩就去犯罪,絕不是靠時刻繃緊“律法”這根弦,而是要靠傳講上帝的恩典、基督耶穌的得勝、聖靈的引導,使基督徒更多認識上帝、依靠上帝。 關於律法的功用,奧古斯丁說過:“上帝的義,不是在乎律法上的誡命,因為那只能叫人懼怕,只不過好像畏懼訓蒙的師傅一樣……是要把人引到基督的恩典。”(《恩典與自由》,人論經典二篇。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p.159。)也就是說,傳講律法的最終目的,是在於引導基督徒認識並依靠上帝的恩典。 往水坑裡踩 然而,就像有人會因為有了安全口罩,即使不需要外出,也想把自己置於霧霾天中,或像有些小朋友,穿上水鞋就往水坑裡踩一樣,確實有基督徒覺得,有了救恩、赦罪的保障,犯些錯誤、甚至沾染些罪惡,也無所謂。 為什麼會這樣呢?《希伯來書》5:13-14告訴我們:“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長大成人的基督徒能吃乾糧,能夠分辨好歹,不會故意犯罪。而嬰孩基督徒,卻不能分辨好歹, “不熟練仁義的道理”。 要使嬰孩基督徒長大成人,當然要多傳講“仁義”的道理。什麼是仁義的道理呢?在希臘文中,“仁義”與“公義”、“義”為同一個字。人稱“義”,是因為“信”:“只信稱罪人為義的上帝,他的信就算為義”(《羅》4:5)。因為,“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上帝的義”(《林後》5:21)。 基督徒“如今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羅》3:24)。“恩典也藉著義做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羅》5:21)。其實這“仁義”的道理,正是“恩典”的道理。 我們越多明白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恩典,越能脫離嬰孩的階段,長大成人,在恩典的激勵下,主動愛上帝、愛人,活出與基督徒身份相稱的生活。   作者定居上海。日語教師。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誰來分享我的喜悅?

琬秋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六月的悶熱,讓本已浮躁的人,更是難挨。 我的心情陰晴不定。所有的偽裝,不過是掩飾心裡的憂傷:哭啼時沒有人安慰,歡笑時沒有人分享。 不知道有多久,習慣了孤獨;不知道有多久,習慣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來去的人群,猜測著別人的世界。錯過了清風,錯過了細雨,還會繼續錯過什麼?也許,生命就是這樣? 如此的孤獨 今年的6月,假期出遊、學位考試通過、文章發表等,都讓我興奮、歡呼。然而,我卻找不到人分享。所以,憂傷,遮蓋了所有的喜悅;惆悵,取代了快樂。 分享是人的天性。人願意與自己親愛的人分享快樂,在分享中得到滿足。但孤獨的我,向誰分享心情?有誰能明白我的喜悅?有誰能夠與我一起笑、一起哭?沒有,一個都沒有! 很多人將悲傷埋藏,而我卻埋葬快樂,以淡淡的憂傷陪葬。有時想,如果生活平淡無奇,那麼我是不是就沒有快樂,也就沒有了憂傷? 除了上帝,沒有任何人知道,我並不是那樣快樂地生活。選擇校園安靜的一角,獨自漫步,內心中不住地祈禱:主啊,我帶著我的憂傷、我的眼淚、我的孤獨、我的無奈,在你的面前! 我的生活中,充滿了無人分享的喜悅,讓我更感到自己的孤獨。主啊,為什麼我不能夠有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為什麼我不能享受愛情的甜?主啊,為什麼?為什麼你給了我那麼多,卻沒有給我一個能夠安慰我的人? 我都看見了 突然,耳邊迴響起上帝對以色列人說的,你們“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出》3:7)。是啊,以馬內利,上帝與人同在,是上帝對祂子民的應許。上帝一直都在,一直都看顧祂的百姓。 當約書亞奉命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的時候,上帝要約書亞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上帝必不撇下他,也不丟棄他。 在大衛躲避押沙龍的時候,上帝與他同在,使大衛寫出了讓後人倍受安慰的《詩篇》23篇。到了新約,上帝藉著祂的獨生愛子,拯救了我們,“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5)……我們還有什麼好埋怨的呢? 我們生活中的喜悅,難道不是上帝的恩典嗎?我們得到恩典的時候,想起上帝了嗎?我們都討厭忘恩負義的人,此時的自己,難道不是那讓人討厭的樣子嗎?我難道不是耶穌醫好的痳瘋病人中,沒有回來將榮耀歸給祂的嗎? 我真的好慚愧!上帝一直都看顧我,我卻忘記了祂。我不僅沒有感謝上帝給予的恩典,反而一直抱怨! 你一直都在 我突然領悟到,上帝藉著這些事情,讓我明白: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我尚且不能專心仰望上帝,不能以上帝為中心。如若身邊再多一個人,也許,身邊的那個人就會成為我的“上帝”了。“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16:4) 是啊,上帝,你藉著這樣的事情,讓我明白你的愛。你一直都在,只是我忘記了!我忘記了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財富!我憂傷時,你是我的安慰;我困苦疲乏時,你是我的力量! 上帝啊,你是這樣的奇妙!你沒有責備,卻以你的愛,讓我明白了你的意念真的高過我的意念,讓我懂得了,不是你沒有為我預備,只是我的生命,還不足以承受,那樣美好的關係。 上帝,你是窯匠,願你來陶造我,使我成為你喜悅的樣式,配得你所賜的美好關係。願你賜我清潔、守候的心,使我能夠專心仰望你,等候你的時間,並且能夠凡事都說:上帝,願你的旨意成就!   作者現居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