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謙卑,讓人流淚的美麗

吉鳴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女兒上小學三年級,最近我從圖書館借了華頓媒體(Walden Media)拍的《夏洛的網》(Charlotte’s Web),試圖介紹適合她看的影片。 這部電影是根據懷特的同名小說改編的,內容是小女孩浮恩救下弱小的豬威爾伯。這頭小豬在農場生活,和蜘蛛夏洛結成朋友,夏洛救他,使他免遭再次被殺的故事。故事有很多寓意,而這部電影的重點,是小豬威爾伯的謙卑。 女兒看著就哭了,我以為她看到夏洛的蛛絲已盡,傷心了。不料,她不斷地說:“真美,真美。”我確認了一下,她答道:“媽媽, 美麗也可以讓人流淚。” 儘管我不能確定女兒的觸淚點,但我卻想起了《腓立比書》2:3:“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當威爾伯第一次看著夏洛——那隻毫不起眼的蜘蛛,就從心底裡說出:“我認為你很美。” 他成就了謙卑,一種可以讓人流淚的美麗。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獎之下,必有人信?

小橘燈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近年來,不管是海外華人教會,還是中國國內的一些城市的大型教會,都趁著節慶日,舉辦大型的“音樂會”、“有獎競猜”等活動。原因是,閑著沒事來教會的人太少了。但如果有獎品,有免費午餐,有車全程接送,來的人就多很多。 聖誕節,成了各大華人教會比拼的機會:重金打造的抽獎禮物、明星大腕的助陣、豪華低價的營會……甚至以廣告形式登上了報紙! 有些報刊,乾脆騰出一整頁來,專門刊登與宗教有關的資訊。諸如前不久,看到一家華人報紙,在最顯眼的地方,用美圖和顯赫大字印著“xx團契將於xx日,舉辦大型聖誕抽獎晚會!特等獎iPad mini一台、一等獎32寸三星液晶彩電一台、二等獎家用電冰箱兩台、三等獎微波爐三台,外加10名幸運獎。禮品驚喜多多,盡在xx團契!” 好笑的是,在該廣告的下端,刊有佛教慈濟最新的賑災資金捐助公告——慈濟xx會員捐資xx萬披索、慈濟xx自願者趕赴災區重地,進行醫療救助等。這兩大塊內容,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知當你看到這兩個廣告時,有什麼感受?當一個無神論者看到時,我估計可能會有3種感受:第一,看來宗教還是滿流行的,都登廣告了!第二,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嘛。一個高調慶祝、重金打造聖誕節、一個高調展示自己的慈善捐款,看來都很有錢!第三,對比一下,基督教拿錢給自己人慶祝聖誕,佛教的拿錢辦慈善,看來還是佛教體恤貧苦之人吶! 對此,我作為基督徒,有很深的感觸。聖誕節原本是為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但現今有多少教會,還能真正秉持這個傳統?教會在聖誕節時,人擠人,人貼人。可這些人是為了免費的晚餐,為了重金打造的禮物,還是為了釘十字架的耶穌呢? 抓住人的弱點,再加上新奇百變的手段,的確能吸引人到教會。但來到教會後, 是否有人正確地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呢?如果教會本身,眼光已經從上帝那裡挪開了,信徒已經越來越冷淡,又如何教導新來的人呢? 來到教會,卻看不到耶穌,那麼來的人越多,就越有禍!《馬太福音》23:15,清楚地記載了耶穌責備法利赛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這是痛心的!用物質引人到教會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把人引到教會中,卻看不到那教會的主。 有三樣東西,對很多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第一,太美的東西,比如:天然的景色、天生麗質的面孔;第二,美食;第三,物質享受。總結這3種吸引人的東西,無非是聖經所說的,“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 (《約一》2:16)。 奧古斯丁他老人家早就說過:“在人性當中,有一個很深的地方,是這些東西都填不滿的”。 然而,人還是會努力嘗試,看能否得到短暫的滿足。物質帶來的喜悅是暫時的,像喝鹽水一般,讓你欲罷不能。真正能填滿空虛的人心的,唯有上帝本身。這是我們基督徒,都深知的。 倘若用盡一切辦法,把人拉到教會,卻讓其依舊忍受靈魂的孤獨和無望,那就真如耶穌說的: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太》23:15) 作者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舉目》70期目錄一覽

主題:肢體生活 編者的話 主題文章Feature Articles  3爲何相愛而不相愛(《比老鼠愛大米更美》)/華欣 使徒約翰信主前脾氣火爆,人稱“雷子”。他晚年住在以弗所,寫信給亞西亞省(土耳其)教會,披露了追求彼此相愛的三個秘訣…… 5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陸加 上帝的主權、揀選和引領,並不抹平人的個性;上帝用人的個性,也要我們捨棄自我中心。 8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劉志遠 我們這一代的基督徒,從留學到定居美國,深受現代主義的薰陶,思維傾向理性,容易使用黑白分明的態度評論事情。我們的下一代卻非如此。 12各種的紛爭/史畢德‧理亞斯 教會中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14去留之間/一勤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透視篇Perspective Section ‧流行文化 Pop Culture 16碧昂絲的“新”女性主義/王星然 《時代》雜誌5月號推出之後,媒體開始討論,碧昂絲真是2014最有影響力的人物嗎?《時代》的評選標準是什麼? ‧職場生活 19跨洋大搬家/徐建紅 1994年,我在英國信主。2004年從英國調到美國,2009年調回中國,2012年又回到美國……我要如何在不同國家、文化的職場上,為上帝作見證? ‧時代廣場Contemporary Issue 22馬可‧德斯寇——這面凌厲的鏡子/臨風 保守者稱他為‘謾罵牧師’,希望他能把時髦的牛仔褲和搖滾音樂換成西裝和聖詩。自由派又對他地獄之火的神學,以及他妻子必須順服丈夫的堅持感覺倒胃口。 28 i世代的隱私危機——從詹妮弗.勞倫斯的“豔照門”談起/孫博山 隱私1.0的時代,是保護好自己真人的隱私不被別人偷去;隱私2.0的時代,是保護好自己手機上的隱私不被人偷去;隱私3.0的時代,是保護好在雲端的隱私不被人偷去。 ‧生活與信仰 Christian Living 29歲末,放飛心靈/鐘德民 […]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應該如何付牧師工資?

平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讀了《舉目》52期的《絕對服從?—從服從牧師談教會架構》(http://behold.oc.org/?p=3013),和50期上的《對教會的八個困惑》(http://behold.oc.org/?p=3166),很有感受。 《絕對服從?》談到,“在我們教會附近,過去10年裡,最少一半的華人教會分裂過。教會分裂在信徒中造成的傷害,不可估量”。筆者深感,如果我們能夠把用於牧師和教會的費用處理好,可能會避免教會中的一些紛爭和分裂。 2013年,附近的一間教會,因為牧師利用權力,不合理地給自己高工資,使得教會不能按時付房屋貸款。最後銀行收回教會建築,教會分裂、會友流失……我不禁思考,我們如何付牧師工資,做得既符合原則,又合情理呢? 聖經的原則 在舊約,耶和華要求祭司不置產(參《民》18:20),也要求以色列人奉獻所得的十分之一,給上帝的事工。在今日,上帝的事工包括很多方面,例如宣教活動,各類聚會,植堂,等等。那麼,牧師應該得到多少工價呢? 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們從以色列人中所得的十分之一,也要作為舉祭獻給耶和華;從這十分之一中,將所取獻給耶和華的舉祭歸給祭司亞倫”(《民》18: 28)。也就是,以色列人所得的百分之一,是上帝賜給大祭司亞倫全家(參《民》18:19;《利》21:1)。 如何應用聖經的這個原則呢? * 教會方面 教會應該善待牧師(傳道人),盡可能地保證牧師家庭的生計,有養生的來源。如果牧師是為教會全職工作,那麼教會應該提供牧師家庭正常生活的全部或大部分生活來源。如果牧師是半職,那麼教會也應該保證,牧師家庭有正常生活來源的一半左右。當然,同時也必須考慮教會正常運作的經費需要。 舊約時代以色列家的供應,足以提供所有聖職人員全家的生計。放在現代,卻不見得做到。我們要遵從聖經原則,即向牧師家庭提供正常生活所需的。依我的經驗,如果教會以一半(或一半以上)的信徒奉獻收入,保證各項事工的運作,那麼以另一半(或一半以下)的收入,支付牧師和教會員工的薪資,比較合乎現代的情況。同時,還當鼓勵弟兄姐妹在教會做義工,以事奉上帝為樂。 * 牧師方面 牧師因上帝的特別呼召,來作上帝的工作,為眾人的僕人。牧師在預備的時候,各方面都要做準備。特別是有些教會,已經有經費上的短缺,牧師應該盡可能從教會少拿(或不拿)工資。保羅已經作出了榜樣。他靠織帳篷維持生活,還資助別人。 另外,牧師要把權力和名利放下,真有做僕人的謙卑。如果已經有了養生的來源或退休工資,就可考慮不要再從教會拿工資。 很多牧師做得很好,但也有人把牧師當作世俗的職業。更有一些牧師,利用手中的權力,控制教會,不顧教會各項的需要,不惜損害教會的事工,以保證自己的利益。更可怕的是,有的牧師藉上帝的名義,做假教師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牧師,教會應該謹慎、恰當地處理,避免教會受虧損、上帝的名受羞辱。 各方面的平衡 社會不斷變化,貧困線也在變化。以美國為例,對於2,3,4或5口之家,2013年的貧困線,分別為年收入$15,510,$19,530,$23,550或$27,570。美國的個人收入稅率,也從1862年的3%-5%,變化到1913年的1%-7%,1930年的1.5%-25%,1990年的15%-28%,2003年的10%-35%和2013年的10%-39.6%。 各個國家和地區,有不同的情況,但教會對牧師的養生原則,基本是不變的。 養生的原則,和教會可支配的收入,是支付牧師和教會員工薪資的兩個重大因素(當然,還有其它的因素)。比如,教會可以用150%-250% 的貧困線範圍,以及教會可支配收入的40% – 50%的比例,支付牧師和教會員工的薪資。 舉例來說,某教會請了一位全職牧師,師母沒有工作,有一個小孩,那麼可以考慮年薪為$19,530的兩倍。如果牧師和師母在2年後,又生了一個小孩,那麼以當年4口之家貧困線的2倍,作為薪資參考。當然,同時還要考慮到教會的可支配收入。 教會應該提供牧師家庭正常生活的全部或部分所需,也要同時保證教會的正常運作和各種需要。善待主僕,使其可以安心服事;可以更多發展教會事工;又可以給教會會友和慕道友榜樣。 作者來自大陸,在美中工作。與同工一起為教會制定過管理制度。

事奉篇

如何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難,是不爭的事實。然而耶穌的追隨者,是世上的光,如燈檯上的燈,是可以、也應該照亮一家人的(參《太》5:15)。上帝雖與挪亞一個人立約,卻是要他全家進入方舟(參《創》7:1)。上帝救羅得逃離所多瑪,告訴他帶上女兒、女婿,及城中一切屬他的人(參《創》19:12)。逾越節,以色列人是以“房門”為單位,一家一家躲避滅命的天使(參《出》12:22、23)…… 2014年,我回老家墓園,為外婆、爸爸、媽媽三連穴墓碑的3個十字架描紅時,心中充滿了感恩。我的外婆,一位不起眼、連字都不認的小腳老太太,把福音傳給了後代。她光是為我,就足足禱告了30年。我家直系4代信主。至於堂哥、表妹,沾親帶故的家人,信主的更是難以計數。 我信主之後,就以外婆為榜樣,不斷向家人傳講福音。現應《舉目》邀稿,將自己的親身感受,與大家分享。 一 我們要明白,向家人傳福音是上帝對我們的呼召。上帝盼望藉著我們,將我們的家人帶入救恩的方舟。我們很可能是親人中唯一的基督徒,是上帝所預備的福音使者。 我的朋友Jason,在50歲那年信主。他哥哥則是大學時代就信主了。他氣憤憤地去找哥哥,質問哥哥:為什麼這麼多年,你從來沒有對我傳過福音?如果前幾年我就死了,我會去哪裡呢? 想想拉撒路故事中的財主,在陰間都在為他5個不信的弟兄焦急。我們不能不汗顏! 有個牧師在追思禮拜上說:“我們都要捫心自問,在我死的時候,有多少未信的人知道我是基督徒呢?”我們應當常常自問。 二  平日我們應當孝敬父母,報答親恩,善待兄妹,友愛親屬。我們若平日失了“情”,屆時就無“理”可講了。 我們要謹守言行,要慷慨、良善、公道,不要在錢財上小氣,在感情上吝嗇,在小事上計較。我們要以善勝惡,在遺產、房產、補貼父母等物質利益上,寧可吃虧,樂意謙讓。 保羅在講到教會肢體之間的關係時,問:“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參《林前》6:7)保羅的意思是說,在家裡,你若不情願受欺、吃虧,那受欺、吃虧的,就一定是你的兄弟了。 我們千萬不要為了辨明“你錯”、“我錯”,把彼此間的親情破壞了。我和太太出國多年,原來的房子一直給弟弟居住,讓他們可以就近照顧年邁的父母。我們也明確地告訴弟弟,父母的房產都歸你們,以感謝你們所盡的孝。 我們要主動關心家人的需要。他們的需要(不僅是物質上的),其實就是上帝賜給我們切入福音、見證耶穌的最好機會。向家人傳福音確實不容易。在同一個屋簷下,即使他久聽不信,你還是要對他有耐心、有愛心,還要繼續求上帝讓你對他的靈魂有負擔。 三 我們要多多使用自己悔改信主、蒙恩得救的見證。基督的信仰是真實的,你的過去和今天,家人都知道。所以,你要誠實地與家人分享你的生活和生命。危機可以化為轉機,你若曾經愚昧,可以放下身段、面具去悔改;你若曾經虧欠,應當心甘情願地去歸還“罪債”。 記得2000年,我來美8年之後第一次回國。那時我已經是牧師,一心想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誰知聖靈卻說:“你去悔改,我就與你同在。”原來,出國前我為著名雕刻藝術家張充仁(他為蔣介石、齊白石、司徒雷登、密特朗塑過像)寫小傳時,偷偷拿了他的一個光緒17年(清政府給陸徵祥)的實寄封。出國的時候,我把它藏在家裡,心想,張先生百年之後,我就是百萬富翁了。 那次回國,我拿著實寄封去歸還。然而張先生已經過世了。我遂拜托他人將實寄封轉交他在法國的兒女。 上帝是信實的,我回國19天,因這個悔改的見證,帶了28位親戚、鄰舍、朋友信主。 四 在家人面前,我們要勇敢,知道自己如今還有一個屬天的身份。 我的父親很傳統。他踏進家門,若聽不到孩子喊他“爸爸”,或吃飯時小孩的腳在桌下碰到了他,他會沉下臉來斥責。所以,直到我自己當了爸爸,我心裡仍然有些怕他。 那一年我回國探親,我告訴自己,在父親面前,我不僅是兒子,要盡兒子的孝心,我也是福音的使者,是上帝的僕人,是奉命來向他傳講基督福音的。禱告之後,我就不再膽怯,敢直接向父親講罪、審判和救恩了。 我們不要怕家人(特別是長輩)的拒絕,也不要灰心、抱怨。我們要跟隨耶穌,做一個“勉強”人的人(參《路》14:23)。你若能堅持,你會看到效果。 10多年過去了,我拜托順路去看望我父親的傳道人,不下10個,但父親依舊不信。父親從來不承認自己是罪人。 那幾年我母親嚴重失智,父親對我說,如果耶穌能治好你媽,我就信。誰能曉得,父親88歲竟然信而受洗(那年我媽躺在床上仍然還毫無知覺)。受洗的那一天,父親在安老院的病房裡,逢人就說,耶穌阿爸真好! 家人打電話告訴我,父親還說了叫人噴飯的話:“我兒子在美國是最好的牧師!”一年之後,我父親就被主接去了。上帝憐憫我們,真的聆聽我們為家人的禱告。 五 我們要真心愛主,有好的生活見證(特別是婚姻的),使自己在家人面前,有道德的勇氣和說話的底氣。 當我們在家人面前表明,我們是認真的基督徒時,他們會本能地察看你的生命——有的出於好奇,有的存心挑你的毛病。我們不要懼怕、躲避。 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其實對我們自己也很有幫助——努力讓家人相信我們所信的上帝,會大大強化我們自己對上帝的信心。還會令我們自覺地在品行上維持高的標準。這就好像你在養育孩子的同時,孩子其實也在努力把你“培養”成合格的父母。 我和妻子恩愛有加,我們的兒女也走正路、聽話。我們在家人面前即使不說什麼,也是他們羨慕、稱道的對象。 六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大學禮物

星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我從小跟著媽媽信主。上高中時,我更經歷了上帝的同在。 我的高中是所普通的學校,沒有很好的環境條件和師資力量。然而我很熱愛讀書,甚至加點熬夜也樂在其中。我的夢想是考上名牌大學,改變自己的命運,讓家人幸福! 機會總是來了又飛走 身為 “老信徒”,我遇事都向上帝禱告,就好像買保險一樣。只要學校有重要活動或競賽,我就禱告上帝的帶領、幫助。然而我所求的時常不如我願,所以我常常不快樂,沒有喜樂。 高一那年,我的政治科成績,考了全年級第一。老師通知我寫體會報告,同學推薦我當政治科代表。機會來了!我滿心歡喜,到上帝的面前祈求祝福。我首先感謝上帝垂聽我的呼求,然後求上帝賜我才幹、智慧和勇氣,以勝任政治科代表的工作,來榮耀祂。最後,還不忘加上請上帝不要按我的意思,乃是按祂的意思——這種“謙卑”,我還是有的,畢竟信仰那麼久了。 然而很快,我的期待破碎了——班主任說我性格內向,又不合群,不適合這個科代表的工作。我心裡有些失衡,我那麼努力,同學那麼信任我,憑什麼不讓我當科代表? 接著,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我的英語發音很棒,成績也不錯,老師和同學蠻欣賞我的。終於可以申請英語科代表啦!我滿心盼望,上帝賜另一個福給我。可是機會總是來了又飛走了。 我內心越來越消沉,越來越懷疑自己的能力,苦悶越來越多。最後,我開始懷疑上帝是否真的愛我,是否真的在意我。難道我用我的才能榮耀上帝,不對嗎? 我對上帝只有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失望”! 信上帝不應該得到快樂嗎?為什麼那麼多的不順利,那麼多的痛苦?我心中充滿恐懼、疑惑、怨恨,和上帝陷入冷戰中。 緊接著,是漫長的掙扎。最終,我知道和上帝拗是拗不過的,躲也躲不掉的,只能順服。我只好沉默下來。雖然還相信上帝,雖然還去教會,也參加每週的青年團契,也服事,也敬拜,但我真實的內心,是焦慮、不喜樂和不陽光的。 雖然我相信,除了信耶穌,人無法得救,但我覺得上帝很難理喻,並未使人 “福杯滿溢,恩膏滿滿”。我不再傳揚主的名、傳遞上帝的愛了——我沒有愛心去和別人分享上帝的愛。 多是忍受而不是享受 科代表的事過後,我調整心態,回到題海,努力學習。我不再去和別人爭榮譽了,一心“唯讀聖賢書”。這回上帝該祝福我了吧? 不過,上帝好像並不在意我的感受。在學習和生活中,困難和壓力都日益增多。高二那年,爸爸生病了,很嚴重。我的心情很糟糕,每日唉聲歎氣、抱怨連連。 我的生活這麼苦,學習壓力這麼大,我在班裡這麼普通……面對巨大的壓力,我苦澀地吼道: “我恨上帝!” 高中3年,我與上帝的關係並不好,多是忍受而不是享受。我沒有什麼朋友,也不願交朋友。同學都不願和我說話,因為覺得我很傲慢、對人冷淡,以學習成績劃定朋友界限。在宿舍裡,也少有人主動幫助我。 這樣的環境,反而促使我對自己的信仰進行了反思。在生活中,我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每天都有巨大的挑戰,每天都有具體而繁重的壓力。這使得我來到上帝的面前,迫切禱告。 我在同學中受到排擠和壓迫,我沒有辦法,只能抓住上帝的話語,好像瀕死的人抓住唯一的救生懸梯。上帝透過聖經,安慰我、鼓勵我、引導我。 上帝沒有立時消除我的困難,卻賜給我平安。祂用話語和每日的恩典,幫助我穿過一個又一個困境。我慢慢發現,我所懼怕的、我所不願面對的事,靠著上帝,竟然都安然度過了。 過去,我總是逃避困難,享受安逸。我不願面對上帝,只依靠自己的聰明、才幹,把上帝放在生命中的次要地位。上帝卻教我學習仰望祂,唯獨依靠祂去直面困難,而不再靠自己。我看到了上帝的恩典和能力,而我,真的沒什麼可自誇的。 在困境中,我恢復了讀經、禱告,與上帝的關係也越來越好了。上帝的話語是如此真實,指引我前方的道路,成為我每天的糧。上帝的話又如此有能力,賜下平安與安慰。 以前我看聖經很大意,沒有把上帝的話放在心上,所以遇到試探時,沒有抵擋魔鬼的武器。而今我意識到,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祂的話是生命的光,是活水的源泉,愚頑人才會藐視祂的訓誨。 為什麼總是覺得“苦”? 可是,我為什麼還是覺得生活“苦”,心裡不喜樂?我認真讀經、禱告、思索,慢慢明白了自己的問題——我越是把自己擺在第一位,越是追求自己想要的,就越看不見上帝,越迷失自己。罪人如何能喜樂?想要認識上帝,就要把上帝擺在第一位,讓祂在我的生命中做主。 想起我曾經的那些期待,上帝並不成全,反而一點一點地拿走。雖然我以為得到了那些,我就會幸福,但實際上,那些期待阻攔了我瞭解上帝,搶佔了上帝在我心中的位置。在低谷中,我才懂得注目上帝的話語和祂的心意。我看到耶穌來的真正目的,也重新思考什麼是“幸福”,什麼是“永生的盼望”。 我開始明白,上帝沒有應允我的禱告,也是恩典,因為我不知道我真正需要什麼。我追求的只是自己的好處,是自我中心的。我把上帝當做滿足我的喜好、需求、心願的僕人。我總希望上帝幫助我、滿足我。 上帝對我的祈求,是有選擇的回覆。在祂對我的沉默或應允中,打掉了我內心的幌子,讓我看到,我所謂的榮耀祂,其實是為了榮耀我自己。祂讓我明白,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讓我以耶穌為榜樣做出選擇。 上帝也讓我看到,我信主多年,但根基不牢,對信仰很多地方模糊。試探一來,我就左右搖擺。所以我常常會感到枯乾,活不出基督生命的樣式。 雖然上的是普通大學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歲末,放飛心靈

鐘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歲末,絲毫不減一年來的忙碌,反而加上無休無止的血拼 (shopping)。忙,已經成為現代人生活的一種方式,一種時尚,一種習以為常的心境。每一個人,被這越轉越快的世界,拽著不停地向前跑。 進入21世記的中國人更忙了。聽著周杰倫的《牛仔很忙》,看著網帖《杜甫很忙》,說著《夜店》裡“不說了,我忒忙”的口頭禪(簡直一夜風行)……A-Lin的一首《我很忙》確實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就讓我忙得瘋掉、忙得累倒,連哭的時間都沒有最好……” 忙,代表重要,代表有價值。但我們可曾想過,這也暗示著我們內在的混亂和無序,我們作為主體的失控? 每個人在工業化的社會裡忙碌著,不知不覺中已被工具化。忙碌,把生活化整為零,把我們撕開,使我們失去重心,充滿著我們的卻是焦慮。 失 歌德說,“誰沒有用腦子去思考,到頭來,他除了感覺之外,將一無所有。” 思緒,帶回那已遠遠逝去的日子。初冬的晚上,清冷的幽靜,與昏暗的街燈,交織成一片。空氣是那麼的清新。與友人漫步,心是那麼的敞開。所能感受到的,是那麼的悠遠,彷彿能捕捉到生命的閃亮…… 而今,眼前是忙碌與慾望交織的圖畫。人潮匆匆,就像狂風鼓動下的浪花,沖向岸的這一邊或是那一邊。泡沫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留下。若有所失之際,聽聽叔本華怎麼說——“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間不停擺動著。” 乍然驚醒,我問自己:“我失去了什麼?” 失去的,是對生命的求索和自我的認知! 多年前的暑假,我在中餐館打工。有一天,平時愛開玩笑、作弄人的廚師,突然告訴我,他近來被一個問題困擾——“我是誰?”我覺得奇怪,這麼簡單的問題有什麼不明白的?我不就是我嘛! 歲月的積累,才讓我意識到,原來人的想法和行事為人,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都受經過的事、遇到的人深深影響。如果我沒有讀過某本書,沒有認識某個人,沒有生長在某種環境,或是沒有受過某項教育,我會是一個很不同的我。 我從何而來,又將去往哪裡?未來不可預見的事和機會,又將如何改變我?人為什麼常常憂愁、害怕、嫉妒、憤怒?…… 心理學家杜尼耶說,對於每一個人來說,不管自己是否意識到,“我是誰”都是揮之不去的問題。 李安也想要通過《少年派》裡,那隻相伴許久卻不能馴服的老虎,告訴我們些什麼!那不停與人較量的“老虎”,究竟在人的裡面,還是人的外面?如果在人裡面的話,為什麼最後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嵇康《家誡》的“人無志,非人也”,已經回蕩了近2千年。但是,人若連自己都不認識,又何談有志呢?或許,這正是屈原“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原因。 然而,到哪裡去求索? 心 早在屈原7百年前,那被稱為世上最有智慧的以色列王所羅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維克多.弗蘭科爾,在他的名著《人類對意義的探索》中,講到他在猶太集中營裡,在生與死之間,遇見一位年輕女子。她知道自己幾天後就要死了。讓人驚異的是,她在談話中卻充滿了喜悅。“我感謝命運對我那麼的殘酷,”她說,“我的前半生被嬌慣,根本不看重心靈的事。”她指著小鐵窗外:“這棵樹是我在寂寞中唯一的朋友。”從鐵窗看到的只是一截樹枝,樹枝上有兩朵花正綻放。這位女子說,她在安靜和心靈中,找到了生命和永恆。 被摧殘至死,這女子是非常弱小的,但她裡面卻是非常強大的。一個人真正的力量,不在肢體,而在心靈。一個人真正的自由,也不在身體,而在心靈。 缺乏對心靈的探索,也許正是我們現今浮躁不安的原因。 我們專注於得失,失去了內心的寧靜。外面林立的高樓,竟漸漸地占去了我們心靈的空間。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竟會對我們產生那麼大傷害。我們內心的真實需要,完全被外部的需要淹沒了。 人內心深處真正的需要是“被愛”。在愛的裡面,我們感受到安全、溫暖、有價值。我們許多的努力,正是為贏得別人的認同、讚賞和尊敬,這表明我們被愛的需要。 家 耳邊響起了那首老歌《愛的代價》: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有人說,在人類的辭彙中最富有詩意、最令人嚮往的,就是“家”。家給你自由、舒適和安全。家是心的所在。 我們窮極一生苦苦尋覓、不斷追求的,或許就是家?這家又在哪裡? 以色列人的民族英雄摩西,在3,500多年前作詩,“我們一生的年日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90:10)“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 (《詩》90:3)葉落歸根啊!人最終要歸回的,是否就是家? 上帝是認真而幽默的。聖經的第一卷書《創世記》,講的是萬物的開始。原文(希伯來文)聖經開篇的第一個字母,代表的意思就是“家”!聖經的最後一卷書是《啟示錄》,講的是宇宙終了之事。書中最後描述的,正是一個令人嚮往的永恆的家鄉。這不是巧合,這是上帝在整個歷史中,不停呼喚人類回家!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跨洋大搬家

徐建紅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引言 新民在《舉目》第60期上的《職場上也能事奉上帝嗎?》(http://behold.oc.org/?p=8451)一文中,論證了基督徒完全能夠在職場上事奉上帝。這也是我自己信主20年的生命經歷:基督徒的確能夠在職場上事奉上帝,而且可以成為有力的見證,成為傳播福音的有效管道。 1994年,我在英國信主。1997年,我進入一家石油信息公司工作,直到現在。不過,因為工作需要,先後有過幾次大的調動——2004年從英國調到美國,2009年調回中國,2012年又回到美國。如何在職場為上帝作見證?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和體會。 公開身份 使徒彼得清楚指明 :“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所以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要明確自己的寶貴身份。 在合適的條件下,我們也應該讓同事、上級,瞭解我們的信仰,讓他們知道,因為信仰,有些事是我們必須做的。比如,主日崇拜是我們必須參加的,所以工作儘量不要安排在主日上午。 這在中國國內很有必要,因為政府常常調整工作日,以便民眾休長假,於是有時週日就成為工作日。如果你不能讓你的同事和上級瞭解你的信仰,你就很難把週日分別為聖,去教會做禮拜。 當他們明白你的信仰後,他們同時也能理解了,為什麼有些事是你不能做、也不會去做的。比如,有一年聖誕節,我們公司去南方開年會。接待方按照慣例,安排了足浴。對於我們國外來的客人,接待方特別安排了單人單間小姐按摩,並且囑咐我們要盡興。 對此,我告訴接待方,我可以和大家一起足浴,但一定要在開放的大廳裡,避免與異性單獨相處。因為人是非常軟弱的,很難抗拒誘惑。 聖經告訴我們,“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太》6:13)。抵抗不了誘惑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如聖經中的約瑟一樣逃離。 待下謙卑 我們要謙卑,嚴於律己,和睦待人。具體到職場,要謙卑地對待同事,特別是下級,同時要尊重領導。 有一次回到北京開公司年會,我給自己倒茶水,當地的一位負責人連忙制止我們,說:“不要自己倒,讓他們來倒!”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連倒水這樣簡單的事,還要別人做呢?負責人解釋,在中國的文化中,你是客人,就應該被服侍。而且中國人觀念中,等級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下級理所應當服侍上級。 後來我主持北京公司工作時,我特別想要扭轉這種觀念,代之以人人平等。我相信,雖然有上下級關係,但大家都是做工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所以,我堅持低調但熱情地待人,不僅在工作上幫助員工,而且在生活上關心他們,讓他們對公司產生家的感覺。員工家裡有困難了,如果他們願意,我就為他們禱告,並且從經濟上接濟他。 如此,我與員工的關係就平等了,親近了,公司裡的氣氛就和諧了。慢慢地,有的年輕人願意來參加查經小組,最後去教會尋求真理。 對上服從 尊重領導,服從安排,兢兢業業作事,是謙卑、順服的另外一個方面。 我在1997年博士畢業時,進入這家公司。開始時,只有老闆和我,以及另外一個同事。因為公司處於創業初期,有很多瑣碎的事需要我們自己做。我是3個人中資歷最淺的,所以我就承擔了許多基礎性工作,包括非專業的服務性工作。 後來,隨著公司發展、業務擴大、人員增加,我的工作內容和職責,也不斷改變。甚至連工作地點,也幾經變遷,從不同的城市,到不同的國家…… 每一次,我都願意聽從公司的安排,因為我相信上帝有計劃。確實,每一次大的遷移,都使我和家人更親近上帝、依靠上帝、生命成長——在英國,我們認識了主耶穌。在美國,我們全家受洗,並且參加了短宣。短宣讓我們瞭解了中國對福音的需要,為我們回中國做了心理上的準備。回到中國後,雖然外部屬靈環境不如美國,但是我們跟宣教士有了近距離接觸,並因此開始系統地學習神學…… 我們種種的經歷,都見證了《羅馬書》8: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得益處,就是與上帝親近,更深經歷上帝,更多信靠上帝。 凡事謝恩 在職場上難免有不如意的事情發生,包括工作量太大,加班太多,工資、獎金太少,被領導或者同事誤解,甚至調動工作等等。遇到這樣的事情,該以怎樣的心態處理? 這些問題我都遇到過。起初,我煩躁、抱怨、生氣、想跳槽。隨著生命成長,我慢慢學會凡事謝恩,並且思考:上帝要藉著這件事,啟示我什麼?因為上帝給我們的命令就是:“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帖前》5:16-18)。 就拿我們3次大規模跨洋遷移的工作調動來說,每一次對我們全家都是巨大的震盪。然而每一次,我們都經歷了上帝豐盛的恩典。 2004年,從英國搬到美國德州。當時我們已經在英國生活了11個年頭,買的房子,經過5年的不斷整修,已經從一個破舊的房屋,變成舒服的家。孩子在一所著名的高中裡,很受老師、同學的喜愛。太太在一所學校裡工作,也很習慣。 公司因為戰略重點的調整,需要我到美國去。怎麼辦?我們曾經考慮,是否只我一個人搬到美國,家仍然保留在英國。然而,我們知道,作為基督徒,家庭的完整和和諧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全家一起搬到美國去。 來到德州,我們面對了幾大考驗。第一是,德州氣候與英國截然不同。英國是北方(北緯51度),常年涼爽,而德州是美國南方(北緯29度),以濕熱為特點。記得2004年8月2號早上,我們從倫敦出發,穿著毛衣。可是到達德州的休斯頓市時,當地氣溫是華氏102度(攝氏38度)。從機場出來,外面的熱浪差點把我們推回機場大廳。 第二個考驗是交通。英國的公共交通非常發達,很多地方走路也方便。然而到了德州,就不一樣了,汽車是必須的,就連買醬油、醋,都需要開車。沒有車等於沒有腿。我太太楞是在家窩居了3個月,最後不得已還是被迫學車。 第三個挑戰,是孩子所受的挑戰,也是我們家最大的挑戰。孩子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一切要從頭開始。特別是過去的朋友圈子沒有了,要重新交友。而且,學習壓力也大。我女兒在英國讀完了9年級,美國學校安排孩子直接進入10年級。由於美國9年級上的一些課,英國9年級沒有上,孩子只好在家補課,壓力非常大。 讓我們感恩的是,到休斯頓的第二個星期天,我們就去了福遍中國教會。在這個教會裡,我們全家都得到屬靈的餵養,生命有了巨大的長進。孩子也堅定了信心,成為了學生團契的領導。這個屬靈的基礎,保守她一直持守信仰,在大學期間也成為教會的骨幹,大學畢業後依舊如此。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間

一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換一個聚會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會,在我所住的社區就近參加敬拜。 我在燕郊(屬於河北省)住。雖然緊挨著通州(屬於北京),但每次去教會總要倒三趟車,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路上的堵車、擠車,讓人忍無可忍,一次次地熬練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會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兒聚會——是通州教會的弟兄姊妹帶我信的主。這4年來,我雖然換了許多住處,都堅持去:我愛通州這個教會,愛裡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這是我最後一次去了。其實,距離遠還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覺不到昔日的愛了。我們疏遠了。 我想,不是因為大家變了,而是一種無奈。拿陳軍弟兄和文惠姊妹來說,不管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見,我都得承認,他們夫婦是十分愛主的。在我們這個沒有駐堂牧師的小教會,他們就像牧者和師母。一個個孤單的節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吃飯。一次次我徬徨無助時,他們聽我淚眼傾訴。 然而,現在想起來,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們變了嗎?沒有。因為他們生孩子了,而且生了兩個,自然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時週日都見不到他們,因為孩子生病了。 我為他們迫切禱告,希望這樣一個愛上帝的家庭凡事順利、蒙祝福。然而,我們還是疏遠了,我總是在別的弟兄姊妹口裡,聽到他們有種種需要的消息。 教會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們只是向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要求,卻從不問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參加週三晚上的查經聚會,卻不想想,我為什麼不再去?我懷念曾經的查經,像是回家一樣讓人溫暖。而現在變了,變得只是喊口號,一次次說些不切合實際的大話,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而參加查經的信徒,卻還是老樣子,甚至不如從前。 當初我們這教會有一個習慣,聚會完大家都不願回家,一直聊天,說啊、笑啊,其樂融融。 現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輕人大多結了婚,得想著另一半的需求。結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著孩子的生活規律。所以通常恭誦完主禱文沒多久,大廳就空了。 上週日,我最後一個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門撞上,反鎖了。週日大家再來時,開不開門,進不去,最後找了開鎖公司,用上了電鑽,才開了門。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個別吧,以後就不去了。在顛簸的公車上,我的眼裡浸出淚來。 夏天的車裡,炎熱而擁擠,像極地獄的一角。好吧,再忍這一次。我寬慰自己。 走進教會所在的社區。想著把鑰匙給文惠,再走過場似的給陳軍道個歉,等聚會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捨,打算好的遲遲做不出。 這次敬拜的詩歌,有我最喜歡的一首。“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只這一句歌詞,便唱出了我的眼淚,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是怎樣一路攙扶著走到了現在啊!真的要走嗎? 一個聲音,一遍遍地在我耳邊說著: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 聚會完,正猶豫去留,陳軍朝我走來,要我一起去買菜。我這才想起來,這週是月末,有愛宴。以前一直是我負責跑腿買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絕,跟陳軍一起下了樓。 路上,陳軍說:“不好意思呀,上週我態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繼而一暖,說:“沒,是我不對。沒檢查原因,關不上硬關,居然把門給反鎖了。” 我忘了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句句話全暖在心裡。明亮的陽光照透了我陰沉的臉。說不上為什麼,只這麼短短幾句關切的話,最留人。走到教會單元樓下時,仿佛聽到有人在唱“這裡有神的同在呦……”心頭又一陣感動。 這次一起吃飯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邊分享這一週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說著張弟兄終於可以吃點麵食,不鬧肚子了;趙剛準備從廣州回來了,下週就來教會;結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準備要孩子了…… 大家從心裡往外笑。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多,吃得這麼香,說這麼多話,臉上有這麼多笑…… 和大家一塊兒走出教會好遠,還不捨,把“再見,下週見”說了幾遍。不斷回首、擺手…… 坐在回去的車上,雖然擠、熱,我臉上卻帶著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淚,盼著下個主日快來。 作者全職寫作。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各種的紛爭

史畢德·理亞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盡早處理教會的衝突,可以預防將來導致分裂的衝突(參《箴》17:14)。 很少有人會喜歡衝突的經驗。工作上關係愈緊密,越可能產生衝突。但是如果有效地解決衝突,會使你們的關係更親密。以下是存在於大多數教會中的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第一層次:困境 第一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主要意向是解決問題。第一層次的爭論者僅專注於問題,而不會指控他人。大體上說,衝突的雙方對問題採取開放的態度,沒有一方會恐懼或懷疑對方,雙方都假設對方持有善意,也不會不公開擁有的信息。 直率程度是這個衝突層次極好的指標。因為此層次衝突處理的很順利,有些人不以為是衝突。當衝突留在這個層次,可以完成許多事:問題得到解決,彼此有更好的瞭解,關係改進,彼此有更深的信任。 第二層次:意見不同 第二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意向有一些轉變:雙方自我保護的程度加強。他們仍然想要解決問題,但他們關切,問題解決後仍保有臉上的光彩。 在第一層次,當事人探討對方不正確的事是為了辨別真相。第二層次的當事人比較關切在衝突中得分,及展示智力。當一個衝突顯示出競賽的跡象時,要達到共識就更加困難。 第二層次的人開始不信任教會領袖們會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他們會尋求其它的幫助。他們在教會裡向他人訴說他們的擔憂。他們把問題帶回家和配偶朋友討論。 有如第一層次,這是大多數教會的典型衝突;這個層次需要一些耐心和規劃,就會有好的結果。 可行的方法: 1.幫助雙方當事人瞭解挫折的特定來源。 2.在恩慈裡,讓雙方溝通他們所看到的實情,和他們當時的情緒。 3.幫助雙方找到解決衝突的可行方案。 第三層次:競爭 在第三層次,衝突已轉變成競爭:參賽者不會關切問題本身和臉面好不好看;他們要贏,要照他們的方式做。比較不容易讓人清楚又正確地看到真正的情況,這些可從他們的言語中反應出來。有幾個常見的扭曲的現象: 1.二分法:二分法看事情只有對錯,黑白之分。只有很小或根本沒有空間,去探討其它可行的方案:“要嘛是青少年的牧師辭職,要嘛我們家離開!” 2.普及法:當我們泛泛地談論時,就無法正確地描述教會目前的情形。我們會用“每個人”,“沒人”,“永遠不會”和“常常如此”這類的詞:“這個教會從中分為兩半,每個人都選擇自己那邊。”概括性的說辭很少是真的,且這些說辭會使人們的看法更加扭曲。 3.誇張:當我們誇大時,我們假設對方的動機是惡的,也暗示我們的動機是正義的:“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教會!” 4.只憑感覺。意指只注重人的感覺,而不是問題的真相。 在第三層次,小圈圈和小團體形成。這些尚未成為第四層次的黨派,但這一種衝突,會腐蝕會眾。因第三層次做的決定是基於扭曲的想法,通常不會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問題。 一般來說,目標是把衝突從第三層次降低到第二或第一層次。以下是可行的方法: 1.加強當事人之間清楚、直接的溝通。這是降低第三層次衝突的要素。當事人需要開會瞭解彼此顧慮的事。要讓他們在會議中感到安全,必須先:     a.確認誰參加會議     b.確定議程     c.確定基本遵守的原則 2.幫助當事人尋求共同協議的範圍。在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觀點以前,先嘗試建立共同點。 3.協助當事人發掘更深的益處。兩邊的當事人所提出的顧慮和解決方案看起來可能不相容。然而背後也許有尚未說明白的益處。這種更深的關切,也可成為另類解決問題的基礎。 第四層次:爭鬥/逃開 在第四層次,當事人的主要目標是斷絕關係,或是自己離開或是使對方撤退。衝突的目標從議題和情緒轉移到原則。當事人為永恆的價值相爭——真理,人權,正義。通常當事人討論的議題,都是關乎解決問題,且可以找到行得通的答案。然而,如果要解決的問題與永恆原則有關,要達成決議是非常困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