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根本之道

宋尚節         宋尚節(1901-1944)生於福建興化,1919年赴美留學,獲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博士。1927年2月10日,他經歷了靈命的復興,“那晚,我祈禱,我不但誠懇、迫切地禱告,我真是撲滅了自我的心直求,我淌着懺悔之淚,捧着求救的心,一聲聲求告主的血來遮蔽我,使我不再為自己活。”接下去聖靈讓他 看見大大小小的罪;他彷佛看見耶穌高懸十架,兩手鮮血淋漓。他非常傷心,最後謙卑地跪在十架底下,求主用寶血洗凈一切的不義。他又彷佛聽到主的聲音說: “小子,你的罪赦了!”         這次經歷,使他立志回國佈道。1931年在福建南昌地區的佈道會中,經長夜禱告,上帝啟示他要向罪惡攻擊;清除罪惡後,便講聖靈充滿,信徒才有能力為主作 見證。此後,他在全中國及南洋各地主領佈道會,特別注重徹底認罪悔改之道,要人“打開棺材”,謙卑認罪。他講道時聲嘶力竭,跳上跳下,大汗淋漓;聽眾則被 聖靈光照,流淚悔改,紛紛上前跪在台前。上帝藉着他及許多佈道隊,在中國八年抗戰前後點燃復興之火,果效極其深遠。特摘選三小段宋尚節論罪的話,與讀者共享。         ·我深深體會:主來非為教訓人或給人作模範,特來醫罪為罪人死。追思我以前不注意認罪與救恩,故講道沒有效果,實自慚愧,今後必得人如魚矣!為主傳正道 者,主方榮耀其所傳者,如傳不正之道,實助其人犯罪也……以前亦知主來醫罪,但不知主專來醫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個真正重生的人,知道什麼是罪而且 容易發現罪、悔罪,另外一定會關心周圍的人的靈魂得救問題。         ·撒但使用最巧的一個計策:令人不覺得自己有罪,視犯罪為無關緊要。另外撒但用百般方法攔阻傳道人講罪與救恩。         ·只有真正徹底悔改的人,在信仰上才有鞏固的根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不再犯罪

慕安德烈         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1828-1917),生長於南非的荷蘭人社區,在蘇格蘭和荷蘭受神學教育。他在南非牧養教會,並去蠻荒地區宣教。慕安德烈一生寫過240 冊書及許多單張,以15種語言出版,其中有關“住在基督里”、“與主連合”的信息,一百年來對無數信徒的靈命有深遠的影響。 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約壹3:5-6)          “你們知道,”使徒說:“主曾顯現,為要除掉人的罪。”(《約壹》3:5)這句話指出,上帝的兒子道成肉身,為成就罪的救贖這偉大的目的。從上下文中,我 們清楚看見,所謂“除去”不僅是指從罪中得贖、得自由,而且是從罪的權勢中得釋放,所以信主的人必不再犯罪,因為基督的聖潔帶給他力量實現這個目的。祂允 許罪人擁有與祂合一的生命,結果他們的生命變成像祂的一樣。“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一旦主住進信徒的心中,而且住的時間愈長久,他 必不再犯罪。我們生活的聖潔乃紮根在基督自身的聖潔上。“根若是聖潔的,樹枝也必是聖潔的。”         問題立刻生成了:這如何能和聖經所教訓我們–人性是敗壞的,或和約翰所說的:“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相一致呢?(參看《約壹》1:8、10)如 果我們仔細看這節聖經,將會幫助我們正確地了解全文。注意“我們若說自己無罪”(8節)和“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10節)兩者的不同。這兩個說法是 不同等的;否則後者將會變成前者無意義的重複。第8節的有罪和第10節的犯罪並不相同。有罪是指充滿罪惡的本性。即使最成聖的信徒也必須每時每刻承認在他 裡面有罪性–他有肉體,凡住在它裡面的沒有一樣是好的。而罪或犯罪卻是非常不同的東西:它向住在裡面的罪性低頭,而且陷入實際的犯罪行動。因此,每一個信徒都必須承認兩件事。一是承認在他裡面仍然有罪(8節),二是承認罪在往昔已經生成實際的行動(10節),沒有一個信徒能說:“在我裡面沒有罪”或“過去 我從來沒有犯過罪”。若說我們現在沒有罪,或說我們過去沒有犯過罪,這是自欺。雖然我們現在仍有罪,但並不是說我們現在也在犯罪:實際的犯罪乃成過去。像 2:2所言,罪現在可能仍存在,但我們可以期望不再去犯它。所以,我們固然沉痛地承認過去所犯的罪(像保羅曾是迫害信主之人的),並坦白承認自己在當前仍 有污穢、敗壞的本性,但是我們依舊可以對那從顛躓中扶持我們的上帝發出謙卑的、但卻是由衷的讚美。         但一個信徒既然裡面有罪–活生生的罪和可怕的肉慾–怎麼可能不犯罪呢?答案是:“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當基督住在我們裡面,且與我 們的關係密切又牢不可破,以致靈魂每時每刻均以完全的合一和主耶穌住在一起時,祂必會鎮壓我們舊有的罪性,使它在靈魂里不再掌權。但是各人住在主里的情形 仍有程度之別。對大部份的基督徒而言,他們住在主里的情況是如此的軟弱和斷續,以致於罪仍繼續不斷地掌權,而且使靈魂成為它的奴僕。主給信徒的應許是: “罪將不會在你身上掌權”。但隨着諾言而來的是這樣的命令:“不要讓罪在你的肉身做主。”一個信徒若對主的應許有完全的信心,必有力量服從主的命令,因此 罪也就無法掌權了。對主的應許懵懂無知,不相信,或不留心,等於為罪開了侵佔之門。因此,許多信徒的生活就由不斷的跌倒和犯罪串成。但是當信徒能完全的進 入、並永遠的居住在基督里,那麼,無罪者–基督–的生命,便會使他脫離實際的犯罪行動。“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基督確曾從罪中拯救 他–不是除去他犯罪的天性,而是使他不向此天性低頭。         我曾聽說過一個故事:有一頭年輕的獅子,除了它的主人外,沒有一樣東西能威嚇它,或使它低頭。若有主人在旁邊,你可以走近它,而它會蹲在你旁邊顫抖着。只 要主人一直和你在一起,你甚至可以把腳放在它的頸子上。但若沒有主人同在,你接近它必定立即死亡。同樣的,信徒雖然在祂裡面有罪,卻可以不犯罪。罪惡的天 性–即肉體,仍然和上帝為敵,但住在裡面的基督卻把它鎮壓下去。信徒存着信心,把自己交託給神子,使神子住在他裡面,除去他犯罪的天性;他不但住在祂裡 面,而且是靠着基督住在祂裡面。這種合一的相交乃是過神聖生活的訣竅。“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奧古斯丁的《懺悔錄》

許牧世         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是一篇詩意濃厚的長篇禱文,自始至終以上帝為談話對象,向上帝傾訴衷曲。作者在書中所着重的乃是分析自己靈性生活的每一過程,從幼年到少年,又從少年到成年各階段的發展情況。在這方面作者很像一個靈魂解剖家,把靈魂放在上帝的祭壇上,作精密而徹底的解剖,只是所解剖的不是別人的靈魂,而是他自己的靈魂。作者既然相信上帝乃是洞悉人心、明察秋毫的上帝,在上帝面前說話,還有什麼可隱瞞的?因此,《懺悔錄》表現了作者個人最真實的情感和人格,一點隱諱、一點做作都沒有。歷代以來均有著名傳記文學作品出現,但是要找出一部不替書中人物文過飾非,不為自己揚善隱惡的作品,已經很不容易,至於專門以貶責自己,暴露自己罪行和弱點為內容的傳記,奧古斯丁的《懺悔錄》也許是基督教文學作品中僅見的一部。        《懺悔錄》作於主後397年。全書分為13冊(每冊約略等於現代普通書籍的一章)。第一及第二冊敘述他的幼年及童年,憶及童年時代他所喜愛的一些惡作劇的遊戲,所喜愛的下流讀物,和對師長及父母所常表現出的反抗態度。這一切,據作者自述,都使他看出人性上的敗壞。第三冊寫作者在迦太基的學生時代。這期間他開始對西色柔(Cicero)的文學作品發生興趣;常進出於戲院和娛樂場所,同時也開始接觸摩尼教派的人。在往後10年間,摩尼教成為他的宗教,把他和大公教會的信仰隔離了。第四冊寫作者已經完成學業,初次在本鄉塔迦斯特城(Tagaste)擔任教書職務。這時他有了一個姘婦,二人同居,並生養一個兒子,這個關係一直繼續到他悔改歸主之前始結束。同時他的一位最親密的朋友去世,他經驗了從來未曾經驗過的悲痛。從上面這兩件事他感悟到人愛慕相對的善,如情愛或友誼等,往往超過愛慕那絕對的善–上帝永恆的愛。         第五冊的下半部寫他往羅馬去的經過:他如何瞞着母親上船,使母親站在沙灘上望着大海悲泣;到羅馬後他又如何害了重病,幾乎帶着一身罪債死去。第六第七冊寫作者在羅馬及米蘭二地情形。這時候他的母親蒙尼加(Monica)已跟蹤到米蘭,和他住在一起。他在米蘭仍舊以教授修辭學為業,也開始研究新柏拉圖主義的學說,對這一學派的思想方法頗有心得。不久他認識了米蘭主教安波羅修(Ambrose),非常欽佩他的品德及學問,所以常去聽他證道。這是他接近大公教會的初步。至於他在這時期的生活習慣和從前並沒有什麼差別,慈母的眼淚、規勸和禱告雖常常擊打着他的良心,然而屬世逸樂及一切誘惑卻仍然牢牢地支配着他的生活,他內心的苦悶仿徨似乎是一天比一天嚴重。        第八冊也許是《懺悔錄》全書最重要的一冊,因為這裡記載着作者悔改歸主的經過。第九冊作者用一大部分篇幅寫他母親的生平。後世所以能夠認識蒙尼加,知道她是歷史上最偉大母親之一,當然是靠奧古斯丁在這一冊中那深刻動人的描寫。事實上奧古斯丁的自傳到第九冊蒙尼加死後已經結束。第十至十三這四冊中,奧古斯丁不再寫個人的事迹或靈性經驗,卻用全部篇幅討論哲學和神學問題。有人因此批評奧古斯丁行文之突然轉換方向,對全書結構上說,未免不夠嚴密。其實奧古斯丁從開始就無意把《懺悔錄》當作一部個人自傳,他的目的是在追尋自己思想上、信仰上,和靈性生活上每一改變的痕迹。到了他悔改歸主,加入大公教會,他知道他的靈命已經堅立在磐石之上,也就是已經到達了他所追求的終點。從此以後,從第十冊開始,他願意把他的信仰織為一神學系統,貢獻給當代及後世教會。         作者在悔罪中特別著重於分析青年期的犯罪心理。他訴說自己16歲時的放浪行為:有一天晚上他約同一群喜歡滋事的頑童偷進鄰家果園,把園中梨樹的梨子都摘光了,滿載而出。他們這樣做並不是為著想吃梨子,卻是把偷來的都拿去餵豬,以此為樂。他在這裡向上帝傾訴說:        “主啊,你知道我的內心,我犯罪不為別的,只是為了罪的本身。罪惡如同污泥,而我卻愛它–我的靈魂極其卑下,情願掙脫了你的掌握,向毀滅的路走去。實在說,除了羞恥本身之外,我並不想從羞恥的行為去得到什麼……我也知道,如果是獨自一人,我決不去做這類惡事,我喜歡有犯罪的夥伴,更高興集體的犯罪行為……當有人發出“大家動手,一齊干吧”的號召,不爭先去做惡事就覺得羞恥!”         奧古斯丁這段話表現了他對人類罪性有多麼深刻的透識!         奧古斯丁於公元383年離開北非前往羅馬。第二年應聘往意大利北部名城米蘭去。在米蘭逗留的時間雖短暫,然而對奧古斯丁來說,也許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時間。靈性與學問同樣卓越的安波羅修主教給他的影響很大。此外,在米蘭他常跟好友阿理培修(Alypius)在一起,討論有關大公教會和信仰上的問題。阿理培修靈性上的光景和奧古斯丁頗相似,二人心中同有劇烈的爭戰,一方面渴慕屬靈真理,另一方面又深覺自己信心脆弱,一切的掙扎似乎都沒有效果。直到386年夏季某日,奧古斯丁在花園中得到了類似保羅在大馬色路上的經驗,他才完全改變過來。請聽他的自述:        “當我從靈魂深處把往事一一搜尋出來的時候,好像有一陣極堅強的風暴從心頭捲起,並帶來了驟雨般的眼淚。我連忙從阿理培修身旁走開,因為我想獨自痛哭一陣是比較適合的,而且我不願意因他在場阻礙了我情感的發泄。他似乎也已經覺察到我那時的情景,因為我好像用哽咽的聲音向他說了些什麼。他就仍然坐在那裡。        “我走開後情不自禁地仆倒在一棵無花果樹下,眼淚像泉水湧出,作為獻給你的祭物。我向你哀訴說,‘主啊,要等到幾時呢?要等到幾時呢?難道你的忿怒永不止息么?求你不再記念我過去的種種不義,因為它們還牢牢地抓住我。幾時呢?主啊,為什麼不在今天,不在這個時候拯救我,除去我一切的罪污呢?’         我口中喃喃念着這幾句話,心裡憂傷痛悔到了極點。        “忽然我聽見鄰近屋中有兒童的聲音反覆說著‘拿起來念!拿起來念!’起初我以為是兒童們遊戲時唱的詩句,然而卻是記憶中未曾聽見過的。我連忙停止哭泣,站起身來,心想這必定是從你來的命令,要我打開聖經,讀那最先接觸到的章節。我曾聽說安東尼因為讀了福音書所載‘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那一段話而受了感動,改變成新造的人,歸在你名下。於是我趕快回到原來和阿理培修同坐的地方,因為我在那裡留下一本聖經。我立刻拿起聖經,念最先看到的經文:‘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盪,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13:13-14)我不願意再念下去,也實在無此需要。念完了這一段,似乎有一道光照射到我心中,把所有疑慮的暗影一掃而空。”         奧古斯丁於387年復活節由安波羅修施洗,正式加入教會。         前面說過《懺悔錄》全書的體裁是一篇禱文,作者以上帝為說話的對象。所說的無論什么事,或什麼問題,都沒有離開過跟上帝的直接關係。他對上帝發出的感謝和頌讚也幾乎都是優美的散文詩,對宗教文藝方面的影響,不下於對神學思想的影響。現在我們譯介第九冊的一段,作為正文的結尾:         “主啊!我是你的僕人……我是誰呢?我是什麼東西呢?有什麼邪惡不能在我的行為中找到?即使是在行為中找不到的邪惡,也都會在我的語言和意念中找到。可是主啊,你是聖善和仁慈的,你的臂膀把我從死亡的深淵救拔出來,且從我心靈深處把一切的敗壞都清除了       ……        “能夠從過去愚拙的享樂中釋放出來是何等快樂的事。從前我所怕失掉的,現在卻以能夠除去為至樂。你已經替我清除這一切了,你已經進入我心中,使我嘗到那最真實的甘甜……現在我能夠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向你說話,主上帝啊,你是我的光,我的富足,我的拯救。” […]

No Picture
聖經信息

光照之下

利未編 ▲認罪是得救的開始。……馬丁路德 ▲若人仍在罪中生活,他就不能說他恨惡罪。悔改使我們看到罪的可惡,並非理論,而是實際--像一個被火灼傷的孩子怕火一樣。…… 司布真 ▲我寧可看見一百個徹底悔改、真正重生成為上帝兒女的人,勝於看見一千個聲稱自己是基督徒,卻從未順從聖靈認罪悔改的人。……慕迪 ▲我們不可以告訴一個活在罪中的人說:“你只要站起來表白你的信仰,完全不必恨惡離棄罪惡。”只求主讓每個人看見自己心中的敗壞,那麼才能認罪悔改,所作的工作才會真實、深刻,工程才能經得起烈火的試驗。……慕迪 ▲如果你發現所愛的人被人刺死了,試問你對那兇器是寶貴它、保存它?還是痛心疾首、發誓永遠不再見它?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的正是因為你我的罪,如果我們還愛我們的罪,捨不得離開罪,說明我們從未認識上帝。……司布真 ▲犯罪是為自己製造地獄,小罪引到大罪,心思的罪更可怕,所有的罪都是從意念開始。……田雅各 ▲撒但將兩個行囊加諸我們身上:一個裝着我們自己的過失,它放在我們的背後;一個滿載着別人的過失,放在我們的前面。因此沒有人能見到自己背後的行囊。……非德拉斯 ▲心眼愈明,見罪愈微;靈覺愈銳,痛罪愈深。……盛足風 ▲罪使天使變成魔鬼,你若犯罪要變成誰?……田雅各 ▲悔改是對罪徹底的革命。……佚名 ▲地獄的火為誰而設呢?還不是為你的罪嗎?你現在放縱自己–實在是為你自己積聚更多的地獄火焰的燃料罷了!……但丁《神曲》 ▲悔改包括四個因素:知罪、為罪憂傷、認罪、離罪。……佚名 ▲人裡面有許多層皮遮蓋着他內心的最深處,人認識很多不同的事物,惟獨不認識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有30或40層皮,就像牛皮或熊皮一樣,又厚又硬遮蓋着靈魂。你要進入你內心的地土,在那裡認識自己。……厄克 ▲蓋恩夫人寧可揀選地獄,而不願犯罪,並不是怕罪的刑罰而恨罪,而是表明她有上帝那種聖潔,越親近上帝,越近極亮的光,就越看出前所未曾看見的微塵,就會對自己的罪愈加敏銳,就愈要依賴祂的恩典。……佚名 ▲每個信徒最終都向上帝交代。但是一個自稱只需向上帝交代,毋須向人交代的信徒,是陷入自我孤立的危機中,很容易自欺欺人,陷在罪中而不自覺,或是不願被人察覺。……蔡元雲 ▲“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着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着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6:7-8)種下思想,收成行為;種下行為,收成習慣;種下習慣,收成個性;種下個性,收成結局。……斯托得 正文編選者來自北京,曾任中學教員,現於紐約市從事文字及福音工作。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人類的放肆

天甄         聖經《希伯來書》警告我們“落在永生上帝的手裡,真是可怕的!(《來》10:31)”,然而人類的光景自古以來,就好像詩人所說的“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上帝。”(《詩》10:4)《雅各書》說:“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2:19)這裡講到的戰驚是毛骨悚然那樣的恐懼。連鬼魔都知道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地位,然而,“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詩》53:1)         1996年6月26日,美國北卡州的一份地方報《The News & Observer》刊登了一篇當地一間教會Olive Chapel Baptist Church的牧師Dr. Bobby Touchton的投書,題目是《我們是否已失去了敬畏上帝的心(Have We Lost the Fear of God)?》。文中提到近幾年來美國社會不再用罪惡和邪佞(sin and evil)的字眼來描述人類的敗壞行為,僅僅稱之為病態和迫不得已(sickness and compulsion);對於各種傷風敗俗的行為,法律專家,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上至政府國會,下至教會家庭,總是想盡辦法提出各樣合理的解釋。文中問到,我們對神聖的知覺(sense of holiness)到哪裡去了?他提到最明顯的例子:美國近年來40多個教堂被人縱火焚燒。如果連敬拜永生神的家都不被尊重,請問百姓還會尊重什么?的確,克林頓總統曾下令撥款700萬加強教堂周邊巡邏,但是在7月3日,當300多位地方警政首長和宗教領袖齊聚Durham商討防火對策的時候,卡州的首席檢查官就坦白承認,如果整個社會不合作,單靠警力是無法遏止歹徒惡行的。在那篇文章中有一句話是非常正確的,“No society can survive long when the people have no sense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一粒种子

編者 14世紀的聖徒茱莉安(Julian of Norwich)在30歲時遭遇一場大病,上帝在病榻上藉着一幅圖畫啟迪她:有一粒很小的種子,躺在一個人的手心。上帝讓她明白:這粒小種子得以存留,是因為上帝創造它、愛育它、保守它。 我們若與上帝緊密聯合,即使我們的生命弱小得像一粒種子,仍然可以不被罪惡侵害,可以茁壯成長。 我們建議本刊讀者: 1、每天早上起來時,首先敬拜禱告說:上帝創造我!上帝愛育我!上帝保守我! 2、在整天生活中,隨時隨地禱告祈求說:是上帝創造我!求上帝愛育我!求上帝保守我! 3、在晚上臨睡前,感恩禱告說:感謝上帝創造我!感謝上帝愛育我!感謝上帝保守我!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呼喚

夏維東 我聽到了來自天頂的聲音 在人工培植的花朵之間真實地綻放 於是 春天再次擁有原始的生機 我看到了來自天頂的聲音 在疲憊不堪、遮天蔽日的旗幟之間燃燒 於是 真理露出純粹的蔚藍 簡潔如陽光 柔軟似清風 洞穿午後面無表情的房舍和昏昏欲睡的房客 於是 聾子聽見童年父親的歌謠 在記憶的青草地上嘹亮 於是 瞎子看見兒時故鄉的炊煙 在淚水的漩渦中溫柔起舞 我們還等什麼? 旗幟已經破碎 口號已經嗚啞 激情已經枯萎 流浪已到終點 收拾起心情吧 順着那聲音 讓我們踏上歸途。 作者來自安徽省,作家,現於美國東岸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請勿用特權

恩羔         二千年前,人們憎恨耶稣,是因爲祂的話語像壹把利劍,把壹切遮住人醜惡罪性的僞裝不留情地剝掉了。但二千年來,人們又打著祂的旗號,歪曲、篡改祂的話爲己所用。神學家加爾文所提出的“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原指上帝對真正重生者的保守,但卻被壹些人做爲招募信徒的廣告,誤用爲斷章取義的金字招牌,用帶著誘惑性的潛台詞暧昧地向信徒們暗示:“妳在這裏可以領取壹張犯罪許可證(License)。”“我們代理耶稣保險公司的業務(Insurance)。”就這樣,耶稣的寶血,彷佛在壹夥街頭耍雜的咬喝聲中,被廉價出賣了。 救恩的標準也在一些不同稱號的教堂裏,猶如插在“唐人街”衆多水果攤上的牌價互相壓價。壹大批趕時髦的“教徒”在教會裏好像顧客(Customer)一樣,他們對“天國之門”的尺寸大小,沒概念;更有些人私下暗暗希望聖經的排版方面能出些差錯,印刷時把類似于《馬太福音》7章21-23節那樣的經文統統遺漏掉,福音工作也許就輕松多了。但事實並不那麽妙,因爲主耶稣對罪從來就沒有妥協過。《馬太福音》5章29-30節,主有明確指示。盡管主在這裏並不是真的要我們把犯過罪的手砍下,或是把眼珠挖出,但我們應清醒地認識到,祂要我們面對罪時,應有壹個非常堅決、徹底、壹刀兩斷的立場。如果我們只傳得救、但不注重悔改;闊談重生、但免議舍命;高喊愛心、可又不說原則;追求聖靈、但又不敢抵抗撒但;大講永生、卻沒有提到要背十字架;就會導致基督徒時常在不知不覺中,輕而易舉地、也不大顯眼地去犯罪。 濫用救恩特權,這是魔鬼誘導信徒放心去犯罪的“罪根”之壹,必須除去。“因爲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也沒有了。”(《來》10:26) 主耶稣對壹群要用石頭砸死壹位行淫婦人的文士、法利賽人講:“妳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章)是啊!我們中間誰沒有罪呢?但請注意主最後對那婦人說:“我也不定妳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1)可見上帝救恩的宗旨是要人悔改,從罪惡中被拯救出來(《太》1:21)。千萬不要把主耶稣用鮮血換來的救贖恩典,白白地得來,又因故意犯罪不知悔改而自己白白地失去。壹個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壹生,乃是跟隨主耶稣的腳步,不斷地更新、順服、得勝、歡歡喜喜走向永生的過程。 作者來自上海,原上海樂團男高音獨唱演員,現住紐約,從事歌劇演唱。 原載于《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中罪的含意

里程         談到罪,很多人會理直氣壯地問道:“我不偷不搶,沒有殺人、放火,從未被判刑,何罪之有?!”從世俗的觀點看,此話是有一定道理的。沒有觸犯社會刑律、或 觸犯了但未被他人發現、甚至雖然觸犯了刑律而出庭受審,卻因律師辯護有方而推倒起訴的,都算無罪。人們這裡所講的乃是刑事犯罪(Crime),然而聖經中 所講的罪遠較世俗的罪的含義深廣。 聖經中講的罪,按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含義,都是“未中鵠”,或射箭沒有射中紅心;也就是說,所謂罪,是指人無法完全達到上帝的道德標準。上帝對人在道德上 的要求,集中體現在以色列的偉大先知摩西從上帝那裡領受的十條誡命:耶和華是唯一的上帝;不可拜偶像;不可妄稱耶和華的名;當紀念安息日;當孝敬父母;不 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不可貪戀別人的房屋、妻子、僕婢、牲畜並他一切所有的(參見《出埃及記》20:2-17)。 新約的作者指出,“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在這種意義上,應該做的不去做,是消極地在犯罪,即虧欠就是罪。這些作 者也指出另一種犯罪的表現,“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約一》3:4)這種罪乃是人用言行直接對抗上帝的誡命,是所謂“積極犯 罪”,如,不顧許多確據、故意不信上帝,和一切惡行和不義。使徒保羅尖銳地指出,“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 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 別人去行。”(《羅》1:28-32) 平心而論,誰能說自己與這些消極和積極的罪不沾邊呢?達不到上帝的道德標準的人,雖不一定觸犯世間刑律,在上帝眼裡仍是罪人。 作者來自北京,現於美國威州一華人教會任差傳牧師。正文摘自[海外校園機構]出版的《遊子吟--永恆在召喚》一書。 原載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振翅高飛

       許多基督徒認為,聖經中的標準高不可攀,不可能達成。“我只是個凡人,怎麼可能不犯罪呢?” Anthony de Mello在《The Song of the Bird》一書中,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找到一隻鷹蛋,就把它放在後院的雞窩裡。小鷹與小雞們一起破殼而出,跟小雞一同長大。 那鷹便一直像後院的雞一樣生活,且自以為是一隻雞。它在泥地上抓挖,尋覓小蟲。它咯咯啼叫。它也會拍打着翅膀在空中飛行三數英尺。 年復一年,那鷹愈長愈老了。一天,它抬頭看見高高的晴空上,有一隻豪邁不凡的大鳥。那大鳥在疾風中優雅莊嚴地逕自翱翔,偶爾才揮動一下那雙強壯的金翼。 地上的老鷹帶着敬畏的目光凝神張望。 “那是什麼?” “那是鷹,是萬鳥之王。”它身旁的夥伴說,“它是屬於天空的。而我們卻是屬於地上的--我們是雞。” 於是,那地上的鷹就如同一隻雞似地終老一生,因為它自以為是一隻雞。(注) 每隻小鷹都應該知道:你有鷹的生命,你可以不必像雞一樣抓挖泥土!你可以振翅高飛! 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原文作“種”)存在他心裡。他也不能犯罪,因為他是由上帝生的。”(《約翰一書》3:9) 註:這段故事的中文版摘自王志學《奇異恩典在中年》,基道出版社,1996年。 原載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