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做乡间的果树

小刚       两年了,从开创华夏团契至今差不多带领了近百人信主,但最后留在教会的只有十之一、二。有人说海外的大陆基督徒信得快、走得也快,这话听起来刺耳,但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凭著信心接受耶稣,对我们是一个挑战;但凭著信心进入教会生活,对我们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在教会生活中,你就得赔上时间、赔上精力、赔上金钱,干不干?今天我不是了解,而是深深的体认:信了耶稣,并不等于信了耶稣的话;信了耶稣的话,也不等于去行耶稣的话。其间的距离何其大矣!       那么,作为与他们有同样文化背景的传道人的我,又能为他们做什么呢?我的角色定位该在哪里呢?近日来我一直在思想这个问题。看来,我只是他们属灵的同伴,一个接一个,陪伴着他们走一段灵程。       圣诞节快到了,我蓦然想起一位韩国宣教士曾告诉我的话:神的仆人有几种,其中一种像漂亮的圣诞树,讨人喜欢,热闹的地方他一定在。圣诞过了,热闹过了,他就走了。一种则像乡间的果树,不起眼,但每年都会悄悄结几个果子。       是的,我能为主做些什么呢?我只能陪伴他们,一年结一、二个果子,让这些果子走到哪里也都能扎根,每年也能结一、二个果子。 作者来自上海。现为洛杉矶华夏教会传道人。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事奉篇

做“师母”的日子

刘同苏       我和妻子于一九九五年夏季参加宣道会的事工。一九九六年一月在神的引领下建立新港华人宣道会。由于当时妻子已经是被按立的全职牧师,而我尚在神学院学习;故此,我只好权任教会的“师母”。当然,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叫我“同苏”,但有时他们也绞 尽脑汁想给我按一个头衔。他们曾试着将我任命为“师爹”,“师爷”,“师公”,但都因称呼不尽人意而作罢。实际上,“师母”这一名称是无法改变的,因为 “师母”在中国教会中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称呼,而是一种重要且不可缺少的职份。      有一次,我和妻子参加宣道会美国华联会的年会。按照惯例, 开会的第一天要介绍新加入宣道会的同工。在妻子自我介绍后,我站起来说:“我还不是宣道会的同工。我只是作为‘师母’来参加这个年会。”那本来是一句戏谑,不想却引来全场师母们发自心底的长时间掌声。在那掌声中,我忽然意识到我们对师母们的事奉和牺牲给予太少的尊敬。在中国教会中,师母们有称呼却无头 衔,多事奉却无工薪。看看教会的招聘布告,牧师的“已婚”几乎是一个必备的条件。除了其它的一些考虑外,这要求是否多少也怀有“既已买了一个,就不妨顺便捞一个白送的”念头?       --只要在教会中生活过一段的人都会知道:师母是教会中重要的同工,是与牧师同样重要的神仆。无论师母在教会以外是 否另有工作,十字架的道路,她总要和牧师同走;教会的事工,她要与牧师同做。心没有少操,工没有少做,泪没少流,对主是同样的忠心。但我们看看周围,那么 多著名牧师,却有无一个著名师母?我感谢神让我在这样一个更需要十字架精神的仆人位置开始了我的事奉。      师母是教会的不管部长。这个不管部长当然不是什么都不管。也不是政府中的不管部长那样,什么都管。而是凡别人不愿管的事,就都得管。教会的地是不是干净?门有没有锁?窗子有没有关上?垃圾袋是否满了?灯是否在离去时全部关闭?椅子有没有摆够?饭有无做足?这些不显山不露水的琐碎之事往往是师母默默地去管去做。       我出身于高级干部家庭,从小在干部子弟的寄宿幼儿院和学校里就读,回家后又有阿姨﹙即保姆﹚照看。由此,对家务琐事一窍不通,属于眼里没活儿那一类。后又从事西方现代 法哲学研究,自以为高贵,对形下的事不屑一顾。即使在刚信主时,还抱有救国救民﹙注意:中国知识分子的救国救民总带有指点江山的意味而与民间小事无关﹚的 知识分子的救世主情怀。然后,正是在师母的职份上,我才认识到生命里的差距和属灵上的浅薄。属灵的生命并不存在于貌似平淡的日常事奉之外。最平淡之处往往 恰是属灵激情最浓之处。十字架本是暗淡的,所有的金边银面都是后人的镶嵚。       师母常常是教会中的最佳替补。牧师当然总是处在一个不可或缺的 位置。同工们又各司其职。一有空缺,师母便是当然的替补。作为“师母”,我常常在聚会快要或已经开始时临时顶缺。我代理过讲员,领会,翻译,司事,主日学 教员。甚至在讲员和领会都无法按时赶到时,上去加一个练诗的节目。我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开玩笑说:“如果教会象NBA﹙美国职篮﹚一样有最佳第六人奖﹙即最 佳替补奖﹚,一定非我莫属。”       一次,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属灵前辈在一个非常重要的聚会﹙我们教会第一次洗礼﹚来教会讲道。然而,直到讲道时间已过,我们才得知:由于交通的变故,这位前辈处在一个既无法赶来又不能及时通知我们的境地。从决定替补到上台讲道,仅有五分钟的间隔。感谢神的支撑,我 上去后,从创世记到罗马书,由他人的生命至自己的体验,将洗礼前后的两种生命和洗礼的灵命飞跃洋洋洒洒讲了几十分钟﹙因要等那位前辈来施洗﹚。有趣的是, 会后,一位在场的耶鲁神学院教授说:“深刻。”而福音派的区会植堂主任则说:“福音纯正。”对我,这是最佳替补中的最佳替补。      信主前,我是一个极端自我中心的人。这种极端自我意识表现在绝不将就别人,特别是绝不改变自己去适应旁人。我就是我。绝无人能替补我,更不用说让我去替补他人了。学 术刊物的编辑即使仅改动我的论文中的一个字,也会使我勃然大怒。但在师母的职分中,我学会了顺从神的旨意,不讲我适合做什么或我愿意做什么,而讲神让我做 什么和事工需要我做什么。      师母是教会中的母亲﹙无论师母自己是否有血缘上的孩子﹚。作为母亲,教会中每一个人在灵命和日常生活中的举动与变化都会牵动师母的心。就象母亲,师母也是操心的命。我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我的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二个姐姐。由于家境优越,家中在忙时竟同时有三位阿姨。出自这样的环境,我更惯于被人照顾,而不会照顾人。做了师母,就不得不学习关心照顾教会中的弟兄姐妹。我自忖距母亲的细心周到还差得很远,但也知道为有难 […]

No Picture
成长篇

南非的树根病

     在南非的农村里,有各种病害侵袭著橘树的生长,其中之一是众所皆知的树根病。一棵橘树,原本可以照常结果,外行人不太可能发现会有任何异样,内行人却看得出,它正慢慢地死去。这种树根病也同样侵袭葡萄树。对这种病害,只有一种疗法,就是砍掉旧根,换上 新根,把旧的葡萄树移植在新根上。不久会生长出和先前一样健康的茎、枝干和果子,不同的是它的新根具有抗病的能力。这种病源于不见阳光、隐蔽的根部内,因而须从根部加以治疗。      如今,基督的教会与成千上万肢体的属灵生命,也患了南非的“树根病”,就是忽略了与神交通的隐密性,和缺乏隐密处的祷告。还忽视了保持“在爱心”上有根有基”﹙《弗》3:17﹚的隐藏生命。这解释了为何很多基督徒没有能力抗拒世界的引诱,也结不出丰硕的果子来。除了恢复信徒的内在生命外,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改变这种可怜的光景。 摘录自《慕安德烈灵修小品》,台湾福音証主协会出版。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测量别人的成长

毕德生      成为基督徒之后却不成长,是有可能的。有成长停止或怠惰的例子,也有成长扭曲或悖谬的情形。我虽然可以仔细地注视一个人,说:“他没在成长。”但我却不知道他里面是怎么回事。可能暗中有些事情我从来没察觉,或有些挣扎没有说出来,或有些荣 美我无法看出来。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都受到一些影响力的支配,我们无法了解这些影响力是如何产生的。       我想,一个人可以说:“我已改变心意了,我不要成长了。”然后就固执地从信心生活中脱离了。但基本上我个人确信,不管一个人在他人眼中的灵命如何,圣灵从未放弃在那人身上动工。      成长有常见的几种型态,我们必须知道这些型态,但不可把别人硬推进某种模式中,因这伤害很大。我们没有权力为他人设下成长阶段的标准。我们强迫别人成为某种 型态是很残忍的,并且实际上会压抑成长,因为他们的个别性被剥夺了。小孩的成长进度有所不同,基督徒亦然。我们有些人学东西可能比别人时间长。基督徒团体的任务不是去测量、去论断基督徒的成长,而是去关心。如此一来才能鼓励成长、刺激成长、产生成长。 以上短文摘自《信仰实践手册》,校园书房出版社。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测量我们的成长

米勒      如果知道我们各方面、我们和基督之间的关系都一直在长进的话,真令人鼓舞。但常常测量自己的 成长会带来问题。如果我们感觉没有成长,我们会沮丧挫折;如果我们觉得有成长,又会自高自大。如果一对父母每两天就把小孩推到墙边量身高、作记号,小孩会 被弄得紧张兮兮。如果你也是那样,就无法成长。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量小孩身高,只要喂他就好。      最好的成长是在良好的营养下自动发生的。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长大成人

毕德生 不容忽视 当有人悔改信主,我们理所当然会很兴奋。但这种喜悦却不能免除我们对初信者灵命成长过程的忽视及冷淡。因为成长涵盖许多事物--好多细节、好多时间、好多规律、好多耐心--所以我们常常忘掉了成长,而 把注意力放在可以赶紧把握的事情上:信主。传福音却把灵性成长忽略了,但是生小孩并不是一种职业,当父母才是。生小孩当然简单,但若忽视把初信的婴孩带领 为成人的这段漫长复杂的过程,就是忽视了圣经中绝大部分的教导了。 成长的经文 圣经中有关成长和长大的经文,俯拾皆是。譬如在《路加福音》中就有关于耶稣和约翰成长的经文:约翰“渐渐长大,心灵强健。”(1:80),耶稣“智慧和身量,并神和人喜爱祂的心,都一齐增长。”(2:52)。成长这个词是记述约翰和耶稣公开事奉前的最后一词。这名最伟大的先知和这位独一的弥赛亚都成长到他们事奉所需的样式了。 使徒保罗在力劝众人完全活在圣灵中时,也常常提到有关成长的话语。当我们在信心上成熟长大时,他说:“我们不再作小孩子……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弗》4:14~15)“因你们的信心格外增长”(《帖后》1:3),这是他对帖撒罗尼迦教会的赞赏。 彼得劝信徒“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和初生的婴儿比较时,他说:“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彼前》2:2) 在几个有关天国的比喻中,成长是最基本的隐喻。最富戏剧性的成长隐喻是在《约翰福音》的中段(12:24),耶稣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 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成长是《约翰福音》的中心思想--使神在基督里所做的一切都成熟,也使我们生命中所有的部分和耶稣生命中的每一部分联 合成一整体。约翰把他的福音分成两个相等的部分,而在第十二章二十四节中的成长比喻就是使两部分合而为一的关键。 成长之痛 当我们成长时,神要在我们身上动工的是我们的本性。但这并不意味成长是没有痛苦的。成长带来我们心志、情感、身体上的改变,在这阶段我们常会感到痛苦,因我 们不习惯这样伸展自己。但这疼痛应不致于使我们惊讶--因为当我们开始做任何一项新运动时,我们的肌肉都会疼痛。运动员开始训练时,老早就知道肌肉会酸痛 的。委身基督及顺服祂的命令都会伸展我们原来的身量,这样做的确会痛。但这种痛和因为受折磨或处罚的痛不同。成长的痛是我们不会后悔的痛。这种痛苦会带来 健全,而不是疾病或神经失控。 不易察觉 有许多的成长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属灵的成长和生物的成长很类似。我们看 不到成长发生的过程,只能看到它已经发生了--而最接近的人往往也是最察觉不到的人。的确,有些事情可帮助、提升我们和别人的成长,但最真实的成长发生在 一个神秘的层次,远超过我们能观察或控制的范畴。我们所做的每件事都很重要,但没有一件是决定性的。基督徒的成长是圣灵的工作,是祂提供我们成长的方向和 形式。基督徒团体只能站在一旁敬畏地观看一切的变化,虽然,他们常常像父母一样抱怨成长带来的混乱及不便。 共同敬拜 想注意灵命成长而又不想因自我反省变成神经兮兮的,只有靠参加共同敬拜才能达成。健全的属灵成长需要他人同在--弟兄姊妹、牧者、教师。自傲及与世隔绝的私人生命无法成长。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集在一起可让彼此头脑清醒。 神给我们不同的方法来成长:祷告和读经、沉静和独处、受苦和服事。但最大、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共同敬拜。灵命的成长无法在隔绝的状况中发生。这不是基督徒和神 之间的私事,在敬拜中,我们来到爱我们的神面前,也来到神所爱的他人面前。和其它任何时间相比,在敬拜中,我们更向神的行动及弟兄姊妹的需要开启,这两者 皆需要我们长大、满有基督的身量。敬虔的敬拜对于成长中的基督徒,正如食物和住所之于孩童一样。所以,敬拜是灵命成长的阳光和空气。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合用的器皿

迭名著/信德译 主在寻找合用的器皿, 虽然众多在眼前,谁能蒙祂点上名? “用我吧!”黄金的喊道:“我光闪炎炎, 无所不能,而且价值万千; 我的富丽堂皇,足令别人黯然无光。 “像你这样的主人,配我才算中式合样。” 主无一言往前慢慢举步, 看见那身细颈长的银壶。 “无论你在何处进餐,我就那里侍候, 餐桌上,为你斟上美酒。 看,我的线条多雅致,纹饰多精美! 我这纯银的丽质跟你的身份正相配。” 主未作答来到铜盆前, 那盆口又大又浅,浑身光亮如鉴, “喂!喂!”铜盆直著嗓门喊,“我知道当做的事情! 把我放在案桌上,让人们看得目瞠眼醒。” 主且俯身察看身边的木盘, 质地坚实,纹理斑斓,雕工精湛; 它对主说道:“你可以用我, 但是不要盛面包,最好装水果。” 最后,主低头看见一只小瓦罐, 又破又脏,空心无言倒在一旁, 连做梦也没有中选的希望, 怎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被主灌满派用场? “啊!这正是我找的器皿, 我要洗净、修补、使用,它正合我心。 骄傲自满的总会跋扈任性, 器量狭隘的最多只能作装点; 大嘴浅薄的到处招摇喧哗, 只能以所盛之物自夸的,全都不在我眼下!” 主轻轻捡起那破碎的瓦罐, 当时就将它洗净修整灌满。 更以无限恩慈叮咛声声, “我要你尽的责任, […]

No Picture
事奉篇

属灵成长道路上的转折点

祝健       在我们一生属灵的道路上,神为我们预备的恩典俯拾即是,使我们得以不断成长。这 些恩典在各方面的预备就如圣经,赞美诗,教会,圣徒的见证,祷告蒙垂听和不蒙应允,大自然,以及我们每天遇见的人和事。但是,也许有三件事情可能是今天年 轻的基督徒在成长的路上不可缺少的。至少我注意到许多圣徒所走过的路,都在不同程度上是以这三件事为转折的。这三件事就是﹕灵里的虚空和对神的渴慕,经历 神的真实与同在,以及信心。 一、灵里的虚空和对神的渴慕      很多年前,一位美国青年在海军服役。有一天,他所在的舰队 在海上执行任务。这位美国青年正喝得酩酊大醉,一失足从航空母舰上掉到海里去了。幸亏当时有人发现,赶紧通知后面的舰艇搜寻打捞,才把他救了上来,免了一死。几年前,当我在一位朋友的婚礼上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多年的监狱牧师了。由于他的故事,我觉得那天他所主持的小小婚礼特别的美丽。       另外一位从前在美国海军服役的军人,是我在科罗拉多州的朋友。年轻的时候他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天傍晚,他从闹市返回舰艇,正走到海边的时候,突然 被海边黄昏壮观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一个普通的日子,一个平凡的傍晚,那天他却遇见了永恒。当时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大哭起来,发自内心地向神祷告,祈求神 赦免他的罪。自那以后,他开始参加舰长带领的每周查经聚会。后来他成了美国导航会(Navigator)最早的发起人之一,领人归信耶稣。       两位不同的青年,两种不同的人生经历,可是却似乎暗示著同样一个属灵的规律﹕他们从前里面的虚空不但使他们悔改信主,更是使他们在属灵的道路上执著追求,以 至于今天成为牧师和领袖。难怪一位弟兄说﹕“我追求神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看见自己里面的虚空。”耶稣说﹕虚空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 5章4节,意译,借指人里面一贫如洗的一个方面)。虚空就导致了一无反顾的追求,并属灵道路上的成长。       回想我自己信主前的虚空,也是 导致我不断追求和成长的原因之一。虚空就是无聊,就是根本的无意义。我在下农村的四年里,深深体会到了生命中的虚空和生活里的无聊。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 都要抽两包烟,几乎每天都要醉酒。空余时间就是打牌,不停地编说无聊的话。虽然,这种生活看起来隐藏着一些内在和外在不正常的因素,可是我的生活和为人并 不为当时周围的朋友看为古怪或可怜。在我感觉里面虚空的时候,其实是我外面被人看为是有路的时候。那时候,我的篮球打得可以,大大小小打过不少代表队,其 中包括在高中的时候,有一年被选入长沙市代表队。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有特长的人很多时候是有机会和有出路的。而我正是在那个年代发现了自己的虚空。       信主以后,真理和生命的意义进到了我的心里,与以前虚空的生活成了强烈的对照,因为虚空的生活里充满了虚假和罪,而那种虚假和罪又加重你里面的虚空。属灵的道路是艰难的,曾经我也畏惧和退缩。可是,每次当我软弱动摇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难道我还要回到从前虚空的光景里去吗?而每次我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心里 就油然升起一股毅然决然的意念,要胜过艰难,继续往前追求。因为虚空的生命一无所有,虚空的生活一无所获。       作为基督徒在那时候的艰难,是外面不容易走属地的路,里面不容易走属天的路。然而里面极度的虚空,使得我热切地渴慕和追求神。困难的是,在当时不容易找到属灵的环境、带领和同 伴。属灵的水流在那时似乎是隐藏着的。所以,我不得不单独地去寻求神。那时,我已经上了大学。每天清晨四点钟我醒来后,就在神面前切切地祷告。我不知道怎 样祷告,更读不懂圣经,真是苦而又苦。可是我坚信一点,神救了我们,不是要和我们捉迷藏,而是要我们认识祂。所以,我在神面前天天迫切地寻求祂的面,直到我读明白一点祂的话,里面得见一点祂的光。那时,我常常在珞珈山的东湖边默想神的话,也与其他大学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隐秘的交通。回想起来,这种由虚空导致的追求和渴慕神,是我在属灵道路上成长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对于现在年轻一代的基督徒,我们要问﹕在永恒的面前,我们有没有发现自己 里面的虚空或赤贫呢?有的时候,我们也许一次一次地认罪,却又一次一次地隐藏罪中之乐。我们要问﹕我们需要再一次地认罪,还是真正看见这一切(包括认罪) 是如此的显出我们的虚空和赤贫,以至于我们应当毅然决然地离开自己的罪呢? […]

No Picture
成长篇

灵命塑造(四) --聆听的操练

王志学     聆听是灵命塑造的基础操练。不操练聆听的人,灵命不可能成长。宣讲(proclamation)在事奉中有极重要的位置,但缺乏聆听的宣讲,至终只成为“鸣的锣和响的钹”(《林前》13:1)。带来生命改变的话语,必定是在深度聆听中孕育的。      谦卑的表现是能够耐心聆听。骄傲的人缺乏聆听的空间,因为急于表现和操纵,而言语正是最有力表现自己和操纵别人的工具。因此骄傲的人不耐烦聆听神和聆听人。 我们需要在个人灵修中、在教会中、在家庭中学习聆听,带动深度聆听的风气,不急于发言,不动辄教训人,更不要随便给别人意见,知道“最重要的不是我们说甚 么,而是神对我们说话和透过我们说话。我们的说话若不是从生命深处发出,则会亳无价值。不能带来基督生命的言语,必只增加黑暗。”(德兰修女 1910-1997)。     神的儿女要操练聆听天父的声音。在聆听神的过程中,我们将经历被塑造、被引导、被更新,最重要的是我们将体验“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信仰(an owned faith)。 (一)聆听神的拦阻     拦阻我们操练聆听神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罪、误解和无从入手。     罪使我们活在属灵的平庸和怠惰之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履行作基督徒的起码要求便了事,不肯付代价成长;更因恐惧听到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信息,故把神“驯化”和局限在我们自觉安全、不受威胁之宗教区域中(通常空间上是教堂的四堵墙,时间上是聚会)。     此外,我们误解聆听神的声音为离经叛道的做法。自圣经正典完成之后,便的确不再有新的启示:     神的整个意旨,凡对祂自己的荣耀、人的拯救、信仰和生活所必须的事,或已明记于圣经,或可用良好和必然的推论由圣经而推定;不拘是所谓圣灵的新启示也好,或人的遗传也好,都不得于任何时候加入圣经。《韦斯敏斯德信条》1.6      但聆听神的声音,并不是寻求新的启示。聆听神的内容和结果是完全被圣经规范的,也藉圣经来分辨(discern)。圣经的启示给我们的是“原则性”的教导, 神的微声则是“具体”指引我们怎样在当下之生命和处境中应用这些原则;圣经的教导是对“每一个人”说话,而神的声音是对“个别”的你说话。正如伯纳 (Bernard of Clairvaux, 1090-1153)说,知道神赦罪是不足够的,我们每个人必须听见神亲自对自己说:“你的罪被赦免了。”     听主微声的见证也遍布教会历史中:     386 奥古斯丁(354-430)经历激烈的内心挣扎,在痛哭中听到神的声音:“拿起来读!拿起来读!”他翻到圣经读《罗马书》十三章13节至14节,读后决志悔改信主。     1926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成长

吕允智 成长不是:长胖 长老 成长是: 长大--有基督的身量(弗2:13) 长进--在恩典和知识上(彼后3:18) 增长--在信心和感谢上(西2:6) 渐长--像婴孩渐渐长大(彼前2:2) 像圣经人物: 彼得--由得鱼到得人(路5:10) 约翰--由“雷子”到“爱的使徒”(可3:17,约一4:7) 马可--由逃兵到勇士(徒15:38提后4:11) 大卫--由牧童到君王(撒上16:6-13) 约瑟--由娇子到宰相(创3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