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三考駕照

新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學開車的頭一天,教車師傅問我“你來多倫多幾年了?”“九年。”我說。他驚訝地說,“你來九年還不會開車?”我尷尬地笑笑。我是一個連坐車都怕的人,這次如果不是我全家要搬到一個小城去,在那裡我必須開車送兒子上學,我仍不會去學開車。             我只來得及跟教車師傅學了幾次,我們就搬家了。教車師傅在教最後一次後,認真地對我說:“你開車還不行。到新的地方後,再找個師傅學幾次。”             到小城後,我沒有再找教車師傅,一個多星期以後我就去參加路考了。我想大家都說小地方考車容易,更重要的是我有神的保守。考試的頭一天晚上,我向神禱告﹕神啊,求你明天保守我順利通過考試。我希望神讓我的車技發揮到最佳水平,讓一個和善的考官來考我,我就有希望通過考試。            第二天早上考試開始,上路還不到兩分鐘,考官就讓我回去,我沒有通過考試。            這一來我只好讓我丈夫每天陪我練車。每次練車我都心發怵,雙腿發軟,不願去練車。雖然每次都硬著頭去練,但也就只在家附近開一會兒。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在我 明顯地感到開車時心不再發怵時,我又去參加第二次路考。考試前我作了與上次一樣的禱告,也懷著和上次同樣的想法去考。在考試中,首先路邊停車出錯,然後在 我不熟悉的單行道上,我手忙腳亂地轉錯了道。我又沒通過路考。            我開始著急了,並且認真地行動起來:增加每天練車的時間,去熟悉各種路的情 況。在此同時我也靜下心想了許多事,想到我的禱告,想到神的心意。回頭看看在我第一次路考時,我對開車連基本的感覺都沒有,若神真讓我通過了考試,由於對 開車充滿恐懼,我會盡量不去開車。真要讓我開車送兒子上學,後果不堪設想。更重要的是對我的生命成長全無益處。本來我這個人就一貫缺乏做事持之以恆的精 神,如果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通過了考試,我可能會變的更懶惰起來,從此以後做事更不認真,把神當作我的“阿拉丁神燈”            我們經常說神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但是什麼是“最好”的標準呢?我們通常只用我們的標準去衡量好壞。這次考車的經歷讓我看到了,我們習慣上認為對我們好的事,往往對我們有害,而 神要給我們的才真是最好的。經過這兩次路考的失敗,我還學到了許多東西。從前也知道做事要持之以恆,認真才能做好,卻很少去實踐。通過這次考車牌,我親身 体驗了,這個道理已變成了我的一部分,這是多麼大的收穫。             半個月後我參加了第三次路考。在這次路考前的禱告中,我的心完全順服在神的面 前。回想前兩次禱告,我實際上是把自己作為主人,讓神來成全我的心意。而在這次的禱告中,我真心地把主權交給了神。這次路考的考官就是我第二次路考的考 官,他讓我在考場附近開了不到五分鐘,就讓我回車管局。回到車管局後,考官對我說:“你開的很好,通過了考試。” 作者來自中國雲南,曾任大學物理教師,現住加拿大溫莎。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個好聽的故事

榮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在紀念主耶穌為我們受難的時刻,我重溫了《約翰福音》十三章。“耶穌洗門徒的腳作榜樣”的那段記敘,讓我聯想起去年年初發生的、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一件事。             去年元旦前後,我與先生去美國參加了一次大陸學者基督徒培訓會,一百五十餘名基督徒和慕道朋友歡聚一堂。元月三日,學習結束,我們要乘晚上七點半的飛機回巴黎。下午四點半,Evelyn(一位美國同工)來到旅館,一見面,我們都開心地笑了,因為幾天前,正是她把我們從機場接到這裡的。            因交談親切,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五點半,Evelyn送我們到了華盛頓機場。當我們和她擁抱告別後,回到候機室大廳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裝有機票、護照等証件的手提包忘在了車裡。怎麼辦!?先生好不容易在他的行李包裡找到號碼,幾經周折,我們終於聯絡上了還留在旅館裡的一位弟兄,那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為你們禱告,等Evelyn回來,讓她立刻返回機場找你們。”           可我們怎麼能不著急?我心裡一直在算:來時用了一個小時,回去再一個小時,即便一分鐘也不耽誤,返回來也要七點半了,飛機都要起飛了……可急又有什麼用,禱告吧!我們就在剛才與Evelyn分手的地方低頭禱告,求神保守Evelyn 來回平安,求神讓她也能在七點廿分之前趕回機場,求神……            禱告中,神讓我們平靜下來,讓我們看到神為什麼允許這荒謬的事情發生:在這次培訓中,受聖靈感動,我們夫婦決心回應神的呼召,全時間事奉神,得到兄弟姊妹們熱情地祝賀和鼓勵。我們本應感到慚愧,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不肯順服神; 但我們卻似乎有點忘乎所以。神就藉此讓我們看到,我們還是個漏水的器皿,實在不合格,實在不配被神使用。但祂還是憐憫我們,並沒讓我們的手提包丟在出租汽 車上……我們把祈求變成了衷心地感謝和讚美。             就在我們還沒打算結束禱告的時候,“快!給你們的包!”Cat,一位親愛的姊妹已站在我們面 前。啊!六點四十五!難道這是真的?“感謝神,真是感謝神!”我們沒去謝謝還留在車裡的Evelyn,邊與Cat說著再見,邊拉著行李朝辦理機票的地方奔。但立即發現有幾個人正在那裡與工作人員爭吵。我急忙喊住Cat:“先別走,說不定咱們還要一起回去。”            無論怎麼央求,剪票員的回答是,“沒有辦法,六點四十五已停止剪票。我們只好辦理了第二天的手續,再去乘坐Evelyn的汽車。說真的,那時我真怕再見到Evelyn,我知道,同工們很忙,他們已經很累,還有很多的工作,時間很寶貴。然而,因為我們的粗心……            很想讓她責怪我們幾句,但又很怕聽到她的責怪,哪怕是一點點弦外之音。可她給我們的是她那一如既往、開心爽朗的笑聲。我們也笑了,笑得想流淚。一路上,她笑著講述他們老同工們多年來偶而發生過的意外,並說:“你們現在覺得難過,但過後可以對別人講一個好聽的故事。”她的安慰,讓我深深地感受到那毫無條件的愛。            我曾參加過幾次這種培訓,收穫很大。因為有很好的講員清楚地傳講來自天上的信息;因為學到傳福音、做見証的方法;也因為與各地的兄弟姊妹們互相交流;更因為這些美國同工讓我深受感動。他們為我們中國人組織培訓會,負責大會的所有事務,住得最差,吃在最後,但看到的總是那甘心情願、謙卑 真誠的微笑,他們雖然沒上講台,但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在一筆一劃地寫著“愛”字,在一字一句地講述著耶穌基督。他們的微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裡。他們是些有 福的人,因神說過:“我給你們做了榜樣……若是去行就有福了。”(《馬太福音》13:15-17)願神也讓我成為一個有福的人。            我似乎是 更多地明白了神的心意,在我們決定要成為“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同工的時候,神寧願讓我們晚回去一天,也不惜讓Evelyn,Cat等諸位同工多受些勞累,為的是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事奉的榜樣,更清 楚地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事奉神,事奉一位最小的弟兄。             神啊!我們算什麼?你竟如此顧念!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巴黎,與先生同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