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親口之呼喚(上) ──試論《約翰福音》的婦女角色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使徒約翰在《約翰福音》中,對人物的描述非常仔細豐富。他的筆下有各色各樣的人物。他們具有不同的社會地位,不同的教育水準,不同的性別,不同的種族,不同的立場,不同的需要,甚至不同的性格等。約翰透過耶穌與這些 人物的互動,帶出耶穌基督愛世人的心腸,也帶出人對耶穌的拒絕或接受。          《約翰福音》一書,普遍呈現對婦女角色正面性的看法,表明在耶穌基 督的信仰上,不會因性別而有不同的地位。在耶穌基督裡,男女是平等的。由約翰對男與女的對照描述,例如尼哥底母與撒瑪利亞的婦人,伯大尼馬利亞與賣耶穌的 猶大,抹大拉馬利亞與彼得及約翰等,可以看見約翰在信仰的屬靈生命層面,給予婦女的積極肯定。          在女性地位顯然比男性地位低的時代中,《約翰福音》對婦女信徒的重視與肯定,對後代教會和社會具有深遠的歷史影響。           本文將從《約翰福音》中有關婦女的經文,耶穌基督和婦女的互動,觀察約翰如何了解耶穌的心意,在當時的新信仰群体中,為婦女信徒定位。如此可以使今日的信徒,更明白耶穌基督在信仰上,對女性的肯定,以及教會各樣服事中的託付。 耶穌的母親(《約》2:1-12,《約》19:25-27)           在迦拿水變酒的婚宴上,耶穌稱祂的母親為“婦人”。婦人代表對一個女性中性的稱呼。耶穌如此稱呼祂的母親,乃是要表明祂是神的兒子。當祂開始在地上的事工時,祂展開了一個全新的局面,啟示一個本質上全然改變的信仰,給世人一個不再被傳統與律法轄制而充滿恩典與真理的生命。          祂不再受管于地上肉身的母親,祂以父神為父,取代了有血肉關係的母親。祂對母親說:“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祂不再按自己和母親的意思行, 乃是按那差祂來者的意思行。當耶穌將水變為酒時,祂的身份也從馬利亞的兒子轉變為神的兒子(註)。這個身份本質改變的宣告是必然的,因為耶穌已開始邁向祂 來到世上的使命。           耶穌的母親沒有斥責耶穌,她接受耶穌在關係上與她的分離,在耶穌面前,她的身份是與其他的門徒一樣。但也因她對耶穌的信心,她吩咐僕人照耶穌所說的去行。因為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顯出了耶穌的榮耀,門徒就信祂了。           在即將成立的新信仰群体中,成員聯繫的關係不再是肉身家庭的關係,而是與耶穌基督聯結為一体的屬靈新家庭。           約翰在《約翰福音》中只以“耶穌的母親”稱呼馬利亞,可見約翰強調耶穌與母親的關係。在約翰的眼中,她是耶穌的肉身母親,她每次的出現都提醒了讀者,她因與 耶穌的關係而存在。反之,耶穌每次以“婦人”稱呼自己的母親,在迦拿的婚宴上如此,在十字架上還是如此。可見耶穌強調與馬利亞肉身關係不再的心意。以神的 兒子來到世上為世人捨己,是耶穌要帶出來的信息。           約翰藉著“耶穌的母親”與“婦人”二詞的交替運用,顯出兩者之間關係的轉變。當耶穌在十 字架上將母親交給所愛的門徒時,所愛的門徒成為一家之主,負起照顧耶穌的母親以及其他信徒的責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託付,不但確定了所愛門徒的權威,更為 祂的母親在新的屬靈家庭中,建立了重要的地位。          自《約翰福音》中可以看到,耶穌的母親,從耶穌開始地上的事工,到最後十字架上高峰結束, 都出現在耶穌的旁邊,可見約翰對耶穌母親角色的重視。她雖因父神的旨意,必須割捨與兒子的肉身關係,卻因著順服,成為神家庭中重要的一員。因著她的信心, 她成為了一個蒙神大恩的女子,也為後代信徒留下了一個觸動心弦的榜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