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重生的確據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祂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從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弗》2:2)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弗》2:5) 導論          《以弗所書》中第一次使用“行事為人”這個詞(希臘文是一個字 peripatew),是在二章二節。保羅在那裡要把基督徒過去的生活,和現在的生活作一個對比,而這個對比的中間,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重 生”。基督徒要過健康的教會生活,第一要緊的就是要有“重生的確據”。有了新的生命,才能有新的生活。教會的生活是屬基督的生活,要有基督賜的生命,才能 有在基督裡的生活。         在我們過教會生活的一開始,保羅就告訴我們,我們的生命要改變:過去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如今在基督裡得到重生。從在基督裡和在基督外,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強烈的對比,在這強烈的對比之下,使我們更願意在基督裡生活。 一、基督之外的生活          保羅首先讓我們看見過去的景況,也就是在基督之外的光景,我們在沒有認識基督之前,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那時的生活可以從三方面來回憶: 1.在罪過中 聖經多次講到罪,罪的意思就是沒有射中目標,也就是沒有達到目的。人犯罪,就是人沒有達到神的標準。許多人想努力做好人,但人一切的善行,在神的眼中,都好像破爛的衣服。          從反面來說,人在罪中生活,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犯罪,還以為是正常。因為罪惡使人失去天真,過犯使人失去意志,不認識創造與救贖的神。          聖經也多次提到過犯,過犯就是跌倒的意思,就是走錯了路,偏行己路。人犯罪之後,就想走自己的路,而不願意順服神,結果就愈走離神愈遠,以致迷失在窮途末路,在罪中飄流。 2.在世俗中 世俗主義就是現實主義,人心中所追求的,就是現實和眼前。世俗衡量價值的標準,就是“自我中心”,一切都是為己。有人說,人生在世只一遭,能抓多少抓多少。 今天的人尋求立刻的滿足--食物、性、休假、汽車、衣著、毒品,對永恆的事,毫不關心也毫無興趣。他們所貪求的是,短暫的享樂,席終人散的時候,只落得一 場空虛,但是到了明天,又如法泡製,因為他們別無他路。          有人面臨中年危機,就想藉買個跑車、換新皮、整形、娶年輕的配偶,來滿足一時之快,卻不知生命已在不知不覺中被罪侵蝕了。 3.在私慾中 肉体就是給罪有機可乘的部分。沒有神的人,生活的中心就是肉体的領域,心中所喜好的,就如《加拉太書》五章19至21節所列舉的十五種肉慾,歸納起來即情 慾、驕傲、脾氣、物質、權勢。也可以用使徒約翰所歸納的,就是“肉体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約壹》2:15)。當人的生活是在這些事物中 打滾的時候,難怪要成為可怒之子。然而,這就是在基督之外的生活表現。          但保羅告訴我們,我們不必生活在這種無望的景況裡,而可以轉換一個新的生活方式,就是神藉著耶穌基督賜給我們的生活方式。那不是我們能得或配得的,而是神主動地、白白地賜給我們的。當我們死在罪惡過犯中的時候,祂使我們活過來,叫我們在基督裡生活。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亞伯拉罕的故事(上)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舊約聖經中的亞伯拉罕,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世界三大宗教──猶太教、 基督教、回教均尊他為先祖。猶太人更以“我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來鞏固他們與神的關係,進而肯定民族的安全感。一年半前《時代周刊》更以亞伯拉罕 為封面,標題為:“他能帶來三大宗教的合一,而成為世界和平的使者嗎?”這樣一位萬邦矚目,眾望所歸的領袖,究竟是近代聖經評論家口中的神話人物,抑是歷 史上的真人真事?且看考古學家近百年來的新發現。 一、迦勒底的吾珥          亞伯拉罕到底生長在哪個時代?聖經沒有明文記載,但若由歷史可考的所羅門作以色列王的年代(965BC)倒算回去(《列王紀上》6:1),加上各族長存活的年歲(《創世記》 12:4;21:5;25:26;47:9),亞伯拉罕應生于2166BC左右的吾珥城,按考古時序是在青銅時期中期(2300-1500BC)。          由這時期阿卡族及蘇美族泥版記載,“迦勒底的吾珥”在公元前廿世紀已是一個富麗,忙碌又拜多神的都城。吾珥與外界有頻繁商業上的來往,城內有正式的學校教 育。據泥版上的記載,他們學童的數學程度高到已有開平方、立方根及行列式的運算。亞伯拉罕的父親他拉為了家庭企業的擴展,將全家族由吾珥遷到哈蘭。這時新 的貿易路線已經開發。“哈蘭”兩字的意義就是“十字路口”。它是東南伊拉克及西南埃及北上貿易路的交點站。這些現今仍為重要的交通幹道,也就是聖經中所指 的“王道”(《民數記》20:17)。          顯然地,亞伯拉罕並未被環境的多神信仰所污染。當耶和華神對他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本著他對真神的信心,亞伯拉罕毫無猶疑地帶著家人財產,連根拔起地遷往迦南地。 二、迦南人曾入埃及嗎?          和其他游牧商隊一樣,亞伯拉罕的牛羊財產雖多,仍然得“靠天吃飯”。當飢荒來到,迦南地人只得往富庶的埃及鄰國討生活。聖經評論家認為既然埃及的官方史料未 曾有以色列人進出埃及的記錄,因而對聖經的可靠性採取懷疑的態度。我們相信這該是廿世紀以前的想法。百年來考古的新發現,證實在亞伯拉罕時代,埃及和迦南 之間關口開放,民間來往比比皆是。我們在這裡先舉兩個代表性的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埃及人西努希(Sinuhe)入迦南的故事。這個記載在考古資料中一再出現,可說是當代的“暢銷小說”。埃及的學童藉此類故事以了解鄰近的迦南地。就如我們學童藉著“文成公主”和番的故事,了解當時的西藏吐魯番的民情習俗。故事是這樣的:(註1)          大約在青銅時期,有一年輕埃及地方官西努希,因牽涉到某法老的謀殺事件,亡命逃往迦南地。一路上飢寒交迫,歷經艱辛地連闖數關,最後被迦南北山區一位名叫阿 米以希(Ammi – enshi)的族長收留下來。這位族長不僅善待他,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西努希在迦南地居留下來,生兒育女,放牧牛羊。時而協助岳父抵禦強盜無賴的入 侵,以維護家業的安全。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接到埃及宮中來的特赦信,並邀請他回國。懷著“落葉歸根”的心,惜別妻兒牛羊,隻身回到埃及。由純樸的迦南游牧 生活,回到金壁輝煌的埃及宮殿,受到貴賓式的款待。于是脫下一身沙漠的塵土,沐浴後抹上埃及的香油,換上細麻袍,躺在雕花床上,西努希感慨地說:“我終于 揮別了迦南的塵土生活!”故事結局和我國民間故事“陳世美不認妻”多麼相似!          從西努希的故事我們除了体會當時富強的埃及人對迦南游牧人的看法,也發現西努希所形容的迦南民俗與創世紀所述的族長生活極為應和。例如: […]

No Picture
成長篇

遠古的素描

夏維東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一、夏娃的裙子        馬克.吐溫說夏娃吃了智慧果後“第一個衝動就是 想要一件漂亮的衣服”,我只能說這位幽默大師不小心開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玩笑。恰恰相反,夏娃用無花果的葉子做“裙子”乃是為了遮醜。我們至今仍能從電視上 看到非洲和亞馬遜某些部落的男女們,仍用一塊布包裹著小腹下面的那塊三角地,不是為了美,更非保暖。          不過如果馬克.吐溫的笑話裡真的藏有玄機,那就意味著美的奧秘並不美。美化環境是因為環境給糟蹋得一團糟;美容是因為容不美;那麼“美”德呢?後世的聖人們把夏娃的草裙變成了時裝。 二、亞當的哲學          女權主義者可能喜歡最初的亞當,因為那時他是“妻管嚴”,非常尊重婦女。在夏娃面前他徹底地放棄了言論自由,不是沉默就是附和。蛇和夏娃討論該不該吃善惡樹 上的果子,亞當始終一言不發。夏娃摘下果子後,他接來就吃。我感覺他倒像是夏娃的一根肋骨做的,而不是他的肋骨造了夏娃。          可是亞當終于開口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面對神的震怒,他首先站出來揭發夏娃:“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創》3:12),一句話就讓女人永世都不得翻身,而且是一箭雙雕,在他吃果子這件事上,上帝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什麼叫厲害?這就叫厲害。所以後世男人當仁不讓地佔領了話語霸權,舉凡政治、哲學、藝術都是男人一統天下,女人嘛,不過是其中的一根肋骨。 三、該隱的怒氣          該隱是個農民,他的兄弟亞伯是牧羊人,他們在亞當家族內分工不同。可是他們的信仰必須相同,然而該隱忘了這一點。          該隱拿地裡出產的農產品向神獻祭,而亞伯的祭物乃是頭生的羔羊,神喜後者不悅前者。該隱便覺得受了不公平待遇,以為神偏心。殊不知神喜悅的乃是羔羊的血祭,這表明亞伯沒有忘記罪和救恩,也就是說神因為亞伯持守信仰而喜歡他。          該隱可能是個好農民,一門心思撲在農業“科研”上,把父母叮囑的信仰忘得一乾二淨,于是他便有了抱怨的理由:我該隱,勤奮刻苦愛勞動,一不偷,而不搶,孝敬 父母,團結兄妹,像我這樣的好人神為什麼不喜歡?《古詩源》裡有個農民擊壤而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于我有何哉?”唱得心安理得。該隱恐怕也會唱 這首歌。          于是他用極端的方式來出氣:殺了他的兄弟亞伯。          該隱掀開了人類血腥歷史的第一頁。 四、亞伯的血祭          亞伯在第一個凶手的刀下成了第一個殉道者。          亞伯之死預示了信仰的代價。但後世的亞伯們仍然前赴後繼。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是誰

沙若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團契裡最近一陣子在談一個話題:“我是誰?”不知為什麼,我實在是想不好“我是誰”。         每年冬天,我都喜歡在路邊的花農擔子那裡或花店裡,買一兩枝雕過的水仙花球,以便春節期間可以令我的小房間充滿溫馨。         水仙很美,但在希臘神話中,水仙卻是一個自戀的美少年的化身。我竊以為那些老是很在意自己是誰,過于愛戀自己的人,就像這個美少年,自戀而自不足取。         也許因為這個希臘神話吧,我總是提醒自己,基督徒的生命應該像水仙花那樣美麗馨香,但同時又是不自戀的。就像蓋恩夫人,對自己的美麗容貌不在意,甚至寧可捨棄自己的美麗--只因她更愛神的美麗。         有位名人說過:一個人就像是一個分數,分母是自己對自己的看法,分子是別人的評價。分母越大,則分數越小。          做為基督徒,神對我們的看法,比旁人對我們的看法更為要緊。主是這樣說的: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要容易呢!當財主覺得自己有錢很偉大、了不起時,他的“分母”就開始膨脹了。而“分子”的大小他漠不關心。神的能力,神對他的看法,他都看不到了。          這樣的人,很依靠自己,不會靠神,所以他不容易進天國--除非某一天他能真正發現“我是誰”,知道自我的渺小、自我的醜陋和生命中的罪。          信主以前,我雖沒有像財主一樣,以自己的財產為傲,但我倚靠自己的才幹和好行為。所以只能表現出勉勉強強的謙虛。信主以後,我雖已不是以前的我了,可我有時候還是能很清楚地感覺到老我在內心的活動。         很明顯的例子,如果“我”在裡面說:“這篇道我早聽過了,沒什麼新意。”或說:“這個人如何如何……”或“哈,我這次又表現得很了不起!”于是我會發覺:接下去的講道我再也聽不進了,因為心裡充滿了自得。         這時候,我似乎聽到主在說:“真的嗎?”于是為了救自己,我會對自己說:你太渺小了,別忘了還有神,他都聽見了。回到你自己該站的地位上去吧。         世界上的觀念,總在教唆人把自己變大,變大,越偉大越好;改變、改變,使自己的地位越高越好。但當人認識了神,就會把自己變小--變得越小越好,因為我們若是一粒微塵,而不是一匹駱駝,要穿過“針眼”不就容易了嗎?          大衛在詩中說,他如蟲如狗,不過是個虼蚤。這是他對“我是誰”的回答。這樣的回答令我吃驚,就像我在聖經上所看到他的一生,為他一生的偉大而吃驚一樣。如果是在我信主以前,我一定會認為他過于貶低自己了。但信主後,我慢慢理解並最後認同了他的說法。        “我是誰?”這個問題問得好。它能使人停一停人生匆忙的腳步,想一想值得一想的問題。 作者現住美國北加州。

No Picture
成長篇

兒子的“致謝”

陳良忠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去年底,二十歲的兒子每晚都到半夜才回家。總是我在疲倦地一邊看書,一邊等著他,恐怕他誤了末班車得驅車去接他--當然不能讓他步行二十五公里走回來。         有一天夜裡,他興沖沖地到家,拿著一個厚厚的本子,裝訂得像是一本書,說是他剛剛完稿的榮譽學位(BScHons)畢業論文。         我對他說,把你的論文拿來,我給你看看。其實,我也看不懂,但不能說我看不懂,因為他過去就質疑過我:“您連這個都不知道,怎麼念的Ph.D.?”         我就告訴他:我讀的和你讀的不一樣嘛。另外,有些人是學問大於學位,就像我們教會的牧師和某些執事等;有些人是學位大於學問,就像我。至於你長大以後,是學位大還是學問大,就看你自己了。他被這兩個名詞搞糊塗了,也就沒再追究。         翻開他的論文第一面,看到論文的題目是理論物理方面的。然後是他的名字,申請的學位,大學系別名稱和完稿日期。         第二頁則是致謝(Acknowledgements)。這我太清楚應怎麼寫了,就是要感謝學校提供研究的機會、獎學金;要感謝指導老師某某教授,某某博士的 耐心指教;要感謝實驗室某某技術人員的技巧幫助;要感謝同學某某、某某的互相討論幫助;要感謝系秘書某某小姐或女士的文字幫助等等。最後,要感謝父母、妻 子(如已婚)的愛心鼓勵等等,等等。         可是,我讀到的第一句話,兒子寫的卻是:”我要感謝主耶穌基督,在那些枯燥無味、空虛縹緲的漫長日子裡,所給予的智慧和力量……”         這時,我沉思了起來。一方面,我感謝主,這個孩子從兩歲多跟我們到國外,從小在教會裡長大,懂得凡事依靠神,對聖經真理很有追求,即使考試期間,每日早上起來也要先讀幾章英中對照經節。          可是,另一方面,我也有些擔心,因為現在的科學家中,無神論者太多了。雖然大科學家中,從牛頓等各個學科奠基人到歷年諾貝爾獎得主,基督徒很多,但小科學家 中,從教生物到物理的老師,很多人不信主。他的論文評審教授如果是個小科學家,會不會對這個年紀輕輕,宗教思想嚴重的孩子產生偏見?在論文可給A也可給B 時,給個B就糟了。申請獎學金和深造高學位也就難了。          我對兒子沒有講什麼,恐怕打擊他的信仰。在心裡想了兩天,到了第三天,終于憋不住和太太講了我的這些擔心。沒料到,她倒爽快地答道:怕什麼?尊主為大嘛!我立即頓開茅塞:對!尊主為大,尊主為大!          幾週之後得知,兒子的論文還得了一個什麼小獎。後來,他被錄取到我和太太十八年前的母校,做他的Ph.D.去了。 作者畢業自中國科學院,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醫學院博士,現從事中醫藥工作。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跨越死河

Alfred Tennyson(1809-1892)著 凌勵立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Crossing the Bar Sunset and evening star, And one clear call for me; And may there be no moaning of the bar, When I put to sea. But such a ti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