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诗歌选粹

米甲悲歌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张子翊 用初夜染红的床单卷成 长长的缒子,我将你缒下去 助你逃命,从窗口 自君别后 缱卷的余温仍挂在城墙上 任他曝晒、雨淋、风干,直到 难违父命,转嫁帕铁 以为从此余生安度 管你几多新欢几度沉浮,直到 你登基了,作王了。又何苦 强将我们拆散,仅仅为了 从前你用100非利士人阳皮聘定? 你又立后妃,又生儿女 我镇日斜倚窗口,看尽耶路撒冷 日出日落,月圆月缺 从窗户里往外观看,一样的 街道上众民的欢乐,妇女们唱歌跳舞的声音 不一样的我沧桑了的心情 长夜寂寂 重门须闭 容妆不理 床单不织 后记:敢爱敢恨的扫罗二女儿米甲,一生被摆布于父权、君权、夫权之间。难堪的是,最初的爱恋化作酸楚,又不得与那真心爱她的帕铁厮守余生。(参《撒上》19﹕10-17)﹔(《撒下》3﹕12-16﹔6﹕16-23) 1865年,法国艺术家Gustave Dore( 1832 – 1883)制作版画:米甲助大卫逃命。 又及:米甲用棉被盖住神像一幕,情节精彩,如电影情节所见。Slate专栏作家David Plotz因此揶揄:好莱坞电影公司当付给米甲家族后人,这智慧财产权方得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