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如何找對另一半

默候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俗話: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的。用此來描述《如何找對另一半》的主題,再恰當不過了。此書就是為打算進入婚姻和家庭的人預備的,不論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讀了都受益匪淺。         兩年前,我在北京海淀教堂,聆聽此書的作者袁大同老師主講的婚姻講座。當時場面盛大,有讚美詩演唱,有大屏幕展示,生動的講解,和“婚前守貞”的書面立約, 給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如今,看著袁老師這本富洞察力、脈絡清晰的書,當年的情形呈現在我腦海,讓我更深刻地體會了“預備”的意義。        在這個道德倫理鬆弛的時代,婚姻的預備和輔導,已經迫在眉睫。這本書給讀者帶來了深刻的反思。它指出了婚姻的基本原則及實質,讓讀者能進一步審視生命的困境及迷惑。 “有什麼”和“是什麼”         書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對“有什麼”、“做什麼”和“是什麼”的分析。        “有什麼”,指一個人所擁有的東西。比如房子、車子、權勢、地位等。         “做什麼”,指的是一個人的能力,比如動手能力、思維能力、辦事能力、溝通能力等等。 “是什麼”,指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也就是他的素質如何。        如果說“做什麼”側重一個人的聰明才智,那麼“是什麼”,則強調這人的內在品格。         這3種描述,代表3種不同的價值觀──你衡量自己以及別人的標準,是什麼呢?當你打算進入婚姻的時候,你看重的是“有什麼”?“做什麼”?,還是“是什麼”?        該書告訴我們,只有當我們明白自己和別人“是什麼”後,“做什麼”和“有什麼”,才真有價值和意義。因為“是什麼”,是一種本質身分和內在質素的肯定,就如上帝宣告:“我是自有永有的”、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其實是在宣告一種至高的身分和本質。         婚姻家庭中的許多問題,歸根結底都是“是什麼”的問題。例如,很多人總是憑感覺尋找另一半。還有人用“一見鍾情”來決定婚姻。這實際是依靠人的外在,或者某種不可靠的吸引力,是不成熟的交友和組建家庭的方式。         還有人用交易原則,列出各種條件,如長相、學歷、才能、教育程度、家庭狀況等。根據這些條件來選擇伴侶,是十分危險的,因為這樣實用和功利的原則,與神聖的婚約是不相符的。        《如何找對另一半》告訴我們,依靠品格和德行,持守信仰原則,才是建立婚姻和家庭的可靠方式。我們要不卑不亢,實事求是地看待自己和他人。        我們也不該為結婚而結婚,而是需要知道婚姻的意義。我們更需要瞭解自己,知道如何與人交往,如何發掘自我的本性與潛能,從而選擇適合的伴侶。        該書即從現實生活、案例、人性和信仰出發,分析了“有什麼”、“做什麼”和“是什麼”的內在心理機制,以及不同的生命原則帶來的不同後果,也探討了“浪漫之 愛”、“友誼之愛”和“歸屬之愛”的根本不同,教導婚姻中的秩序、信仰之愛的獨一性,甚至結婚需履行的手續及各種智慧的做法,是一本全面而簡潔的婚姻輔導 書。 […]

No Picture
成長篇

幸福其實很簡單

陳思伊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抱著出生才2個月的兒子,那細細的小卷毛,閃亮的大眼睛,可愛極了。我知道上帝要我跟先生做好上帝的管家,好好愛孩子,教養他,給他家庭的溫暖。            我2歲時父母就離異了。對於家庭的溫暖,我沒有體會過是什麼滋味。親友都很關心我,同情、可憐我這麼個孩子。撫養我的奶奶非常關注我的學習。我在小學、中學,不是大隊長,就是團支書。同學們羡慕我手臂上的3條杠,我卻羡慕他們放學時,有爸爸、媽媽一起來接。             我家裡的條件不差。姑媽很早就在美國定居了,所以我常常有美國的名牌衣服穿。可我外表雖然華麗,內心卻像一片掉落的樹葉,飄飄蕩蕩,沒有安全感和歸屬感。 記得有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孽債》,我一聽到主題曲“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餘的”,就潸然淚下。我是多麼渴望有一個由爸爸、媽媽和我共同組成的家庭! 偷偷流眼淚            姑媽在美國,爺爺、奶奶也常去探親,所以家人一直灌輸我去美國留學的思想。一向是乖乖女的我,在2008年大學畢業後,放下了戀愛7年的男朋友,毅然出了國。           我在美國的生活,應該說很幸福。別的留學生都是一個人奮鬥,而我住在姑媽家,有家人,有車,有好衣服,幾乎每個星期都有龍蝦、牛排吃。家人用一切方法,從物質上為我建立幸福生活。            然而我總在獨處時,偷偷流淚。我想念男朋友。他沒錢出國,也不願意放下剛剛開始的工作,借一大筆錢出國讀書。同時,我的家人又希望我在美國找一個美國籍的對象結婚,留在美國。在這種的矛盾中,我痛苦不堪。            2006 年我在中國時,就已經受洗。到了美國,同學自然就介紹我去教會。有意思的是,受洗時我根本不懂“人的罪”、“耶穌的救恩”等,只是希望自己將來能在教堂舉 行婚禮,如同電影裡的那樣。我聽人說,只有受過洗的,才能在教堂結婚,於是我跑去教堂報了名,似懂非懂地上了幾節課。牧師問要不要受洗時,我第一個舉手, 就這麼“洗”了。            我真正經歷上帝,是在美國。 那麼大差別            第一學期的研究生學習結束,我的3門課都得了“A”。我申請了獎學金。暑假裡,我也在餐館拼命打工,因為我不想總是靠別人,我想靠自己。            快開學前,學校突然通知我,因為金融危機,我的獎學金取消了。再加上當天正要去打工的時候,因為生理周期,肚子疼得直打滾,我突然大哭起來,再也不顧是否被人看見,把所有的心煩、對男朋友的思念都哭了出來。在痛哭中,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回中國吧!”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對奶奶說:“我要回中國!”立即就被家人責罵了一通。             那天是星期五,晚上有聚會,我是帶著眼淚開車去的。唱讚美詩時,我忍不住又哭了起來。詩歌結束後,弟兄姊妹問我:“怎麼了?”我把我怎樣思念男友,家人反對我回去,以及我的痛苦,統統說了出來。             雖然家人都反對我回去,弟兄姊妹卻支持我。他們說,上帝是要人喜樂的,可我來到美國這麼長時間裡,他們總是看到我腫腫的眼睛,沒有見過我的笑容。             有個連名字我都不知道的姊妹,拉著我的手對我說:“我們一起來禱告好嗎?”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陪我一起禱告。禱告的內容,跟我過去一個人禱告的完全不一樣。我常常自己禱告:“上帝啊,你讓我男朋友快點賺到錢吧,這樣他就能來美國了,我的家人就允許我嫁給他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結個婚,怎麼這麼難?

韓超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2011年12月10日,經過兩年的交往,我和女朋友在焦東教堂舉辦了婚禮,成為夫妻。         這兩年來,經歷了很多困難,也領受了上帝很多的恩典,我們就此明白:當在戀愛和婚姻中仰望上帝,而不是依靠自己的聰明。 戀愛也是要學的         2006年,我在北京信主。2007年,一位長老來我們團契做婚戀輔導。婚姻,作為人生的第一大事,父母學校不教,社會亂教,年輕人都是從電影、電視、周圍的朋友身上,學習如何戀愛與經營婚姻,自然地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傷,遭了很多罪。        這位長老為我們講了上帝對婚姻的美好心意,教導我們要謹慎進入戀愛關係,在上帝的愛裡保守兩個人的感情。選擇伴侶:一是要信仰相同。二是雙方家庭背景類似。三是雙方性格、脾氣相適應。接下來才是外貌、金錢等等外在條件。        我聽了這些理念,真是歡喜:如果我們按照這些原則談戀愛,一定能避免很多的傷害。 這個培訓持續了一個多月,內容很豐富。有一個觀念從此進入了我的心,那就是:戀愛、結婚不是自然而然就會的,是需要學習的。 江山易改,本性能移        2009年,在河南焦作市的教會中和一個女孩子進入戀愛關係。她在團契中也學習過相關的課程,所以我們就按照所學的,進行婚前交往。         第一次約會,我們帶著電腦去人民公園聽講座“吵架了怎麼辦”。我清楚地記得,當時天氣很好,不遠處就有一對小情侶在摟摟抱抱。我們自己都覺得,我們這種談戀愛方式太滑稽、太嚴肅了。         接下來的2年,我們一同學習了很多課,比如《智慧有情人》、《婚前導航》、《牽手一世情》等等。直到現在,我們還在學習《基督化家庭》。        這些課程讓我們受益匪淺。有人說,學習這些都是白搭,因為理論雖然好,可是真正吵起架來,一點作用都沒有。然而靠著上帝的幫助,這些課程確確實實地指導了我們的生活。每當我們爭吵、互相怨恨的時候,上帝就在我們的心裡動工,讓我們悔改,彼此饒恕。        漸漸的,我和她都有很大的改變。比如說,我是慢性子,她接受不了,老是催我。她說多了,我就不高興。可是後來,她不催我了。我很奇怪,她說對上帝有信心,雖然我慢,但是上帝不會誤事。        再比如,別人都說我脾氣好,其實我是很小心眼。你惹了我,我不跟你吵,只和你冷戰。這在戀愛關係、婚姻關係中是非常要命的、很傷感情。上帝改變我,慢慢地, 我就不冷戰了。為什麼呢?因為每次冷戰的時候,我的禱告,上帝不應允。所以,我只能努力去和她和好。開始的時候很難做到,後來就越做越順手,吵架後不久就 能言歸於好。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當審視我們兩個人的改變,我不得不說,這是上帝的工作! 婚前的親密關係        還有一點必須提的,就是男女朋友的親密關係。現今談戀愛發生性關係,是非常普遍的,不發生反倒被看作不正常。然而從所學的課程中我們知道,婚前性行為是上帝 不允許的,“上帝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為聖潔,遠避淫行。”(《帖前》4:3)於是,我們兩個人立志,要在婚前保守貞潔:一是不在密閉的環境中單獨約會。二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粹語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在歷史中學習敬畏主:聖餐        領聖餐就是我們對於敬畏主的焦點操練。保羅教導我們,聖餐舉行時,有兩件事在進行,一是記念耶穌,一是表明耶穌的死。         路德和加爾文這兩位主要的宗教改革神學家,就大膽主張,聖餐舉行時,基督真真實實地和我們同在——藉著耶穌,這種透過儀式來記念上帝、那兼顧肉體和靈性的拯救方式,從《出埃及記》傳到了現代。         在聖餐時領基督的身體和血,乃是我們在救恩世界中的要事,而對於渴望持續,並且更深參與救恩工作的基督徒來說,這也是基礎性的順服行動。救恩在耶穌的死中完成,也唯有祂的死,能夠完成救恩。         在聖餐中,我們更新自己對救恩構成的真實的理解和順服,一次有一次地領受、我們無法為自己掌握或完成、只能領受的東西……透過跟隨祂上十字架,領受祂藉著聖餐儀式所賜與的生命,我們得以學習加入基督的行列,和祂一同在歷史中翱翔。 ——節錄自畢德生,《翱翔的基督》(校園:2010),p.262-265。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稅吏長撒該‧耶利哥

張子翊 坐鎮稅關,早習慣了耶利哥街坊 私下議論,說我是稅吏長又怎樣?是財主 又怎樣?橫豎是個罪人 我是罪人,你們就不是? 你們是亞伯拉罕子孫,我就不是? (和那少年官一般,我也是渴望救恩的) 這天街道上腳步聲雜遝,爭看一個人 正經過,卻為何事上耶路撒冷去? (和曠野迷羊一樣,我也是失喪的) 是耶穌。說狐狸有洞, 飛鳥有窩,自己卻無枕首之處的 (請你到我家裡坐席,你來嗎?) 耶穌。日昨對城外路旁 坐著討飯的瞎子說,你可以看見的 (這裡人多,我身量又矮,你看不見我的) 耶穌。說駱駝穿過 針的眼,比有錢財的人進神國還容易的 (頂著火毒的太陽,快跑到了前頭) 耶穌。對門徒說他要 被戲弄,被凌辱,被吐沫,被鞭打,被殺害的 (爬上了路旁的桑樹,算準你從這裡經過) 耶穌。第三日要復活的 耶穌來到樹下,抬頭看我了: (從來沒有人這樣看我,對我說話的) 撒該,快下來,今日我必住在你家裡。 作者來自台灣,現在波士頓一華人教會牧會。 (取自《路》19:1-10) 本文選自《舉目》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