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從阿里之死看文化的變遷(臨風)2016.07.07

從對阿里形象的改變,我們看出,公平、正義、自由、人權,而非謙卑、謹守、自潔,在現今的美國社會更受重視。

在這個文化框架下,人們不畏權勢,敢於表達自己,具超黨派(宗派)思維,勇於追求夢想。這就是現今之人,特別是千禧世代,所重視的是非觀和價值觀。

然而,有一點千古不變,那就是人性。

人性雖然有光明的一面,卻也永遠是殘缺的。沒有人可以達到自己心目中的道德高原。人性中的殘缺,不論如何隱瞞或修飾,總是以各種臉譜出現。因此,人人都需要福音的拯救,才能脫離自我的牢籠。不過,向不同的是非觀和道德觀的人傳遞福音信息,與在同質社會中傳遞福音,大大不同。最忌諱的就是不尋求瞭解對方,只用“我”的是非觀去評斷他人。這會造成對方在理性上、感性上和直覺上都難以接受福音。

這不是對方是否“心硬”的問題,而是觀念上的鴻溝。人不可能接受與自己道德觀和是非觀相抵觸的信仰。 […]

事奉篇

呼喚高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29

較高的文化智商,是否更多放棄了自己原有的文化?很多人注意到,印度裔並非完全西化、不保留印度文化。從他們的宗教、語言、衣著、飲食和家庭生活等等,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印度裔大量保留了自己的文化。可見,較高的文化智商,並不意味完全放棄自己的文化。保留自己文化的核心部分,對非核心部分保持彈性,乃是較高的文化智商的特點。 […]

No Picture
天下事

德國牧師因大膽傳福音而受迫害(漁夫)2016.05.17

德國曾經是改教的發源地,也是宣教的根據地。但是,就像其他西方國家一樣,德國今天被深深的屬靈黑暗所籠罩。那些拒絕在聖經教導上打折扣的人,需要付上代價。一位德國的牧師歐拉弗∙拉澤爾,最近被媒體大肆攻擊,因為他的講台信息直截了當地講解福音。他說:“我相信這是我應當為主做的事。”  […]

成長篇

乞丐變王子

第三天,我心裡很作難。一方面,我想繼續照料老乞丐;一方面,我面臨著來自別人的壓力——我們沒有能力承擔可能的後果,比如這個人突然死了,他家人要找我們算賬等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摩的”上的女宣教士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盧潔香 宣教士從18、19世紀騎馬、坐船去傳福音,到今天乘輕軌、搭飛機,出行越來越方便、快捷,但宣教士信心成長的功課卻是千古不變。 內戰後的柬埔寨,多年來沒有城市公共巴士,摩托車成為馬路大軍。這也是首都金邊的一大奇景。 我在柬埔寨宣教的頭幾年,出外傳福音與探訪,都是靠便利、快捷的“摩的”(摩托車“的士”)。記得第一次提心吊膽、顫顫巍巍地坐上“摩的”,在馬路上速飆時,我的心臟快要蹦到嗓子眼了,心裡充滿了死亡的恐懼。 “你若此刻去見主,預備好了嗎?”隨著聖靈無聲地叩問,是一輛輛風馳電掣的摩托車,擦身而過。在“啪、啪、啪”聒噪不堪的馬達聲中,我的靈格外寧靜,心底深處的歡然和應,也格外清晰:“主啊,我預備好了!” 坐著摩的回教會。黃昏將至,四周炊煙混雜著柬埔寨人的臭魚與炭火的特殊氣味。忽然天涯邊滾來了團團烏雲,霎時瓢潑大雨從天而降。地上一片黃土泥濘,我的衣服也被雨水澆濕,一陣陣寒氣沁入。 摩托車司機在擁堵的車流中艱難蛇行。突然,緊緊尾隨著我們的一輛摩托車,在雨水中碰到石頭,失去了平衡,左右搖晃中直朝我衝來。我驚叫一聲:“主啊!”說時遲那時快,那輛摩托車手扶把,打橫傾倒,重重碰在我的手背上。我的手疼痛不已,那輛摩托車卻在瞬間穩住了,一場就要發生的車禍化險為夷!這有驚無險的一幕,竟然幫助我從此消除了坐“摩的”的恐懼。 首次被搶 在柬埔寨第二個端午節,晚上我與姜姐同坐一輛“摩的”回教會。車在首都金邊市最繁華的莫尼旺大道上行駛著。大道上,到處洋溢著節日的氣氛,每一個商鋪門口,都擺放著一排排要銷售的送禮水果籃,全是一色金燦燦的包裝。異國他鄉竟有這濃厚的中國節日,我不禁樂在其中。 突然,我感覺到肩上的的牛仔布包被輕輕摸了一下。我以為是熟人跟我開玩笑,但霎那間,布包被猛的一扯,我整個人面朝下,從摩托車上摔下來。原來,我被搶劫了! 我的右手,還拽著布包的挽帶。布包的另一條挽帶,卻在騎著摩托車的劫匪手上。我整個身體,就這樣在馬路上被疾飛的摩托車拖著走……周圍的汽車聲、人的噪雜聲,好像都被我和地面的摩擦聲淹沒了。我下意識地閉著眼睛,覺得渾身的肌肉僵硬,甚至失去了感覺,像死了一樣地任由摩托車拖著…… 不知被拖著走了多遠,直到我手上拽著的布包挽帶斷開了,布包被搶走了,我的身體才終於在大馬路上停了下來。 朦朧中感覺自己還活著。強烈的求生意志告訴我,必須站起來,不然就會被馬路上的車子撞死、軋死。我微微顫顫地從地面上爬起來,眼角淌著血。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沾滿了鮮血與泥土。我被路人攙扶著,姜姐也趕了過來,把我送進了醫院急救室。 護士來給我包紮傷口。我的整隻手臂都滲著血。護士找來一張報紙給我墊著。用報紙墊,傷口不會感染嗎?我問護士:“這報紙是否不乾淨?”護士說:“沒事,這報紙沒有包過其他東西。”我懂了,這就是這裡的護士的思維方式。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好將脫皮和流血的手臂放在報紙上。 我躺在病床上,手、腳都被紗布纏裹著,僵硬的身子不能活動,卻仍有感覺。這讓我想起金庸小說裡,中了無名毒的人動彈不得,渾身上下卻像爬著螞蟻一樣難受。 兩位柬埔寨員警來到病房落案。他們根本沒有問我丟失了什麼,傷勢如何,而是向我要小費。我有力無氣地請他們走,根本不指望這些貪婪而沒公義的人能為我解決什麼問題。 第三天,我被送到香港的仁安醫院。醫生告訴我,在磁力共振的影像圖上,看到我整個身子的骨架都給拉歪了,需要長時間才能恢復。接下來,醫生用了好幾個小時,才將柬埔寨護士纏裹在我手上的紗布,用藥和油一點點滲泡、揭開。 整個過程,我不停地向護士傳福音。護士好奇地問:“你不感覺到痛的嗎?”我痛,但我實在是經歷了在苦難中的大喜樂! 那一次的搶劫,我右邊的臉額上,從此落下了一個麻麻刺的感覺。也許撒但以為咬了我一口,但對我來說,是主親了我一下。 二度遭劫 在柬埔寨宣教5年後,我第二次在“摩的”上遇劫。 那是一個早上,我從電信局辦事後出來。剛坐上“摩的”沒走多遠,就有另一輛摩托車從後面衝過來。那個司機一下子拽住我肩膀上的環保袋。突然受到驚嚇的我,為了不摔下去,就使勁抓住前面司機的肩膀。人在搖動,天地也在搖動…… 拼命僵持了幾分鐘後,搶匪突然撒手了。我所坐的那輛摩托車,霎時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失去控制,傾斜著在馬路上急速打轉。 如同在生死時速中的我,快暈倒了。摩的司機好不容易將車子穩住,我一下子從摩托車上滑下來,癱倒在地,臉色煞白,淚水不住地在眼眶裡打轉。 感覺到脖子上的疼痛,一摸才發現,脖子上的金項鏈,已經被搶走。這是一位和我同住了一年多的姊妹,離開柬埔寨時,送給我的紀念品。 我崩潰了,失魂落魄般地回到教會,在上帝面前哭:“上帝啊,我在柬埔寨已經屢遭患難,被勒索、跟蹤、辱罵、恐嚇,你為什麼還讓我再次遇上搶劫呢?我還要留在這裡嗎?我受夠了!” 是啊,宣教士也有血有肉,不是刀槍不入的英雄。在突如其來的患難中,也會如同約伯一樣:“我不禁止我口;我靈愁苦,要發出言語;我心苦惱,要吐露哀情。”(《伯》7:11) 如果說第一次搶劫給我帶來身體上的傷害,那麼第二次搶劫,卻給我帶來心靈的創傷——坐在傾斜著的摩托車上,在馬路上急速打轉的那一幕,在我腦海裡久久不能抹去。我在脆弱中變得神經兮兮,一次又一次問自己:要逃避嗎? 是的,我可以有一百個理由,堂而皇之地離開柬埔寨,回到安舒、穩定的加拿大。然而我更知道,我只有一個理由義無反顧地留在柬埔寨,那就是來自基督的愛的呼召:“你愛我比這更深嗎?”“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我知道自己在宣教中的血汗與淚水,正混合成主手中的那一團泥。 1999年,作者受差遣,從溫哥華赴柬埔寨宣教,開荒植堂,建立教會。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獎之下,必有人信?

小橘燈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近年來,不管是海外華人教會,還是中國國內的一些城市的大型教會,都趁著節慶日,舉辦大型的“音樂會”、“有獎競猜”等活動。原因是,閑著沒事來教會的人太少了。但如果有獎品,有免費午餐,有車全程接送,來的人就多很多。 聖誕節,成了各大華人教會比拼的機會:重金打造的抽獎禮物、明星大腕的助陣、豪華低價的營會……甚至以廣告形式登上了報紙! 有些報刊,乾脆騰出一整頁來,專門刊登與宗教有關的資訊。諸如前不久,看到一家華人報紙,在最顯眼的地方,用美圖和顯赫大字印著“xx團契將於xx日,舉辦大型聖誕抽獎晚會!特等獎iPad mini一台、一等獎32寸三星液晶彩電一台、二等獎家用電冰箱兩台、三等獎微波爐三台,外加10名幸運獎。禮品驚喜多多,盡在xx團契!” 好笑的是,在該廣告的下端,刊有佛教慈濟最新的賑災資金捐助公告——慈濟xx會員捐資xx萬披索、慈濟xx自願者趕赴災區重地,進行醫療救助等。這兩大塊內容,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知當你看到這兩個廣告時,有什麼感受?當一個無神論者看到時,我估計可能會有3種感受:第一,看來宗教還是滿流行的,都登廣告了!第二,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嘛。一個高調慶祝、重金打造聖誕節、一個高調展示自己的慈善捐款,看來都很有錢!第三,對比一下,基督教拿錢給自己人慶祝聖誕,佛教的拿錢辦慈善,看來還是佛教體恤貧苦之人吶! 對此,我作為基督徒,有很深的感觸。聖誕節原本是為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但現今有多少教會,還能真正秉持這個傳統?教會在聖誕節時,人擠人,人貼人。可這些人是為了免費的晚餐,為了重金打造的禮物,還是為了釘十字架的耶穌呢? 抓住人的弱點,再加上新奇百變的手段,的確能吸引人到教會。但來到教會後, 是否有人正確地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呢?如果教會本身,眼光已經從上帝那裡挪開了,信徒已經越來越冷淡,又如何教導新來的人呢? 來到教會,卻看不到耶穌,那麼來的人越多,就越有禍!《馬太福音》23:15,清楚地記載了耶穌責備法利赛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這是痛心的!用物質引人到教會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把人引到教會中,卻看不到那教會的主。 有三樣東西,對很多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第一,太美的東西,比如:天然的景色、天生麗質的面孔;第二,美食;第三,物質享受。總結這3種吸引人的東西,無非是聖經所說的,“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 (《約一》2:16)。 奧古斯丁他老人家早就說過:“在人性當中,有一個很深的地方,是這些東西都填不滿的”。 然而,人還是會努力嘗試,看能否得到短暫的滿足。物質帶來的喜悅是暫時的,像喝鹽水一般,讓你欲罷不能。真正能填滿空虛的人心的,唯有上帝本身。這是我們基督徒,都深知的。 倘若用盡一切辦法,把人拉到教會,卻讓其依舊忍受靈魂的孤獨和無望,那就真如耶穌說的: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太》23:15) 作者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事奉篇

如何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難,是不爭的事實。然而耶穌的追隨者,是世上的光,如燈檯上的燈,是可以、也應該照亮一家人的(參《太》5:15)。上帝雖與挪亞一個人立約,卻是要他全家進入方舟(參《創》7:1)。上帝救羅得逃離所多瑪,告訴他帶上女兒、女婿,及城中一切屬他的人(參《創》19:12)。逾越節,以色列人是以“房門”為單位,一家一家躲避滅命的天使(參《出》12:22、23)…… 2014年,我回老家墓園,為外婆、爸爸、媽媽三連穴墓碑的3個十字架描紅時,心中充滿了感恩。我的外婆,一位不起眼、連字都不認的小腳老太太,把福音傳給了後代。她光是為我,就足足禱告了30年。我家直系4代信主。至於堂哥、表妹,沾親帶故的家人,信主的更是難以計數。 我信主之後,就以外婆為榜樣,不斷向家人傳講福音。現應《舉目》邀稿,將自己的親身感受,與大家分享。 一 我們要明白,向家人傳福音是上帝對我們的呼召。上帝盼望藉著我們,將我們的家人帶入救恩的方舟。我們很可能是親人中唯一的基督徒,是上帝所預備的福音使者。 我的朋友Jason,在50歲那年信主。他哥哥則是大學時代就信主了。他氣憤憤地去找哥哥,質問哥哥:為什麼這麼多年,你從來沒有對我傳過福音?如果前幾年我就死了,我會去哪裡呢? 想想拉撒路故事中的財主,在陰間都在為他5個不信的弟兄焦急。我們不能不汗顏! 有個牧師在追思禮拜上說:“我們都要捫心自問,在我死的時候,有多少未信的人知道我是基督徒呢?”我們應當常常自問。 二  平日我們應當孝敬父母,報答親恩,善待兄妹,友愛親屬。我們若平日失了“情”,屆時就無“理”可講了。 我們要謹守言行,要慷慨、良善、公道,不要在錢財上小氣,在感情上吝嗇,在小事上計較。我們要以善勝惡,在遺產、房產、補貼父母等物質利益上,寧可吃虧,樂意謙讓。 保羅在講到教會肢體之間的關係時,問:“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參《林前》6:7)保羅的意思是說,在家裡,你若不情願受欺、吃虧,那受欺、吃虧的,就一定是你的兄弟了。 我們千萬不要為了辨明“你錯”、“我錯”,把彼此間的親情破壞了。我和太太出國多年,原來的房子一直給弟弟居住,讓他們可以就近照顧年邁的父母。我們也明確地告訴弟弟,父母的房產都歸你們,以感謝你們所盡的孝。 我們要主動關心家人的需要。他們的需要(不僅是物質上的),其實就是上帝賜給我們切入福音、見證耶穌的最好機會。向家人傳福音確實不容易。在同一個屋簷下,即使他久聽不信,你還是要對他有耐心、有愛心,還要繼續求上帝讓你對他的靈魂有負擔。 三 我們要多多使用自己悔改信主、蒙恩得救的見證。基督的信仰是真實的,你的過去和今天,家人都知道。所以,你要誠實地與家人分享你的生活和生命。危機可以化為轉機,你若曾經愚昧,可以放下身段、面具去悔改;你若曾經虧欠,應當心甘情願地去歸還“罪債”。 記得2000年,我來美8年之後第一次回國。那時我已經是牧師,一心想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誰知聖靈卻說:“你去悔改,我就與你同在。”原來,出國前我為著名雕刻藝術家張充仁(他為蔣介石、齊白石、司徒雷登、密特朗塑過像)寫小傳時,偷偷拿了他的一個光緒17年(清政府給陸徵祥)的實寄封。出國的時候,我把它藏在家裡,心想,張先生百年之後,我就是百萬富翁了。 那次回國,我拿著實寄封去歸還。然而張先生已經過世了。我遂拜托他人將實寄封轉交他在法國的兒女。 上帝是信實的,我回國19天,因這個悔改的見證,帶了28位親戚、鄰舍、朋友信主。 四 在家人面前,我們要勇敢,知道自己如今還有一個屬天的身份。 我的父親很傳統。他踏進家門,若聽不到孩子喊他“爸爸”,或吃飯時小孩的腳在桌下碰到了他,他會沉下臉來斥責。所以,直到我自己當了爸爸,我心裡仍然有些怕他。 那一年我回國探親,我告訴自己,在父親面前,我不僅是兒子,要盡兒子的孝心,我也是福音的使者,是上帝的僕人,是奉命來向他傳講基督福音的。禱告之後,我就不再膽怯,敢直接向父親講罪、審判和救恩了。 我們不要怕家人(特別是長輩)的拒絕,也不要灰心、抱怨。我們要跟隨耶穌,做一個“勉強”人的人(參《路》14:23)。你若能堅持,你會看到效果。 10多年過去了,我拜托順路去看望我父親的傳道人,不下10個,但父親依舊不信。父親從來不承認自己是罪人。 那幾年我母親嚴重失智,父親對我說,如果耶穌能治好你媽,我就信。誰能曉得,父親88歲竟然信而受洗(那年我媽躺在床上仍然還毫無知覺)。受洗的那一天,父親在安老院的病房裡,逢人就說,耶穌阿爸真好! 家人打電話告訴我,父親還說了叫人噴飯的話:“我兒子在美國是最好的牧師!”一年之後,我父親就被主接去了。上帝憐憫我們,真的聆聽我們為家人的禱告。 五 我們要真心愛主,有好的生活見證(特別是婚姻的),使自己在家人面前,有道德的勇氣和說話的底氣。 當我們在家人面前表明,我們是認真的基督徒時,他們會本能地察看你的生命——有的出於好奇,有的存心挑你的毛病。我們不要懼怕、躲避。 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其實對我們自己也很有幫助——努力讓家人相信我們所信的上帝,會大大強化我們自己對上帝的信心。還會令我們自覺地在品行上維持高的標準。這就好像你在養育孩子的同時,孩子其實也在努力把你“培養”成合格的父母。 我和妻子恩愛有加,我們的兒女也走正路、聽話。我們在家人面前即使不說什麼,也是他們羨慕、稱道的對象。 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