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2:心灵得自由的使徒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根据犹太“训言集Talmud”的记载,那位鼎鼎大名的拉比迦玛列, 其门生中有一位给他带来不少麻烦,原因是“在学习道理上,没有智慧”。书中只称他为“那位学生”,未提其名。学者们认为那位因惹麻烦出名的学生,很可能就 是来自大数的扫罗(即使徒保罗)。显然,因着保罗悔改信主,宣扬主耶稣的福音,被犹太教认为是背叛师门,给老师带来羞辱。 来自大数的扫罗         年轻人扫罗,来自基利家省的大数市(位于今日土耳其的东南部)。他父母都是犹太人,属便雅悯支派,血统与信仰都是纯正的。他们给儿子取名“扫罗”,这是古代 便雅悯支派最出名的名字--以色列第一位君王。他们住在希腊化的大城“大数”,具有罗马国籍,显然是大数城内有名望的家族。扫罗出生就是罗马公民,也以大 数市民身份为荣(他说过:“我不是无名小城的人”《徒》21:39)。         然而,扫罗并不认为自己是“希腊化的犹太人”,他自称是“希伯来人 所生的希伯来人”(《腓》3:5),从小家里讲希伯来话,在犹太传统中长大,年少时就远赴耶路撒冷求学。他进入法利赛人最严谨的拉比学校,在最负盛名的教 师迦玛列门下受教。他在犹太教中热心学习,比同辈更有长进,追求成为拉比中的大师(《徒》22:3;26:4-5;《腓》3:5-6;《加》1:14)。         就遵行犹太人口传律法而言,扫罗认为自己是无可指摘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内心有冲突。虽然就外在行为来说,他是严谨无过的法利赛人,遵行律法的外在要求并不困 难。但是,他的内心是不服律法的,无法胜过内在的老我罪性。所愿的善,无力为之;所不愿的恶,反倒去作(《罗》7:7-24)。 逼迫教会的扫罗         虽然扫罗心中的挣扎日益加深,他在法利赛人拉比学校里所学的,无法解决内心的问题。后来,拿撒勒派在耶路撒冷兴起(约于主后30年),颇得众民喜爱,然而, 扫罗认为此运动有害犹太教,就全力投入逼迫教会的行动。如此一来,至少使自己无暇面对内在的虚空挣扎。扫罗为何决心逼迫信奉“这道”的人呢?明显是为了神 学信仰的缘故,而不是为了政治上的理由,因他不是撒都该人。他认为:拿撒勒派的信仰太荒谬了,他们宣称为弥赛亚的那位耶稣,已经死在十字架上。         对扫罗而言,他该不该被钉死十架是次要问题;他已经死于十架,这才是关键,这就显明他不是弥赛亚。律法上不是明说:“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申》 21:23)?扫罗由此断定:耶稣既然被挂在木头上,遭到神的咒诅,这就证明他不是神所喜悦的弥赛亚。所以,任何传讲耶稣是弥赛亚的人,不论居心为何,都 是异端邪说,理当被捉下监。这就说明了:为何扫罗如此严厉迫害教会,还以为自己是热心事奉神。 司提反的见证         拿撒勒派的信徒愈来愈多,不只是来自加利利的小民传扬这道,连耶路撒冷的祭司与学士也有许多信奉此道。在耶路撒冷有一会堂,是来自基利家与其他省分、说希腊话的犹太 人聚会之处,他们起来和一位背景相同名叫“司提反”的人辩论。司提反是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七位执事之一,满有神的同在,在民间行神蹟奇事,领许多人归 主。他不断见证传讲:耶稣就是弥赛亚,引进了救恩的新约。         会堂的这些犹太人领袖,发现他们敌挡不住司提反的见证。扫罗听到司提反的讲论, 也看出此人满有恩惠能力,讲解旧约头头是道,正如旧约先知,以智慧和圣灵说话。可是保罗心想:司提反所见证的耶稣绝不是弥赛亚;司提反这帮人还说耶稣已复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及至时候满足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7期         编者按:“教会史话”是本刊新开的栏目,将一系列介绍教会历史上古今中外的重要人物,从他们的生平思想来看他们对现代基督徒的各方面影从他们的生平思想来看他们对现代基督徒的各方面影响。本文是第一篇。       “历史”是古往今来事物变迁的记录,其目的在探究神与人之间的关系,即“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史记》司马迁语)。“教会”是神的儿女、蒙召的子民所组 成的团体,是敬拜上帝的所在,是基督的身体,在圣灵中的团契。“教会历史”就广义而言,是从旧约到新约所有神的儿女,其信仰与生活的历史;狭义而言,是指 从基督降世到再来之间,神子民团体生活的见证。         从世俗史家的眼光来看,“教会”的起源与发展,是古今中外最令人惊叹的事实。从起初一百二十人的团体,到如今有二十四亿人口,宣称自己是主基督的信徒,这实在是两千年来最奇妙的故事。教会历史的中心关键是“主耶稣”,因为“教会”是祂的教会。         主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在此真理基础上,在这磐石上,主要建造祂的教会。借着主的受死与复活,新约的教会诞生了。复活的主在升天之前,颁布了大使命,吩咐门徒往普天下去传福音。所以使徒们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为主作见证。 历史的记录          关于初代教会,路加写了《使徒行传》,继续其前书《路加福音》,忠实记录所发生的事件。从考古学研究发现,路加所记载的,具专业史家的准确性,正如他自己所 见证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写给你,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路加福音》序言)。路加记载的可靠性,与同时期犹 太史家约瑟夫Josephus著作(例如《犹太战史》与《犹太人古史》)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德国杜平根大学批判学者Martin Hengel也承认:路加记录的可靠,比起其他古代史家,毫不逊色。         基督徒都深知:圣经是神的话,路加是受圣灵感动写下《使徒行传》,讲述“教会”的起始与发展,留下珍贵的历史记实。以下,根据《使徒行传》简述之。 从耶路撒冷开始          初代教会是从耶路撒冷开始的,那时约在主后30年。这是当时大祭司该亚法与其公会同僚始料未及的。他们以为:耶稣被钉死于十架,门徒四散躲藏,其所领导的运 动即将烟消云散。他们错了。罗马史家塔西图Tacitus(约A.D. 55-118)在其书《年志Annals》记载:“在短期内,这有害的迷信被遏阻了,但是后来又重新爆发出来”。显然,塔西图并未告诉读者:此“短期”有 多么的“短”。         主耶稣死后第三天复活,完全超出犹太人领袖与罗马官府意料之外。复活的主向门徒显现,使得他们脱胎换骨,从灰心丧志的小 民,转变成惊天动地的勇士。这些原本四散的门徒重聚一起,听从主的吩咐,在耶路撒冷等候圣灵降临。他们约有一百二十人,已成为同心合意兴旺福音的群体。领 袖是以彼得为首的十二使徒(马提亚递补犹大的空缺),同作主耶稣复活的见证。 五旬节的洗礼         主耶稣升天十天之后,五旬节 当日门徒聚会时,突然从天而来的大响声,如一阵大风,充满了他们所在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每位门徒的身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使他 们说起别国的话来,讲说神的大能作为。在耶路撒冷的人,本地居住与外来朝圣的犹太人,对此神蹟都惊讶不已。彼得和十一使徒起来,他高声见证说明所发生之事 […]